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60 攫取美好

060 攫取美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犹自处于恼火之中,哪里能感受到夏侯奕此时气息的不稳定,她当即不要命一般的吼道:“不是老男人是什么?”

    哼,比她大了九岁呢,不是老男人是什么。这老男人忒讨厌,勾搭了那么多女人回府,以为自己是皇帝不成,后宫佳丽三千?

    慕容卿怨念着,心想自己怎么就没有弄个青梅竹马出来,说不定这个时候早已经嫁人,也就没了这么多烦心事。

    “老男人,老男人……讨厌的老男人。”慕容卿恼了,不管不顾的一句句的吼着老男人。

    夏侯奕彻底怒了,他一把将慕容卿抱起,身子一翻,就这样将她压在了身下。

    大掌牢牢的掌控住她的脖子,火热的大掌,略微用力,捧着她的头贴向自己。

    男人的眸子头一回闪现出了魅惑的光彩,他的右手沿着慕容卿的耳垂慢慢的往下滑,“为了证明我是不是老男人,有些事情,势必要该做了。”

    慕容卿犹不知惹怒了男人,听着他的话只是有些疑惑,眨眨眼,不解道:“年龄也可以缩小?”

    这男人傻了吧,难道这就是老男人的通病,脑子不太正常?

    “殿下,别怪我说不好听的,这辈子你就别想着缩小年龄了。老男人就是老男人,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殿下,怎么以前没发现你是这样傻兮兮的人,真是天真。”

    男人好容易缓下来的情绪再度不稳,扣着她脖子的大掌不住的颤抖,那一刻,真的很想掐断了这小妖精的脖子。

    该死,这是想要气死他吗?

    这小妖精,特么的能作,一句句话就跟小刀子似的往他的心口扎。

    从未觉着自己年纪大的夏侯奕,头一回觉着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心头憋着火,夏侯奕恨不能想法子收拾了这个能作的小猴子。

    “小混蛋,再敢说一句给我听听?”夏侯奕火大,小妖精胆子越来越肥了,谁借的她胆儿?

    “老男人,再怎么装嫩也是老男人。”慕容卿又开始火上浇油。她胆子颇大,丝毫没将夏侯奕话中那威胁的味道放在心上。

    此时,她满脑子全都是夏侯奕后院那些女人。环肥燕瘦,高矮不一,各种模样的都有。

    她们有的妖娆,有的清纯,一个个的拼尽全力就只想往夏侯奕的身上贴,恨不能将自己挤入到夏侯奕的体内才好。

    轰!夏侯奕只觉着一股热血直往脑部涌。

    小妖精,胆儿太肥了,这样,他还能忍?

    “小妖精,你会后悔的。”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夏侯奕再也不废话,直接抱起慕容卿,在众人那惊诧的注视下,大步往上房走。

    直到嘭嘭两声大门被甩上的声音传来,红叶等人才算回神。

    绿心挠着头,不解的转头望着红叶,问道:“红叶,小姐这又是闹的哪一出?还有,他们这样进去会不会有事?九殿下会不会打小姐?”

    红叶也是一脸的古怪之色,转头,她就去瞪一旁脸上同样挂着古怪神情的戈黔,抬脚踢过去,“戈黔,你说,九殿下会不会打我们小姐?我们小姐可是千金之躯,从未有人给过她一指头,九殿下要是敢打我们小姐,我们就跟他拼命。”

    戈黔忙退后两步,右腿轻轻的抖动,望着红叶,一阵的撇嘴。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奴才。瞧瞧这两个丫头,个顶个的小辣椒。胆子还真不小,居然敢打主子,笑话,就她们那小胳膊小腿儿的,能碰到主子吗?

    戈黔这边不吱声,绿心便转头去瞧自己身侧的阮宁,“他不说,你说,九殿下到底是想怎么对付我们小姐?”

    戈黔好歹还有点反应,这阮宁却是仿佛聋子一般,仿佛压根就没听见她的话,双手抱臂,目光直视前方,丁点反应都没有。

    绿心不乐了,装什么装,难不成夏侯奕还真能给自己弄个聋子侍卫不成?

    唰!

    绿心抽出了软鞭,猛的往地面抽去。

    嘭!

