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6 红叶出事断指来

006 红叶出事断指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园园那突然尖锐的模样吓了众人一跳,不由得奇怪的盯着她多看了两眼。往日里那么一个娇娇柔柔的样子,怎么就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不知是否感受到众人的注视,柳园园羞恼的瞪了慕容卿一眼,脸色略略变了变。“慕容侧妃,你胡说什么,殿下已经答应了我,此次出行是由我随行。”

    一时间,众人看着柳园园的眼神便是犀利了起来。这么大的事情,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居然打算瞒着她们不成?

    只不过,生气之余,心头也都随之火热起来。陪着夏侯奕一道出行,那可是大好事,长途漫漫,说不准就能发生点什么,要是能够得了个一男半女,那以后的日子可就逍遥了。

    室内众女全都兴奋而又感激的望着慕容卿,心中将两个侧妃放到一起比较,高下立判。

    瞧瞧人家慕容侧妃,多么大度,不止如此,还将名额多弄了两个出来。那个柳小白花呢,不但让自己父亲出面抢了那名额,如今还打算瞒着她们,真真是可恨之极。

    “柳侧妃,这怎么就是胡说?慕容侧妃最是大度懂礼,不该说的话,她岂会胡说?既然她这样说了,那一定是殿下与她说过。柳侧妃,这等好事,你该不会是想自己一人独占吧?”

    柳园园脸色难看之极,有些想不明白,事情怎会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应该啊,昨天夏侯奕可未曾这样说起过。已经有了她,为什么还要带其他女人,难道说,她一人还伺候不来他?

    又或者,根本就是有人故意捣乱,不想她一人独占好处?

    柳园园死死的瞪着慕容卿,恨不能将这个小妖精给抽皮扒筋,打下十八层地狱才好。

    好一会儿后,柳园园才硬是挤出了笑容来,“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会想要自己一人独占这好处。只不过,昨天确实未曾听殿下提起过这件事,我便以为,此次出行只需要带一人。如今能多带两位妹妹,自是最好,我还担心路上照顾不周,害的殿下心头不快呢。”

    两位妹妹吗?室内众人皆是讽刺的笑,看来,柳园园是不想让慕容卿跟着一道出行啊。

    也是,如果慕容卿也跟着,柳园园还能讨得了好?

    “好了,今儿个我也只是想要将这件事给诸位妹妹说一声,至于最后到底是谁跟着一道出行,那是殿下才能决定的事情。”慕容卿笑眯眯的说,丝毫不在意柳园园话中那讽刺的意味。

    她能不能去,可不是柳园园说了算的。那个老混蛋敢将她丢在京城,那她就敢将京城给闹翻天,回头那些烂摊子,还是要他来收拾。

    “慕容侧妃,这可是大事,如果你不说,我们姐妹估计是没希望了。”于月琳感激的冲着慕容卿笑。虽说慕容卿可能也没打什么好主意,不过,她能愿意说出来,总归是比柳园园强太多。

    “自家姐妹,说这些做什么,更何况,最后决定的也还是殿下。”

    于月琳笑笑,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那微微垂下的眸子却是在暗中闪烁不已,像是在想着什么主意。

    得到了这么大的消息,一众女人也都没有了心思在这里闲聊,没多会儿便相继告辞离开。

    唯有柳园园,却是落在了最后。

    等到众人都离开后,慕容卿才笑眯眯的道:“柳姐姐是否还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

    “是。”柳园园沉声应道,倒是没有装模作样的摆姿态。

    慕容卿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柳园园的神态颇为不正常,仿佛是在酝酿什么。

    “慕容妹妹,你可知我与奕哥哥的过去?”

