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8 斗蛊虫等紫风来

008 斗蛊虫等紫风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所担心的,夏侯奕一早就猜到了,只不过,如今这种情形,担心也是没用,只能尽力去阻止,去解决。

    夏侯奕拍拍小妖精的屁股,将她抱起,让她面对着自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何时才能恢复身份?”

    “暂时还不行,我如今还未弄清楚柳园园她们的打算。”慕容卿摇摇头,不是她不想恢复身份,只是如今这种情况还不行。

    她虽然绿心红叶两人安排在假慕容卿身边,但是,不管是假慕容卿还是柳园园,她们两人做事极为小心,到目前为止,她还是没能找到丝毫的线索。

    “不行。”夏侯奕一口否定小妖精的提议。这岂不是说,她一日未能找到线索,他就一日无法亲近她?

    这种偷鸡摸狗的感觉,他腻歪了,不喜欢,他喜欢正大光明的拥着她。

    天知道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回假慕容卿的房间已经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只怕再等等,那两女人就会怀疑了。

    也幸好最近一直都在外面宿营,大家虽然心中有猜疑,倒也没有多想。

    只是,这种事情,拖不了太久。

    小妖精无奈点头,“好吧,我尽量,实在不行就现身。但是,就算是现身,我也要得到一些好处才行。”

    不管怎样,她也不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过柳园园,怎么着也要先讨要点利息回来。

    “加快速度。”夏侯奕轻哼,否则,他就替她加快速度。

    “是了,是了,会加快速度的。”小妖精随口敷衍两句,又道:“殿下,如你所说,这次的事情你可有什么办法?”

    “你能护住多少人?”夏侯奕问道。

    慕容卿沉思片刻才道:“不太多,估计也就五十人左右。”

    “如此,够了。”夏侯奕沉声道。

    “这么点就够了?”慕容卿有些怀疑,“对手不简单,就算是五十个人,我也担心他们不是对手。更何况,如果真是那个人坐镇于此,我们去再多人也是无用。”

    “他不见得会在这里。”夏侯奕突然道。

    慕容卿诧异了下,“为何?”

    “因为附近还有地方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慕容卿一惊,随后明白了。这个地方虽然阻止人出入,但是却不会阻止信鸽出入。在昨天知道这边的事情有古怪之后,夏侯奕必定是早就飞鸽传书让人去查探一下方圆百里之内的事情。

    她震惊的却是,这种事居然不只是在一个地方发生。

    每一次都掳走十多个人,几个地方加在一起,岂非有上百人?

    事情发生到现在居然有两个月了,也不知这两个月到底死了多少人。

    慕容卿黑脸,沉声道:“这次一定要让他有来无回。”

    不管再难,也一定要做到。残害无辜百姓,简直就不是人。

    “你能联络到目哩吗?”夏侯奕问。

    “我无法确定。”慕容卿不敢肯定,“目哩之前离去的时候曾经说过,他此次回去会闭关,纵然我联系他,也不见得能赶过来。而且,最麻烦的却是,此地距离南疆很远,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赶来。”

    “你且联系试试。”

    慕容卿想了想便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真是紫风的话,也就只有目哩才能应付。这样,我先联系目哩,有什么,等之后再说。”

    丢下这句话,慕容卿便从随身的袋子中掏出了一个锦盒。

    她打开来,里面放着一个小瓷瓶,她从中倒出了一只金色的小虫子,咬破食指,滴了一滴血在虫子的身上。

    见状,夏侯奕快气疯了。当即就捉了小妖精的手,放入嘴中。“混账,谁允许你咬破自己的手指?”

