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1 被追杀入鬼林子

001 被追杀入鬼林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地一片雪白,慕容卿再度陷入了那个古怪的空间,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除却时不时的有雪花往下落之外,再无其他事物。

    慕容卿狠狠的跺脚,“混账,最好别让我知道是谁再度下药,否则,我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接连两次被下药,慕容卿气得抓狂。

    昨天晚上,夏侯奕就已经与她说过自己为何能够见到前世的事情。

    原来居然有前世今生这种奇药,可以让人一窥前世的一切。

    慕容卿后来特别找戈黔问过,如果再遇到这种药,她该怎么办。

    戈黔说,这种药,想要打破只能不再去想过去的事情,要跳出过去,畅想未来。

    慕容卿自然不能让自己就这样被困住,夏侯奕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中了这种药,谁知道夏侯奕他们是否也会中招。

    想到他们有可能会被人一网打尽,慕容卿的心就开始隐隐的抽痛,无法想象,一旦他们都被人给抓了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说他们出师不捷,就说他们会要了夏侯奕的命,这不知都会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好在记忆之中,夏侯奕并非是这个时候出事,所以,慕容卿虽然着急却是没有慌张。

    回想着戈黔的话,慕容卿满脑子都在想着夏侯奕,想象着那有一扇门,可以通往外界,就如同上一次她见到的那个圆形拱门,跳出去她便能够醒来。

    她闭着眼,也不去看路,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冲出去。

    不多会儿,她突然感觉到有些疼。慕容卿瞬间睁开眼睛,不对,在那个古怪幻境中自己是没有知觉的,不痛不痒,这会儿能够感受到痛楚,绝对不可能是在那个幻境中。

    睁开眼,眼前青蒙蒙的一片。

    慕容卿微微拧眉,什么鬼地方,到处都是青色的大石块。

    后腰上面有点痛,慕容卿捂着腰坐起来,入眼所及之处全都是青色的大石块,仿佛是被困在了石牢之中。

    “绿心,红叶?”慕容卿一眼看到不远处躺着的两人,她忙起身跑过去,从身上掏出了戈黔给自己的引魂香,点燃后放到她们鼻子前面晃悠了下。

    戈黔说过,中过一次前世今生的毒之后,再有第二次便不会太大的作用。尤其是第一次根本没什么大事的,到了第二次几乎就跟迷药差不多的性质。“嗯?”接连两声轻哼,红叶与绿心一前一后醒来。

    “侧妃?”红叶揉着脑门坐起来,“我们这是在哪儿呢?”

    “我也不知,你们没事吧?”

    红叶跟绿心两人一起摇头,除却头有点晕晕的,其他都还好。

    “咦,那不是于夫人吗,她怎么也在这儿?”红叶指着另外一边,诧异的喊道。

    慕容卿回头一瞧,可不正是于月琳。

    她走过去,将引魂香放到于月琳鼻端晃悠几下,后者嘤咛着睁开眼。

    “慕容侧妃?”于月琳诧异的喊了一声。

    慕容卿笑着扶起她,“怎么样,还好吗?”

    于月琳重重的揉了揉自己的头,道:“我没事,就是觉着头晕乎乎的。”

    慕容卿放心的点头,这才有机会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她发现,这应该是个地窖,角落里还放着不少白菜之类的蔬菜,还有一些酱坛子。

    地窖有一个通往上面的木板门,也是唯一的出路。

    “绿心,去看看。”慕容卿吩咐着。

    此时,她们几人站到一起,这才发现,整个地窖之中就只有她们几人。

    “慕容侧妃,这到底是怎么了?”于月琳有些不安的问。昨儿个一场厮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我暂时也不太清楚,等到上去之后再说吧。”慕容卿沉着脸道。

    见她脸色难看,于月琳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这时,绿心道:“侧妃,上面好似有什么东西压着,奴婢推不开。”

