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4 真假妖精难分辨

004 真假妖精难分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是谁?”慕容卿傻傻的问,只是,却并没有人回答她,因为其他人与她一样的震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怎么可能呢,那个女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

    突然,小疯子冷着一张脸走过来,站到慕容卿身前,从上至下,死死的盯着她。

    “慕容卿,你到底是真是假?”

    此话一问出来,绿心等人也是一起站到小疯子身后,满脸戒备的盯着慕容卿。

    “你,你到底是真是假啊?”红叶不安的问。

    慕容卿再度朝着下面看了两眼,而后便笑着在椅子上坐下,慢条斯理的端起豆浆喝了一口,道:“怎么,开始怀疑我不是真的了?”

    小疯子等人越看她越觉着不对劲,几人一起往后退开几步,防备的神色更加明显。

    “你,你是假的。之前我没多想,如今细细一想,事情太不对劲来了。殿下那么疼爱侧妃,岂会容她一人留下,并且,不带着她走?”红叶率先道。

    “红叶说的是。”绿心也跟着点头,“说的就是,侧妃与殿下关系那么好,不可能会分开。我们真的是太蠢笨了,怎么就没想通这一点呢?傻,真的傻,居然为了一个假的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

    刷,绿心抽出了软剑,指着慕容卿,冷声道:“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将我们几人留下来?你说,你到底想做什么,是不是想伤害我们侧妃?”

    “你到底是不是卿儿?”现场要说还有谁冷静,那无疑就是小疯子了。

    再没有人比他还了解慕容卿了,就算是夏侯奕,他都不见得比自己还了解慕容卿。

    这几天时间里面,小疯子一直都与慕容卿他们在一起,要说她是假的,不太可能,因为他根本就没发现慕容卿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你说呢?”慕容卿依然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完全没有一点被揭穿的慌乱。

    她如此镇定,倒是让众人心里有些犯嘀咕,难道是真的,否则怎么能如此镇静。

    于月琳突然就走到慕容卿身边站定,道:“慕容姐姐,我相信你是真的。”

    “哦?”慕容卿有些意外,“你为何会觉着我是真的?”

    于月琳认真的道:“很多东西都能装,但唯有人的气质不能装。你那通体的气派,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至于下面那个女人,虽然长得跟你一模一样,但是,她给人的感觉,总归是少了那么点东西。我想,少的就是那种通体的气派吧。”

    “气派?”红叶与绿心两人开始傻眼,怎么回事,难道说,眼前的慕容卿是真的?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小疯子突然道。

    慕容卿微微点头,“问吧。”

    “我的肚子上有没有什么胎记?”

    众人一听就开始犯傻,什么意思,难道说,慕容卿曾经看过小疯子的躶体不成?

    怎么可能?

    不对啊,都说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一般,难道,传说都是真的,这两人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众人都开始紧紧的盯着小疯子,尤其是红叶两人,面色不善,大有他敢胡说就收拾他的意思。

    小疯子却似完全没有所觉,依然死死的盯着慕容卿,道:“你说,我的肚子上到底有什么?”

    “小乌龟。”慕容卿慢慢悠悠的说出来。

    众人再度傻眼,不是吧,真的假的,小疯子的肚皮上居然有一只小乌龟?

    “哈哈哈……”于月琳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玩了,你的肚子上居然有一个乌龟形状的胎记?”

    “非也。”慕容卿否定了于月琳的猜测,“是我亲手刺的乌龟。当年我们都还是个孩子,见得一个家丁的身上有刺青,都觉着很好玩,随后,我们便打算也在身上弄一个刺青玩。只是我胆子小,小疯子便说自己可以先试试。于是,我们就找来了各种必备材料,我在他的身上刻下一只乌龟。只是后来因为护理不当,伤口感染,他病得很严重。不过,乌龟倒是留下来了,虽然很丑。”

    “你是卿儿。”小疯子兴奋的冲过来,“这件事只有我跟卿儿两个人知道,事发之后,因为事情不能见人,我便下了死令,没人敢说出这件事。所以,你知道这件事,那你就是卿儿。”

    “真让我失望。”慕容卿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琳妹妹都比你信任我。”

    小疯子一听就火了,当即就咋呼道:“说什么呢,这怎么能比。正因为我紧张,所以我才必须要确定你是真的。我不能帮着别人去祸害卿儿,你的身份,我必须要弄弄清楚。”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慕容卿冲着众人招手,示意他们都过来。

    嘭嘭!

