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13 隐藏最深的女人

013 隐藏最深的女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曲璃这一哭算是彻底让慕容卿被镇住了,好好的,她这哭什么?触霉头的,不知道她现在心情本来就不太好吗?

    “先起来再说吧。”慕容卿冲着红叶两人点头示意,她们二人马上就跑过去将人扶起。

    “慕容侧妃,如果,如果你不能帮我,那,那我真的要死了。”曲璃挣扎着就是不愿意起身。

    慕容卿走回去在位置上坐下,淡淡的望着曲璃。这个女人,哭什么哭?烦人的厉害。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怎么一旦闹腾起来却就是这样的惹人烦?

    还别说,眼下曲璃给慕容卿的感觉就是这样。平日里,她确实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可以说,九皇子府后院的女人,哪一个她都有印象,但惟独对曲璃就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

    可以说,就算是在路上见到了曲璃,慕容卿估计还会以为她就是府中的一个普通丫头呢。

    “慕容侧妃。”曲璃也不知道怎么就挣脱开了红叶两人的束缚,几下就挪到了慕容卿的身前。她抱着慕容卿的小腿,抬头,那红肿的眼眶就这样落入到了慕容卿的眼中。

    “曲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天大的事情也总是能够解决的,你这样哭个不停,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纵然有心想帮也是无法帮到你。更何况,如果是紧急的事情,你这样哭,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慕容……慕容侧妃,婢妾,婢妾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呜呜……我,我好难受。”曲璃抓着自己的心口,突然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可怕的模样,吓得慕容卿忙站起身来,“红叶,快来替曲妹妹看看,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红叶忙跑过来,见曲璃一直都在揪着自己的心口,不禁脸色一变,忙搭上了她的脉搏,不一会儿,她就忙从身上掏出了一粒丹药来塞入到了她的嘴中。

    “侧妃,曲夫人好似有心漏病,而且很严重,所以,不能够有太大的心情起伏,一旦如此,很容易就会病发。”

    “扶着她坐下。”慕容卿沉声道。怪不得曲璃一直都那么的没有存在感,原来,并非是她不想要有什么情绪,只是无法有情绪。

    心漏病这东西,最怕的就是情绪太过起伏,不管是高兴还是气愤都不太好。

    对于曲璃之前的一切表现,慕容卿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对此,她也无法多说什么,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这都是曲璃自己的人生。

    天生的东西,想摆脱也摆脱不了。

    事实上,人着一辈子,追求这个,追求那个,但是,说到底,不管是追求什么都没有一个好身体重要。如果连身子都那么差,还谈何去追求其他东西。

    她突然就有些明白历代皇帝那追求长生的心思了,人没有不怕死的,也不愿意生病。一旦生病,什么都别想再拥有了。

    “曲妹妹,你身子有病怎么不多注意点,千万不要再哭了,万一病发,可是太麻烦了。”

    曲璃揪着心口难受的呻吟,听见慕容卿的话之后就开始努力的去平缓自己的情绪。只是,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如此半天之后,她居然还是没能够平缓自己的情绪。

    慕容卿在一旁瞧着,不禁有些讶异,到底她是怎么了,居然如此激动。

    许久后,曲璃才算缓口气。但是,脸色依然是那样的苍。“慕容侧妃,对不起,让你费心了。”

    “无妨,你也不是有心的。”慕容卿吩咐红叶上茶。

    曲璃喝了半杯茶后,这才算真正的缓口气。“慕容侧妃,不瞒你说,我其实从小就有这个心漏病。这么多年来,我真的很想死,拖着这样的身子,真的是痛不欲生。”

    慕容卿陪着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刚刚她露出的痛苦神色,她也是看在眼中的。对于这一点,她也是觉着很同情。

    “曲妹妹,既然你身子不好,以后还是放宽心吧。不管什么也没有自己的身子重要。”

    曲璃苦涩的笑着,“慕容侧妃,我何尝不知。我这样的身子,大悲大喜对于我来说就是催命符。一直以来,我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不敢有自己的情绪。因为我知道,不管是什么情绪都好,只要我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就会死。在昨天之前,我还希望自己能够活着。不是有一句俗话说吗,好死不如赖活着。一直以来,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自从昨天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我就再也不认为活着是一件好事了。像我这样的人,活着有什么用,不过就是给废物,糟蹋粮食,但却什么事情也帮不到大家。我真的很想死,真的真的不想再这样痛苦的活下去了。”

    “曲妹妹,为何这样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好,能活着总归是好的。再说了,万事都是可以商量的。曲妹妹,既然你今天能来找我,那便是还不愿意死,既如此,你不如就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且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呜呜……”曲璃掩面痛哭,“为什么,为什么慕容侧妃你对我居然比家人对我还要好?”

