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52 天机现逆天改命

052 天机现逆天改命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震惊,有些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他拧着眉头看着药王,半响后,试探的问道:“药王老先生,你是否说的太严重了?”

    “没有。”药王说的极为认真。

    皇上只觉着心都开始颤抖,他头一回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紧张,害怕。“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不,他不相信,既然上天已经注定了给慕容卿这样一个机会,为什么现在又要夺走?

    “药王老先生,还请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药王沉重的点头,“我一定会尽力,但是最终会如何,我不敢肯定。”

    众人脸色更加难看,尤其是老夫人,直接就哭了出来。而这个时候,红叶正好领着几个丫头往外端出了一盆盆的红色血水。

    那些刺目的红色血水看在众人的眼中,只觉着头皮发麻,仿佛觉着马上就要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要从自己身边溜走了。

    夏侯杰无力的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他不敢去看,因为每看一次,心就会痛一次。他承受不住失去慕容卿的痛楚,虽然不能跟她在一起,但是,能够这样经常看看她,与她一起说说话,这已然足够。

    他想象不到,如果自己真的失去了她,自己还能够坚持下去吗?

    不,他觉着自己做不到,他会像是一个行尸走肉,再也没有心思去做任何事情。

    足足端出了三盆血水,红叶才领着几个丫头又进了内室。

    老夫人早就已经趴在椅子上哭的眼睛都肿了,大将军也是脸色难看的紧,黑沉的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天空。

    他对慕容卿是有愧疚的,虽然,他有自己的原因,并且,自己的原因绝对是足够的。可是,他对慕容卿不够好,这是事实。

    如今好容易事态有了点变化,他之后可以对慕容卿更好一些了。但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竟然会出了事。

    他仿佛想到了之前叶灵出事的时候,她也是因为难产,难道,她们母女两人要承受同样的命运?

    “不!”大将军怒吼。

    众人惊愕的看着他,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

    叶霸天直接就是一记冷眼扫过去,怒道:“你鬼叫什么?不知道现在正是卿儿紧张的时候?要是卿儿因为你的一句鬼叫而出事,看我不收拾死你。”

    大将军却是不去管叶霸天的怒吼,他慢慢朝着内室门口走过去。见状,老夫人也有些不安了,忙喊道:“将军,你做什么呢?”

    “母亲,我只是想要跟卿儿说几句话,并无其他,你们都放心吧。”大将军头也不回的道。

    众人脸色各异,就算是叶霸天,这一次也没有再阻止。

    事实上,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那种心情他也能够了解。只是因为大将军曾经害的他最爱的女儿离世,所以,他的心里才这样不喜欢大将军。

    但是,此时此刻,将心比心,他也能够理解大将军的心情。

    叶霸天无力的在一旁坐下,不再去管大将军。

    大将军直接走到了内室门口,他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了门口。

    “卿儿,我知道你可以听得见父亲说的话。现在,父亲要跟你说几句话,你仔细的听,记在心里,好吗?”

    慕容卿此时正在内室里面经历着非人一般的煎熬,她觉着自己的思绪都要被人给扯飞了,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让自己清醒过来。

    但是,就在刚刚,她突然听见了大将军的话。

    夏侯奕握着慕容卿的手,急声道:“卿儿,坚持,大将军来了,他有话要与你说,你认真的听听,好吗?”

    他用自己从未有过的温柔嗓音说着话,慕容卿听在耳中,只觉着万分感动。

    “卿儿,父亲对不起你。”

    大将军的声音清晰的传进来,那一刻,慕容卿真的震惊了。

    她没有想到大将军竟然会来,更加没想到大将军居然会跟自己说出道歉的话来。

    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滋生,说实话,大将军的这句话对她来说真的是很重要。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很想要去弄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大将军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她就不是他的孩子吗?