    小妖精眨眨眼,一脸的莫名之色,“联系目哩要靠这只虫子,它吞食我的血之后,会发生一些变化,而这种变化,目哩手中掌握的母虫便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而后,目哩就能够知道我这边出事了。他会找到这只虫子,也就能找到我。”

    “还敢说?”夏侯奕黑脸,不长记性的东西,他到底要教她多少次,不准这样伤害自己,她是他的,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是他的。他见不得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我,我忘了。”小妖精尴尬的笑了下,当时只是想快点联系目哩,哪里还记得夏侯奕之前与自己说过的话。

    再说了,不过就是咬破了点皮,算什么,很快就能好。

    小妖精有心想说点什么,只是看到夏侯奕那黑沉的脸,最终还是决定不说比较好。

    好一会儿后,确定小妖精手指不流血了,夏侯奕这才撕了小妖精的手绢,替她裹上了手指。

    半响后,小妖精看着自己那被裹成粽子的手有些莫名之感。

    这也太夸张了,不过,心里很甜呢。

    “把虫子收起来。”夏侯奕道。这只虫子太过重要,可不能出任何纰漏。

    “好。”慕容卿答应着,快速将虫子收好。“殿下,你是打算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才上路吗?”

    “是。”夏侯奕道。既然遇上了,他不能不管。总不能看着方圆百里变成无人之境。

    而且,紫风那伙人,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抗衡的。官府就算是派人来,也是来送死。

    既然他有能力,自然要管一管。

    “殿下……”慕容卿有些忧虑。

    “怎么?”夏侯奕问道。

    “不知为何,我总觉着有点不安,感觉不只是会有紫风这一件祸事发生。”

    “有些人想趁火打劫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已经安排妥当,放心便是。”夏侯奕安慰着道。

    慕容卿微微点头,虽然她很信任夏侯奕,但是,一天没有结果,这颗心便一天无法安放。

    这天,镇子上没有发生任何事,也没有人被掳走。

    于是,夏侯奕一行人便继续留在镇子上,等待着那伙人的到来。

    如果那伙人真的知道夏侯奕他们的存在,估计会非常的高兴。

    一直以来他们所要寻找的都是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之前镇子上的年轻人差不多被抓光了,好容易来了这么多年轻人,那些人怎会愿意放过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

    之所以没有贸然出手,估计也是在观望。

    在镇子上停留的几天,夏侯奕安排人出去四处打探此地有没有什么特产,打算买一些回去。

    从表面来看,他们就是一伙生意人,巧合的经过这里,并无其他特别之处。

    至于人数,像他们这种走南闯北做生意的,多带几个侍卫再正常不过了。

    如此很快就过去了三天。

    第四天晚上,这天是阴天,所以天很快就黑了。

    家家户户一早就闭门锁户,整个小镇仿若是个死城。

    慕容卿他们所在的客栈也是一早就关了门,几天没有发生任何事,镇子上的人不但不觉着脱离危险,反而更加害怕,觉着眼下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一旦爆发,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头领着店里的几个上了年纪的小二躲到了地下室,而夏侯奕也早将人分散到了四处。

    这几天都是如此,只是不知今天是否会等来人。

    天色越来越暗,云层压得很低,仿佛真的会下雨。

    慕容卿站在窗边,静静的看着外面。

    不知道从何时起,外面飘起了一阵阵白雾,白雾涌动,逐渐弥漫开来,仿佛,整座镇子都被白雾所笼罩。

    “竺亭,看着玉树跟于夫人。”慕容卿头也不回的吩咐。

    “是,侧妃,您就放心吧。”

    慕容卿却是沉着脸不做一词,今天晚上,估计不会有人能睡得着了。因为,他们等了几天的人已经来了。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她因为认识目哩,对于外面的那种白雾却是了解的很,那种东西,可不是寻常的白雾,而是一种能够迷惑人神智的烟。

    难怪那么多人被掳走却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加不知道掳人的是谁。

    白雾越发的浓郁,很快已经无法看到对面之人。室内众人,除却已经睡着的夏侯玉树之外,其他人都非常的紧张与不安。

    关于敌人的事情,慕容卿跟夏侯奕都并未告诉于众人,除却那被挑出来对敌的五十多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人。

