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59 喜欢柴房

059 喜欢柴房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的速度很慢,仿佛有点不太情愿,就那样慢慢悠悠,不紧不慢的往夏侯奕贴着。

    “小混蛋!”夏侯奕拍拍她的头,不满她的慢动作,突然就扣住她的后脑勺,主动的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火热的双唇紧贴着,男人力道很大,仿佛要将她给吞吃了。

    “呜呜……又欺负我。”慕容卿不满的轻声呢喃。

    男人却是不管,只是努力的去加深这个吻。只有在这个时候,夏侯奕才发现慕容卿对于自己有多么重要。

    哪怕仅仅只是小小的红唇就能够吸引了他的全副心神,他不敢想象,当他们真正拥有彼此的时候,那将会是怎样激情的时刻。

    此刻,夏侯奕就如同那大尾巴狼,彻底露出了贪吃的本来面目。

    他将慕容卿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怀中,一手托着她的头,大吃特吃,仿佛就要在这儿将她完全分拆入腹。

    慕容卿轻轻的扭动身子,不安的推拒着,“殿下,放……呜呜,放开我。”

    “不放。”夏侯奕难得才拥有这样的好机会,怎愿就此放开。

    更何况,不曾品味过这样的美好滋味也便罢了,如今拥有了这样的美好,他岂能舍得放弃。

    男人的动作越见狂野,隐隐中,他甚至仿佛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有……有人。”这在外间,说不准就会有人进来。

    讨厌的男人,忒大胆了点儿。

    “没人敢进来。”夏侯奕呢喃着继续自己的动作。

    “呜呜……就知道欺负我,快,快没命了。”再不放开她一定会被憋死。

    “小混蛋。”夏侯奕无奈的放开她,瞧着小妖精媚眼如丝的靠在自己怀中,只觉着身子越加的火热,一股喷涌的激情无法控制的四散开来。

    该死,真想就这样把她给操办了。

    大掌微微抬起,夏侯奕用大拇指轻轻的在她的唇上摩挲着,感受着那炙热的温度,他心中的火热不但没有降下去反而有了加重的迹象。

    “小妖精,怎么办,我控制不住了。”男人将慕容卿圈入自己怀中,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炙热。

    感受到某一点的强硬,慕容卿整个人紧绷住了身子,两眼开始瞪直。

    混蛋,光天化日之下,怎可以白日宣淫?

    “你……你讨厌。”慕容卿推开他,红着脸整理自己的衣服。“坏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夏侯奕就扬着眉头朝着她贴近,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入自己怀中,“怎么,适合的场地就可以?”

    “你这是断章取义。”慕容卿哼唧着用手去戳他的胸口,“胡说八道,我可没那样说。”

    “你说了。”夏侯奕一口咬定,“我听的很清楚,适合的场地就可以继续做刚刚的事情。说,你喜欢什么地方?”

    慕容卿爆红了脸,突而就发现,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无赖。“坏人。”

    “卧室,大厅,厨房,还是柴房?”说到最后,男人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他就这样贴着慕容卿的耳朵,轻轻的吹着气,丝丝声音,满含魅惑意味。

    “柴房,喜欢吗?听说那些做老爷的,很是喜欢与丫头在柴房幽会。”男人见小妖精不回话,犹自说着。

    慕容卿瞪圆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夏侯奕吗,他,他怎么这样无赖?

    夏侯奕却是一脸的正经,有什么不可以,跟自己的女人,说自己心里的话,为何不行?

    一个词就这样突兀的冒上了心头。

    闷骚。

    原来,九殿下居然会有这样闷骚的时候。

    ”怎么,不喜欢柴房?”夏侯奕又道。

    “你才喜欢柴房,你们全家都喜欢柴房。”慕容卿火大的拍着他的胸口,混蛋,柴房那种地方,能配得上她的格调?