    她一次次的去追逐,一次次的去希望,但是,每一次都被大将军给打击的体无完肤。

    到底有多少次,她已经记不清了,只是知道,不管她做什么都好,最后大将军都给冷酷的丢给她一个背影,毫不留恋的离开。

    慕容卿非常的难过,但是,受伤次数太多,她也就变得麻木了。

    在与夏侯奕成亲之后,尤其是在大将军回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跟大将军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她知道大将军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也知道他并非是真的不喜欢自己。

    但是,她也还是没有敢心存希望,想让这个父亲像别人家的父亲疼宠女儿那样的来疼宠自己。

    可能就是因为小时候受伤太多,所以她才会如此胆小。

    谁能想到,就在今天这个时候,大将军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自己说出了道歉的话。

    一时,泪水就迷蒙了双眼。慕容卿死死的抓着夏侯奕的手,身子禁不住的开始颤抖,“殿下……他,他真的是这样说了吗?”

    “是。”夏侯奕肯定的回答。“大将军是真的在道歉,卿卿,你会原谅他吗?”

    慕容卿沉默,说实话,这个问题,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将军值得原谅吗?显然是值得的。

    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逼着自己做一个冷硬的人,逼着自己对自己的女儿耍狠,逼着自己对自己的女儿不管不顾。

    实际上,他不可能不喜欢自己。

    自己是他跟自己最爱的女人共同孕育的孩子,如今自己最爱的女人已经不在了,他自然是应该更好的保护她,疼爱她。

    但是,他没有做到这一点。不是他不想做,而是因为他不能那样去做。

    “卿儿,你母亲是因为难产去世的。在她离世后,我非常的难过,觉着正片天空都要掉落下来。可是,当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才发现,更可怕的却还在后面。”

    慕容卿心神一震,那应该就是大将军如此对待自己的真正原因了?

    “卿儿,不要问父亲到底是什么原因,父亲曾与你说过,还未到让你们知道的时候。但是,还请你相信,父亲是爱你的,像爱你母亲那样的爱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将军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些无法抑制的酸涩与哽咽。那种炙热的情感披露,将慕容卿给震的泪水横流,心里一阵阵的揪痛。

    好一会儿,大将军才能够找到自己的声音。但是,听起来,那声音还是会有一些凝重,显然,他的心情并没有彻底好起来。

    “卿儿,失去你母亲,我已经承受了剧烈的打击,如果现在失去你,我绝对无法承受。卿儿,为了我们,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要撑下去,好吗?”

    大将军的声音突然就开始变得飘忽,“卿儿,没有母亲疼爱的孩子,纵然被再多的爱所包围,也还是会终身遗憾。难道,你愿意让你的孩子被其他女人照顾?”

    为了能够激起慕容卿的求生意志,大将军竟然将矛头对准了夏侯奕。

    这让在内室的夏侯奕是既无奈又烦恼,你说你想要与自己的女儿和好,是好事,但是,你也不能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呀。

    就是在这个时候,夏侯奕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是太了解这个大将军了,他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古板,老实。

    “殿下!”慕容卿的声音开始飘忽,唇边扬着一抹淡然的笑。“我想,我还是会原谅他的。因为我不想让母亲难过,母亲如果知道了也会不开心。我是父女,我之间的血缘关系是无法抹杀的。”

    “正是。”夏侯奕点头,“大将军是有原因的,并非是真的不喜欢你。卿儿,等你好了,我们可以经常回去将军府看看他们,可好?”

    “带着孩子一起?”慕容卿眼睛一亮。

    夏侯奕重重的点头答应,“是的,带着孩子一起。”

    慕容卿瞬间开心起来,她忙答应着道:“嗯,一定……会,呃……殿下!”她猛地抓紧了他的手臂,用力拉的死紧,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指甲深陷进入夏侯奕的手背,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开始出血。

    “卿卿,坚持住。”夏侯奕厉声喊道。“如果你敢给我不听话,小心我收拾你。”

    慕容卿的思绪已经已经开始飘忽,她真的很想努力坚持住,但是,因为失血太多,再加上本来就没什么太大的力气,所以,她根本就无法支撑下去。

    对不起!她在心中道,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继续支持下去。

    “糟了。”稳婆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三个稳婆就开始一起慌乱起来。

    她们凑在一起,不安的看着夏侯奕,其声声的道:“血……大出血了。”

    “闭嘴!”夏侯奕怒吼,而后正想抓过金针替慕容卿施针的时候,药王冲了过来。

    他抓过了金针,开始快速的替慕容卿施针。

    只是,随着施针的时间越来越长,药王的脸色也就越发的难看。

    夏侯奕在一旁瞧着,心里凉了半截。慕容卿几乎就已经昏过去了,再这样下去,她们母子三人都必定会有事。

    “师父,还有什么办法?”夏侯奕沉声问道。

    这个时候,哪里还管什么禁药不禁药,只要是能够救到慕容卿,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愿意。而且,情况已经这样差了,还能够差到什么地步?

