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29 殿下别走好吗

029 殿下别走好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的猜测不无道理,夏侯奕想了一下便道:“在没有任何的证据之前,谁也说不清楚。”

    但是慕容卿却是极为认同这一个猜测,她跟夏侯杰同样认为慕容燕回是一个极为可怕的人,甚至,她还有一种感觉,他就是自己的生死大敌!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但是隐隐中的那一种直觉却是骗不过自己的。她甚至觉着慕容燕回所做的这些事情,其目的就是为了对付自己。

    “慕容燕回,这个人你一定要小心警惕。”夏侯奕嘱咐道。

    “我晓得,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慕容卿听话的点点头,“到是你,去南山那边可能会有危险,我觉着他们应该在那边有埋伏。”

    夏侯奕冷笑,有埋伏那是肯定的事情,只不过他们想要对付自己可不是容易的事情。他既然敢去,那就表明了他有能力来去自如。

    他很快就放下这些烦心事,抬起手拍了拍慕容卿的小屁股,“很晚了,睡吧,我在这里看着你睡着之后再走。”

    慕容卿就有些舍不得,下意识的抓住了男人的大手,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真的一定非走不可吗,交给别人去做可好?”

    “这件事情并非你我所相像的那么简单,父皇对于南山那个地方极为的看重。依着我的猜测,这个地方必定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派遣别人过去,我并不放心。”如果他并没有登上大位的野心,那么这件事,他倒是可以袖手旁观,但是将来他是要接手整个国家的,所以现在他必须要去处理。

    “可是,我就是舍不得你走,别走,好吗?”小妖精的眼睛隐隐的泛红,好似要眨出泪花一样。

    夏侯奕心里那叫一个难过,小妖精何尝露出这种娇弱的一面,妩媚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就像是能够放电一样。他觉着有一团火在心里喷发着,不受自己的控制的喷啊喷。

    小妖精忽闪着大眼睛,往夏侯奕的怀中靠了靠,“殿下,别走,好吗?”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腰,火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子上。

    夏侯奕的身子禁不住开始紧绷起来,这个小妖精,他真的不能再久待了。

    “殿下……留下来。”小妖精的声音软软腻腻的,像是软软的糖,能让你瞬间就被勾去了所有的神智。

    等到夏侯奕的大掌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小妖精的腰腹处之时,他就知道,自己体内中了一种叫做小妖精的毒,此生是再也无法解毒了。

    “可以吗?”夏侯奕不安的贴着小妖精的耳朵道。肚子已经那么大了,他真的担心会伤到她。

    小妖精红着脸点点头,模糊的应了一声。药王说四个月就稳定了,应该可以了。

    那一句答应就如同是最美妙的声音,夏侯奕兴致高昂的点头,控制着力道,带领着小妖精一起畅游那最美妙的世界。

    翻山倒海了一番之后,两人相拥着躺在一起。

    慕容卿死死的抓着夏侯奕的大掌,她能够理解他的想法,也愿意帮他,只是舍不得离开他罢了。想了想,她才轻声说道:“那你等我睡着了之后再走好吗?”她不愿意看着他离开。

    “好。”夏侯奕轻声答应,随后,他便将慕容卿更加往自己的怀中搂了搂,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脊背哄她入睡。

    慕容卿却是努力的睁大眼睛,尽量不让自己睡着。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睡着,夏侯奕必定会离开。可是,她本就已经很累了,又能够坚持多久。没多会儿,她就已经忍受不住的闭上了眼睛,终于睡过去了。

    夏侯奕烦躁的哼了一声,这才无奈的放开她的手,轻声说道:“小混蛋,好好照顾自己,等到将来大事一定,我们便可以一直相守了。”

    他要让她做那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母仪天下。

    虽然现阶段有很多的麻烦,但是,夏侯奕对自己的将来极为有信心。

    他下床穿好衣服,犹豫了一下,最终是舍不得的转过身去,弯腰俯身在慕容卿的唇上轻轻的印了一下。随后,他才不忍的转头而去。

    这个晚上,慕容卿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在梦中她好似见到夏侯奕,他一直陪伴着自己,在那种熟悉的气息包围之下,甚至连梦都没有做过。

    第二日一早,慕容卿醒来之后下意识的放声大叫,“殿下。”他离开了吗?

