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四百零一章 付春阳“病情”恶化

第四百零一章 付春阳“病情”恶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辈,别老是依赖相术,他刚才给我们透露那么多关于王春玲后台的事情,难道不是表明那边就要倒台了吗?正常情况下,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对任何人提起的。别以为他对我们越讲越直白,连以前办过的怪案都拿出来分享,您老就真以为他把我们当朋友了。”

    “你小子心眼怎么越来越多了,分析得头头是道,观察入微呀。”棠秘子不服老都不行,人家是越老越精,他是越来越木了。

    “看对什么人用心眼了。我发觉至从我开启了火属性以后,身体不光对自然之力的领悟更强,连世上的人心也能堪察透彻。当然,还是不同于小本子,她能看出别人埋藏在心底的*,包括我的。”

    棠秘子一张脸都笑烂了。真正是太好了,傍上了陈总这棵大树。“你不担心有一天,陈总迫于压力,翻脸不认人?”

    “你是说道术的事情?不会的,陈总这人有大智慧,不会做违备自然的事情。你想,既然出现了逆天而行的荣家寨,道术也罢巫术也罢,都是藏不住的。当局担心历史重演,与其这样,不如放开了干。把我们道术官方化,由他们自己来掌控。他们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你的莫问拳法,又是建校又是组建部门。你以为大秦的领导人都是傻子吗?对于可以利用又有益的东西,他们是非常乐意接受的。至于要怎么做,要穿一件什么花色的衣服,这就是他们操心的事情了。毕竟,人们对道术的偏见根深蒂固;上次在火车上,有两个妹子,一听我们是道士。跑得那个快,跟兔子似的,连我都没发现。”

    “哈哈...世人多愚笨。信者盲从,不信者避如蛇蝎。”

    骆离在岔路口与棠秘子告别。一人回家,一人去落沙观。

    看看时间,应该还能赶上午饭。想到落沙观里的饭菜,骆离一点胃口也没有了。进安的徒弟那手艺,简直跟煮猪食差不多,真不知道师徒俩怎么咽下去的。

    ......

    到的时候,进安刚刚服药炼功完毕,看见骆离进来。开心得不得了。

    “怎么,是想着带我去陇族享受灵气的?”

    “你真的想去呀,说真的,我也想带你去。可是以你走了,你这小徒弟一个人守得住观吗?”骆离说着,他的小徒弟正好端茶上来。

    立即回道:“我行的,这些天,附近的施主过来求助,都是我去接的生意。”

    “哦?”骆离望向进安。

    进安点头,“我整天服了灵药就炼功。那些丢鸡落狗的小事儿哪有闲心去管。看看,是否法力有所提升?”

    骆离开启纯眼仔细看了看他的身体,不忍心打击他。为了更加准确。让他伸出手来。握了握,仔细感受了一翻,等得进安一脸喜色都掉光了,终于点了点头:“有点,只是不太明显,你还得去陇族啊。尚长老离突破不远了,连秦恒的法气也正式上了轨道,他们进步都很大。”

    进安更加迫切了,拿着火辣辣的眼睛看着骆离。他的徒弟赶紧说说:“宗主。求您带我师傅走吧,他肯定能突破到真人。”

    “你这徒弟很孝顺。陇族可是有女人的。你能习惯吗?而且是母系氏族,女人结婚不是嫁。叫娶,族长也是女人。”

    进安一张脸五颜六色,“我可以单独住远一点吗?”

    骆离摇头:“陇族的房子就两排,中间是三米宽的土路,在山顶上由下而上一字排开;就顶端有个小林子,我们一般在那练功。中坡有个大坝,那是陇族人每天晨练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地方了。顶上灵气最足,如果你想单独住在一边,只能出寨子往山腰走。先别管族长是否允许,你自己也吃亏了呀。”

    进安当然不愿意吃亏了,他一把年纪了,时间就是生命。“那吃饭是单独在一边吧?”

    “当然,族长不想耽误我们练功时间,饭菜都是由陇族朋友帮我们做好送进来。只是每月有一次族会,务必是要参加的。陇族地方小,肯定不如你落沙观自在。”

    骆离说了这么多,进安又不好意思了,说来说去他算个什么人物,能去就是有大造化了,还嫌三挑四。马上表示他不怕委屈,只要骆离一句话,他立刻就走。

    骆离知道他性格使然,其实心里并没啥。就让他赶紧收拾东西,进安师徒忙不迭的走了。

    趁这点时间,骆离去找付春阳姐弟。

    这付春林真是个好姐姐,老公孩子都不管了,就守在她人人都害怕的兄弟身边。几个月都没出过观门,老老实实地呆在落沙观的后厢房里。

    付春阳的魂魄果然不稳了,他姐姐忙说:“这几天口罩都不管用,不想叫都不行,我整宿不敢合眼。”

    “我给他再加两张符,应该能撑半个月。你们知道我现在去了棉国,半月一回吧?”