    地面好似都震了震。

    红叶有些不安的拉住绿心的手,往她身边靠了靠,“绿心姐,你确定要暴力逼问?”

    绿心一瞪眼,没好气的抬手就往她脑门上点了去,“不暴力能行吗?一个傻子一个聋子,我们小姐被欺负死了我们都不知道。”

    话一落,绿心再不废话,直接操着鞭子就冲阮宁甩了去,“是男人就打一场,谁赢了谁做主。”

    不远处的戈黔听到这话差点儿没笑喷了,谁打赢了谁说话,这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阮宁是谁,就凭她那花拳绣腿的还想打败他?

    好吧,这可能是他今年以来所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了。

    阮宁总算是有反应了,冷冷的扫了绿心一眼,直接一个腾跃上了房顶,。依然是抱臂站着,摆明了就是不想搭理绿心。

    绿心被气的浑身发抖,盯着阮宁,仿佛要经他身上看穿几个洞洞来。“可恶,可恨,避而不打,你还是男人吗,懦夫。”

    戈黔猛然一愣,而后就直接抱头逃窜。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拉了红叶一把,将她也给带了出去。

    被他夹在怀中,红叶只觉着血一阵阵往头上涌,该死的男人,居然敢占她的便宜。

    当即,一根银针就自她的指尖闪出,快速的刺向戈黔的麻穴。

    戈黔依然不停的往前奔驰,但却好像能够看到红叶动作一般的道:“臭丫头,我可是在救你的命,难道你就是要这样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

    “混蛋,占我便宜居然还敢说救我?”

    “你知道什么?”戈黔撇嘴,“阮宁那个家伙最讨厌人家说他不是男人,是懦夫。只要听见这句话,他绝对会暴走。然后,方圆百米之内就会化成灰烬。”

    “什么?”红叶瞪圆了眼,尖声叫着,“小姐,绿心姐,她们怎么办?该死,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临阵脱逃?万一小姐跟绿心姐出事了怎么办?”

    “放心吧,阮宁又不是失去了神智,有主子在,他不敢发疯。只不过,绿心那个小丫头可能就要吃点苦头了。”戈黔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就打了个冷颤。

    红叶瞬间煞白了脸,她与绿心跟慕容卿都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比寻常。此时听闻绿心可能会出事,哪里还能忍住。

    当即,她便将银针刺向戈黔的麻穴,不待一丝犹豫,速度快的仿佛一阵风。

    戈黔本就放松大意,以为自己将实情说出这丫头就不敢乱来。正是这大意之下,他中了招。

    戈黔只觉着身子一麻,而后身子便不能再动弹了。

    红叶忙从他怀中跳下来,顾不上整理自己的衣服,抬脚就往他的大腿上猛踢了一记。“混蛋男人,不要脸,懦夫。”

    说完,话也不留一句,转身就往慕容卿的院子跑。一边跑,一边在心中呐喊,“小姐,绿心姐,你们一定要没事。”

    “贼丫头,我饶不了你。”戈黔小声怒吼了一句,快速运劲想要逼出那根银针。

    该死的,居然着了这么个小丫头的道,回头让人知道,他戈黔还有脸见人吗?

    自此以后,两个侍卫与两个丫头算是结了仇,各自斗法不提。

    却说夏侯奕将慕容卿抱入房间之后,直接进入了内间,一个俯身,压着她躺在了大床上。

    刚躺下,一股淡淡的独特冷幽之气便从床上传了来。

    夏侯奕禁不住的深吸口气,眼中的怒意也随之散了散。这是慕容卿身上的独特香气,犹如毒药,食之不忘。

    不知多少个日子里,躺在床上,他就在脑中慢慢的回想这种香味,以往很难睡着,但不知为何,想着这种独特的香味,居然很快便能睡着。

    此时,周围的香气像是一个漩涡,他深深的陷入其中,不愿自拔。

    慕容卿抬手捅了捅男人的肩头,不解的很。不是说要来收拾她吗,怎么进来之后倒是没丁点儿反应了。

    倒不是她想被惩罚,只是男人此时的情况太过古怪。

    男人正在愣怔着,脸上倒是带着点儿浅浅的迷醉,犹如喝醉了酒一样。

    慕容卿就有些迷糊,心道男人是喝醉了才来的?