    慕容卿的脸色就开始变得很难看,怪不得那人不杀了她们,原来是想将她们给活活的困死在这儿。

    好歹毒的心,慕容卿一下子就想到了柳园园。

    上次在宫中中了前世今生的毒,初开始也是因柳园园而起。如果不是她们跟随柳园园,也不会中招。

    所以,说不定上次的事情就与柳园园有关。

    而这次,同样的招数,难保就没有柳园园的手笔在其中。

    “柳园园。”慕容卿在心中冷笑,好,好一个柳园园。

    “侧妃,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绿心黑着脸走回来。唯一的通道被堵死了,那她们岂不会被困死在这儿?

    慕容卿转头看向于月琳,道:“琳妹妹,对不住了,你也是因为我们才会被牵连进来。”

    “慕容姐姐,你千万别这样说,如果不是你,我只怕昨天晚上就已经死了。”于月琳笑了笑,并未因此而生慕容卿的气。

    慕容卿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头,“如果能出去,我一定替你想办法。”

    于月琳大喜,当即便弯腰行礼,拜谢道:“姐姐大恩,今生无以为报,来生定当……”

    “好了。”慕容卿笑着打断她的话,“无需说这些。”

    “慕容姐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于月琳其实还是有些紧张。她对于将来有无限的畅想,真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

    “四处找找看,或许还有其他的通道。”慕容卿吩咐道。虽然,她觉着没太大可能性,但目前这种情况,一定不能让大家失去了希望,否则,她们只怕支持不了太长时间。

    众人当即答应着,快速分散开来,四下寻找,看看是否有其他的通道。

    结果显而易见,根本就不可能有其他通道。

    纵然慕容卿聪明绝顶,此时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突然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一下,一下,仿佛是在试探着什么。

    慕容卿马上冲着大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大家不要乱动,不要发出声音来。

    敲击了几下,外面的人估计是没听见声音便没有再继续敲击。

    绿心显然有些着急,忙压低了声音问道:“侧妃,外面有人,我们这个时候不想办法出去,那岂不是要……”

    “别急。”慕容卿微微摇头,外面是敌是友暂时不知,此时贸然出去对他们不利。

    更何况,如果真有人要救他们,也绝对不会仅仅只是敲击几下就了事。

    果然,过了会儿,外面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叫唤。

    “笨蛋慕容卿?”

    这一声叫的很轻微,初开始,地窖中的几人都没听的太清楚。

    “笨蛋,慕容卿!”

    没过多会儿,外面的人开始大叫,尤其是笨蛋两个字,着重加了力道,一时,室内众人全都愕然的回头去看着慕容卿。

    心道,到底是哪个贼胆包天的居然敢叫这小祖宗笨蛋?

    被她们这样盯着,慕容卿略显不太自在。她抬头瞪着洞口,怒喊道:“小疯子,找死吗?”

    “哈哈哈……”外面传来了畅快的笑声。“慕容卿,我就知道你个祸害不会这么早死,哈哈,祸害遗千年,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

    “还不住嘴?”慕容卿怒哼。

    嘭!头顶的石板被人给推开,一个人沿着阶梯快速跑下来。

    “祸害,没事儿吧?”跑下来的人,娃娃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嘴巴快要咧到耳朵根上去了,不是小疯子又是谁。慕容卿一记冷冷的利光扫过去,“还死不了。”

    小疯子快速跑到跟前,绕着她转悠了一圈,见她是真的没事,这才道:“没事就好,我们先上去再说。”

    慕容卿轻轻点头,招呼着众人一起上去。

    果然就是个地窖,位于后院。

    出了地窖,到了院子里,众人脸色顿时大变。

    空气中有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慕容卿仔细看了下地面,发现地面好似都被血给染红了。

    “小疯子,你来的时候,可曾见到殿下他们?”

