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32 卿卿九九两世纠缠

032 卿卿九九两世纠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侯奕找到慕容卿之后,马上便叫来暗卫,将一众人秘密抬回了自己未建府之前在宫里的寝宫。

    他回去的时候,柳园园还未在,是以,一切都是秘密行事,根本没人知晓。

    夏侯奕动用了一些手段,请了太医来,诊治众人。只是,除却红叶是被人打中脑袋之外,所有人都是重度昏迷,像是被吓到。

    而其中以慕容卿最为严重,她像是陷入了梦魇之中,无法脱困而出。

    不多会儿,红叶醒来。

    夏侯奕拉着慕容卿的手,沉声问道:“说,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叶没敢哭出来,只是慌忙将当时发生的情况一一说出来给夏侯奕听。

    这些,暗卫通知他的时候也曾简单的说过。如今再听红叶说起,夏侯奕更觉古怪。

    饶是以他的能力也是猜不透,为何世间会有这种古怪的事情发生。

    寻思了会儿,见慕容卿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夏侯奕果断的派人去将戈黔给请进宫里来。

    此时距离皇上寿宴仅仅只剩下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

    如果慕容卿不能在三个时辰之内醒过来,到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皇上的寿辰之日出事,不管慕容卿是否是受害者一方,于皇上来说都是触霉头的事情。

    到时候旁人再来个添油加醋,不知会惹出多大的祸事。

    夏侯奕怎会让慕容卿出事,更加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委屈。所以,他必定要让她在三个时辰之内清醒过来。

    戈黔接到消息,听说慕容卿出事了,当即便背起药箱,将一些奇药带在身上,随着暗卫悄悄潜入进宫。

    “奕!”戈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顾不上去看夏侯奕,直接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慕容卿,“如何?”

    “情况不明,至今昏迷不醒,情况古怪。”

    “快与我说说。”戈黔快步走过去,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开始替慕容卿把脉。

    “有人踢过她肚子?”戈黔冷脸扫向慕容卿的小腹处。

    夏侯奕冷哼,点头,“是。”见到慕容卿的时候他便发现她的小腹处有很多脚印,显然是被人重重的踩过。

    戈黔握拳,咬牙,该死的,到底是谁,他一定会他碎尸万段。

    “情况如何?”夏侯奕沉声问道。此时的他,居然冷静了下来,一双冰冷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枯井一般。

    戈黔垂眸,不知该如何与夏侯奕说。伤得很重,情况不太妙。

    “说!”夏侯奕厉声喝问。

    戈黔咬牙,沉默了许久后,才幽幽道:“伤了子宫,以后受孕……有困难。”

    咔擦!

    红木床角硬生生被夏侯奕给劈断,“该死!”冷厉的嗓音仿佛是来自地狱,冰冷刺骨。

    一滴泪水缓缓自戈黔眼中滑落,看着慕容卿那苍白的小脸,他心里很是难过。

    这女人,总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好似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做。可真当有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却毫不含糊。

    嘴巴恶毒,心地善良。

    该强硬的时候,哪怕就是对上太后与皇上,她丝毫不惧。

    该软弱的时候,她能化成一滩水窝在夏侯奕的怀中。

    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难道老天真的不喜欢,所以要给她一个缺陷?

    戈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继续往下想。

    其实,慕容卿本身体质就不是太好,月事不顺,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才没有怀孕。

    但经过他的调理,她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谁又能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蠢女人,你,你到底让我该怎么办?戈黔痛苦的想去死,他是当世神医,可面对这种情况却是素手无策。

    亏得他还有神医称号,算什么,他到底算什么?

    戈黔握紧了拳头,重重的一下砸在了床上。

    而这个时候,夏侯奕却是闭上了眸子。他不敢再去看慕容卿,他害怕,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发狂。

    慕容卿需要他,所以,他必须要冷静,只有冷静,他才能想办法替她报仇。

    孩子……夏侯奕的心痛的像是有人用一把刀插在上面。

    没人比他更想要拥有一个跟慕容卿的孩子,可是……如今,难道没希望了吗?