    “那我们换个地方,想想,什么地方才好呢?”夏侯奕一本正经的深思着,仿佛正在思量多大的事儿。

    瞧他那个样子,慕容卿才明白,在捉弄人上,她居然也不见得是夏侯奕的对手。

    “混蛋,不理你了。”慕容卿推了他一把,转身想走。

    “小混蛋。”夏侯奕追上她,将她揽入怀中。

    他就这样抱着她,拍打她的脊背。好一会儿后,看着怀中小妖精的心情真正平稳下来后,这才放开她。“走吧,进去看看老夫人。”

    “嗯。”慕容卿答应着。不知道为何,在夏侯奕身边,心情总是能够很快就平缓下来。

    她越来越发现,自己好似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他太厉害,完全的摸清了她的一切需要。有些时候,她根本就不用说话,只是一个眼神递过去,他就能明白她的心意。

    慕容卿很想要牵着他的手,此时此刻,她心中突然就涌起了一个很迫切的念头,那就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这样,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牵着他的手,而不用担心会被人说些什么。

    慕容卿看着他,半响后还是老老实实的缩手,而后快步走回内室。

    老夫人还未醒,想来之前戈黔施针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她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老夫人睡的这么香甜了。

    守了会儿,见老夫人没有要醒的节奏,慕容卿便吩咐刘妈妈好生照顾老夫人,这才与夏侯奕一道去了大夫人的院子。

    慕容青本是有自己的院子,只是因为重病,大夫人不放心,便将他搬到自己的院子,住在右侧的厢房中。

    慕容卿他们到的时候,戈黔已经在替慕容青把脉了。大夫人与慕容雪两人紧张的守在床边,二夫人倒是站的颇远。

    这个时候,显然也是有些要忌讳的。否则出了事,倒也说不清楚,二夫人这点做的就太明智。

    慕容卿也未靠近,进入室内之后便站到二夫人身边。

    “来了?”二夫人冲着她笑了笑。

    慕容卿下意识的依靠过去,握住她的手,“二婶,情况怎么样了?”

    “还不清楚,神医先生貌似已经把脉很久。”二夫人不认识戈黔,之前替老夫人把脉的时候也没有在场。是以她倒是觉着奇怪,怎么把脉需要这么长时间。

    之前,她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人把脉需要这么长时间过。

    有一度,二夫人甚至怀疑戈黔是不是故意的。如果他不是夏侯奕请来的,估计她都会怀疑他是不是个骗子。

    慕容卿倒是难得的没有取笑戈黔,“他把脉很谨慎,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被称之为神医。”

    二夫人颇有些意外的看了慕容卿一眼,之前看戈黔为难她,本以为他们关系并不好。如今看来,慕容卿显然并未因为那件事而故意贬低戈黔。“卿儿,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二夫人欣慰的拍了拍慕容卿的手背。

    慕容卿笑起来,她可没那么傻,贬低戈黔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他也确实有本事。

    更何况,贬低戈黔对她而言也没有什么好处,不过是争一争口舌之利罢了。

    二夫人倒也没再继续说什么,大家一起注视着戈黔,期待着他快些清醒过来。

    慕容卿的视线却是直直的落在慕容青脸上,不过才短短的几天时间,他却仿佛是病了许久一样,瘦的只能见到骨头。

    尤其是他的脸色,灰败,仿佛充满了死气。他的眼神也是如此,暗沉的像是迟暮的老人,没有一丝的光彩。

    不知是否感受到慕容卿的注视,慕容青突然转头看过去。当见到是慕容卿,他的眼中突然就漫涌而出一股恨意。

    他恨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慕容青永远也忘不掉那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害的自己出丑的情形,那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就算是将来时过境迁,他的心也放不开。

    “我不会放过你的。”他用口型冲着慕容卿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而后,慕容青霍然转头,再也不去看慕容卿。别以为带了个什么神医过来替他看诊就会承她的情。

    他恨她,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任何改变。更加不会因为她替自己做了些什么就改变。

    慕容青的一切表现全都被慕容卿看在眼中,她却是完全不在意。自从上一次安排了慕容青当众出丑以后,她就知道,他早安会来对付自己。

    不过她却不在意,她谅慕容青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来。

    在场还有一人也发现到了慕容青的眼神,那就是夏侯奕。他冷哼一声,心中气恼异常。该对他的小妖精不利,真以为他是死的?

