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31 皇上太好心中不安

031 皇上太好心中不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医武兵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巴不得皇上能够快一些跟自己说南山的事情,一听皇上说完,当即就凑过去认真地看着,自从知道夏侯奕去南山以后,她便将这幅地图找出来看了。

    之前还是大范围的看,但却并未着眼于某一个下地方。但是现在,皇上给出了一个范围,她便发现,事情或许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她认真的看着南山附近的地图,细想了一番才道:“这里确实像三皇兄所说的是一个天然的屏障,挡住了我们西南面水之国!”

    皇上没有作声,慕容卿现在所说的跟夏侯杰所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打断慕容卿的话,那是因为他看到慕容卿好似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果然,慕容卿又道:“我曾经在一个传记中看到过一则故事,据说,水之国之前曾经攻打过我们天昊国。多亏了这一道天然屏障,使得他们无法轻易通过。而如果他们想要进入到天昊国的腹地,那么,他们就必须要绕远路,战线拉的太长,他们根本无法维持,所以,攻打才被取消。”

    “还有呢?”皇上颇感兴趣地问道。

    慕容卿诧异了下,倒是没想到皇上居然会对这件事有兴趣,她想了一下才道:“根据记载,当时的水之国异常强大,他们攻占了周围很多个小国,对于我们天昊国也是志在必得。如果不是有这一座山作为天然屏障,他们早已经攻占了我们天昊国。”

    “这个我倒是也曾听闻过。”夏侯杰附和,“不过,这都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水之国国力虽然强盛,但是我们天昊国也不差,他们想要攻占我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他们想要攻入我们天昊国的府邸就需要绕路,战线急剧拉长,就算是他们水之国也支撑不了。”

    皇上却是根本就不去管夏侯杰,只是回头看着慕容卿,再度感兴趣的催促道:“慕容卿,你说说,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夏侯杰愣住,有些不敢相信。皇上为什么会不听自己的意见,倒是总要听慕容卿说。难道在皇上的心里,自己还比不过一个女人?

    他不是说慕容卿比不过自己,只是,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皇上不是应该更看重自己这个三皇子吗?

    夏侯杰有些不敢相信,犹豫了一下,他就又问道:“父皇,这种事,我都仅仅知道这么点,你这样问她,那不是找她的麻烦?”

    “朕没有问你话,你给我闭嘴。”被夏侯杰打断了话,皇上颇为不高兴,当即就头也不回的怒吼了一句。

    可怜夏侯杰,完全是傻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皇上这次出现很多地方都表现的那么奇怪?尤其是在对待慕容卿的态度上,更是古怪的厉害。

    仿佛看出夏侯杰并不打算就这样算了,皇上再度一记冷光扫过去。“你给朕老实点闭嘴。”

    夏侯杰沉默了半响,这才扭过头去。不管怎么说吧,反正自己在旁边看着,绝对不会让慕容卿出事,被皇上收拾就是了。

    皇上这才觉着满意了,回头冲着慕容卿微微的笑着,道:“好了,现在没有人会打断你了,说吧,关于这件事,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慕容卿倒是没有矫情,直接回答道:“据我所看到的那本传记上的记载,水之国的国主对于无法攻占天昊国异常的不满,当时曾经发下宏愿,一定要在这座山上打下一个通道,好让水之国可以轻易的通过这座天然屏障,进而前来攻占我们天昊国。”

    听到这里,夏侯杰忍不住的想要开口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国主还真的是敢想。南山方圆百里,很跨千里,想要在南山上打出一条通道来,岂会是简单的事情?

    “还有呢,你继续说。”皇上的表情越加的古怪,看着慕容卿笑眯眯的,一副很是满意的表情。

    慕容卿微微一笑,“那位国主想的倒是很好,一旦将南山打通,想要进攻天昊国就会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只不过,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历时几十年也没有成功,到如今,想来他们早已经放弃想要开通这座山了。”

    皇上的手指在地图上轻轻的点着,好似有些想不通。“慕容卿,你这样说,是否有些地方不太对?南山虽然幅员辽阔,但是,最宽处也不过就是才千米。只要够恒心,经过百年的时间应该就能够达成愿望了吧?更别提,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可是已经过去了几百年的时间。慕容卿,难道你以为经过了几百年的时间,那座山还是无法被穿通?”

