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12 一声三哥换扳指

012 一声三哥换扳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于月琳被慕容卿的厉声呼喝所吓倒,整个人往后仰了仰,幸好有丫头上前扶住,否则就要后仰翻到在地上了。

    “侧妃,你可千万不要误会,这事儿可是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我根本就没有这样做的动机与理由。”于月琳忙想替自己解释。

    “是吗?”慕容卿微微笑望着于月琳,“自从我进府之后,应该有不少人都很不喜欢我。在你们看来,我夺去了殿下,你们的心里,应该都是巴不得我出事吧?”

    于月琳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心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以前府中有一个柳园园,那女人也不是个好东西,装腔作势的,其实就喜欢享受被大家恭维的感觉。

    她自以为是,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比众人强的模样来。如果不是看在她是夏侯奕的青梅竹马,试问又会有谁愿意搭理她。

    好了,如今这一个已经是够腻歪的了,没想到又来了一个更厉害的慕容卿。

    以往柳园园根本就不能独得夏侯奕的宠爱,这慕容卿却是个厉害的主子,完全的将夏侯奕给掌控住了。

    自从她嫁过来已经快有七天了,夏侯奕居然每天晚上都来她的清苑休息。什么翻牌子,全都是骗人的,走个过场,因为,每天牌子一拿出来,夏侯奕都只会冷冰冰的吐出九号两个字,随即就抱着慕容卿回清苑,完全将她们这些女人当成死的。

    说不嫉妒,不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九皇子府的女人,谁不想要得到夏侯奕的宠爱。如今,慕容卿居然一个人霸占了夏侯奕,试问,有谁能够心里高兴。

    不知多少人正暗中想着法子要慕容卿死,只不过,这种事自然是不能轻易就动手。要知道,夏侯奕的手段太过毒辣,一旦被他察觉,自己也是要为此付出小命。

    跟一个臭狐狸精抵命,没有人会做那么傻的事情。

    这也是为何目前九皇子府后院还是异常安宁的原因,因为大家都在观望,等待一个最好,最适合的时机。

    而眼下,相信还没有人能够找到那个适合的时机。她于月琳,自然也是同样。

    不过,她的想法又与其他人不同。她的父亲是皇商,她自小就随着父亲到处走,见多识广,这也让她的眼光非比寻常,看的也比别人远。

    从夏侯奕对慕容卿所做的事情,她从中感受到了一种无法摧毁的感情。

    所以,短时间之内,她绝对不会犯傻去对付慕容卿。不止不对付,她还要像慕容卿靠拢。她相信这样做,一定能够讨得夏侯奕的欢心。

    于月琳灿烂的笑着,道:“慕容侧妃,您这就是说笑了,都是自家姐妹,怎么能这样想。更何况,最主要还是看殿下的喜好。殿下喜欢你,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妹妹倒是很会说话,只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你这样想。很多事情,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殿下的喜欢,我只是被动的去承受。你说,以殿下的为人,谁能够与他作对,反着来?”慕容卿一副很苦恼的模样。

    于月琳看在眼中,骂在心中。臭狐狸精,装什么装,得了便宜还卖乖,既然你不喜欢,怎么就不让给其他人?

    “慕容侧妃说的是,殿下喜欢谁,那是殿下的权利。我们这些人哪里有私底下置喙的权利。慕容侧妃,你放心,不管别人如何想,反正,我是绝对没有这样想过。”

    “那就多谢妹妹了。”慕容卿一副很感动的模样,“能够在府中有妹妹这样的人支持,我总算是心里有了底。哦,对了,你刚刚说飞霜兰,怎么,你也认识这种花?”

