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6 杀紫苓神秘黑手现身

006 杀紫苓神秘黑手现身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园园话音一落,室内众人俱都怀疑的看向于月琳。

    果然有问题。

    正如柳园园所说,那一天晚上真的死了很多人,家丁,侍女,侍卫,太多太多。

    虽然所有前来的土匪尽皆伏诛,但那又如何,死掉的人就是死了,根本无法活过来。

    他们这些还活着的人,没有一个不痛恨那一次的土匪。如今听说于月琳居然有可能跟土匪有关系,哪里还有不生气,不恼怒的。

    一时之间,室内众人的视线化作了一道道冷冰冰的刀子,一起往于月琳身上插了去。

    是她,肯定是她勾结了土匪,否则,她要怎么解释之前柳园园提起的事儿。

    当时事发之后,夏侯奕便第一时间派人去搜查所有人,结果,她却不见了。

    除此之外,再无人不见。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还不能证明她有问题?

    “于夫人,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狠心,你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做,殿下对你不薄啊。”柳园园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好似真的被伤了心。

    紫苓上前一步,扶住她,小声的劝慰,但却又能让众人模模糊糊的听到她的话,“侧妃,你别难过了,人各有志,更何况,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跟你一样对殿下无私付出的。”

    “真是太好笑了,柳侧妃,我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需要给我安插一个这样的罪名?也幸好我有个证人,否则,我岂不是要被冤枉死了。”

    “证人?什么证人?”柳园园诧异了下,倒是没想到于月琳居然还能给自己找到了证人。

    “殿下。”于月琳跪直了身子,仰头看着他,“我对殿下虽然不敢说全心付出,但我也知道女人就该出嫁从夫,试问,我又岂会做出对不起自己夫君的事情。更何况,这件事做了,与我有什么好处?而且,殿下,你可别忘记了,当时我可是跟慕容侧妃在一起的,就算是晕倒,我也应该跟慕容侧妃在一块儿,为何你们当时却没找到我?”

    于月琳并未马上将自己的证人请出来,只是提出了一些疑点,希望大家能够思考一下,劲儿洗清自己的嫌疑。

    一时,众人的视线便都转移,落到了“慕容卿”的脸上。

    “慕容卿”不安的捏了捏涓子,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难道事情会与我有关吗?”

    一时,众人便忙转移开视线。

    好吧,这话说的,就算事情真与她有关,可有谁敢说呢。九皇子府的人,谁不知道夏侯奕喜欢慕容卿的紧,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掉了,不知道有多宝贝。

    试问,谁敢去招惹这个宝贝。

    “殿下,你们当时没有发现我,难道就没觉着奇怪?”于月琳诧异的问。

    “当然觉着奇怪了,我们当时就开始怀疑你有可能是畏罪潜逃了。”柳园园不依不饶的道。

    于月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也不回答,只是回头看向了“慕容卿”,道:“慕容侧妃,不知你醒来之后可还记得当时的情形?你是否知道我晕倒了?”

    “我……当时情况很混乱,我自己也中了毒,所以,我也记得不是太清楚。”

    于月琳愕然,“慕容侧妃,怎么可能,你一向处事冷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够很好的处理,谓之处变不惊,一点都不过分。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何你却会说记得不是太清楚。我分明就记得,我当时死死的抓着你的衣角,我先一步晕倒,倒地的时候还撕破了你的衣服。”

    “我,我真的不是太记得了。”假的慕容卿开始慌了。

    怎么,那个时候居然被撕破了衣服吗,该死的,难道是真的,如此一来,她岂不是有可能会露陷了?

    “慕容卿”不安极了,下意识的就想转头去看柳园园。

    可头才刚转到一半,“慕容卿”便又死死的扭过头,道:“于夫人,当时我心里只记挂着殿下一人安危,疏忽了你,抱歉的很。只是,我真的记不清了。”

    于月琳失望起来,“我撕碎了你的衣角,那么大的动静,你居然都没有察觉,看来,在慕容侧妃你的心里,殿下果真是最重要的。”

    “慕容卿”含情脉脉的看向夏侯奕,传递着她满心的真情。只可惜,后者却是平视前方,一副出神沉思的模样,完全的浪费了她的一番表现。

    而这一切被柳园园看在眼中后,眸子中瞬间闪过了不满的神色,这臭女人,还真的敢当着自己的面发骚!

