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05 卿卿挑拨离间

005 卿卿挑拨离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殿下几乎就是在我的照顾下长大的。静妃娘娘不可能随时随地的照顾殿下,但是,我却可以,我看着殿下从那么小的一点逐渐的长大,可以说,我对殿下倾注的一切不比静妃娘娘少。”小柔大声的喊,理直气壮,充满了自信,坦然,仿佛,她真的是并没有什么是不能说出来的。

    慕容卿淡然的笑,也并未做出阻止,反倒是任由她说完,并不在意她的辩解,因为她知道,结果是肯定的,她逃脱不了。

    “慕容侧妃,你不会就因为我对殿下好,就要觉着我们之前有什么私情吧?”

    慕容卿失笑,道:“小柔,其实你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倒是很正确的。”

    “什么?”

    “你说,就算你喜欢殿下,但他也不会看上你。”慕容卿温柔的笑着,看入到她的眼中,不顾她那黑透了的脸,淡然道:“我现在可以给你肯定的一句话,殿下是绝对不会看上你的。”

    小柔咬牙,但是却不敢说出什么来,只是,她那看向慕容卿的眼神却是那么的恐怖。

    “小柔,或许一开始你是真的只是想要照顾殿下。但是,随着殿下长大,他在你的心里开始变的越来越不一样了。你慢慢的开始发现,你心里对殿下的感觉发生了变化,不只是单纯的想要照顾他,你想要的更多。甚至,在殿下成人之后,你更加发现,自己居然会嫉妒,不愿意看到他的身边有其他的女人。”

    说到这里,小柔的身子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因为如果有人侵入到她的内心就会发现,她在恐慌,因为慕容卿说的都是真的,仿佛,在她经历那些心理历程的时候,她就在旁边一直注视自己一样。

    小柔很恐慌,完全不明白慕容卿怎么会知道这些。

    可是,这还不算完。

    慕容卿又道:“一开始,你也想要尽力的控制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做到那一点。当那个人在你的心里生根发芽之后,想要将它铲除,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或许有些人能够做到,但我想,大部分人还是无法做到的。而小柔你,显然,你也未做到。”

    “是真的吗?”皇上有些诧异,完全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慕容卿,你如何得知这件事?”

    慕容卿淡笑着,丝毫没有因为皇上的中途打断而露出丝毫特别的神色。她回道:“皇上,这件事还请我容后再说,可好?这个故事还未讲完,等我将故事讲完,可好?”

    皇上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的神色,不过就是个下人的故事,何必要拖这样长的时间。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慕容卿继续。

    慕容卿倒也干脆,甚至都没有想过要去道谢,直接就将故事继续说出来了。

    “小柔,当你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殿下的身影从自己的身上铲除掉的时候,你就开始慌了。你睡不着,吃不下,看着一个又一个女人进入了九皇子府,你恼怒,你愤恨,你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够进去九皇子府。当然,虽然你满心愤怒,但你却也明白,自己不过就是个下人,穷其一生,只怕也是没什么机会能够进入到九皇子府。所以,你只能将你的满心嫉恨发泄在了那些女人的身上。小柔,我说的是也不是?”

    最后一句话,慕容卿是直接喝问出来的,小柔当即被吓得摔倒在地,整个人颤抖着,脸色苍白的就跟鬼似得。

    “不是,不是,你说谎,我根本就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没有,没有,从来就没有那种事。你这是污蔑,我一直都在宫里,就算是想做什么也做不到。”

    “那那那……你终于承认你有过这种想法了,对吗?”慕容卿抓住了小柔的话头,打死不放。“当一个人真正的进入到你的心底时,你驱赶不了,又无法得到那个人,你就会时时刻刻受到折磨。就比如心魔,根本挣脱不开。你想要发泄,否则,你必定会被折磨的疯掉。那么,显然,你选择了去伤害别人。本来嘛,人都是自私的,你的选择无可厚非。但是,我们能否接受,那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小柔,到目前为止,至少已经有五个人死在你手里了吧?”

