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25 原来他们是情敌

025 原来他们是情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那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就这样镇住了大胡子舅舅,他无奈的抓着头发,从慕容卿的角度,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中抓着一缕头发,显见,他刚刚是有多用力。

    “这样吧,大胡子舅舅你偷偷的跟我说,我可以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可好?”

    “那,那好吧。”大胡子舅舅凑过去,轻声的说了几句。

    慕容卿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情敌?不是吧,大胡子舅舅,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听说药王很大年纪了,绝对可以做我太爷爷了。”

    “不会吧,最多就与你外公差不多年纪。”大胡子舅舅肯定道。

    “可是……”慕容卿还是无法相信,奇怪了,为什么会这样,事情与她所了解的不太一样。

    回头,她看着夏侯奕,不解道:“真的吗?药王年纪不大?跟我外公差不多?”

    “应该是。”夏侯奕不是太确定的道。

    慕容卿傻了,什么意思,那可是你的师父,你怎么会不知道?

    “每次见面,师父都会……呃,很古怪,时间长了,我们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所以,现在我们也都不知道他的年龄,他的长相。”

    难得的,夏侯奕做出了解释,但是,就是这解释却是让慕容卿跟大胡子舅舅两人都有些莫名,难道说,凡事厉害的人都有些古怪吗?

    “算了,不管如何,臭老头的伤一定要治。回头到了药谷那边,我们尽力想办法就是。大胡子舅舅,麻烦你去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就启程。至于臭老头那边,大胡子舅舅,还需要你去说服他。”

    如果说之前慕容卿或许很肯定,认为这是要救叶霸天的命,他绝对会同意。

    但此时,她却没有了这份自信。药王跟叶霸天有仇,试问她还怎么能够肯定。

    以叶霸天那狂傲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同意让自己的情敌来救自己。

    一听说要让自己将这件事扛上身,大胡子舅舅就开始发狂,揪头发的速度越来越快。慕容卿看着他那神态,凑到夏侯奕身边,压低声音道:“殿下,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刺激头发生长的药?”

    “有。”

    “回头给我点。”

    “为什么?”

    “我怕大胡子舅舅不但没了胡子,只怕头发也要没了。”慕容卿望着越走越远的大胡子舅舅,满脸唏嘘。

    大胡子舅舅去将这件事告诉叶霸天,慕容卿他们就轻松了,本来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明天直接启程就行。

    至于叶霸天那边的麻烦事,自然是交给了大胡子舅舅。

    晚上,众人一道吃饭,期间,叶霸天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临走之前定定的看了慕容卿一眼,随后就走了。

    至于大胡子舅舅,一边吃饭还一边艰难的抓头发,地面上,隐约可见落了一层。也亏他头发茂盛,否则,这样抓下去,早晚成秃瓢。

    “大胡子舅舅?”慕容卿放下碗筷,凑过去,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大胡子舅舅,臭老头答应了没有?”

    大胡子舅舅抬头看着慕容卿,后者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慕容卿揉了揉眼睛,不过就是一下午的功夫,怎么人就成这样子了?

    大胡子舅舅眼眶是青的,鼻子有些歪,脸上挂着颓败的神色,整一个刚被人收拾过的样子。

    “大胡子舅舅,是不是臭老头收拾你了?他也太过分了,我们这样做可是为了他好,怎么还能打你?臭老头,太讨厌了。大胡子舅舅,疼吗?我给你上药。”

    “不用了。”大胡子舅舅死死的揪着头一副被打击的很严重的模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慕容卿看的心疼,对叶霸天是越发的不满了,怎么也是自己的儿子,怎么能下这样重的手,难道就不担心会伤了孩子的心?

    哼,已经没了女儿,难道现在还要将儿子也该给赶走了不成?