    “于月琳,你还有何话说?”夏侯奕又问。

    于月琳苦笑,“连慕容侧妃都无法给我作证,看来,我也只能依靠他才能来证明我的清白了。”

    她唉声叹气的摇摇头,随即转身,朝着外面喊道:“金夫人,劳烦你了。”

    众人一惊,什么,金夫人,哪个金夫人?该不会就是他们所想的那个金夫人吧。

    “慕容卿”的脸色开始泛白,紧张的悄悄的往柳园园的方向挪移,摆明了就是想征求她的意见。

    因为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外面,所以,一时倒也没有人察觉到,那本来隔着老大一段距离的两人,怎么就突然站到一起去了。

    更诡异的是,这两人,以前在九皇子府的时候,虽不能说是针尖对麦芒,但也确实是对头,根本就无法共存。

    初开始出门的时候,她们两人依然是不对盘,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呢?有些人开始认真的去回想,开始觉着不太对劲了。

    一抹金光闪现,金夫人一袭金色长裙献身,外面罩着一条狐狸毛的披风,尊贵,雍容。

    “见过殿下。”金夫人笑眯眯的行礼。

    夏侯奕点点头,“金夫人无需多礼。”

    “该有的礼节自然是要的,否则,万一哪天被人因此而提出来,说我眼中无人,不将皇室放在眼中,那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众人暗自偷笑,但更多的却是在打量她。

    这个女人太不一般了,她所经受的生意就没有赔钱过的。尤其是真翠坊,简直就是开遍了整个王朝,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有她的分店。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多现金,能够短短的一年之间,将生意做到这么大。

    最为让人不满的却是,创下这么多奇迹的居然是个女人。一时,众人心里各有各的想法。

    男人是想将她给占为己有,而女人大多却是嫉妒,凭什么人家可以创下那么大的产业,而她们却还处于最底层,只能伺候别人。

    人的命运实在是太难以捉摸了。

    “殿下,我也算是不请自来,不知是否打扰到你?”

    “无妨。”夏侯奕神色淡淡的,并未因为金夫人的身份而有特别的反应。

    金夫人微微一笑,道:“我也是因为要巡视分店,恰好在七里沟遇到了于夫人,当时我也不认识她,只是听见后院有人呼救,将人救出来一问才知居然是九皇子府的人。我一打听,你们居然在这里,就将她给送了来。”

    众人的神色突然就开始变得有些古怪,遇到了金夫人,为何于月琳居然还穿得一身叫花子样的衣服?

    感觉到众人的视线全都投射在于月琳的衣服上,金夫人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是都在好奇,既然我救了她,为何不给她一件新衣服换上,对吧?”

    一时没人吭声,但大家的反应其实就是在说,可不就是嘛,哪能这一路还是让人家穿的破破烂烂的来,不是太奇怪了嘛。

    金夫人笑着道:“你们会奇怪也正常,换做是谁也会觉着奇怪。其实呢,我倒是想让于夫人换一下衣服,谁知,她却怎么都不愿意换,说衣服上有什么大秘密。”

    “是的,殿下,我知道是谁对我下手的。”于月琳急忙点头,丢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众人傻眼,都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夏侯奕也是微微愣了下,“你如何得知?”

    “我的衣服上有一个血手印,那一定是下手的人不小心弄上去的。从手的大小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于月琳说着便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柳园园,瞧着那神情,居然好似怀疑柳园园。

    “你盯着我做什么,难道还能是我做的?混账!”柳园园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柳侧妃,你急什么,我可从未说过是你做的,我只是不小心的看了你一眼罢了。怎么,如今你身份已经高贵到不准人看的地步了?”

