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454-455章 执迷不悟?

第454-455章 执迷不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本子需要思考,更要稳住身形,法力渐渐不够用,呼吸越来越重。她前面的许诚发现情况,赶紧伸手托住她的左胳膊,紧接着是旁边的乔木华托住了右胳膊。有两个人架住她,小本子就不用管其他了,只一心捕捉大巫的心思。

    了了真人的阵法开始起作用,最先有反应的是三个合体的云雀人,金符的强*力使云雀本体意识强制苏醒,但是力量太弱。对了了真人来说,这已足够,足够让巫师的魂魄无法控制云雀。

    此时云雀已经陷入痴呆状态。

    了了真人挨着一个个绞杀!他没有放过掉在地主那一堆羽毛,用灵力把之都吸上去,用了最简单的封印,揉成一团扔在一块石头下。

    石头瞬间变得通红,封印好像关不住了,直冒黑烟。

    了了真人无法,只得继续用灵力加持封印。突然,脖子一凉,大巫的长笛直逼身后。

    小本子早就料到,骆离的紫带瞬时缠上了他的长笛,拖住了攻击。

    了了真人躲过一劫,猛地退后,再退,一直退,退了十几米,没办法只得“复飞”。他大骇:何时冒出来这些鬼玩意儿!

    地上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全是蜈蚣,个头不大,通体赤红。正从外面爬过来,呈包围之势,围向战斗圈。

    棠秘子这边也在与蜈蚣战斗,手忙脚乱。

    了了真人顾不得管骆离与大巫的缠斗。先解决这些蜈蚣要紧。在慌乱之中,他略一思索就虚空画了一张五禽符,并没画驱虫符。这符箓一仍下去。立刻死了一大片。

    “啊!”前方传来惨叫。

    “谁?”了了真人心下一慌。

    望见谁从试心云中掉了下去,转瞬就被试心云“捞”起,他对突然出现的一只“手”并不诧异,一看见试心云,了了真人就清楚其来历。

    那掉下去的人也硬气,一只脚掌被蜈蚣全吃掉了,还有些往他小腿上爬。他一声没吭,手聚灵力把膝盖以下连带着布料齐齐“砍”断。砍下去的小腿掉到地上很快就没了。那些蜈蚣吃了人腿,继续朝前面爬。

    暂时安全的了了真人突然想起还有棠秘子跟秦恒,提醒道:“蜈蚣怕鸡啊,绘五禽符!”

    棠秘子快挡不住了。赶紧让徒弟符绘,他在外面撑着。尽管幻径阵对任何动作都有效,但驾不住太多,总有几只运气不好的钻到阵眼这里来。

    也幸亏秦恒对这些初级符箓非常顺手,纵使紧张异常,还是很快绘好了。符箓一出,压力骤减。

    棠秘子担心骆离,忙道:“你们那边怎么样啊!”却没人回答他。

    了了真人喘了一口气,不得已掏出了隐息符。想悄悄绕进战斗圈,继续收拾那些二品巫师。

    而骆离这边正在上演抢夺紫带的戏码,况艮旭一早就注意到紫带。既然假动作骗不过,他就不玩阴的了,看见什么就攻什么。他改变目标袭击了了真人时就作好了打算,让对手要么死个人,要么就送上紫带。

    “你们选择不想死人,那我只有“免为其难”地接受紫带了。”所以才没有去追了了真人。

    即使小本子知道。也没办法不去救他的“叔太祖”。

    骆离额头终于开始冒汗了,尚世江进安等人咬紧了牙齿。没得骆离的口令,他们不敢压榨灵力。

    骆离绝对不允许紫带被人夺走!这是母亲的遗物不说,大巫有了紫带,就是一柄利器。紫带没法伤他,他却能拿着攻击我们。

    骆离恼恨不已,张启山拿着紫带绞伤了他的手,证明紫带是不认人的;现在竟然伤不到这个老巫,到底是怎么会事!