    他想到了自己之前曾经见到的画面,慕容卿望着夏侯玉树,柔柔的笑,那眼中盛满了浓浓的母爱。

    她是真的把夏侯玉树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照顾,细心,贴心。

    她是真的喜欢孩子,那种感觉,无法装假。他更加知道,她很想要个孩子。

    如今发生了这种事,她醒来会如何?

    “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卿卿。”夏侯奕睁开眼,果断的道。

    戈黔沉重点头,“我知道,我会尽力,希望能够……还是有希望的。”

    “这些以后再说,她如今昏迷不醒,是怎么回事?”

    戈黔忙再度仔细去查探慕容卿的情况,半响后,诧异道:“奕,她的情况很是古怪,像是陷入梦靥之中,无法醒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与我说说。”

    “好。”夏侯奕沉声将之前红叶她们说的情况再度说了一遍。

    “不,不可能。”戈黔失声喊道。

    “怎么回事?”夏侯奕也是略惊了惊。能让戈黔如此,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要先去看看其他人。”戈黔快速起身。

    “红叶,你领着戈黔前去。”夏侯奕吩咐。

    “是,殿下。”红叶忍住心里的悲伤,带着戈黔快速跑出去。

    戈黔快速的替所有人检查了一遍,发现其他人的情况都很轻微,只是被一些幻象所吓倒。

    他替那些人施针之后,她们便都一一醒来。

    最后是绿心,她倒是有些麻烦,戈黔花费了好大一会儿工夫才算让她醒过来。

    她们醒了,戈黔当即便带着她们回到了慕容琴的寝室。

    见她们醒了,夏侯奕那冰冷的视线在她们脸上一一扫过。最好与她们无关,否则,他会让她们知道,伤了慕容卿的下场绝对是她们所不能负担起的。

    在那冰冷视线的注视下,一众女人都吓得连连后退,有胆子小的甚至直接跪倒在地上,抖个不停。

    戈黔上前,按住夏侯奕的肩头,道:“别这样,先问问当时的情况。”

    好一会儿后,夏侯奕才收敛了浑身的气势,他直接看向于月琳,道:“你说,当时是什么情况。”

    于月琳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找回自己的声音。“殿……殿下,婢妾当时好似看到了一个无头恶鬼,他张着双手,紧紧的扼着我的脖子,我,我被吓坏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呢?”夏侯奕的视线又落在了薛燕儿的脸上。薛燕儿哪里敢耽搁,忙将自己见到的景象说了出来。

    之后,几个人的说法都差不多,都是见到了一些恐怖的景象,而后被吓晕了。

    至于绿心,她倒是有些差别。她见到了自己的师父惨死时候的场景,那个时候她还小,记忆不是太清楚,一直以来,也都不知道是谁杀了她的师父。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当时在梦中居然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杀了她师父的人。

    而后,她便愤怒的要去替师父报仇,追着那人打,一直纠缠着,直到被戈黔唤醒,这才知道自己居然一直都是陷入幻境之中。

    一一询问过后,夏侯奕冲着她们摆手,“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如果让我知道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分毫,你们就不用再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毫无感情的威胁,吓得几个女人花容失色,各自点头不提。

    她们离开之后,夏侯奕转头看向戈黔,道:“是否有想法了?”

    戈黔面色沉重的点头,“是,其实,早在你之前与我说当时的情况时,我便已经有了想法。而听了她们所说的话之后,我便已经可以完全确定。”

    “是什么?”夏侯奕冷冷的问。

    “前世今生!”

    夏侯奕凝眉,“那不是传说中的东西吗,为何能够出现?”

    戈黔苦笑一声,“唯一还是传说中的东西,你当年不也是中了唯一的毒吗?如果我猜的没有错,前世今生与唯一出自同一人之手。你中毒与她中毒,完全都是一个人在搞鬼。”

    夏侯奕的脸彻底沉下来,他当年所中之毒,到现在都没能解毒。唯一乃是奇毒,传说中的毒药,谁也没想到现世中居然会有。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一种奇毒出现已经够可怕了,如今居然出现了另外一种。

    “可有法子?”