    “是。”慕容卿回答的异常干脆。

    “那是为何?”夏侯杰也有些不明白了。“父皇说的极为有道理,按照情况来说,甚至根本就不用百年的时间就能够做到。”

    “你说的那是普通的山。”慕容卿道。

    夏侯杰一怔,诧异道:“难不成那座南山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山?”

    慕容卿点点头,道:“三皇兄,你说的没错。南山并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因为南山的岩石是一种很奇怪的岩石,比普通的岩石要硬上很多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好费了一年的时间才开凿了不到一米。”

    顿了顿,她才又道:“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他们真正想要放弃的原因。”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听到这里,就算是皇上也有些诧异了。

    慕容卿摸上上了自己的肚子,微笑道:“近些日子,因为怀孕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无聊的很,我便让殿下找了很多游记或者话本小说来看,我刚刚说的那些就是从一本传记小说中所看到的。”

    皇上摇摇头,“没想到你却是歪打正着了。”

    慕容卿大惊,忙道:“皇上,难道那些人并没有放弃,这么多年来依然在打着这个主意吗?”

    “你说的没错,多年前,朕微服出巡的时候也是巧合看到了一本传记,这才知道了这件事。当时朕并不是太相信这件事,只是以为那是传说罢了。不过因为好奇,朕还是到南山的附近去看了几眼,谁知却正是因为这样,才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慕容卿跟夏侯杰对望了一眼,同时朝着前面倾了倾身子,皇上口中所谓的大秘密,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皇上冷笑,道:“原来那本传记中所记载的并不是传奇,而是真的。水之国的人一直都没有放弃攻打天昊国的野心。当时我们抓到了一个逃跑的民夫。那个人便是被抓去替水之国开凿山洞的人。经过对那个人的审问,我们判定,水之国想要打通的通道出口便在南山上。因为当时并不确定他们开通了多长的距离?所以朕只能下令在南山上面建立一座皇家别院,并且,朕还派人在上面守着,一旦发现任何情况,便会及时来报。到时我们只要来一个瓮中捉鳖,便能让他们有来无回。”

    慕容卿跟夏侯杰两人再度对望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他们都没有想到一个传说,竟然是真的。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传说竟然还有后续的故事。

    如果皇上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天昊国只怕是会有麻烦了。

    水之国距离天昊国非常的近,两国的国力非常的相当。如果水之国想要攻打天昊国,说不定真的能够成功。而且,也万幸皇上一早就知道了这个大秘密。否则,等水之国的人长驱直入来到天昊国的府邸,那么就真的危险了。

    突然,慕容卿想到了一件事,她转头,不解的问道:“皇上,既然如此,为何您会说南山那里有危险?”如果事情真的像皇上所说的那样,南山那边就是有他安排的人在。在这种情况下,夏侯奕还怎么会有危险。

    皇上沉声道:“据朕的猜测,那里应该埋伏有水之国的人。他们的目的便是要与打山洞的人来个里应外合。并且,皇家别院里面是否有水之国的人渗透了进去,那也不好说。”

    “那殿下岂不是危险了?”慕容卿急道。

    “朕木相信小九。”皇上道。

    慕容卿一听就不高兴的在心中腹诽着,你相信他有什么用,真正经历危险的人又不是你。

    皇上嘴巴上说的可真是好听,一句相信就能够让夏侯奕去冒险。如果不是因为夏侯奕本来就打算接受江山,所以才去查探,慕容卿一定会想尽任何办法去阻止他。

    皇上那么多皇子,如今皇上还没有丝毫要退位的意思。想要表现自己可以有很多种办法,但却没有任何的必要是冒险得来,而且还是那种有可能会死亡的危险。

    可是如今……慕容卿却也只能是无奈的在心中叹息几声。眼下已经不是皇上吩咐的了,那是夏侯奕自己主动想要去处理。他清晰地感受到这件事的不对劲,所以,他才会主动去处理。

    不得不说,夏侯奕是一个触觉灵敏的人,基于各种蛛丝马迹就能够猜得到其中的问题症结所在。只是不知,他在那边是否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眼下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两个国家的事情。慕容卿不希望夏侯奕去冒险,她只能在心里期盼他能够早些回来。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夏侯杰才问道:“父皇,那你此来目的是什么呢?”