    慕容卿的眉头不自在的挑着,又是这句奕哥哥,说实话,她是真的不太喜欢听见柳园园这样称呼夏侯奕。仿佛,她真与夏侯奕有多大关系似的。

    旁人不知,她岂会啥都不晓得。早在知道有柳园园这号人物之前,夏侯奕已然是将他与柳园园之间的过去说给她听了。

    虽然他们是青梅竹马,但也并非是多么亲密关系的青梅竹马,毕竟,柳园园虽然是王爷之女,但不过是异姓王,自然不能随意进宫。

    如果不是太后喜欢她,估计她也不能三五不时的接触到夏侯奕。

    只不过,纵然接触到,却也不代表夏侯奕与她的关系就真正好。

    静妃发生了那种事,再加上夏侯奕本身中毒,他哪里有心思去理会什么青梅竹马。

    柳园园口中的所谓青梅竹马,也不过就是她经常追着夏侯奕跑,而他本人却根本不太搭理她。甚至,一见到她就躲,嫌弃她烦。

    不过,柳园园倒也是一个心性坚韧的人,纵然夏侯奕躲着自己,她却毫不气馁,依然紧紧的追着他跑。

    时间长了,他们便也就成了众人心中的那所谓的青梅竹马。

    “你们是青梅竹马,这是九皇子府人人皆知的事情。”慕容卿笑着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酸涩,仿佛,根本就不介意他们两人的过去。

    柳园园定定的望着她,小手无意识的搅在一起。慕容卿,她为什么不嫉妒?府中的那些女人,见到她之后,没有一人敢得罪她。在听闻她与夏侯奕乃是青梅竹马后,更是巴结她的紧。

    在慕容卿还未进府之前,她虽然只是侧妃,但俨然就是正妃的派头,府中根本没人敢违逆她的意思。

    而这一切,却是在慕容卿进府之后悄然发生了变化。她不再是夏侯奕心中那唯一的特别,而没有了那份特别之后,他又怎能算是府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府中人对她的态度,悄然发生了变化。或许不是变得太明显,但敏感的她却还是从中清楚的感受到那份不同。

    她恼怒,怨恨,不该如此的,一切都是那个叫慕容卿的小妖精的错。

    今天,哦,刚刚之前,她还在高兴,想着之后随行出门,她将会有多少机会真正得到夏侯奕。没想到,这件大好事再度被慕容卿给破坏掉了。

    这臭狐狸精,她凭什么,同样是侧妃,她凭什么夺走夏侯奕。

    哼,一旦将来正妃入门,看她还如何的得瑟。

    想到正妃,柳园园越加的不满。之前太后可是曾经答应过她,将来有一天会提她升为正妃。谁知,过去那么长的时间,依然是没有丝毫的迹象。

    柳园园越想越是愤然,以她的身份,为何不能得到那个位置?

    “慕容妹妹,那你可知我与奕哥哥的真正关系?”柳园园抬头笑着,羞羞涩涩的笑容,宛若邻家小妹妹一般。

    慕容卿眨眨眼,颇为不解的道:“怎么,难道不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柳园园脸上的笑容越显羞涩起来,“自然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不过,却没有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哦?柳姐姐,你可是真会打哑谜,我快被你给弄糊涂了。”慕容卿状似不解的道。“之前许多人都与我说过,你们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怎么,难道那些人是在胡说?那可真是该死。”

    “不!他们并非是在胡说,只不过,他们却不真正了解我与奕哥哥之间的关系。奕哥哥的很多事情,我全都知道。他的一切,我都了解。”

    慕容卿听到这里就很想笑,这女人真以为自己有多么了解夏侯奕吗?那个男人,一颗心藏得太深,饶是她,到如今也不敢夸口有多么了解他,知晓他的一切。

    仿佛是看出慕容卿心中所想,柳园园笑着道:“慕容妹妹一定是认为我在说大话,奕哥哥那样一个性子深沉的人,怎会有人那么了解他。”

    “确实如此,殿下不是一个喜欢让人猜透他心思的人。”

    柳园园颇为赞同的点头,“谁说不是,想要了解奕哥哥,太难了。饶是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到目前也……虽然比你们其他人要好些,但总归不敢说完全的了解他。只不过,对于他的很多事情,我确实都了解。”