    小鼻子抽了抽,似是想要闻闻男人的身上是否有酒的气息。

    就是这不大的动静,其实很小,不过就是抽了抽,谁知就这样将男人给惊醒过来。

    垂头望着小妖精抽鼻子跟小狗似的到处闻的模样,夏侯奕的眸子再度暗了暗。

    小妖精就是小妖精,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胆量去管其他的事情,难道她不知触怒了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倒是夏侯奕高看了慕容卿,小妖精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她还在纠结他是否喝醉的事儿呢。

    夏侯奕垂了头,灼热的气息就这样喷洒在了慕容卿的脸上,“胆儿肥了?”

    “哼!”慕容卿回神,扭了脖子,转过脸去。

    “嗯?”夏侯奕不悦,直接用大掌扣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我很老?”

    不是很老,是非常老,慕容卿在心中暗自腹诽。

    “那今儿个我要证明自己并不老。”夏侯奕突然就扬了眉,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儿。

    他整个人覆在慕容卿的身上,大掌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游移。见到慕容卿震惊的瞪圆了眼吗,这才满意的勾起唇角。

    怎么,总算是回过神儿了?

    慕容卿被吓到了,好吧,之前整个脑子都混混沌沌的,完全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老夫人很担心自己,怕她将来嫁过去会受罪。

    再想到九皇子府那满院子的女人,哪里还能有清醒的意识。

    心中也知道夏侯奕不会对她如何,这才放心的使了小性子。

    只是,此刻瞧着夏侯奕那满眼是火光的神情,她突然就有些后悔,惨了,怎么就忘记这是一头不能招惹的老虎,惹恼了他,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大掌一刻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游走,慕容卿清楚的在夏侯奕的眼中看到了想要的信息。

    她忙扭了扭身子,想要避开男人的大掌。

    可男人的大掌却仿佛在她身上扎了根,任凭她怎么扭动都无法避开。

    更可恨的是,男人居然垂了头,精准的攫住了那妖艳的红唇。

    慕容卿瞪眼,可恶的老男人,趁火打劫,欺负人,不就是仗着力气比她大吗?

    “呜……放开。”慕容琴含糊的喊,希望能够让男人清醒一点。“混蛋,就知道欺负我,凭什么欺负我,哼哼,放开,老男人,不要脸的老男人,你给我放开。”

    她呢呢喃喃的吼着,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因为完全都被夏侯奕给吞吃入腹了。

    她不张口倒好,这一张口,这一张口却是让男人有了可趁之机,彻底与她水乳—交融。

    慕容卿含恨的蹬腿儿,老男人忒可恶,呜呜,趁火打劫的事儿怎么就做的那么地道?

    隐隐中,她有了一种自己再也逃不出他手掌心的感觉。

    今天不是应该她来逼问他吗,怎么到这会儿却变成她被欺负了?

    凭什么,忒坏的男人,就知道欺负她。

    “小混蛋,该!”夏侯奕果断的,呢喃的吐出这两个字,唇下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顿。

    小妖精就犹如最上等的美酒,仅仅只是闻一闻就会醉了。

    一直都很想要品尝的美好,如今真正实现了,夏侯奕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想要,要的更多。

    身下小妖精的比他所想象的还要美好,甜甜的,香香的,犹如夏季盛开的花儿那么的灿烂,勾人。

    止不住的,他就想一尝再尝。

    “唔唔……放开。”慕容卿含糊不清的呢喃,不住的用双手去撑着男人的胸口。

    混蛋老男人,喘不过气来了,想看着她被憋死吗?

    夏侯奕是真的没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此时的他,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美梦之中。他在后悔,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放心的去攫取那份美好。

    等到他察觉到怀中小妖精的气息不太对劲的时候,慕容卿的脸已经开始有些发紫了。

    “小妖精?”夏侯奕一怔,而后便是懊恼,怎么光顾着去享受美好,倒是忘记小妖精可能会喘不过气来。

    他忙侧身在床上坐起,扶起慕容卿,大掌按上她的脊背,缓缓的输入内力。

    感受到有一股股热流自脊背传入,慕容卿抓狂。她是喘不过气又不是受伤要死了,输送内力有毛用?