    “没有解药,只能依靠中毒者自己的力量。”

    “什么意思?”夏侯奕挑眉,只要有可能,他就会去试试,就算没可能,他也要拼出一个可能来。

    戈黔没回答,他走过去打开自己的药箱,翻找了会儿,从中掏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玉盒。

    走回来,他当着夏侯奕的面打开了盒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香?”

    “这叫引魂香。”戈黔拿起一根香,再是以夏侯奕将不远处的香炉递过来,将香cha入进去。

    他点燃香后,对夏侯奕道:“这是引魂香,传说中,它能够让中了前世今生毒的人听到外面人说话的声音。如果是亲近之人的呼唤,或许能够将她叫醒。”

    “前世今生,到底是什么?”夏侯奕拧眉问道

    戈黔沉声回答:“所谓前世今生,顾名思义就是能够看到前世,再与今生重合。但很多人看到前世之后便会沉沦于前世的种种无法自拔。据说,中过前世今生毒的人,极少能够醒来。”

    戈黔转头看着慕容卿,她是否能醒来,他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引魂香也并非是传说中的引魂香,不过是他依据残破的古书所研制出来的,作用肯定比不得原版的引魂香。

    再加上前世今生这种毒的厉害,戈黔对慕容卿能够醒来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出去吧,我想跟卿卿单独待会儿。”

    “嗯。”戈黔最后死死的瞪了慕容卿一眼,心中暗自骂道:“臭丫头,我还等着你醒来跟我斗嘴呢,再不醒来,看我以后不弄的你浑身长满长毛。”

    暗自威胁几句以后,戈黔最终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并将门给带上。

    室内陡然安静了下来,夏侯奕坐了会儿,突然就脱了鞋,爬上床,躺在慕容卿的身侧,将她涌入怀中。

    他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慕容卿的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过。

    伏在她的耳边,他轻声道:“小妖精,醒来吧,难道你不怕我打你屁股了吗?”

    “混账东西,胆子越发肥了,就是不能惯着你,稍不留神你就敢给我使小性子,穿小鞋。我警告你,再不醒来,我定然会要你个十天十夜,让你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小妖精!你真是我前世的债。不知道为何,你居然就是能够我唯一能够触碰的女人。当时在密林之中,你扑到我怀中,那一刻的悸动,我永远无法忘记。仿佛,有一种来自灵魂的呼唤,让我想要去亲近你,拥有你。”

    夏侯奕抓起慕容卿的一缕头发,轻轻的绕在指尖,“混账东西,不得不说,你胆子真大,居然敢踩了我一身的脚丫子印,还是沾了泥水踩的。我堂堂九皇子,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冒犯我?”

    夏侯奕垂头,在慕容卿的额头上落下重重一吻,“我当时气得发狂,吩咐所有暗卫出动,一定要抓到你。可当我见到你的那个时候,心中的怒意不知怎得就消失不见了。你慵懒的躺在椅子上,恣意,放松,像是一只小猫,又像是一只隐藏起爪子的小老虎。但不管是什么,我只知道,我被你所吸引,不受控制的被你所吸引。”

    说到这里,夏侯奕突然就浅浅的勾起了唇角,“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夏侯奕居然有一天会对一个女人动情。每天晚上不去看你一眼,我晚上就会睡不着。只要那天晚上能够看着你,哪怕只是静静的抱着你一会儿,我也会睡的很香。”

    “小妖精。”夏侯奕趴在慕容卿耳边轻轻的喊,“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跟你道歉。那个抱枕,其实是被我拿走了。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有那种味道,我会睡的很香。抱枕上有你的味道,我便偷偷拿走了。之前,我并不知道那是你母亲留给你的。等你醒来,我一定将它还给你,可好?”

    见慕容卿没什么反应,夏侯奕便挑起眉头,冷声道:“混账东西,不想要是不是,好,回头我就将那东西给毁掉。”

    如此威胁,依然是不见慕容卿有任何的反应。

    夏侯奕的眸子里悄然闪过一丝慌乱,难道,慕容卿真的就无法醒过来了吗?

