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14 太子死大戏上演

014 太子死大戏上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戈黔被慕容卿问的一怔一怔的,觉着自己的脑子都开始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什么意思嘛,绿心跟阮宁两个人是瞧见了,但他们是监视的人,里面的曲璃又不知道。

    “笨死了你。”慕容卿哼了一声。

    其实,不管是戈黔还是绿心他们都陷入另一个怪圈之中,他们想当然的以为,曲璃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如果其实曲璃是知道的呢?

    “慕容卿,你到底想说什么?”戈黔有些诧异的问道。

    慕容卿站起身,静静的注视着躺在床上的曲璃。她其实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是那种标准的古典美人,柳叶眉,樱桃小嘴,白皙的皮肤。这是她第一次这样认真的去注视着这个女人,忽而有些诧异,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为何她之前竟然没有一点印象?

    “曲璃,你是个漂亮的女人,但你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慕容卿冷声道。柳园园是很可怕,但是,她的可怕就在于明面上,至少让人知道她不是一个好人。

    可曲璃,她却是戴着一个娇弱的面具,处处博同情,时刻的掩藏着真实的自己。她尽力的减弱自己的存在感,几乎就没有人对她升起过恶感。

    她嫁入到九皇子府那么多年,天知道她这么多年来到底做过了什么。

    慕容卿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她,至少,曲璃现在要做什么,她完全看不懂。如果曲璃是一个有心计的人,她为何不能够继续掩藏自己,暗中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那样做才是最佳处事方法,一个聪明人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曲璃却从暗中走到了明处,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慕容卿!”戈黔拧起了眉头,此时瞧见她的表情,很是不对劲。“慕容卿,你没事吧?”

    “我没事。”慕容卿摇头,“戈黔,你想过没有,如果曲璃在自杀之前就已经知道门外有人在监视着自己,并且她也知道那些人不会让自己死,你说,有没有这个可能?”

    戈黔震惊,霎时就缩回了自己的手,“老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女人也太可怕了吧。她对自己也够狠的,要知道,如果阮宁他们动作稍慢一些,那她可就有可能真的死了。”

    “说的是,所以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可怕。”

    戈黔急忙起身,站到慕容卿身边,“慕容卿,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办?难道说,奕真的是被她给抓了?”

    “我无法肯定,但我却有六成的把握。那朵小花,绝对不会是她所见过的。”

    戈黔的脸色就开始变得很难看,他拧紧了眉头,沉声道:“按照你这样说的话,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那现在该怎么办,她应该不会将奕就这样藏在这个院子里吧?”

    慕容卿却是有着不同的想法,“我却是认为殿下就被藏在这个院子里,只不过,我们还没能够找到罢了。”

    戈黔一脸的不敢置信,“依着我所了解到的消息,你们在这里也应该足足排查了三次,这么多次都没能找到奕,你怎么还不死心?”

    “直觉。”慕容卿淡淡的道。不要以为女人的第六感是虚幻的,相反,她一向认为有些时候第六感很能够说明一些东西。以前或许她还不能够确认,但是当自己站在这个院子里的时候,她就是有一种靠近了夏侯奕的感觉,总觉着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戈黔撇撇嘴,心道,什么直觉,这都是假的,又没有真凭实据,说什么直觉。

    “侧妃。”绿心从外面走进来,“侧妃,没有任何的发现。”

    慕容卿丝毫不意外,如果真的能够这样找到,那曲璃也就不会那么厉害了。

    “唔……”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曲璃突然就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声音,像是嗓子里堵住了什么东西,咕噜噜的响声。

    “曲妹妹,你醒了?”

    “慕……慕容侧妃?”曲璃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喊出声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又急忙垂头去看自己,又看了看四周。顿时哭出声来,“慕容侧妃,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

    “曲妹妹,你这是做什么?我之前便与你说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好,总是能够有解决的办法。今日如果不是巡逻的暗卫恰巧听见你踢翻板凳的声音进来救了你,那可就麻烦了。”

    “呜呜,慕容侧妃,我真的不想再这样痛苦的活着了。对于我来说,活着就是折磨,如今还要连累慕容侧妃你。我……慕容侧妃,你真的不应该救我。”

    “好了,好了。多大点儿事情,等殿下回来,我一定与他仔细商量这件事,不会让你为难的。今天也很晚了,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可好?”