    皇上便道:“朕接到了小九的奏报,上面说起这件事可能会与南山有关。朕当时就知道情况不太妙,你们对于这边的情况都不甚了解。如果传信,朕又担心会被人劫走。没办法之下,朕才亲自赶了过来。”

    夏侯杰沉默了半响才道:“既然这样,那么,父皇,现如今的情况应该如何处置才好?”

    说完,他自己就拧起来眉头。如今事情可不是皇上现身就能够解决的了。事情远比他们所想象的要复杂许多,居然牵扯上了水之国,谁知道水之国在这件事当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说不定,水之国就等着他们出动,而后就引领他们跳入早已经挖好的陷阱。

    想到这里,夏侯杰就拧起眉头来,“父皇,现在那边的情况并不是很明了。所以,暂时我们按兵不动才是最后的办法。如果能够抓一些无双城的人,或许能够从中得到一些消息。我觉着,还是先查探清楚消息再确定如何行动比较好。”

    “我同意三皇兄的说法。”慕容卿沉声说道:“眼下我们只有十万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之前我们就从侧面打探过,无双城中的那些人并不是普通土匪,能力非常的强大,有些甚至比普通士兵还要厉害。”

    “这怎么可能?”皇上不解道。“土匪就是土匪,再怎么厉害那也是土匪,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还真的以为能够登上大雅之堂?”

    慕容卿道:“皇上,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么我们很容易就会败落。”

    “怎么?你们是否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皇上还是不太相信。

    慕容卿不紧不慢的回答道:“皇上,当时我们都觉着很诧异,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现在,我们就明白了,那些人很有可能就是水之国的士兵。不知道从什么途径跑到这里,等到汇集了十万人众之后才动手。”

    皇上这才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看来,朕之前所做的安排倒是要派上用场了。”

    “父皇,你做了什么安排?”夏侯杰好奇的问。

    “朕已经将左卫军也调拨来了,到时候,左右卫军合一,前后夹攻,必定可以很顺利的将那无双城拿下来。”

    夏侯杰这才算放心,原来皇上已然将左卫军也调拨了过来。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纵然那十万人就是水之国的人又如何,也不过就是十万人。可是,左右卫军加在一起却是足足有二十万人。只要对上,那么,左右卫军就绝对可以出于一种不败的境地,想要收复无双城,那更是容易。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们都先休息吧,有什么等到明天再说。”皇上吩咐着。

    慕容卿跟夏侯杰两人恭敬的答应,一起送走了皇上,这才回到室内坐定。

    慕容卿是依然觉着脑子里轰轰轰的响,一片混乱。夏侯杰虽然比她冷静了一些,但也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一个传说竟然变成了现实,就好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两人默默不语,好久之后,慕容卿才突然道:“三皇兄,我在想,慕容燕回应该在这件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之前因为他是无双城的军师,我就猜测,他的身份定然不同一般。所以我就想,他应该知道水之国的事情才对。但想要从那个家伙的嘴里探听消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慕容卿有些发愁,像陈老的那些手段,对付慕容青那样并没有吃过太多苦的人或许会有用。但是,对于慕容燕回这样的人,应该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如此,他们想要从慕容燕回的口中得到什么消息,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个我明白。”夏侯杰想了一下道:“或者就让陈老试试,我们只是主观猜测,并不算属实。”

    慕容卿却是摇摇头,“我并没有打算用这种手段。”

    “为何?”夏侯杰有着不同的看法,“或许在你看来,陈老可能帮不到什么忙。但是,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是否能够行得通。”

    “三皇兄,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慕容燕回,所以你想要试一试。直觉告诉我,这样做行不通。”

    夏侯杰无语了,又是这句话,每次她只要说到直觉这个词,他就完全没话说了,谁让她的直觉是经过事实验证的。

    慕容卿看了他一眼才道:“事实上,皇上的到来不只是让他们两个人诧异,其他人也更加的诧异。而且这绝对不在慕容燕回的计划之内。皇上一来,大战必定会很快打起。这对于慕容燕回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如果他想要改变现状,那他必定会抓紧一切时间来给自己找一条后路。依着我的猜测,他应该很快就会找到我。”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夏侯杰不高兴了,“按照道理来说,我比你的权利还要大,不是吗?”