    小疯子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犹豫了会儿才道:“卿儿,九殿下已经离开了,早就已经上路了。”

    “不可能。”红叶大声的反对,“殿下怎么可能不带着侧妃就自己走了?”

    别说红叶不信,就算是慕容卿自己也不相信。

    心中有一刹那的怀疑,她担心是夏侯奕不想她跟着去冒险,所以将她丢在这里。但转念一想却不对,经过这次前世今生的事情,夏侯奕定然不会丢下自己先走。

    还有,他连夏侯玉树都带走了,又怎么可能独独将她给留下来。

    “侧妃,好似暗卫也出了事。”绿心出去转悠了一圈回来道。

    慕容卿微微点头,事实上,不用绿心说她也知道,如果暗卫还在,她们不可能在地窖里关那么长时间。

    “卿儿,现在该怎么办?”小疯子问道。

    慕容卿转头看他,诧异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特意来找你的。”小疯子不是太自在的说。

    “我不是祸害吗,找我做什么?”慕容卿气哼哼的往前走。

    小疯子屁颠屁颠的就跟上去,道:“就因为你是祸害,我才要跟着你,以防你去祸害别人。”

    慕容卿瞪眼,“小疯子,你胆子越发的大了。”

    小疯子微微摇头,唉声叹气,“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不让你去祸害别人,我只能紧紧的跟着你,看着你。”

    “正经的呢?”

    “正经的就是我知道你要去西域,所以特别来领路。”

    小疯子得意的挠挠头,西边那条路,他可是走了不短的距离。

    慕容卿眼睛一亮,对哦,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当年小疯子说要游学,可是走了不少地方,据说最远得就是往西面走的。

    慕容卿拍着小疯子的肩头,道:“不错,有你带路倒是省却了不少麻烦。不过,你确定自己还认得路?”

    小疯子登时怒了,怒吼道:“慕容卿,你这是鄙视我吗?”

    “我有吗?”慕容卿斜睨了他一眼。“既然这样,那你先回去吧,我们自己可以找到地方。”

    小疯子那无边的气势瞬间消散一空,他陪着笑脸,哄着道:“我不就也是一说嘛,让我带你去,多省事儿,什么都不需要你烦恼,全都由我给你打点妥当,多好的事儿。”

    “你求我的?”慕容卿问道。

    小疯子气得心肝儿疼,可脸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可怜兮兮的点头,“是,我求你大小姐让我跟着,给你带路,可好?”

    “那好吧。”慕容卿一副我大人大量的模样,伸出手去拍了拍小疯子的肩头,“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我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好吧,暂时就让你留在我身边做个跟班的吧。”

    慕容卿隐忍着笑意往前走,心中道,小样儿,得意个什么劲儿,走过西域这条路又怎么样,还不久是个跟班?

    小疯子在慕容卿的背后使劲的跺脚,蹦跶,还时不时的挥着拳头去砸她。

    臭丫头,就知道欺负我。

    小疯子发泄了一番,可怜兮兮的,一步步的追了上去。

    背后,绿心等人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而于月琳却是满脸稀奇的望着小疯子,怎么都想不到那么高身份的一个男人为何会在慕容卿身前就成了个软柿子,捏的那叫一个稀烂。

    到了前面,慕容卿先去了自己的房间,愕然发现所有的行礼都不见了。

    心中不安,慕容卿便赶紧又跑去了其他人的房间,果然,所有的行礼都不见了。

    “卿儿,别找了,人早就走了。我到这儿的时候,看到了车轮印,估计已经走了有些时候了。”

    慕容卿咬牙,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信邪,将整个驿站前前后后翻找了个遍,除却地上的血迹之外就只剩下了他们五个人。

    “卿儿。”小疯子拉住慕容卿,“你还要继续找下去吗?”

