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27 妖精火大驳太后

027 妖精火大驳太后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后突然一巴掌拍下去,吓得室内众人心里猛然一个咯噔。沈语心下意识的就捂住肚子,满脸的不安。

    太子府那样的地方,孩子就是一个女人的命。如果没了孩子,她什么都不是。

    眼下,虽然她有太傅在替自己撑腰,但又能撑得了多久?

    所以,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慕容卿倒是完全没有一丁点被吓着的表情,她神色淡然的望着太后,讶然道:“太后,妾身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

    “你还好意思说?”太后气的脸都红了。

    见状,柳园园忙出声安慰,“太后,你老人家可千万不能生气,万一气坏了身子,那可怎么是好。有什么,您老慢慢的说。”

    “是啊,太后,你老人家身子金贵,可不能生气。小九家的怎么惹您生气了,你说一说,让她改改。”太子妃也跟着附和,忙这劝太后。

    这时,沈语心却是突然开了口,“太后,要说我这个表妹,您可得多担待着点。她从小没了母亲,礼数学的不周全,只怕自己做错了事情都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

    此言一出,室内好多人都笑了。可不是,刚刚慕容卿还一副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样子,还真是印证了沈语心的话。

    见自家侧妃被人嘲笑,红叶两丫头气的不轻,恨不能冲过去撕烂了沈语心的嘴。

    臭女人,怎么说也是亲戚,有必要这样落井下石吗?

    “沈侧妃你千万别这样说,慕容妹妹还是个很懂礼数的人,否则殿下也不会如此宠爱她了。”柳园园忙替慕容卿说话。

    可这话听在众人耳中却根本就不是表面上说的那个意思。

    慕容卿还是很懂礼数的,这话一听就那么的言不由衷。只怕,慕容卿根本就是个不懂礼数的人,夏侯奕之所以看上她,也不知她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

    太后一听就是满脸怒容,“哼!端是个狐媚子,也不知小九是怎么被你给迷惑住了。你给哀家说说,自从你跟小九成亲之后,小九是否一直都歇在你的院子里?”

    太后此言一出,众人再度愕然。太子妃也是用一种别样的眼神去看慕容卿。

    对于慕容卿这个女人,她不喜欢。要知道,曾经太子还想方设法的要得到这女人,试问她又怎会对慕容卿有好感。

    知道慕容卿嫁给了夏侯奕,这种不好的观感才慢慢的降低。

    而此时听太后如此说,太子妃对慕容卿的好感再度降低了一个层次。

    但凡做当家主母的,有几个是能喜欢这种狐媚子,把男人搂在自己房里不给其他人机会,简直就是断了别人的活路。

    “表妹,你这事做的可真是不地道,都是九皇子府的人,凡事不要做的太过了。雨露均沾才能繁华共荣。表妹,你这样做,岂不是断了其他人的活路?”沈语心一口一个表妹叫的那是一个亲热,可说出来的话却又一句比一句犀利,像小刀子似的射向慕容卿。

    太子妃也是难得的认同了沈语心的话,“沈侧妃说的极是,女人不能如此自私,善妒。否则,怎能子孙繁荣?小九家的,不是我说你,如今小九膝下无子,你再这样把持,万一你……那小九岂不是?你可不能再一直这样下去了,小九可是堂堂九皇子,怎能没个儿子?”

    太后越听越是生气,到得最后,又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慕容卿,你可知错?”

    “太后,妾身实在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慕容卿淡淡的答应,完全没有一副被人声讨而应该有的状态。

    仿佛,她就是个外人,刚刚就是在听大家闲话家常。

    太后怒了,当即骂道:“混账东西!开始的时候哀家就不喜欢你,不想让小九娶了你。京城里面,谁不知道你将军府的大小姐是个草包,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小九那孩子哪里是你能配的上的?哼,也不知小九那孩子是着了什么魔,千方百计的就让皇上下了旨。好,事已至此,哀家也就不再计较了。不管你是好是差,小九喜欢,哀家也无可奈何。只要你能够给小九生个儿子,哀家也就认了。可你看看你自己,如今嫁进九皇子府有多少日子里,怎么就不见你肚皮有点动静?”