    突然,两道沉重的闷哼声响起。

    慕容卿愕然的回头,惊见红叶绿心两丫头重重的跪倒在地。

    “这是做什么,起来。”慕容卿不满的拧起眉头。

    “侧妃,奴婢们做错了,不该怀疑你。”红叶道。

    “奴婢错了,请侧妃责罚。”绿心也跟着道。

    要说起来,红叶跟绿心两丫头才是跟着慕容卿最长时间的人,最为了解慕容卿的也应该是她们。

    之前,她们两人都开始怀疑,想来慕容卿的心里应该是会有些不舒坦的,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怀疑,感觉怎可能会好。

    “起来!”慕容卿的声音再度沉了沉,“你们并没有错,你们只是更加小心谨慎罢了。因为,一旦弄错,将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好了,起来吧。”

    红叶与绿心两丫头对望了一眼,这才起身,只是不敢坐下,就那样站在慕容卿的对面。

    慕容卿对这两丫头非常的了解,知道她们的脾气,也就没再多做坚持。

    她的视线,往下面飘了飘之后才道:“事情远远出乎我的预料,真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找了一个与我如此相似的人,或者说,找了一个人戴了人皮面具来假装我。这两种可能都会有,只是不知,到底是哪一种情况。但对于我来说,不管是哪一种,我的心里都不舒坦。这辈子,没人可以取代我,谁都不可以。”

    慕容卿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是,众人都能够从她所说的话中感受到,她心中的怒意与不满。

    显然,慕容卿是真的怒了。

    “红叶,你是否能够弄到人皮面具?”慕容卿问道。

    “这个东西弄倒是好弄,但是,想要弄到上好的不太容易。如果弄一般的货色,不但会伤害皮肤,还会让人轻易发现。”

    慕容卿点点头,红叶说的非常有道理,这件事可不能随便胡来,到时候真的伤害皮肤,会非常的麻烦。

    “这样吧,红叶,你待会儿去一趟真翠坊,看看他们那边是否有机会拿到人皮面具。”

    本来是不需要这些东西,不过,眼下的情况不同了,她必需要另作打算。

    “是,侧妃。”红叶冷着一张脸道,“侧妃,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不会是柳园园那个女人的奸计?”

    慕容卿微微摇头,“暂时情况不明,不好说,一切就等我与殿下见面之后再说吧。

    这件事确实是有些出乎她的预料,敌人这一计,使得好了,说不定真有可能将她彻底收拾了。

    用一个人来顶替她,不知道会从中得到多少好处。

    她只是有些不太明白,夏侯奕到底想做什么。

    她并不怀疑夏侯奕没有发现这一切,从夏侯奕独自一人坐一辆马车便可以看的出来,他肯定早就已经发现了那个女人是假的。

    否则,他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人坐一辆马车。而且,他那疏离的气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慕容卿又在想,为何夏侯奕的举动变得如此奇怪,柳园园会没什么反应。

    按说,以柳园园对夏侯奕的了解,突然之间夏侯奕不怎么搭理慕容卿了,岂会看不出问题来。

    这一点,慕容卿很是想不通,总觉着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思量片刻后,慕容卿道:“小疯子,知道他们之后会去什么地方吗?”