    不,他不相信,她一定能够醒过来。

    夏侯奕扫去心中的慌乱,继续道:“小妖精,不如我们来一场大战可好?上一次你说过不认输,不如,这一次你来占据主导地位,我随你欺负,可好?”

    “卿卿,你不记得我们之间的承诺了?你答应过我,要陪着我生生世世,如今,你是打算食言了吗?”

    夏侯奕抓起慕容卿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她的手有些凉,每次她冷的时候,都会悄悄的将手伸到他的胳膊底下,说哪里是全身最温暖的地方。

    有些时候,她贸贸然伸进去,他都是被冻的惊住。

    他将她的手放到了自己胳膊底下,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那冰冷的手。

    “小妖精,以后我允许你随时将手放到我怀里,我随时可以给你取暖,可好?”

    夏侯奕不见丝毫气馁,纵然慕容卿不给自己任何反应,他依然不停的说着。

    他将两人之间的过往一句句的说出来,没有丝毫的遗漏。

    或请求,或着哄,或威胁,能用的法子,夏侯奕差不多都用了。

    只是,不知为何,慕容卿依然是没有半点反应。

    夏侯奕看了看时间,距离寿宴开始仅仅只有一个时辰了。

    他的小妖精还能在这一个时辰之内醒过来吗?

    话分两头,慕容卿这边出事,皇上的寿宴却是在有条不紊的准备之中。

    时间缓缓的滑过去,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等着时辰到了。

    夏侯杰站在大殿的门口,有些不安的看向半空。刚刚夏侯奕不知道接到什么消息就跑了,到现在都没有见人。

    是卿儿出事了吗?

    夏侯杰无法掩住心中的不安,总觉着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但既然夏侯奕已经出马,哪里还有他夏侯杰出手的必要。

    “卿儿,希望你没事。”夏侯奕喃喃自语。

    在寿宴开始前的一炷香时间内,所有人都到了。

    夏侯杰不安的看向了夏侯奕的九皇子府众人所在的位置,除却他跟慕容卿之外,所有人都来了。

    他心中的不安在扩大,难道他感觉到的是真的,慕容卿真的出了事?

    “小九怎么还没到?”皇上有些不悦的看向九皇子府一众人。

    柳园园身为侧妃,是目前众人中品级最高的,只能起身回答道:“回皇上的话,殿下忙完这边的事情,匆匆忙忙回去沐浴更衣,可能是因此才耽搁了。”

    皇上的脸色这才少有和缓,夏侯奕处理寿宴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这样解释,他倒也能够了解。

    夏侯杰却是露出了怀疑之色,事情真的是如此简单吗?

    旁人不知,难道他还会不晓得吗?夏侯奕早就跑了,根本不是才刚赶回去。

    眼瞅着宴会开始时间就要到了,夏侯奕却还是没见人影,皇上的脸色有些发黑。

    今天可是他的寿宴,难不成,夏侯奕在这么重要的时候也要迟到?

    钦天监的人上前说,“皇上,吉时已到,可以开始了。”

    皇上冷脸,吉时已到,不能耽搁了吉时。他气哼哼的瞪了一眼九皇子府众人所在方向,抬高手,正打算开口之时,外面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唱名声。

    “九皇子到,九皇子府慕容侧妃道。”

    皇上脸色稍霁,而夏侯杰则早已经望眼欲穿了。

    满室众人的注视下,一对男女慢步而来。

    男人身穿一袭紫色的皇子朝服,神秘,高贵,像是古时候的王。

    女人则是一袭同色的宫装,眼角处用紫色勾勒出浅浅的花形,妖娆,魅惑,像是古时候的王后。

    女人勾着男人的手臂,随着他的步伐,一步步的往前面走。

    不时,她会转头看看男人,而这时,男人也会转头看着她,两人之间有着莫名的情愫在流转,生生不息。

    室内众人俱都噤声,甚至都不敢喘息大一点,生怕会因此而破坏了眼前那美好的场景。

    皇上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眸中仿佛也带上了些梦幻的色彩。

    曾经何时,他也曾与一个女人这样携手同行过。那个时候,他们也是旁人所艳羡的存在。

    可现在,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发生变化了呢?

