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术宗师 > 第458-459章 况离

第458-459章 况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做好这一切,八人急急惶惶地又往回跑,濒临死亡的紧张气息充斥在鼻尖。况氏谪脉只剩他们八个中品巫师了,无论如何,也要一试......

    另一间屋子里的两百多人,紧紧地缩在一起,外面的情况一概不知。

    地面上,骆离已经把树里的精血虫击成血粉。

    “那些要不要全部弄了?”尚世江指着不远处的一排稍小的树问道。

    “当然要!这虫子就是他们养的精血虫,肯定是要毁掉。弄死这些虫子,可能就断了巫师的法力。想必那棵枯死的大树就是之前变成鼻涕虫的大巫。”骆离说道。

    周宇忍不住插嘴:“宗主您形容得太好了,真就像鼻涕虫,恶心死了。噫?大树好像没了,难道他们没有大巫了?”

    骆离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对小本子说:“你带十个人把有问题的树一棵棵全部弄断,毁掉树心的虫子,了了真人您也一起,万一再发现大树,我担心他们搞不定;其他人跟我去搜寨。半小时后原地汇合。”

    ......

    “师傅!”一把造型奇特的小尖刀朝秦恒脸上迎面袭过来。

    秦恒两指轻轻夹住,望着这两个小孩,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棠秘子的枪已经瞄上了:“这两个都不止三岁了吧。”

    “等等!”秦恒忙喊。

    见师傅冷眼一瞪。赶紧说道:“等等再杀,好像他俩没有巫术。”

    “你怎么知道?”

    秦恒真是怕错杀,一时纠结不已。会巫术的孩子会向他扔刀吗?两人确实一点法力也没有啊,为什么师傅不愿看看。

    骆离一行人刚好听到这边的呼吸声......

    师徒俩没僵持几个来回,徒弟不忍地退开了。棠秘子不敢用法术,更不敢用枪,他取下小腿上的匕首,掏出刀柄里的钢丝......

    就在他刚要勒住那个男孩脖颈时,骆离突然冲了过来。捉住了他的手。“等等。”

    棠秘子怒了:“你也喊等?”

    两个小孩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着了,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却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们。

    骆离把摄像头和麦克风都了取下来,一掌拍碎。

    他的那台视像顿时没了讯号,紧接着陆续断了二十几台。除了小本子那边的影像和杂乱声响。什么也没有了。

    “怎么回事?”陈部长忙问。

    林首长轻轻拍了拍他,再重握了几下他的手腕,轻微摇头。然后说道:“可能进了寨子有什么机关。”

    陈部长抬起的屁股缓缓坐下,心里翻江倒海。林首长的意思是骆离主动断掉了他们的联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屋内的人都毁掉了监视工具,骆离这才示意棠秘子先看看孩子的手臂,再下手不迟。

    秦恒赶紧把小男孩扯住,不管他的挣扎,强行撩开袖子。果然看见了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那是一道像奇怪的刺青,像一块陆地又像一朵云的形状。

    棠秘子收起了钢丝,“是王族。你想留下活口。两个都懂事了,可想好了?”莫问道长母亲的手札里提到过,王族会在胳膊上刺纹身。她最早被捉去就是在王族家当奴隶,关在柴房里为主人烧水沐浴,偶而还要被叫去搓背。所以很清楚。

    男孩挺直了脊梁,隐隐透出一股幼稚的倨傲:“要杀就杀!我们王族绝不喊痛!”

    “呵。有气性。”骆离忍不住笑了。

    这一笑,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孩子死不了了。如果要杀。或许有人不忍心,但骆离决定不杀,所有人都开始忧心。

    李文犹豫一瞬,问道:“宗主,我们即使不杀,他们也会被拿去做研究的,说不定死得更惨。”

    “是啊。”棠秘子添上一把柴:“即使不死,也是被圈养起来,连呼吸空气都受人控制。”

    “我知道。”骆离说道:“你们继续寻找,我留在这里。”指着秦恒:“你也去。”

    棠秘子顿时明白,他是要留下的。正好看看骆离到底要干什么。

    在其他人走后,骆离盯着小男孩,尽量让自己显得真诚:“你们的家人呢?”