    “你胡说。”小柔嘶声怒喊,“没有的事,慕容侧妃,你就算是要弄死我,也应该要说的靠谱的理由。故事就是故事,不可能成为现实。众所周知,我一直都在宫里,一直都在伺候着静妃娘娘,那么,我到底是怎么杀了你口中所说的那五个人?”

    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小柔居然冷静了下来,反驳的有理有据,丝毫没有慌张。

    她伏在地上,看向皇上,恭敬道:“皇上,奴婢不服,慕容侧妃这分明就是要强加罪名在奴婢身上。奴婢从八岁进宫,一直在静妃娘娘身边做事,奴婢自问尽心尽力,从未做过一件亏心的事情。还请皇上明查,还给奴婢一个清白。”

    太后是忍了又忍,她觉着自己的肚子都快要被气炸了。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话很不应该,但是,忍不住啊,此情此景,她是再也忍不住了。

    当即,她冷声道:“皇上,哀家本来是不想说话的,但是,听到现在,哀家实在是忍不住了。别的人哀家或许不了解,但是小柔这个丫头,哀家跟皇上你都是了解的。这些年来,她守着静妃,不知道多辛苦。皇上,你不止一次夸过她,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朕没有忘。”皇上微微拧眉,不可否认,太后这一次说的话是有道理的。

    皇宫有多少太监跟宫女啊,但他能够认得的也就只是那几个。而小柔,她就是其中一个。

    也可以说,小柔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真要说一点不了解,那不可能。

    只是,慕容卿说的话,听起来有理有据,并不像是在诬陷。一时,睿智如皇上也是无法做出裁判,到底哪一个才是那个诬陷别人的人。

    “皇上,抛开我们了解小柔这一点不说,你想,小柔一直都在宫里,怎么可能跑去九皇子府杀人,这,这不是玩笑嘛。”

    太后气哼哼的瞪着慕容卿,“慕容卿,污蔑人也要有个谱,胡说八道,只会将你自己引入到死地。”

    “太后,难道你就不问问我是否有证据?”慕容卿淡笑着去望太后,那戏谑的表情,使得太后的眼睛瞬间又鼓起来了。

    “什么证据,如果你有证据早就拿出来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太后气哼哼的道,她就不相信这个贱人真的有什么证据。怎么可能,一个在宫里的人怎么可能跑到宫外去杀人,太不可能了。

    慕容卿无奈的看着皇上,道:“皇上,貌似太后有些捉急,还请你能够允许我拿出证据来。”

    说完,她又对太后道:“太后,还请你原谅,我并非是不想马上拿出证据,但是,这一切都还未禀明皇上,我又怎么敢随意做主。太后,还希望你能够多给我一点时间。”

    贱人!太后在心里嘶声怒吼,贱人,又在挑拨离间了,又来了。

    慕容卿心中冷笑,老太婆,生气了吧,对不起,我就是在挑拨离间,我就是要让你生气,我就是要让皇上对你不满。怎样,你能怎样,来咬我吗?

    就算是你想,估计你也没有那个能耐。

    太后死死握拳,她岂会看不到慕容卿眼中的挑衅,这个贱人,她,她到底哪里来的这样大的胆子,一再的触犯她?该死的,就让你再嘚瑟一会儿好了,既然将你宣进宫,就别想再出宫。

    皇上脸上的兴味之色越显浓郁,他真的是很不明白,为何慕容卿会有这样大的胆子,一直去跟太后作对呢?

    众人皆知,太后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是当今太后,就算自己是皇上,但很多事情上也还是会顺从太后。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是太后,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除却慕容卿之外,还有谁敢去招惹太后?那不是自讨苦吃,自讨没趣,自寻死路吗?

    但是,纵然是这样,慕容卿依然不害怕,敢在老虎头上抓虱子,完全不畏惧那只老虎的存在。

    仿佛,在她的眼中,那根本就不是老虎,不过是一只大猫罢了。

    皇上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是小九吗?

    这个想法刚爬上脑海就被皇上给瞬间否定了,小九再怎么桀骜不驯,邪气凛然也不会鼓励慕容卿去跟太后作对。毕竟,就算是他也无法肯定自己能够保住慕容卿。

    更何况,太后也是他的祖母,难道他还会故意跟自己的祖母过不去?