    不能怪她讶异,这种毒花,并不常见,而且是从外面传来。于月琳一个后宅女子,她怎会知道这种东西。

    “慕容侧妃,你有所不知了。我从小跟着父亲到处走,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就曾经见过这种花。那个时候我因为喜欢特意弄了两盆放到房中,被我父亲发现,好一通大骂。也就是从那次之后,我才知道那么漂亮的花居然对我们女人有那样的毒辣的作用。是以,今天听说了这事,我就赶紧过来了,那花我倒是也曾见过,可以替慕容侧妃你分辨一下。”

    于月琳说着便去看慕容卿,见她没什么反应,便晓得她是还记着之前与戈黔生气的事情。她便笑着劝道:“慕容侧妃,你应该是还在生戈黔神医的气吧。其实倒也不必,他们男人那里知道这种事对于我们女人有多重要。慕容侧妃你会紧张,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至于戈黔神医说那花不是飞霜兰,倒也不能全信。毕竟,这东西不是药材,戈黔神医不晓得也是情有可原。”

    言下之意,倒是有可能是戈黔认错了。她这是在提醒慕容卿要多注意,千万不要大意而中招。

    慕容卿露出了真诚的笑容,“妹妹真是个有心的,我晓得事情的重要性,一定会注意。这样吧,既然你曾经见过那种花,我这就让绿心陪你过去看看,可好?”

    “那自然好,只要能帮到慕容侧妃你就好。”

    “不要叫我什么慕容侧妃了,叫我姐姐就好。”慕容卿笑了下,叫了绿心来,吩咐了一番,而后便陪着于月琳一道去看那些花。

    几盆花全都被摆放到了院子的最角落中,还用红色的布遮盖着。

    到了近前,绿心掀开了布,对于月琳道:“夫人请。”

    “好。”事实上,于月琳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不安。虽说仅仅只是接触一下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到底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所以,她还是微微的犹豫了下。

    不过,那也仅仅只是一瞬的功夫,她还是很快的就走上了前去。

    观察了一番后,她不解道:“怪了,这东西瞧着倒是不太像飞霜兰,因为我记得不是这个样子,其中有一圈白色的。”

    慕容卿笑着点头,这话与戈黔说的一样,果真是被改良过的,寻常人很难发现到。

    “不是那就最好,殿下也是不喜欢后院发生这种事。如今,想来殿下是可以放心了。以往,他总是说,九皇子府最为干净,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于月琳附和的笑,心中却道,不是没有,只是还没到时候罢了。

    如果她所料不差,今天这事或许仅仅只是个开始,以后有的热闹了。

    “姐姐,不管怎么说,小心一些总是好的。既然这些花你放着也心里发堵,不如就让丫头拿去毁掉吧。”

    “这倒是不用,事实上,我也应该相信戈黔神医。之前殿下也说过,戈黔神医说这东西不是飞霜兰,那我就应该相信。如今你也说不是,想来就真的不是了。既如此,那就放着吧,这些花,瞧着也还真是挺好看的。哦,对了,走,我们进去慢慢聊。”

    “好啊。”于月琳清楚的感受到慕容卿发自真心的对自己有了好感,也不禁很是高兴,显然,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了效果。

    两人倒是越聊越投机,一晃眼的功夫居然就天黑了。慕容卿索性就留于月琳吃饭,于月琳本是不愿,说会打扰她。

    “瞧你说的,不过就是吃一顿饭罢了,有什么关系。你就算不在这里吃,我也是要吃的。好了,别说了。再推辞,我可就不高兴了。”

    “这样啊……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才好嘛,多一个人吃饭也热闹一些。”慕容卿当即就笑着让绿心红叶两人去摆饭。

    她还真是想多个人陪自己吃饭,今天夏侯奕说会有应酬,赶不回来了,让她自己一个人吃。

    一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难受的厉害。于月琳这个人还算聪明,对她暂时也没有坏心,结交一番倒也不是坏事。

    红叶两丫头做事很快,马上就摆了一桌子的好吃的,其中甚至有几道是于月琳喜欢吃的。显然,她们是一早做了准备。

    于月琳看在眼中,不由得多看了红叶两人几眼。心道,这样好用的丫头可真是不多见。她又哪里知道。这两个丫头可是慕容卿的母亲专门调教给慕容卿用的,又哪里会差的了。

    “妹妹,不要客气,就当是在自己的院子。也不知你喜欢些什么,就让他们随意准备了。如果不喜欢可不要忍着,告诉我,下次也便知道了。”

    于月琳开心的笑,“我自然是不会跟姐姐你客气的。”

    真是个小狐狸,明明所有事情都查的一清二楚还在这里装腔作势。

    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差不多,彼此彼此罢了。

    “卿卿!”