    她费力的推开男人的大掌,整个人往床里面滚了去。而后一手扶着墙,一手按着胸口,拼了老命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该死的老男人,想害死她不成。

    “混蛋,坏人。”慕容卿恼火指控,很不能冲上去冲着男人那张赔笑的脸上抓那么几下。

    好吧,虽然男人根本就没有笑,只是那种感觉像是在赔罪。

    夏侯奕也是有点尴尬,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把持不住居然会害的她差点儿被憋死。

    一度,夏侯奕有些后怕,如果他刚刚不是突然惊觉,那后果……他死命摇头,不敢去想。

    只是,在以后的日子,他倒是克制了许多,纵然是在动情的时候也极少会有这种把持不住的情况。

    当然,慕容卿却是有不同的看法。这老男人平素都一个样,区别只在于姿势,力度什么的根本就一样,克制个毛,哪里见他克制过。

    当然,某个男人是决然不会承认的。

    此且不提,却说慕容卿花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算平缓了气息。回头就去瞪老男人,仿若要从他身上挖下几块肉似的。

    混蛋老男人,居然想谋害她。

    夏侯奕自知理亏,倒也没再去招惹她,任由小妖精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来回的剜着。

    好一会儿后,瞧见小妖精好似情绪平缓下来。夏侯奕这才伸出长臂将少女拉过来,圈在自己的怀中。

    “恼了?”

    慕容卿一拳砸过去,能不恼吗,差点没命好不好。

    “放开我,你这是谋害,忒坏的心眼,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居然这样坏?差点被你给弄死,以后再也不准你碰我。”

    “不行。”夏侯奕恼火,小妖精怎么作都没事儿,就是不准她在这事儿上跟自己闹。

    他受不了光看着吃不得的滋味,还不准碰她,怎么能行。

    夏侯奕捉回她的手,轻柔的包裹住,“疼吗?”

    “哼哼,就知道欺负我。”慕容卿清楚的瞧见男人眼中的宠溺与包容,也知晓自己其实占了很大便宜,不过就是不愿这样放过男人。

    “再打一下?”夏侯奕提议,甚至想捉着她的手直接去砸自己的胸口。对他来说,小妖精打自己几下根本就像是在挠痒痒,再中的力道都不会被他放在眼中。

    只要她能消气,被打几下又如何。

    “小妖精,别气了,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事儿。”这是他的承诺,男人的承诺。

    天知道他刚刚有多么后悔,就算她不生气,他也会记着,再也不会有第二次。

    一拳砸过去,慕容卿却是猛然一缩手,唇角隐晦的抽动两下。傻了才去打第二下,老男人的胸口硬的像铁,砸上去吃苦的是自己。

    可恨的,疼死她了,万分的后悔,怎么就把这茬子事儿给忘记了,疼的她真想喊娘。

    “那我们就做点别的事情。”夏侯奕手臂略一用力便将小妖精压回床上,身子一翻又覆了上去。

    “混蛋,说了不准你碰我。”慕容卿恼火的开始扭着小腰,蛇一般的扭着,想要挣脱开男人的束缚。

    夏侯奕岂会容她逃脱,直接一个俯身,精准的攫住红唇,又开始了一番狂暴的肆虐。

    而就在他打算长驱直入,来一个水乳—交融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爆响,接着,整个地面都跟着震了震。

    “地……地震了?”慕容卿喘着粗气,有些不安的问。

    夏侯奕没回答,只是静静的发呆,片刻后,脸色大变,直接抱着慕容卿起身,往门外冲了去。

    两人才刚离开,内室的房顶就被人撞破,直直的落在床上。

    亏得夏侯奕动作快,否则绝对会被压在下面。

    到了门外,慕容卿扭着身子让夏侯奕放下自己。赤着脚,慕容卿瞪圆了眼缓缓的扫视了一圈自己的院子。

    半响后,她抬手揉了揉眼睛,“混蛋,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一度,慕容卿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当她第五十遍揉了眼睛之后便发现,根本不是眼花,她的院子就这样被人给毁了。

    到处都是狼藉一片,就连她最喜欢的葡萄藤也被人给拔了,葡萄全被人给踩碎,一地的汁水,抽了抽鼻子,扑鼻的清香。

    慕容卿只觉着一股股的热血直往头顶上喷涌,“啊!”她握紧了拳头,嘶声怒吼。

    “混蛋,是谁,到底是谁砸了我的院子?”