    “侧妃,发生什么事情了?”红叶捉急慌忙的跑进来道。见慕容卿的神色不是太好看,她忙凑过去道:“是不是想殿下了?”

    慕容卿转头看了看四周,但却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眼眶开始泛红,原来,他还是走了吗?好像陪着他一起去,才刚刚见了一面,马上就又要分开了。

    她的表情看在红叶的眼中,也不禁担心了。她上前一步,安慰道:“侧妃,殿下一定会很快就回来,您放心好了。”

    “我知道。”但是,她就是想他,发了疯似得想,怎么办。

    许久后,慕容卿才恢复精神。她不能这样,她需要坚强,夏侯奕还需要自己帮忙,这里的事情,他没有时间处理,那么就由她来替他处理好了。

    慕容卿冷冷的哼了一声,混蛋,就是这些没用的东西,整日的惹事,她才会跟夏侯奕被迫要分开。她心里的怒意就这样被勾起,恨不能马上就将右卫军中那些混蛋给揪出来,绳之于法才好。

    “红叶,沐浴更衣。”慕容卿吩咐道。昨天晚上太累了,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沐浴,现在身上黏黏糊糊的不是很舒服。

    红叶诧异了下,侧妃一向都不会在早上沐浴的,除非……她没敢继续往下想,忙答应着出去准备。

    没多会功夫,红叶便与绿心一道伺候慕容卿沐浴。在见到她身上那些浅淡的红色痕迹之后,两个丫头都是红了脸。红叶有些尴尬的道:“侧妃,昨日殿下回来过吗?”

    慕容卿闭着眼睛躺在浴桶里,轻轻的应了一声。

    “那殿下为何又走了呢?”红叶有些不解。“侧妃你那么想念殿下。”

    “有要事要处理。”慕容卿道。

    红叶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难怪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慕容卿的脸色那么的难看。原来,殿下曾经回来过,只是又走了。殿下也真是能够舍得,天大的事情难道就不能交给别人去处置吗?

    红叶心疼慕容卿,这些日子以来,别看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但作为她身边作为亲近的人,岂会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一个女人,本来就需要男人的呵护,更何况,她现在有了身孕,更是需要男人的照顾。

    想想,红叶就替慕容卿觉着难受,这样的日子得熬到什么时候。

    沐浴更衣之后,慕容卿出去陪着夏侯杰等人一道吃饭。

    饭桌上,慕容卿道:“三皇兄,事情有些奇怪,为何他们昨日没有动静呢?”因为昨天夏侯奕回来的事情,她差点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按照她跟夏侯杰的猜测,钱猛等人应该等不及要行动了才对。

    夏侯杰显然也正在为这件事情而发愁,他想了一想,才说道:“会不会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呢?”

    慕容卿却是暗自皱眉,她在猜想,是否是因为昨天夏侯奕回来的事情被他们察觉了,所以才会临时取消了行动。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想要等到他们再行动,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再等等吧,如果还是没有行动,我们便再做安排。”夏侯杰说道。

    慕容卿点点头,便也没有在说什么。

    “你怎么了,心情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夏侯杰问道。虽然慕容卿并未表现的很明显,但是,他却就是能够感受到,她的情绪并不是太好。

    “我很好,没事。”慕容卿笑了下。

    那明显就是强忍欢笑的样子,夏侯杰心疼了。“这样吧,今天我陪你去镇子上走走?据说刘公子在这边开了一家拍卖堂,生意还算不错。”

    “拍卖堂吗?”

    “是啊,是啊,美人儿。”刘公子兴致高昂的道。“那家拍卖堂是我自己做主的,里面卖的东西全都是我最喜欢的。每一次都是万人空巷,可热闹了。美人儿,不如就一起去看看吧,也当做是散散心了,整日的窝在这里太闷了。”

    夏侯杰就开始瞪眼,他一听刘公子叫慕容卿美人儿就心里不舒坦。奈何,不管他将刘公子给收拾的怎么惨,这小子该怎么叫就还是怎么叫,从来不会改变。

    要说最无奈,刘公子就是除却慕容卿以外,最让她感到无奈的人了。

    慕容卿开始是不太想去的,她就只想回房去细细的确定之后的计划,如今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夏侯奕的事情还重要的了。一个弄不好,死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他们两个人。