    “大胡子舅舅,走,我带你去找臭老头,怎么能这样对你呢。”慕容卿气急,当即就拉着大胡子舅舅往外冲,一副找人干架的样子。

    夏侯奕看在眼中,倒也不去阻止,当局则迷,关心则乱,怎么她就没发现大胡子舅舅根本不是在生气吗?

    夏侯奕慢步追上去,前面慕容卿跟大胡子舅舅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大胡子舅舅,你说什么?”慕容卿傻了,疯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答应了,叶霸天居然答应了。既然答应了,大胡子舅舅脸上为什么青一块肿一块的?分明就是被人给打了,而放眼整个御箭山,还有谁敢打他?

    除却叶霸天之外,还有谁?

    “大胡子舅舅,你是不是记错了,臭老头真的很轻松的,呃,很轻易的就答应了这件事?”

    “是。”大胡子舅舅揪着自己的头发,郁闷的要死。“为什么呢,他为什么会这样轻易就答应了,不应该啊。”

    慕容卿附和,点头,“是啊,不应该。”

    “为什么呢?”大胡子舅舅抓着头发在台阶上坐下来,烦躁的又扒拉下几根头发。

    “为什么呢?”慕容卿也被问住了,随之坐下来,也是陷入了沉思。

    夏侯奕在背后瞧着,那一双犀利的视线直直的射向了大胡子舅舅的后背。

    这货完全就是个找人厌的,夺走了他的小妖精,如今的小妖精,眼睛已经不是只有自己了。

    夏侯奕那一颗自傲的心被打碎了,同时暗自做了决定,不管如何,一定不能让大胡子舅舅在慕容卿面前乱转悠,否则,就算是将小妖精给掳走了,也是有可能的。

    就这样,慕容卿跟大胡子舅舅两个人凑在一起,不停的呢喃着为什么,不可能之类的话,到后面,就算以夏侯奕那沉稳的性子那也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大胡子舅舅,既然臭老头已经答应了,为什么要揍你?”

    嘶嘶!

    大胡子舅舅捂着眼睛,发出了一阵难听的叫声。“还不是因为我泄露了他的丑事嘛,值当将我打的这样惨吗?亏得我还是他的儿子,下手完全没有收敛,臭老头。”气恼之中,他居然也跟着慕容卿骂了一句臭老头。

    一句话骂出,大胡子舅舅瞬间瞪眼,捂着嘴,畏惧的四下打量,生怕叶霸天会突然冲出来再给自己一顿暴打。

    见到没什么动静,大胡子舅舅嘿嘿的笑,“还别说,这样骂一句还挺爽的。”

    “臭老头,他就该骂。”慕容卿没好气的哼。

    “是,臭老头,讨厌。”大胡子舅舅一边骂一边警惕的打量四周,确保一旦发现叶霸天的踪迹就能够快速离开这里。

    “大胡子舅舅你放心吧,臭老头来了一而不敢打你,我会挡在你前面,看他怎么打。”

    大胡子舅舅瞬间觉着心中一片温暖,他拉着慕容卿的手,感动莫名,“卿儿,宝贝卿儿,你真是舅舅的好外甥女儿。嗯,舅舅不怕臭老头,他也就是打几下,打不死的。”

    慕容卿失笑,还不怕呢,没说一句臭老头就会浑身哆嗦一下,显然他长这么大是没少被叶霸天给收拾啊。身子完全是有了下意识的反应,太可怜了。

    “大胡子舅舅,你受了伤,早些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我这点伤算什么。”大胡子舅舅豪气的挥手。

    “大胡子舅舅,你跟臭老头一起出门,御箭山这边能放心吗?”