    “慕容侧妃……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安心的休养,这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慕容卿笑着拍拍她的手背,这才领着一众人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慕容卿却是睡不着了。曲璃这个人很是奇怪,她有什么打算,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表露出来,这才是让她最为紧张的地方。

    “侧妃,出事了。”突然,绿心从外面狂奔进来。

    “怎么了?”慕容卿不甚在意的道。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是比夏侯奕的事情还要重要的,除却夏侯奕之外,其他的人和事都不被她放在眼中。

    “太子死了。”绿心一脸的古怪之色。

    “什么?”慕容卿大惊,一下子站起身来。“绿心,你说清楚点,你刚刚是说太子死了吗?”

    “是,侧妃,刚刚收到消息,太子死了,皇上已经连夜出宫去了太子府。”

    慕容卿揉了揉眉心,疲累的坐下来。事情越来越混乱了,太子怎么可能会死呢,在这种节骨眼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难道说,她跟将军还有夏侯杰所猜测的都是错的?

    太子是真的出事了,而并不是假的?

    但是,自己的记忆不会有错,前世在这个时候,太子并未死。

    现如今太子死了,很多事情就会紧跟着发生了变化。慕容卿无法肯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知道,如果太子真的死了,那他们事先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只怕真的会造成一些极坏的影响。

    “侧妃,如今该怎么办?”

    “不急。”慕容卿挥手,越是在这种时候,她就越是不能着急。她不能慌,也不能乱。夏侯奕不在的时候,九皇子府的命运就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不管怎样,她一定要冷静。

    慕容卿硬是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夏侯奕的话,他会怎么做?

    谋定而后动!慕容卿的脑中爬上了这一句话。

    是的,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她绝对不能乱动。

    “绿心,是否可以确定太子真的死了?”

    “侧妃,这一次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皇上出宫,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人敢做假。”

    慕容卿点点头,如今只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太子是真的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他死了。如此一来,只怕京城将会陷入混乱之中了。

    “绿心,去通知阮宁,最近一段时间必定要严禁府内的人外出。还有,准备马车,天亮之后我就进宫。”

    绿心一怔,完全没想到慕容卿居然会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进宫。“侧妃,此时进宫,会不会……”不太好呢。

    “没有办法了,太子死了,如果这个时候殿下还未出现,必定会引起极大的麻烦。所以,我必须要先一步告诉皇上这件事。还有就是,我必须要跟皇上商量一件事。”

    曲璃,真的以为我没有办法对付你了吗?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都要逼着你表露出自己的真正意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很快就能够弄清楚。

    绿心明白了慕容卿的顾虑,但又如何能够放心。太子死了,皇上必定会震怒异常。在这种情况下进宫,绝对会倒霉。

    但是正如慕容卿所说,此时不进宫,倒也没有了别的办法。

    之后的时间里,慕容卿就没有睡,一直都在想接下来的计划,直到确定万无一失了,才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慕容卿被红叶叫醒。转头看见外面天亮了,当即吩咐红叶替自己更衣沐浴。随即,随便的喝了半碗小米粥就领着她们进宫去了。

    一路上,到处都能够看到行色匆匆的,显然,太子死了的事情已经被传扬出来了。如此大的事情,不知会引起怎样的震荡,所有人都在不安,生怕自己会受到影响。

    而靠近宫门口,那种忙忙碌碌,紧紧张张的感觉越来越重。守住宫门的人一个个的黑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不过,慕容卿的车架倒是很快就被允许进了宫。

    换成小轿以后,便直奔皇上的勤政殿。

    到了勤政殿门口,慕容卿下轿,一眼便瞧见了守在门口的刘金泉。

    慕容卿没做停留,直接走过去,道:“刘公公。”