    她的肚子里还有两个,她不能让孩子还没有出生就被砍头。

    但是,药王等人也全都上来劝说,意思是说,没事儿多出去走走散散心对孩子跟她都好。

    没有办法,慕容卿最后只能答应了。

    最高兴多就是刘公子,他当即就跳起来大声叫道:“太好了,美人儿,我这就先下山去准备,回头三殿下他们护送你前去就行啦。”说完,也不等慕容卿回答,他就手舞足蹈的走了出去,“啊哈哈,太好了,美人儿居然会去我的拍卖堂,哎呦,心里好开心哦。要是美人儿能够一直留在这里多好,整天看着美人儿,吃的东西也比平时多。”

    他神神叨叨的走出去,说出来的话将室内的众人都给逗笑了。

    之后,慕容卿便请药王给自己探脉。昨天一响贪欢,她自己心里也有些犯嘀咕,担心会影响到孩子。

    还好,孩子并没有任何的事情,药王说孩子非常的健康。

    慕容卿放心,这才起身回房去更衣。

    她离开后,夏侯杰就追了上去。在外面,他急切道:“慕容卿,小九昨天是不是回来了?”

    慕容卿一怔,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夏侯杰,不解道:“你知道?”

    夏侯杰黑脸,恨不能挖掉自己的眼睛。他倒是想不知道,但是……那么清楚的印记,他想看不到也不行。

    “你的脖子。”他没好气的道。

    “啊?”慕容卿红了脸,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尴尬的道:“三皇兄,你盯着人家的脖子做什么?”

    “你以为我想看?”夏侯杰很是不高兴。一抬眼就能看到的事情,难道他要装作看不见?

    “哼!”慕容卿又羞又恼,不高兴的瞪了夏侯杰一眼,转身领着红叶两人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夏侯杰不高兴的骂道:“混蛋,没事跑回来做什么,有本事你不要走啊。”他哼唧哼唧的骂着,简直就将夏侯奕当做了自己的生平大敌。

    慕容卿领着红叶他们跑回到了帐篷里,紧赶紧的就冲到了镜子前面,扒开了领子一瞧,果然,露出了很多个红色的吻痕。

    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有些尴尬的回头瞪着红叶,“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

    “侧妃,奴婢一直都在冲着你使眼色,但是,侧妃你完全没在意,时不时的去扒拉自己的领子,怎么能不被人瞧见。”

    “反正你就该提醒我。”慕容卿霸道的道。

    红叶失笑,忙点头道:“是是是,都是奴婢的错,如果还有以后,奴婢一定会提醒你。”

    “更衣。”慕容卿负气道。这下真是丢人丢大了,绝对不仅仅只是被夏侯杰一人看到了,只怕所有人都看到了。

    收拾了很久,在夏侯杰的三催四请之下,慕容卿才不是太高兴的走出来。她看着夏侯杰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好。你说你看到就看到了,还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害得她心里不自在的厉害。

    夏侯杰倒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慕容卿不待见自己,倒是罕见的没有凑前面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前方附近的那个小镇子。

    刚到小镇子门口,刘公子就带着人迎上来了。

    只听得锣鼓声响,鞭炮齐鸣。

    慕容卿听着,有些愣怔,撩起了帘子往前看去,差点没被气死。

    但见,正前方镇子口处张罗着一道横幅,上书,“欢迎美人儿光临指教”几个大字。

    “这家伙搞什么鬼呢?”慕容卿冲着绿心挥挥手,后者急忙跑了过去,一把揪起了刘公子的前襟,怒道:“不怕吓着侧妃吗?”

    刘公子一怔,忙就使劲的拍打自己的脑袋,“我,我忘了,鞭炮太响了,会吓到美人儿跟孩子。我,我这就去让他们停下来。”

    “快去。”绿心一松手,没好气的道。

    刘公子黑着脸跑回去,招呼人赶紧停下来。只是,那锣鼓可以停下来,鞭炮却是没那么容易停下。眼见那边绿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刘公子抱着自己的脑袋就冲了过去。

    “我踩,我踩,我踩踩踩。”刘公子大声的吼,一脚脚的踹在了鞭炮上。

    众人看的傻眼,这样都行?