    “你说什么呢?”柳园园不安的看了夏侯奕一眼。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于月琳丝毫不退让。

    “够了。”夏侯奕出声打断两人的对话,“如今有金夫人给你作证,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否则,你不会自己将自己弄到地窖中等死。”

    “奕哥哥,或许就是她的苦肉计。”柳园园急道。

    夏侯奕点头,“倒是有可能,不过,你却是没想到一件事。那个地方发生了那么大的祸事,早就已经被封了,寻常人谁会去那个地方。如果金夫人不是因为错过了投宿的地儿,她也不会进入驿馆,更加不会找到于月琳。行了,她没有问题,以后此事无需再提。”

    夏侯奕一声令下,还有谁敢跟他作对,当即便都不敢再吭声了。

    夏侯奕的眸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番后,道:“如今人手不足,在路上也不能买人。这样吧,有人身边丫头多的就分出来一个给别人,实在不行的就两人共用一个丫头。”

    话毕,见众人脸色不是太好看,他又道:“月俸加倍。”

    众人乐开了花,这下可是赚大发了。加倍啊,虽然累了点儿,但一个月能赚两个月的钱,谁不喜欢。

    “这样,小青,你先伺候于夫人去梳洗。玉树,你跟过去,将衣服拿来给我。阮宁,你去让所有人按下手掌心,回头与衣服上的对比。不管是谁,逮到之后,格杀勿论。”

    夏侯奕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几乎就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那冷厉的气息,使得现场的气温都降低了不少。

    众人颤抖着目送夏侯奕等人离开,都开始有些慌神,怎么回事,难道真有坏人藏身于众人之中。

    现场唯有柳园园等人最为镇定,“慕容卿”压低了声音道:“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回来,那,那真的那位是不是也回来了?”

    “不可能。”柳园园咬牙道,“我的人亲眼见到慕容卿逃进了鬼林子,她不可能再回来了。放心吧,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就算她跑出来了,也不会躲起来,势必要找我们算账。所以,我可以肯定,慕容卿一定死了。至于这个于月琳,不知道怎么好运的躲过一劫。难道说,当时慕容卿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未带着她一道?”

    “不太可能,听说她们两人感情不错。”假的慕容卿开始反驳。

    柳园园这一次倒是没有动怒,她微微点头,居然有些赞同假慕容卿的想法。

    半响后,她突然道:“你猜,会不会是于月琳不敢进入鬼林子,半途跑掉,又怕被人追杀,于是就又躲了回去,这才被金夫人给发现?”

    假慕容卿思量片刻才道:“这倒是能够说得通,不过,柳侧妃,你真的确定事情是这样吗?”

    “我会弄清楚的。”柳园园阴冷的笑,敢破坏她的好事,哼,敢杀她一次就敢杀第二次。

    “那血手印又是怎么回事?”假慕容卿不解的问,“不知道为何,我总觉着心里有点不安的感觉。”

    “不知道是于月琳那贱女人想的什么招数。不过也不用怕,那女人没多大的脑子,她想不出什么绝世杀招来,你放心,到时候随机应变,一切有我。更何况,你如今是奕哥哥最宠爱的女人,怕什么。你给我挺直腰板,摆出你的气势来,要是让人发现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假慕容卿的身子猛地震颤了下,她急忙点头,而后就微微抬高下巴,一脸傲然的柳园园面前走过,到一旁坐着去了。

    而此时,在慕容卿的房间里,于月琳正在洗澡。

    满室的水汽,雾蒙蒙的,使得人眼睛都变得水蒙蒙的。

    慕容卿有些发呆,借着那满室的水汽,她仿佛看到了自己与夏侯奕肢体交缠的情形。昨天,大战过后,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好似觉着有人给自己洗澡,而后某人按耐不住的又来了一次。

    贪吃鬼,怎么就不觉着撑得慌,慕容卿咬牙。

    “慕容侧妃,我做得如何,还算逼真自然吗?”于月琳有些兴奋的道。

    听着她的声音,慕容卿好似见到了夏侯玉树一样,这两人,近来可是兴奋的厉害,估计再过些日子都开始要以为自己是无敌的了。

    “挺好的,琳妹妹,这一次我必定要让她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斩了她一条手臂。”慕容卿脸色很冷,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跟夏侯奕被分开,这心里就难受的慌。

    如果不是她福大命大,如果不是柳园园想活活的困死她,只怕她如今真的就成为地窖中的一缕芳魂了。

    所以,不管如何,这一次,她一定要让柳园园付出代价。

    “慕容姐姐,你有什么打算吗?”