    夏侯奕站在旁边,只觉着耳朵被炸的生疼。他这才发现,自家的小妖精居然会有这么彪悍的一面。

    整个将军府都被震动,很快便有人往这边赶来。

    慕容卿在将军府的地位岂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稍微有点动静便会吸引所有将军府众人的注意力。

    其实,因为夏侯奕经常晚上过来,慕容卿早已吩咐,晚上的时候除却红叶两丫头留下伺候,其他的人都到隔壁的院子里去休息。

    否则,夏侯奕每晚都来的事儿必定瞒不住。

    此时,隔壁住在的人第一时间冲到院子门口,推门才发现门居然被人从里面插上了。

    他们拼了命的砸门,生怕慕容卿会出事。笑话,慕容卿可是将军府的香饽饽,这要是出了事儿,老夫人还不得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拼命的敲门,夏侯奕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今天好容易才能够品尝了一把那美好的滋味,这些该死的就来给他捣乱。

    “还不滚出来?”夏侯奕回头冲着上房怒吼。混账东西,好事都是被他们给破坏的,看看回头他怎么收拾这些可恶的家伙。

    当即便有人走了出来,接着,一团东西被丢在了地上。

    慕容卿看过去,当即瞪眼,“绿心,你怎么了?”绿心被一条鞭子给裹住,整个人蜷成一团,跟粽子似的。

    她忙跑过去替绿心解开鞭子,后者一起来马上就抓起鞭子往阮宁冲了去,“我要跟你拼命。”

    “回来。”慕容卿一把抓住绿心的胳膊,瞪了她一眼,而后没好气的冲着夏侯奕吼道:“老男人,管好你的人,否则我要他好看。”

    “滚回去。”夏侯奕本就不高兴,再听这话,哪里还能忍得住心中的怒意。当即一脚踹过去,直接将阮宁从后面踹出了院子。

    外面的砸门声更加重,夏侯奕脸色不好的走到慕容卿身前,一把勾起她的下巴,不顾绿心就在跟前,垂头,狠狠的含住。“再敢叫我老男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狠狠的肆虐一番,夏侯奕才推开她,“这里我会处理,别担心,早些休息。”

    丢下这句话,他便也从后面院墙翻了出去。

    嘭!

    大门终于被撞开,哗啦啦的闯进来一院子的人。

    望着那满院子的狼藉,众人惊诧不已。

    一会儿后,金妈妈快步跑进来。瞧见院子一片狼藉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她也顾不得去理会院子的情况,如今她只想快些弄清楚慕容卿是否有事。

    快步奔到上房,见慕容卿正一脸怒容的瞪着身侧的绿心。金妈妈就有些不解,慕容卿可是很疼身边的两丫头的,寻常大声呼喝都没有一次,现在居然在冲着她发火?

    难道,这一切都是绿心引起的?

    “大小姐,你没事吧?”金妈妈说问着。虽然从外表看不出什么来,但她却担心慕容卿是身上其他地方受了伤。

    慕容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没事,金妈妈无需担心。你回去告诉祖母,我这边没事,只是绿心在练功的时候太急躁了点儿,院子的事情明天派人来修整一下便可。”

    金妈妈的眼角就开始无意识的抽动,练功急躁难道会有这样的后果?瞧瞧那院子,简直就跟暴风肆虐过一样。尤其是上房的那个大洞,老天,难道绿心跑到房顶练功去了不成?

    心中满是疑问,但慕容卿既然已经这样说,金妈妈倒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当下便答应了一声,又快步跑回去给老夫人复命。

    吩咐所有人各归各位,慕容卿这才领着两丫头进了房。

    刚坐下,绿心两丫头便一起跪倒在地。绿心垂了头,不安道:“小姐,绿心错了,请你责罚。”

    “错了?什么地方错了?你给我说说看。”慕容卿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快速喝干,觉着还是渴。

    心中不由得又骂了夏侯奕几声,混蛋老男人,一点好事不能做,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一上来就是狂风肆虐,害的她现在就跟干旱了多少年似的。

    灌了两杯水,慕容卿这才觉着舒坦些。

    她放下杯子,不满的瞪着身前两丫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平日里不管她们也便罢了,她们也争气,从不给自己捣乱,惹事儿。今儿个倒好,居然将整个院子都给收拾了,最可恼的便是将她最爱的葡萄藤给弄坏了。

    没了葡萄藤,夏天的时候还怎么乘凉,还怎么能扑鼻都是葡萄的清香?