    “应该是去最大的绸缎庄,打算买一些绸缎。”

    “绸缎庄?好,那我们待会儿就去绸缎庄。你们快些吃,我们赶紧各自去准备,待会儿一起去绸缎庄。”慕容卿吩咐着。

    众人急忙答应,赶紧囫囵吞枣的将东西给吃掉,而后便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随后,几人分开几路,各自散开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慕容卿则与于月琳就留在客栈,静心的等待众人的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卿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孩童的尖叫,那声音非常的熟悉,引得慕容卿急忙打开窗户望外看了去。

    慕容卿这个房间的窗户正对着大街,此时悄悄打开了窗户,外面的一切尽入眼底。

    在他们窗户底下站着一行人,当先是一个女人跟一个孩子。

    慕容卿看着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眼中弥漫着复杂的情绪。

    这样看着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感觉确实很奇妙。

    “你别跟着我。”夏侯玉树不满的推开“慕容卿”的手,“我想自己玩儿。”

    “慕容卿”满脸堆笑,哄着他道:“十五皇子,别这样,这里不安全,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说着,“慕容卿”便想去拉夏侯玉树,“时候差不多了,殿下应该在等着我们了,我们先赶过去跟殿下会合,一会儿再来街上走走,可好?”

    “不好,不好,就是不好。”夏侯玉树使劲的挣脱开,“我要逛街,我想买很多好玩的回去给父皇。你别跟着我了,否则,我跟大哥说你打我。”

    “慕容卿”的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犹豫了半响,最终没敢再去拉夏侯玉树,只是在后面追着喊,“十五皇子,别跑,这里不安全,你这样殿下会担心的。”

    “不用你们管,有暗卫跟着我,不会有事的。”夏侯玉树使劲的挥挥手,迈开小短腿,快速跑远了。

    “慕容卿”又不敢真的放夏侯玉树走,只能领着人在后面追着。

    “真是没想到,他们怎么找了这样一个女人来假扮慕容姐姐你,完全没有一点九皇子府侧妃的气势。难道,他们没有查到你跟十五皇子之间的相处模式吗?”

    慕容卿冷冷的笑,那些人查不到也是正常的。她与夏侯玉树在院子里的事,没人敢说去,是以,估计不会有人知道,她从来都不叫夏侯玉树十五皇子,只是称呼他玉树。

    慕容卿想了想,道:“琳妹妹,你留在房间里,哪儿都不要去,我下去看看。”

    “慕容姐姐,你这样会很危险的,那个假冒的身后跟着不少人,万一被他们给发现了,不知道会怎么样。还是等绿心回来了,让她陪着你一道去吧。”

    “不用了,我想接着这个机会去见见玉树。你放心,我很快回来。”说完,不等于月琳说什么,慕容卿转身跑了出去。

    慕容卿出了客栈,寻着夏侯玉树离开的方向追了去。

    夏侯玉树说是去逛街,但其实不过就是为了摆脱后面的人,他穿行与小巷子中,七拐八绕的,很快就将假冒慕容卿给甩掉了。

    倒也不能说夏侯玉树有多能耐,只是假冒慕容卿本就不敢追的太紧,生怕会惹怒了夏侯玉树。二来,夏侯玉树分明就对附近的地形了解的很,想来是早就已经预先观察过周围的环境。

    好在慕容卿对周围的环境也还算了解,否则还真的追不上。

    甩掉假冒慕容卿之后,夏侯玉树进入到一个空无一人的小巷子。

    他依靠着石壁,拍着胸口,喘着粗气道:“真是笨死了,这么容易就被我给甩掉了。哈哈,我真是聪明,看大哥这一次怎么表扬我。”

    近来夏侯奕对夏侯玉树和颜悦色许多,倒是让夏侯玉树的胆子越发大起来。

    不过,也只是相对而言,真要夏侯奕一瞪眼,夏侯玉树还是缩着脖子就逃。

    “说自己笨吗?确实,你是十五皇子,想做什么何必要将自己累的半死才能达成所愿?只要你开口,谁敢忤逆你?就算她是九皇子府侧妃又如何,位分上能高得过你?”