    付春阳点头,非常疲惫,如果不是迫于骆离的恩情,非要救他的命;他宁愿把魂魄让给云雀算了,实在是太痛苦了。

    “好几次我都想死,云雀魂魄已经可以控制我的心脏了。昨天晚上,我梦见我的心脏穿透了衣服被云雀的爪子抓在手里玩,立即给吓醒了。醒了一看,哪里是做梦,是真的,我迷糊中觉得心脏冰凉冰凉的,伸手一摸,竟然摸出一根羽毛。就是那,你看。”

    不用他提醒,骆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从柜子上取下那根羽毛。“你身上有少了什么东西?”因为不会无缘无故地多根羽毛出来,肯定是从他身体里演化出来的。

    “啥?”付春林吓着了,赶紧撩开他兄弟的衣服四处检查。

    骆离也在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少了,如果是少了一块皮肤能看出来,如果是少了皮肤下面的肉,那就没辙了。

    “呀!”付春林惊呼:“骆宗主你看,他后腔勺的头皮少了一块。”说着把付春阳扭过身子,后背对着骆离。

    果然,后脑变成光秃秃的一片白肉,连毛孔都没有,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我来晚了,这次我下两张符令,强固他自身的魂魄。但是你必须提醒你兄弟,要让他多运动,多晒太阳。不能沉郁心志,这样就是在求死,我们的功夫就白费了。”

    付春林捂嘴哭道:“你听见了没有?我叫你振作,你还不听,现在骆宗主都发话了。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妈,我说过要照顾你的。”

    付春阳见不得他姐姐哭,她的哭声有两种,一种是撕心裂心肺的嚎啕大哭,那是让外人胆寒又厌恶的一种赖人哭法;另一种就是现在这样,捂着嘴想哭又得忍住,这是她真伤心时才会有的。

    “我现在就去晒太阳!”说着就往外扭。

    “别动,我们要先上符。”

    付春阳赶紧坐下,示意他姐别哭了。“你再哭,我更难受了。”

    ......

    从付春阳的房里出来,静安收拾好东西了。就一个小包,简单轻便。

    “道长,你的药呢?”

    “去了陇族不是有吗?观里的就不带了。”

    “宗主,您跟我师傅先吃饭吧。我去打点酒。”进安的徒弟说道。

    看着小徒弟红红的眼睛,骆离不忍心拒绝,这是他们师徒的饯别酒啊。

    “好,你快去吧,我们等你回来开饭。”

    徒弟蹬蹬的跑出去了。

    “道长,徒弟舍不得你走呀。”

    “唉!这孩子命苦,心眼直。学道术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最初是为一口饭吃,后来因为要报我的救命之恩。资质也不怎么样,我并不想他走我这条道。想送他上学也不去,就是跟着我了。观里的这事儿全是他在操持,任劳任怨。有机会请宗主指导一下,他虽然愚笨不堪,但绝对忠心。”

    骆离想到小徒弟的饭菜难下下咽,进安也吃了两三年,这师徒俩的感情肯定很深。点点头答应了。

    饭菜再难吃,骆离还是哄饱了肚子。

    “师傅走了,落沙观就交给你了。后面那两个人,平时他们不出来,你也不能进去,更不能让别人进去。观里如果来人,你就说我走了,暂时不接生意。”

    小徒弟吸着鼻子,重重点头。

    离开的时候,付春阳和付春林也从房内探出脑袋对骆离二人挥手。

    路上,骆离说道:“这付春阳,可能我真救不他。今天我发现他好毫无生气,想放弃了。就是因为不想变成云雀成为祸害,他拼命坚持着。我感觉自己好残忍!”

    “残忍的不是你,是张启山。那狗道,死得太便宜了。对了,朱世勋十天前集合道教协会的人到合江来干什么?”

    骆离冷笑一声,把当局定性为“零一一”的大案对他讲了。

    “朱世勋这老东西,开始还摇旗呼喊你过去与他一战,你不搭理他,倒搞得像个跳梁小丑。投奔火离宗的道士越来越多,可见,他肯定恨你入骨。”

    “在其位谋其政,这不能怪他。他属于即得利益者,当然要维护他的阶级权益。不过,我可能为大秦道士闯出另一条路;等解决掉荣家寨,或许道术不用遮遮掩掩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