    绿心仿佛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儿,头越垂越低到最后基本上就贴着心口了。“小姐,奴婢错了,还请你责罚。”

    “责罚有用吗?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心不说话,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倒是红叶瞧着她那模样格外的心疼,当下便一五一十的将事发的经过给说了遍。

    听完了事情的经过,慕容卿便冷哼着道:“亏得你们还是跟在我身边的贴身丫头,连我一点能耐都没能学到。绿心,你是个女人,为什么一定要跟他打?想要收拾他多少法子不成,就知道打,你以为你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骂了绿心一通,慕容卿又转头去骂红叶,“你这丫头也是,为什么不拦着绿心点儿?还有,为什么只扎了戈黔的麻穴?那混蛋如此无良,最好能扎的他几天上不了茅房。”

    红叶两丫头瞬间红了脸,哪里想到慕容卿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们更不知道的是,慕容卿记住了这次的事情,以后还真的将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害的戈黔两侍卫可是吃足了苦头。

    骂了好一会儿后,慕容卿才抬手示意她们起身,“一点点小事就被你们给弄成这个样子。行了,他们敢欺负你就是不给我面子,这个场子如何也要找回来。”

    “小姐,你没事吧?”绿心看慕容卿的心情还算不错,她小心翼翼的抬头打量着,很是担心。

    “我能有什么事儿,有事的是你们,给我丢脸。”想到今天的事慕容卿就恼火,又狠狠的瞪了两丫头一眼,“各自回房给我静思己过。”

    “是。”两丫头异口同声。她们是真的发现自己错了,本来嘛,女人跟男人杠上就没有把握,再硬碰硬,更加没把握。

    还是小姐说的对,要不走寻常路,这才能瞬间达到目的。

    两个丫头就这样被慕容卿领上了一条不归路,以至于后来谁听到她们两丫头的名头都害怕。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房子破了,慕容卿自然不能再留在这里休息。她进房打算将自己的小脚丫抱枕拿着就到老夫人那儿凑合一晚上。

    谁知,到了内室,她将整张床给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出她的小脚丫抱枕。

    “我的抱枕呢?”慕容卿恼了,房顶破个洞,难道抱枕也跟着从洞口飞出去不成?

    那个抱枕是她最喜欢的,每天晚上必定会抱着睡觉,没有它根本就睡不着。因为,那个抱枕是她母亲死前留给她的最后一个东西。

    “小姐,抱枕不见了吗?”绿心两丫头跑进来,也都有些发慌,她们比谁都清楚那个抱枕在慕容卿心中的份量。

    “给我找。”慕容卿咬牙。该死的,要让她知道是谁拿了她的抱枕,看她不将那人给扒皮抽筋才怪。

    带着两丫头,慕容卿三人在房间里一点点的翻找着,可最终也没能将抱枕找出,仿佛,抱枕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不说慕容卿在这边如何的郁闷,那边夏侯奕几人回到九皇子府。夏侯奕直接回了书房,坐下后,阮宁便进来噗通一声跪倒,“主子,请责罚。”

    “自己去刑堂领罚。”慕容卿淡淡的开口。

    “是。”阮宁也不说二话,领命后直接转身而出。

    “戈黔。”夏侯奕喊了一声。

    “主子。”戈黔不安的从外面挪进来,“主子,有什么吩咐。”

    “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混账东西,什么时候闹不行,偏就要在他办正事儿的时候闹腾,敢坏了他的好事,看他怎么收拾他们去。

    戈黔不敢隐瞒夏侯奕,只能将今天发生的事发经过说了一遍。听他说完,夏侯奕却是不怒了,他勾了勾唇角,用一种让戈黔害怕的温柔眼神望着他,“你们有苦头吃了。”

    完全的肯定句,让戈黔瞬间傻了。主子是什么意思,是要收拾他们吗?别啊,主子,你那些手段我们可承受不住啊。

    夏侯奕却是懒得搭理他们,冷哼着挥手,“滚出去,再有下次,提头来见。”

    “是,主子。”戈黔诧异的答应着,快步跑出去。到了门口站定,回头望了一眼,不解,“主子今天怎么没惩罚我呢?”