    行了,你就别得瑟了,也不嫌累得慌。慕容卿听着没意思的紧,有心开口赶人,又不想在这节骨眼上给自己惹事,省的那老混蛋回头借此机会来整治她。

    在心中微微的叹口气,慕容卿一手托着头,一边时不时的应了一声,算是告诉柳园园,自己在听她说话。

    可实际上,她的心思早就飘远了。昨儿个又被男人折腾了许久,今早上起的又早,慕容卿早就快撑不住了。

    柳园园在这里废话连篇,得瑟个没完,犹如最美妙的摇篮曲,听着听着,慕容卿体内的瞌睡虫便一个跟着一个爬了上来。

    那边柳园园又说了好一会儿,突然就觉着不太对劲,室内太静,仿佛,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转头一瞧,柳园园顿时大怒,忍不住的尖叫,“慕容卿!”

    “嗯?怎么了,着火了吗?”慕容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站起来,茫然四顾。

    柳园园气的抓狂,她发现,只要是在慕容卿面前,自己那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完全不管用了。什么娇柔,什么姿态,完全都可以抛开。

    心头的怒火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柳园园大声喝道:“慕容卿,你怎么能如此对我?同为侧妃,与我叙话之时,你居然睡着了?”

    “我有睡着吗?”小妖精打死都不承认。心头却是将那个坏男人给恨死了,每日的折腾她一人,累死个人。

    口中不承认,小妖精却是突然抬手,掩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柳园园看在眼中,目呲欲裂。这该死的臭狐狸精,她怎么敢?

    “慕容卿,不要太得意了,纵然眼下你能够得到殿下的喜欢,但你能保证永远得到他的喜欢吗?我与奕哥哥十几年的感情,可不是你们这一点时间能够比得上的。”

    对此,柳园园颇为自傲,放眼全府,可真是没人能够在这方面比得过她。

    “是吗?”慕容卿不置可否。对于柳园园在这里用这些事情来打压自己,颇为的不耐。在她看来,这些都不过是废话,真正结果如何,可不是她几句话就能够说的清楚的。

    “怎么,你不相信?”柳园园冷哼着,“我知道,你或许根本就瞧不上我这个青梅竹马。不过,没关系,总是有事实能够证明一切,我这个青梅竹马,可不是你能够比得上的。”

    “什么事实?”慕容卿问道。真没什么好奇,可见柳园园那么兴奋,她不给点面子,岂不是太伤人心了。

    柳园园灿烂的笑起来,颇为自得,“别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眼下,我只想说一件事,慕容妹妹,你可只知道奕哥哥的脸到底怎么了?不,或者我应该问,你是否见过奕哥哥的脸?”

    慕容卿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眉头紧紧的皱着,柳园园的这句话,算是戳中了她内心的一处柔软点。以前,她没去问过,不是她不在意,只是不想逼迫夏侯奕。

    据说,到目前为止,几乎就没有人见过夏侯奕受伤过后的脸。

    她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曾经见到过夏侯奕眼中的悲痛,那绝对会是他内心的一处阴暗点,他不愿意将那处疑难点敞露出来,她也不愿意勉强。

    她知道,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那个男人,一定能够从中走出来。

    “慕容妹妹,想来你是没见过奕哥哥的脸了。但我告诉你,我见过。奕哥哥不会在我面前假装要强,他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完全没有顾虑。慕容妹妹,你可以吗?”

    柳园园一直盯着慕容卿瞧,不放过她脸上丝毫细微表情。

    她的心中得意不已,这件事,她料定了慕容卿不会知道。总算,她是可以压过臭狐狸精一头了。

    “柳姐姐,你以为这么大的事情我会不知道吗?”慕容卿笑着道。柔媚的大眼睛不解的望着柳园园,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

    柳园园一怔,满脸的不敢置信,回神后就使劲的摇头,“不可能,慕容卿,你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根本不可能见过奕哥哥的脸。自从那件事之后,只有我一个人见过他的脸。你,你绝对不可能看到过他的脸。”

    “为什么不可能?”慕容卿好笑的反问,“我与殿下之间没有丝毫秘密可言。”言下之意,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互相坦诚,彼此了解彼此,还是深刻透彻的那种了解。

    柳园园依然是一副震惊到不敢相信的表情,怎么也不相信慕容卿居然能够看到夏侯奕的脸。她不相信,可想到夏侯奕之前对慕容卿的特别,心里又突然没底,难道说,他真的将自己的脸让慕容卿看了?