    他们这样做,也只是不想引起恐慌,不想让他们以为自己一定无法与那些人匹敌。

    人在无知之下才会无敌,知道的太多,反而不见得是好事。

    至于那被挑出来的五十多人,他们都是暗卫,跟随夏侯奕多年,自然是不会犯下那种错事。

    更何况,很多人也曾对付过紫风,如今更加不会畏惧。

    窗外的白雾已经浓郁的仿佛可以用手捧起,浓郁的像是能够滴出水来。

    种种怪异的叫声传来,像是虫鸣,又像是有野兽在怒吼。不过,整座小城却是少有人听见。因为那些白雾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顺着房门的缝隙攻入到了室内。

    “慕容姐姐。”于月琳不安的往慕容卿那边走。房门处,一点点白雾慢慢的弥散开来。

    慕容卿冷脸走过去,拉着于月琳走到床边,示意竺亭看着她。“放心,你们吃了药,不会有事。”

    “慕容姐姐,这些是迷烟吗?”于月琳见那白烟并未能够让自己昏迷,自己也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不禁好奇的问。

    “虫子。”慕容卿神色不变得道。

    “什么?于月琳大惊,顿时用手捂住嘴,恶心的想吐。放眼望去,满屋子都是白雾,那岂非就是说,如今满屋子都是虫子。

    想到自己的脸上也有可能全部爬满了虫子,于月琳就止不住的恶心。她再也无法容忍,忙拉起被子盖住了头脸,不敢再去看白雾。

    慕容卿失笑,虫子而已,虽然多了点,但这种虫子也不会伤害人,只是会释放一些迷幻类的气体罢了。

    不多时,慕容卿感受到好似有人来到了客栈外面,听脚步声,人数还不少。

    “绿心,我们下去看看。”慕容卿喊了一声,示意竺亭留下来保护于月琳,自己领着绿心就下了楼。

    到了楼下,两人找了一个角落蹲着,静等着那些人出现。

    慕容卿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周围,夏侯奕等人都隐身于暗处,所以,她现在也不知道夏侯奕他们到底躲在哪儿呢。

    瞅了半响,慕容卿并未找到后便放弃了,反正等那些人来了之后,夏侯奕他们自然会现身。

    咔擦,咔嚓,几声清脆的声响过后,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几道黑影闪了进来,他们并未马上冲进来,只是先在门口打量着,静静的观察。

    这些人,倒是挺谨慎的。

    “担心什么,他们早就昏过去了。”这时,突然有人出声道。

    “谨慎一些总是好事,住在这里的人并不简单,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带着多少人,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另一个人反对道。

    “好吧,好吧,你要等就等了,反正全都是我们圈养的羔羊,早晚会成为我们的盘中餐,哈哈哈。”那人张狂的笑,丝毫不怕自己的笑声会引来别人的注意。

    几个人在外面等着,好一会儿后,直到确定里面根本没有人还醒着的时候,那几个人终于进来了。

    他们一步步的往大厅走,黑暗对于他们来说仿若根本就不会带来任何的影响,瞧着他们行进的方向,分明就要上楼。

    嘭!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嘭的一声重重的关上。

    那几人被吓到,急忙转身,戒备的盯着大门的方向。

    “怕什么,一定是被风刮的,难道你还以为这里有人会留下吗?”

    “小心一些总归是没错的。”

    “你这句话倒是说的挺对,小心一些总归是好的。”突然,室内灯光大亮,夏侯奕从暗处缓缓走出,冷冷的看着那被困在大厅中央的五六个人。

    “该死,中计了。”当先一个黑脸大汉怒吼。

    “现在才知道?晚了。”夏侯奕冷冷的哼,“说,紫风在什么地方,他要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你们抓了那么多人有什么用?”