    慕容卿坐在马车里瞧着,只觉着一阵的无语。刘公子这个人,确实就是个奇葩,什么事情都能在他身上发生。别说是用脚去踹鞭炮,就算是吐吐沫想要把鞭炮给弄灭了,她也相信。

    好一会儿,鞭炮的声音才灭掉。刘公子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美人儿,可以进去了,我把鞭炮给弄灭了。”

    慕容卿撩起帘子扫了他一眼,整个袍子的下摆全都被烧的破破烂烂的了,乌漆墨黑的,甚至脸上也都是黑漆漆的。

    但是,他却非常的高兴,“美人儿,怎么样,我厉害吧,一下子就让那个鞭炮给灭掉了。”

    慕容卿捂额,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家伙了。“赶紧进去吧,弄这么大一出做什么,害怕人不知道我来这里,不怕有人前来刺杀?”

    “是是是,美人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全都听美人儿的。”刘公子急忙答应着,挥手将那些人全都给赶走,而后,他领着慕容卿等人进入了镇子。

    从镇子的入口到拍卖堂并没有多远的路,一行人在拍卖堂前面下车,刘公子献宝一般的凑到慕容卿身前,道:“美人儿,你知道吗,我这个地方可好玩了,什么人都有,非常的热闹。”

    “那进去看看吧。”慕容卿道。

    “好好好,赶紧进去。”刘公子屁颠屁颠的领着人往里走。

    进入了拍卖堂,慕容卿才发现,这个地方确实很不错,完全跟自己所猜测的不一样。刘公子将这个地方布置的非常的温馨,倒不像是一个拍卖堂,反而有些像是个特别有情调的酒楼。

    众人凑在一起,很是热闹。

    刘公子替慕容卿他们准备了单独的包厢,在二楼。

    他们进入了包厢,刘公子便兴致冲冲的给慕容卿介绍这里的情况,慕容卿微笑着,眼神闪烁,还别说,他的那些想法真的可以借鉴一下。

    刘公子一直都陪在包厢中,每当出现一些什么有趣的东西时候就跟慕容卿介绍,有他在,完全不用担心气氛会僵掉。

    当拍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推上来一个女人。

    慕容卿拧起眉头,有些不悦的回头看着刘公子道:“原来,在你的眼中,女人是可以买卖的吗?”

    “不是的,美人儿,你可不要误会。”刘公子急了,“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我向来很尊重女人。这个女人是旁人寄卖的,我本来不愿意,但是,他说,如果我不愿意就直接将那女人拉到大街上买了。我心软了,来我这里的都是有钱人,买了这女人回去,还能让她有点好日子过。如果在街上随便卖掉,不知道会怎样。”

    “哼。”慕容卿冷哼了一声,不悦的瞪着他。虽然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但她就是迁怒了,这种事情让她非常的不高兴。自己也是女人,她非常同情那个女人。

    “美人儿,你别生气。你,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将这次拍卖给取消了。”刘公子在一旁陪着笑,小心翼翼的道。

    “不用了。”慕容卿摆手。事实上,刘公子说的也有道理,随便卖掉,只怕那个女人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刘公子,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穿着打扮很奇怪。”

    刘公子仔细的打量着慕容卿的表情,见她不像是在生气,这才高兴的道:“美人儿,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水之国的人,就在我们天昊国的西南方,距离并不是太远。那个男人是这个女人的妹妹,是个赌徒,因为钱全都花完了,所以才会想要卖掉她。”

    “可是,卖掉一个女人能赚多少钱?”慕容卿有些不解。按照自己的理解,买一个丫头也不过才几钱银子,这样拍卖虽然能贵一些,那又能有何特别?

    “很多。”刘公子兴奋的道。“美人儿,你可不知道,这水之国的女人在我们这边非常的吃香。都说水之国的女人就像是水做成的,那叫一个柔美。反正,这样拍卖,绝对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

    “是吗?”慕容卿对此有些怀疑,可是,当拍卖开始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在这方面可真的是比不上刘公子。拍卖这个女人的时候,从未有过的热闹,不过转眼之间,那拍卖价就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两。

    慕容卿咋舌,不过是个女人,再漂亮也有个度,一百五十两,那都可以买下几百个丫头了。

    慕容卿的视线在楼下那个女人的脸上转悠了一圈,半响后,她冲着一旁的绿心挥挥手。当即,绿心就直接提高了价码,“二百两。”

    “卿儿,你这是做什么,花那么多钱买一个女人回去做什么?”夏侯杰不解的道。

    “买回去给三皇兄你暖床啊。”慕容卿邪恶的看着他,显然还在记恨他早上欺负自己的事情。

    夏侯杰黑脸,当即就哼着转过脸去,心中骂道,混账东西,要暖床,你自己怎么不来,其他女人,爷我会愿意要吗?