    皇上显然不相信事实是何意,但是,他又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一时,他是被难住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与此同时,他又开始欣赏慕容卿。她明知道他不会因为她的几句话就跟太后反目,但是,她毅然会时不时的就找出一点机会来挑拨他跟太后之间的关系。

    虽然可能每一次的作用并非太大,但是,很多时候,他还真的会去想慕容卿的话。去认真的想,到底太后是否就是那个意思。

    明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去想,可是,皇上惊愕的发现,自己有些时候居然无法控制自己。

    皇上震惊,看着慕容卿的眼神也开始慢慢的发生了变化。果然是个妖精,她会有妖法的,居然能够影响到他的思绪。

    “慕容卿,既然你说有证据,那么,朕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拿出证据。但是,如果你没有证据,拿不出你口中所谓的能够表明一切的证据。慕容卿,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慕容卿笑着问道:“皇上,你会杀了我吗?”

    皇上眯着眼睛,挑起眉头,冷声道:“你认为呢?”

    “我不知道。”慕容卿回答的极为干脆,“无人敢去揣测圣意,妾身自然也是不敢的。更何况,就算我有那个胆子也揣测不到。皇上乃是天下第一人,你的想法岂会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够捉摸到的?”

    “你倒是干脆,聪明,还会来拍朕的马屁。不过,你以为朕会因为你的马屁而对你网开一面吗?”

    “自然是不会的。”慕容卿急忙道。“皇上是圣明的,公正的,怎会因为我的一些话而网开一面。更何况,妾身也并不需要皇上的网开一面,证据,我有。我从不打没把握的仗,既然说出来,那就有必胜的把握。”

    慕容卿的视线,有意无意的落在小柔的脸上,她清楚的看到后者的脖颈上开始攀爬出一些鸡皮疙瘩来。

    怎么,现在才开始害怕吗,是不是有些晚了?

    小妖精猜的没错,小柔确实是从刚刚开始害怕。当听慕容卿说自己杀了九皇子府后院的几个女人时,小柔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自己一直都在宫里,怎么可能杀到宫外面的人。只怕所有听见这个话的人都不会相信。

    但是,当慕容卿刚刚用那种笃定的语气说自己有证据的时候,她不确定了,开始不安,害怕。她是真的怕自己慕容卿会有证据。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可是,她还是会害怕。因为,她很清楚慕容卿的个性,这个女人,从自己知道她开始,她就开始观察。

    她知道,慕容卿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她一次次的从敌人的埋伏圈中跳脱出来,不止如此,她甚至还能够反过来杀死敌人。

    要说慕容卿不厉害,怎么可能。

    而正是一步步的见证她的厉害,小柔才会害怕。难道说,她真的有证据?

    但,怎么可能?

    “小柔,你死否在想,我怎么可能会有证据呢。历时多年,不可能有证据,对不对?”慕容卿突然发难。

    说完,不等小柔回答,她又接着道:“你不会以为我是个傻瓜吧,与殿下成亲之后,我会不去关心他周围的一切人和事?当我知道你的存在后,我就开始追查有关你的所有一切。初开始,我只是想要亲近亲近你。毕竟,你在殿下还有母妃的心中都由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但是,无论如何我也没想到,一番好意的探查居然会查到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小柔,你的存在就是完美的阐释了一句话。”

    “什么话?”皇上好奇的问。

    慕容卿笑着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小柔,她表明上看着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胆子很小,体贴,做事认真,但是,又有谁知道,她那温柔的面具掩藏下的是一颗怎样漆黑的心。”

    “污蔑!”小柔抱着头,嘶声怒吼,“慕容侧妃,你不能随意的污蔑我。”

    “是吗,希望我的证据拿出来以后,你还能这样痛快的说出这句话来。”慕容卿说完就冲着身后挥挥手。

    绿心快步上来,将一个红木盒子放到慕容卿的手中。

    慕容卿就这样捧着红木盒子上前,一步步的走向皇上。

    在距离皇上约莫有五步远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快步走上来,接过那个红木盒子,走回去,交给了皇上。

    皇上接过红木盒子,略有些诧异,没想到盒子倒是不重,仿佛里面并未放置太多的东西。

    皇上并未马上打开盒子,只是诧异的问道:“慕容卿,你所说的证据就在这个红木盒子中?你确定这一个普通的红木盒子就是你口中所谓的证据?”

