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55 嫁给我吧

055 嫁给我吧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开始见到他的时候,慕容卿只觉着他的那双眸子格外的透亮,黑黝黝的,像是两颗大葡萄,可爱的紧。

    如今洗干净了脸,她恍惚才发现,小男孩长的很是漂亮。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微薄的红唇,端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包子。

    望着眼前的小家伙,慕容卿打从心眼中觉着喜欢,而且,不知为何,总觉着与小家伙很投缘,又或者,从他的身上好似看到了谁的影子。

    一颗心不受控制的柔软,慕容卿笑着替他擦干净脸与小手,见小手掌被擦破了便冲着绿心道:“把擦伤药拿过来。”

    “是。”绿心答应一声,便将随身带着的金创药拿出来递给慕容卿。

    后者接过,又冲着小家伙笑了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当然,我喜欢姐姐。”小家伙嘴甜的厉害,小身子歪倒在她的怀里,甜甜的笑,“姐姐,我的名字很好听哦,我叫玉树。玉石的玉,大树的树。”小家伙显然对自己的名字特别的欢喜,说起来就得意洋洋的,两只黑黝黝的眼睛不住的发亮。

    “玉树吗?确实挺好听。”慕容卿随之夸赞,乐得小家伙差点儿没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她这才拉起小家伙的右脚,“脚崴了吗?”

    玉树仿佛这才记起自己的脚痛着,当即就皱巴起了一张脸来,“痛,很痛很痛。姐姐,我是不是要成瘸子了?”

    慕容卿被逗笑,抬手就往他的脑门上轻轻的点了点,“有那么容易成瘸子吗?放心,不会有事的。”说着她便冲着绿心使了个眼色。

    绿心忙走过来,抓住小家伙的脚轻轻的碰了碰,又问了几个问题便抬头对慕容卿道:“小姐,没事,没有伤到筋骨,贴两天膏药,多揉揉也就好了。”

    小家伙瞬间就亮了眼睛,眼巴巴的瞅着慕容卿,“姐姐,你会替玉树揉揉吗?”

    绿心就不乐意了,她们家的小姐多么金贵,怎么就能替你揉脚。

    当即,她便说,“玉树,让绿心姐姐替你揉好不好?”

    “不好。”玉树哼着别过身子,只是用眼去紧巴巴的瞧着慕容卿,小脸上流露出期盼与讨好的神色。

    恍惚中,慕容卿就觉着这种神情太过熟悉。认真去回想,她才发现这种神情经常会在自己脸上出现。

    每当她冲着夏侯奕撒娇,想要得到什么好处的时候便会这样傻兮兮的笑,讨好的望着他。每当那个时候,不管事情多难做,他都会答应。

    眼下,被这同样的眼神望着,慕容卿突而就发现自己有些不淡定了。

    她好似明白了夏侯奕的心情,那是一种宠溺,只想着宠溺,不想其他的心情。

    她当即笑着点头,不管红叶两丫头那诧异震惊的神情,抱起玉树的腿,按揉住了他的脚腕。

    一边按揉一边轻声询问,“怎么样,这样按着会痛吗?”

    玉树小大人一样的挺直了脊背,虽然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可还是极力的抿着唇冲慕容卿摇头,“哥哥说了,男孩子不能说痛。”

    慕容卿失笑,心道你那个哥哥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能这样教孩子。虽然男人要坚强,可也不能就不知道痛。

    “没事,在姐姐这里不需要装坚强。痛就喊出来,会舒服很多。”

    “可是哥哥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喊痛,刚刚玉树哭了,被哥哥瞧见一定会被骂。姐姐,你替玉树保密,不要告诉哥哥我哭过好吗?”

    “好,姐姐答应你。”真是个令人心疼的孩子,想来平日里也没多少人出心的去照顾他。

    “姐姐,你真好。”玉树软软的小身子窝在慕容卿怀中,脸上挂着舒坦的笑容。半响,他突然直起了身子,靠近慕容卿的耳边轻声道:“姐姐,玉树偷偷告诉你,其实还是有点痛的。”

    “傻小子。”慕容卿笑着揉揉他的脑袋,“累了吗,累了就靠在姐姐的怀中睡会儿,等到了地方姐姐叫你起来可好?”