    慕容卿哭笑不得,这话说的,再怎么,她也不能跟人家的父母家人相比吧。

    噗通!

    突然,曲璃居然再度跪倒在了慕容卿的身前。慕容卿头疼不已,倒是没发觉这个女人居然还是个倔脾气。

    “曲妹妹。”慕容卿亲自弯腰扶住了她的双臂,“曲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先起来再说,我自来就不喜欢有人这样总是跪啊跪的。曲妹妹,你先起来,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

    “慕容侧妃,你不要生气,我,我只是……我只是很想求你一件事。但是,这件事对于慕容侧妃你来说却是一件为难的事情。我,我没得办法,慕容侧妃,求你帮帮我。”

    曲璃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噗通噗通使劲的磕头。“慕容侧妃,只要你能够帮我,就算是死,我也能瞑目了。”

    慕容卿一怔,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能够让她如此。曲璃表现出来的生无可恋,太过真切。慕容卿可以感受的出来,曲璃是真的想死。只怕,自己一旦答应了她这件事,她就真的会死了。

    “曲妹妹,先起来。”慕容卿冲着绿心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就走过来,扶住了曲璃,略微用力就将她扶起,随后扶着她坐在了椅子上。

    慕容卿松口气,只觉着从未有过的疲累。“曲妹妹,你先不要这样激动。如今你是九皇子府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替你做主。你先与我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曲璃捏着手绢,重重的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随后,她便才道:“慕容侧妃,你说的对,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我这就跟你说清楚。”

    曲璃的声音很是虚弱,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联想到她的病,慕容卿倒也能够理解,同时也替她觉着心酸。只怕从小到大,她是都没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吧。

    “曲妹妹请说,只要有可能,我一定会帮你。”

    “慕容侧妃,不瞒你说,我虽然是家里的长女,但是,从小就有病。为了我的病,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钱财。但是,只能治标不治本。一旦心情发生了变化,很容易就会犯病。所以,家中在我及笄之后就想方设法的想办法将我给嫁出去。谁也没想到,家里居然能够想办法将我嫁给九皇子。这么多年来,在九皇子府中的日子才是我长大以来最开心的日子。平静,安乐。治疗病的药材虽然贵,但九皇子府还是能够负担的起的。最重要的就是,心境发生了变化,也不会总是犯病了。我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可……可谁能想到,就在昨日,我收到了家里递来的信,他们……他们居然让我求求殿下,希望能够替父亲保住眼下的位置。”

    “你的父亲是?”慕容卿打断了曲璃的话,心中对于今天这件事突然就有了其他的想法。不过,她却并未露出丝毫特别的神色。

    曲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慕容侧妃,对不起,我居然忘记介绍自己的身份了。我,我的父亲就是当今的礼部侍郎。”

    “原来你居然是礼部侍郎的千金。”慕容卿颇为意外,对于曲璃的身份,第一次重视起来。只因为,礼部侍郎曲中恒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礼部侍郎是朝堂上一个很特别的所在,一股子傲气,从不与任何人拉帮结派。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不喜欢他。但是,架不住皇上喜欢,所以他才能够一直稳稳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慕容卿也突然就想到了一件事,曲璃貌似就是被皇上下旨送到九皇子府的。如此一来,曲璃今天所说的话,那可就有些不太对劲了。

    堂堂礼部侍郎怎么可能会来求夏侯奕替他在皇上面前说情,保住自己的位置。要知道,曲中恒一直都是皇上的心腹,没道理会在这个时候出事。

    “慕容侧妃,还请你不要误会。”曲璃红着眼眶道。“我今日过来,并不是为了求你替我在殿下面前说情,我只是想要慕容侧妃你跟殿下说一声,请他不要帮忙。”