    在慕容卿进府之后,戈黔总算是明白为何今天夏侯奕不出手了,因为他根本用不着出手,自然会有人去收拾他们。

    处理了一会儿公务,夏侯奕看时候不早便去书房后面的小澡堂泡了个澡,而后便回到前面,在软榻上躺下。

    变戏法一般,他从一旁的被子中掏出了一个抱枕。约莫有一个怀抱那么大,明艳的红色,小脚丫模样的抱枕,瞧着很是可爱。

    不过倒是能够看出用了不少年头,虽然保存的很好,但颜色还是有些掉落,边边儿的角也发毛了。

    夏侯奕将抱枕放到脸前,深深一喜。熟悉的,犹如刻在脑中的独特冷幽香气瞬间涌入鼻中。

    男人露出了一抹迷醉而又满足的神色,唇角悄悄的上扬了一个浅浅的弧度,身子一侧,将抱枕牢牢的抱在怀中,慢慢的闭了眼。

    这个晚上,他睡的很是香甜,梦中,见到了小妖精,又与她大打一场,很是收拾了她一番。

    可怜慕容卿这个晚上没了抱枕在怀却是怎么都睡不着,再加上换了地方,几乎一夜未睡。

    第二天醒了,果然顶了两个乌漆墨黑的眼圈。

    红叶与绿心两丫头忙去取了平日里用来冰镇瓜果的冰块去替她敷眼睛。花费了好一会儿功夫,这才稍稍能够见人。

    陪着老夫人吃了早饭,慕容卿便带着两丫头回了自己院子,看看工匠将房子休整的如何。

    进院子的时候,正巧看到人正在搬动一株老大的葡萄藤。

    慕容卿以为自己眼花了,便抬手去死命的揉眼睛。放下再去看,依然是葡萄藤。

    “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自己的葡萄藤都被连根拔起,碎成很多段儿了,这葡萄藤哪里来的?

    别说她不解,就是红叶两丫头也没听说府中新买了葡萄树。就算是想买,但这种时候去哪里买,而且还是这种一看就很大树龄,上面还挂满果子的葡萄树。

    事实就是事实,虽然无稽了点儿,但葡萄树却是真的。

    慕容卿带着人走过去,指着葡萄树问道:“怎么回事,哪里来的?”

    一个正在搬动葡萄藤的男人回头冲着慕容卿行了礼,道:“大小姐,这是九殿下送来的,还送了一个花匠来,专门用来打点葡萄树。九殿下还说了,大小姐你完全不用担心,葡萄树一定能活。”

    “一个葡萄树就完了?”慕容卿开始磨牙,葡萄树本就是她的,赔回来有什么用。

    她的抱枕丢了,这才是最可恨的。

    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怎么赔?

    那人显然没想到慕容卿居然这样说,整个人愣住,完全不知该怎么回答。

    慕容卿高挑着下巴,冷哼着,转身就往上房那边走。

    此时房顶上正有几个人在修补房顶,见慕容卿走来便一起行礼。

    慕容卿抬头扫了眼便道:“加快速度,晚上我要回来。”

    “是,大小姐。”

    慕容卿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好像各处都能够看到夏侯奕的痕迹。葡萄树,各种花儿,甚至连打碎的那一口大水缸都被他送了来。

    显然,夏侯奕也是觉着自己有错,这是打算借用这些东西来替两侍卫求情。

    慕容卿却是压根不觉着他这样做能起到什么作用,得罪了她,哪里就能这样容易逃开。

    “大妹?”慕容卿本来无事正在院子中到处瞎转悠,突然,院子口处就传来了一声略显亲热的叫声。

    “大哥?”慕容卿诧异回头,循声看过。

    果然是慕容礼,此时正笑眯眯的走进来。

    今儿个他穿着一件栗色素面杭绸长衫,腰间绑着一根鸦青色卷云纹绅带,手里拿着一柄折扇,端是风流倜傥。

    望着他,慕容卿微微眯起眼睛来。认真说起来,慕容礼可谓是慕容府中长相最为贴近将军的人,放到外面,如果不说出他的身份,绝对会有人认为他就是将军府正儿八经的嫡子继承人。