    “儿臣有事耽搁,来晚了,还请父皇责罚。”夏侯奕跪倒在地,请求责罚。

    慕容卿也随之跪倒,不言语,只是静静的伴随。

    皇上缓缓的扫视他们两人几眼,半响后,笑着挥手,“起吧,今儿个是个大喜日子,说什么责罚。更何况,你也是因为替朕忙于寿宴之时,何罪之有?好了,起身,回座位上去吧。”

    “谢父皇。”夏侯奕拜谢后,牵着慕容卿走回去坐下。

    这时,众人才活跃了起来,不过,更多时候那视线还是看向夏侯奕他们。

    实在是太惊艳了,完全将其他几位皇子与皇子妃都给压下去了。

    放眼整个大殿,愣是找不到比他们更出彩的人物了。

    而此时,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一个隐身暗处的人却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慕容卿,你真是好运气,这样都能醒来。果然,你与夏侯奕感情深厚。哼,不过你因为这样就能够躲开一切了吗?”

    那人连连冷笑,突然,身子一闪,消失不见。

    皇上的寿宴非常的热闹,可于慕容卿跟夏侯奕两人来说,周围的一切根本就不重要,他们两人的眼中只有彼此,唯有彼此。

    慕容卿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的笑着,可内心深处却依然激荡不已。

    老混蛋为了她,真是连死都不怕。

    犹记得,那个时候她深陷前世幻境,根本无法自拔。

    她纵然能听到夏侯奕的呼唤,可是根本无力逃脱。

    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究其一生,她不愿意再去尝试一次。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听见夏侯奕的声音。

    “混账东西,不愿意醒是吧?既然你无法活下去,我也没有必要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就让我陪着你一道离去,你也不会再这样孤单。”

    夏侯奕抓着慕容卿的手,贴放在自己的心口处。

    随即,一道银光闪过,他直接划破了手腕。

    血瞬间低落下来,一滴一滴,滴落在她的心口处。

    “卿卿,我知道你能听得见我说话。我也知道你能够感受到外面的一切。如今,你时间不多了。在我血流干之前,你如果无法醒来,那我就真是会陪着你一道去了。”

    夏侯奕就这样扬着自己的右臂,任由那血色的花慢慢的在慕容卿的身上绽放,一朵,两朵,三朵……逐渐的蔓延开来。

    而那个茫茫白色空间之内,慕容卿依然是被白色的光茧所包围,无法冲出来。

    她能够清晰的听见夏侯奕所说的每一句话,甚至,她能够感受到血滴落在自己心口的冰冷触觉。

    “老混蛋!”慕容卿揪着自己的心口,痛苦的嘶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答应过她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哪怕她离开了人世,他也要好好的活下去,难道,他一个大男人还想要食言而肥?

    血滴滑落的速度很快,一下下的,仿佛是一柄柄重锤砸落在慕容卿的心口。

    慕容卿痛苦的喊,“老混蛋,不要这样,快停止,快!”

    可是,任凭她如何的尖叫,那血滴滑落的速度丝毫不见停止。

    慕容卿疯了,她惨烈的尖叫,拼了命的去砸四周的光茧,她知道,再不出去,夏侯奕一定会死的,他一定会比自己死的还要早。

    她不管不顾的握紧了拳头,死命的去砸周围的光茧。

    那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非常的硬,一下下的砸在上面,像是砸在了石头上,痛的慕容卿一阵的哭天喊地。

    不过,她依然没有停,认准了其中一个点,就这样拼命的砸。

    时间仿佛快要停滞了,无尽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了这砰砰砰的声音。

    不多会儿,会伴随着一滴清脆的水滴滑落的声音。

    慕容卿的眼泪早已经流干,又或者,她知道流泪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到得最后,完全就成了机械化的动作,一下下,不间断,不停留,就这样砸在同一个地方。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慕容卿的吼声越来越大,空旷的茫茫血地之中,到处都回荡着这句话。

    “老混蛋,等我,一定要等我。”感受到血滴滑落的速度开始减慢,慕容卿开始发疯了。再这样下去,她就算是醒过来又能如何,夏侯奕根本就不能再活着了。

    体内的血都流干了,试问他还能有活着的可能吗?