    那声音清清冷冷,其中蕴含着满满的失望。

    夏侯玉树整个人愣住,他傻呆呆的转头,看清楚来人,眼睛一亮,瞬间就想冲过去。

    可是,跑了没两步后,他又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冷声道:“你又追来做什么,我警告你,我就是不想跟你一起逛街,我要自己一人玩儿。”

    “我就是要跟着你,如何?”

    夏侯玉树瞪眼,冷声道:“我是十五皇子,你敢不听我的话?”

    慕容卿失笑,这小子居然敢现学现卖。“我要是不停,又如何?”

    “你……你找死,我一定会告诉大哥,让他收拾你。”

    “想收拾我?”慕容卿一步步走近,夏侯玉树则不停的后退,还时不时的道:“你给我滚远点儿,别靠过来。我警告你,惹恼了我,回头大哥一定会狠狠的收拾你。”

    “这是想要威胁我?”慕容卿笑着再度往前走,“让你准备的礼物准备好了吗?没几天可就是你大哥的生辰,你不准备礼物,回头你大哥能高兴?”

    夏侯玉树一怔,而后就红着眼眶冲了过去。他一把抱住慕容卿的腰,使劲的往她怀里拱。“姐姐,你回来了,是你回来了。”

    这是他跟慕容卿之间的暗号,早在出门之前,慕容卿就与他商量过。将来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确定彼此的身份就这样对暗号。如今,他是可以确定,眼前的慕容卿是真的。

    “姐姐,你怎么才回来,我可想你了。”

    “傻小子,这不是回来了嘛。”慕容卿笑着拍拍他的头,道:“快与我说说最近的情况。”

    夏侯玉树忙推开慕容卿,左右瞅了瞅,见没人之后,这才压低了声音,快速道:“漂亮姐姐,其实我跟大哥早就发现那个女人是假的了。她身上只有那些浓郁的胭脂香味,都是假的。还有,她叫我十五皇子,而姐姐你却从未那样叫过我。”

    慕容卿了然点头,果然与她所猜测的一样,夏侯奕跟夏侯玉树是一早就察觉到了那个女人是假的了。

    “玉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提到那天的事情,夏侯玉树就整个人兴奋起来。他满脸的崇拜之色,“姐姐,你可是不知道,大哥太厉害了。那天晚上杀进来很多土匪,到处都是浓烟,我们根本就瞧不见周围的一切。可是,大哥却是能够带领那些侍卫很快就杀出一条血路来,后来,外面又冲进来一大批的御林军。原来,大哥早就知道会有人来埋伏我们,所以一早就派遣御林军埋伏起来,等到这边一动手就冲进来。然后,大哥带着两边的人来了个前后夹攻,那些土匪没有一个走的脱。”

    “原来是这样。”慕容卿微微点头,算是对那天的事情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她早就知道夏侯奕有安排,只是却没想到皇上居然调派了一队御林军给他用。

    难怪那些人讨不了好,两边的御林军前后夹击,他们能走得脱才怪。

    “后来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当时在哪儿?”

    夏侯玉树露出了迷惑的神色,“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你是假的,你当时昏迷在地上,事情了结之后,大哥便叫了戈黔哥哥替你诊治。戈黔哥哥说你是中了前世今生,不过不太要紧,因为你已经中过一次,这一次很快就能醒。然后大哥说那个地方不能久留,便带着我们连夜离开了驿馆。可是,等到你醒来之后,我们便开始隐隐觉着不对劲。首先,你身上的味道变了,其次,你居然张口叫我十五皇子。我跟大哥就是从那个时候知道那个女人是假冒的。”

    “原来是这样,玉树真是聪明。”慕容卿知道夏侯奕一定不会被糊弄,但却没想到夏侯玉树也能够猜得到。

    夏侯玉树得意的仰着小下巴,道:“姐姐,我这样聪明,你要给我什么奖励?”

    “放心吧,之后少不了你的好东西。对了,你与我说说,后来怎么样了,知道那个女人是假的,殿下做了什么安排?”