    当然,眼下可不是动手的时候,慕容青躺在床上,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事儿,说不定,到时候根本就无需他出手。

    又过了好一会儿,戈黔才抓着旁边伺候丫头递来的布巾擦着额头站起身。

    大夫人忙迎上去,迫不及待的问道:“神医先生,青哥儿的情况如何?”太过于急切的她完全忘记了慕容青也能够听得见。

    戈黔倒是感受到了慕容青的注视,他冲着大夫人摇摇头,“先出去再说。”

    倒不是说他好心,会去理会慕容青的想法。这只是医者的一个习惯,不喜欢将病情说给病人听。当然,一般没什么严重的倒也无需太在意。

    可显然,慕容青这并非是普通的情况。

    戈黔这样一说,大夫人瞬间觉着天都塌了下来。尤其是刚刚戈黔还摇了摇头,更是让她认为慕容青要没命了。

    还是慕容雪与一个丫头快速扶住了她,而后好说歹说的劝着,总算是暂时稳住了她。

    一众人到了外间,夏侯奕与戈黔坐了主位,其他人则随意在两边坐下。

    大夫人急切的盯着戈黔,很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谁知,戈黔就那样淡淡的喝着茶,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大夫人的一颗心落到谷底,深以为慕容青只怕是没命了。

    “神医先生,还请你与我们说说,青哥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戈黔这才放下手中的杯子,沉了沉脸色,“肝病,很严重,想要医好并不容易。”

    嘭!大夫人手从旁边的茶几上一扫而过,上面放置的茶杯等物便就这样被她给扫落,坠于地面,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旁边伺候的丫头忙过来收拾,大夫人却是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她们,就那样傻呆呆的依靠着椅背,没有一点神智。

    慕容雪急的不行,接连推了几下也不见她有反应,不禁急了。她转头就去求戈黔,“神医先生,劳烦你替我娘看看,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戈黔犹豫了下,他可是知道夏侯奕不太喜欢大夫人她们。他看了看夏侯奕,见他冲着自己点头,这才答应着起身走过去。

    替大夫人把了脉,戈黔道:“没事,忧思过重,多休息便可。”说着,他从随身带着的药箱中拿出一个瓷瓶来递给慕容雪,“这是我配置的补药,你每日给慕容青吃一颗,应该可以确保他三个月的性命。在这段时间,你们再去找其他的神医,或许还有机会。”

    慕容雪感激的接过瓷瓶,连声道谢。

    二夫人在一旁瞧着也觉着有些心酸,她虽然不喜欢大夫人,但慕容青毕竟年纪还小,自己也是做母亲的,倒也能够理解大夫人此时的心情。

    事情做完,戈黔自然便不想再停留。当即,两人便提出告辞。

    大夫人还没清醒,二夫人便送着他们离开,随行的还有慕容卿。

    二夫人并未将他们送的太远,因着她仿佛觉着这三个孩子还有话要说。

    她猜的倒是没错,慕容卿他们是真的有事情要说。

    二夫人离开之后,戈黔便一脸冷凝的对慕容卿他们两人道:“奕,大小姐,慕容青并非是病,而是中毒。”

    “又是中毒?”其实,在经过老夫人的事情之后,慕容卿心中便已经隐隐有所察觉。如今,戈黔的话算是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

    夏侯奕暗中借着宽袖的遮掩拉住慕容卿的手,略略用力捏了两下。“无需忧虑。”

    他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倒不是真的想借助将军的力量。只是因为慕容卿很在意老夫人,如此而已。

    他夏侯奕想要什么东西还没到那种需要靠女人的地步。

    慕容卿抬头冲着男人笑了下,以示安慰。“我没事,只是有些担心祖母的身体。戈黔,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看法,还希望你能够看在殿下的面子上对祖母多用点心。”