    “没事,只要天下不大乱,那我们御箭山也就没什么事儿。卿儿,别担心,既然要出行,臭老头肯定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的。”

    “那就好。”慕容卿松口气,她还真的怕他们这一走就会有什么仇家找上门来,掏了他们的老窝,那可就麻烦了。

    “卿儿,你先回去休息,舅舅还要去做点准备。”

    “好,大胡子舅舅,晚安。”慕容卿起身,笑着冲着他挥挥手,这才与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夏侯奕一道回了小楼去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众人吃了早饭过后,便一起出门了。

    因为叶霸天身体不好,所以只能让他乘坐马车,虽然他是口中不停叫嚣要骑马。但当慕容卿过去吼了一嗓子,说骑马就自己玩儿去之后,叶霸天就老老实实的坐进了马车里。

    大胡子舅舅得意的骑在马上,冲着慕容卿高高的竖起大拇指。

    人才啊,如今可也就只有慕容卿才有这份能力管到叶霸天了,除此之外,还有谁能够让叶霸天服服帖帖的?

    慕容卿与夏侯奕一辆马车,处于中间,叶霸天的马车在后面,一行人踏上了前往药谷的路程。

    说起来,药谷距离御箭山并不是很远,如果不是考虑叶霸天的身体,他们全速赶路的话,到那边也就只是需要三五天的时间。

    但因为有叶霸天,太过剧烈的晃动肯定会引起他伤口的变化,所以,一行人谁也不敢走的快了。

    反倒是叶霸天这个当事人,总是在马车里喊着闷,喊着慢,叫嚷着全速冲击,赶路。

    但是,所有人都将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夏侯奕带来的暗卫自然是不会理他,至于大胡子舅舅他们带来的人,那更加是不听。

    因为慕容卿之前就叫他们过去训过话,想要臭老头死,很容易,听他的就行。

    想要臭老头活,更容易,不要听他的就行。

    该怎么做,大家都不是傻瓜,自然知道,所以,也就造成了眼下的情况,大家根本就是造反,完全的不停叶霸天的吩咐了。

    这使得叶霸天那叫一个气啊,每天在马车里气得哇哇叫,一下车就去找大胡子舅舅的麻烦。

    不过几天的时间,大胡子舅舅的脸上就跟开了染色盘一样,特别的好看。

    慕容卿可以清楚的看见,大胡子舅舅头顶上好似有了一块空白的地方,这使得她看向大胡子舅舅的眼神越发的怜惜了。

    大胡子舅舅,真可怜啊。

    大胡子舅舅,真倒霉啊。

    大胡子舅舅,真无辜啊。

    诸如此类的话,几乎每一天慕容卿都会跟大胡子舅舅说几句。而每一次说完,不管脸上的伤再怎样的厉害都好,他都会瞬间充满了力量,再也不觉着痛了。

    这家伙,他居然就将慕容卿的鼓励跟疼惜的话当成了力量。

    这天,他们在一处林子里宿营。此地距离药谷约莫就只有大半天的距离了,也就是说,他们大概明天就能够赶到药谷了。

    在这一路上,慕容卿发现了一件怪事。越是靠近药谷,叶霸天的情绪就越是暴躁,找大胡子舅舅切磋的次数也就更多。

    说是切磋,但完全就是一面倒。本来大胡子舅舅就不是他对手,再加上担心会让叶霸天伤上加伤,自然是不敢用全力。

    如此一来,大胡子舅舅就可怜了,每天都会脸上飘红,几乎就成了他脸上的独有标志。

    不只是暴躁,叶霸天时不时的就会看着自己,那种感觉,慕容卿也说不清楚,只是依稀觉着,臭老头貌似有话要与她说。但是,他可能是不知该怎么开口,所以就是一拖再拖。

    但是,明天就要到药谷了,再不说好像就没有机会了。

    慕容卿靠在夏侯奕的怀中,当叶霸天这个晚上第一百零一次看向自己之后,她竖起了一根食指,道:“殿下,我们打赌,可好?”