    慕容卿大为意外,有些搞不懂曲璃的想法。她居然不是来求自己帮忙的,太奇怪了,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慕容侧妃,你一定会很奇怪,那个是我自己的父亲,按照常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是应该要帮帮他的。但是,很多事情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父亲的前半生,他已经做了选择,那就是成为皇上的人。但是现在,他……他居然要改换阵营。这简直就是一条死路,我不明白父亲为何要这样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就是,不管什么人出面都救不了父亲。如果殿下出面,只会给殿下带来麻烦。嫁入九皇子府之后,是殿下给我这么多年的幸福生活。我不能因为自己而给殿下带来麻烦。慕容侧妃,还请你能够答应我这个请求。”

    慕容卿有些意外,再度道:“曲妹妹,我为你的想法而感到钦佩,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有你这样的认知。只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的想法让你父亲知道,那……”余下的话虽然还未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谁都能够明白,只怕曲璃是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曲璃凄惨一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大不了就是一死。我已经受够了,不愿意再做傀儡,再做他们的工具。如果他们再这样逼我,那我就死给他们看。”

    慕容卿一时有些无语,死?真的是那么简单吗。“曲妹妹,不要轻言一个死字。毕竟,这件事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的转圜余地。更何况,如今你已经嫁人,那么,你就是九皇子府的人。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会有整个九皇子府给你做后盾。所以,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事情,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峻。”

    “慕容侧妃,你就不要再来宽慰我的心了。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我比谁都要清楚。更何况,我很了解我的父亲,一旦我不答应,他肯定会疯狂的。到时候……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事已自此,再多说也是无用。慕容侧妃,不管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够帮帮我,可好?”

    “曲妹妹,这件事牵连甚大,再说,殿下还未回来。这样吧,你容我考虑两日。再者,也要等到殿下回来才能够做决定。在此之前,如果你的父亲催促你,那你就说殿下还未回归。曲妹妹,你看这样,可好?”

    “好。”曲璃感动的点头,“慕容侧妃,多谢了。”她站起身,恭敬的跪倒在地。

    见状,慕容卿忙吩咐红叶再度扶起她。“曲妹妹,天大的事情都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好了,时候不早了,不如你就早些回去歇息吧,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曲璃感动莫名的点头,连声答应。

    这时,慕容卿又道:“红叶,你手里由那种针对心漏病的药吗?

    “侧妃,奴婢这边没有。刚刚奴婢给曲夫人吃下的也不是对症的药,只是能够缓解。不过,想来药王老先生那边会有。”

    “既如此,待会儿你就去药爷爷那边拿一些过去给曲妹妹。”

    “慕容侧妃,婢妾不能要。”曲璃急忙摆手,羞怯的脸都红了,“慕容侧妃,婢妾实在是无法收这样大的礼。慕容侧妃你能够帮我那么多,已经足够了,再不能麻烦您了。”

    “瞧你说的那是什么话,都是自家姐妹,不要再说那么多了。好了,就这样决定了。红叶,你替我送送曲妹妹。”

    “是,侧妃。”

    曲璃无奈,也只能无奈答应。

    当即,红叶送曲璃离开,而就在她走开没两步的时候,慕容卿突然在曲璃的裙摆上发现了一个很隐秘的绣花。

    “曲妹妹。”慕容卿急声喊道。

    曲璃当即转身,不解道:“慕容侧妃,不知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哦,是这样。”慕容卿思绪急转,人也站起,快步走到曲璃身边。她拉着曲璃的手,道:“曲妹妹,是这样,我近来想弄个帕子,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看的花样。但是,刚刚看到你的裙摆上有一朵小花非常的漂亮,不知你那边是否有花样,能否给我一份?”

    曲璃脸色一变,诧异不已。她当即垂头看向了自己的裙摆,讶然道:“慕容侧妃,有那种小花吗?我真是不知道,都是我的丫头给我准备的衣服。”说着,曲璃就拉扯起了自己的裙摆,满脸的疑惑,“慕容侧妃,你不说我还真的不晓得有什么花样。不过,既然你见到了,那我回头就去问问,如果有的话,我就派人给你送过来,可好?”