    “大哥当时气得快疯了,知道你肯定出了事,更是自责,他一拳头砸在了墙上,把手都弄破了。姐姐,你不要怪大哥好不好,你们一个模样,又昏迷不醒,真的没办法发现。大哥也是太担心了,所以就被糊弄住了。”

    “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不会怪殿下。”

    夏侯玉树松口气,大力的拍拍胸口,“太好了,姐姐你不生气就好了,我真怕你会生大哥的气。哦,对了,后来大哥就忙派了暗卫去找你,但是将那个驿馆给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你们。大哥后来就想,要么你是真的出事,要么你就是逃了。他说,只要你没死,一定会追上来,所以我们便放慢了速度,找出各种借口来放缓速度。姐姐,你果真追上我们了。”

    慕容卿笑了笑,一切都与她所猜的差不多,只是,对于夏侯奕的安排,她还有一事不明。“玉树,你可知殿下还有什么安排没有,找到我之后怎么办?”

    “大哥说了,如果我能见到你,就跟你说,今天晚上子时,在城郊的那个破庙见面。他说,这件事想听听你的看法,是否玩下去,也看你的心情,怎么玩,也看你的想法。”

    慕容卿失笑,夏侯奕果然了结她,知道她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拆穿了那个女人。

    拆穿那个女人是简单的事情,随时都可以,但是,想引出那个女人背后的势力可就不简单了。

    “好,今天晚上我就先跟殿下见上一面,商量一下之后的事情。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事儿让你帮忙。”

    夏侯玉树惊喜连连,道:“真的吗,姐姐,你说我也能帮忙?”他整个人兴奋起来,这一次夏侯奕让他帮忙,让他整个人觉着不同了。

    他觉着自己长大了,能帮得上夏侯奕了。

    现在慕容卿也让他帮忙,夏侯玉树更加兴奋。“姐姐,我真的可以帮你吗?”

    慕容卿重重点头,“是,我们的玉树长大了,如今可以帮忙了。”

    “哈哈,我长大了,长大了,姐姐,你说话算话哦,一定要让我帮忙哦。”

    “放心吧。”慕容卿拍了拍夏侯玉树的头,看着时候不早了,便道:“玉树,时候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估计他们会起疑心。赶紧回去,之后有什么事情殿下会与你说。”

    “姐姐,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我可想你了。”

    “好,一定会很快就赶回来。”慕容卿笑着答应。

    夏侯玉树这才不依不舍的往小巷子口跑,时不时的还回头冲着慕容卿挥挥手,那一脸的依恋,看的慕容卿也是有些揪心。

    其实,她也是舍不得,只是,为了揪出幕后黑手,她必需只能这样做。

    目送夏侯玉树离开之后,慕容卿快速离开这里,回到了客栈。

    她回去的时候,小疯子他们早就已经回来。见她进门,一个个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尤其是小疯子,更是直接就冲过来,不满道:“你跑哪里去了,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一个人跑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我们该怎么办?”

    “是啊,侧妃,奴婢们担心死了。”红叶的眼睛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是哭过了。

    慕容卿再去看于月琳,也是两眼通红,比红叶的更严重。

    “都是我不好,是我拦不住慕容姐姐。我,我应该追着一起去的。”于月琳又哭了起来。

    “就是,你怎么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小疯子气呼呼的道。

    “我,我……”于月琳又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嘛。”慕容卿拉着小疯子走回来。“琳妹妹,别哭了,有正事儿要与你们说。”

    于月琳忙擦干了眼泪道:“慕容姐姐,你见到十五皇子了吗?”

    “是。”慕容卿沉声道。随即,她便将自己从夏侯玉树那边探听到的消息告诉给了众人。

    “九皇子到底是九皇子,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

    红叶等人也是非常的高兴,这可是个好消息,夏侯奕并未被人糊弄,也就表明,他并未跟那个女人发生过什么事情。

    如此一来,侧妃也就可以真正放心了。

    “红叶,有人皮面具吗?”