    这种争夺战仍在持续,那边,了了真人整得那些二品巫师哇哇大叫。

    他不知何时已经绘了厚厚的一层五禽符沾在脚底,踩下去,蜈蚣即死一片,他还可以顺便落个脚歇息一下。

    前面的催泪弹消耗了所有二品巫师的羽毛,那个最早蔑视他的巫师早就归西了。现在用催泪弹已经起不了效果,了了真人只有硬干。骆离身后的弟子现在被七人阵和大巫挡住,帮不了他,但只凭他,也整得这些巫师们哭叫不已。

    朱世勋等人对了了真人的敬仰之情连绵不绝:他哪来那么多的符箓,哪来那么多的怪招。这是块辛辣的老姜,他跟骆宗主一样擅用法术。

    二品巫师们青筋毕露,像一只只凶猛的“花狼”,恶声恶气地仰天长吼,纷纷合体,地上一下子多了十头巨形云雀,排成奇怪的阵形,口中吐出黑气呈包围之势向了了真人冲过来......

    大巫原本想放弃抢夺紫带,先收拾了了真人,见此情景便不管了。

    了了真人顿感吃力,就算这样他都没慌,慢悠悠道:“小棠啊,何处有那啥阵啊。”

    “我们这里。”棠秘子忙道,又赶紧补充:“上山的路上,你原路下山。”

    “花乖乖们,跟着爷爷去吃香香。”了了真人退跑着叫骂,非得把人家气死。

    “嗖——”

    “轰——”

    前一声是了了真人逃跑,后一声是十只云雀紧随而去。

    没多久,紧张不已的棠秘子和秦恒,看见了了真人领着一群怪物狂奔而来。

    了了真人压榨了灵力加持速度,现在整个脸青紫,力不从心。

    他看不见棠秘子师徒,察觉到有阵法在此,立即冲了进来。一入幻径阵,他双脚一扫,把地上的蜈蚣清得干干净净。棠秘子还没来得及喊他,他就碰上了一个云雀。对付一个他还是有把握的。压榨出的灵力还没用完。

    ......

    结果可想而知,了了真人就在阵法中一个一个的收拾。早就闻到了棠秘子师徒的呼吸声,他还想过去打个招呼。可是手上的生意太好啊,没时间。

    小本子突然大喊:“那些人全死了!”

    果然引得大巫分神,骆离再次抽回紫带。迅速退开,终于脱离了大巫的攻击圈。命令山灵升高,升到极点。

    众人随着山灵往上升了半米,山灵对主人报告:最高了。

    ......

    “你现在是光杆司令了!”小本子朝大巫遥遥喊道。心说:他怎么站在那里发呆呢。

    况艮旭带出来的是寨子里一半的精英,他在犹豫。要不要去救,又不想放过眼前的“好东西”。

    就这几秒时间。突然飞回来一只巨形云雀,见到他立即分身显出本体,狼狈不堪喘气不匀:“大巫,其他人呢?”

    况艮旭大怒。“说!”

    巫师吓着了,原来同伴并没回来,大巫也不知道。慌张禀报:“那边也有,也有机关,我迷路了,跑出来一个人也没看见。”

    两人对话骆离听见了,这十来秒钟,够他恢复。想到小本子说他们想拖延时间的诡计,命令道:“这次不留余力。让我拿下!”

    况艮旭听得巫师的话,脸色骤变,又看见骆离冲了上来。怒道:“你回去叫人,所有的二品全数迎战。”

    他们一心隐匿,初始是怕道士,只敢悄悄炼塔,没有大面积去掠夺魂魄;后来大秦日益“平静”,搜刮越来越难。这黑水和是蜈蚣都是几十年前储备下的;要不是不能用了。可能也会被拿去输进塔里。他们得到的魂魄越来越少,纵使知道被道士盯上了。也不舍得加固防务。现在,两层防御都已经用完,只能拼法力了。

    巫师一听,一眨眼的功夫,人就跑出老远。

    圆形的聚灵阵是面朝中心点,所以最前面的幽襄子也是背朝着大巫,幽襄子对面是尚世江,他的手印越结越紧,身体的灵力此刻全部聚在手中,只得骆离一声令下,他就送上去。

    队伍马上将达大巫的头顶,那大巫仍是没有动。尚世江忍不住骂道:“老怪物!”

    “噫?”人不见了!