    “待会儿你就瞧好戏吧。”慕容卿道。有些事情说穿了就没有一丝了,不如就先保持点神秘,一点点看下次才更有意思。

    “琳妹妹,如今你回来,柳园园必定会心慌意乱,她会在怀疑我的生死。今后,你有事没事的就去她面前转一转,扰乱她的心神。最好再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她害怕。”

    此消彼长,她想要胜利就更加有希望了。

    “是,慕容姐姐,你放心吧,痛打落水狗,我还是会的。”

    “对了,从今以后,你必须要万事小心,我怕她会狗急跳墙,回头我会将绿心安排给你。”

    “绿心?”于月琳诧异了下,“绿心怎么可能回来,如今那女人身边的不都是假的嘛。”

    “既然是假的,那自然没有必要留下。你放心吧,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了。”

    于月琳大吃一惊,越发觉着慕容卿太猛了。她不过才刚回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安排的这些事情。

    如今,她是万分的庆幸自己没有跟慕容卿作对,否则,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陪着于月琳沐浴后,慕容卿便与她一道下了楼,而夏侯玉树一早就将那沾染了血手印的破衣服拿给了夏侯奕。

    当慕容卿她们下楼的时候,夏侯奕跟夏侯玉树都在楼下。

    九皇子府此次跟出来的所有人皆在大厅之内,排成了两条长队,一个接着一个的将自己的手印按在白纸之上。

    “殿下。”于月琳走到夏侯奕身边,喊了一声。

    “去坐下休息吧。”夏侯奕淡淡的吩咐,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隔壁的小妖精。

    而后者却是完全不搭理他,就跟没见到一样,跟着于月琳就站到了一旁,夏侯玉树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拉着她聊起来。

    那一刻,夏侯奕的视线就跟刀子似得戳在了夏侯玉树的身上,混账小子,还真的挺会把握时机的。

    也没有过多久,阮宁便来回报说,“殿下,所有人都已经将手印按了下来。”

    “从主子到下人,无一可免。”夏侯奕吩咐。

    “全都印下了手印。”阮宁又道。

    夏侯奕这才点点头,“你跟竺亭两人亲自去比对。”

    “是。”阮宁答应着,招呼了竺亭一声,两人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了桌前,开始了认真的比对。

    每个人的手都不一样大小,胖瘦也都不一样,更别提手纹了。

    如今,初步阶段,阮宁两人比对的是大小与胖瘦。

    一会儿后,他们挑选出了十多张出来。

    随即又开始了手纹的细致比对。

    突然,竺亭道:“阮宁,你发现了没有,这个血手印上怎么会有个空洞。”

    阮宁轻咦了一声,诧异的走过去,“什么空洞。”

    竺亭将衣服上的血手印递给阮宁,指着手掌心的一处小洞,道:“你瞧,手掌心这里没有血迹,我想,应该是那个人的掌心处长了个疙瘩,所以才会没有能够印下印记,进而让这里留下一个空白之处。”

    “你的意思是说,如今我们要找的是一个掌心有疙瘩的人,对吗?”

    “是。”竺亭沉声道。

    “好。”阮宁答应着,拿了那十几张手印与破衣服就走到夏侯奕身前,道:“殿下,经过我们的排查,这十多个人有可疑。而其中,掌心有疙瘩的人便是罪魁祸首。”

    “把他们给叫出来。”

    “是。”阮宁大声答应。

    随即,阮宁站到了大厅中央,道:“我叫到名字的人走到这边来站着。”