    “好。”夏侯奕想也不想的答应。

    “我们打赌,看看臭老头到底什么时候才来找我说话。”

    “你说什么时候?”夏侯奕问。

    慕容卿想了想,道:“估计还要一炷香的时间。”

    “马上。”夏侯奕道。

    “殿下,你肯定会输,他已经磨叽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如此快就下定决心。刚刚他看着我,眼中还是犹豫不决的神情呢。”

    “马上。”夏侯奕道。

    “怎么……”慕容卿那到了嘴边的话就这样被吞了回去。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有人走到了自己背后,隐隐传来的药香告诉她,来人就是叶霸天。

    “我赢了。”夏侯奕邪恶的贴近慕容卿,压低声音道:“赌注什么时候给?”

    慕容卿脸一红,差点没一脚踹上去,瞧瞧,那什么眼神,不知道臭老头就在背后站着吗,胆子大的,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我可还没说是什么赌注。”

    “你知道我要什么。”夏侯奕的眼神直勾勾的落在了小妖精的胸口处,脑子里自动幻想起她给自己赌注的情形。

    “小子!”一道沉闷的怒哼打断了夏侯奕的幻想。不要脸的小子,当着老子的面都敢再这里胡思乱想,真当他是死的吗?

    叶霸天满脸怒意,却也不想想,人家是夫妻,想想夫妻之间的美好事,怎么就不行了,难道,你老人家站在这儿,他就不能想了?凭什么?

    “外公。”夏侯奕一副才刚发现他的模样,拉着慕容卿站起,淡淡的打了招呼。

    叶霸天哼了一声,看了他一眼,也没将他的态度放在心上。

    作为御箭山的主人,对于眼下皇室的人如何会不了解。夏侯奕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所以,更加不将他那淡漠的反应放在心上。

    “卿儿,跟外公过去那边,外公有话要与你说。”

    “嗯。”慕容卿也是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正欲跟叶霸天走,手却突然被人拉住。

    回头一瞧就见到夏侯奕正拉着自己的手,目光火热的盯着自己,显然,不得到答案是不会放自己走了,就算来要人的是叶霸天也不行。

    慕容卿是哭笑不得的,瞧那样子,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几百年没吃过肉一样,天可怜见,他们从御箭山出来可没有多少日子。

    “小妖精。”夏侯奕轻声的呢喃。

    “不理你。”慕容卿瞪了他一眼,使劲的挣扎,要挣脱开他的手。

    但是,夏侯奕岂会容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可是你自己撞到枪口的,怪不得他。

    长臂一伸,直接就将慕容卿给裹到怀中,头贴着小妖精的头,轻轻的吐气,“真的不答应?”

    不答应试试,看他敢不敢就这样在这里给她就地正法了?

    “不答应。”慕容卿哼哼,摆明了就是欺负人啊。

    “嗯?”夏侯奕提高了音量,一只手从一个非常隐蔽的角度伸进了慕容卿的衣服中。

    慕容卿整个人傻掉了,他,他还真的敢。

    “答应,答应,我答应。”小妖精急不可耐的喊。

    坏东西,摆明了就是在欺负人,当众就将手伸进去了,万一被人瞧见,她以后还有脸面见人?

    “真的?”夏侯奕有些不信。

    慕容卿急忙重重点头,“真的,真的。”她倒是想作假,可能行吗?

    夏侯奕缩回手,可视线还有些舍不得的盯在刚刚触摸的地方,“怎么就这么快答应了?”

    “滚!”小妖精红着脸怒吼,一脚踹在他的脚面上,气呼呼的跑了。

    老混蛋,占了便宜还卖乖。哼,她还真就不相信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什么。

    刚刚怎么就胆怯了,那家伙才不敢真做什么。

    小妖精后悔了,可答应的话已经说出去,后悔也没用。

    小妖精气哼哼的一边走一边回头怒瞪夏侯奕,仿佛要在他脸上钻出几个洞来才满意。

    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情绪变化,大胡子舅舅眯起眼睛,臭小子,敢欺负宝贝卿儿,找死。

    他冷哼着,直接就冲过去,开始找他的麻烦。

    两人不过说了两句就一起走了,接着,不远处就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

    慕容卿此时已经与叶霸天站在一起了,听见那边的动静,有些不安的回头去瞧。

    怎么又打一起去了?