    刘金泉本来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听见慕容卿的声音,他便急忙抬起头来。“原来是慕容侧妃,这会儿,你怎么会进宫来了,可否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慕容卿一脸冷凝之色的点头,“确实有要紧的事情,不知刘公公你能否替我通报一声,我要见皇上。”

    刘公公叹息着,“慕容侧妃,倒不是不愿意,只是,眼下的情况……相信太子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如今皇上心里难受,是什么人也不想见的。”

    慕容卿点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有要紧的事情见皇上。刘公公,劳烦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禀告皇上。”

    刘金泉有些犹豫,他是真的不愿意去通报。皇上才刚从太子府回来,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这个时候进去通报,无异于就是给自己找麻烦,触霉头。

    但是,慕容卿的神色那么的冷凝,要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不相信。而且,这一次还是慕容卿自己一个人进宫的,显然更加的有问题。

    “刘公公,劳烦你了。”慕容卿再度请求。

    刘金泉无奈的点头,“如此,那就劳烦慕容侧妃你稍等片刻,我这就进去通报皇上一声。但是,皇上是否要见你,我不敢肯定。”

    “劳烦刘公公了。”慕容卿道。

    刘金泉叹息了一声,转身进去。

    大殿里非常的安静,静的仿佛能够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刘金泉忐忑不安的走进去,一步步的往前走。

    “有什么事吗?”皇上突然出声问道。

    刘金泉心中一紧,忙道:“皇上,慕容侧妃在外面,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见你。”

    “慕容卿?她来做什么?”皇上有些诧异的抬起头。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想了半响才道:“让她进来吧。”

    “是,皇上。”刘金泉恭敬的答应,随即就走了出去。

    门外,慕容卿一见他出来,忙上前问道:“刘公公,如何,皇上愿意见我吗?”

    “是,皇上正在里面等着你。慕容侧妃,请进去吧。”

    慕容卿松了口气,别说,她还真的挺担心皇上因为心情不好而不愿意见自己。如此,那可就麻烦大了。

    当即,慕容卿道谢之后便缓步踏入了大殿。刘公公望着她的背影,在心中暗自猜测着,这个慕容卿,她今天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说刘公公在那边如何的猜测,却说慕容卿进去之后便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室内的低气压,显然皇上今天的心情非常的差。

    其实,慕容卿是应该换一个时间过来的,但是,太子出事,她也没有太多的事情了。

    只怕此时此刻,其他的几位皇子就已经去了太子府。不管平时的关系如何,应该有的场面还是应该要有的。

    “慕容卿,你这个时候进宫来做什么?”许久后,皇上见慕容卿总是不开口,不由得诧异问道。

    “皇上,妾身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禀告你。”慕容卿沉声道。

    “哦?”皇上倒是被她说的话引起了好奇之心,“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

    “殿下出事了。”

    “嗯,是,太子出事了。咦,你刚刚说了什么?”皇上镇静,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谁也不知道,他那放在膝头上的手居然开始哆嗦了。太子出了事,难道,难道夏侯奕也要跟着出事了吗?

    不,不会的,夏侯奕怎么可能会出事。

    皇上不敢相信,当即就紧张的出声问道:“慕容卿,你快点给朕说清楚了,谁出事了?”

    “是殿下。”慕容卿无奈的道。“殿下已经失踪几天了。”

    “混账!”皇上怒声骂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来回报,难道你不知道小九有多重要吗?”

    慕容卿在心里冷笑,腹诽着,有多重要?那还不都是你的一句话的事情,你不说,谁能够知道夏侯奕重要?既然那么喜欢他,怎么就不见你对他表现出任何的特别来?

    笑话了,这个时候到在那边装腔作势的表露自己的疼惜,有用吗?

    “慕容卿,你快点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九为何会出事,是在什么地方出事的?”