    说到愤怒的点子上,太后又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混账东西,我的小九就被你个祸害了。可怜他从小就没过什么好日子,到如今这般年纪了居然还没能有个儿子。哼,你自己不能生,怎么也拦着不让别人生?别说你只是个侧妃,你就是九皇子妃,你也没有那个权力阻止小九去其他人的院子。慕容卿,你是否想哀家将老夫人给请到宫里来问问,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教导你这个好孙女儿的?”

    从之前到现在,任凭室内众人如何说,慕容卿完全都是一副不甚在意的表情。反正她们又不能整天在自己耳边念叨,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过了今天,她管她们是谁。

    再加上她们挑的事儿也是她心里的一个不安点,孩子,是的,成亲这么些日子了,她跟夏侯奕两人都非常的努力,但就是没能有个音讯。

    她们就算不说,她心里也着急。只不过,她一直将这份心急给压在心底,不敢透露出来。

    很多时候她就在想,是否因为自己是重生的,所以不能有孩子。

    如果真是如此,她该怎么办?

    为了夏侯奕的将来,是否要让他跟其他女人在一起。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夏侯奕需要孩子继承他的一切。

    可是,她真能做到让夏侯奕去跟其他女人生孩子吗?

    很多个夜晚,慕容卿躺在床上都在思量这个问题。

    最终答案很明显,她做不到。夏侯奕是她慕容卿的男人,这一辈子都是,她无法容忍他去碰其他女人。

    别说是生孩子,哪怕就是牵牵手,她心里也会膈应。

    如此,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生孩子。但是,上天不给她这个机会,她又能如何?

    没孩子,她心里也很难受。

    正因为如此,这些人说了半天,她一句话都没有反驳,因为她们说的也都是实话,她是没能替夏侯奕生个孩子。

    她想着,反正这些人也说不了多少时间,她们爱怎么说就让她们说好了。

    但是,她们千不该万不该提到老夫人。太后的意思,慕容卿心中明白,无非就是想要借用老夫人来威胁她,让她将夏侯奕给推出去到其他女人身边。

    只不过,这可能吗?

    红叶绿心两丫头清楚的感受到自家侧妃身上气势的变化,她们瞬间来了精神,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狂热,她们就是知道,慕容卿一定不会就这样任由她们欺负。

    她们太了解自家侧妃了,越是动怒脸上的表情就会越淡然。

    慕容卿总是说,有点事情就怒火冲天那是最傻的行为。人在愤怒之下往往会做出错事,而且,还会被人看笑话。

    说不定,人家就是希望看到你生气,越是看到你生气人家就越是高兴。

    两丫头用一种火热的视线盯着自家的侧妃,其他人也都感觉到了这种不对劲的状态,一时也都有些诧异的看向慕容卿,心中好奇她会如何处理眼下这种情况。

    慕容卿慢条斯理的看向太后,突然就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出来,“太后,妾身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向太后你请教?”

    太后微微拧眉,半响后还是道:“说吧。”

    慕容卿面无表情,语气淡然的开口,“如今我是嫁了人还是待嫁闺中?”

    “自然是嫁了人,你问这种蠢笨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你已经与小九成亲多少日子了?”太后怒道,“慕容卿,别顾左右而言他了。”

    “太后,既然我已经嫁人,那为何有什么事还要去找娘家人?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今我已经出嫁,此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与将军府无关了。太后,你老人家英明睿智,我想,你一定不会否定我的话吧?”

    太后被气个仰倒,她哪里能想到慕容卿居然会在这个点子上来反驳她。

    不见慕容卿发火,也不见她语气犀利,可她说出来的话却就是这么的犀利,有力道,堵住了太后的话,让她根本就没有反驳的余地。

    “你……你混账!”太后又怒了,“你是否懂得礼教,本就是你娘家教导与否的事情,哀家不找将军府,找谁?”