    “哼!”那黑脸大汉冷笑,“居然能够在白雾之下保持清醒,看来,你们果真不是普通人。落在你们的手中,我们认栽了。不过,如果你们想从我们嘴里探听什么就别指望了。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别浪费时间了。”

    “是吗?”夏侯奕淡淡的哼,仿佛一点都不担心。

    黑脸大汉直觉不安,感觉眼前这个男人就跟地狱来的恶鬼一样让人害怕。

    “突围。”突然,黑脸大汉大吼出声。

    他们几个人瞬间出手,每个人都扔出了各种毒虫,蛇,蝎子,蜘蛛,各种都有。

    那些毒虫可不是普通的毒虫,全都是蛊虫,虽然不能说刀枪不入,但想一两下砍死也不容易。

    一众暗卫不怕死的冲上去,不用刀,只是用掌力去震死那些毒虫。

    一波毒虫过后,地面落下了厚厚的一层毒虫尸体。但那十几个暗卫也都力有不逮起来。

    毒虫仿佛无穷无尽,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身上藏了多少毒虫,只能见到他们不听的将毒虫扔出来,没完没了。

    如今就是要拼耐力,谁能够支持的长久,谁就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毒虫漫天飞舞,暗卫不停的发掌,一时,双方倒是进入到了僵持的阶段。

    见此情形,黑脸大汉陡然怒吼,“变阵。”

    慕容卿见状,有些不安,黑脸大汉倒是有些脑子,知道这样盲目的丢毒虫不会起到作用,显然是另外想办法了。

    果然,黑脸大汉一声令下,那七个人瞬间就改变了阵型。

    其中四人顶在最前方,直指大门方向。快要看的出来,这四人应该是七人之中能力最强的人。

    他们丢出来的毒虫,至少要发两次掌力才能够震碎。而这就是黑脸大汉他们脱困的机会,两次发掌之间是要有空隙的,只要瞅准了机会,说不定他们还真的有可能逃离。

    “变阵。”而就在这时,夏侯奕也是淡淡的丢出了这两个字。

    那黑脸大汉听到这两个字,差点儿没被气得吐血。丫的,这分明就是现学现卖嘛。

    又有一波暗卫出来,两队人交替出手,根本不给黑脸大汉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好,倒是小瞧了你们,没想到你们居然有这么多的好手。不过这样正好,有你们这样上好的精血,对于我们的主上来说将是无与伦比的大补之物。哈哈哈,你们还等什么,今天就是我们立功的日子。只要能够将他们给拿下,主上必定会重重奖励我们的。”黑脸大汉略带狂热的呐喊,一时,其他几个人也都被调动了积极性,下手更加狠辣。

    “恭请圣虫。”而就在这个时候,黑脸大汉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划破了手腕,虚空用那些血花了一个符号。

    “恭请圣虫。”其他人也都跟着狂热的喊。

    慕容卿心中开始不安,目哩他们的族内有神虫,这些人居然有圣虫。那圣虫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可以匹敌神虫吗?

    如果真的是那种等级的虫子,今天他们还真不见得能够将人给留下。

    虚空处,那用血画出的符号开始闪闪发光,像是燃烧了起来,隐隐中,仿佛能够看到那儿出现了些皱纹,仿佛,虚空被什么东西给顶住,正要破碎虚空走出来。

    见状,黑脸大汉更加狂人的喊,“恭敬圣虫,请你们来展开一场滔天盛宴吧,他们全都是你的大餐。”

    “大餐,大餐,大餐。”众人跟着大喊。

    “速度拿下。”夏侯奕沉声吩咐。那个什么圣虫就算是他都觉着有些不安,真的让它出来,估计还真的无法将这些人给拿下。

    “阮宁,你去帮他们。”夏侯奕吩咐。

    “是,殿下。”阮宁答应着,快速奔过去,加入了屠杀毒虫的队伍。

    而夏侯奕却是长身而起,直接冲着虚空出的那个怪异的血色符号而去。

    他一掌挥过去,血色符号紧紧只是震了震,并未破裂。

    黑脸大汉见此,狂笑道:“哈哈哈,盘中餐,不要浪费精力了,圣虫可不是你能够对付的,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放弃抵抗,否则,你们全都要死,不管是男女老少,没有一个能够躲过。”