    两人刚端起了饭碗,一道急促的叫喊便从外面传了进来。

    慕容卿一怔,这老混蛋不是去应酬了,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

    于月琳也是一怔,而后便微微垂了头,眸子中闪过了一抹喜悦。看来,跟着慕容卿果真是有不少好处,吃不到肉,喝喝汤也不错。

    夏侯奕快步走进来,慕容卿早已经起身迎了上去。“殿下,今儿个这么早回来?”

    “恩,事情办完了就回了,饿了,摆饭,嗯?”夏侯奕这个时候才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妾身给殿下请安。”于月琳忙上前行礼。

    夏侯奕不悦的挑眉,自然是不喜欢自己与小妖精的房间中过了别人。他转头看向慕容卿,一副你给我个解释的模样。

    “殿下,你今儿个说不回了。正好我与琳妹妹聊的开心,便邀请她留下吃饭,怎知你又突然回来了。不如就一道吃饭吧,多个人,多双筷子罢了。”

    夏侯奕不吭声,他自然是不喜欢的,他与小妖精的独处时间,为什么要浪费在外人的身上。

    于月琳是个极为有眼力劲儿的,一看夏侯奕冷了脸,便忙上前道:“殿下,妾身还是先回去吧,就不打扰你与姐姐一道用饭了。”

    “殿下……”慕容卿红着脸叫了一声。人都被留下了,这个时候赶人,她还有什么面子。

    “行了,留下吧。”夏侯奕狠狠的瞪了慕容卿一眼,这才做过去坐下。

    红叶重新上了一副碗筷,慕容卿这才笑着邀请于月琳坐下。

    于月琳有些讶异,又有些惊喜的走回去坐下,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没敢抬头。

    今天的事情给了她极大的震撼,夏侯奕那是个说一不二的主,谁能想到,他居然会为了慕容卿的一句话而改变了主意。

    看来,自己对慕容卿的估量还是差了不少。这女人……果真是个厉害人物啊。

    一顿饭,于月琳是吃的没什么滋味,而慕容卿却是根本就没吃多少。老混蛋的手一直都摆放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游移,有些时候还恶狠狠的扭一下,以报复她的不听话。

    从他那一副饿狼般的表情便可以看的出来,这男人,今天晚上估计又要狠狠的折腾她了。

    如此,她哪里还能吃得下饭。

    饭后,于月琳忙告辞离开,将空间留给了早已经等待的不耐烦的夏侯奕。

    一见夏侯奕的眸子幽暗下来,慕容卿便想要逃。

    男人岂能容小妖精就这样逃开,长臂一伸,直接勾着她的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不听话的混账东西,那些人,没有必要与他们浪费时间。”

    “我倒是不这样认为,这府中的女人,你不可能全都遣散了,既如此,我自然是需要与她们打好关系。毕竟,你好我好大家好。相安无事的过日子,对彼此都好。”

    如果有的选择,她自然也是不想在那些人的身上费心思,只不过,很多事情并非你想如何便如何的。

    “殿下,你放心,我有分寸。”

    “我只是担心你会累着。”夏侯奕拧着眉头道。第一次,他有些后悔无所谓的接受了皇上的好意,事实上,这样的处理办法,对他的毒根本没有作用。

    广撒网,但却不见得能够捞到鱼。

    “今儿个本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瞧瞧,只是你弄的我不太高兴,那就算了。”夏侯奕抱着小妖精起身,将她放下,作势转身,“我先去书房了。”

    “什么?那可不行。”慕容卿急的瞪眼,慌忙就伸出手去拉住了夏侯奕的衣服,死命的往后拉。

    “殿下,你可不能这样坏,说了又做不到,我可是会被急死的。殿下,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是不是雀楼?殿下,你真好,我就知道你是要带我去那个地方。”

    也不管夏侯奕是否要带她去那个地方,反正慕容卿就是一口咬死了他是要带她去雀楼。对这个老混蛋,她是了解的很,男人的自尊心极强,吃软不吃硬。而且,一旦说出口就不会改变。

    “我何时说过要带你去雀楼?”