    说着,他便一个一个叫起来。

    这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一而同。

    “紫苓。”阮宁最后叫出了一个名字来。众人大惊,都觉着不可思议,那可是柳园园的近身侍女,她难道也有嫌疑。

    紫苓面若死灰,完全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被点名了。她红着眼冲着身边的柳园园道:“侧妃,奴婢,奴婢没做过,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们没做过,何惧之有。身正不怕影子斜,别怕,过去,殿下会还给你一个公道的。”柳园园道。

    “侧妃,奴婢,奴婢害怕。”紫苓吓得浑身发抖,之前阮宁他们说的话,她虽然没听见,可不知道为何,她总是觉着不安,像是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

    但凡奴仆,见多了,谁没有点趋吉避凶的能力。

    如今,紫苓就是觉着害怕,那种隐隐的不安怎么都无法压抑下去。

    “你在怕什么?”柳园园怒了,小贱人,没见到大家都在盯着她们吗,这样磨磨蹭蹭的岂不是更令人怀疑。

    她不明白紫苓有什么可怕的,那件事根本就跟他们没关系,怎么也无法查到她们的头上去。

    “你给我机灵点。”柳园园暗中喝道,“这件事本就与我们无关,你怕什么,难道事情真是你做的?”

    紫苓急忙摇头,她哪里敢,哪天发生的事情如此恐怖,她早就躲起来了,怎么可能会跟于月琳牵扯上关系。

    “那行了,只要你没做,我可以保你没事。”

    紫苓暗暗点头,也觉着自己不应该害怕,本就不是自己做的,他们怎么可能把事情按在她的头上。

    想通了着一些,紫苓稍稍稳定了点,这才顶着压力走了过去。

    阮宁站在那一排十多个人面前,冷声道:“平伸你们的双手,掌心向上。”

    众人不知他要搞什么鬼,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应,将掌心伸了出来。

    阮宁招呼了竺亭一声,他先一步走过去,从左至右看了个遍。

    而竺亭却是从右至左的看了个遍,如此三次之后,两人站到了一起,彼此交流了下,阮宁就走回去对夏侯奕道:“殿下,如今人已经找到。”

    “说,是谁?”

    “紫苓!”阮宁重重道。

    “什么?不是,不是奴婢,你说什么呢,怎么会是奴婢?”紫苓傻愣愣的摆手,“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不是我。”

    “把手印给我。”夏侯奕吩咐。看着紫苓那样子,他也觉着不应该是她,胆子那么小,能做什么大事。

    阮宁听吩咐,将那十多张白纸递给夏侯奕,又将破衣服递给他。

    后者接过,一一作了比对,最后又亲自起身去看了看那十多个人的掌心。

    最后,他站在了紫苓面前,用那种冰冷刺骨的声音道:“好大的胆子!”

    噗通!紫苓惊恐的跌坐在了地上,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夏侯奕,喃喃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殿下,还请你相信,真的不是我。奴婢哪里敢……呜呜,奴婢怎么能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一边哭喊着又一边去看柳园园,喊道:“侧妃,你快跟殿下说说呀,这件事不是奴婢做的,奴婢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那天晚上,奴婢一直都跟侧妃你在一起,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这种事啊。”

    夏侯奕那冰冷的视线就又转移开,落在柳园园的脸上。众人听了这话也都在暗中猜测,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件事还跟柳园园有关系不成?

    倒是也有可能,如今手印证明了,事情就是紫苓做的。而紫苓又说当天晚上跟柳园园在一起,那岂不是就可以证明,这件事根本就是柳园园主仆两人所为,而目的就是要铲除异己。

    柳园园心中一个咯噔,脸色有些不好。她知道,自己中计了,陷入了圈套。

    于月琳回来就闹了这么一场,完全就是有所准备。而那什么手印,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准备的,这贱人根本就是想一举弄死她们主仆好成功上位。

    想清楚这点,柳园园气得真想冲过去给于月琳几巴掌才好。这贱人好歹毒的心,不知道琢磨了多久,这才给出了惊天一击,目的就是要让她必死无疑。

    柳园园冷笑,真以为这样就能够打败她了吗,真是笑话。

    她缓步走过去,脸上挂着往常那娇娇柔柔的笑,没有一点惊慌失措。这份气度又让众人开始有些怀疑,或许事情真不是她做的,否则她怎么能够做到如此震惊。

    柳园园走到紫苓身边站定,抬头望着夏侯奕,道:“奕哥哥,难道你也相信事情是我做的吗?”