    “不会的,你骗我。对,一定是这样,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是在装腔作势。这种不知道装知道的感觉一定很辛苦吧,其实,何必呢,事实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纵然你装的了一时,你也不可能装得了一世。”

    慕容卿摊开了双手,“你说的对,事实如何彼此心中了然,你不相信,我再如何说也没用。更何况,我根本没有必要与你在这件事上瞎折腾。是否见过殿下的脸,彼此心中明白就行。时候不早了,我先回房歇着了,柳姐姐你慢走。”

    “你……”柳园园怎么也想不到慕容卿居然再度直接下了逐客令,这个女人,到底有哪点儿像是一个侧妃?“好,我走,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犯傻了,不是你的东西,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

    慕容卿娇媚的眨眨眼,小狐狸般的笑了几下,“柳姐姐到底是年长几分,看待世事就是透彻。说的没错,不是你的东西,再怎么抢也抢不到。我想,柳姐姐你应该有着深刻体会才是。”

    “你!”柳园园气的抓狂,这女人总是有着能将人给你气死的本事,每一次她都能够占上风,反观自己,完全就是被欺负的料。

    “慕容妹妹,希望你能够一直这样对自己有信心。”柳园园忽而灿烂的笑着,别有意味的扫了慕容卿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慕容卿算个什么,听说将军根本就不喜欢她。没有了娘家的支持,她不过就是孤军奋战,如今所依靠的仅仅就是夏侯奕的喜欢。可一旦那喜欢没有了,她还能剩什么?

    她就不同了,她有着诚王爷与诚王妃做后盾,慕容卿,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柳园园心高气傲,志得意满的走了。

    慕容卿却是在瞬间皱起了眉头,关于夏侯奕脸上的伤,她一直都没太在意。对她来说,自己喜欢的是夏侯奕这个人,至于他的模样如何,她没在乎过。

    更何况,就算如今变得不怎么样,但那只是表面而已。

    可眼下柳园园这样一说,她的心中多少有些不太自在。她本以为自己与夏侯奕彼此之间真的没有了秘密,可如今看来,很多事情,还真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思量片刻,慕容卿便笑起来。就算柳园园说的是真的又如何,她见过夏侯奕的脸,又能代表什么。夏侯奕根本从未将她放在眼中过,一切只是柳园园自己的一个念想。

    更何况,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好,只要她与夏侯奕之间没什么问题,相处之间没有问题,足够了。其他人的话,真正影响到他们,倒是从一个方面去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其实并没有那么深厚,深厚到没有人可以打击的地步。

    想通这一点,慕容卿便也不再多想,对于自己与夏侯奕之间的感情,她有信心,不管外人如何插足,该是她的,跑不了。

    想通了这事儿,慕容卿便回了内室,打算先小睡一下。

    上了床,才将将躺下,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便从外面传了进来。

    “绿心,出什么事了?”慕容卿凝眉问道。

    “侧妃,红叶可能出了事。”绿心沉声道。

    “嗯?”慕容卿一个激灵,忙坐起来,“怎么回事?”早上还曾见过她,怎么突然就出了事情。

    “前两天便是接到了消息,秦太医突发重病,红叶便是趁着今早上还算空闲便过府去看看。谁知,这一去就没有了消息。红叶去之前曾与我说过,约莫一个时辰左右就能回来。但眼下已是过了两个时辰,以红叶的性子,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纵然有要事留在秦府,也必定会派人回来通知。”

    慕容卿也是皱了眉,红叶的性子她了解的很,确实不会这样什么交代也没有的突然消失。“可曾派人去秦府问过?”