    “你说过,你说过,你就是说过。”慕容卿不依不饶的说。

    她一把将男人拽回来,双手扯着他的胳膊,猛的一跳,直接跳到男人的身上。

    修长的双腿圈着男人的腰部,两手圈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像一只小猴子似的挂在他的身上。“殿下,你带我去嘛。听说雀楼晚上才是最热闹的时候,你就带我过去看看嘛。”

    夏侯奕用大掌捧着小妖精的屁股,以防她掉下来。突而,他用双手捧着她的屁股往上掂了掂,而后,眸子中晕染开了幽暗的神彩。

    “你想去雀楼?”男人突然好心情的问道。

    慕容卿有些疑惑,老混蛋怎么心情变的这样快,怎么跟八月份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不对,有古怪。

    “你,你想做什么?”小妖精可是不傻,夏侯奕的神态突然就变得那么古怪,她不多个心眼,回头不知道要被怎么收拾呢。

    “不想去?那算了。”夏侯奕作势就要放开慕容卿。

    “别啊。”小妖精急吼吼的死死的拉住男人的衣服,扭着小腰在他身上折腾着,“不要嘛,好了,我说了,我很想去瞧瞧那是个什么地方。殿下,你最好了,就带我去看看吧。”

    “带你去也不是不行。”夏侯奕故弄玄虚。

    小妖精一副我很了解你的样子,撇撇嘴道:“说吧,又想要我做什么?”

    老混蛋,忒不是个玩意儿了,就知道趁火打劫。哼,以为她的火就真那么容易打劫吗?将来有的他苦头吃。

    “我喜欢这个姿势。”男人贴着小妖精的耳边,轻轻的说。

    小妖精一怔,垂头一瞧,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男人还恶趣味的用大手捏了捏她的小屁股,“嗯,手感不错,想来今天晚上应该会很刺激。”

    “你……你混蛋。”慕容卿觉着自己快要被他给气死了,他,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些古怪东西?

    男人的大手在她的屁股上继续作怪,大有她不答应就将她给就地正法的趋势。

    想着雀楼,想着哪里的热闹。最后,小妖精头一伸,豁出去一般道:“好,我答应你了。不过,我要多看看。”

    可是不能被这老男人给忽悠了,听说雀楼里面东西很多,有不少稀奇玩意儿,好容易去一趟,她可是要看的够本才成。

    “那你也要答应我,今天晚上绝对的听话。”男人的神色越显邪恶,看的小妖精差点被气的吐血。

    什么话,难道她平时还不够听话?小腰都快被折断了,她都没敢装挺尸,有她这好的吗?

    “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男人重重的在小妖精的脖颈上啃了一记,这才扬着眉头,转头喊道:“红叶,伺候你家主子更衣。”

    “是。”红叶答应着,快速走进来。

    因为慕容卿与夏侯奕单独相处的时候不喜欢有人伺候,是以,如今只要夏侯奕回来,红叶她们都会守在门外,有吩咐才会进来。

    进来瞧见慕容卿一脸的欣喜样,红叶便知,肯定是夏侯奕要带她出去玩。

    心头也不禁替慕容卿而感到高兴,说起来,夏侯奕对慕容卿那是真的没话说。

    很快,慕容卿便收拾妥当,夏侯奕倒也不含糊,真的就带着她出了门。

    雀楼,慕容卿前世就很向往的地方,只是一直没能有机会进去瞧瞧。

    怎么也没想到,再世为人,居然这样快就有了一瞧究竟的机会。

    “殿下,雀楼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好玩吗?里面到底是有多少种玩法,你今天会带我去看看那其中玩法?”