    小本子道:“人在三点钟方向,他开始拖时间了。”

    “我知道。”骆离并没有朝他的藏身处去,而是把七人阵转到三点钟的方向,先保护好后面的人,然后静下心来聚连环印。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对面的尚世江眼睛花了。看见骆离快速翻动着手指,接连堆了七个法印。

    虽然最上面的印有些松散,但还是有攻击力啊。

    骆离示意他们:“这七道法印能不能发挥出威力,就看你们的了。”

    小本子发现大巫改变了方向,正想提醒,就听右边传来声音,身子也露了出来:“你手上的带子从哪得来的?艮晁大巫是不是也问过你同样的话?他死在你手上?”

    骆离看着法印,不打算回答他。

    那边又道:“我打算留你一命,别再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没听错吧,这老怪疯了不成?

    骆离不这么认为,老怪物说些模拟两可的话,既是试探又是挑拨。骆离怒从心头起,拉着队伍俯冲下去,不想再听他叽歪。

    知道大巫速度非比寻常,骆离的七道法印从高到低一路打出,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几乎没有间隔。赤红的法气喷溅而起,一股热浪袭来,弟子们感受到这股热气,受法气的影响,瞬间血脉喷张,手中的印法纷纷击向四面八方,完全把人封琐住。

    空间不够大,大巫的速度再快此刻也难逃天罗地网般的攻击,他就地一遁,消失了。

    “轰!”骆离最后一道法印打在地上,冒出一股黑烟。

    尚世江骂道:“狗东西还会遁地术!”

    轰轰声不停,法印集中在他消失的地方一阵猛打。

    便随着猛烈的攻击,地上又冒出声音:“哼!”

    道士们震怒了,这什么怪物!

    地下的声音说道:“不知你是怎么散落在外,被人训养成了走狗,反来杀自己人。作为况氏族人,我有义务唤醒你。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你再不听劝,别怪我心恨。”

    “吱——”况艮旭从土里突然冒了出来,身体变成一条细长的红虫子。光溜溜的,赤身祼体,拉长的脑袋占了整身的三分之一。

    “这是什么畸形怪胎?”陈部长不禁抓住了林首长的肩膀。其他人只觉毛骨悚然。

    骆离猝不及防,与他面对面看个正着。膝下一酸,跪了下去。

    况艮旭立刻确定了自己的推测,极大惊喜冲刺着他,心道:“把这个魂魄弄进紫宵塔,今晚就能走了!”牺牲我一人,让全族提前五十年逃离这个时空;又处死了这个该死的况氏旁族,怎么算都是一桩好买卖。

    兴奋一秒闪过,身子骤然加长,像一条鼻涕虫缠上了骆离的脖子。虫子的根部还在土里,前端分叉出现两个支端,一个是他变形的脑袋,另一端毛绒绒的闪着金光,那是金羽毛融和成的毛绒球,只要碰触到骆离的血管,这人就成了他的傀儡。

    火离宗弟子听到大巫的话大惊失色,转眼间他们的宗主被制住了。七人阵里的人来不及思考骆离为啥突然跪下,为啥灵力也被封琐了。关键时刻他们还牢牢保持着阵形,全部源于对骆离的信任,不相信他这么容易被打倒。

    骆离闭上眼睛,不与面前的“怪虫”眼神对视,情急中用紫带护向脖子。紫带两端伸直,把怪虫的脑袋和金光毛绒抵在外面。

    此时何谈攻击,自保都难。

    况艮旭想不到两人的法力不相上下,他连精血虫都拿出了,竟是这种情形。

    “你们输灵力啊!”小本子大喊。

    尚世江等人回过神来赶紧照着。

    了了真人终于回来了,棠秘子和秦恒没跟他一起,已经寻着小本子说的方向悄悄潜去。

    了了真人见此情景,差点没咬着舌头。大吼一声,飞跃过来加入战斗,无数道法印朝着怪虫身体打去,七人阵外的其他弟子纷纷效防。

    顿时,红气白气,加上怪虫身上被击出的黑气,弥漫开来。装甲车里的人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干着急。

    先前回去搬救兵的那个没了羽毛的巫师急惶惶地落进深井,在甬道里边跑边喊:“剩下的人跟我出去!”

    炼塔的况艮杲正进行到关键时刻,八个二品巫师各守在塔的八方,况艮杲拿着长笛在塔上用力地翻搅,实则是在绘符,一道道金黄符咒把紫宵塔笼罩。塔身也是一片金黄,冒着丝丝热气。(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