    “是吗?”夏侯奕冷笑,他平生最讨厌别人的威胁,看来,不将这什么圣虫给弄死,这些人是不会放弃了。

    冷笑着,夏侯奕开始缓缓运劲,只能瞧见他动作缓慢,但是,具体的却无法瞧清楚他在划出什么动作。

    只是能够莫名的感受到,他的周围好似正在酝酿一场剧烈的风暴。

    慕容卿紧紧的盯着他那边,生怕会出什么事情。

    慕容卿这个不懂武功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夏侯奕周围气场的变化,黑脸大汉又岂会不知道。

    他脸色微变,知道遇上了硬茬子,再这样下去,估计圣虫根本就无法赶来了。

    “祭祀。”黑脸大汉狂吼。

    众人脸色微变,但是,他们却没有选择,接着投出一轮毒虫的功夫,他们迅速的拍向自己的心口,各自喷出一口精血落在那个血色的符号上面。

    随着几道精血落下,血色符号更加明亮,周边的金色火焰更加的明显,一股奇异的拨动缓缓的散发出来。

    “该死!”慕容卿低咒着。

    “侧妃,怎么了?”绿心不解的问。

    “我能够感受到那虫子的威力,定然不会比目哩的神虫差多少。如果那虫子真的出来了,只怕这些人必定会脱困,到时候我们就危险了。”

    “那怎么办?”

    “如今只能希望殿下能够尽快阻止那圣虫赶到了。”慕容卿望着安格血色符号,神色变幻。

    她虽然不知道那血色符号是怎么弄出来的,但从黑脸大汉等人的话便可以知道,这符号应该是能够将圣虫给引来,或者,根本就是建立了一个什么奇异的通道,使得圣虫能够快速的自远方赶到这里。

    面对此情此景,夏侯奕脸色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丝毫没有被压制的表现。

    他双手的动作越发的缓慢,慢的让慕容卿都开始要抓狂了,再这样拖下去,圣虫就真的会出来了。

    就在这时,夏侯奕突然动手了,他两手交叠,反推了出去。

    一股莫名凶悍的气息自他的双掌之中闪现,直冲血色符号而去。

    嘭!

    剧烈的碰撞使得周围的人都站立不稳,歪来晃去,很多人栽倒在地。

    血色符号一阵的震颤,闪动,其中好似有什么东西就要钻出来。

    “再度祭祀。”见此情形,黑脸大汉却是陡然脸色变了,旁人不知,但他却知道,血色符号坚持不住了,马上就要溃散。

    一旦血色符号溃散,圣虫赶不到,他们估计就要全交代在这里了。

    众人脸色再度大变,那是他们的精血,可不是普通的血,全身加在一起也不过才几滴,如今一晚上就要弄出两滴,只怕他们就算不死也要半废了。

    见他们没什么动静,黑脸大汉不禁怒吼道:“不想半废,那你们是想死吗?”

    众人回神,是啊,一旦血色符破碎,他们估计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人都死了,要精血还有什么用。更何况,精血还是有机会补回来的,可命没了就是真的没了。

    众人再度大喊出声,一起拍着胸口,想要再度拍出体内的精血。

    可是,已经晚了。

    夏侯奕又是一掌反向拍出,正对着血色符号。

    轰轰轰!血色符号内部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震颤,在冲撞,但是,它依然无法阻止血色符号一点点的碎裂,宛若漫天的烟花,绚丽耀眼。

    “啊!”黑脸大汉仰天怒吼,目眦欲裂,“该死的,你居然打碎了通道,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动手,全力轰杀那个男人。”