    “不找了。”慕容卿重重的喘口气,“该死的,他们将我准备的那些好东西全都带走了。”

    “放心吧,想要追上他们还是很容易的。毕竟,九殿下带了太多的人,根本就走不快。”

    慕容卿点点头,“那我现在就上路,争取早些找到殿下。”

    “嗯。”小疯子有些失落,慕容卿的心里,眼里全都是夏侯奕,三句话中有两句半都是他。

    太伤人心了。

    不过,小疯子虽然心里难受却是没有表现在脸上。

    众人商量一番,都觉着此地不宜久留。谁知道昨天对付他们的人是否还安排了后手,还是早些离开这里比较好。

    小疯子就驾了一辆马车来,好在马车足够大,慕容卿她们四个女人坐在里面也丝毫不见拥挤。

    不过,他除却准备了一些自己的换洗衣物之外什么也没准备。

    慕容卿几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是米水未进,早就快受不了了。

    当即一个个的催着小疯子加快速度,争取早些到前面的市镇,赶紧重新买一辆马车,再找一个车夫。

    小疯子被催的急了,恼的哇哇叫,“慕容卿,你说的什么话,我难道是马吗,让我跑快点儿?”

    “我是希望你能让马跑的快点儿。”慕容卿没什么力气的道。

    “已经够快了。”小疯子此时后悔死了,早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不一早多准备点慕容卿喜欢吃的东西吗?

    慕容卿就坐在靠近车帘子的附近,她想了想之后问道:“小疯子,你来到这里之后可曾发现什么不对劲之处,你为何知道我们在地窖里?”

    “你身上的味道。”小疯子道。

    “什么?”慕容卿有些诧异,她身上的味道,什么味道?

    “说不清楚,我只是记得你身上的味道。虽然此地血腥味很浓,但我还是跟着你身上的香味找到了地。至于其他人,我并未见到过。”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可曾听说过什么?”

    小疯子微微顿了顿,似乎是没想到慕容卿居然会问自己这个。

    按理说,慕容卿这个当事人不是应该知道的更加清楚吗,为何她却好像完全不知情一样?不过,他倒也没多想,顿了下便就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据我了解,当时只有人知道这边杀声震天,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不过,后来九皇子派人去信给皇上,好像是有土匪知道九皇子带了不少好东西,故而来抢劫。只是想到九皇子一早就在这儿安排了两千个御林军,所以土匪没有占到便宜,被杀了个精光。九皇子一行人倒是没什么损伤,早上整顿好之后便继续出发了。”

    慕容卿等人听了,只觉着古里古怪的。那伙人绝对不是土匪,哪有土匪如此大胆,敢来抢劫驿馆,抢劫夏侯奕。

    要知道,但凡这种出行,必定会带不少人在身边,土匪又不是傻瓜,会自寻死路。

    当然,最为古怪的却是整顿一说,什么叫都没有损伤,难道他们就没发现少了几个人?

    慕容卿与于月琳两人对望了一眼,都觉着有些不安,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不过,任凭他们如何猜想也不是个事儿,除非找到夏侯奕,否则根本无法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侧妃,后面好似有动静。”突然,绿心靠近了慕容卿,压低了声音道。

    慕容卿点点头,悄悄的撩起了车帘子探头外看。

    但见后面好似有几匹马追来,尘烟滚滚,瞧不见人的脸,只是能够瞧见大概有不少人。

    “是同行的人吗?”慕容卿自言自语道。

    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却总是觉着不太踏实。她又仔细观察了会儿,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些人完全穿着统一的服饰,都是黑色的劲装,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慕容卿哪里还敢多看,忙挪出去,对小疯子道:“后面有追兵,再快点。”

    小疯子脸色一变,匆忙中快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些人距离他们也顶多就只有一千多米。