    “有。”红叶忙将一个小木箱子放到慕容卿面前,“知道侧妃你要西行,金夫人早就做了安排,很多东西,几乎每一个分店都有。纵然没有,也可以从最近的分店尽快调拨过去。”

    “她的安排不会有错。”慕容卿点点头,打开来看,发现木盒子中放着一个小巧的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被泡在一种透明的液体中,瞧着比寻常的人皮面具精致多了。

    “果然是好东西。”小疯子上前来看了看,点头道。

    慕容卿笑了笑,从今开始,她就要暂时用这张脸来过日子了。

    众人又商量了一番,而后便一切按照慕容卿的吩咐行事。

    从今天开始,在慕容卿没有揭穿身份之前,红叶她们便要暂时隐于暗处了,小疯子也是,必须要藏身于暗处。

    如此,对慕容卿也有一个好处,她们做事可以更加的隐秘。

    晚上,快到子时的时候,两道人影自客栈中悄然走出,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中坐着的是一个少女,唇红齿白,苹果脸,笑起来甜甜的,很是招人喜欢。

    她便是慕容卿,本来没对人皮面具抱有什么希望,没想到这张脸倒是挺好看的。

    慕容卿抬手摸了摸,发现与真实的触感差不多,贴合处也是非常的服帖,并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绿心,注意周围的情况,小心有人跟着。”

    “侧妃,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绿心小声说道。

    慕容卿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马车继续前行,不多会儿便到了郊外的那间破庙中。

    慕容卿并未马上下车,绿心先一步进去查看了一番,很快,她便回来,站在车厢前道:“侧妃,进去吧,殿下正等着你呢。”

    “好。”慕容卿答应一声,下了车,缓步走进了破庙。

    人才刚踏入进去,斜刺里便有一只长臂伸出来,勾住她的腰,将她往后面带了过去。

    慕容卿整个人倒入一个宽厚的怀抱,闻着那熟悉的气息,她放松了身子,小手自动自发的捏住男人腰间软肉,使劲的扭了一圈,“叫你没有一早发现我?”

    “对不起。”夏侯奕的气息为之一滞,他比谁都要后悔,自责。

    “说,怎么补偿我?”小妖精不依不饶,小手就跟黏在了夏侯奕的腰上,怎么都不愿意放开。

    “你说。”

    小妖精轻哼了一声,“我说了有什么意思,你没一点自觉。现在是你做错了事情,你要弥补我,你要主动来哄我。”

    “主动?”夏侯奕的身子僵了僵,混账东西,他什么时候主动去哄过其他女人?

    “主动。”小妖精再度重重的道,顺带的,她的小手也随之使劲的扭了一圈。

    “好。”夏侯奕终于妥协,反正他也是看出来了,面对小妖精,他不知道要妥协多少事情,早晚,他会破戒,在所有事情上破戒。

    不过,为了她,也没什么,只要她高兴,破戒又如何。

    只是,如何主动哄一个女人,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他还真没什么头绪。看来,回去之后势必要去找个人问问了。

    “这一次想怎么玩?”

    “玩一票大的,如何?”小妖精嘿嘿的笑着,如果能够看得见便可以发现,她的笑容与小狐狸如出一辙。

    “你喜欢就好。”

    “那你全听我的?”小妖精问道。

    “是。”夏侯奕扣着她的腰,一把抱起她,“混账东西,既然脱困,为何不早些赶来?”

    知道他这几天等的有多辛苦吗?

    小妖精用双腿圈着夏侯奕的腰,两只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道:“我认识了一个谪仙般的男人。”

    男人那捧着她小屁股的大掌瞬间紧了紧,眼神也瞬间幽冷下来,“什么?”

    小妖精犹自不怕死,继续道:“确实是认识了一个谪仙般的男人。”

    “混账东西。”男人直接将她压在自己身上,大掌高高的扬起,直接挥下去。“敢!”