    一路上,慕容卿就这样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惹得夏侯奕只觉着耳朵被吵的生疼,最后索性就闭了眼,由得她一个人去兴奋,折腾。

    夏侯奕的反应却是根本没有吓到慕容卿,她依然很是兴奋,只觉着,如果每天的日子都能像这两天一般过的开心就好了。

    整日被关在九皇子府后院,真是没什么意思,太闷了。

    夏侯奕忙事情之时,她除却与红叶两人说话,愣是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

    还是在将军府的时候好,无聊的时候还能去找老夫人聊聊天。

    慕容卿一边嘀嘀咕咕个没完,一边又在想,今天之后,她又可以到什么地方去玩呢。

    就在她的胡思乱想中,车子终于停在了雀楼之前。

    慕容卿忙不迭的抓着夏侯奕的手跳下了马车,着急的看着眼前的建筑。

    “这就是雀楼吗?”慕容卿赞叹不已的张大眼睛,要知道,如今这雀楼可是属于他们的了。

    雀楼,顾名思义,外形像是一只展翅飞翔的麻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就是说,雀楼虽然看着门面不怎么样,但内里却别有洞天,有意思的紧。

    雀楼的外墙并非是红色的砖墙,是犹如麻雀一般的灰色,显然,这些转头是特别烧制的。也就只有太子才有这样的闲工夫,不过是砖头也如此斤斤计较。

    雀楼门面不是很大,也就是四开门,此时,外面灯火通明,有穿着统一服饰的随从在前门迎人。

    “奇怪,这些人怎么瞧着像是新来的一样。”看完了院墙,慕容卿又去瞧那些迎客的人。这一瞧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殿下,是不是太子将这雀楼给了你,他将自己的人也都带走了?”

    那些人,表面看着挺滑溜,像是做惯了,但实际上却不然,认真去观察便能够看到一丝故意的感觉。

    想来,那是故意表现出的热络与熟练。

    太子那个小气鬼倒是也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不知会给夏侯奕带来怎样的麻烦。毕竟,突然直接接受这样一处地方,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他们都是我的人,新晋调拨过来,并不太熟悉。”

    “什么?”慕容卿大吃一惊。新晋调拨过来的?雀楼很大,需要用的人手不少,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夏侯奕怎么能够突然之间调拨过来这么多人?

    更让慕容卿讶异的是,这些被匆忙调拨过来的人,虽然行事还不算太熟练,但显然是经过训练的。

    慕容卿一脸古怪的瞧着身侧的夏侯奕,心头有一个很清晰的念头,这老混蛋为了雀楼可能早就已经准备了许多。

    纵然这一次没有卞雪兰设计她的事情,这老混蛋也会想其他法子去得到雀楼。

    亏得她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福星,不过就是收拾了一个侍妾,居然能够获得如此大的一个好处。

    如今想来,可能夏侯奕之前早就已经做了事,太子不过是借着那个机会就坡下驴罢了。

    想到这里,她就略略有些不满的伸出小手,一把揪住了男人腰间的软肉,“好哇,居然被你给骗了那么久的事情。说,你到底是抓到了太子的什么把柄,居然让他舍得将这样一个天大的好处给了你?”

    “终于猜到了吗?”男人的神色很是平淡,仿佛,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了。

    慕容卿气呼呼的瞪着他,“还说呢,我一直都以为是自己有旺夫运。”

    夏侯奕失笑,伸出长臂将小妖精圈入怀中,垂头,轻声道:“是你的旺夫运,是在你进府之后才有了这事。”

    “什么?”慕容卿更加诧异,“这才几天的功夫,你居然就做成了这样一件大事?不行,殿下,你快与我说说嘛,急死我了。”

    依着她前世的记忆,在这段时间之内,太子好似并未犯过错,怎么就让夏侯奕得了这样一个好处?

    “进去再与你说。”

    “好吧。”慕容卿也知道此事不是说话的地方,乖乖的答应了一声。

    还未走到门口,一个大管事模样的男人就领着几个人走了过来。“见过九殿下,慕容侧妃。”

    “起吧。”夏侯奕淡淡的道。

    那男人恭敬的起身,领着他们往里走。“殿下,今天你能来,属下等真是很高兴。这下做起事情来也更有劲头了,有殿下的支持,属下等就算是再苦再累也都觉着值得。”

    “嗯。”夏侯奕淡淡的应声,显然并不太习惯这样的应酬。

    慕容卿却早在那人第一句话说完之时就炸了毛,很高兴夏侯奕今天能来。也就是说,事实上,今天夏侯奕本就打算过来这里。

    就算她不答应他之前提出的条件,他依然会带着她来这里。

    “老混蛋,你居然敢骗我?”慕容卿到底还是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压低了嗓音骂了一句。