    慕容卿重重的点头,“正是,皇上,你打开之后,一看便清楚了。”

    “好,朕倒是要看看,什么证据居然这样轻。”皇上诧异着,直接打开了盒子。

    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皇上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半响后,他才诧异的道:“慕容卿,你确定?”

    “妾身非常的确定。”慕容卿说的异常笃定,并没有任何的迟疑。

    “好。”皇上倒也不再多问。他直接从盒子中掏出了一个面具。“小柔,不知道你可认识这个面具?”

    小柔战战兢兢的抬起头,看向皇上。当视线触及到他手中的面具时,她的瞳孔猛然一缩。

    “不认识。”她咬牙否认。“皇上,奴婢并未见过这个面具。”

    “慕容卿,这个面具是哪里来的?”皇上问。

    慕容卿笑着道:“皇上,初看,这个面具很普通,但是,就是这个普通的面具却是杀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随着殿下进宫,在宫里随意走动看风景的时候,却突然被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掳走。她被人灌下了毒药,那是一种慢性毒药。等到毒发的时候,就像是睡着了,也无人能够查出她是中毒。当然,这个戴面具的人是会武功的,否而,她也无法那样轻易的就掳走一个成年女人。”

    “居然还有这样的故事,只不过,你如何证明这个面具跟小柔有关?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是,面具就是面具,这种东西,到处都是,想要弄到手,再容易不过。你一口咬定这东西跟小柔有关系,是否有些武断了?”

    “皇上,妾身从不会做诬陷人的事情。既然妾身这样说了,那就是有着绝对的证据。”慕容卿笑着,又冲着绿心招招手。

    后者答应着,走出去,不多会儿,她就领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进来。

    那个女人一身宫装,显然是宫里的宫女。

    待得那个宫女走到自己身边,慕容卿才笑着道:“小柔,不知道你可还认识韩嬷嬷?”

    小柔回头,看清楚来人,登时愣住,身子还望后退了退,尖声喊道:“鬼啊。”

    “叫什么,你以为鬼能够在大白天出现吗?”慕容卿不屑道。

    “你看清楚了,她就是一直跟你住在一起的韩嬷嬷,怎么,你们住在一起那么多年,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不认识她。”

    “不,她死了,她早就死了。”她的尸体还是自己收敛的,试问,她怎么可能记错。小柔彻底傻了,完全不明白一个早就死去了的人为何又能够再次出现。

    “你很想韩嬷嬷死去吗?”慕容卿似笑非笑的望着小柔。“是不是因为她从你的床铺下面翻出了这个面具,因为她开始怀疑你就是杀了那个女人的人。你想问韩嬷嬷为什么会怀疑你对不对?那是因为那个女人在昏迷的时候曾经抓过你的脸,巧合就在你的面具上留下了几道痕迹。偏巧,这件事韩嬷嬷是知道的。所以,她开始怀疑。但是,她不相信,你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不相信自己看着长大的一个乖孩子居然会是杀人凶手。她根本就没有打算去揭穿你。但是,你自己害怕,你自己心狠手辣,于是,你又对韩嬷嬷下手了。只可惜,有贵人出现,救了韩嬷嬷,让你的阴险心机被拆穿。小柔,此时此刻,面对着韩嬷嬷,难道你就不该说点什么吗?”

    “不是我,不是我,我根本就不懂你在说什么。慕容侧妃,我只是知道她是韩嬷嬷,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慕容卿冷笑,直到现在还在矢口否认,但是,真的能够否认的了吗?

    “皇上,此时有了证人,你一问便知当时的情况。”慕容卿理都不愿意去理小柔,直接将决定权交给皇上。

    “既如此,韩嬷嬷,你便详细的说一下当时的情况。”皇上道。

    韩嬷嬷恭敬的答应着,道:“皇上,当时奴婢发现了面具之后,其实一开始并未往那个方面去想。但是,看到了那几道划痕,奴婢开始怀疑,事情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其实,奴婢可以确定小柔就是那个下手害人的人。但是,奴婢却又觉着,她是个善良的孩子,她是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没想到,正是因为奴婢的心软,却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她居然对奴婢下毒,无声无息的,如果不是奴婢遇到了贵人,只怕早就死了。奴婢这么多年来不是不想报仇,但是,奴婢知道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扳不倒她。所以奴婢只能等,如今,奴婢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够了,你胡说,你胡说。难道就凭你一句话就能够断定是我下的药吗?”