    玉树还真的就打了个哈欠出来,他跑了那么远的路早就累了。只是他很喜欢姐姐,想跟她说话,他很害怕自己一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就见不到姐姐了。

    这种会被遗弃的感觉袭上心头,小家伙就红了眼,只是知道自己不能哭还在强撑着。

    他只是用双手紧紧的揪着慕容卿的衣襟,小脑袋不住的往她怀里拱,“玉树不睡,玉树要跟姐姐说话,玉树喜欢姐姐,要一直看着姐姐,玉树不想姐姐不见了。”

    童言童语中却传达了很多信息,这孩子应该是有亲人却无法像这种情况去撒娇,家人管的很严,这点从他说哥哥不准这个不准那个就能看的出来。

    一时间,慕容卿三个女人的母性俱都泛滥起来。开始红叶她们还有些不喜欢他,可听他说的如此可怜,不禁都怜惜上了。

    三人陪着玉树说话,时不时的逗逗他,气氛瞬间大好。

    只是聊着聊着,三人突然就发现玉树好似没什么动静了。

    慕容卿垂头一看,小家伙居然睡着了,唇边居然还挂着个小泡泡,可爱的很。

    慕容琴笑着掏出手绢替他擦干净唇角,这才将他又往怀中抱了抱,使得他能够舒坦点儿。

    又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到了定国寺。

    慕容卿先与两丫头一道将玉树放到后面的禅房,吩咐红叶守着,而后便带着绿心一道往前面去上香祈福。

    到了大殿,诚信跪拜,替老夫人祈了福,又求了一只签。

    想要解签的时候才发现解签的和尚居然不在,着绿心去问了一下才知今天解签的和尚病了,将由寺中最为德高望重的老和尚静一大师来解签。

    不过大师许久不见人,是以便在自己的禅房中接见求其解签的人。

    也便是说,此次解签是要一对一的见面。

    对此,慕容卿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寻常有些大户人家也会单独解签,并不算什么大事。

    因着这一支签是替老夫人所求,慕容卿便极端诚心,当即也不觉着麻烦,直接带着绿心就往后院去。

    领路的小和尚不时的就与他们说说静一大师,怎么神奇就怎么说,听的慕容卿倒也来了兴趣。

    不多会儿,小和尚便在一处颇为清静的院子前停下,他指了院子道:“施主,静一大师便在这院子中,你去上房门口候着,轮到你的时候大师自然会出声。”

    “有劳小师傅。”慕容卿的好奇心被勾得厉害,很是想要知道那个被传的邪乎的大师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当下,她送走了小和尚,而后便带着绿心进了院子。

    这处院子倒是雅致的很,瞧着居然不像是一个方外之人会弄出来的。

    依着小和尚的叮嘱,两人便到了上房门口。只见旁边的廊子里有一排小板凳,想来应该就是给求签之人所坐。

    因不知还要等多久,慕容卿便领着绿心过去打算坐下。

    谁知,她这边才刚刚转身,一道男声就从室内传了出来。“慕容大小姐,可以进来了。”

    慕容卿暗暗称奇,心道这老家伙还真是有点门道。也没见人通传,他怎知就是自己来了。

    本不信这些事情,如今慕容卿也被这一连串的稀奇事儿给勾起了好奇。

    “绿心,我们进去。”定国寺乃是皇家寺院,慕容卿倒也不担心会有人这里作怪。

    两人进去,只发现室内很是整洁,布置也尤其的简单。

    在右侧靠墙的位置放着一张屏风,光线射过去,依稀仿佛能够瞧见里面的人影。

    慕容卿便猜测,那个老和尚应该就是坐在后面。

    “慕容大小姐请坐。”男声又传了来。

    这一次慕容卿注意了,心下有些狐疑。不说是个老和尚吗,怎么听着声音并没有那么苍老,倒像是个年轻人。

    她转而又一想,既然是得到高僧,想来是有些能耐,她也不用想的那么多。更何况,绿心还在,想来也没几个人能在绿心的手底下伤了她。

    当即慕容卿便放了心,四顾了下,见屏风前面有几张蒲团,她便领着绿心过去坐下。

    “大师,这是我求的签。”慕容卿说着便将手中的签递给绿心,示意她递上前去。

    “从屏风侧边递给我便可。”大师又交代。

    绿心讶异了一把,看向慕容卿,见她冲着自己点头这才答应着上前将竹签自屏风的侧边递过去。

    有人伸手接过签,绿心便又转回在慕容卿的背后坐下。

    慕容卿这才道:“大师,不知经文如何?”