    “老实点儿。”夏侯奕裹紧了小妖精,就差没将她按在自己身上了。

    一旁随行的人瞧着,对于那个风闻更是信了几分。都说如今的九殿下独宠将军府的大小姐,心里眼里就只有她一人,如今一看,还真就是那么回事。

    这么重要的地方,能将她一个女人带来,还不是很清楚吗。

    看来,以后是要对这个女人更加恭敬一些才行。

    被夏侯奕裹在怀中,脸死死的贴着他的胸口,慕容卿想骂什么都骂不出来,最后就只能用小手死死的去招呼男人的腰间软肉。

    老混蛋,如今是越来越讨厌了,明里暗里的讨她的便宜。一来二去的,还真上瘾了。

    不行,她必须得想想法子,总是这么被压可不成。

    她要奋起,要雄起,要压住老混蛋,要他知道,她小妖精也不是好欺负的。

    很快便进了雀楼,慕容卿使劲的挣脱开夏侯奕,这才有机会去打量周围的环境。

    进门是一个大厅,四下错落的摆放了一些圆桌,彼此之间倒也还是有些距离,使得自己能够保持一些*。

    整个大厅的圆桌又以一种拱卫的形势包围着前方的高台,只是此时高台上什么也没有,倒也不知道这高台是用来做什么的。

    此处还有二楼与三楼,粗略一看,倒是有不少包厢。仔细一瞧,好似没一个包厢都有人,足见雀楼的人气。

    本来慕容卿还有些担心,这地方毕竟是太子一手一脚创办下来,如今给了夏侯奕,不可能一点手脚也不动。

    此时瞧着这儿依然如此热闹,慕容卿倒是放了心。她应该相信夏侯奕的能力,既然他开口要了这地方,那就有足够的能力去掌控它。

    “殿下,是否要先到包厢中去?”那大管事又问。

    “好。”

    “殿下,这边请。”大管事转身,领着他们往右侧走,哪里有一道楼梯可以上二楼。

    到了二楼,他们在一间正对着看台的包厢门口停下。

    “殿下,这里就是。”大管家笑着推开门,而后侧过身子,容夏侯奕等人进去。

    “呦,九弟,没想到你居然也对今儿个的拍卖有兴趣?”突而,一道不和谐的嗓音自他们身后响起。

    慕容卿一怔,而后脑门就开始发皱。这家伙,怎么到哪里都有他的份儿。

    他到底知道不知道这地界儿如今换了人?

    小妖精心中不悦的用眼神朝着夏侯奕扫了扫,后者微不可查的摇摇头。

    太子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伙。慕容卿暗自骂了一句。

    想来也是,自己一手一脚创办下来的东西居然就这样轻易易主,以太子那爱面子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大肆的宣传,如今,还真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地方换主子了。

    难怪瞧着雀楼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人来打乱,感情是因为太子太过爱面子,不愿意让人知道这件事。

    没想到,这却是便宜了夏侯奕。

    只是不知,这事儿能瞒多久。

    不过倒也不用太担心,夏侯奕又岂是那种没有准备的人,想来,她的忧虑,他早已经想到,并且早就想到了解决之法。

    “三哥你也好兴致。”夏侯奕淡淡的应声。

    夏侯杰一脸笑容的走过来,在慕容卿身边站定,转头看着她到:“没想到慕容大小姐也来了,看来,九弟倒真是宠爱你,居然会带你来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三殿下是何意思,难道,这地方只允许你们男人来,女人就不能来?”

    “自然不是,但雀楼本就是男人的玩乐窝,鲜少有女人来。”

    “鲜少却不代表就没有,就算以前没有,今后也是可以有。”慕容卿不高兴的与他对着来。

    最不喜欢的就是他的这种大男子主义,好像看不起女人似的。总以为天下是男人的,与女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也不去想想,如果没有女人他又是从哪一块石头里蹦出来的?