    戈黔有些意外的望着慕容卿,少女此刻脸上挂着认真的神态,眼神中居然有一种他很熟悉的,在夏侯奕眼中经常能够见到的冷凝。

    他有一种极端清楚的感觉,如果自己真的在这件事上犯糊涂,她一定会出手收拾自己,甚至比夏侯奕出手还要狠。

    明明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但那股冷厉的气息却是丝毫也不比夏侯奕弱到哪儿去。

    下意识的,戈黔便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略显不满的抬起自己的下巴,冷哼着道:“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医者就是要救死扶伤,这是我的职责,无需你提醒,我也会用心救治老夫人。倒是大小姐你要多想想,会是什么人暗中下毒。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没能让那人满意,只怕老夫人能活一次也不会活第二次。”

    “够了!”慕容卿难得的发了火。人都有逆鳞,她的逆鳞便是自己关心的人,老夫人,二夫人等。

    虽然戈黔说的并非是什么坏话,可听在慕容卿的耳中却就是那么的不顺耳。

    在这个家中,本就已经没有多少人是对她好的人,如果老夫人再出事,她真不见得能够承受的住这种打击。

    “查出下毒人是我的责任,解毒是你的责任,希望你不要只是名声好听却没有多少本事。”

    戈黔气的抓狂,两只手胡乱挥舞,差点儿没招呼到慕容卿的脸上去。

    夏侯奕凝眉,站过去,挡在慕容卿身前,冷冷道:“够了。”

    “重色轻友的家伙,就知道向着那个女人。”戈黔被气的不轻,当即就狠狠瞪了夏侯奕一眼,气呼呼的跑了。

    他才不会说出来,其实是真的有些心里不是滋味。他们多少年的兄弟情了,怎么才认识了这么个女人就变了,那女人居然比他还要重要了。

    可恨,可恼。

    戈黔气哼哼的跑了,夏侯奕却是转身望着面前的小妖精。因为心情的关系,她的脸上少了往日的那种灿烂的笑容。甚至,整个人的情绪也都低落下来,显得格外的没精神。

    夏侯奕心疼的张开大掌置于她的后背,轻轻的拍打,声音跟着软化下来,“有我在。”

    慕容卿轻轻点头,“我知道,放心,我不会有事。”她还要守护老夫人,自然不会让自己轻易陷入这种低落的情绪中。只是因为在夏侯奕面前,她不想,也用不着故作坚强。

    这男人将会是她一辈子的依靠,自己的任何面目都应该被他所瞧见,她就是要做最真实的自己。

    心中不痛快,小妖精自然没心情去跟夏侯奕逗乐。她伸出手勾住男人腰间坠着的玉佩,用食指绕著,不停的转圈。

    “殿下,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慕容卿微微抬头,眼睛轻轻眨动,似乎是一扇小窗户,

    此时,小窗户开了一条缝,仿佛美人探出头,惊鸿一瞥,分外勾人。

    “嗯。”夏侯奕不自禁的就往小妖精靠了靠,长臂将她搂入怀中,用力,使得她贴近自己。“说。”

    男人说的极为干脆,丝毫没有迟疑。

    其实,只要她开口,什么事情他都会替她处理妥当。

    “殿下,你过来一点。”慕容卿冲着他招手,男人听话的垂头,她便伏在男人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

    说了好久,男人的脸色倒是不见丝毫变化,可慕容卿却是忍不住的笑起来。“我就不相信这样还找不出幕后黑手来。”

    小妖精终于展颜笑了,夏侯奕心情这才算稍微好了点。“别多想,很快能查清楚。”

    “嗯。”慕容卿重重点头,她肯定要早点把幕后黑手揪出来,否则,老夫人指不定还要受什么罪呢。

    “小姐,老夫人醒了,让奴婢过来请你回去,说是有事要与你说。”红叶远远的走来,垂头禀告。

    慕容卿意外了下,老夫人应该知道她干什么来了,但还是将她叫回去,那应该是真的有事。

    “去吧。”夏侯奕体贴的放开她,拍拍她的额头。

    慕容卿笑着答应,转过身想走,突然就又跑了回来,猛的抱住男人。轻笑两声,这才推开男人,带着丫头快速跑开。

    “很快,再也不准你逃开。”男人的手伸出去,像是要拉回什么,奈何空空如也,什么也捉不住。

    望着慕容卿自自己的视线中越走越远,最终消失不见,他很是不爽。他厌恶死了这种看着她离开自己的感觉。

    “竺亭,进宫。”这种感觉一上心头,夏侯奕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只想快些解决了这个问题。