    慕容卿失笑,道:“三皇兄,你连这个也要跟我争吗?”

    夏侯杰也是一笑,“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红叶突然在帐篷外面道:“侧妃,慕容燕回想要见您,说是有要事要与你商量。”

    “混帐东西。”夏侯杰不高兴的骂了一句,“真不是个东西。”他刚刚才与慕容卿谈起这件事,慕容燕回就出现了,这样他的脸往哪里搁。

    慕容卿笑着提高音量对红叶说:“我并不想见人。”如今着急的是他慕容燕回不是她。正好,她倒是要看看这慕容燕回到底能急到什么地步?

    正想着,红叶的声音便再度响起,“侧妃,慕容燕回说了,如果您不见他一定会后悔,他是有关于殿下生死。”

    慕容卿黑了脸,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

    “别听他的,不过是想要见你罢了。”夏侯杰安慰道:

    “还是见见吧,我有一个感觉,或许他说的是真的?”

    “你还是直接说你担心夏侯奕那小子算了。”夏侯杰不高兴的道。

    “我也只是想要弄清楚那伙人的真正目的。”慕容卿解释了一声,也不等夏侯杰说什么,直接便吩咐红叶将人带进来。

    慕容燕回一进来,夏侯杰当即就不高兴的道:“慕容燕回,你最好说出个道道来,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慕容燕回淡淡笑着说道:“三殿下,还请你不要这么大声。”他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眉角,“您不是太了解我的性格,受不了刺激。一旦提过害怕,很多本来记住的东西都就会被忘记。”

    夏侯杰冷笑一声,完全没想到慕容燕回竟然还敢跟自己对着来。“既然如此,那我便做一些事情让你永远不会忘记,如何?”

    慕容燕回再度微微摇头,道:“三殿下,您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人,我最怕的就是别人威胁,一旦受到威胁,情绪就会不正常。而后,人的思绪更加不正常,甚至连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都会被忘记。”

    看着慕容燕回回答的是那样的干脆,显然是根本就不将夏侯杰给放在心里。

    感觉到他们有一只杠下去的迹象,慕容卿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好了。”她看向慕容燕回,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向来不喜欢绕弯子。当然,如果你想要绕弯子,那么我就不奉陪了。”

    慕容燕回笑了一笑,“还是慕容侧妃您够爽快,够直接。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绕弯子了。我知道一个大秘密,关于九殿下的生命安全。”

    慕容卿那拢在袖子里的手,猛然握成了拳头,心里有一团火在膨胀着,她知道,夏侯奕如果出事一定跟眼前的这个人托不了干系。

    根据这几天与慕容燕回交手的情况来判断,眼前这个人,不吃软也不吃硬,是一个极其难缠的人物。跟他交手就是一定要够冷静,千万不能慌乱,否则,你的思绪就容易被他带偏,陷入他早已经设下的圈套之中。

    慕容卿暗自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在思量一个问题,慕容燕回说他知道夏侯奕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如果只是根据从他们这边传出去的消息而得知的那些情况,她根本就没有必要跟他做交易。

    夏侯奕离开去南山的事情,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尤其是当皇上来了之后,更加容易将消息泄露出去。以慕容燕回的能耐,想要从中打探消息,那简直就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慕容卿便道:“我如何得知你所说的是真实的?”