    “哼!”慕容卿也是冷哼了一声,直接就扭过头去不理会他。

    两个人那闹别扭的模样看在叶霸天的眼中是更加的不安,好吧,虽然他是对慕容卿有信心,可是,夏侯杰总是在慕容卿身边打转,可不是一件好事。

    最终,那个女人被慕容卿以二百五十两买了下来。

    之后的拍卖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不过慕容卿倒也没急着回去,等拍卖结束之后,有在小镇子上逛了逛,这才回去。

    回去后,慕容卿先是睡了一觉,起来吃过饭才想起来那个水之国的女人。

    “绿心,那个女人在哪里?”慕容卿问道。

    “一个人在帐篷里,一直都不说话。”

    “吃饭了吗?”慕容卿又问。

    “没吃。”绿心摇头,“一直不言不语的,我们问什么她都不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能说话。”

    “带她进来。”慕容卿吩咐。其实,她之所以买下那个女人,一来是因为同情,二来就是一种很古怪的想法,总觉着那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虽然她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是,那周身的气度,颇为大气,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不多会儿,绿心便将人带进来了。

    慕容卿抬头打量着那个女人,之前因为距离远,看的不是太清楚。可此时才发现,她确实是个挺漂亮的女人,难怪当时拍卖的时候那么的热烈。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没有人回答,那个女人就垂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慕容卿倒也不太在意,她微微笑着,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将你卖掉,也不是要买了你来做婢女。我只是觉着跟你非常的有缘,所以才买下你。这样,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来告诉我。”

    那个女人突然就抬头看着慕容卿,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你能送我回家吗?”

    慕容卿一怔,“回家?你的家在哪里?”

    “水之国。”那个女人急切的道。“求求你了,送我回家吧,只要你能够将我送回去,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慕容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能给我什么报答?”

    “很多很多,不管你们要什么我都能够给你们。”

    “哦?这么大的口气?”慕容卿挑眉,“我为何要相信你的话?”

    那个女人皱起了眉头,半响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没有办法让你相信我的话,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慕容卿静静的看了她半响,轻轻点头,“好,我可以送你回去,但却不是现在。近来事情很多,等我抽开身便处理你的事情。现在你暂且住在这里,你可愿意?”

    “我愿意。”她忙不迭的答应,“你能够愿意送我回去,我已经很感激了,又怎么可能有诸多要求。”

    “好,那便暂且定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米。”

    慕容卿微微一笑,转头吩咐红叶,“挑个人给阿米使唤,记得吩咐她用点心。”

    “是,侧妃。”红叶笑着答应。

    “阿米,那你就先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就跟红叶说。”

    “好。”阿米轻笑着点头,微微躬身行礼,这才随着红叶走出去。

    望着她的背影,慕容卿露出了一抹小狐狸般的笑容,这个女人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好处呢?不知为何,她隐隐的居然有了一些期待。

    之后的两天一直都很正常,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慕容卿心里有一些犯嘀咕,这种等着事情发生的感觉着实不是太好。正在她打算做一些什么气气那些人的时候,慕容卿所预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天晚上,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云压的很低,仿佛马上就要下雨一样。

    早早的,慕容卿便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她在看关于南山的地图,现在夏侯奕已经赶过去了,她就想多关注一些那方面的情况。而就在她垂头看着地图的时候,耳边突然就响起了一道咔嚓的声响。

    慕容卿奇怪地看了看自己身下的椅子,没有事,她又看了看自己四周,好像也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心里却隐隐的有一种不安。她想了想,马上喊了红叶进来。

    “侧妃,有什么吩咐吗?”红叶跑进来问道。

    “没事,只是刚刚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声音,所以想叫你进来查看查看。”慕容卿解释着。

    “古怪的声音?那是什么?难道是帐篷哪里出现了问题吗?”红叶有些不安的开始四处查看。她一边检查一边道:“侧妃,不如您先到叶老先生那边去坐一会儿可好?待奴婢检查了这里之后再接您回来。”

    没等慕容卿说话,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炸雷声,接着,那噼里啪啦的下雨声便随即响起来!