    曲璃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带着点不安与紧张。像是一个小老鼠,畏惧的望着眼前的大猫。

    “好啊,这个花样我还真的是喜欢的紧,从未见过这样特别的花样。”慕容卿笑着道。

    曲璃当即就柔柔的笑着点头,“慕容侧妃请放心,就算是没有花样,我也会让丫头弄出来的。”

    “如此,那就麻烦曲妹妹你了。”

    “慕容侧妃,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曲璃羞涩的摇头。“不过是一个花样,哪里有慕容侧妃你替我做的那些事情重要。慕容侧妃,您放心吧。”

    “好。”慕容卿笑了笑。

    曲璃这才再度拜谢,被红叶送了出去。

    不多会儿,红叶跟绿心两人就一起走了进来。见慕容卿一脸的沉凝,不禁有些诧异。红叶上前,不解的问道:“侧妃,你怎么了,为何突然心情……是否因为曲夫人的事情?”

    “红叶,曲璃这个人,你怎么看?”慕容卿突然出声问道。

    红叶一怔,她想了想,道:“侧妃,要说曲夫人这个人,也算是个可怜人吧。不说她的病,就说她在娘家的地位……曲夫人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她出生就有心漏病。如果不是她的母亲家中还算小有积蓄,只怕早就无法将她养大了。成人之后就被九皇子府,而后就到现在。曲夫人是一个胆子很小,性格很柔弱的人,从不与人交恶,要说胆小怕事,倒也有一点,但最重要的还是她的无欲无求。虽然这份无欲无求跟她的心漏病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不管如何,她确实让府中的很多人都喜欢。”

    “无欲无求吗?”慕容卿冷冷一笑,“人真的能够做到无欲无求吗?红叶,你问问你自己,你可以做到吗?”

    红叶愣了愣,完全想不到慕容卿为何突然这样问。她有些尴尬的摇头,“侧妃,对不起,奴婢还未能够做到。”

    “绿心,你呢,你能够做到吗?”慕容卿又问。

    绿心也是摇头,果断干脆的回答,“奴婢也是做不到。”

    慕容卿起身,冷冷的笑,“既然你们都做不到,那为何就认定了曲璃能够做到?”

    “侧妃,难道,你认为曲夫人她有问题?”

    慕容卿摆摆手,“现在我无法认定任何事情,我只是有些好奇,有些不解罢了。曲璃,她从小就有病,时刻生活在死亡的边缘。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来说,心性必定非常的坚韧,能够忍常人所不能忍。你们说她无欲无求,是真正的,还是自己表面上的,我们都无法肯定。但如果,这一切都只是表面上的,那这个曲璃就太可怕了。”

    顿了顿,慕容卿又道:“对于曲璃来说,活着就是最要紧的事情。只有经历了死才会明白活着的可贵之处,要说曲璃想死,我是不太相信的。”

    “可是,侧妃,这应该只是你的猜测,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曲璃这么多年来从未做过坏事,她就像是一个隐形人,几乎没有自己的存在。按说,这样的一个人,不应该会有什么不对劲才是。”红叶诧异的道。

    “红叶,你说的对,按照常理来说,从我们得到的这些消息可以看的出来,她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凡事都会有例外。现在的情况太过复杂,容不得我不多想。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曲璃跑来跟我说曲中恒居然要背叛皇上,另外站队。这种事,你们不觉着奇怪吗?”

    红叶两人一怔,回过神来去细想这件事,还真的是有问题。

    曲中恒一直都是皇上的人,他在这个时候贸然改变自己的站队,太奇怪了。如果说这里没有什么问题,没有人会相信。而作为曲中恒的女儿曲璃,她这个时候跑来通风报信,表面上,她说的句句在理,句句含情,可是,想到她的立场,想到曲中恒的立场,红叶两人就开始发现,这其中的弯弯绕子可真是太多了。

    “侧妃,难道说,曲璃今天是故意的吗?”