    “皇上,事情是这样的。”慕容卿沉声将夏侯奕失踪前后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后,见皇上并未露出任何特别的神色,她便继续道:“皇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殿下应该还在府内,只是不知道被藏在什么地方。皇上,太子出事,妾身也很难过。本来殿下是应该……但现在殿下出了事,他不出现,只怕很多人都会乱说。妾身迫于无奈,只能先来禀告皇上。”

    皇上冷厉的看着慕容卿,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他早就用眼神杀了她千百次了。混账东西,瞧瞧那些话说的多好听,难道他会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吗,不就是害怕夏侯奕不现身,引起大麻烦,所以才主动前来说明此事。说白了,如果太子没死,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跑来告诉自己实情。

    到底是谁给她这样大的胆子,堂堂一个皇子失踪了,她居然敢隐匿不报这么长时间。

    啪!皇上重重一巴掌甩在了桌子上,也顾不得痛,当即就怒吼道:“慕容卿,既然你口口声声的说小九还在九皇子府中,那为何到现在还未将人找到?”

    慕容卿无奈的摊开了双手,“皇上,殿下出事,我比谁都要着急,早在殿下出事的当天,我就已经派人将九皇子府上上下下搜查了个遍,但是,毫无发现。之后又搜查了几遍,但也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发现。皇上,事已自此,妾身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所以只能来求皇上你替妾身做主,早点将殿下给救出来。”

    皇上气得半死,瞧瞧这女人说的是什么话,你找了那么多遍都找不到,难道我这个做皇上的就能够将人找出来不成?还有,她还说什么,自己没有办法才来求他帮忙,那岂不是就说,如果她有办法,才不会搭理他?

    皇上被这个认知给气得发疯,但是看到慕容卿那一脸的疲惫之色,心里的怒意又开始渐渐的消散了。想来这几日她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吧,确实瘦了不少。

    无奈,皇上道:“慕容卿,这件事朕先不与你计较,等到小九找出来再与你一并算账。现在,朕先问你,既然府中找不到人,那是否有可能是出府去了?”

    慕容卿摇头,“皇上,绝对不会出府,妾身早就想到过这种可能,各种能够出府的地方全都问过,并未有人见到殿下出府。”

    皇上的心里开始有些紧张,所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见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出府,那就必定是在府内。但是,既然已经找了那么多遍,为何就没能够将人给找出来?

    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如此厉害?皇上的心中开始胡乱的去想,但却总是没能够想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慕容卿,除却小九出事之外,九皇子府是否还发生过其他特别的事情?”

    慕容卿犹豫了下才道:“皇上,这也是妾身今日进宫的另外一件事。确实是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事情,但是,妾身直到现在也还不能够肯定那个人是否跟殿下出事有关。但是,凭借妾身的直觉,应该就是那个人下的手。”

    皇上那是快要被慕容卿给绕晕了,怎么一会儿说不确定,一会儿又凭借直觉说是那个人下的手,到底是什么人下手的呢?“慕容卿,你绕来绕去的,到底想要说什么?你在怀疑谁?”

    “曲璃。”慕容卿沉声道:“皇上,想来你应该是对这个女人有点印象才是。”

    皇上一怔,而后就矢口否认,“朕怎么会认识她,那个女人是你们九皇子府的吗?朕平日里要见那么多人,哪里能够记住那么多人。你快说说吧,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慕容卿心中腹诽,你就装吧,还真的以为自己装的很像吗?不认识她怎么会一口咬定那个人是九皇子府的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看来,皇上不但记得曲璃,而且对那个女人的印象还非常的深刻。

    如此,慕容卿更加确定自己今天进宫是来对了。不管如何,今日一定要弄清楚曲璃的来历。

    当即,慕容卿沉声道:“皇上,您贵人多忘事。曲璃就是当今礼部侍郎曲中恒的女儿,当年还是皇上你亲自下旨赐给殿下的。现在,不知皇上你是否有点印象了?”

    皇上在心中暗骂慕容卿就是一只小狐狸,说话到处都是陷阱。谁不知道曲中恒是他的人,对于曲中恒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真的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混账东西,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让她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冷哼着,皇上道:“你这样一说,朕倒是想起来了。曲爱卿确实是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小九。不过,你怎么会突然提起了曲璃,难道说,这次的事情跟曲璃有关?”