    慕容卿轻轻点头,似乎是在认同太后的话。“太后,你老人家这话说的倒也有些道理,一个人是否懂得礼数,确实与娘家人有关。”

    太后一怔,完全摸不清楚头脑,慕容卿这女人是在搞什么鬼,刚刚反驳,这会儿又认同。

    “表妹,你就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全京城的人中,谁不知道你胸无点墨是个草包。我之前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认识你,说到底也是个将军府的大小姐,我都替将军感到汗颜,有你这么个女儿,很是没少替将军府丢脸。”沈语心苦口婆心的说着,一副我全都是为你好的表情。

    “沈侧妃说的可真是好听,你的一言一行也都代表着太子,你说话如此刻薄,不知太子知道吗?传扬出去,人家岂不是谁说太子没有眼光,找了个刻薄无情的侧妃?再严重些,大家说不定会在质疑太子的能力,到那个时候,沈侧妃,不知你可否能承担的起?”慕容卿冷笑着,语气淡淡的说。

    沈语心一愣,而后就有些慌张的道:“慕容卿,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现在说的是你不知礼数的事,你怎么说起太子了?你别想混淆视听,太后,您看看她,我不过就是说了些大实话,怎知她就攀扯上了太子。她,她就算是九皇子的侧妃,那也不能随意评论太子啊。”

    太后一听就火了,当即便道:“慕容卿,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当众议论太子?”

    “太后,我真是冤枉死了,我何时说起过太子的不是。我只是说沈侧妃言语刻薄罢了,可是不敢说太子的事儿。太后,你老人家见多识广,难道你不知道言语对人的影响力?娶妻娶贤,这话谁都听说过。沈侧妃为人刻薄,可不只是我一人说,太后不信,大可以派人去打听打听。我也不过是好意提醒一下沈侧妃,希望她替太子着想一下。哎……做人真是不能太过好心,太后,你不喜欢听,不担心太子会出事,那妾身不说就是了。”

    慕容卿无奈的摇头,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太后倒是微微怔了怔,细细一品味,慕容卿说的话不无道理。女人的一言一行都将会被人跟他的男人牵扯到一起。

    沈语心一向是得理不饶人,这点,她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但她是太傅的女儿,如今又嫁给了太子,她也便没再说什么。

    但此时被慕容卿提起,太后不禁暗想,那天沈语心胆大包天的说一些不该说的话,是否会给太子带来影响?

    想到这里,太后便道:“好了,你们都别吵了。沈侧妃,以后说话注意点。你身份不同,乃是太子侧妃,将来……多注意些不会有错。”

    沈语心急忙起身,躬身应着,“太后训斥,妾身自当铭记心中,太后,你老人家放心,妾身知道该怎么做。”

    太后满意的点头笑着,“你是个聪明的,又是太傅的女儿,他教导出的女儿岂能差得了。好了,坐下吧。”

    “多谢太后。”沈语心笑眯眯的做下去,在众人没瞧见的角度里,又冲着慕容卿丢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过去。

    哼,小样儿,不是想找我的麻烦吗,你瞧,太后还是疼我的,雷声大雨点小,你以为你能对付得了我?

    沈语心的右手在小腹上轻轻的摸着,眼中的挑衅更加明显。

    “我有儿子,你有什么?这就是我的护身符,你有什么?”

    慕容卿看在眼中,不禁冷笑。这蠢女人,太子府那种地方最容不得女人嚣张。仗着自己是太傅的女儿就得意忘形,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厉害的人物了?

    有孩子了又如何,太子府有过孩子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但到最后真正能生下孩子的又能有几个?