    慕容燕回一副无赖样子的笑着道:“这一点我可是没有办法做出保障,只能慕容侧妃你自己想是否应该要相信我。你自己来判断,我是否值得你相信。而且,还要看九殿下在你的心里是否有那么重要。”

    慕容卿冷冷的看着他,这个男人真的很聪明,他几乎就是已经吃定自己了。他很清楚夏侯奕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哪怕这个消息就是假的,她也一定会去弄清楚。

    “慕容燕回,说说你的要求吧!”慕容卿道,他绝对不会轻易的将这个秘密告诉自己,此来,他一定有了自己的目的。

    果然慕容燕回大声的笑出来,“慕容侧妃果真是我所遇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

    “这一点就不劳烦你夸奖啦,可以开始了吗?”慕容卿不耐的问道。

    “好。”慕容燕回爽快的答应着。顿了顿,他才又道:“我说知道的那个秘密倒是不妨先告诉慕容侧妃你。”他一副根本就不担心慕容卿会不讲信用的模样。

    他微微笑着,道:“我知道九殿下已经被人抓住了。”

    “那不可能。”慕容卿断然否定。昨天才刚刚去了南山那边,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人抓住。而且,夏侯奕身边带着不少人,想要抓到他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纵然真的被抓住了,消息也不可能如此快就传回来。

    当然,或许也是因为慕容卿对夏侯奕太过信任,下意识的就否定了这件事的真正可行性。

    她知道慕容燕回是想要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进而让自己着急。如此就能够让慕容卿更加容易去满足他的愿望。

    “慕容燕回,你认为我跟你谁更了解殿下?”

    “那自然是慕容侧妃你了。”慕容燕回爽快的答应着。“您跟九殿下是夫妻,要说起最了解九殿下的人,那自然是非你莫属。不过,慕容侧妃你想过没有,这件事可并非是说你了解他能够确定一切的。事实就是事实,我说的没有假。”

    “是吗?”慕容卿淡淡的看着他,心里却在想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慕容侧妃你可以怀疑,这是你的权力。”慕容燕回倒是一点也不着急。他笑了一笑,又道:“如果你不相信,不妨多等两日看看,说不定就有消息传回来。”

    顿了顿,他又道:“我还知道九殿下将会被人带到什么地方去。当然,慕容侧妃,如果你想要知道这一点,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为了不让你怀疑我所说话的真实性,慕容侧妃,不妨等到消息传回来之后,你再做考虑如何?”

    慕容卿打断了他的话,“慕容燕回,只要这个消息是真实的,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跟你做交易。所以,你现在不妨将你的目的告诉我,反正也是早晚都会说的事情。你不妨先说出来,如此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好吗?”

    慕容燕回哈哈大笑,“慕容侧妃,还是你够爽快。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浪时间了。事实上,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顺利的,没有任何危险的离开。”

    放慕容燕回离开这里,这是慕容卿太愿意的事情,但是如果他所说的消息确实属实,那么纵然心里再如何的不愿,她也还是会放他走。

    因为对于慕容卿来说,夏侯奕的生命安全,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想了想,慕容卿便点点头,道:“好。”

    慕容燕回得意的笑起来,“我的要求就只是这样简单,只有这一个。那么,接下来就请慕容侧妃你静等消息好了。一旦你能够确定我的消息是否属实,那么,我就会告诉你九殿下在什么地方,以此来换取我自己离开的机会。”

    “好,你先退下吧。”慕容卿轻轻的挥手。

    待得慕容燕回被带走之后,夏侯杰才道:“卿儿,你真的相信他说的话?”

    “我相信。”慕容卿回答。

    “为什么?”夏侯杰不太理解,“你真的就那么相信他说的话,我到是认为他很有可能是借此机会来故意混淆视听的。他的目的便是要从这里安全的退离。”

    “他是要安全的从这里退走。”慕容卿笑了一下,“但是却不像你所说的那样,相反,他刚刚所说的那个消息才是他的真正退路。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与这一次水之国的事情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虽然无法确定他的真正身份,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整件事中的关键所在。”

    “女人的直觉吗?”夏侯杰微微一笑,这样的说法,或许以前他会不相信。但是,自从跟慕容卿接触以来,很多时候她都会用这一句来做肯定。

    结果就是,每一次的事实证明,她所说的都是真的。如此,时间长了,夏侯杰也就越来越信任慕容卿所谓的女人直觉了。

    当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慕容卿所谓的女人直觉,很多时候都是源于她对前世的了解。

    “三皇兄,还要劳烦你安排暗卫跟着慕容燕回,或许可以经由他找到一些大人物。”

    “好,那我现在就去安排。”夏侯杰冲着慕容卿点点头,而后便大步迈出。

    站在慕容卿背后的红叶,不禁有些紧张的问道:“侧妃,殿下是否真的出了事呢?我们是否应该派人去南山那边查探一下?”