    “下雨了?”慕容卿和上了手中的地图,静静的看着那撩起来的窗户。

    突然,一道亮光闪现。慕容卿下意识的侧过身子。

    “什么人?”暗卫冲过去挡住了来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四面八方突然闯进来了一些人,他们全都是黑色紧身衣,脸上蒙着黑色布巾。

    领头的是一个头上扎着红色包巾的人,他阴冷的笑着,道:“慕容卿,没想到我们竟然会来到这里吧?”

    “你们是什么人?”慕容卿抱着肚子沉声问道。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蠢!”那人不屑的笑,“你的男人已经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怎么,还不知道我是谁?哈哈哈,现在我们就要杀了你,我们要让那个该死的家伙后悔。哼,敢暗杀我们的老大,那我们就杀他的女人。”

    “你们是无双城的人?”慕容卿冷冷的看着他们。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我到是不认为你们是那伙土匪,或者你们给我一点证据瞧瞧?”慕容卿一脸的怀疑。

    “哈哈哈……”领头的人大笑出声,这件事倒是奇了,“难道还有人想要冒充土匪不成?”

    慕容卿的视线自那些人的脸上一扫而过,淡淡道:“那可说不定。”

    “慕容卿,不要再费嘴皮子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大家给我上。”男人一只手猛然一挥,当即,那十多个人便冲着慕容卿冲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20多暗卫却是从各个地方钻出来,直接迎了上去。以二对一,他们占据了完全的优势。

    “不要打死了,我还需要留下他们打听一些事情呢。”慕容卿淡淡的吩咐,说完,她就再度打开地图,继续看着,仿佛周围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事。

    那份淡定折煞了在场很多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

    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有几个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做到如此淡定的?

    没过多久,二十多个暗卫便将那些人全部拿下,一个个捆绑起来,丢在了慕容卿的身前。这时,叶霸天与药王一起冲了进来,“卿儿,你没有事吧?”两人急切的喊。

    “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慕容卿摸着肚子笑了一下,“我的孩子好像很喜欢这些热闹的场面。”

    叶霸天等人松口气,又被她那句话给逗笑了。“没事就好。”

    又过了会儿,夏侯杰才带着人冲进来,“卿儿,你没事吧?”

    “如果有事,你现在赶过来还能来得及吗?”叶霸天没好气的道,“马后炮。”

    夏侯杰异常的委屈,关他什么事,之前他被慕容卿安排去做其他事情了,能够这么快赶过来已经算很了不起了。

    不多会儿,慕容燕回跟钱猛两人也一道赶了过来。接着,其他将军也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等到所有人到齐了之后,慕容卿用眼神一个一个扫过去,“你们来的可真是及时呀。”

    事情发生了老半天,他们才一个个赶过来,摆明了就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慕容侧妃,还请你不要误会,当时我正在几位将军在开会,距离有些远,所以才来迟了。”钱猛忙解释道。

    “是吗?”慕容卿淡淡的笑,“既然这样,就劳烦诸位将军替我问一下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是,慕容侧妃。”钱猛满口答应,当即就走到那些人身前怒声喝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来去杀慕容侧妃?”

    领头的人,一声怒哼:“就允许你们的派人去暗杀我们的老大,难道就不允许我们来你们的慕容侧妃?”

    “你们是无双城的人?”钱猛格外大诧异,“你们是如何上来的?”他显然并不是太相信那个领头人的话。

    领头人就冷笑,“不要以为你们的安排有多么严密,后山那里就没有人把守,我们都是攀岩上来。”

    “该死的,我怎么把那个地方给忘记了?”钱猛重重的拍打了自己的头一下。而后,他便回头对慕容卿道:“慕容侧妃,这些人是从无双城来的,想来是为了报复殿下。”

    “是吗?原来钱将军你平时就是这样审问犯人的吗?仅仅只是凭借他们的一句话就确定了他们的来历?难道你就从没有怀疑过他们是在说谎?”