    当即,他便领着竺亭进了宫,至于到底在宫中做了些什么事情,无人可知。

    却说慕容卿来到老夫人的房间后,发现金妈妈正守在门口。

    见她来了,金妈妈忙迎了上去,“大小姐,你快去看看老夫人,她的情绪不是太好。”

    慕容卿下意识凝眉,不太明白金妈妈的意思。他们离开的时候老夫人还在睡,怎么突然就心情不好了。

    “有什么人来过吗?”

    金妈妈拉着袖子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轻轻点头,“有,之前二夫人,大少爷,还有三小姐等人都来看过老夫人。”

    “三小姐也来了?”慕容卿心中不快。之前大夫人晕倒,如今还不知醒了没有,她不去守着大夫人跑这里来做什么。

    下意识的,慕容卿便以为这是慕容雪在搞鬼。

    金妈妈自然不好说主子的不是,但显然,她脸上的情绪还是泄露了内心的真正想法。看来,她应该是与慕容卿的想法一样,都是慕容雪在搞鬼。

    当即慕容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暗自下了决定,慕容雪一定要尽快解决,省的她在府中生事。

    吩咐金妈妈在门外守着,慕容卿一人进了内室。

    老夫人果然醒了,正依靠着床头傻傻的发着呆。慕容卿进来她居然也没发现,犹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慕容卿静静的注视着她,恍惚发现,老夫人最近真是憔悴不少,老了不少。头发全白了,脸上也多了不少皱纹。

    最让她担心的则是老夫人的气势,她可将军府的老夫人,一生从未软弱过。可此时看着她就那样傻傻的坐着,好似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那一刻,慕容卿才发现,这个一直都在护着自己,不容自己受到一丝伤害的老夫人已经老了。

    不管她身份如何,说到底,她不过就是个老人。

    “祖母。”慕容卿微红了眼,跑上前去拉住老夫人的手。

    老夫人仿佛这才察觉到她的存在,轻咦了一声便笑起来,“我的卿儿来了?”

    “祖母!”慕容卿只是低低的叫着却不说话。她在心中喊着,“祖母,以前是你守护着我,如今就让卿儿来守护你吧。”

    就是这一眼,慕容卿心生太多感慨,同时也让她加快了各种计划的进程。

    “傻孩子,红什么眼,祖母这不是没事嘛。”老夫人心疼的拉住慕容卿的手,随后,让她坐在床上。

    “卿儿,如今你也大了,也是时候嫁人了。”不知为何,老夫人极端突兀的提起了慕容卿的婚事。

    换做是别的女人,提起自己的婚事应该很是羞涩才对,但慕容卿却是不同,她只是觉着诧异。

    因为,老夫人在这个时候提起这种事,时机不太对。

    眼下将军府正是多事之秋,她怎能放心的嫁人离开。除非能够将所有的不稳定因素给处理掉,否则她不可能舍得嫁人,离开将军府。

    老夫人却是没去管慕容卿此时的心情,她自顾自的道:“祖母本想着给你找一个简简单单的人家,这样,以将军府的威势,他们必不敢伤害你。这样,你也能过的舒心自在点。”

    “祖母,你这是怎么了?”慕容卿越来越不安,因为她突然觉着老夫人说这些话竟然是像在说遗言。

    “祖母,你别担心,戈黔说了你的毒没事,可以替你解毒。祖母,你如今只要安心静养便好。”

    老夫人苦涩一笑,挥挥手,“卿儿,你先听我说。”

    “祖母,你……你别多想。”慕容卿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词穷起来。老夫人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此时,她愣是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老夫人却是笑起来,“卿儿,我知道你如今与九皇子走的比较近,我也知道九皇子应该是真心喜欢你。只不过,你可有想过,他府中有太多的女人。”