    “上上签,柳暗花明又一村,施主所求之事必然能成。虽然前面会有些磨难,但苦尽甘来,施主只需安心等待便可。”

    慕容卿常常的舒出一口气,其实,老夫人的病不见好或许真是她年纪大了使然。求签也不过是希望能够让心中舒坦些罢了,真要说有什么用,太牵强。

    “多谢大师。”

    “无妨,贫僧也不过是依书直说。施主,贫僧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慕容卿讶异了下,而后便道:“大师直说无妨。”

    “施主,依着贫僧观察,你如今正处于一种困局,你自己无法断定该怎么走,心中极是迷茫,是吗?”

    慕容卿就凝眉,困局,迷茫,不知该怎么走?

    没有,她从未有过迷茫。就算是与夏侯奕闹别扭,她也清楚自己之后的路该怎么走。

    两条路,如今目前所等待的就是夏侯奕的反应,她自己却是没什么困境。

    老和尚这样说,倒是有些装神弄鬼的意味了。

    慕容卿好奇心起,便由着他的说法道:“大师说的是,最近遇到一件很是烦心的事儿,不知该如何去处理,甚至对以后该怎么走都有些迷茫。大师,你真是神人,还请你给我指点一条明路。”

    “大小姐的处境其实极为简单,你能做的选择也不是很多。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从其中找到一个最合适你的便可。”

    慕容卿心神一动,突然开始觉着不太对劲。

    要说老和尚有点神通,大千世界也不能说真就没有这样的人。只是,能没看就知道她的身份,这就有些过了。

    当时及顾着解签这事,她没有多想,如今回想,事情不太对劲。

    那人应该是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来解签,然后才有了如今的对话。

    挑选最合适的,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容卿收敛了玩笑的心思,沉思片刻才道:“小女子正是不知该如何选择才心烦,有劳大师替小女子指点迷津。”

    老和尚沉吟片刻才道:“贫僧想与施主单独聊聊。”

    “好。”慕容卿干脆答应,挥手冲着绿心道:“去外面候着。”

    “小姐。”绿心有些不安。跟着慕容卿时间久了,她于岂会察觉不出今天这事儿有些不对头。这个时候她怎么能走,万一慕容卿着了坏人的道,她哭都找不到地儿去。

    “下去,无碍。”慕容卿冲着绿心使了个眼色。

    绿心没得办法,只能答应。

    她出去之后,慕容卿道:“大师,还请名言。”

    老和尚这才倒是没再绕弯子,直截了当道:“慕容大小姐所能选择的其实并不多,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大小姐坚持,又或者老夫人疼宠,你倒是也能找个普通的人,过一辈子简简单单的日子。如今一切,端看大小姐你心中自己如何选择。”

    “大师一言惊醒梦中人。只不过,如今我自己也心有迷茫,不知该如何选择。更何况,就算我坚持,老夫人也赞同,但有些事情并非是我们所能控制的。”

    慕容卿倒是实话实说,以将军府如今的情况,几乎府中的女孩子婚姻大事就不能自己做主。有些时候甚至自己的父母都无法做主,端看上面那一位如何处理。

    幸运的,能给你指给一个适合的,人也好的。不行的就如同她前世,嫁给一个白眼狼。

    正因为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托在他人手上,所以慕容卿才会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挑中了夏侯奕。

    当然,不得不说,她与夏侯奕是真心有缘。

    思绪仅仅只是一闪,慕容卿便又道:“大师,还请你给我指点迷津。”她倒是要看看他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老和尚又沉吟了片刻,“以慕容大小姐的家世自然值得匹配更好的,只是,这个人选如何挑倒也是一件麻烦的事儿。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老和尚也不好说的太多。”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便勉强。大师,有劳。”慕容卿说着便起身,打算往外走。