    “夏侯奕!老混蛋,你不讲信用,出去了,我跟你没完。”这一次,慕容卿不只是用双手去砸,还抬脚去踹。

    又不知砸了多久,慕容卿突然瞧见那个地方传来一道亮光。

    慕容卿一惊,而后便整个人扑过去。

    是裂缝!

    终于,在她的疯狂之下,光茧出现了一道裂缝。

    慕容卿笑着,继续手下的动作。

    有了裂缝,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许多。不多会儿,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慕容卿扒开裂缝,整个人从光茧中跳了出去。

    外面依然是茫茫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滴答!

    就在慕容卿茫然四顾的时候,一道清脆的水滴声响起。

    慕容卿浑身一震,顺间转向了其中一个方向。“是老混蛋。”

    她喃喃道,迈开步伐快速往那边冲。

    水滴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这才继续,慕容卿就依着水滴的声音,不停的往前喷跑。

    水滴中间的间隔越来越长,慕容卿的一颗心也越来越混乱,怎么办,老混蛋真的死了,她该怎么办?

    思绪越来越混乱,慕容卿几乎是在下意识的往前奔跑。

    “夏侯奕,上天入地,我只与你在一起。”许久后,慕容卿仰天怒吼,脚下的速度开始加快。

    远远的,慕容卿瞧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拱门,周围带着微弱的光亮。

    外面好似有一道熟悉的气息在牵引着她。

    “是老混蛋。”慕容卿欣喜的跑过去。

    在拱门前面站定,慕容卿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白色的空间代表着她的前世,而一门之隔就是她的今生。

    前世今生纠缠不停,如今,她要做的就是选择其中一个。

    是前世?

    又或者是今生?

    慕容卿的唇边漾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前世于她是过眼云烟,虽然有无尽的恨,但她却不愿意回到过去。

    今生有她无法割舍的牵挂,她舍不得。

    笑容越来越灿烂,慕容卿最后看了一眼那无尽的空间,在心中喃喃道:“孩子,你的仇,我会替你报。”

    随即,她毅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入了光门。

    身子一跨过那扇门,慕容卿觉着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被割舍掉,一瞬间,她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她死死的握着拳,嘴里喃喃的喊,“老混蛋,老混蛋。”

    他才是她如今最重要的人,没有他,自己也活不了。

    一句句的低喃仿佛能够缓解那种痛楚,不知过了多久,慕容卿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老混蛋!”思绪一经回笼,慕容卿便激动的喊。

    “我在这儿。”一道略显虚弱的声音在她身畔响起。

    慕容卿回头,映入了那双清冷的眸子,里面能够清晰的反射出自己的身影。

    “老混蛋!”她快速抓住夏侯奕的右手,那儿伤口还未结疤,正在缓慢的渗血。

    嘭!

    小妖精怒了,一脚踹在夏侯奕的身上,不满吼道:“找死吗,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如果不是他对自己不信任,他怎会做出这种过激的举动来吓唬她?

    “疼!”夏侯奕拧眉道。

    小妖精怒火冲天,当即道:“痛死你活该,自作自受。”

    话虽如此说,但她还是快速将红叶两人喊了进来。

    见到慕容卿居然醒了,两个丫头再也忍不住的哭出来。

    “好了,这个时候不是哭的时候,距离皇上寿宴还有多久?”慕容卿一边追问,一边接过红叶递来的金创药开始替夏侯奕包扎。

    期间,夏侯奕一直都静静的躺着,不言不语,唯有一双眸子,自慕容卿醒来之后便再也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男人的唇角微微的勾着,像是开出了一朵绚烂的花。

    “还有不到一个时辰。”

    “这么快?”慕容卿凝眉,“准备热水,沐浴更衣,还有,快点将这里收拾一下,记得要隐秘,不准让任何人知道。”