    韩嬷嬷冷笑着道:“我亲眼瞧见的,还能有假?我分明就看到你将什么东西倒入了我的茶中。问了你,但是你却说是刚刚看到有虫子,你在替我赶跑虫子。我当时也没多想,于是就中了招。小柔,我真的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心思歹毒的人,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还死活不承认。但是,做了就是做了,不管你如何否认,事实就是事实。”

    “你一句话就能够算是证据了吗?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怎么能够算是证据?”

    “小柔,你着急做什么,盒子里的证据还有呢,别急,慢慢来,总是要让你真正的服了才行。一切就让证据来说话,不要急,慢慢的来。”

    小柔的脸灰白了一片,但是,她依然是咬着唇,一句话都没说。

    慕容卿便道:“皇上,是否可以拿出第二种证据了?”

    “好。”皇上答应着,再度从盒子中拿出了一条手帕。那是一条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手帕,上面绣着一个男人,栩栩如生,脸上戴着面具,不是夏侯奕又是谁。

    皇上诧异道:“居然是小九?奇怪,有谁会将小九绣在帕子上,这事儿如果让小九知道,那还得了?”

    慕容卿失笑,“皇上,你说的是,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让殿下知道,否则,殿下一定会大发雷霆。这件事,今天了结之后,希望不要有人传扬出去。”

    好吧,她也是很害怕夏侯奕的雷霆之火的,那家伙绝对会死死的折腾她,不知道要折腾的多么惨。

    “此事暂且不提,你且说明白了,这条帕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皇上问道。

    “是从一个死者的怀中找出了来的。当时,这件事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因为谁也不敢肯定那上面的人到底是不是殿下。所以,府中的侍卫便将那个帕子给收起来。本想等事后交给殿下,但是,那个侍卫居然在一次事故中死去了,这个帕子也就没有能够落在殿下的手中。至于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小柔凄厉的叫着。

    “你急什么?”慕容卿没好气的道。随即,她就对皇上道:“皇上,还请你看看帕子上,呃,殿下的袍子下端是否有两个字?很小,您可能要仔细点看才能够看清楚。”

    “哦?”皇上诧异的将帕子放到眼前,眯起了眼睛,认真的去瞧那人物袍子的角落。

    “咦?”皇上轻咦一声,“居然真的是小柔这两个字。太让朕意外了,完全的隐藏在角落中,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瞧不见。可见,绣出这个帕子的人显然并不打算让人知道她的存在。小柔,你实在是让朕太失望了。”

    事情到了眼下这一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如果说韩嬷嬷的指证还不算什么的话,那么,眼下的这条帕子却是最有力的证据。

    上面有小柔的名字,还有夏侯奕的绣像,不只是能够表明小柔喜欢夏侯奕,对他有情,此外还可以断定,她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小柔,朕真是想不到你居然会是一个这样狠毒的人。”皇上冷笑。

    那一刻,他的眼中闪着根本无法遮掩的杀意。这个贱人居然敢骗他,骗了他这么多年。

    他一直都以为她是个善良的人,一直也都对她很满意。但是谁能够想到,她居然背地里是这样一个心肠狠毒的人。杀了几个人,她居然一点蛛丝马迹都没露出来。

    可以说,如果不是慕容卿,她依然不会被泄露。

    “不是的,不是的。”小柔哭着大喊。“不是我啊。”

    “皇上,里面还有证据,您不妨一起拿出来,让小柔看个明白好了。”慕容卿轻声提议。

    “既如此,朕就准了。”一个证据也是证据,两个证据也是证据。既然慕容卿提议了,他倒也不介意满足她的要求。

    当即,皇上便从红木盒子中再度掏出了一个纸包。“这是什么?”