    心道,不说是吧,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果然,慕容卿刚起身走了没两步,身后便传来老和尚那略显急促的声音。“施主留步,你与老和尚有缘,罢了,罢了,便是应劫,贫僧也认了。”

    慕容卿就停住脚步,回身,“大师,如此好像不太好。”

    “贫僧已经决定,只是,听不听却在于大小姐你。依着贫僧窥探的天机,慕容大小姐与三皇子有着不解之缘。”

    “三皇子?”慕容卿轻笑一声,倒也没觉着有多么意外。早在确定老和尚有可能是假的时候她便在想这件事,到底会有谁对她有兴趣,竟然弄出了个神叨叨的老和尚来。

    初开始的时候她想的是六皇子,那个男人阴毒的像个小人,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但后来一想也不太对,那男人如今只怕是想要她死,倒是没心思将她弄进府中。

    余下的便是三皇子与太子,自己与太子没有交集,他不会对自己出手。

    可想而知,接下来便就只剩下了三皇子。

    也只有他对自己有想法,要将她纳入到自己的府中。

    慕容卿甚至大胆的想,屏风后面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三皇子本人。

    脸上挂着趣味的笑容,慕容卿往前走了一步,喊道:“三皇子,避而不见,可是不想与我见面?”

    “你!”屏风后面的人震惊的轻咦一声。只见一人从后面转出来。

    那人穿着一身墨色提花绡长衫,手中拿着一柄扇子,轻轻的扇着,端是一个潇洒。只是,看在慕容卿的眼中却是格外的好笑。

    夏侯杰之前可是冒充了老和尚,把种种禅机说的头头是道。这不由得就让她开始暗想,他到底是学来的还是本就有禅心。

    不说慕容卿在这边如何恶趣味的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夏侯杰倒是颇为震惊。他自认自己装的没有丝毫破绽,但为何这个女人还是能够猜到?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夏侯杰望着慕容卿的眼神越加的热切,隐隐之中好似在放光。

    这个女人,只要得手定然会对自己有所助益。他必须要得到,一定要得到。

    夏侯杰暗暗将脑中的思绪压倒一边,又挂上了平日里那独特的温和笑容。“卿儿,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

    他的笑容张扬而又带着压迫性的气息,认真去看,又仿佛带着点儿目空一切的霸道。

    只可惜,人家慕容卿压根就没注意到。或者说,眼前的夏侯杰与她而言就是个透明的。

    “道理?”慕容卿挑了挑眉,故作惊讶,“臣女蠢笨,实不知殿下的意思。”

    夏侯杰的眉心就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蠢笨?如果她还是个蠢笨的女人,那放眼京城那些名门贵女又有几个是真正的聪明?

    他永远都忘记不了那天晚上大殿上的舞蹈,身穿一身红衣的妖精自那天之后便经常进入到他的梦中。

    他想驱赶也驱赶不了,到最后,他甚至已经开始期待每天晚上与她的相会。

    不知道多少个晚上,他在梦中与她私会。在梦中,慕容卿可没有这样张牙舞爪,她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甜美,就像是一颗小苹果,甜美的让他啃了再啃,不舍得放开。

    如今,每天晚上居然成了他最喜欢的时候,入梦,也成为他每天晚上必做的功课。

    天知道此时望着她那粉白的小脸,他有多么想要冲上去啃一口。

    只是,他却知道自己不能,一旦冲动,很有可能再也无法得到她。

    从未有哪个女人能让他这样受折磨,慕容卿,你怎么敢?

    夏侯杰的眸子开始迷茫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就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往她的脸上摸去,“卿儿,我的卿儿,我会对你好,只对你一个人好。”

    慕容卿脸色大变,猛然退后两步,冷着一张俏脸去看眼前的男人。对,没错,就是这句话,前世她嫁过去,洞房之时,他也是如此与她说的。

    可笑她居然当真了,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宠爱。

    而实际上呢,那不过就是个动情之时的玩笑话,转眼他就忘记了。

    此时此刻再度听闻,慕容卿只觉着万分可笑,又仿佛有人用银针在一下下的扎着她的心,痛,不受控制的痛,犹如打上了结。

    慕容卿凝眉,捂着胸口后退一步,看着夏侯杰的眼神越加的冰冷。

    重生以来,她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前世的一切,能够以平常心去对待那些敌人。

    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发现,有些仇恨无法忘记,血债血偿,她要将那些人加注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尽皆还回去,或许,直到那个时候她的心才能真正的平静下来。