    “是。侧妃。”两个丫头答应着,急忙按照慕容卿的吩咐去做事。

    等到热水打来,慕容卿便揪着夏侯奕,与他一道去沐浴。

    至于身后仿佛被血浸泡过的床,她没再多看一眼。

    夏侯奕所做的一切,无需去看,她全然知晓。

    两个人静静的泡在偌大的浴桶中,对面而坐。夏侯奕的右手臂搭在浴桶边沿,不能触碰到水。

    慕容卿拿着布巾,有一下每一下的替夏侯奕擦拭着身子。

    也幸好他们进来之前已经冲洗了下,否则,不知要洗出几盆血水来。

    小妖精想想就觉着心里窝火,忍不住的就揪住男人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扭了一圈,“混蛋,说话不算话。”

    男人直接用另外一只手扣住了小妖精的柔软,道:“你也说话不算话。”

    “我没有。”小妖精气呼呼的反驳。“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给我时间,我一定会醒来,为什么要自残?万一我没能及时醒来,你怎么办?如果你死了,我还能活着吗?”

    “不会的。”男人那冷硬的声音突然变得柔软。他摸向小妖精的脸,扬着眉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醒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出事,我只是想你能够快些醒来。我不想看着你一直沉睡,这儿会疼。”他摸着自己的心口,重重的砸了下。

    “讨厌死你了。”小妖精愤愤然的怒吼,突然就抓住夏侯奕的大手,不准他伤害自己。

    “老混蛋,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定然不会绕过你。”

    “好。”夏侯奕果断的答应。他也不会让那些人有再去伤害慕容卿的机会,一次都不能有。

    小妖精微微的叹息着,扑到夏侯奕怀中,就这样窝在他的怀里,闻着那熟悉的气息,整个心神都随之放松下来。

    许久后,小妖精突然低喃道:“殿下,你想不想知道我的前世是怎么回事?”

    “前世今生不过是一种药,没有翻天覆地的能力,所谓前世,不过是你自己的想象罢了。”对此,夏侯奕俨然是不信。

    小妖精微微的勾起了唇角,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想象中的前世是什么样子?”

    夏侯奕一怔,他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顿了顿,他突然冷厉开口,“你的前世是不是没有我?”

    该死的,他就知道是这样,不然这混账东西干嘛这么急匆匆的要告诉他。

    “才不是!”小妖精柔柔的笑,大大的媚眼忽闪忽闪,里面藏着无尽的情谊。

    她伸出小手,摸上男人的胸口,有一下每一下的摸着,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却不知道身下的男人脸色依然大变。

    混账东西,这是想祸害死他吗?明知道没有时间了,还在这里捣乱。

    夏侯奕真想就这样抓住慕容卿的手,阻止她的动作。可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

    其实,只要忍忍,有那样一只柔滑的小手摸着,滋味还是挺不错的。

    “殿下,我的前世里,夫君不疼我,而我呢,又是个傻乎乎的人,总觉着周围的人都是好人。经常会被人骗了去做一些傻事。”

    慕容卿苦涩的笑着,前世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就像是印在了她的脑子里,永远都无法忘记。

    “我的上面还有个大夫人,她不喜欢我,处处找我的麻烦。为了能够不惹麻烦,我已经尽力的躲在自己的院子,无事不出门。可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不愿意放过我。那个时候,我有了孩子,她已经快四个月了。大夫人寻了一个机会,让人将去上香回来的我绑到了野外。”

    “别说了。”夏侯奕突然抱紧了慕容卿,不准她继续说下去。虽然他知道这都是假的,但在药力的作用下,慕容卿会以为这就是她的前生。

    如此痛苦的经历,他不希望她能够记得。

    “殿下,听我说完。”慕容卿安抚的拍了拍男人的那青筋直露的手臂,笑了下。

    看着男人神态略略放松后,她这才继续道:“她将我丢在漫天雪舞的野外,我穿着中衣,吃力的往前爬。我感觉到孩子快保不住了,我很难过,也很无助。没人能救我,没人能帮我。本以为她想要我自生自灭,原来不是。她带了四个婆子来,她让那些婆子一起打我,狠狠的踢我的肚子。最后,她拔下了金簪子,用力的cha进我的心口。”