    “......”

    “你们想见他们吗?”

    小女孩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孩,又闭了口。

    “他们都说要杀了你们,可我不允许。因为我知道你们是好孩子,不但不会杀你们,也不会杀你们的父母,因为我还知道你们都是王族,王族是没有巫术的,没有害过人。”

    “我们没害人,我们的父母也没有,可他们全因你们被害死了!”小男孩突然狂躁不已,伸着脖子爆喝。

    棠秘子一惊,想不到这个孩子的中气不比成年男子差。异族就是异族,其体质就与他们不同。

    “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怎么害?我们只是杀了你们的巫师,包括一个大巫。因为他们一直在杀我们的人,连肚子里的婴儿都不放过。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如果不阻止,我们将要死更多的人,更多像你这样的孩子被大巫杀死。据说是被拿去炼成动物,不是蟒蛇就是云雀......”骆离说着小孩子能听懂的话,希望探听更多讯息。

    那男孩冷静下来,瞪着通红的眼睛怒视他,可能是急于为他们的杀人行为找借口,情急中怒道:“我们也不想杀你们,但我们为了回去不得不杀。因为我们根本不属于这里,你们这里的人太弱太蠢,我们再呆下去也会变得又弱又蠢。我们原本的大陆......”说到这里。小男孩突然住了口。

    骆离很失望。

    小女孩胆子也大了,带着希望的眼睛望着他:“我父亲跟母亲在哪,我能见见他们吗?你真的没有杀他们?”小女孩还是记着况艮旭之前说的话。以为父母真的去找道士谈判。不愿相信男孩说的。

    小男孩不说话,骆离有些挫败,耐心地回答女孩:“叔叔不骗你,我真的没有见过他们。我们杀的全是会法术的巫师,没有一个王族。你爷爷会巫术吗?”

    最早的吉祥物王族已经全死了,后来选出的王族是会巫术的,只是不能再继续炼巫。其后代也不允许。算算到如今,那位王族至少有一百三十岁。

    “爷爷不会。祖爷爷会,但他早就升天了。你能告诉我去哪找我父母吗?”女孩的眼神愈发渴望。

    小男孩看着骆离,眼中的恨意减轻了一点。

    “可我是第一次来你们这里,什么情况也不知道。”骆离显出迷茫的神色。

    小男孩的恨意又涌上来:“别想再套话。我不会再说了,要杀就杀吧。”抓紧了女孩的手:“我早说他们都死了,咱们这就去陪他们。”

    “离哥哥,就让他们帮忙一起找吧。我不信大巫杀了我父亲,父亲肯定是下山了。”

    骆离听到这里很吃惊,是男孩告诉她,父母被巫师杀了?而且男孩刚才还说是因为他才被害死的。一团乱麻,到底是怎么回事!

    棠秘子快疯了,忍耐到了极限:“别磨叽了。直接弄死吧,你了解那些情况有啥意义。噫?这孩子的名字也叫离?”

    男孩突然看向棠秘子,就像是说:你的名字也是?

    “我叫骆离。我们的名字一样。”骆离不理棠秘子的焦躁。他想从这两个孩子的口中,找到一些关于父母时空的资料。

    “骆离,别奢望了,这寨子里没一个好东西。”

    “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杀他们!”骆离的话带着一丝怒气。

    “你!”

    “好,你问吧,我先出去看看。你得注意。这间屋子就是小本子说过的地方,地下有巨大能量。足以杀死我们所有人。”

    “我知道。”骆离朝着他的背影喊到。冷静了一下,对女孩说:“你哥哥说得没错,王族都被大巫杀死了。”

    “真...真的?”小女孩的眼泪早就忍不住了,像泉水一样涌出来。

    “你一会儿说没见过,一会儿又说他们被大巫杀了!你根本啥也不知道,就知道套我们的话。”

    “......”