    这一路上,大胡子舅舅跟夏侯奕也是没少折腾,时不时的就打一起去了。

    到后来,慕容卿虽然还有担心,但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紧张了。

    “不用管他们,没事,活动活动筋骨,对他们都好。”叶霸天霸气道。

    慕容卿皱了皱鼻子,那能是活动活动筋骨这样简单吗,分明就是下了狠手了,以为她不知道啊。

    每次回来,除却脸上没有上很难,身上都是一块块的淤青,看得她恼火得很。

    对于她来说,夏侯奕就是她的财产,此时财产出事,试问她怎么可能高兴。

    如果那个动手的人不是大胡子舅舅,只怕她早就带着人冲上去跟人拼命了。

    “臭老头,你叫我来想说什么?”慕容卿一边敷衍的去问叶霸天,一边回头去看夏侯奕他们的方向。

    怎么这么大动静,千万别出事才好。

    “坐下来说吧。”叶霸天拉着慕容卿坐下来。“卿儿,其实,你跟你外婆长的很像。”

    “嗯?”慕容卿的好奇心被勾起,回头看着叶霸天,不解道:“外婆?”

    怪了,不是应该跟母亲长得像吗?

    “是。”叶霸天静静的望着慕容卿,眼神有些飘忽,好似在回想着什么,那温柔迷醉的情绪,使得慕容卿脊背开始发冷,仿佛有一条条小毛毛虫在上面拼了命的攀爬。

    好吧,真的不舒服,虽然叶霸天的眼神并非是故意在看着她,也并非是将她当成了那个人。

    只是,那么巧合的,叶霸天那虚幻的眼神就这样盯着自己的脸。

    慕容卿下意识的搓了搓手臂,只觉着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难受的厉害。

    “你外婆……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叶霸天许久后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慕容卿却是无聊到开始托起了下巴,不是废话嘛,如果不漂亮,能生出叶灵那样漂亮的女人来?

    “她也是一个温柔如水,总是替人着想的人。”

    “外婆跟你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都是御箭山的人。”叶霸天道。

    慕容卿诧异了,“青梅竹马?那为何药王跟你……呃,臭老头,你别怪大胡子舅舅,他也不是心甘情愿告诉我的,是被我逼得没有办法才说的。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你们都是御箭山的人,按说外婆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药王才是。”

    叶霸天突然就苦笑了几声,“命运啊,真的是一个很难捉摸的东西。这就是命,想躲也躲不开。有一次,我出门办事,受了重伤。你外婆没办法之下,就将我带到了药谷。那个时候,只有药王才有办法救我。可是,药王那个杀千刀的,他就是个贱人,他开了条件,如果要救我,那你外婆就必须要嫁给他。当时我伤的很重,你外婆没办法之下,只能流着泪答应。最可恨的就是药王那个不要脸的,趁火打劫,如果我当时清醒着,我一定会自杀,也不会让你外婆答应那不要脸的。”

    慕容卿夸张的张大嘴,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那个一脸怒容,噼里啪啦骂个不停的老人。这,这是那个狂傲一世的叶霸天吗,居然会这样骂人?

    虽然叶霸天是个狂傲的人,但是,身为御箭山的主人,那份休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比拟的。

    开口骂人,真的不多见。

    叶霸天却是骂人来了劲儿,也不继续说下去了,就这样继续骂着,“那不要脸的,忒可恶,忒坏,忒……他娘的不是人。”

    可惜,他到底不是太会骂人,就算是到了激动的当头,也不过是骂出一些根本就不算骂人的话来。

    许久后,叶霸天接过慕容卿递来的水袋,喝了几口水后,深深呼出一口气,“卿儿,你是不知道那个不要脸的有多过分。”

    慕容卿点点头,“我是感受到了,否则你不会如此激动。不过,有一点,我又有些不太懂。你是御箭山的主人,药王不过就是一个人,就算他使用卑鄙手法来对付你,也不见得就真的能够将外婆给抢了去。而且,为什么他会直接就要外婆嫁给自己,难道说,他真的对外婆一见钟情了吗?”