    “不用,那样只会打草惊蛇。先按兵不动,且看是否会有消息传回来。再说,毕竟我们现在也不可以肯定慕容燕回所说的是否是真的。”

    慕容卿垂下眸子,掩住了眸子里的一切情绪。皇上在南山那边也有自己的人,如果有消息,很快就能够传回来。

    而如今最重要的却是,可以经由这件事来确定慕容燕回的真正身份。如果消息是真的,那么便可以肯定慕容燕回在这件事当中处于绝对的掌控地位,他的身份又可以往上估量一些。

    而如果消息是假的,那么也就只能说慕容燕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算计高手。

    但不管是哪一种,对于她将来打败慕容燕回都是一件有好处的事情。

    而听了慕容卿的解释,红叶这才放松了一些。她便反过来劝慰道:“侧妃,那你也不要多想,奴婢其实也觉着殿下应该不会那么轻易被人捉到。”

    “我知道。”慕容卿点点头。

    “侧妃,已经很晚了,那你还是先休息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先要保护好自己的身子。小殿下也需要您的保护。”

    “好。”慕容卿笑着答应。“你说的对,天色很晚了,我是该休息了。”说着,她便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更衣休息。但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日,因为昨天的事情,慕容卿起的有些晚了。

    坐起身,慕容卿叫了红叶进来替自己更衣。

    红叶一进门,慕容卿便瞧见了她脸上的古怪神色,她不由得笑着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红叶尴尬的挠挠头,犹豫了一下才道:“侧妃,皇上等人全都没有用膳,他们……他们说要等侧妃你一道用膳。”

    “竟然有这种事?”慕容卿讶异了。“难道皇上也是如此?”

    红叶的脸色更加的古怪,“可不就是皇上吩咐的,奴婢当时听见就被吓了一跳。本想来叫起慕容侧妃你,但是,皇上却说你累了就让你多睡会儿,什么时候醒了就什么时候起身。”

    慕容卿的脸色也不禁开始变得古怪了,想了一下,她才出声问道:“红叶,你确定刚刚说的是真的,而不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

    红叶急忙重重的点头,借以表达自己真的没有说谎。“侧妃,奴婢哪里敢在这件事上开玩笑?奴婢说的都是真的,侧妃,还请你相信。”

    皇上竟然会等自己吃饭,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慕容卿实在是觉着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而且,这都到了什么时辰,他们竟然还在等?

    好吧,慕容卿觉着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如果说是药王跟叶霸天等人在等着自己,那倒还说的过去,可是皇上为何也在等她?

    在红叶再三确定之后,慕容卿才勉为其难的相信这就是一个事实。皇上竟然为了等她饿着肚子,直到这个时辰都没有吃早饭。

    当即,慕容卿便不好再耽搁,急忙更衣洗漱,而后便带着红叶两个丫头,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饭厅。

    那是一个专门为皇上而搭建出来的用以吃饭的地方,赶到那里的时候,慕容卿有些迟疑,不知道皇上会如何的震怒。自己可是已经耽搁太久了,他肯定会生气。

    犹豫了一会儿,慕容卿才让人进去通报。很快,皇上身边的太监刘公公便特别亲切出来迎接她了。“慕容侧妃,您可算是来了。皇上为了等你,已经饿了一个时辰的肚子,你还是赶紧进去吧。”

    慕容卿笑了一下,才道:“刘公公,还请您告知一声,不知皇上是否正处于震怒之中?”不管如何,总是要先做好一个心理准备嘛。

    “奴才可是不敢妄加揣测皇上的心思,不过,据奴才所观察,皇上好似没有太过生气的意思。”

    慕容卿觉着奇怪,都已经这样了,竟然还不生气,也太匪夷所思了。不过,说是这样说,该进去还是要进去的,慕容卿怀着一肚子的疑惑,带着两个丫头终于踏入进去。

    一抬眼,她便看到了皇上,旁边,夏侯杰与药王等人全都在座。只是桌面上却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一道菜,慕容卿急步走上前去请安,但是身子还未俯下,皇上便已经摆了摆手,阻止她道:“你的身子不便,从今天开始这些虚礼便都免了吧。还有,你刚刚走的那么急做什么?”