    “我不过是诧异你会来,随口说说,怎就激发了你如此大的怒气。好了,既如此,以后这种话,我再不说就是了。”夏侯杰好脾气的道。

    慕容卿一怔,颇有些犯傻,还是夏侯杰那混蛋吗,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还有,见到面,总归也是该叫我一声三哥,怎还叫我三殿下?”

    慕容卿心中腹诽,你都还叫我慕容大小姐,那我叫你三殿下有何不可?

    “怎么,是否还需要我给一些改口费?”夏侯杰又道。

    “那……”慕容卿刚刚才说了一个字,就觉着男人那搂着自己腰部的大手往里缩紧了下。

    慕容卿忙快速的打量了夏侯奕一眼,果见男人的脸黑沉沉的,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她开始犯嘀咕,这又不是她的错,是夏侯杰自己过来嘀咕个没完,她不过就是随口说几句罢了。

    好吧,不管如何,总归是不能给自家男人丢了面子。

    当即,慕容卿便扬起笑脸看着夏侯杰道:“哪里还用改口费,这本就是应该的。”

    在后者那诧异的注视下,慕容卿弯腰行礼,道:“妾身见过三哥,不知三哥会给我这个弟妹什么见面礼呢?”

    她重重的在弟妹这两个字上加了音量,一时间,众人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弟妹两个字给吸引了去。

    夏侯杰脸色微微有些变化,看着慕容卿那略带着得意的笑脸,岂会不知她是故意这样说。

    在夏侯奕面前提醒他,她如今已经是他的弟妹,最好保持距离,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见面礼自然是该有的。”事实上,贺礼早就送都九皇子府去了。这个小东西,怎么就那么贪财。

    无奈的摇头,夏侯杰还是从拨下了手指头上的那个翠绿的玉扳指,“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且拿着玩儿吧。”

    慕容卿一脸的嫌弃,“三哥,既然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居然也能送得出手?”

    听她这话,跟在夏侯杰身后的几人差点没将眼珠子给瞪出来。

    亏得这女人还是个侧妃,怎么就那么没有眼力劲儿,这东西其实寻常的玩意儿,三殿下那样说不过就是客气话罢了,这都听不出?

    “给你,就拿着。”夏侯奕突然出声。

    慕容卿一怔,而后便快速出手,直接将那扳指从夏侯杰手中夺了去。

    她兴高采烈的望着手中的扳指,来回的瞧着,脸上露出了小狐狸般的狡猾笑容。

    感情,自己这次真看走眼了,还是个好东西?否则,夏侯奕不会突然出声。

    “妾身谢过三哥,既然礼物也收了,那我与殿下就不打扰三哥你玩儿了。”高高兴兴的冲着夏侯杰挥挥手,慕容卿便转身抱着夏侯奕的胳膊,拉着他往包厢里走。

    她边走便献宝似的将玉扳指递到夏侯奕脸前,“殿下,你瞧,两句话就能给你赚个玉扳指回来。看来,我不但是有旺夫命,我还有旺财命。哈哈,将来我一定能给你赢几座金山回来。”

    “你喜欢就好。”夏侯奕的神色倒是淡淡然然的,原本也就是,扳指虽然不错,但他什么没见过。如若不是这扳指有些来头,他压根就不会让慕容卿收下。

    大门被关上,夏侯杰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人虽然看不见了,但依稀仿佛还能够听得见那银铃般的笑声。

    “允阳,去查查雀楼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许久后,夏侯杰才低声吩咐着身后的允阳。

    “是,殿下。”允阳答应着,但却并未马上走,看着夏侯杰,露出了一副想说什么但却又不知该怎么说的表情。

    “怎么,有什么话说?”

    “殿下,那个玉扳指?”