    “什么一见钟情,那个不要脸的就是贪玩,就是想要耍人玩。而且,看你外婆那么漂亮,自然是升起了逗弄的心思。”

    慕容卿松口气,就说嘛,想来能交出戈黔跟夏侯奕这样徒弟的人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步。

    “但是,相处的时间长了,那不要脸的居然真的喜欢上你外婆了。而后,他便用那个条件做要挟,死乞白赖的让你外婆嫁给他。”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慕容卿觉着自己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只能说,感情这东西可真不好说,喜欢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却是在不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注定的,药王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你外婆虽然性子如水,但却也是一个坚韧的人。她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更何况是一辈子的大事。任凭那不要脸的舌灿兰花,你外婆都是不答应。最后甚至要自杀,这才吓到那个不要脸的,让他放我们离开。但是,时不时的,那不要脸的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阴魂不断,可恶至极。”

    慕容卿偷偷的笑,她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一个男人追着一对璧人,时不时的冒出来讨人厌的情形。

    也难怪叶霸天如此讨厌药王,这种事,换做是发生在谁的身上估计都不会高兴到哪里去。

    “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霸天叹息一声,“你外婆是病死的,当时她病发之时,我就派人去寻找药王,但是,当找到他的时候,你外婆已经病入膏肓,没有办法救活她了。药王发疯,说是我的错,我没有照顾好你外婆,更怪我没有早一点找到他。但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叶霸天声音沉痛,眼神中弥漫着苦涩的滋味。失去自己最爱的人,难道他不心痛?不,他才是最心痛的那个人。

    但是,药王的责骂却也让他更痛苦。

    “你们仇上加仇?”慕容卿问。

    “是。”叶霸天冷笑,“那家伙发疯之后,时不时的就会来找我的麻烦,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来破坏。也就是近年来我身体不好,无法出去行动之后,他才归于安静。否则,他会一直与我作对到底。”

    慕容卿不甚唏嘘,或许药王是真的爱外婆,但是,有些事情确实是无法勉强的。但是,失去了外婆,药王肯定也是痛苦的。甚至,他的那种痛苦比叶霸天还要严重。

    因为,药王是药王,他医术超绝,本来是有可能救外婆的。但是,却因为时间的错过,他也就最终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

    那种懊恼的滋味,估计不会有人能够了解。

    “臭老头,其实他心里也很难过。”慕容卿道。

    叶霸天哼了一声,“我知道他心里不舒服,但就能到处发疯吗?卿儿,你知道我为什么在今天晚上跟你说这些话?”

    “是因为明天就要到药谷,你担心药王会做什么吗?”慕容卿思量一会儿后道。“其实,你可以不用担心。不管如何,药王都是殿下的师父,就算是看在殿下的面上,他也不会对你的事情袖手旁观。而且,我想,他对你也有不同的情感。”

    叶霸天脸色难看的吼道:“什么不同的情感,我跟他有什么不同的情感。”

    慕容卿神色突然就变得虚幻起来,重活一世,再也没有人比她还能够看透这个情了。

    “臭老头,你们喜欢上同一个人,你们为此打打闹闹了大半辈子,对于你们彼此来说,对方也算是你们一个心里的寄托。只要你们彼此不死,这个世上就还有你们在意的人,不管是喜欢还是恨,总归是在意的。如果你们彼此都死了,只怕,在这个世上,属于你们那一辈的记忆也就要开始慢慢的消散了。我想,药王也应该清楚这一点,他不会让你死的。”

    叶霸天震惊的望着慕容卿,如何也想不到她居然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如此透彻的看清感情,太不简单了,就算是他,也只是近年来才悟出这个道理。可慕容卿小小年纪,她怎么就能够悟出?