    她再不收敛一下,就算是太傅都保不住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慕容卿,沈侧妃有一句话说的好,你不用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如今在说的是你的事情,不要往别人身上攀扯。”太后冷声道。

    “太后,刚刚不是沈侧妃提起的吗?”慕容卿一脸的愕然。

    太后冷哼,“就算是她提起的好了,如今,你倒是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哀家必定要将老夫人请进宫来说一说这事儿。”

    “太后,你老人家只怕是找错人了。”慕容卿语气闲闲得道。

    “你是什么意思?”太后气哼哼的问道。不知为何,这丫头哪怕就算是说一些很平常的话,她依然会觉着很是生气。

    “太后,所谓养不教父之过,首先,关于我没有礼教的问题,将军责无旁贷。如果太后你想找人聊聊关于我礼教的问题,将军是最适合的人选。”

    “胡说!”太后怒道,“将军公务繁忙,岂能为这些儿女的小事而影响到大事?”

    “太后您说的对,妾身也是如此想。所以,倒也不能因此而怪责将军。”

    太后点点头,“正是如此,将军常年在外,极少留在京城,又怎么会有功夫去教导你们。”

    慕容卿一副找到知音的模样,不住的点头,完全的认同太后。

    旁边的人瞧着,都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表面上,太后像是占据了主动,但只有了解慕容卿的人才能够发现,真正占据主动的人却是她。

    “太后,如果将军不该为此而负责的话,那么之后便要找妾身的母亲了。”

    “你的母亲?”太后一怔,看着慕容卿的眼神就开始变得古怪起来。如果她记得不差,这臭丫头的亲生母亲应该去世多年了吧。

    慕容卿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虽说养不教父之过,但想来做父亲的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众多孩子。是以,认真说起来,教导孩子的责任却是落在了母亲身上。只可惜,我母亲去世多年,只怕太后你也不愿意找她来聊聊。”

    太后被气个半死,捂着胸口,不住的大喘气。臭丫头,有,有她这样说话的吗。什么意思,她怎么会想要找一个死人聊聊。这臭丫头,她这根本就是在诅咒自己。

    “你,你混账。”太后气的再度忍不住的骂出声来。

    “太后,你老人家就消消气吧,别气坏了自个儿身子,有什么您就慢慢说。”柳园园忙上前替太后按抚胸口。

    “你看她这混账怎么说话的?”太后气的恨不能叫人去堵住了慕容卿的嘴。

    慕容卿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太后,我是说错了什么吗?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我的母亲是早早的去世了嘛。”

    “好好好,哀家倒是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哼,以往倒是不知道你居然还是个能说会道的。说吧,依着你看来,哀家要是想要找人聊聊关于你礼数的问题,到底应该找谁?”

    “回太后的话,要找的话,自然是要找妾身的母亲。”

    太后差点被气的仰倒,当即怒道:“你母亲早已去世,怎么找?”

    “太后,妾身亲生母亲是一早死去,但后来父亲续弦,他后来娶的女人,妾身一样要叫她一声母亲。所以,太后你想要找人聊聊关于妾身礼教的问题,那便去找如今的将军夫人,也就是沈侧妃的姑姑了。”

    沈语心的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转了个弯儿居然又拐到他们沈家身上去了。

    “表妹,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姑姑到底是你的继母,对于你根本就不能严厉管教。继母是最难当的,如今出了事,你不能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姑姑身上。”沈语心越说越不满。慕容卿这女人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她自己不长进,与别人何干。

    “恩,沈侧妃说的对,将军夫人到底是你的继母,总不好太过严厉管教你。”太后也颇为认同沈语心的话。

    “太后,你这样说,妾身倒是没了辩驳的理由。可事实就是如此,妾身从小就在母亲身边长大,为何会长歪了,这也都是母亲的能耐。太后你如果一定要找人负责,那只能去找母亲。管教不力,这本就是事实,毕竟大家都认同我没有礼数。太后,如果你着急的话,妾身这就派人回将军府将母亲给请过来,可好?”

    “你……你,你好口才,好,哀家就不与你再说这件事。你只要告诉我,为何你要独自霸占小九一人,不容他去其他人的院子?”太后算是看明白了,再去跟慕容卿说那些有的没的,这女人总是有各种理由推脱,到最后完全就是别人的责任,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独自霸占?不允许殿下去其他人的院子?”慕容卿小声的哼唧着,她倒是希望那老混蛋能去睡几天书房,那他就算忙到再晚都要跑回去挤她的床,与她有什么关系?