    “混账东西,我让你别说,听见没有?”夏侯奕瞳孔欲裂,死死的瞪着怀中不听话的女人。

    慕容卿抬头,唇边漾着灿烂的笑容。她抬起手,摸上男人的脸,笑着道:“死了又如何,关键是能够见到唯一对她好的人。”

    “什么?”夏侯奕不解。

    “临死之前,有人赶来救我。我用尽全身力气看了他一眼,只记得那光洁而又坚毅漂亮的下巴,还有那半张面具。”

    慕容卿的手缓缓的移到夏侯奕脸上的面具,“与这张面具一样,是你,是你最后来救了我。”

    夏侯奕心神震动,怎么也想不到慕容卿的前世里居然真的会有自己。

    他不敢相信,世间真会有这种巧合吗?

    慕容卿不再说话,她静静的趴在夏侯奕的怀中。

    这次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是好事。

    因为,她对于前生的一些模糊记忆变得清晰。最重要的是,在她生命的最后,她见到了夏侯奕。

    前世的很多事情如今都已经清楚明白。

    前世,她根本就是个蠢人,是人人口中的大草包。正是因为如此,她经常被人捉弄,戏耍。

    可不知道为何,很多次都会有人暗中帮忙。

    就算是她嫁人之后,依然会有人暗中帮她。如果不是有那个人,她只怕早就死了。

    虽然最终她还是难逃厄运,但与她而言,那个暗中帮她的人才是她最重要的人。

    一直以来都不知那人的身份,可在生命即将逝去的那一刻,她见到了。

    夏侯奕,居然会是他。

    慕容卿缓缓的勾起了唇角,前世今生,他们都是纠缠不清。

    原来,冥冥中一切自有注定。

    他们之间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前生无法在一起,今生来弥补。

    难怪她重生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夏侯奕,难怪她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就觉着熟悉。

    原来,前世他们已经有了这样的羁绊。

    只是可惜,这辈子,她也无法知道前世中,夏侯奕到底为何要对她这样好。

    或许,这将是一个永远的谜团。

    不过,这也都不重要了,今生的一切才最重要。如今她已经跟夏侯奕在一起,其他的,没什么意义。

    两人沐浴后,紧赶慢赶的去了晚宴场地,好在还算及时,并未出大事。

    慕容卿笑着抬手,捂住夏侯奕的眼睛,道:“看了一个晚上,还是看不够吗?”

    “不够。”夏侯奕拉下慕容卿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印了下。

    这辈子不够,下辈子也不够,他要生生世世都与她在一起。

    “傻瓜。”慕容卿暗自笑着,端起茶杯喝了口,眸光却是自大殿里的诸人身上扫视了一圈。

    “殿下,今天晚上估计不会太平。”

    “早有预料。”夏侯奕冷笑着,也学着慕容卿端起了茶杯,而非酒杯,静静的喝茶。

    “会比你想象的还麻烦。”

    夏侯奕挑挑眉,淡淡道:“你不是一早做了安排?”

    小妖精怒了,一脚踹在他的小腿骨上,压低了声音,怒吼道:“说,你到底派了多少暗卫跟着我,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情你都知道?”

    “并非如此,他们只知道你去过什么地方,但很多具体的事情,我并未让他们探知。”小妖精希望有自己的小秘密,他何尝不知。

    只要她无事,完好无损,她想做什么,随她去了。

    “诸位送上贺礼。”这时,太监大声的喊着,打断了慕容卿想要说出来的话。

    首先送上贺礼的自然是几位皇子,太子当先上前,恭敬的说了贺寿的话后,道:“父皇,儿臣送给你的是珍珠。”

    众人中有人开始撇嘴,珍珠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还敢当众拿出来献丑,亏得他还是个太子,送出来的礼物也太不讲究了。

    ------题外话------

    关于夏侯奕前世的事情,我还在考虑是否要写。不知道妞儿们好奇不好奇,如果你们想看的话,我会在后面找个机会写出来滴,哈哈哈,看你们的想法了了……欢迎大家在书评区留言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