    “是。”众人一起怒吼,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无法活着离开了。既如此,他们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而夏侯奕正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破坏了他们的唯一希望,杀了他,如今成了那七个人心中唯一的念想。

    “杀!”在黑脸大汉的带领之下,七个人全力朝着夏侯奕攻击而去。

    漫天毒虫飞舞,全都朝着夏侯奕激射而去。

    “出手!”夏侯奕依然是淡淡的两个字,但对于黑脸大汉他们来说却无异于致命的打击。

    之前,夏侯奕每一次说话都会带给他们偌大的打击,这一次,难道还将会是同样的结果?

    又是十几个暗卫现身,他们站在夏侯奕身后,随着他一道出手。

    轰!

    两方对阵,劲力四溢,轰天巨响。

    黑脸大汉一方瞬间被震飞,口吐鲜血,坠落在地。

    “绑起来。”夏侯奕吩咐。

    阮宁当即带着人上前,将黑脸大汉等七人用绳子捆绑住,揪着丢到大厅中间。

    夏侯奕坐在他们不远处,淡淡的问道:“说,紫风在哪儿?”

    “你说什么,我们不知道。”黑脸大汉冷哼。“别浪费功夫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我们是什么话都不会说的。”

    “是吗?”夏侯奕神色淡淡的,可越是如此,众人看在眼中却越是觉着惊恐,不安。

    想到之前夏侯奕的那些手段,几个人都觉着很是不安。这男人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吗,不可能,只是不知,他到底会怎么对付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黑脸大汉不解。

    “你们想杀我们,难道还要问我们为何出手?杀我者,人恒杀之。”夏侯奕冷声道。

    黑脸大汉冷哼,“说的好,技不如人,说那些也都是废话。”

    “我再问一句,紫风在哪儿?”夏侯奕又问道。

    “我不知道。”黑脸大汉断然拒绝回答。

    “阮宁。”夏侯奕轻轻的喊了一句。

    黑脸大汉瞬间变了脸色,这男人太可怕了,他越是将话说的轻飘,他就越是害怕。

    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胆寒,无法抑制。

    每次夏侯奕这样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他们就要倒霉,这一次,他又会想出怎样的发自来对付他们?

    只见阮宁慢悠悠的朝着他们走过去,几个人紧张的往一起靠,脸色越发的难看。

    “这个东西,你们应该认识吧?”阮宁在他们面前站定,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

    他拿着瓷瓶在黑脸大汉等人脸前一一的晃过,“怎样,认识吗?”

    黑脸大汉等人初开始并未在意,不过是一只小虫子,有什么可在意的。

    “这,这虫子……”突然,黑脸大汉身边的一个男人不安的往后挪了挪,“怎么,怎么这么像食人蚁?”

    “什么?食人蚁?”黑脸大汉大惊,忙探头朝着瓶子仔细的看去。待得看清,脸上血色一瞬间消散殆尽。

    “你……你们怎么会有食人蚁?”黑脸大汉诧异,“不该啊,你们不该有食人蚁,这种东西不该在这边出现。”

    阮宁冷冷的道:“不是这里有的又如何,难道我们就不能从别的地方弄一些会来?我们主子喜欢这东西,弄了一个大箱子来养活,如果你们不老实听话,就将你们丢到大箱子里去喂食人蚁。”

    黑脸大汉也开始往后挪,食人蚁,那是最可怕的虫子。所过之境,一眨眼的功夫,一只野兽就会变成枯骨。

    最可怕的却是你还不会很快死,你会感受到万重钻心的痛,它们一口口的咬掉你身上的肉,直到你最终死亡为止。

    “怎么样,说还是不说?”阮宁邪恶的拿着个小瓶子在他们面前晃悠,时不时的往其中一个人的脸上凑。

    黑脸大汉等人一步步往后退,阮宁就一步步往前紧逼,不给他们一点喘息的机会。

    “哼,你说有一大箱子就有一大箱子了?说不定是你们故意吓唬我们,这种东西本就不常见,你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黑脸大汉故作镇定的道。