    “别打,别打。”小妖精急忙求饶,“巧合,完全是巧合,我们遇到了杀手,被逼入了鬼林子。”

    “什么?”夏侯奕大惊,急忙将小妖精给反转过来,借着外面的月光,他瞪上了小妖精的大眼睛,“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妖精的大眼几个忽闪忽闪的,忙道:“被人追杀,迫于无奈,进入鬼林子中。”

    夏侯奕整个人掀起了一股幽冷的气息,“混账!”

    小妖精点头,“说的没错,就是混账,连我的主意都敢打,这一次不给她点颜色瞧瞧,我心里这股怒意不能消。”

    夏侯奕冷冷的点头,就算慕容卿不想动手,他也会动手,哪怕会因此而没办法弄清楚当年的事情,他依然会出手。

    “你想如何?”夏侯奕问道。

    小妖精揪着夏侯奕的耳朵,俯身,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

    半响后,夏侯奕道:“你猜她在宫中有人?”

    “是,但是,具体是什么人,我不敢确定,只是觉着,她必定是有什么阴谋。而且,宫里有她的内应。我觉着,这根本就是一个局,一个早在十几年前就设下的局。如今,想要弄清楚,必须先让他们如愿。”

    “我不干。”夏侯奕冷冷的道:“你不会碰其他女人。”

    “你想,我还不愿意呢。”小妖精气哼哼的揪住男人的鼻子,不满道:“说,你是不是一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倒也是,怎么说柳园园也是千娇百媚的,你会看上,也属应当。”

    “混账东西。”夏侯奕直接就将小妖精的身子给按下来,大掌扬起,作势就打。

    这一次小妖精却是没打算躲,她反而将小屁股高高的翘起来,道:“打吧,打吧,打坏了看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夏侯奕的手就这样悬在半空,愣是没敢往下落。心里的火就跟箭似得往上蹿,可是,真抬高了手却还是没敢打下去。

    混账东西完全是抓住了他的内心柔软点,牢牢的掌控住,让他根本就不敢乱来。

    “混账东西。”最终,夏侯奕也只能无奈的骂了一句。

    小妖精得意的仰着下吧,突然就抱住夏侯奕的脸,冲着他的唇,死死的啃下去,“殿下,我很想你。”小妖精含糊不清的喊。

    天知道她发现夏侯奕独自一人走了的时候,心里有多慌张。虽然明知道他不会丢下自己,可是,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受。

    夏侯奕心里的火就在这一句话中,悄然灭掉。他抱着小妖精,开始火热的回应,想要告诉她,自己也非常的想她。

    两人并未能够腻歪很久,毕竟,那边还有一个假的慕容卿,夏侯奕回去太晚,说不定会被发现。

    在临别之际,慕容卿突然想到一件事,转头,面色不善的问道:“殿下,你说,最近你是不是都与那个假冒伪劣的在一个房间休息?”

    “没有。”夏侯奕断然否定,根本就不可能好吧,他碰到其他的女人可是会全身痛的。

    “那你在什么地方休息?”

    “单独的房间,要与众人商量之后的事情。”

    “难道他们都不怀疑?”慕容卿露出怀疑的神色,大眼睛死死的瞪着男人,仿佛,只要稍微有点不对劲,她就会暴起伤人。

    “驿馆被袭,死伤那么多人,我必须要为大家负责,花时间布置一切,很是正常。”

    “好吧,算你这个解释还算行得通,饶了你。”慕容卿一副大人大量的模样,挥挥手,笑着钻入马车中。

    马车扬尘而去,慕容卿甚至都没冲着他道别,气得夏侯奕是两眼泛红。

    混账东西,摆明了就是过河拆桥,得到好处就拍拍屁股走人,也不知道给他点甜头。

    好吧,小妖精是完全不记得这事了,她正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情绪中呢。

    接下来又有好戏瞧了,她怎么还能有心思去道别。更何况,不是明天就能见到了吗,虽然不是以自己的本来面目。

    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一夜无话。

    第二日,夏侯奕依然没有离开,给出的说法就是,前面去探路的人还没回来,应该有所阻滞。

    闲着无事,夏侯奕便打算带着夏侯玉树出去逛逛。

    临出门的时候,柳园园等都要跟着,夏侯奕迫于无奈,只能答应。

    她们却是不知道,就在转身之际,夏侯玉树冲着夏侯奕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一行人皆是普通人打扮,一众侍卫也四散开来,并未紧紧跟着。

    远远看去,他们就仿佛是哪家的公子夫人出行呢。

    一出客栈,夏侯玉树便拉着夏侯奕的手往前跑,“大哥,昨天我瞧见了一个很漂亮的面具,你给我买,可好?”