    “是。”慕容卿没有任何的迟疑,当即大声的回答。

    皇上脸色瞬间便的很难看,对于慕容卿的想法开始有了怀疑。九皇子府的女人差不多快被慕容卿给铲除完了,就剩下那么几个,慕容卿眼下却是要将来头最大的给踢走。难道说,什么小九出事都是假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要踢走曲璃?

    越想,皇上便越觉着有这个可能。那看着慕容卿的眼神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她,竟然善妒到了这种地步吗?

    皇上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沉声道:“慕容卿,你喜欢小九,这一点朕是知道的。但是,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喜欢就要让其他所有人陪葬。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更何况,小九还是个皇子,多几个女人有什么不对?到现在为止,你九皇子府后院还剩下几个女人?如果不是朕替你处理了这个危机,你以为自己还能够牢牢的坐在九皇子侧妃这个位置?你可知道自己现在在老百姓中间有个什么名字?他们叫你杀人恶魔,恶魔,你知道吗?”

    慕容卿冷笑,对于皇上将事情想偏了一点都不意外。是个人听到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也会有所怀疑。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夏侯奕出事了,千真万确,她也不怕皇上派人去查。

    “皇上,连你也相信外面的市井流言吗?”

    皇上一怔,老脸微红,顿时骂道:“混账东西,什么叫市井流言?你可知道有多少大臣上书要让小九休了你?慕容卿,不要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是有小九宠着你,再这样下去,他也保不住你了。”

    “皇上,妾身不需要殿下保护,因为妾身根本就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妾身是清白的,所以无所畏惧。还有,妾身说这件事是曲璃做的,并非是为了排除异己,只是实事求是。皇上,你不能因为曲大人的关系就怀疑我的目的。”

    “混账!”皇上怒了,“谁借给你的胆子跟朕这样说话?”

    “皇上!”慕容卿垂头,郑重道:“妾身知道皇上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妾身所言句句属实,并不怕皇上派人去彻查。皇上,妾身收到一个消息,说曲大人打算另外站队了。”

    “你说什么?”皇上大惊,猛然站起。“慕容卿,这种话也是能够胡说八道的吗?”

    “皇上,妾身不敢乱说。”

    皇上站直了身子,背着双手,微微仰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后,他才沉声道:“你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消息?”

    “曲璃。”慕容卿淡淡的道。

    皇上当即瞪眼,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慕容卿,“慕容卿,你是不是故意耍弄朕玩呢?曲璃是什么人,那是曲爱卿的女儿,作为女儿,怎么可能会污蔑自己的父亲?”

    慕容卿冷笑道:“皇上,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如果不是污蔑呢,如果是真的呢?”

    皇上不说话了,他根本就不相信慕容卿说的。这种事,不管是谁听了都不会相信。曲璃是曲中恒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泄露自己父亲的秘密。要知道,这个秘密一旦被泄露出去,那可是很有可能会被杀头的,甚至会株连九族。难道,曲璃不怕死吗?

    饶是以皇上的睿智,此时也是想不明白了。

    “皇上,很多事情表面上看着非常的古怪,甚至是不像是真的。但是,说不定就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造成了这件事。曲璃从小就有心漏病,很严重,据说花了不少钱。现在在九皇子府中,也是经常吃药。会不会因为这个病,在曲璃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会不会曲璃实际上是很恨自己的父亲,对于他的死活根本不关心呢?皇上,你是否想过有这个可能?”

    皇上彻底怔住,这些东西,他真的没想过。就算是想到了,估计也会怀疑这件事的真假。因为,慕容卿说的那些猜测,真的很难让人信服。

    “皇上,妾身知道自己说的这些很难令人信服。所以,妾身想要跟皇上你一道做一场戏。”

    “做戏?什么做戏?”皇上愕然。“慕容卿,你不要太过分了。”

    “皇上,难道你就不想快些将殿下救出来?难道你就不想要知道曲璃的真正目的?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曲大人对你是否真正的衷心?这些答案其实想要得到都非常的简单,只要皇上你能够同意跟妾身一道做唱戏,那么,妾身可以保证,你很快就能够得到这些答案。”

    皇上坐回椅子上,望着慕容卿,死死的瞪着她,很想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但是,半响后,他失望了。慕容卿的脸上除却自信跟沉稳之外,再也看不出其他的情绪了。