    阮宁冷笑着冲一旁的人挥手,“拿上来。”

    黑脸大汉惊了,连声吼道:“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怀疑我们骗你吗,既如此,那就先让你试试,我想,其他人估计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不,我不试。”黑脸大汉急忙道。

    “那可不行。你怀疑我的话,我自然要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所以,我必须要让你去检验一下。”作势,阮宁就要去拉黑脸大汉。

    “啊……别,别杀我。”黑脸大汉那本就只剩下一丝细线的心弦再也无法绷住,啪的一声断裂开来。

    “说,紫风在哪儿?”阮宁紧跟着问道。

    “我们真的不知道,主上大人应该就在附近游走,但是不会在某一处停留。哪一个地方准备好了,他就会现身,但是,很快就会离开。主上大人是不会在某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的。”

    阮宁微微皱眉,回头去看夏侯奕。

    后者便又问道:“紫风什么时候才会来这里?”

    “应该是明天。”黑脸大汉无奈的道。“之前我们传递了消息出去,说这里出现了几条大鱼,足够圣虫吃一些时日了。想来,明天主上大人就能够来了。”

    “血色符号是什么意思?”夏侯奕又问。

    黑脸大汉闭嘴,并不打算回答夏侯奕这个问题。

    “丢进去。”夏侯奕直接冷声吩咐。

    “是。”阮宁答应,根本就不给黑脸大汉拒绝的机会,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拖着他往后面走。

    “别,别这样。我,我说,我说了。”黑脸大汉哭丧着一张脸,一副吃到狗屎般的表情。

    “说!”阮宁用力将他丢到地上。后者不敢很痛,只是无奈的道:“那是一种奇异的通道,可以让圣虫快速赶到这边来。”

    夏侯奕了然,南疆的蛊毒之术果然神奇,并非常人所能够体会。只是不知紫风如今所在之地距离这边还有多远的距离。

    “这边发生的事情,紫风可会知晓?”夏侯奕问。

    黑脸大汉摇摇头,“虽然我们召唤了圣虫,但他们不确定这边是出事了还是叫他们来品尝美味。”

    “那也就是说,如今我们还未暴露?”夏侯奕问道。

    “我不敢确定,只是能有可能。”

    “带下去吧。”夏侯奕见问不出什么其他的了,便挥手示意阮宁将众人带下去。

    夏侯奕起身,往楼上走,在第三个阶梯处看了看慕容卿她们所在的位置,随即便一言不发的上了楼。

    等了会儿,慕容卿这才领着绿心快速上楼。

    到了临时书房,夏侯奕果然等在里面呢。

    见她进来,夏侯奕直接就伸出长臂,将人揽入怀中,不满道:“说了不准下楼,为何不听话?”

    混账东西,如今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殿下,别急着生气,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对付紫风他们吧。”小妖精觉着男人的深情不太对,忙扯开话题道。

    那么重要的时刻,她怎么可能不在场。天知道等在楼上不知道事情发展到什么地步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殿下,紫风可不好对付,说不准他如今已经到什么地步了。从今天那个圣虫要出来的情况就可以看出,圣虫很厉害,估计真的不弱于目哩的神虫。”

    夏侯奕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突然就抬高了她的下巴,重重的啃上了她的唇,“再不听话,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小妖精忙死命的嗯,她知道,男人这是发了狠,真要再惹了他,估计还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来。

    本来只是浅尝辄止,本来只是气恼想要收拾她,谁知,到得后面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火热的激情一旦燃起,哪里会如此轻易的被扑灭。

    一室旖旎,直到天亮。

    第二日,众人并未打算离开。这伙人的头子紫风还未捉到,他们如今不过是解决了几个小喽啰,对于整件事来说,没有任何异议。

    给紫风一定的时间,他必定能够培养出更多的随从。

    所以,想要彻底解决这次的事情,必须要解决紫风。

    昨天晚上的事情与以前一样,都是昏迷,到天亮醒来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奇怪的是,这一次却没有人消失。