    慕容卿无奈的摇头,“这件事我也不敢肯定,事实上,一开始我也并未怀疑曲璃。一切的源头就在曲璃后面裙摆上的那几朵小花。”

    “小花?什么小花?”红叶诧异的问。她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由此可见,自己跟慕容卿相比,还是太差了。

    “在曲璃裙摆上面绣着几多小花,是暗纹,如果不仔细看也看不到。巧合之下我就见到了,但是,那几朵小花,一般人是不会见到过的。”

    “侧妃,难道是殿下曾经给你画过的那几多小花?”红叶灵光一闪,问道。

    慕容卿微微点头,思绪有些飘飞。那几朵小花,自己第一次瞧见的时候,还是在西行的路上。那个时候,几天赶路全都是满地黄沙,她早就觉着憋闷的厉害。

    那几日,她总是缠着夏侯奕,让他给自己送几朵小花。

    漫天黄沙之下,夏侯奕纵然有通天之能也是无法变出花来送给她。所以,无奈之下,他就画了出来。

    但是,画出来的花并不能让慕容卿满意。她说,送的都是这样普通的花,有什么特别,她不喜欢。她如果要,那就要最特别的,绝无仅有的花。

    无奈之下,夏侯奕就开始绞尽脑汁的去想,最终就给她画出了那一朵绝无仅有的花儿。

    那朵花有九个花瓣,中间的花心高高的翘起,像是一个小喷泉一样的落下来。

    慕容卿说,九九归一,无穷无尽,也代表着他们之间的情意,永生永世都无法改变。

    所以说,那朵九个花瓣的小花绝对是绝无仅有的。

    但之前曲璃背转身子离去的时候,慕容卿居然瞧见她裙摆下端绣着那样几朵小花。那一刻的震惊,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震惊之余就是狂喜,慕容卿猜想,曲璃是否就跟夏侯奕出事有关?

    那一朵特别的小花,除却自己跟夏侯奕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但如今曲璃居然知道了,她的裙子上绣着那样的花,要说这件事跟她没关系,她不相信。

    慕容卿疲累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角,“这件事太奇怪了,如果曲璃真的如我们所猜想的那样,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她戴着的面具居然骗过了所有人,而且还是那么多人。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发现她的真正面目,她真的太可怕了。”

    “可是,侧妃,奴婢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红叶疑惑的问道。

    “你说。”慕容卿坐下去道。

    “侧妃,如果曲璃真的如我们所分析的那般,那她应该继续隐藏自己才是。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己呢,这对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只要她能够继续隐藏自己,那么,假日时日,想做什么做不到。但是她现在选择暴露自己,侧妃你必定能够发现,到时候,她绝对一点都讨不了好。侧妃,曲璃既然是那样一个聪明人,她为何要这样做?”

    “你可算是问倒我了。”慕容卿摆摆手,“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是不知道,但是,如今我心里就是有这样一个猜想。不过,一切都没有证据。这样吧,红叶,你去告诉阮宁,让他开始着重注意曲璃,不管有什么消息,一定要马上通报我。”

    “是,侧妃。”红叶急忙答应着,她也知道事情紧急,哪里还敢耽搁,急忙就跑了出去。

    “哎呦!”红叶一声痛呼,差点没被撞飞了进来。

    “你这个丫头,毛毛躁躁的做什么?”戈黔没好气的伸出手,一把扶住了红叶。

    “戈黔神医,毛毛躁躁的好像是你吧。我老远就见到你了,但是你却没看到我,一门心思的往这边冲。速度快的我想躲都躲不开,真不知道你想怎样。”

    戈黔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个,我,我有急事要跟慕容卿那女人说,你,你忙你的去吧。”理亏词穷的,他就尴尬的垂了头,紧赶紧的就冲进了室内。“慕容卿,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呀!”他刚一进门,还未站稳,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惊愕的叫声。随后,他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急道:“慕容卿,赶紧出去,这屋子里有毒。”

    “什么?”慕容卿大惊,没等她回神,两个人就冲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搀扶住她的手臂,带着她冲出了屋子。

    跑到了院子里,三人才站定。慕容卿黑沉着脸道:“戈黔,你说清楚了,我的屋子里怎么可能会有毒?”

    戈黔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直接抬起她的胳膊,开始替她把脉。“我倒是想问你呢,你自己的屋子,你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慕容卿,该不会是因为奕出事了,你生无可恋了,所以就自己给自己下毒了吧?”