    夏侯杰往自己的包厢走,其实就在隔壁罢了。走动之间,他垂头瞧着自己右手大拇指,哪里还留着一圈扳指的印记,似在提醒他,那儿曾经戴着一个扳指。

    “不过是个扳指。”

    “可是,那扳指却……”

    “无需多言。”夏侯杰挥手打算允阳的话,“她不会知道。”

    顿了一下,他又道:“纵然知道,也罢了。”

    允阳跟着夏侯杰进了包厢,见他在椅子上坐下,摸着右手拇指是能够的印记发呆,也不禁微微的叹口气。

    殿下,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如今在做些什么事情,儿女私情,那是会毁掉你的。

    但愿你能够早些清醒,不要让我们这些跟随你的人寒了心。

    而隔壁,慕容卿与夏侯奕进了包厢坐下后,马上便有人送来了各种好吃的,这种待遇,仿佛就在九皇子府一般。

    而且,很多好吃的一瞧就是专门为女人做的,大部分还都是她喜欢的。显然,这些人私底下是做了准备。

    如此一来,慕容卿看那个大管事是越来越满意。在夏侯奕身前夸了他不少次,使得那个大管事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灿烂了。

    一会儿后,夏侯奕便吩咐所有人都出去,就算是红叶与绿心他们也都在外面守着,室内就只剩下了慕容卿两人。

    正在吃东西的慕容卿这才觉着气氛有些不太对,不由得诧异问道:“殿下,出什么事了?”

    “今儿个晚上有些重要的东西在这里拍卖,我必须要到手。但是,我的目标太大,你却是生脸孔,由你来拍卖,最好。”

    “好哇。”慕容卿叫了一声,猛的扑到男人怀中,勾着他的脖子,没什么好气道:“还没跟你计较呢,我如今才知道,不管怎样,你今天晚上都会来,那你还忽悠我答应了那样的事,你,你好讨厌,老混蛋。”

    说着说着,慕容卿就红了脸,一想到今天晚上会做的那些事情,她就臊得慌。

    “那不如换你来抱着我?”

    “什么?”小妖精瞪眼,她抱着他,还要上下跳腾,满屋子乱跑?

    “你……你个坏人。”小妖精羞红了脸,握紧了拳头,可劲儿往男人的胸口处招呼。“呜呜,就知道欺负我。哼哼,反正不管是怎么着,我都是被欺负的对吧?”

    夏侯奕挑挑眉,一副你还真有自知之明的样子。

    小妖精气的抓狂,更是暗中做了决定,一定要找机会狠狠的修理修理这老混蛋,怎么着也不能让他的气焰再继续这样嚣张下去了。

    “乖,晚上回去任由你收拾。”夏侯奕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一些没用电话,直接伸出长臂将小妖精捞到自己怀中,指着下面对她道:“你瞧,这里不过是雀楼最前面的拍卖场所,后面才是真正的玩乐之地。

    慕容卿的好奇心占据了上风,忙道:“都有什么好玩的,你快与我说说?”

    “吃喝玩乐,这里都有。所以,你瞧见没有,大厅共有四扇隐晦的小门,那是通往四处场所的地方。四扇门,对应的是吃喝玩乐四处。我只能带你去吃喝玩那几处地方,至于乐这个地方,你就不用去瞧了。”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就不能去?”慕容卿恨得牙痒痒,刚刚还生气夏侯杰是个大男人,如今自家这个也变了大男人。

    “那地方不适合女人。”夏侯奕略显不自在的道。

    “难道是妓院?”慕容卿瞪圆了眼。不对啊,以前就听说雀楼里没有那种肮脏的事情。难道说,自己的记忆有问题,还是说,这一世,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

    “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妓院,那里的都是雅妓,卖艺不卖身。”

    慕容卿松口气,还真怕夏侯奕会弄出那种地方来。

    “那些女人来历都不简单,也有不少是官妓,在这里,她们的日子还能好过一些。”

    当然,这只是他接手之后的事情,之前太子掌控这里的时候,那些人,也并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还是我们殿下最好。”慕容卿笑的见眉不见眼,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其实,夏侯奕不说,慕容卿倒也能够猜测的到。在夏侯奕的手中,那些女人可能会是真正意义上的雅妓,但在太子手里,估计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看来,雀楼落到夏侯奕的手中倒是拯救了不少人。

    啪啪啪!

    楼下大堂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啪啪声,慕容卿忙转头去瞧。

    拍卖要开始了吗?

    ------题外话------

    哎呦,累死我了,昨天与今天,竹子差不多更了有四万字,呜呜……要了我的老命了,妞儿们,看着够爽吧,够爽的话就继续支持竹子,下一次大封,争取超过这一次的字数,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