    “卿儿,你……”

    慕容卿好似想到了什么,又恢复了那淡笑的模样,“臭老头,你激动什么,我也不过是突然想到了这些,难道不对吗?”

    “自然是对的。”叶霸天神色古怪的道。就是因为太对了,所以才古怪。

    “卿儿,你跟那小子之前是不是不太顺利?”叶霸天突然问道。

    在自己收到的消息中,慕容卿就是一个草包美女,怎么能够收服一个夏侯奕这样人的心?

    还有,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叶霸天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慕容卿根本不是所谓的草包,谁要是敢说她是草包,他绝对能将人给喷死。

    有见过草包能够如数家珍的说出一些典范,有谁见过草包能够眼光毒辣的认出一些珍宝?有谁见过草包能够收服一个人中之龙?

    呸,以后再有人敢这样说,他绝对会将那人给骂死。

    既然慕容卿不是草包,那么就一定是他收错了消息。这几日,他可是将身边的带来的人给骂了个半死。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些人中就有去京城收集慕容卿消息的人。

    “卿儿,如今是否还有人欺负你?”

    “我们很好,真的很好,从始至终都很好。”慕容卿语气坚定的道。

    叶霸天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有继续再问。反正纵然她不说,只要他将来发有谁要欺负她,那么,谁就要倒霉。

    “臭老头,你还没跟我说清楚呢,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慕容卿再度问出了心中的不解。

    叶霸天犹豫着是否要说出来,事实上,他已经犹豫了几天了,也就是在今天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慕容卿。

    可是,所有的都说了,最后一句话却是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了。

    “臭老头,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慕容卿起身,“不说我就走了。”

    “等等。”叶霸天气呼呼的拉住慕容卿的胳膊,“你这脾气,也不知道像了谁。”

    “母亲。”慕容卿淡淡的笑。

    叶霸天瞪了她一眼,“你可比你母亲难缠多了。你母亲只是执拗,但却不像你这么麻烦。”

    “那我不听了。”慕容卿转身就要走。

    叶霸天忙拉住她,“臭丫头,真是能被你气死了。行了,我说还不行吗。”

    “真的愿意说了?”

    “真的。”叶霸天重重点头,反正早晚也是要说的,早说晚说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臭丫头,你可知道,我之前曾经说过,你长的跟你外婆很像。你与你母亲只是有五分像,但是与你外婆却是有八分像。”

    慕容卿失笑,八分像?有什么了不起的,之前被柳园园找来假冒自己的那个女人与自己不也是有七八分像嘛。

    “卿儿,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你仔细听。”

    “嗯。”慕容卿点头,“臭老头,你说吧。”

    一句句的臭老头,气得叶霸天抓狂,但又没有任何办法,谁让过去的种种事情让他被这个小丫头恼了呢。

    “因为你跟你外婆很像,我担心那不要脸的会对你做什么。”叶霸天沉声道。

    慕容卿眨眨眼,半响后才一脸古怪之色的问道:“臭老头,你该不会是以为药王会抢了我做妻子吧?”

    叶霸天脸一红,不满吼道:“胡说什么?他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做出这种事。我,我呸,他要是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看我不抽死他。”

    慕容卿闭闭眼,她想到大胡子舅舅整天叫嚷着抽不死你这句话,以前还以为是他自己的发明,如今才知道,根本就是从上头学来的。

    “卿儿,不要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那不要脸的什么都能做出来,回头真的将你困在药谷出不来,整日盯着你看怎么办?”