    “怎么,你不承认?如今全京城都知道你就是个妒妇,自从嫁入九皇子府之后,小九再也没找过其他的女人。我倒是想要听听,你还有什么理由可解释?”太后冷笑着,一副看你会如何的表情。

    慕容卿冷笑,“太后,妾身为何要解释?”

    “混账,你说什么?难道对此之事,你没有丝毫的解释?”

    慕容卿摇头,“没有!”她神态淡然,似乎完全没有被太后的气势压倒。

    在场众人瞧在眼中,心里有一种很是复杂的感觉。

    寻常人,就算是她们这些皇子的女人见了太后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有些时候话都说不清楚。

    这女人倒是好,一身的气度,倒是完全不输给太后。

    瞧她跟太后对来对去,完全没将太后的压迫放在眼中。

    在这点上,她们很多人都要输给慕容卿。

    她们哪里知道,她们之所以会畏惧,那是因为害怕,害怕太后会剥夺一些她们不愿意也不能舍弃的东西。

    而慕容卿呢,她丝毫不在乎太后会对自己下手。她头顶还有一座大山在顶着呢,太后想做什么也必须要先过了夏侯奕那关。

    更何况,就算是她自己,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她也并不怕太后。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人知道罢了。

    “慕容卿,你好大的胆子,红颜祸水,你这是要让小九绝后啊。”太后厉声喝道。

    “太后!”慕容卿扬身站起,重重出声,打断太后的话。“太后,妾身想你或许根本就没弄清楚一件事。殿下岂是旁人能够掌控的人,他愿意去哪里,那是他的意愿,谁能左右?妾身可没那么大的能耐去左殿下的想法。殿下不愿意去那些人的院子,岂会是我的责任,太后你应该先去弄弄清楚,为何殿下不愿意去她们的院子。至于子嗣,我嫁入九皇子府也不过才三个月左右的时间。纵然没有受孕,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如果妾身记得不错,太后您当年生下太子,那也是进宫半年之后的事情。太后,如今距离半年之期还有三个月,你就此断定我不能生?”

    “好好好!”太后也气的站起来,“慕容卿,哀家倒是小看了你。牙尖嘴利,这里如此多人倒是都说不过你。慕容卿,你真的很厉害。好,哀家倒是要看看三月后,你是否能够受孕。”

    “妾身一定会将太后的意思完整的转达给殿下,让他多加努力,争取早日给你生个小皇太孙出来。”慕容卿一本正经的答应。

    众人傻了,这女人,她怎么能把那种事放到明面上如此正常的说出来?

    真是不害臊。

    “狐媚子!”太后忍不住的怒骂。果真如此,这种话都敢如此说,真真是个不要脸的。

    慕容卿撇嘴,这老婆子可很难伺候。一方面想要有皇太孙,一方面又觉着人家狐媚。真是笑话了,不做事,哪里来的孩子?

    不过,慕容卿倒是没敢将刚刚那些话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倒不是不敢说,只是怕把太后气的魂归西天,那她可就罪过大了。

    “够了够了,你给我出去,我懒得看到你。”

    “是,谨遵太后你老人家的懿旨。”慕容卿语气淡淡的道。行礼后,看也不看众人一眼,转身就走。

    直到她出了大殿,太后才怒哼哼的道:“混账东西,将军府怎么就出了这么个货色,气死哀家了。”

    “太后,你老消消气,别与她计较便是。”柳园园红着眼眶劝慰着,“您这样,园园心里也是不好过。万一你身子出了点什么事,园园万死难辞其咎。”

    “好好好,哀家不生气,不生气,怎么着也不能让我们的园园跟着受罪。你放心,那狐媚子刚刚不是说了吗,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看到时候她没受孕,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柳园园默默的出头,道:“太后,园园全都听你老人家的。”