    他们骑马速度快,他们马车虽然有两匹马,但架不住人多,根本就跑不快。

    这样下去,他们肯定会被后面的人追上。

    “我说你这个祸害到底招惹了什么人,这是一定要对你下死手啊。”小疯子冷着脸道。

    到这个时候他哪里还看不出来,如果不是他追着赶来,如果不是他熟悉慕容卿身上的味道,那慕容卿她们估计就要被活活的困死在地窖之中。

    而现在呢,又冒出了十几个杀手。

    显然,有人暗中监视,如果没人救慕容卿她们也就罢了,有人救的话,便再度派杀手来处理掉她们。

    “别废话了,这个时候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赶紧赶车要紧。”慕容卿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里去了。

    这一次万一真被后面的人追上,那可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就凭绿心一人,哪里会是那么多人的对手。

    慕容卿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着急,必须要冷静,只有冷静才能够想到办法。

    她快速撩起车帘子,对车内的人道:“后面有杀手,大家都小心,拿起车里的衣服裹住头,待会儿碰撞的时候碰到车壁也不会受伤。快点,琳妹妹,你别害怕,我一定会想到办法。”

    几人中,绿心跟红叶都是见惯了世面的,唯有于月琳是个例外,慕容卿最怕的就是她关键时候给自己添麻烦,到时候估计会连累大家都得死。

    于月琳其实真的有些害怕,她虽然小时候跟着父亲走过不少地方,但那个时候到底还小,再加上她可是大小姐,哪里经历过什么大浪。

    从昨天到现在,发生了那么多事,要说不害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她却硬是没让自己表现出来,她不能让自己拖累大家。

    于月琳快速答应,“慕容姐姐,你别担心我,放心吧,我会坚强的,不会让那些人小看了去。”

    慕容卿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冲着她笑笑,道:“地窖里困不死我们,那些杀手也要不了我们的命。”“是。”于月琳三人同时大喊,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

    于月琳她们很快就用小疯子的衣服撕成了碎布条裹在了脑袋上,虽然很丑,但却可以很好的保护到头部。

    慕容卿也给自己与小疯子裹上了一些,见还剩下不少衣服,便又让大家在自己的四肢关节处厚厚的裹上一层。

    待会儿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掉落下马车,有这些衣服的包裹,关节不受伤,那就能走路,能用手。

    慕容卿可谓是将所有能够准备的都准备了,接下来就看双方的马谁的更胜一筹。

    小疯子见后面的人越追越近,不由气得啊啊大叫,“啊啊啊……气死我了,早知道我就将那两批西域宝马给弄来了。”

    “你就会打马后炮。”慕容卿笑着摇头。

    “臭丫头,就知道笑话我。亏得你现在还能笑出来,待会儿说不定就要小命不保了。”

    慕容卿摊开手,“不笑怎么办,难道要哭不成?更何况,事情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小疯子眼睛一亮,忙吼道:“啊啊啊!臭丫头,我给你气死了,有主意了还不快点说,想急死我吗?”

    “别着急。”慕容卿伸出手,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风向,而后才对车厢里坐着的红叶道:“将我们准备的东西丢出去。”

    红叶一脸的兴奋,“不知道会有多大的作用呢?”

    “此时我们在上风口,正是适合,红叶,快。”慕容卿催促了一声。

    “是,侧妃。”红叶快速答应,而后便从随身的百宝袋中掏出了一个不算太大的纸包。

    她将手伸出去,将纸包里的东西迎风抖了出去。

    于月琳她们依稀瞧见纸包里的好似一些白色的粉末,但具体的是什么东西,她们也不知道。

    白色的粉末随风往后飘了去,不知为何,粉末居然不会落地,就这样随着风一路朝着后面的杀手吹过去。

    杀手们自然没有瞧见白色粉末,那么细小,纵然以他们的眼力也是瞧不见的。

    慕容卿她们清楚的瞧见白色粉末刮到那伙杀手的头脸上。

    只见他们驾马穿过去,丝毫不见有反应。

    于月琳看得一愣一愣的,傻傻道:“怎么会没反应,那个药粉不是迷药?”

    “不会啊,我的三步倒不可能会没用的。”红叶抓着头发,焦躁的跺脚,“怎么会没有用?”