    “胡说什么呢你?”慕容卿没好气的瞪回去。“你说清楚点,那是什么毒,有什么作用?”

    “糟了。”戈黔拧起眉头来,“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此时才想起,那种毒可不简单,居然有些像上古奇药。”

    慕容卿头疼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角,“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又是上古奇药,到底有多少那种药?”

    “不是上古奇药,只是有些像。这是一种毒药,我可以肯定,不是上古奇药。但是,纵然如此,也很可怕。慕容卿,刚刚到底有什么人去过你的屋子?你赶紧查清楚,否则,今后就麻烦了。”

    “有解药吗?”

    “有,但是,这种药是慢性毒药,想要驱除也非常的麻烦。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这种药会破坏人的身体机能。就算是有解药,那被破坏的身体机能也无法好起来。”

    “居然如此狠毒?”慕容卿拧眉。“那我现在如何?”

    戈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如果不是你在里面待的时间短,会有这样的好事?没事了,回头让红叶给你开一副清毒的药吃了就成。就算不吃,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为了能够让心里舒坦点,你就吃两天。”

    “那就不用了。”慕容卿摆手,“没事的话,谁愿意吃药。对了,戈黔,依着你看,那种药是怎么散发出来的呢?”

    “依着我来想,那种药应该是被人研磨成分,撒在了身上。她抖动衣服的时候,粉末就会散发出去。如此一来,在周围的人就会吸入毒粉。”

    “是曲璃。”绿心咬牙道。“当时就只有她抖动了衣服。”她恼怒的厉害,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起来一脸温柔,胆小怕事的女人居然是有这样一颗歹毒狠辣的心。“侧妃,我现在就去将她给抓来。”

    “不用了。”慕容卿淡淡的摆手,“你现在过去,能有什么证据?你还以为她身上还有毒粉吗?”

    “那……侧妃,难道我们就要这样放过她吗?”

    “不!”慕容卿冷笑,“她既然给我下毒,那就是对我宣战了。既如此,我怎么可能放过她。不过,曲璃这个女人并不简单。贸然动手,与我们不利。可以说,我们以前收集到的信息全都是假的。对于曲璃这个人,我们毫不了解。在这种情况之下动手,我们必定会吃亏。绿心,你先去帮阮宁,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查到曲璃的真正信息。”

    “是,侧妃。”绿心咬牙道。

    绿心离开,戈黔才沉声道:“慕容卿,眼下的事情太古怪了,仿佛一时之间什么人都冒出来了。这样的情形下,你身边的人太少了,这样吧,我也回来帮忙。”

    “好啊。”慕容卿笑着道。免费的帮手不用那就是傻瓜,更何况还是一个自动送上门的傻瓜。

    慕容卿没有拒绝,戈黔瞬间笑起来,“我一定会帮你的,要是有人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闹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去。对了,慕容卿,我今天来是要跟你说一个好消息的。我跟师父研制了那么久的上古奇药终于是有一点进展了。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研发出上古奇药绝对有可能。”

    “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慕容卿笑起来,一直以来,每一次敌人动用了上古奇药,他们就会落于被动地位。这一次如果能够研发出上古奇药,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慕容卿,你将这个粉末洒在刚刚那间房里就能够彻底清除毒素了。我先回去收拾东西,马上就搬过来。”

    “嗯。”慕容卿接过那个药包,轻声答应。

    戈黔离开,慕容卿拿着药包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静静的想着之后该如何走。

    她虽然安排了绿心跟阮宁两人一道去查曲璃的事情,但是,让她意外的是,他们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也没能够查清楚她的底细。所查出来的跟以往所得到的都是一样的消息。

    如此一来,要么曲璃是货真价实的好人,要么她就是九皇子府中所隐藏的最深的女人。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曲璃显然不会是个好人。

    对此,慕容卿心中很是恼怒,一直以来居然有一个这样的人藏在自己的身边,着实让她不满。

    这天晚上,慕容卿忙完了也已经到半夜了。她躺在了床上,将夏侯奕的枕头抱在怀中,闻着那熟悉的气味,这才觉着心里安定了一些。

    夏侯奕出事已经有几天了,到现在也是没有一点的线索。

    说不担心,不紧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今,慕容卿算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曲璃那边,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想要找到夏侯奕就必须要从她那边着手。