    慕容卿一怔,好吧,她倒是完全没想过还有这种可能。

    不过,从叶霸天的语气中,她倒是感受到来了一丝可能性。药王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说不定还真的敢做出这种事来。

    将自己禁锢住,只是因为自己跟他喜欢的女人有七八分像,见到了自己就是见到了她。

    “所以,卿儿你一定要听我的,回头我就让你舅舅给你化化妆,等到解决了我的事情之后,你再变回原来的样子。”

    “不用了。”慕容卿一口否定了这个提议。“臭老头,这一次我过去药谷,不仅仅是为了救你,同样还是以殿下妻子的身份去的。殿下曾经说过,这个师傅对他很好,就如同是他的父亲一样。所以,我必须要用自己的真正面目去见他。”

    “但是……”

    “臭老头,你该不会以为自己不是药王的对手吧?就算药王想将我留下来,但是,有你跟大胡子舅舅在,还有殿下,难道你们这么多人在,他还能将我留下来?”

    “不可能。”叶霸天狂傲的道。

    “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吧。”慕容卿笑着拍拍他的肩头,转身就走。

    望着她的背影,叶霸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只是不想让他见到你,真的不想。”

    药王那个臭不要脸的,见到慕容卿之后,必定会露出那种神往之色。当然不是对慕容卿神往,只是想到了她外婆。

    但对于叶霸天来说,这是他心中的怒,绝对无法容忍的。

    但眼下,慕容卿显然不会按照自己说的来做。看来,这一次去药谷,只怕是没得消停了。

    慕容卿走回去的时候,夏侯奕也正好回来。瞧着他步伐正常,倒是不像受伤的模样。反倒是大胡子舅舅,脸上又多了两块红肿,显然是被夏侯奕打的。

    大胡子舅舅走过来,冷哼一声,“小子,明天继续。”

    “随时奉陪。”

    “哼。”大胡子舅舅怒哼,随即又转头对慕容卿道:“卿儿,早点休息。”

    “舅舅,早点休息。”慕容卿挥挥手,拉着夏侯奕就上了马车。

    一上马车,她就开始去拔夏侯奕的衣服。“哪里伤了?”

    “没有。”夏侯奕按住慕容卿的手。“我很好。”

    慕容卿咬牙,很好才怪,真以为她是傻子吗。大胡子舅舅都挂彩了,他怎么可能没事。

    夏侯奕就是个奸诈的,他与人打斗,不管怎样,脸上一定不会挂彩,务必要确保自己的容貌。

    初开始,慕容卿也不知道,也是一个机缘巧合下,她才发现夏侯奕那一身的伤痕。

    “我要看。”慕容卿抓着他的前襟,死命的扒。

    夏侯奕就按住她的手,轻轻摇头,“没事。”

    “我要看。”小妖精怒了,瞪眼,仿佛马上就要爆发起来了。

    “你想看哪里?”夏侯奕突然伸出长臂将她搂入怀中,暧昧的气息就这样喷洒在她的颈项上。

    “哪里都看。”小妖精继续咬牙,丝毫没有发觉到自己已经被人揽入怀中了。

    “真的,哪里都看?”夏侯奕那魅惑的语气更加大。

    小妖精火了,“还磨蹭,快点。”

    “卿卿如此急不可耐,我自然不能再拖延时间。”

    夏侯奕话音一落,直接将小妖精扑到在下面,衣服随即散开,但是上半身却依然没有动,他,他居然只是解开了下面的衣服。

    “夏侯奕,你混蛋。”慕容卿红着脸瞪过去,“我不看这个。”

    “可我想你看。”

    “就不看。”慕容卿转头,摆明了不妥协。

    “卿卿不乖,该打。”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羞臊的慕容卿真想拱到地里去。

    “老混蛋。”

    “嗯,乖乖看一眼。”夏侯奕继续诱惑。

    “不看。”

    “那就做做运动吧。”暧昧的语气终于消散,两个人的气息随之混合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天上的月亮也仿佛害羞了,居然躲到了云层中,林子中更加昏暗。

    位于角落中的这辆马车开始了轻微的震荡,掀起了一轮又一轮无人得知火热浪潮。

    ------题外话------

    哈哈,报告,报告,竹子的胳膊已经开始好转了,吼吼,泡都消了,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