    嘭嘭嘭!

    就在这时,接连三声闷响从后面传来。

    慕容卿她们一瞧,只见三个杀手从马上跌落下去,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哈哈,真的有用。红叶,还有没有,再丢点出去。”于月琳兴奋的拉着红叶的手叫着。

    红叶尴尬的摊开双手,“没了,本来有好多,但我们的行礼……”

    于月琳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而后便不满的怒骂,“一定是柳园园那个奸诈的女人,她到底是用了什么奸计居然让殿下不管慕容侧妃就走了?”

    众人默了,这个问题,别说是于月琳不知道,只怕就算是慕容卿这个当事人也都猜不到

    “红叶,你身上应该还有些小蚂蚁吧?”慕容卿突然道。

    红叶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对,还剩下一瓶子,我本来打算入药的,现在却是派上用场了。”

    “食人蚁?”于月琳的嘴唇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她瞬间往后跳,脑袋不注意就碰到了车顶,发出了老大的声音。

    前面的小疯子一直都在注意马车里的情形,听见那声闷响,忍不住的就笑,“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啊,居然会有人比卿儿还要笨。”

    于月琳羞红了脸,捂着头怒吼道:“你说谁笨?”

    “自然是谁傻的往车顶撞就说谁了。”小疯子才不怕于月琳。他这辈子就拿慕容卿没辙,其他人,他可不怕。

    “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嘲笑我一个女人,丢脸。”

    小疯子气得哇哇大叫,“你说说不是男人?好好好,回头我就让你试试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你,你混账,谁要试?”于月琳的脸更红了。这该死的混蛋,说话没谱,太不是个东西了。

    难怪慕容卿会收拾他,这小白脸就是欠收拾。

    慕容卿她们被逗笑了,倒是不常见于月琳跟人起争执,这两个人掐架还真挺有意思的。

    红叶却是没管他们两人如何掐架,只是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了一个不大的瓷瓶,脸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蚂蚁。

    “侧妃,这蚂蚁也倒不出去啊。”红叶有些犯难。

    蚂蚁可不是药粉,随风就飘走了。这一个没弄好,他们自己都要跟着倒霉。

    “不用担心,你直接往后面丢,绿心,你动手。”慕容卿连声吩咐。

    红叶虽然不知慕容卿想怎么做,但还是很信任的将瓶子冲着那些杀手丢了去。

    此时杀手本就距离他们不远,见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丢过来,当先的一个男人率先挥着手中的长枪就打过去。

    嘭!

    一声闷响后,无数的黑点就这样洒落下去,仿若下了一场黑色的雨。

    “娘的,这什么鬼东西?”有人惊喊。

    “是蚂蚁?”有人回答。

    “娘的,蚂蚁怎么会咬人?”有人从马上跌下去,四下抖着身上的衣服。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到最后,一瓶蚂蚁居然直接让五个人被留下。

    绿心收起手中的匕首,道:“蠢货,倒是替我省了事儿。”

    “还剩下六个人。”慕容卿神色依然不见放松。

    他们几人中,除却小疯子跟绿心两人会武功之外,其他人都不会。

    红叶也顶多就会一些花拳绣腿,算不得什么。

    但后面的却是几个顶尖杀手,绿心一人对付两个不成问题,再多就不行了。至于小疯子,还比不得绿心,估计对付一个就成问题。

    如此说来,还剩下三人,足够将慕容卿她们给碾死很多次了。

    马车总归是跑不过快马,相信不用多久后面的人就能够追上他们。

    慕容卿知道,如今他们已经没什么底牌了,必须要另外想办法。

    “卿儿,还有什么法子没有?那些人可快要追上了。”小疯子有些紧张的问。

    慕容卿抓着车壁就站了起来,往远处探望。

    但见不远处有一座山,还有茫茫的树林,看不清到底有多大的范围。

    瞅了几眼后,慕容卿便坐下来问道:“小疯子,前面是不是就是那个有名的鬼林子?”