    “是紫苓做的,证据确凿。”

    柳园园难过极了,微微垂头,喃喃道:“奕哥哥,紫苓是我的贴身侍女,我与她二位一体,她做的事情,难道我还能逃脱吗?”

    “你是你,她是她,不可混为一谈。”夏侯奕淡淡道。

    不远处的慕容卿拧拧眉,右手悄悄的握住。混账柳园园,脑子转的还真够快的,不过短短的一句话就将自己跟紫苓的关系给彻底分开了。

    有了夏侯奕这句话,就算回头紫苓承认事情是自己作的,那也与柳园园无关,不可能因为紫苓而牵连到她。

    “侧妃,你……你……”紫苓不敢置信的看着柳园园,这是什么意思,侧妃不愿意保她了吗?

    “奕哥哥,紫苓是我的丫头,她素来胆小,杀鸡都不敢,又怎么可能会敢杀人。更何况,那天情况混乱,各人都顾着自保,哪里还有心思去对付旁人。再者说,当时于夫人可是与慕容侧妃在一起,而慕容侧妃与殿下你在一起,我们就算是想要接近,也没有那个机会。奕哥哥,还请你相信我,相信紫苓,这件事一定是另有隐情。”

    夏侯奕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望着柳园园。“紫苓可是一直在你身边?”

    柳园园犹豫了下,还是重重点头,“是,紫苓当时一直都护在我身边,所以,我完全可以给她作证,当时,她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我。”

    “那我问你,她是否有机会被人印去了手印?”夏侯奕又问。

    这一次,柳园园迟疑了。可以说,她想保住紫苓,本不是难事,唯一麻烦的就是那个手印。

    只是,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为何紫苓会被人印去了手印。

    “紫苓,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你的手印会在于夫人所穿的衣服上?”

    柳园园将问题抛给了紫苓,这件事,她真不知情,贸然说什么,到时候与紫苓的话对不上,那可就成大笑话了。

    紫苓哭着道:“侧妃,奴婢与于夫人素无往来,平日里根本见都没见过几次,又怎么可能去害她。至于手印,奴婢更是不知,一定是有人陷害。说不定就是有高手暗中得了我的手印,再印在了那衣服上。殿下,还请你给奴婢做主,奴婢对侧妃忠心不二,绝对不敢做出这种混账的事情来。

    ”够了!“夏侯奕重重打断了她的话,”你对柳侧妃忠心不二,但却不代表你对本殿下也忠心不二。本殿下此次出京,不知多少人想本殿下死在外面,上次的事情,如若不是本殿下事先有准备,你以为本殿下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你说,到底是受谁人指使?“

    紫苓傻眼,简直快疯掉了,”不是我,不是啊,殿下,请你相信奴婢。“

    ”奕哥哥,请你相信紫苓,她真的不会做出这种事的。“柳园园也急了,紫苓可是她的贴身丫头,是她的左膀右臂不说,还知道她太多的事情,落到夏侯奕手中,不知道会不会说出些不该说的话来。

    ”让我相信她,如何相信?“夏侯奕冷笑,”你自己看看,那衣服上的手印是否与她的一般无二?不信的话,你还可以亲自比对一下手纹,是不是又一样?不要说有高手得了她的手印,你相信吗?堂堂九皇子府,会任贼子出入犹如无人之境?“

    柳园园不说话了,她无法反驳,夏侯奕的每一句话都非常的在理,完全说在点子上了。

    ”可是,奕哥哥,我真的不相信事情是她做的。“柳园园还想做最后的坚持。

    ”你不相信,可以拿出证据,难道你认为我会冤枉好人?“

    ”园园不敢。“柳园园忙道。”奕哥哥,我只是觉着事情有些蹊跷,如果上次的事情真的跟紫苓有关,她为何要对于夫人不利呢?认真追究起来,她应该是跟慕容侧妃有仇才是,跟于夫人之前可是没有一点仇怨的。“