    绿心的脸色再度难看了些,“奴婢心中担心,之前便已经派人去打探过消息。只是,派去的人问了,红叶早已经回来。侧妃,红叶是否出了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必定是出了事。只不过,一个丫头,到底会是什么人要对她下手。显然,那幕后黑手的目标并不是红叶,而是她,或者夏侯奕。

    “侧妃,还请你救救红叶。”

    绿心红了眼,她与红叶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姐妹还要亲,如果红叶出了事,她必定无法原谅自己。

    “更衣。”慕容卿思量片刻,便这样吩咐。

    绿心虽然不知慕容卿要做什么,但还是很听话的按照慕容卿的吩咐去办。她知道,只要慕容卿能够出手,红叶是一定不会有事的。

    很快,慕容卿更衣之后便去了会客厅,她吩咐绿心去将竺亭叫来。

    不多会儿,竺亭便走了进来。见慕容卿一脸冷凝的表情,不禁诧异道:“侧妃,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确实出了事。”慕容卿点头。

    竺亭脸色一变,忙道:“侧妃,有事但凭吩咐。”如今,他已是别夏侯奕安排到慕容卿的身边,现在,慕容卿就是他的主子。慕容卿想要他做什么,他便会去做什么。

    “红叶不见了。”慕容卿冷哼道。

    竺亭一怔,回神便道:“那个歹毒的女人不见了?怎么可能,她那一手针法倒也不太简单。寻常人没有做好准备,可是要吃大苦头。”

    慕容卿不悦的哼了一声,目光不善的盯着竺亭,居然敢说她的红叶是歹毒的女人?

    感受到慕容卿那投射过来的目光越显不善,竺亭哪里还敢再说话,当即就垂了头,不过心里却在嘀咕。就那彪悍的女人,谁敢得罪她啊,很惹恼了她,几针下去,指不定哪里就不能用了。

    “我知道你手里有人,先派人去四下打探,如果真没找到,便随我去一趟秦府。”既然红叶是在秦府不见的,那么,秦府必定不能脱得了干系。

    哪怕,秦太医是红叶的师父,慕容卿也是不会因此而大意。

    “是,侧妃请放心,属下这就派人去找。”表面上恭敬的答应,实际上,竺亭却在想,那个女人指不定是跑哪里玩儿去了,能有什么事。

    “快去快回。”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卿心中总是有些不安,她想要快些见到红叶,确定她没事,这才能够安心。

    见慕容卿是真的忧心,竺亭倒也不敢耽搁,忙行礼后跑了出去。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竺亭黑沉着脸回来,抬头看着慕容卿那充满期盼的眼神,不禁暗自握了握拳。该死的,他发动了手下的暗卫找了一个多时辰,谁知,居然一点线索也没有。

    如果红叶真是跑哪里玩儿去了,他手下暗卫必定能够很快将人找到。

    眼下的情况是找不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红叶出了事。

    虽然竺亭还未开口说话,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是表露了他的意思。

    慕容卿微微失望的起身,“既然如此,那便走一趟秦府。红叶是在他们府中不见的,秦府必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侧妃,还是等殿下回来,让他陪着你一道过去秦府,可好?”竺亭忙急哄哄的上前一步,劝慰道。

    “怎么?”慕容卿挑眉,“是担心我会出事?”