    “毒药。”慕容卿压抑着心中的笑意,摆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的神色道。

    皇上下意识的就将纸包给丢了出去,不满道:“慕容卿,你是想毒死朕吗?”

    “皇上,妾身可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您放心,纸包里没有毒药了。不过,配置出这种毒药的人我倒是带来了,皇上,你要见一见吗?”

    “不用了。”皇上一口拒绝。一个制毒的人,他为什么要见。“朕只要知道最后结果就行,既然有认证那就行了。”

    “皇上英明,那个人确实见过小柔,突然之间买下那么多毒药,可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所以那个人对于这件事极为有印象。”

    “好。”皇上浅浅的应了一声,随即再度从红木盒子中掏了一根银簪子。“这又是什么?”

    “这是一根银簪子,也是从死者手中得到的。同样是那个侍卫,只可惜,因缘际会之下,那个侍卫依然是没能够将东西交到殿下手中。但是,这个银簪子并不简单,所以,想要弄清楚,很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法?”皇上开始好奇。“快说说,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簪子罢了,最多成色比较好,有什么不简单的?”

    慕容卿失笑,道:“皇上,妾身之所以说簪子不简单,自然不是因为簪子本身有多么厉害,而是因为送簪子的这个人。这个簪子是静妃娘娘在小柔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但是没想到,那个簪子却会在她下手害人的时候被人给抓走了。小柔,你肯定会想说,有谁会证明这个簪子是你的。你不要急,如果你一定要那个证人,很简单,回头殿下来了之后便可以证明了。当年静妃娘娘将簪子送给你的时候,殿下在场。据说,簪子还是殿下亲自画出来,交给内务府打造的。小柔,不知道你可要殿下来作证?”

    “不要!”小柔嘶声怒吼,“贱人,我不允许你破坏我在殿下心里的地位,形象。”

    “你现在还有什么地位,还有什么形象?”慕容卿讽刺的道。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允许。慕容卿,不要以为你是九皇子侧妃就可以为所欲为。哼,是,我认栽了,我承认自己不是你的对手。我本来已经很高估你了,但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你。慕容卿,你很厉害,几百年前的事情你居然还能够翻出来,并且能够找出那些所谓的证据。慕容卿,你实在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是实话实说,证据也都是真的,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愿意承认那些证据是真的?”

    “不,既然我已经承认自己杀人了,又为何不承认那些证据是真的?”事到临头,小柔倒是不害怕了。她站起身,缓步走到韩嬷嬷身前,恭敬的行礼,“韩嬷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当时我真的很害怕,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发现。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我真的不想去给那些人陪葬。所以,我必须要动手。韩嬷嬷,事发之后我很后悔,没有一天晚上能够睡得着。就算是做梦,见到的也是你的脸。韩嬷嬷,如今你没事,那真是太好了。只希望,你不要再记恨我。但是,韩嬷嬷,你不要误会,就算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我只是不想你活在过去之中,我希望你能够放开过去,真正的开心的过下半辈子。”

    说完,小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咚咚咚,冲着韩嬷嬷磕了三个响头。

    期间,没有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人去打扰小柔。不管小柔以前到底做错过什么事情都好,她现在也算是幡然悔悟了。

    磕完头,小柔爬起来,看向慕容卿,道:“慕容卿,你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一开始就猜出了我的想法,还是在你查出我所做过的一切之后,你才想到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早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已经有那种朦胧的感觉了。不要忘记我曾经说过的话,女人对于这种事总是很敏感的。虽然你表现的不是很强烈,虽然你一直掩藏的很严实。但是,我还是感受到了。初开始,我不相信,但是,经过后来的一系列探查,终于是证明了我的想法。小柔,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是,你为了喜欢人却暗自去杀害无辜的人,那就是你的错了。”

    “哼!”小柔轻哼一声,“慕容卿,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你自然可以说出这样好听的话了。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心里那种悲痛的感觉,看得见,得不到,那种痛楚,根本不是你能够想到的。每当看到你依偎在殿下的怀中,我就发了疯的想要弄死你。慕容卿,你比以前的那些女人还要可恶,我从来没有看过殿下如此疼宠一个女人。慕容卿,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居然能够得到殿下全身心的爱。我真的很嫉妒你,发疯的嫉妒你,我真的很想你死,只可惜,你的命真的很硬,居然弄不死你。”