    瞧着她那委屈劲儿,太后的心里也是颇不是个滋味。“小九那孩子怎么就看上了那个女人,不过就是个狐媚子,到底有哪里能让人高看一眼的?倒是委屈了我们的园园,哎……小九那孩子,旁人的话也是听不进去。好在那狐媚子自己的肚皮也不争气。我倒是看她不像是个有孩子缘的,且等着吧,三个月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哀家倒是要看看,三个月之后,她又能有什么好说的。更何况,等到皇上大寿之后,你便可随着小九一道西行。这一路上不晓得要花多少时间,你怎能一点机会都没有。”

    “太后,你老人家放心,园园知道该怎么做。园园知道,这一切都与奕哥哥无关,园园不会怪奕哥哥。其实,只要能让园园留在奕哥哥身边,园园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其他的,园园真的不计较。”

    “你这孩子,真是个傻的。”柳园园越是如此懂事,太后就越是心疼。

    当年柳园园进九皇子府就是她的主意,虽然是柳园园求了她许久,但总归是她做主。如果柳园园过的不好,她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园园,你放心便是,有哀家在,断然不会让你受了委屈。”太后安抚着去拍柳园园的手背。

    其他人听见,都有些羡慕。能够得到太后这样一句话,也就表明太后必定会替柳园园做主,这可比她们自己孤军奋战容易多了。

    不说太后在这儿如何安慰柳园园,那边慕容卿被赶出去后倒是乐得自在。

    想着自己几次都没能好好的逛逛御花园,便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去那边走走。

    想来太后也不愿意再看到她,慕容卿索性就让人去通知夏侯奕一声,让他回府的时候来接自己一道回去。

    慕容卿三人转道,正欲往御花园的方向走,红叶突然道:“侧妃,你瞧,是四小姐。”

    慕容卿转头看去,果然是慕容嫣,正跟在六皇子妃的身后慢慢走来。

    瞧慕容嫣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显然是嫁过去的日子过的并非太好。

    想来也是,六皇子妃可是个厉害人物,到目前为止,六皇子府中可只有六皇子妃一人生了男丁,其他的,也就只有几个侍妾生了女儿。侧妃中,无一人有子。

    慕容嫣本就不是什么厉害的性子,这样嫁过去,不被压制的死死的才怪呢。

    “原来是慕容侧妃。”六皇子妃上前,笑着与慕容卿打招呼。

    与其他人对慕容卿的看法不一样,六皇子妃却是极为欣赏她。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掌控自己的男人。如果连自己的男人都收服不了,还有什么活头。

    放眼整个皇子圈,能像自己这般将六皇子的心死死的掌控住的,除却自己以外也就只有慕容卿这个女人了。

    “慕容侧妃,你确实是一个值得人欣赏的女人。只不过,有时候锋芒毕露毕竟不是好事,很多事情不见得需要女人来动手。该是男人出面的时候就让他们出面,否则,男人倒是以为自己没有了英雄用武之地。慕容侧妃,你以为如何?”

    慕容卿笑着点头,看着六皇子妃的眼神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六皇子妃,今年约莫二十二岁,膝下有一个六岁的儿子。她十五岁嫁到六皇子府,至今已经有七年了。

    在这七年里,每个月,六皇子必会去她的房间半个月,而六皇子府其他的女人却是丝毫不敢乱说什么。

    要说六皇子妃是个多么漂亮的,也不尽然。她娇娇小小的个子,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

    不是多么的漂亮,但却很是可爱。

    慕容卿倒是有些好奇,为何六皇子会喜欢六皇子妃这样的人。

    不过,细细一想,倒是也能够猜到一些原因。六皇子阴柔的就像一条蛇,而六皇子妃虽然个子娇小,但因为其父亲乃是与慕容成同名的将军,自小养成了爽朗的性子。

    男人阴柔,女的阳刚,倒是形成了互补。

    当然,这也仅仅是慕容卿自己的猜测。

    而且,从六皇子妃此时的话便可以听的出来,她能够得到六皇子的宠爱,可不仅仅只是因为性子相贴合那么简单。

    “六皇子妃你说的是,今儿个真是受教了,改日有机会,必定好好请教一番。”慕容卿笑着道。不知为何,虽然是与六皇子妃是敌人,但却让她多了一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是第一不以女人为弱者,必须依靠男人而活着的女人。