    慕容卿的脸色就开始有些不好,暗中在心中骂着夏侯奕。混蛋,老色狼,非要弄那么多女人进府,好吧,现在成把柄了吧。

    大色狼,全家都是大色狼。

    好吧,怒起的小妖精哪里会去管这样说是不是罪犯九族,只想先把心中的怒气给发泄了才好。

    “卿儿,这件事,你可有想过?”老夫人满脸忧虑的问着。

    慕容卿不说话,倒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不知该怎么说。这件事,她之前也曾与夏侯奕说起过,那男人就只给了她一句话,“那些女人不足为惧。”

    之后,夏侯奕再也不与她讨论这件事,气的慕容卿心中火的很,真想跑去九皇子府一把火将那些女人给烧了,省事儿。

    “卿儿,祖母最疼的就是你,很想你能过舒心的日子。你告诉祖母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要你想,祖母一定会帮你。”

    说到底,老夫人心中还是不太想让慕容卿嫁进九皇子府。那或许不是一个火坑,但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不想让慕容卿整日的周旋于那些女人中间,想方设法的保全自己,还要去争宠。

    九皇子府的女人不会少,现在不少,将来更不会少。

    更何况,大位之争,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旦落马,家眷也都会受到牵连。

    老夫人怎么舍得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孩子去受苦,甚至没有一个好下场。

    “卿儿,你好好想想,九皇子或许如今对你很好,但他是否能够保证一辈子都这样对你好?”

    “祖母,九皇子的事情你别再担心,他答应过我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至于进府之后的事情,还请你相信卿儿一定能够处理妥当。”

    其实,慕容卿压根就没将那些女人放在眼中。就凭夏侯奕那护短的样,谁敢惹了她,保准没有好果子吃。

    “卿儿,有件事你可能不清楚。本来我之前并未打算告诉你,只是眼下,不得不说了。”老夫人说着话便觉着累,喘了几口粗气。

    见状,慕容卿忙起身去倒了一杯茶,递给老夫人,看着她喝了半杯,这才接过,放到一旁。

    “祖母,你别再操心了。”

    “傻孩子,祖母想操心也操心不了多少时候了。”老夫人心中跟明镜儿似的。或许这次中毒能够被解,但以后呢?谁能肯定就不会有下一次,如果下次是见血封喉的毒该怎么办?

    “好了,卿儿,这件事早晚你也会知道,如今不过是提前告知与你罢了。卿儿,你可知九皇子府的女人都是什么来头?”

    瞅着老夫人那神秘兮兮的模样,慕容卿也是被勾起了满满的好奇。“祖母,难道那些女人还大有来头不成?”

    之前确定与夏侯奕的关系之后,慕容卿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探查,当然,最主要的却还是九皇子府的那些女人。

    只不过,九皇子的事情太难打探,到目前为止,她也仅仅不过是打探出了一些表面信息。

    九皇子府的女人很多,光是要探查出所有人的基本信息都非常的难,更何况其他。

    到如今,还有许多人的情况没能够查清楚。

    “祖母,难道你知晓九皇子府那些女人的底细?”慕容卿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声。

    老夫人笑着抬手往她脑门上一点,“怎么,你也会着急?”

    “不堪一击。”慕容卿捂着额头小声嘀咕。她背后有个那么大的靠山,怕什么。

    “行了,我现在就与你说。”老夫人笑着拍拍慕容卿的手背,沉声道:“丫头,九皇子府的那些女人来历不凡在于她们都是当今圣上所赐予,或者是赐婚。其中不泛那些身世不输给你的人。卿儿,你觉着与她们相比,你到底有什么优势?”

    倒不是老夫人瞧不起自家的孙女儿,只是因为那些女人太过厉害。更何况,很多女人进府太多年,在府中的势力根深蒂固,慕容卿刚进去,只会是被欺负的份儿。

    “卿儿,你可曾想过,为何皇上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九皇子府送女人?”