    很快,慕容卿就又恢复了正常神色。她笑着道:“殿下,臣女不过是一介蠢笨之人,实在担当不起殿下的厚爱。殿下,您值得更好的。”

    话一完,她便转身,打算走人。

    夏侯杰岂能容她就这样走了,好容易才等她来到这里,又费尽心机布置了一切,怎么也不能就此功亏一篑。

    他大步上前,扣住慕容卿的手腕,将她拖将过去,“慕容卿,你是个聪明人,无需与我玩那些字面上的游戏。你很清楚,只有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九弟?哼,他府中那么多女人,你以为自己进去之后能讨得了好?只要你答应跟了我,那么,我便可以答应你,终身对你好,只对你好。”

    “殿下,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选择。”

    言下之意,就算九皇子府是龙潭虎穴她也要进去闯一闯,根本无需夏侯杰你挂念。

    那份话中的疏离让夏侯杰脸色又是变了变,“你说什么胡话,女子的一生有多么重要,岂能如此儿戏?”

    “是否儿戏也是臣女的事情,殿下无需挂怀。这是我的选择,永不后悔。”慕容卿抬头望着夏侯杰的脸,眼神坚定的犹如一块巨石,看的夏侯杰是眉头拧的跟一座山似的。

    “慕容卿!”夏侯杰打断了她的话,因为他知道,这女人说出的话肯定是自己不喜欢的。

    他恍惚记得自己每晚梦中的场景,那个火一般的妖精圈着自己的身子,攀附在自己身上,像是一条蛇,那种滑腻柔软的触感,他永世无法忘记。

    突而,在场中的男人变了,那是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他抱着那个火一样的妖精,旋转,飞舞。

    两人热切的拥抱,旋转,仿佛本就是一体。

    夏侯杰看的一张脸严重扭曲起来,两手握拳,捉着慕容卿手臂的那只手也在下意识的握紧。

    “我的,你是我的。”夏侯杰喃喃自语。

    慕容卿吃痛,使劲的挣扎,抬头之际才发现夏侯杰貌似有些不太对劲,整个人神思恍惚,像似魔怔了。

    “殿下!”慕容卿连声大喊,希望能够将他给叫醒。

    谁知,他仿佛压根就没能听见她的叫声,手下的力道越来越用力,慕容卿痛的小脸皱成了包子,不时呼痛,可根本就无法挣脱。

    “我的,你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跟着老九。”夏侯杰不住的呢喃。

    慕容卿知道夏侯杰目前的状态不对劲,也知道再这样下去手腕必定伤的不轻。

    “你自找的。”慕容卿气的不行,咬牙拔下头上的金簪子,用力往他抓着自己手臂的胳膊扎了过去。

    前仇加上近恨,慕容卿是用了大力气,这一下差不多将金簪子插入到他手臂一半处。

    “该死!”夏侯杰吃痛,整个人回神,下意识的就将慕容卿给甩了出去。

    他是练武之人,力道岂会轻,慕容卿直接被甩到屏风处,重重的压下去。

    “哎呦!”慕容卿捂着屁股忍不住的呻吟。该死的,这男人真不是个人,前世冷血,今生依然没有变。

    什么会对她好,不过就是嘴上说说。你瞧,一旦出事,他不还是下意识的将她给丢出去,只记挂着自己的安危。

    她忍不住的就想起了夏侯奕,那个将她当成宝一样的男人。当自己出事受伤的时候,他不顾自己安危替自己吸血解毒。

    两下相比较,谁胜谁负,一看便知。

    此时此刻,她格外的想念那个男人,想念那个把自己当成宝的男人。

    “卿卿!”突然,门外一道震惊中含着慌张不安的声音传了来。

    没等慕容卿回头去看便感觉到一阵风从外面刮将进来,接着自己便被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卿卿,哪里疼?”