    也是第一个跟她想法类似,能够找到共同话题的女人。

    “叫我一声六嫂吧。”六皇子妃笑着道。“六嫂。”慕容卿从善如流的喊道。

    “好。”六皇子妃爽快的拍拍慕容卿的肩头,“女人想要过的好本就不容易,更何况你府中还有几个厉害的。好好干,我看好你。”

    “六嫂真是高看我了。”慕容卿淡淡的笑。

    “是否高看,我心里有数。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能力可瞒不得我。好了,不多说这些。有件事我倒是要与你说一声。”

    “六嫂请说。”慕容卿若有所感的扫了一眼慕容嫣,应是与她有关吧。

    果然,六皇子妃上前一步,贴着慕容卿的耳边,轻声道:“我虽然欣赏你,但却不会因为你而对你妹妹手下留情。她不过才刚进府就敢给我玩花样,不整治整治,将来不知天高地厚,到时候,丢的不仅仅是六皇子府的脸,你们将军府也会跟着蒙羞。”

    慕容卿失笑,越发觉着六皇子妃这人对自己的胃口。“六嫂,她虽然是我的妹妹,但依然嫁进六皇子府,我可管不了。更何况,我也是个外嫁女,更是管不了。六嫂,我的面子,在你六皇子府可是没什么作用的。”

    六皇子妃笑了起来,“与你说话就是舒坦,不像那些女人,明明厌恶死对方了却还是装出一副跟她很好的样子。我这人就是直来直往,想对付谁也是明面上的。我不怕人说,输的人不过是因为她技不如人,有什么可说的?慕容嫣不是我的对手,她最好早一点认清这个现实。否则,我必定会让她有一个深刻的教训。”

    “六嫂,此时我真是万幸自己嫁的是九殿下而非六殿下。”慕容卿一副后怕模样的拍着自己的心口。

    “不,如果你嫁入六皇子府,我是否还能保住地位,真不好说。”六皇子妃倒是有着不同的看法。

    “六嫂,你真是太高看我了。”

    “或许是吧。行了,我也不说了,太后只怕也等急了。有机会,我们再聊。”

    “好,会有机会的。”慕容卿也是畅快的笑。在六皇子妃面前,她无需压抑自己的性子。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因为她们根本就是同一类人。

    六皇子妃笑笑,抬步就走。

    慕容嫣这才走到慕容卿身前,低低的叫了一声,“大姐。”

    “如今你已如愿嫁入九皇子府,但愿你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基于姐妹的情分我提醒你一句,六皇子妃不是个简单人物,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不要做一些让自己会后悔终身的事情。”慕容卿瞅着慕容嫣,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提点了一句。

    就如老夫人所说,不管如何,她们体内到底流着同样的血。

    “多谢大姐提点。”慕容嫣又恢复了往日那种可怜兮兮,小心谨慎,贴心懂事的模样。

    “去吧。”慕容卿挥挥手,再也不想多说。

    “大姐,那我便先行一步了。”慕容嫣柔柔一笑,这才追着六皇子妃而去。

    目送她们离开,慕容卿淡淡一笑,各人都有各人的缘法,慕容嫣之后会如何,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如果她老老实实,安安分分,以六皇子妃的为人,她断然会给将军府一点面子。

    但如果慕容嫣野心不小,那只怕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走吧,一切都要看她自己的选择,旁人帮不了她。”慕容卿断然收回视线,转身要走。

    她最后能做的已经做了,多余的,她没那么傻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侧妃,你瞧,那不是二小姐吗,她怎么会在这儿?”突然,绿心不解的对慕容卿道。