    说着,皇上就有些不太满意的看着红叶两个丫头,“你们平时就是这样照顾你的主子吗?不知道她这样走的急了容易会出事?也不知道看着点儿,她要是出事了,你们是万死难辞其咎。”

    红叶两个丫头心里那叫一个委屈,这种事情,她们哪里能够管得了。还不是慕容卿说什么就是什么,更何况,她这是上前行礼,难道她们也拦着不成?

    只怕真的拦着了,皇上会更加生气。

    “她们没有错,我上前行礼而已,她们怎么管?”慕容卿不是太高兴的反驳,完全没将皇上的身份给放在心上。

    在场的人,反应各异。叶霸天是觉着满意,自己的外孙女儿就是不同,瞧瞧她这个胆量,换做是旁人,有几个敢这样跟皇上说话?

    至于夏侯杰等人,那就是震惊了。好吧,这女人的胆子也真的是太大了,难道她就不怕皇上会动怒?

    “好了,既然这样,那就暂且饶了她们这一次吧。如果下次还是无法妥善的照顾你,回头朕就从宫里给你送几个能做事的嬷嬷过去。”

    “我不喜欢。”慕容卿断然拒绝。“看到我不喜欢的人,我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到时候孩子也会有影响。”

    皇上就开始瞪眼,他岂会听不出慕容卿这是什么意思,摆明了就是在故意跟他作对。他也是好意,红叶两个丫头年纪小,哪里懂得怎么照顾一个孕妇。他从宫里调拨几个嬷嬷过去,不也是想要能够更好的照顾她吗?

    听听她说的那叫什么话,不喜欢,你都没有见到人,怎么就知道自己会不喜欢?

    “这件事回头再说。”皇上气哼哼的摆摆手,才又道:“你也应该饿了,快些坐下吃东西。”

    众人傻眼了,皇上竟然如此好说话?就算是慕容卿,她的心中也是讶异非常。刚刚,她确实就是要故意激怒皇上,好从侧面去弄清楚皇上到底对自己打着什么主意。

    他对自己,不对,准确来说,他是对自己的孩子太好了。你要说他一点古怪都没有,谁会相信?慕容卿才是那个最紧张的人,谁知道皇上这个老狐狸是在打什么主意。

    万一真的跟自己所猜测的一样,想要夺走自己的孩子,那就麻烦了。

    不是说一定反抗不了,只是麻烦的很。到时候不知道又会生出怎样的事端来。

    只是眼下皇上并未显露出自己的想法,慕容卿也不好直接询问出声。她看了皇上一眼后,心中有些不自在的坐下来。皇上对自己的态度,自从知道自己怀有双胞胎之后就发生了变化。如今,他对自己好的已经到了离谱的地步。

    慕容卿不禁在想,皇上在意的应该是双胞胎。还记得当时皇上听闻自己有了双胞胎的时候,异常的惊喜。后来,他几次询问是否是真的。

    所以,皇上看中的是双胞胎这件事。只不过,慕容卿有些想不太明白,双胞胎跟普通的孩子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一次性生两个,一次性生一个罢了。

    但是,不管自己如何的猜测,只要皇上一天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想法,那么她的任何猜测都无法确认属实。

    所以,慕容卿倒也没有想的太多。

    在慕容卿坐下来没多会儿,很快便有人送上了吃食。当摆满了整个一圆桌的菜之后,慕容卿才有些诧异,这个皇上也太会摆谱了吧,这里可是军营,居然还如此的浪费。

    这么一桌子的菜,也不知道那个火头兵是如何绞尽脑汁才做出来的。

    皇上扫了桌子一眼,见自己所点的菜都有后,这才颇为满意的道:“慕容卿,这些菜是朕特别让人连夜下山找了最出名的厨子做给你吃的。军营里的饭食怎么能有营养,你这个女人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来,先尝尝看,是不是合你的口味。如果不好,朕就让人去大一点的地方找更好的厨子来。”

    众人一听这话就开始傻眼了,什么意思,感情皇上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并非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慕容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