    慕容卿这次是彻底的怔住了,这个问题她倒是从未想过。

    “虽然我到现在还未能够完全弄清楚,但依着我从一些情况的揣测倒是也能够猜出一二。如果我料想不错,圣上的心中是属意九皇子的。”

    慕容卿大惊,下意识的就捂住老夫人的嘴,“祖母,这种话可不能乱说。”

    大位之争如今不过是刚刚开始,怎么就能说最后花落谁家。就算是知道,那也不能说出来。

    老夫人却是笑着拨开她的手,“放心,只有你我二人,说说也没甚关系。我今天告诉你这件事,只是想要你知道。如果九皇子真的登上大位,他身边的女人又怎会少?”

    慕容卿无奈的挠头,这件事她还真的没想过。大位之争,她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想的那么远。

    不过,她心中倒是确定,如果夏侯奕真的有这个想法,她一定会帮他。

    至于将来他到底会有多少女人,那就要看她这个小妖精的手段了。

    “祖母,相信我好吗?”许久之后,慕容卿就只给出了这句话。

    老夫人感受到她的坚定,只能无奈的摇头,“你这孩子,怎么就一条道走到黑?好吧,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以后祖母也就不再说这件事。好了,这件事就说到这里吧。”

    其实,老夫人心中本就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自己的孩子自己岂能不了解,她认定的事情很难才能更改。

    “卿儿,其实,我将你叫过来,主要是说另外一件事。”

    “另外一件事?祖母,你说。”慕容卿讶异了一把,倒是不觉着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自己的婚事更重要。”

    老夫人犹豫片刻才道:“卿儿,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老夫人神色凝重,突然之间,慕容卿仿佛觉着室内的气息都随之凝滞。“卿儿,不管如何,我只希望你能保住将军府,保住你的父亲,给慕容家留下一点血脉。”

    慕容卿蹙起眉头,两只小手紧紧的拧在一起,老夫人这到底是在说什么。保住将军府,保住将军,这说的都是什么。

    “傻孩子,或许以前我不会与你说这些,我只希望你能过好自己的日子。眼下却是不同,我看的出来,九皇子非池中之物,如若我想要替将军府留一条后路,非他莫属。虽然目前还瞧不出什么来,但将军府一旦有事,能帮将军府的也只有他。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只要记在心中便好。至于你父亲,也别记恨他,其实,他心中也不好过。”

    慕容卿就垂了头,这是她的心结,岂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解开的。

    一瞧她的模样,老夫人又怎会不知她的想法。奈何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也确实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心中无奈,老夫人便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好了,我也累了,先睡会儿,你也跟着跑了不少时间,先回去歇着吧。”

    “知道了,祖母。”慕容卿乖乖听话的起身,扶着她躺下,替她盖好了被子,瞅着她睡着,这才起身离开。

    这天,慕容卿的心情一直不是太好,不仅仅是因为老夫人说的希望她能保住将军府的事情,还因为九皇子府的那些事儿。

    九皇子府的那些女人,一直都是她心头的一块病,不处理妥当,怎么都不能舒坦。

    这天晚上,她吃了饭之后便侧身歪在葡萄藤下的躺椅上,手里捏着一丫哈密瓜,有一口每一口的啃着。

    她啃西瓜的姿势忒难看了点儿,东一口,西一口的,丑的要死。

    红叶两丫头在旁伺候着,见自家主子的模样便知道她是心情不好。没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乱啃东西,她们两人还见过她将苹果给啃成了腰鼓的模样。

    不过,这还算正常的。她们两人还记得,有次慕容卿的心情不好,她居然跑去摘花。

    你一朵朵的摘也就是了,可人家大小姐愣是一片片花瓣的摘。最后愣是将满园子的花都给摘的只剩下了一根光秃秃的茎秆。其中不泛有老夫人跟大夫人喜欢的花,那次可是将她们给气的半死。

    摘完了花,她就去摘树叶子,够不到的时候就爬着梯子去摘。那几天,可怜了府中打扫卫生的,那几天可算是被累的半死。

    如今不过是啃哈密瓜,算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

    只是,一直这样低气压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两丫头你推着我,我推着你,都想让对方先去问一问。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好听的嗓音在两人背后响起。“你们退下。”