    竺亭脸一红,略有些尴尬的垂了头,真是什么都瞒不了这个主子,也太过聪明了些。

    慕容卿淡淡的笑着,夏侯奕此次西行,不知多少人心中不满。因为,一旦夏侯奕真的成功了,那绝对是功德无限的大事。到时候,他的声名绝对会上升太多。

    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在出发前的这些日子,如果夏侯奕能够出点什么事情,或者,九皇子府能够出点什么事情,那便最好不过了。

    这些,慕容卿岂会想不到。但她却不惧,因为,她知道,眼下没有人敢动她。

    太过明目张胆,反而落于了下乘。到时候,夏侯奕震怒,朝堂上必定也会掀起偌大的风浪,那后果,没有人愿意去承受。

    既如此,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对慕容卿下手。

    “行了,放心便是,去备车吧。”慕容卿挥挥手。竺亭跟在夏侯奕身边那么久,可不是普通的随从,虽然自己没将事情说清楚,但她相信,竺亭明白。

    他劝自己等夏侯奕回来,不过是图个心安罢了。

    “是,侧妃。”竺亭答应着,倒也没在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转身而出,前去备车。

    “侧妃,这样真的会没事吗?”绿心紧张的凑到慕容卿身边,犹豫着,半响后道:“侧妃,说不定这就是一个局,一个想要引你出面的局。如果这个时候过去,说不准会出事。奴婢想,纵然真的将红叶救出来,她心里也不会高兴。侧妃,不如等殿下回来再去吧。”

    绿心也是这样想,有夏侯奕陪伴,想来是不会有事。

    “殿下今日出城去了,不会这样快回来。”慕容卿道。今天早上,夏侯奕出门之时便已经告诉她要出城,至于什么时候能回来,不太确定。

    绿心急了,夏侯奕不能回来,这样贸然的去秦府,万一真出了是事可怎么办。她几乎已经能够想到,慕容卿出事之后,夏侯奕暴怒的神情。

    老天,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侧妃,不如再等等?要么,派竺亭去通知殿下。奴婢想,殿下也是不会想要你自己一人去秦府,太过危险。”

    慕容卿摇摇头,她相信,既然那人做了这个局,如果她不出面,只怕红叶会有危险。

    绿心还想再劝,慕容卿却是再度挥手,她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想再有什么更改。

    绿心无奈的很,慕容卿的性子,她哪里会不了解。只是,小姐为了她们居然……绿心红了眼眶,她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能够伺候这样的主子。

    “侧妃,有人送了东西过来。”突然,竺亭手里捧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侧妃,来人指明要交给你。”

    “哦?”慕容卿略显诧异的看向竺亭手里的小盒子。“什么人送来的?”

    “不知,只是知道是一个男人,送了东西过来就跑了,门房甚至没能问清楚他是谁。侧妃,属下觉着这东西不太对劲,要么就别看了。”

    慕容卿凝眉扫着那盒子,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盒子,心里头总是有一种慌慌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打开。”慕容卿沉声道。

    “侧妃,那便让属下先看看是什么东西,确定没有危险再给你看,可好?”竺亭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他可不想慕容卿出事,回头夏侯奕震怒,谁能够承受那雷霆之火。

    “不用。”慕容卿一口拒绝。她料定那盒子里没什么危险,送盒子来的人没那么傻,知道她不会轻易中招,所以,这种法子对她根本没用。

    竺亭有心再劝,绿心却是红着眼眶就走过去,一把夺下竺亭手里的盒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打开。

    “你,你急什么?我打开便行,也不怕小命不保。”竺亭气吼吼的道。

    绿心却是根本不管他咋呼什么,只是垂头去看手里已然打开的盒子。当见到盒子里的东西时,不禁抖着手往后退,盒子最终从手中落下,眼瞅着就要落地。

    见状,竺亭却是一步上前,直接将盒子接在手里。

    一抹红光闪过,室内的气氛陡然冷滞下来。

    慕容卿闭了眼,再睁开,脸上却是清冷一片。“拿过来。”

    竺亭却是没有听话,反而退后了几步,“侧妃,还是别看了,属下这就加派人手去查探,你放心,属下一定能够将红叶给找回来。”

    “呜呜,是红叶的手,怎么办,红叶的手指被砍掉了。侧妃,怎么办,红叶一定受伤了,他们会不会杀了红叶?”