    思量半天,还真的让柳园园找到一个破绽。

    是啊,众人皆知,慕容卿曾经打过紫苓几十大板,真要说有仇,那柳园园是跟慕容卿有仇才对,怎么如今却变成了对付于夫人了。

    ”是啊,是啊,殿下,请您明查,奴婢可是跟于夫人从未有过仇怨,怎么会对她下手呢。“

    于月琳冷笑着走过来,道:”你不知?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答案,你之所以对我出手,因为你认错人了。“

    ”什么?“于夫人,你说什么呢,我完全不明白。”紫苓傻傻的道。

    于月琳指着夏侯奕手中的衣服道:“这件衣服是慕容侧妃送给我的。因为我很喜欢这件衣服,慕容侧妃便也给我做了一件,当天我们穿的一样的衣服,还记得慕容侧妃还特别问了殿下,说我们谁穿比较好看。哼,你一定是想报仇,所以将我当成了慕容侧妃。你找人将慕容侧妃也就是我给抓走,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再将人给送到地窖中。我想,抓人的时候,你也出了力吧,否则,你的手印怎会按在我的衣服上。只可惜,那天没月亮,室内黑的厉害,你根本就瞧不见我是谁,你只是看到了衣服,下意识的就以为是慕容侧妃了。好在你将我当成了慕容侧妃,否则,慕容侧妃不知要受多少苦呢。”

    紫苓跟柳园园的心里开始拔凉拔凉的,于月琳这分明就是故意的,谁不知道夏侯奕疼慕容卿,如今她偏要这样说,夏侯奕还能不动怒。

    果然,夏侯奕的脸又沉了几分,“混账!果然是你。”

    “不是奴婢,真的不是啊,呜呜,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我。侧妃,求求你帮帮我,真的不是我啊,我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来。侧妃,奴婢冤枉啊。”

    “够了,紫苓胆大包天,勾结匪徒祸害慕容侧妃,罪证确凿,拉下去关着,等她交代完所有的事情之后,一并处置。”

    “是,殿下。”阮宁答应着就上来扯住紫苓的手臂,任她哭天喊地的,只是不管,当即堵住嘴,拖了下去。

    柳园园恨恨的瞪着于月琳,贱人,是她,一定是她搞的鬼,分明就是想要斩断她的手脚。

    可恨,可恼!

    “咳咳……”突然,于月琳捂着嘴咳嗽起来。

    夏侯奕看了一眼,道:“怎么,不舒服?”

    “可能是因为关在地窖中,受凉了,没什么大碍,多谢殿下关心。”于月琳掩着嘴道。

    “红叶,替于夫人瞧瞧。卿卿,先将绿心调拨给于夫人用。”

    “慕容卿”被吓住,红叶绿心可都是假的,虽然她们之前就预料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但真的发生了,还是有些紧张。

    不过,“慕容卿”知道自己不能紧张,否则必定会露出马脚。

    她笑着答应,道:“红叶,还不快去替琳妹妹瞧瞧,这一路万里遥遥,生病了可怎生是好。”

    “是,侧妃。”红叶答应着走过去,替于月琳把脉后道,“殿下,只是普通风寒,并非太严重,待奴婢开几服药吃下便可大好。”

    “去开药。”夏侯奕又吩咐。

    夏侯奕难得关心什么人,柳园园看在眼里,嫉妒在心中。于月琳这贱人,她凭什么要夺走奕哥哥的注意?

    这些本都该是她的,是她的。

    “琳妹妹,没事的,吃了药就能好,我将绿心调拨给你用,很快就能好起来。”假慕容卿上前安慰着。

    “多谢慕容侧妃。”于月琳真诚的道谢,那姐妹情深的模样,看得众人心里都各自敲起了警钟,以后,这于月琳也是不能慢待,跟慕容卿关系那么好,还不就是间接跟夏侯奕扯上了关系。

    瞧,这次不就是吗,因为她,夏侯奕就将柳园园身边的得力丫头给处置了。

    众人心思莫名,夏侯奕却只做不知,只是吩咐下去,收拾行装,明天一早就出发。

    众人一起答应,各自回房。

    于月琳领着绿心去了夏侯玉树的房间,美名其曰要谢谢他之前借用了丫头给她用。

    几人进入房间,于月琳便忙冲着慕容卿跑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急道:“慕容姐姐,你快跟我说说,你怎么这么厉害,为什么会安排了那么多后手?难怪你那天交代一定要穿那件衣服,原来,你一早就知道他们会动手?”