    两丫头急忙回头,瞧见那熟悉的俊颜,不禁心中一喜,同时点头,往一边跑了去。

    夏侯奕微微一怔,往常这两丫头见到自己也没这么高兴,甚至还有些抗拒的意思,怎么今天如此高兴。

    不及细想,他便转头去看那歪在躺椅上的少女。

    在旁边灯笼那晕黄灯光的照映下下,少女的脸上多了一圈晕黄的光圈。

    暗影之下,少女那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只是速度很慢,像是有着满腹的心思。

    被她捏着的哈密瓜早已被啃得不像个样子,尤其是被手捏着的那一部分,上面全是她的指甲印,仔细看去,仿佛像是一个字。

    因为距离有些远,看的不是太清楚,夏侯奕便往那边走了去,到得近前,垂头一看,发现居然是个九字。

    夏侯奕的眼角直抽抽,压根就想不到自己何时得罪了这丫头,害的她如此怨念。

    瞧瞧那个字,如果不是恨极了,岂会掐的那么狠。哈密瓜前面那部分,差点儿没被她给掐断了。

    “就这样恨我?”夏侯奕突然就蹲下身子,劈手就夺过了那看起来恶心的要命的哈密瓜,“九?”

    “你走路怎么没点声音?又不是鬼。”慕容卿没好气的嘀咕,后面那句话几乎就是在嗓子眼里哼唧的,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

    好吧,她是很想说出来,只是没那个胆子。

    “怎么,谁招惹了你?”夏侯奕有些好笑的望着她那气鼓鼓的脸。瞧这气的,两边的脸肿的就跟包子似的。

    说着,他居然好心情的伸出食指捅了捅她的包子,仿佛她的脸只要伸出手这样一戳就能戳破似的。

    慕容卿斜睨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伙今天怎么心情这样好。虽然没在笑,不过眼角却是高挑着,摆明心情不错。

    不过,她今天心情可不好,自然没工夫去搭理他。

    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慕容卿直接一个扭身,用后脑勺对着男人。

    男人的好心情突然就这样停滞下来,今天有个好消息,本打算要与她共同分享,谁知她居然敢给他使小性子。

    男人火大,直接将少女抱入怀中,翻了个,使得她趴在自己的腿上,扬起大掌冲着那一处柔软之地就挥了下去。

    啪!

    重重的一声脆响,使得院子里站着的人全都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

    血瞬间冲上了脑袋,慕容卿本就被老夫人的一席话说的有些委屈,再被这样一打,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便张口骂道:“可恶的男人,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男人那本来还想挥下去的大掌就这样僵滞在了半空,他如何也想不到小妖精居然敢开口骂他。

    谁知,这还没完。

    火气上头的慕容卿压根就不记得打自己屁股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她这样骂又会引来怎样的严重后果。

    “老男人,就知道欺负我,呜呜……凭什么,凭什么这样欺负人?呜呜,那么多女人还敢来招惹我,哼哼,以为我慕容卿就是软柿子,那么好拿捏的吗?我慕容卿最不喜欢就是跟人分享同一个老男人,呜呜……祖母,卿儿好难过,有老男人在欺负我,你快点来救我……呜呜,祖母,救命。”

    一连串的老男人喊出来,某个男人的脸已经彻底成了黑锅底。那悬在半空的大掌死命的颤抖,不知情的还以为这只大手的主人患了什么可怕的病。

    “老男人?”夏侯奕的声音略显颤抖,黑眸之中的厉色一闪而逝。原来,小妖精这是嫌弃他年纪大了?

    不过大了九岁,有那么老吗?夏侯奕很是不满,还是头一回有人这样说他。

    他下意识的缩回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眉头皱的仿佛能够夹死一只苍蝇。皮肤触手光滑的很,哪里会老。

    “小妖精,胆儿肥了是吧?”夏侯奕恨恨的将少女翻过身,冰冷刺骨的眸子就这样落在她的脸上,“我是老男人?”

    ------题外话------

    呦,妞儿们,没想到咱们的九殿下也有如此闷骚的一面吧?吼吼,惊喜不?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