    感受到那熟悉的怀抱与气息,慕容卿只觉着眼眶热热酸酸的,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

    她下意识的就张开了手臂圈住了夏侯奕的腰,用自己的脸往他的胸口轻轻的蹭着,嘴里说的话却是软绵无力,但其中蕴含的挑刺意味却是那么的浓郁。

    “疼,全身疼,哪里都疼。好疼,好疼。”慕容卿抬头望着夏侯奕,大眼睛眨巴眨巴,仿佛下一瞬间就能滴出泪来。

    倒也不全然是假话,被那么大的力道甩出,又重重落下,怎会不痛。当然,其中也有不少夸大成分。

    不这样,怎能让夏侯奕动怒。如今,她就如同夏侯奕的逆鳞,谁动谁要死。

    其实,就算她不夸大,夏侯奕也不会放过夏侯杰。她这样一来,夏侯奕只会加快速度去收拾夏侯杰,当然,这也正是她所乐见的。

    果然,夏侯奕冰冷的视线便移开落到斜侧方的夏侯杰身上。

    夏侯杰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做了这种事,见慕容卿呼呼喊痛,不由得跨前一步,紧张的问,“卿儿,我并非故意,你还好吗?”

    慕容卿趴在夏侯奕的怀中,轻哼着,小样,装什么装,刚刚把她甩出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她会不会受伤?

    这样的男人,她真是多看一眼都嫌恶心。

    索性,她就不去看,小脸越发的往夏侯奕的怀中拱了拱。

    夏侯奕仿佛感受到了她不耐烦的情绪,脸上的冷意更重。他直接抱着慕容卿起身,将她揽入自己怀中,使人看不见她的脸。

    随即,他转身看着夏侯杰,用那种极端冰冷的嗓音道:“三哥,我曾经与你说过,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

    夏侯杰凝眉,毫不畏惧的瞪过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卿儿如今还未成亲,你我都有机会。九弟,你莫不是太霸道了些,怎么,你府中的那些女人还无法满足了你?”

    夏侯奕的气息有一瞬间的冷滞下来,整个人犹如被浇灌在了冰块中,没有一丝的温度。

    就算是被他抱在怀中的慕容卿也开始觉着有些气息不稳,觉察到了那丝不同。

    她忙用小手往他的胸口处摸了摸,轻轻的拍打,借此来缓和他的情绪。

    夏侯奕的身子渐渐变得没有那么冷凝,他只是缩了缩手臂,将慕容卿抱得更紧,而后用一种极为古怪的语气道:“你们抢走了太多的东西,卿卿是我的,这一次,我绝不允许你们夺走她。”

    最后再冷眼扫了夏侯杰一下,夏侯奕不再犹豫,直接抱着慕容卿离开。

    夏侯杰被夏侯奕临走之时的那句话所震住,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想要的女人被抱走而没有一点反应。

    好一会儿后,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夏侯杰状态不对,不禁有些忧虑,上前问道:“三殿下,你没事吧?”

    “允阳?”夏侯杰猛然回神,回头看了一眼来人便又再度转头看向大门,仿佛能从那空无一人的院子中看出些什么来。

    “殿下,别被九皇子给扰乱了心神。他不是你的对手,不管在什么事情上,哪怕就是在对付女人上也不成。”允阳用一种略带魅惑的嗓音说着,而随着他话的说出,夏侯杰整个人又恢复了精神,恢复了斗志。

    “允阳,你说的没错,我绝对不会输给那个废物。”夏侯杰冷哼着大踏步往外走。

    他口中的废物是谁,自然指的就是夏侯奕。

    允阳微微一笑,也随之跟了出去,心中已然开始在想着计策去收拾夏侯奕了。

    而此时,夏侯奕与慕容卿却坐在了回程的马车中。

    夏侯奕仿佛害怕慕容卿逃走似的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中,勒的紧紧的,一度慕容卿觉着呼吸都开始不顺。

    不过慕容卿却还是没有挣脱,她清晰的感受到夏侯奕的不安与不舍,也知道刚刚的事情是真的将这个男人给吓住了。

    她安安静静的窝在夏侯奕的怀中,鼻端萦绕着的是那熟悉的强势气息,整个人就这样安心下来,仿佛再大的事情都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殊不知,男人垂头看着少女的头顶,眼神却是分外的复杂。