    在外面几年,一身的气度也越显内敛。

    “大哥怎么有空儿过来?”如果她没记错,自从慕容青出事之后,慕容礼的小辫子就开始越翘越高起来,隐隐有以将军府唯一传人自居的态势。

    “这不是听说你院子出了点儿事就过来看看可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大妹,可别跟大哥客气,如果有什么需要就与大哥说,大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慕容卿笑起来,“瞧大哥说的,不过就是屋顶破了个洞,算不得什么大事,可不敢劳烦大哥。”

    “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慕容礼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你是我的妹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儿,莫不成,你是瞧不起我庶子的身份?认为我不配做你的大哥?”

    慕容卿大吃一惊,“大哥,你怎么这样说,卿儿可从未有这样的想法。”

    慕容礼又笑起来,“既然不把我当外人,那就别与我客气。”

    “真是没与你客气,实则是没什么大事儿,你瞧,他们也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慕容卿挥手示意慕容礼去瞧院子。

    慕容礼这次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扭身四处瞧了瞧,“妹妹这院子不错,只是缺少了点儿花。这次我从南边回来带了不少新奇的花回来,待会儿就让人搬两盆过来给你。”

    “如此就劳烦大哥了。”这次慕容卿也没有客套,因为她到目前还未摸清楚慕容礼的来意,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过来看看她院子休整的如何?

    不尽然吧。

    从慕容礼回来到现在,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慕容礼倒是每天都会去给老夫人请安,只是因为他总是去的很早,等到她过去的时候根本碰不上。

    总体说来,对于慕容礼这个人,慕容卿就有一种仿佛他根本不是将军府人的感觉。

    倒不是说慕容礼没有存在感,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慕容卿也是说不太清楚。

    因着上房还在休整,是以慕容卿便没有邀请慕容礼进房,两人便在侧边的石桌旁坐下,红叶上了茶点,便与绿心一道站往旁边。

    慕容礼端起茶杯轻轻喝一口,不经意的扫了红叶一眼又快速缩回视线。一切动作极快,好似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

    如若不是慕容卿一直都有在注意着他,说不定也不能发现。

    慕容卿也随之端起杯子,暗暗的笑,怎么,是想要打她丫头的主意吗?那真是不好意思,她的丫头虽然是丫头却也是金贵的很,就慕容礼,她还真瞧不上。

    自己身边这两个丫头,那是从小调教的,就算是普通的大家闺秀也不见得能比得上。

    对于自己的这两个丫头,慕容卿由着极大的想法,依着她来看,她们两丫头可不仅仅只会是个丫头。

    当然,如今一切说起来都还太早。

    “大哥,听说你最近很忙,几次去祖母那边都没有遇到过你。”慕容卿放下杯子,状似无意的说。

    明面儿上的意思是说慕容礼是个大忙人,可实际上却是在讽刺他故意装出一副忙的连见人功夫都没有。

    慕容礼可不是那躲在内院长大的人,这些年在外面跑动,不知见过多少人。

    慕容礼丝毫不在意慕容卿话中的讽刺,淡淡一笑,也随之放下杯子,“最近是有些忙,每日都是急赶急的去老夫人那边请了安。”

    “大哥要忙着府中的事儿,自然是忙的很。”慕容卿随意附和,倒是没有丁点儿要巴结的意思。

    慕容礼仿佛也知晓慕容卿的性子,根本就不介意她的看轻。借着品茶的功夫,他的视线不经意的往左前方的一个角落扫了去。

    这一看,他不禁皱了眉,甚至因为激动而洒了杯中的茶水。

    ------题外话------

    吼吼,卿卿差点儿嗝屁了,呜呜,老男人忒狠了点儿,话说,那个不准他碰的想法是不是应该继续保持呢?最近订阅不太好,妞儿们都是在养文吗?如果是,多多在书评区冒头,让竹子知道你们都在,呜呜,没订阅的孩子太忧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