    “是。”小疯子脸色有些森然,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道:“卿儿,你可别想发疯啊,那可是鬼林子,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可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慕容卿淡淡的道。

    小疯子快速回头,后面的几人眼看就要追上了。

    “难道真要进鬼林子?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快转道,只有进了林子我们才会有希望。否则,现在就都得死。”

    “侧妃,什么鬼林子?”红叶不解的问道。

    “你们都别问了,快将车子上的绳子跟水等东西全都拿下来,剩余的一些干粮也都拿着,背好。”

    说是干粮,其实就是一些硬的不能再硬的烙饼。这种东西最容易存放,所以一般人出门都会带这种东西。

    之前慕容卿饿了,还想试着吃一口,差点没把牙给崩掉了。

    气得她没少找小疯子的麻烦,怪他不给自己带点好吃的来。

    可怜小疯子是气得半死,他是追着她来,哪里知道她这个堂堂的九皇子侧妃居然会沦落到这种可怜的境地。

    本想着一路上都能吃她的,喝她的,没曾想,好处没沾到,却是惹了一身腥。

    红叶她们得到吩咐,没敢耽搁,急忙将车上能拿的东西全都拿上了。

    慕容卿又道:“绿心,你用身子将你们三人的腰给系上。”

    “侧妃,这是为何?”绿心不解。

    “鬼林子是一处很诡异的所在,为了防止我们几个人走散,现在最好用绳子将我们几个给连在一起。其实,就算是绳子也不见得能够真正保险。”慕容卿无奈摇头,只不过,除了绳子之外,她已经找不到更好的东西了。

    “侧妃,奴婢这里倒是有一个更适合的东西。”绿心献宝似得从身上拽出了一条丝状的东西。

    那条银丝,瞧着很细,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很长。好在不是很占地方,否则绿心还真不能将它带在身上。

    “侧妃,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是用天蚕丝制成,水火不侵,此外,刀剑也无法斩断。”

    慕容卿眼睛一亮,忙将那玩意儿拉到跟前仔细的抽了抽,又用力拉扯着,果然如绿心所说的那般,非常的坚韧。

    “绿心,这次你可是帮了大忙了,这东西可是比绳子好用多了。快,绿心,你帮忙将天蚕丝系在大家的身上。”“是,侧妃。”绿心也知道事态紧急,哪里敢耽搁,急忙就接过天蚕丝,帮着大家系在腰上,最后又系在慕容卿的腰上。做完这一切,慕容卿又将天蚕丝系在小疯子的腰上。

    这时,后面的追兵是越来越近了,隐隐的,众人都能够感受到杀手传递过来的杀意。

    慕容卿却是沉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不远处越来越近的诡异林子。

    她也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自己走进这个林子。

    不过,眼下也真是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想要活着那就必须要先躲过杀手。

    虽然鬼林子很可怕,但到底还是有着一线生机的。

    “鬼林子马上就到了,大家准备,跳下来之后就快速往里面冲。绿心,红叶,你们两人帮着点于夫人。”

    红叶两丫头对望一眼,都有些不乐意,她们才不要去帮着于月琳,虽然她这个人不错,但是,对于她们两人来说,慕容卿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在慕容卿那沉重眼神的压迫下,两丫头只能无奈的答应下来。

    于月琳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很快,鬼林子就近在眼前了。

    慕容卿道:“小疯子,直接冲进去。”她们不能在外面停下来,否则很容易被杀手追上。

    “好。”小疯子显然也是紧张的很,他那握着缰绳的手都有些颤抖。

    鬼林子,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大凶之地,没想到他有一天居然会傻了吧唧的自己冲进去。

    “驾!”小疯子使劲的挥着鞭子,马车犹如离弦之箭,直接冲进了那黑洞洞的,太阳都射不进的密林之中。他们刚驶入进去不过片刻功夫,杀手便追到了。

    不过,他们却是没敢直接冲进去。

    领头的一个圆脸男人道:“该死的,他们居然冲进了鬼林子。”

    一个黑脸的男人笑着道:“这不是更好吗,我们可以省事儿了,进了鬼林子就别想走出来了。”

    啪!