    慕容卿悲悯的看着小柔,看得见得不到这种感觉难道她会不知道吗?前世的时候,自己不也是有些喜欢夏侯杰吗?但是又如何,他的心里从没有真正的将自己放在心里过。

    还有就是自己的孩子,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留在自己的身边,她一天天的看着孩子长大,但是,孩子最终还是离开了自己。这种感觉,丝毫不比小柔心里的痛要浅。

    不过,这些心中的感觉,慕容卿并不打算说出来。小柔的将来已经确定,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小柔,其实,有句话我本来并不打算说出来的,但是,我们都是女人,喜欢的还是同一个男人,我也不想看到你这样痛苦。小柔,你可曾想过将自己的心思告诉给殿下知道?以你跟殿下之间的关系,殿下或许会答应。”

    “不可能。”小柔痛苦的说。“殿下是绝对不可能答应这件事的。”

    “倒也不一定非要告诉殿下你喜欢他,如果你只是想要留在殿下身边,你大可以告诉殿下,想继续留在他身边照顾他。我想,殿下会答应的。”

    小柔一怔,“会,会吗?”她完全没有想过这件事,甚至完全都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

    她是很想留在夏侯奕身边,但却是以他女人的身份。她从未想过退而求其次。

    “小柔,退而求其次未必就不是你的一个机会。既然明知道自己得不到某些东西,换个角度来,又有何不可?小柔,是你自己错过了这样一个好机会,并且害死了几个人。我真的替你感到悲哀,你是个可恨的人,但同时也是个可怜的人。”

    “我不用你可怜。”小柔放声大喊,“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虽然我现在也有些后悔,但是我依然不用你可怜。慕容卿,不要用那种悲悯的眼神望着我,这会让我更加的恨你。”

    “好,我可以不那样看着你。但是有件事我也希望你能够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选择在今天动手对付我?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想法,还是说,有人在背后暗中指使你?”

    小柔没有露出一点意外的神色,仿佛早就猜到慕容卿会这样问。“你想知道?真的想知道?”

    “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慕容卿认真的点头,“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

    “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只是,想要我告诉你,不可能。慕容卿,我们是仇人,你不会以为我会帮助自己的仇人吧?”

    “说清楚!”突然,一道冷厉的嗓音自大殿门口响起。不知何时,夏侯奕居然站在了门口。

    小柔的视线就如火一般的胶着在了夏侯奕的身上,再也移不开了。

    慕容卿有些不高兴,她直接走过去,挡住了夏侯奕,“殿下,你怎么来了?”

    “知道你进宫,不放心。”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试问他如何能够放心。所以,他一回来就紧赶慢赶的跑来了,幸好还来得及。

    “有没有人欺负你?”

    慕容卿偷笑,“你觉着呢?”她不欺负人就该有人偷笑了,又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欺负自己。

    反正,今天一直都是她在欺负别人。而且,那个被欺负的人中还包括太后。想想,慕容卿就特别的得意。

    夏侯奕彻底放心,他揽着慕容卿的腰,一起往前走。到了小柔面前,他看着她,沉声道:“小柔,你让我很失望。”

    一句话,瞬间让小柔白了脸,身子也跟着不停的打晃。“殿下,殿下,你一定要这样吗?”

    明知道她一定会死的,为什么在她临死之前还要说这样的话,难道就不能让她带着自己心中所有的美好回忆死去吗?

    “殿下……”小柔艰难的喊出这两个字来。“对不起,小柔让你失望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喜欢听对不起,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对我的人下手?”

    “我不想你喜欢那些女人。”小柔痛苦的道。

    “住口,我说的不是那些人,我说的是卿卿。你说清楚,到底是谁指使你做下今天这件事?”

    小柔瞪圆了眼睛,痛苦不堪的道:“殿下,你为什么将自己的心全部交给了慕容卿?”

    “我喜欢什么人,你管不了,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到底是谁指使的你。说,还是不说?”夏侯奕冷厉的看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