    今天的风很大,窗外一直传来那种呜呜的风声,就像是在对应她此刻的心情。

    慕容卿转了个身,看向窗户,树枝摇摆,像是在倾述着什么。

    “殿下,等你回来,我一定会狠狠的收拾你。在你自己的地盘都能够出事,真是丢人。”

    “侧妃……侧妃,您睡着了吗?”突然,门外传来了红叶那略显急切的声音。

    “还未。”慕容卿起身,“进来吧。”

    红叶快速的跑进来,“侧妃,曲璃自杀了,目前戈黔神医正在那边,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否能够控制的住。”

    “更衣。”慕容卿沉着脸吩咐。心中有些讶异,怎么也没想到曲璃居然真的会自杀,据她得到的消息,这几日礼部侍郎那边确实是送了几封信回来给曲璃,看来,礼部侍郎是真的在逼迫曲璃。

    但是,真正信上写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所以,慕容卿根本就无法肯定曲璃是什么打算。但现在,她居然自杀了,无疑就是跟她之前的说法一样,生无可恋。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无法相信。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慕容卿带着红叶急急忙忙的赶去了曲璃那边,还未走近院子就听见了一阵悲戚的哭声。慕容卿拧眉,难道说,就这样还来晚了不成?

    有戈黔在,难道曲璃还能死?

    走进了院子,绿心迎上来道:“侧妃,曲璃上吊自杀。当时是我们发现的,我们本来也在怀疑她是不是在作假,所以并未马上出手。可后来我们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出手后,却是有些晚了。戈黔神医还在努力,只是具体是否有效果,也不清楚。”

    慕容卿的眉头拧的更紧,如此说来,曲璃倒是真的想要自杀了。如果是作假,必定不会连一个丫头都不安排。可以说,如果今天不是有绿心他们在,曲璃就真的死了。

    曲璃啊曲璃,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众人进了屋子,慕容卿进了内室,见几个丫头都跪在了屋子内,痛哭不已。戈黔正在给曲璃施针,只是眉头紧锁,显然情况并不是太好。

    “戈黔,情况如何?”慕容卿沉声问道。

    “不太好。”戈黔摇头,“出手太晚了,所以,我也不敢肯定是否能够救活她。而且,就算是将她救活了,也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脑子。具体如何,也只能等她醒来之后才能够确定。”

    “如此就麻烦了。”慕容卿一时也不敢肯定自己到底猜错没有猜错。想了一下,她挥手示意绿心靠近自己。而后贴着她的耳朵轻声的吩咐:“马上派人将这里再给我仔细的检查一遍,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慕容卿还是很怀疑曲璃,如果不能够检查清楚,她不死心。

    其实,曲璃这里早已经检查过一遍了,但是,慕容卿还是不放心。在自己的注视下检查一遍,如果没有什么不妥,或许自己才能够死心。

    绿心自然是明白慕容卿心意的,当即也不再多说什么,马上就转身出去领着人开始搜查。

    而这个时候,慕容卿就吩咐那几个小丫头出去守着。自己在戈黔的身边坐下后,问道:“戈黔,你以为,这样的情况是否能够装出来?”

    “不能。”戈黔说的很肯定。“你看看这脖子上的伤痕,绝对不会是装出来的。”

    “那么,你是否认为曲璃是无辜的?”

    戈黔不说话了,这个问题,他可真的没办法肯定。“慕容卿,当时是阮宁跟绿心两人亲眼所见,应该不会有错吧?”

    慕容卿冷笑,别怪她将人想的太可怕,反正她直觉就是曲璃是装的。

    “慕容卿,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戈黔不解的问。

    “我认为她是装的。”

    戈黔摇头,“她为什么要这样装,难道不知道会死人吗?没有一个丫头守着,万一没人能够及时救她,那她就必死无疑了。”

    “戈黔,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就是重点。如果没有人能够救她,那她会死。但如果有人能够救她呢?”

    “可是当时的小丫头不都回去睡觉了吗?”戈黔诧异不已,“都没人守着,怎么救她?”

    慕容卿没好气的瞪着他,“那阮宁跟绿心两人不是人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