    慕容卿没说话,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

    早在知道红叶出事之后,她的心里便有些发慌,隐隐中觉着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只是没想到,那人居然动手如此快,并且将断指送了过来。

    看来,那人是担心她不会前往秦府,所以才送来了断指,目的就是要逼迫她出行。

    “混账东西!”慕容卿忍不住的怒骂道。

    那些人是彻底激怒了她,哪怕他们将红叶囚禁起来,甚至动了鞭子,但只要是外伤,总归是能够养好。断了手指,哪里还能养好。

    红叶是个郎中,一双手,十根手指都有用处。如今缺了一根,那丫头心里该是多么难过。

    她几乎可以想象,此时红叶必定是难过万分,甚至是动了轻生的念头。

    没人比她还要了解红叶,她自小父母都是生病而亡,所以才被慕容卿的娘亲接回府。之后因为红叶发誓要学医,想着留在慕容卿身边,懂医的话也是好事,这才将她送到秦太医那边学医。

    红叶不怕吃苦,小时候不知付出了多少。她曾经说过,这十根手指是父母给的,她要用这十根手指去救人,自己没能够救活自己的父母,多救其他人,世上便会少一些她这样的可怜孩子。

    没想到,如今她的手指居然断了一根。

    “我不会放过你的。”慕容卿冷喝。该死的,最好别让她知道是谁下的手,否则,她定然不会轻易放过那人。血的代价就要用血来偿还。

    “竺亭,车是否已经备妥?”慕容卿又问。

    竺亭答应着,“已经备妥。”此时,他也不想要再劝着慕容卿了。这小祖宗,那岂是他能够阻止的了的。

    “把盒子递过来给我。”慕容卿又道。

    竺亭无奈,只能慢吞吞的走过去,将手中的盛放了断指的盒子递给了慕容卿。

    慕容卿接过盒子,没有犹豫的拿起断指,认真的端详。那是一个食指,上面带着一个扭花银戒指。

    手指纤细白嫩,很是漂亮,只可惜,已经失去了生机。

    绿心快步走过来,在慕容卿身边站定,红着眼眶道:“小姐,奴婢认得这个戒指,之前庙会的时候,奴婢与红叶一起买的,奴婢的与她一样,当时还说,以后就算一个弄丢了,另外一个戒指也可以轮流换着戴。侧妃,奴婢绝对不会认错,这就是红叶的手指。”

    “嗯。”慕容卿淡淡的应了一声,戒指,之前她也曾经见到过红叶戴过,确实就是这个。

    厅内站着的竺亭,望着慕容卿拿着一根断指,翻来覆去的看着,不顾血腥,不顾恶心,他只觉着心肝儿都在颤抖。老天,这小祖宗可真是太厉害了,换其他女人,见到断指,不吓得晕过去才好。这小祖宗倒是厉害,不但不害怕,反而还在这里翻来掉去的看。

    难道说,断指上还有什么文章?

    思及此,竺亭也开始认真的去打量断指。不过就是个看着漂亮的手指罢了,真没什么特别。

    不过,不知为何,想到红叶那个野蛮丫头的手指居然断了一根,竺亭的心里也颇为不是滋味。那丫头是挺凶悍的,但对人也很不错。

    有些时候,清苑有什么好吃的,她都会想着留一份给他与阮宁。说什么他们当差辛苦了,要多吃点好的,这样才能有精力去保护主子。

    什么洗衣服,缝补衣服,她全都替自己做过。

    一时间,竺亭突然发现,红叶那丫头倒是替自己做过不少事情。

    “侧妃,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秦府?”竺亭问道。眼中不时闪过冰冷视线,如果让他知道真是秦府的人害了红叶,哼,他也不会放过他们。

    红叶虽然是个丫头,但却是个好丫头,更何况,他们九皇子府的丫头,就算是放出去也不见得比什么普通的大家闺秀差,还轮不到别人来祸害。

    “马上出发。”慕容卿好似终于看够了断指,冷幽幽的吩咐之后,便将断指放回到盒子里。盖上盖子后,交给竺亭,“一并带着过去。”

    竺亭一怔,倒是不解的很,“侧妃,这不是红叶的断指吗?为什么还要带过去?”