    前几天闹别扭,男人是存了心思晾晾这个肥胆包天的小女人,想要看到她先低头,想要维护自己的大男人尊严。

    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几个晚上无法见到她,无法听到她那软绵甜腻的笑声,无法看到她那张时而清纯,时而妖娆的小脸,自己心里是多么的难受。

    不只是有多少只爪子在心上使劲的挠着,刺激的他去找她。

    他几乎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才能够忍住不在第一时间去找她,可是,在接到夏侯杰也来了定国寺之后,他再也坐不住了。

    夏侯杰对慕容卿的心思,他岂会不知。明里暗里,那个男人不知做了多少事情,只为能够将慕容卿给纳入到自己的怀中。

    夏侯奕眼中不禁漫涌而出浓郁的狠戾之色,敢肖想他的女人,真是找死,看来,有些事情势必要早些施行才好。

    想着,他便抱起怀中小女人,用手勾起她的下巴,使得她抬头看着自己。“哪里疼?”

    天知道他赶到之时见到她被甩出去心中有多痛,她居然在自己眼前出事,夏侯奕无法容忍这一点。

    他总觉着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小妖精不会有事。没想到,他防备那么严密,还是能容让夏侯杰钻了漏洞。

    是他做的还不够好。

    夏侯奕突然就抱紧慕容卿,下巴磕在她的肩窝处,不安道:“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次足够,再不会发生。

    “殿下,你别担心,我没事。”其实她摔的并不严重,只是屁股有些痛,好在没有摔到骨头。

    “告诉我,哪里痛?”夏侯奕一边问一边试探着去摸她的身子,想要替她检查一下。

    慕容卿开始不安的扭着小腰,脸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能说吗?她总不能告诉他伤了屁股,如今屁股跟针扎似的痛吧。

    打死也不说,糗死了。

    “嗯?”小妖精久久不回答,夏侯奕不高兴了,“在我面前有什么不可说的?快说,哪里痛?不要伤到骨头也不说。”

    那一下在他看来,摔得很是严重,他最担心伤到骨头。

    尤其是腰椎骨,万一伤着了,影响甚重。“小混蛋,快说。”他隐隐提高音量。

    “屁……屁股痛。”慕容卿不好意思的垂头,喃喃的吐出那几个字。

    夏侯奕一怔,回过神来,双眼之中就开始腾起了一抹抹清晰的烟火气息。一个翻转,小妖精已经趴在了他的膝头。

    高高的扬起大掌再慢慢的落在那两半柔软之处,他略略输出内力替她缓解那股刺痛。

    慕容卿只觉着有一股股热流自屁股上缓缓流入体内,隐隐的,心头好似有一股陌生而又古怪的情绪冒出来,毛毛的,痒痒的。

    她不安的扭着身子,半点不老实。

    夏侯奕脸色大变,大掌轻轻拍打一下,“老实点儿。”

    “哪里不老实了?”被摸了屁股还能趴着,这还不老实?慕容卿愤愤然的指控,右手食指不停的往他的大腿上戳。

    夏侯奕的一张脸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小妖精,被宠坏了,简直能要了他的命。

    有多少男人能忍受她这样戳,火死了。

    好一会儿后,夏侯奕抱起她,看向她的脸。

    她的小脸因为之前跌地而沾染上了不少尘土,男人看的凝眉,抬手便轻柔的将尘土拂去。

    看着她恢复了原本容貌,男人这才舒展开眉头,露出满足的神色。

    他再度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使得她看向自己的眼睛,脱口而出的便是霸道的吩咐。“你要嫁给我。”

    “什么?”慕容卿大惊,怎么也没想到男人居然会在突然之间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猛话。

    一度,她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不由得眨眼,再度问了句。

    男人不满,但还是按耐住了性子又道:“你要嫁给我。”

    慕容卿又眨了眨眼睛,仔细看去,男人并不像是在玩笑,他神色太过认真,坚定。只是她却不太明白,他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说这种事。

    这就是所谓的求婚?慕容卿有些不太满意,依着她的想法,前世自己无法得到的,今生怎么也要重新来过才好。

    一个男人喜欢她,想要求娶她,那自然要做些什么能让她满意,开心的答应才是。

    眼前的男人,就只会霸道的一句话,吩咐她嫁给他,凭什么?