    不知为何,他此时居然相信她说的话。放在平时,他绝对会骂那个人是在说天方夜谭,但此时,他却就是相信了。

    “慕容卿,你想让朕如何的配合。”

    慕容卿笑了,到底还是同意了吗,人都有好奇之心,更何况,那个人还牵连到你的心腹,你不紧张才怪呢。

    慕容卿早就笃定皇上一定会答应自己的提议,果然,皇上答应了。

    “皇上……”慕容卿上前几步,压低了声音,快速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皇上是越听脸色越古怪,许久后,当慕容卿退后几步站稳的时候,皇上才回神,望着她,道:“慕容卿,你可真的是厉害,这样损的法子你都能够想的出来?”

    “损?怎么会损呢?皇上,我只是让他们各自满意罢了,怎么能算损?皇上,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妾身这就回府盯着,如果有殿下的消息,妾身会马上派人来通知皇上的。”

    “行了,去吧。”皇上没好气的哼,当即就挥手示意慕容卿可以走人了。

    慕容卿倒也不是太在意,微微一笑,躬身行礼后,缓步离开。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皇上的脸色变幻莫测。天,真的要开始乱了吗?他避免了那么久的事情,终究还是无法要发生了吗?

    太子……你真的不该死的,至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死。

    如果有人知道了皇上心里的想法,一定会觉着很可怕,他居然预先猜到太子会死。

    其实,做皇上的,有什么看不透的。自己的其他几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厉害,聪明。要说他们对大位没有意思,皇上不信。但还有太子的存在,那么,他们就无法名正言顺的上位。

    所以,要想走下去,最重要的就是先弄死太子。

    果然,太子死了。

    皇上冰冷的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太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倒也没有做过什么太大的错事。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死了,皇上心里也是难受的很。

    接到消息赶过去太子府,皇上吩咐人彻查太子的死因。只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只怕也是查不出什么来的。太子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就仿佛是在睡梦中死去的,死的时候,嘴角尽然还带着甜甜的笑容,很是开心,仿佛正在做一个美梦。

    皇上当时看到的时候,真的很心痛。但是,他又能如何。太子死了,但他绝对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京城的动乱要开始了,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皇上自己也都无法确定。

    一切的一切就看天意了,天意啊天意。

    却说慕容卿从宫里回来之后,回到自己的院子就先去睡了两个多时辰。醒来之后吃了点东西,而此时太子府那边的消息也已经传过来了。

    当听说太子是含笑而终,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之后,慕容卿的脑海中就率先闪现出上古奇药这四个字。不知道为何,她就认定了是与这件事有关。

    “阮宁,可否知道太子的死因交给了谁来彻查?”慕容卿问道。

    “是诚王爷。”阮宁回答。

    “是他?”慕容卿冷笑,如此看来,太子的死因是再也没有可能水落石出了。

    阮宁显然也明白了慕容卿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微微摇头,替太子不值,到底是个太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了,确实挺可怜。

    “卞雪兰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不过,据说太子妃病重,仿佛也是……挺不了几日了。”阮宁说着说着就一脸的古怪之色。说起来,事情还真的是太巧合了,太子刚出世,太子妃就病重。虽然表面上说的通,但怎么都有一种紧急感。

    “哦?”慕容卿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那么,沈语心呢?”

    “据说她的身体也不太好,早就常年不出院子里了。”阮宁回答。“侧妃,你这样一问,属下倒是发现,如今的太子府,只怕是要落在卞雪兰的手中了。”

    慕容卿起身,淡淡的笑着,“阮宁,你看的很通透。没错,太子死了,最大的获益人不是太子妃却是卞雪兰。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一个厉害的,看来,太子的死是跟她脱不了干系了。不过,太子府的事情暂且与我们无关,只要注意收消息就成。对了,柳园园那边近日可有什么反应?”

    提起柳园园,阮宁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来,他沉声道:“侧妃,柳园园这个女人也颇为奇怪,据说,三五不时的,她的院子里还是要泼出一盆那种染发剂的水出来。侧妃,难道真的是柳园园用的吗?”