    圆脸男人一巴掌将那个黑脸男人从马上甩了下去,“混账,不知道主子说了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该死的,怎么进了鬼林子?”圆脸男人愤愤然的骂着,“都给我等在这儿,如果他们出来了,格杀勿论。”

    “会出来才怪。”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这里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这里是鬼林子,进去了可就别想再出来了。

    而此时,慕容卿他们已经冲入了林子深处。前面林子更加密集,马车根本就过不去。

    慕容卿便让几个人全都下车,众人聚在一起,不安的环顾四周。

    “侧妃,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于月琳有些不安的问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是觉着暗处好似有人在盯着自己,脊背都开始发凉,毛毛的,可怕的紧。

    慕容卿也是觉着此地不是很是压抑,周围不见光,虽然还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也顶多就能看到三步之内的景色。

    这还是在白天,一旦到了晚上,估计真就成了伸手不见五指。

    “这个地方,我也是从一本游记中看到,后来特别去问了老夫人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这个林子其实一开始不叫鬼林子,它叫黄林子。因为这里的树一到秋天就会变黄,所以才会有这个名字。直到三十年前,有一队游商被土匪逼进了林子,结果就再也没有出来。从那之后,林子就好似有鬼,不时地会有人啼哭,但凡进来的人都再也没出去过。时间长了,这个地方便成了赫赫有名的鬼林子。因为大家都不敢靠近这里,所以,这件事很快就被人给忘记在脑后了。”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鬼林子居然会有这样一个故事。

    红叶不相信的道:“进来了为什么会走不出去呢,我们认准了一个方向,总是能够出去的。毕竟,这林子又不是方圆百里。”

    “你说的没错。”慕容卿沉重点头,“自然有人是跟你一样的想法,于是就有不少人进来探险,他们用绳子绑住彼此,一个接着一个的进来,想要穿越林子。只可惜,不多会儿绳子就断了,很多人都走散了。而且,据说进来之后很难摸得清方向。”

    红叶诧异之极,“侧妃,既然进来了就出不去,那这些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呢?”

    慕容卿笑了笑,“自然是会有些幸运儿的,不过,我们是否就是幸运的那几个人,不得而知。不过你们也不要完全失去了希望,既然有人能够走出去,我们就也可以。再说了,我们深入的不是太远,只要等那些杀手走了,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慕容卿给大家鼓气,如果这地方真的是个绝地,她也不敢贸贸然的跑进来。

    好在之前是真的有人进来后又出去了,虽然是幸运,百里挑一,但是,他们深入的不是太远,还是会有很大机会的。

    众人这才算稍稍放心,只要还有希望就成。

    “大家靠坐在一起,静静的等。”慕容卿吩咐道。

    众人忙答应着,凑到一起坐下来。

    慕容卿料定了那些杀手不会很快走,所以他们眼下就只能等。

    几个人也都饿了,便用冷水化开了些烙饼,简单的吃了几口。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都没敢说什么,一来是保存体力,二来就是怕引来什么怪东西。

    天色越来越暗,当最后再也瞧不见对方的脸之后,慕容卿知道,天已经黑了。

    “卿儿,我们生点火吧?”小疯子说着,作势就要去拿火折子。

    “不行!”慕容卿急忙阻止。

    ------题外话------

    又开始新的一卷了,吼吼,竹子只能说,不同的剧情,同样的精彩,还有一点就是,咱的万更要坚持到底,吼吼,从上架到现在都素万更,竹子值得夸奖吧,吼吼,等你们来夸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