    慕容卿不高兴,这不是矫情,只是成亲是女人一辈子的事情,怎么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就将自己卖给了别人。

    她很想要有一个能够值得回忆一辈子的记忆,独属于她与自己心爱的人。

    慕容卿的眼睛瞅着夏侯奕,半天不眨动一下,仿佛是在探究什么。

    她是在想,眼前这男人真的能够给她自己想要的吗?好像有点难,他连爱人都是霸道到不行,喜欢强势的夺取,虽然也会付出,但也仅仅只是才刚开始学。

    这样一个男人,想要他懂得浪漫,想要他为了自己去做那些儿女情长的事情,真的能吗?

    她在这边胡思乱想,夏侯奕那边也被她瞪得是不安的很。

    他是急了,慌了,不安了。自家小妖精的周围有着太多的野狼,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对自己的小妖精出手。

    小妖精是他的,独属于他一人,谁都不能肖想。

    他想要将小妖精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中,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她嫁给自己。

    换做是其他女人,一顶轿子派过去直接就能将人给抬进府。但她不同,不仅仅是她身份不同,也因为他不舍。

    这个女人是自己心中所恋,她值得拥有最好的,所有的一切都会是最好的。

    正因为如此,他不能强势的就将她抬入府中。他希望能够得到她的亲口应允,这也便有了之前求婚的一幕。

    其实,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很难得,他本以为慕容卿会甜笑着答应自己,并扑到自己怀中。谁知,小女人却仅仅只是这样安安静静的望着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不安极了,心中忍不住的就去想,难道这女人不想答应?

    “不!”夏侯奕下意识的喊出,手臂缩紧,不管不顾的就将怀中的小妖精圈入怀中,用力抱紧。“小妖精,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你都要嫁给我。”

    趴在他的怀中,慕容卿听的唇角轻扬,脸上泛着灿烂的笑容。这个男人,真是,难道就不能说一句好听的话?

    慕容卿不说话,但却在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回头得找个机会点醒一下这男人。她真的很期待,想要看看这男人能够为她做到什么地步。

    她不说话,夏侯奕也不勉强。男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就算慕容卿不答应,她这辈子就也只能是他的女人。

    夏侯奕不放心慕容卿的身子,毕竟之前那一下摔得并不轻。将她送回府之后,他亲自看着红叶替她看诊,确定没事又腻歪了会儿才离开。

    而在他离开之后,慕容卿便吩咐绿心送来笔墨纸砚。

    今天夏侯杰竟然将她甩了出去,如果不是她机警,落地的时候用双臂抱住头,说不定会破相。

    那个男人,她本打算待得时机成熟再出手,如今,她却是等不及了。

    她抓着毛笔,又开始痛苦的抓头。写字对于她而言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别看就这几个字,但却能将她折磨的恨不能多长几只手出来。

    费劲了心思,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她这才写出了一张将将能看的书信来。

    说是书信,其实也不过就是几个字罢了。

    慕容卿抓着信,仔细端看几眼,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唤来了红叶。“吩咐乔木,尽快将信送到九皇子府。”

    “是,小姐。”红叶疑惑不解的答应,接过信便走了出去。边走,心中边在暗想,真是搞不懂小姐,到底跟九皇子两人耍什么花枪呢。想说什么,见面的时候直接说难道不成,还需要写信。

    每次见到慕容卿写信,红叶与绿心两人都替她头痛,瞧她那抓耳挠腮的模样,恨不能替了她。

    奇怪的是,慕容卿却非要亲力亲为。更奇怪的则是,竟然每天坚持练字,可慕容卿的字却是没有丝毫的进展,依然是狗爬似的难看。

    红叶无奈摇头,心想,看来小姐的字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

    ------题外话------

    吼吼,咱们的九殿下求婚了,只是卿儿好像不太满意,肿么办?吼吼,谢谢各位妞儿支持正版呀,哈哈,你们的支持就是竹子的动力,我要奋起,奋起,再奋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