    “功课做完了?”夏侯奕沉脸问道。他带夏侯玉树回来,是想他能够多多见见世面,而并非是要他玩儿。

    该有的功课可是一点都不能落下。

    “做完了,不信你回去可以问夫子。”

    “好。”夏侯奕淡淡的应声。

    夏侯玉树却是兴奋的跳起来,反正他是真的做完了,倒也不怕夏侯奕检查。

    后面跟着的柳园园微微皱起眉头,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讥讽的神情。

    什么十五皇子,跟个乡下小子没什么区别,简直就是丢皇室的脸。

    不过,柳园园却是不敢在脸上表现出分毫,只是笑着注视夏侯奕,仿佛,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周围的一切都引不起她的兴趣。

    只可惜,夏侯奕的注意力也丝毫都没放在她身上,她的这一番表现,注定是要浪费了。

    “呜呜,求求大家帮帮我这个小女子吧,真的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求能够给一口薄棺材,将老父亲葬下。”突然,远处传来一个少女嘤嘤的哭声,很是凄惨。

    夏侯玉树抓着夏侯奕的手道:“大哥,好可怜呢,我们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可以吗?”

    夏侯奕犹豫了会儿,这才点头。

    后面的柳园园看着夏侯玉树,那眼神就跟小刀子似得往他身上刺。

    倒霉孩子,明知道近来不安全还这里跑,那里走的,不怕出事吗?

    自己死也就算了,还要连累她的奕哥哥。

    柳园园阴冷的瞪着夏侯玉树,唇边扬起一抹冷笑。倒霉孩子,早晚要你消失。

    夏侯玉树两人跑的很快,转眼就跑到一出为了一圈人的地方。

    两人挤了进去,发现居然是有人在卖身葬父。那是一个少女,苹果般白净的脸,眼眶通红,哭的很是伤心。

    地上躺着一个人,上面用破草席盖着,隐隐还散发着一股怪味儿。

    “呜呜,求求大家帮帮忙,我要的不多,真的只是一口棺材而已。”少女哭的很是伤心,梨花带雨,煞是可怜。

    但在众人没有瞧见的一个角落中,躺在地上的人,他的右手却是突然动了动。

    少女见状,突然大哭着趴在“尸体”上,借着趴下的动作,用手快速的在尸体上扭了一圈,压低声音道:“小疯子,给我忍着。”

    “痒死我了,你哪里找到的破草席,有虱子。”

    “我哪里知道,放心吧,很快完事儿,忍着点儿。”最后叮嘱了几句,慕容卿继续哭起来。

    那可怜劲儿,很快引得众人疼惜,马上便有人出钱要买下她。

    这时,夏侯玉树拉着夏侯奕的手,请求道:“大哥,她好可怜,我们买下她可好?我的丫头死了,正好缺一个丫头呢。”

    “怎么,红叶绿心两人照顾的你不好?”夏侯奕诧异的道。

    夏侯玉树暗自垂头,撇撇嘴,又不是真的红叶绿心,自然不知道他的习惯,伺候的当然不好了。

    不过,他却没敢这样说,只是摇头道:“她们照顾的我很好,可是,她们还要照顾嫂子呢,我不想她们太累了。大哥,你就给我买下她吧,求求你了。”

    “十五皇子,这可不行。”不知何时,柳园园居然挤了进来,不赞同的道。

    ------题外话------

    打不死的小小强又冒出来了,不行,最讨厌的就是小强,一定要打倒打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