    “慕容雪?”慕容卿心中滑过一抹不好的感觉。她慢慢转身,一眼便看到了那穿着一身明艳的粉红宫装,慢步而来的慕容雪。

    果然是她。

    只是不对劲,她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今天并未听说太后曾召见过她。

    自从上一次慕容雪踩碎了太后的花盆,她便算是彻底的被打入谷底,再无翻身可能。

    可这个时候,那一身明艳的宫装,满脸的笑容,全都不是假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叶,未曾受到消息吗?”慕容卿不解。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没道理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红叶摇头,“侧妃,如果有消息,奴婢一早就通知你了。奇怪,二小姐怎么会进宫,还打扮的……”

    “三皇子妃?”慕容卿眸光犀利的转移到那走在慕容雪身前的女人。

    那是个年约二十出头的女人,肤似白雪,眼若桃花,自有那么一股子妩媚的气息。

    她慢步往前行,一手扶着丫头,一手捧着肚子,走的很是小心翼翼。

    她是三皇子妃,当今兵部尚书的女儿蓝惜月。这个女人,她最不陌生,前世,自己在她手底下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最后甚至是被她一碗毒汤给弄死。

    这样一个女人,她怎会忘记。

    重生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三皇子妃。之前还在好奇,这女人为何一直都没露面过,原来是怀孕了。

    慕容卿记得,这是三皇子妃的第二个孩子,从一开始就胎位不稳,她费尽了心思要保住孩子,哪怕要卧床三月也能忍住。

    这是个狠毒而又隐忍的女人,她的心思之毒没人能够看的准。

    慕容卿早就想要会会这个女人,但却没想到她居然会怀孕。

    她虽然想报仇,但却不会对孩子下手。

    慕容卿冷笑,不是不到,时候未到。既如此,她多等些时日又何妨。

    反正她也即将随着夏侯奕西行,暂时没那个时间去对付她。

    “慕容侧妃。”三皇子妃到了近前,语气冰冷的道。

    “正是。”慕容卿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笑容。

    两个女人对视着,一时倒是有火化在爆闪着,亮眼非常。

    红叶与绿心两丫头瞧着也都分外的不解,以前可从未听慕容卿提起过跟三皇子妃有仇的事情。

    只是任凭她们想破脑袋也无法想得出,这仇恨来自前世,是早已注定的,永远无法躲开。

    “慕容大小姐果然长的妖媚,人家人爱。”三皇子妃阴阳怪气的道。

    一听和话,红叶两丫头便有些愤然。有这么说话的吗,什么意思,是说她们家侧妃像狐媚子吗?

    “不敢当,与三皇子妃你的桃花眼相比,我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说到妖媚,自然是比不上你。”

    三皇子妃当即气的桃花眼勾起,喘气声也不由得变大。“慕容卿,谁才是真正的狐媚子,你心里清楚。别以为耍那一套欲擒故纵的法子就能够对付我。”

    “三皇子妃你可很高看我,谁是狐媚子我可不清楚。我只知道,凡是狐媚子,大多都有桃花眼。哦,对了,还有个俗称叫做狐狸眼。我瞧着,倒是与三皇子妃你的眼睛有些相像呢。”慕容卿冷冷的笑,讽刺这种事谁不会做,端看手段更高杆了。

    “你……”

    “三皇子妃,你可得小心着些。听说怀孕的时候脾气不好,生出来的孩子脾气也不会好。还听人说,孕妇嘴里经常挂着什么词,孩子便会长成什么样。我想,你应该不太喜欢自己的孩子长着一对狐狸眼吧?长的好倒还能勉强看一眼,长的不好,那就是一条缝,距离远一点,说不定都看不出她是否长了眼睛。三皇子妃,你可真是要多注意一些。”慕容卿劝慰着,一副我替你好的模样。

    “你,你……哎呦,我,我的肚子好痛。”三皇子妃痛苦的抱住肚子,人往下坐去。

    ------题外话------

    又一*oss出来了,哇咔咔,不晓得会碰出什么样的激情呢,哈哈哈,狐狸眼,星星眼,各种各种,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