    客栈的掌柜的知道,这一定是夏侯奕等人的功劳。当即,他便带着全镇子的人前来拜谢。

    人很多,大部分都是老弱病残。外面的街道上也都跪满了人,大声的道谢,并祈求夏侯奕能够彻底解决这次的危机。

    这时,一个老头子颤巍巍的在一个中年妇女的搀扶下走进了大厅。他作势要跪倒,“草民叩见九皇子殿下。”

    “什么,什么,他居然是当今九皇子?”

    “就是那个戴着面具依然无损一身风华的九皇子?”

    “天啊,我们居然有幸见到九皇子。”

    众人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一个跟着一个往前冲,很想能够亲眼看看夏侯奕到底是副什么模样。

    阮宁在夏侯奕的示意下快步上前扶起那位老人,并扶着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

    夏侯奕问道:“你怎会知道我的身份?”

    老人恭敬的回答,“草民曾经去过京城,巧合之下见到过九皇子你出行,认得九皇子府马车上的标记。再者,之前便听说九皇子要替我们整个王朝西行去开拓商路,听说会经过我们这里。如此一番对照,还怎会不知是九皇子您大驾光临了。”

    客栈的掌柜的恭敬的在一旁直点头,“草民真是有眼无珠,其实应该早就发现才对。九皇子你天人之姿,根本就与常人不同,我,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你们无需这样,我只是路过,这次的事情解决了之后便会上路。你们之前如何,以后还如何,无需因为我在这里而有任何的改变。”

    众人点头,那认出夏侯奕身份的老人又道:“九殿下,那,那不知这次的祸事是否能够解决呢?那一定是鬼,否则怎么会能无声无息的将人给掳走?”

    “并非是鬼,而是人,只不过是用了迷药,你们无所觉罢了。我已经抓了一些人,等将罪魁祸首抓到便可。”

    “九殿下,你就是我们镇子所有人的恩人啊。”老头红着眼眶颤巍巍的就要跪下去。

    阮宁就在一旁扶着,不让他真的跪下。“老人家,你别这样,殿下仁爱,既然遇上了,那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出事。”

    “好人,好人啊。”老人哽咽道。

    这一天,不时会有人来送一些东西,有吃的,有玩的,甚至还有人送了丫头来,说是要伺候夏侯奕。

    这可让小妖精恨得不行,当天晚上没少折腾夏侯奕。只不过,她所为的折腾,自然是正对他的胃口,那可不就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嘛。

    如此过去了两天,被关在地下室的黑脸大汉突然告诉看守的人,说是感受到了主上大人的气息。

    夏侯奕接到消息,亲自去了地下室。

    见到夏侯奕进来,黑脸大汉忙道:“你们放了我们吧,我已经感受到主上大人的气息了,他绝对已经来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大人有两只圣虫,只要圣虫一出,你们绝对要死。那可不是你们用掌力就能够解决的存在,拼下去,你们所有人都要死。你们放了我们,回头我们会在主上大人面前替你们求情,到时候给你们留条活路就是了。”

    “就等他来了。”夏侯奕冷冷的哼。

    黑脸大汉震惊,“你,你们居然敢跟主上大人作对?你们胆子可真大,看来,你们都是不怕死的。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管了,你们既然想死,我们也不能拦着。”

    “告诉我,紫风什么时候才能到?”

    “大约天黑时分。”黑脸大汉道。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而且,他对紫风有信心,主上大人一定会杀了这些人,为他们报仇的。

    夏侯奕转身离开,很快,所有暗卫都开始做起了大战的准备。

    夕阳西下,天色逐渐暗沉,小镇入口处,一股股红色的烟气慢慢的弥散开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