    “回头你便会知道。”慕容卿也没有给他解释的心思,直接挥手,让他赶紧去做准备。

    绿心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慕容卿一眼,只是见她并未有心思说,便也没有多口去问。

    竺亭动作很快,一行人很快便上了马车,往秦府而去。

    一路上,慕容卿都在闭目养神,仿佛根本就不畏惧此次危险之旅。

    绿心有心想问什么,但见慕容卿一直都没睁眼,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问出来。

    而此时,在慕容卿与绿心一道前往秦府的时候,远在城外一处庄子的夏侯奕已经接到了消息。

    “主子,需要赶回去吗?”阮宁见夏侯奕神色不好,便出声问道。

    “不用。”夏侯奕将纸条叠好,丢给了阮宁。后者接到,点火烧尽。

    夏侯奕起身走到门口,抬头望天,道:“她不是脆弱的花朵,这些事还难不住她。得罪了她,倒霉的只会是他们。你尽快安排,等这边事情了结,我们尽快回去。”

    虽说他放心慕容卿,但真不在她身边,心里总归是不踏实。

    人就是这样,不管对那个人再怎样的放心都好,事关自己喜欢的人,关心则乱,这是定律,几乎无人能够改变。

    与此同时,慕容卿一行终于到了秦府。

    此时,秦府早已经接到了消息。

    慕容卿的马车才刚在秦府门口停下,大门便是被打开,两个女人快步走出来。

    “见过慕容侧妃。”当先一女人,约莫三旬年纪,精瘦的脸,模样虽然不错,但因为太瘦,倒是显得不太好看。

    “秦大夫人免礼。”慕容卿在绿心的搀扶下下了车,微微抬了抬手,笑了下道。

    秦大夫人忐忑不安的直起身子,看见慕容卿脸上的笑容,越加不安。谁不知道慕容卿最是心疼身边的两个丫头,几乎是将她们当做自己的亲姐妹来看待。

    如今红叶出了事,怎么她还能够笑出来?

    秦大夫人想不通,心里就更加紧张。人总是如此,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会心慌,不安。

    更何况,说到底,红叶是因为来了秦府,这才会出事。在情在理,秦府都是脱不了干系。

    秦大夫人恼怒的很,心头将那个做了此事的杀千刀的咒骂了许多遍。要惹事儿,那也等离开了他们秦府,这不是明摆着给他们秦府找事吗?

    回头一想,倒是也不太对,红叶确实是在离开秦府之后才出的事情。

    “慕容侧妃,红叶的事情……”

    “秦大夫人,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慕容卿笑着道。

    秦大夫人一怔,而后马上回神,笑着侧身,亲自领着慕容卿往里走。

    她一边走一边道:“慕容侧妃,这件事我们秦府实在是不知怎么回事。红叶今天是过来看过老爷子,只是,坐了不到半个时辰便说侧妃你身边需要人,告辞离开了。当时我还想说,是否要派个人送她回去。不过红叶却说,她坐的是九皇子府的马车,没人敢不开眼的找她的麻烦。当时我想,大白天的,又是九皇子府的马车,应当无事。早知道,无论如何我也应该派个人送她回去的。”

    慕容卿不置可否的笑着,既然人家想要掳走红叶,任凭你派多少人过去也是没用。

    秦大夫人说了许久的话,但慕容卿却总是不置一词,仿佛根本就没有在听她说话一样。

    秦大夫人心中更加不安,对于慕容卿,她可是了解的很。别看这一位平日里笑眯眯的,对谁都挺和善,可据说,得罪她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将军府的大夫人,三小姐,包括沈语心,还有之前那个什么金志文,全都没有一个能够有好下场。

    老天,难道说,这一次轮到他们秦府了吗?

    ------题外话------

    吼吼,终于赶在零点前上传了,希望能够早些通过审核,呜呜,累死了,艾玛,出门在外的孩子,用手机码字的人,伤不起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