    钱猛微微诧异,不解道:“慕容侧妃,还请您明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人会假冒无双城的人吗?”他摇头,神态异常的坚定,“慕容侧妃,绝对不会有这种事的。”

    “是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很多人开始附和。

    钱猛一脸恭敬的神色,道:“慕容侧妃,眼下的情况如此混乱,您在这里非常危险,还是让属下派人护送您回去,这里的事情就暂时交给我们来处理好了,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配合殿下将那伙土匪全部绳之于法。”

    “你们想让我走?”慕容卿冷笑道。

    慕容燕回突然向前一步,轻声说道:“慕容侧妃,我们并非是想要赶你走,只是眼下的情况异常混乱,这些人能上山一次就能上山第二次。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够如此顺利将人抓住,万一对您造成什么伤害那可是我们承担不起的责任。”

    “所以呢?”慕容卿神态放松的问道。

    慕容燕回的神态更加的恭敬,他沉声说道:“慕容侧妃,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还是先下山为好。”

    慕容卿淡笑着靠向了身后的椅背,接过红叶递来的热茶喝了一口,舒坦的吐口气,才道:“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只不过,我离开之后,这里的事情应该交给谁来处理呢?”

    慕容燕回诚恳的道:“虽然应该是有得者居之,但是最后还是要听从慕容侧妃您的吩咐,毕竟兵符可是在您的手里。但是,从大局着想,最好还是应该交给钱将军来处理比较好。”

    很多人听见了慕容燕回的话都开始点头,显然都非常的赞同他的话。

    慕容卿的是视线在其他的几位将军脸上一一扫过,她淡淡问道:“你们也是这样想吗?”

    “是。”在场很多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着。

    慕容卿冷笑,“你们也一样的认为这些人是无双城所派来的杀手?”

    众人虽然对她这样问还是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异口同声的答应了一声。

    “慕容侧妃,这可是明摆着的事情,哪里还会有假?”钱猛劝道。“慕容侧妃,咱们可都是为了您的生命安全着想。您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孩子,这万一在这里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咱们可是担待不起啊,殿下回来怪责,我们难辞其咎啊。”

    “哼!”慕容卿一记冷哼,“如果他们并不是无双城所派来的杀手呢?”

    嘭!

    慕容卿重重的将杯子磕到了桌子上,“钱猛,你们好大的狗胆,为了赶我走,竟然想出了这样的下作点子?如果伤害到我跟孩子,你们能承担的起责任吗?谋杀皇家子嗣,那可是要灭九族的大罪。”

    噗通,噗通,接连几声闷响。

    很多人跪倒在地,齐声喊着冤枉。“慕容侧妃,这件事可与我们无关。”这些人不过是一些小头目罢了,哪里能说的上话,他们完全只是听从上面的吩咐行事。

    慕容卿看了他们一眼,却是没有言语,还是转过头看向钱猛,道:“钱将军,你现在还是坚持认为他们是无双城所派来的杀手吗?”

    钱猛有些不高兴的道:“慕容侧妃,我想应该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是土匪吧?所以我可以确定他们应该就是那个无双城派来的人。”

    “证据呢?”慕容卿反问。

    钱猛笑道:“慕容侧妃,据属下所知,无双城的人都会在手臂上有一个刺青。所以只需要看一看他们的手臂上是否存在那个刺青就可以借此来判断他们的身份。”

    慕容卿点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便看看吧。”

    钱猛也不啰嗦,直接就上前扒开了那些人的衣服,“慕容侧妃,您看,这里真的有刺青。”

    看着他那一脸欣喜的表情,慕容卿却是没有露出丝毫笑意。她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冲着身后的红叶挥挥手。

    红叶恭敬的点点头,而后便走了出去。不多会儿,在众人那诧异的注视下,她拉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此时,钱猛已经将那些人的衣服都给扒开了,露出了右臂。他指着那些人右臂上的刺青道:“慕容侧妃,您请看,他们的手臂上确实都有刺青。如此可见,他们应该便是无双城的人。”

    慕容卿却是并未接话,只是转头对身后的药王道:“药爷爷,劳烦你跟那位军医过去查看一下他们手臂上的刺青,看看是否是近期才刺上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