    这是六七岁的孩子吗?怎么这么聪明!

    “你想死我可以满足你,但你妹妹她也想死吗?你凭什么替她决定!还说我们这里的人蠢,我看你更蠢,明明可以不死,你却非要死。地下还有人吧?他们为什么不保护你们,任凭你们两个弱小的孩子送死!对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呢?我可知道有两百多人跑了下去。”

    骆离改了方法,像对待成年人那样跟男孩说话,这话里还是夹杂着“猫腻”。

    “我们....我们不想下去。”

    果然,那两百来人都逃到下面去了。那些人或多或少都会法术,骆离感觉棘手。

    “没人带你们去?因为没有法术,是下不去的?”

    “嗯,好深的,要摔死。”女孩擦着鼻涕说道。这倒符合她的年龄,知道什么说什么。

    “他们这样对你们,你们就更不能死了。如果父母还活着,也会不舍得。小离,相信叔叔,我非但没有恶意,还会保护你们。”

    两个孩子一时都有些呆愣,不知想到了什么。男孩眼中的恨意没了,换上的是成年人的哀伤,看着让人心疼。男孩是听到父母舍不得他死,又想到族人的行为,异常寒心吧?

    骆离作最后一搏:“咱们赶快离开吧,据说下面有很厉害的东西,会把我们吃掉。”

    男孩摇头:“不会吃我们,那是他们离开这里的路,他们要扔下我们自己走了。还有,不要叫我小离,叫我况离!”说着眼睛里冒出恨意,马上又射出一道寒光。这股恨意让他不知不觉就把不能说的说了出来。

    骆离以为看花眼了,这是七岁孩子该有的眼神吗?这恨和狠劲明显不是对他,是对寨子里的人。

    “离开这里?去哪?”骆离心内五味杂陈,果真被康十三娘料中了,他们真的是要离开。而密族的神树早就知道,还选择支持他们。可是他们用什么办法离开?

    见男孩的提防心又起,骆离思索一阵,最后还是豁出去了,说道:“我母亲也姓况,她也不属于这个时空,二十五年前从一场灾难中降落在此,当时还怀着我......”骆离把梦中所知道的情况全部说了。还有况氏谪脉支脉之间的关系,以及那片时空的情景。

    女孩懵懂,男孩眼中放出神彩。

    骆离继续说:“我见到你们的巫师,就不能自控的要跪下去,那种感觉非常不好受。其实当时我就怀疑了,或许我父母与你们有渊源。”

    “跪下去?”男孩问道。

    他终于有问题问了,骆离脑中闪过一丝惊喜,重重点头:“是的,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你们还是王族,为什么我看见你们却没那种感觉?”

    “因为我们没法术啊,没有炼出家族的云荒之气。只有炼了云荒之气的人才会让所有云荒大陆的平民跪服,我们的先祖就是这样统治大陆。后来据说是因为被人篡权,又打不过人家,只能退位;然后先祖暗杀了人家几个人,想夺回权利。不知怎么的就被发现了,只能逃,没想到逃到这里来,还不如不逃。”

    男孩说到这里,嘴角一歪,露出一股不屑。

    他还知道得不少,这段话完全不像他这年龄能说出来的。叛逆心很重,心机城府跟十多岁的少年没有区别。如果可以看透他的面相,骆离真想好好看看他的未来。

    “原来是这样,可你们是王族,没有云荒之气难道见到大巫也要跪服?”

    “我们有这个啊。”况离露出手臂上的刺青。说道:“这是我们的图腾,有了这个就不会。”

    骆离瞧见男孩身上的刺青很平常,搞不懂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我听我母亲说她有上古龙脉,那是什么东西?”

    男孩猛地一抖,立刻呈警戒姿态。

    “你也有?”骆离试探。

    男孩的眼中射出惊恐。

    “别怕,你现在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你忘了这里不是云荒大陆啊。龙不龙脉的有什么用?”骆离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怕被人知道。

    男孩的身子一松,应该是骆离的提醒提到了点子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道术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真并收藏道术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