    “于夫人,茶点。”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于月琳身子一僵,瞬间回头,看清楚来人,不禁怒道:“滚出去,谁允许你进来的?”

    别以为自己不知道她是假的,柳园园的走狗,可恶至极。

    “行了,关门,进来。”慕容卿淡淡的吩咐。

    “是,侧妃。”绿心答应着,关了门,神态自然的端着托盘走进来,将东西放到桌子上。

    于月琳有些发傻,“你,你……慕容姐姐,她,她,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琳姐姐,我都猜到了,你怎么还不知道?真笨哦。”夏侯玉树在一旁偷笑。

    “猜到了,什么意思?”于月琳还迷糊着。

    夏侯玉树跑到绿心身边,抓着她的手,道:“这个肯定就是真的绿心姐姐。”

    “什么?”于月琳瞪大双眼,“慕容姐姐,你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从你回来到现在才多久时间,怎么就能安排了那么多事?”

    “那是,姐姐最聪明了,她是除却大哥之外最聪明的一个人。”

    “哦,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就是比不上你大哥了?”慕容卿估计绷着脸不高兴的问。

    夏侯玉树纠结的拉着慕容卿的手,抬头望着她,小可怜样儿,说有多招人疼就有多招人疼。

    “姐姐,我,我不想说谎骗你。大哥是最聪明的,没人能够比得过。可是,可是你也很聪明,真的,除却大哥之外,就你最聪明了。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不是说你不够聪明,真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夏侯玉树前言不搭后语,胡乱的解释着,那慌忙的样子,逗笑了慕容卿。

    她抬手捏住他的小脸,道:“逗你玩儿呢,知道你最崇拜的就是你大哥了。”

    “姐姐不生气就好了。”夏侯玉树故作老城的舒口气,拍拍胸口,一副放心了的表情。

    “慕容姐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等着,什么都不用做。有些人会自露马脚,到时候我们抓住时机将他们一网打尽便行。”

    “可是,柳园园真的会动手吗?”于月琳有些紧张。

    “她一定会动手,因为她绝对不会留下任何隐患。”慕容卿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看向外面的天空,“那女人是个心思狠毒的,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会做,你们看着吧。”

    众人都没敢再说什么,心中都在默叹,怎么会有那么歹毒的女人呢。

    夜半时分,客栈突然起火,一阵慌乱后,火被扑灭,而置身于火场中的紫苓却是香消玉殒,被烧的干干净净。

    夏侯奕震怒,派人四下搜寻动手之人。而此时,竺亭却与绿心一起追着个黑影往城外而去。

    “是男人。”竺亭道。

    “是女人。”绿心反驳。

    “打赌。”竺亭道。

    “堵什么?”绿心一口答应。

    “天蚕丝。”

    “不可能。”绿心狠狠瞪了他一眼,那是师父留给她的珍贵宝贝,什么人都不能夺了去。

    “开玩笑的,急什么。”竺亭悻悻然的撇嘴。

    绿心冷冷瞪他一眼,也不说话,只是加快速度追了去。

    三人,一前一后,很快便出了城。

    到了郊外,见前面的人在一个草庐前停下,竺亭与绿心忙隐身于暗处,静静的观看。

    “主子,人已经处置,还请你放心。”黑衣人对院中一个背手而立,静静观月的男人道。

    “嗯,辛苦了,回去休息吧。”男人开口,声音嘶哑,像是被什么弄坏了嗓子。

    “多谢主子。”黑衣人躬身行礼,告退。

    许久后,那男人才转了身。

    “什么会是他?”竺亭跟绿心两人大吃一惊,差点没叫出声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