    “这个你作为监视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难道你以为我会知道?”慕容卿失笑不已,“先继续盯着吧,早晚会弄清楚的。对了,皇上那边是否下令说殿下出京去了?”

    阮宁点头,“正是。”

    慕容卿松口气,如此就好,她的第一步走出去了,一切就看接下来的行动了。

    如此,第二日傍晚,刘公公带着圣旨来到了九皇子府。

    慕容卿领着剩余的十多个女人跪地接旨。当听刘公公读完了圣旨,所有人都愣住了,完全的不敢置信。

    “怎么,曲侧妃,你还不接旨吗?”刘公公笑着看向跪在众人中间的曲璃,“曲侧妃,接旨吧。”

    “是,是是。”曲璃一脸震惊的答应,在丫头的搀扶下站起,走过去,恭敬的接下圣旨。嘴里不停的念叨,“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是我?”

    刘公公失笑,“曲侧妃为何要这样说,你父亲乃是国之栋梁,这也算是皇上的爱屋及乌吧。好了,事情已经办完,我也就不多待了,这就告辞了。曲侧妃,慕容侧妃,告辞。”

    “公公慢走。”慕容卿笑着道,并挥手示意红叶过去送送刘公公。

    目送刘公公离开后,慕容卿笑着走到曲璃身边,拉着她的手,亲热的道:“曲妹妹,你瞧,皇上对你可真是好,太子刚出世没多久,居然就给你下了这样的圣旨。可见,在皇上的心里,你父亲的地位。所以,有机会,你还是劝劝你的父亲吧。”

    多余的话慕容卿也没说,点到即止,而后,也不管曲璃会有什么反应,直接领着人就离开了。

    曲璃愣怔的转身,看着慕容卿的背影,那垂放在身侧的左手慢慢的握紧,握紧,再握紧。指甲深陷在肉里却不知道痛,她只想这样继续握紧。

    因为太子刚死,虽然曲璃这是大好事,但也没有人敢去给她庆祝,只是偷偷摸摸的派人送了礼物过去给她。

    一时之间,曲璃人气大涨,本来是一个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人,但却一夕之间成为了侧妃,人人艳羡。

    第二日,宫里再度传来消息,曲中恒升官,官拜一品,为内阁大学士。

    一时间,曲府门庭若市,不知多少人前往去给曲中恒庆祝。

    之后,太子下葬,一切就又趋于平静,只是众人都能够感受到,皇上似乎越来越依仗曲中恒了,几乎事事都要问过他的意见。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曲中恒的声名大过了太子太傅,丞相,其他的诸位大臣,成为了皇上身边的紫人。

    而夏侯奕失踪到现在却是依然没有能够被找出来,仿佛是完全的凭空消失了。

    但让人奇怪的却是,慕容卿却是没有露出丝毫特别的神色,也不着急,小日子过的越发的滋润。不知情的还真以为夏侯奕是出京替皇上办事去了,但九皇子府的那些知情人却是觉着自己越发的不了解夏侯奕了。

    到现在,夏侯奕失踪已经快要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这天晚上,慕容卿依然如往常那般,早早的吃了东西,看会儿书之后就回房休息了。

    夜半时分,红叶急步进来,站到床边,对正在看书的慕容卿道:“侧妃,那边终于有动静了。”

    “皇上的人呢?”

    “正在外面候着。侧妃,如今就要去通知皇上吗?奴婢觉着,是否要先等等,如今还未找到确凿的证据,万一这次依然没有能够找到证据,那该如何?”红叶有些不安,如今惊动的可是皇上,不是什么普通人啊。万一啥都没有找到,那可就麻烦大了。

    “放心,去通知吧。记得,让人中途做点手脚,让她不要那么快就到达目的地,否则,我们就听不到好戏了。”

    “是,侧妃。”红叶恭敬的答应,也不再劝说什么,紧赶紧的就跑了出去。

    慕容卿赶紧起来更衣,等红叶进来给自己上妆之后,披上了一件黑色的披风,隐于夜色之中,领着人出府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