    试试就或许还能够有点机会,不试试只怕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药王无奈的摇头,止血药他也已经让人给慕容卿喝了两碗,但是完全的没有作用。再这样下去,别说是个人了,就算是头牛也会完蛋。

    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再不生出来,孩子也会出事。

    夏侯奕默然,怎么办,如今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做什么,他要怎样做才能救到慕容卿?

    那是他今生最爱的女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好,他绝对不会允许她就这样在自己面前,在他眼睁睁的注视之下出事。

    “殿下!”阮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何事?”夏侯奕冷声道。

    “殿下,府门外有一个自称是天机的人,说是想要见你一面。”

    夏侯奕浑身一震,他拧眉看了看慕容卿,而后果断的对药王道:“师父,你觉着卿卿还能够支持多久?”

    “小半个时辰都不见得。”

    “我去去就来,卿卿这里劳烦师父你了。”夏侯奕沉声说道。

    药王自然也是听到了阮宁之前的话,他认真的点头,“你放心,在你回来之前,我一定不会让她出事。”当即,他就领着人再度给慕容卿灌了一碗止血药进去。

    夏侯奕却是早就走出了内室,到了外面,几个人全都围了上来。

    “怎么回事?情况怎样?”皇上率先问道。

    夏侯奕却是理都不理他们,直接就走了出去,不多会儿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外。

    皇上有些楞然的看着夏侯奕的背影,半响才诧异的道:“这小子怎么回事?卿儿在里面生命垂危,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出去?”

    “天机是什么人?”叶霸天也是满脸不解。显然,阮宁刚刚说的话,他们都已经听见了。

    没有人可以给他们答案,因为知道天机存在的人非常的少。在场中,也就只有皇上好似想到了什么,但是,脸色却不是太好看。显然,天机在他们皇室人的心中并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

    夏侯奕是在府门口见到天机的,他就一个人长身玉立的站在府门口,宽大的袖摆随风摆动,一根竹簪子清新干净,尤其是那双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睛,与他对视,你好似瞬间就没有了自己的秘密。

    但是,站在他面前,夏侯奕却是丝毫没有那种感觉。纵然天机真的能够洞察一切又如何,他不是万能的,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

    好吧,就算他是万能的又如何,自己并不会对他有所祈求,是以,无需觉着他就是高出一切,如今,他是个人,那就是与自己平等的。

    在夏侯奕看着自己的时候,玉竹也在静静的看着他。

    这个男人的面相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好,不,或者说,他之前的面相并非如好,而是自从跟某人在一起之后,他的面相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而最让他觉着特别的是这个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并未露出丝毫紧张或者特别的情绪,仿佛,自己就是一个跟他一样的普通人。

    “如何称呼?”夏侯奕问。之前慕容卿与他提起的时候,也只是用天机来对待,但是,他很清楚,人必定是有名字的,如果用天机来称呼自己,也太高傲了。

    “玉竹。”

    “玉竹兄。”夏侯奕从善如流的道。

    玉竹也是微微一笑,拱拱手,“夏侯兄。”

    他知道自己,这一点,夏侯奕并不觉着意外,是以,他只是轻轻点头。

    “玉竹兄此次来是为了卿卿?”

    玉竹再度微微一笑,“夏侯兄果然是个聪明人,虽然不是天机,但这份洞察天机的能力却是旁人所无法比得上的。没错,我正是为了慕容侧妃而来。”

    夏侯奕心生期盼,他忍不住的就上前一步,沉声道:“玉竹兄有办法救卿卿?”

    玉竹抬头看了看天,点点头,道:“如今我们还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不知夏侯兄是否可以请我进去,坐下来聊聊?”

    夏侯奕有些意外,天机能来到这里找自己,显然是跟慕容卿有关。如今她命在旦夕,按照道理来说,玉竹应该会先想方设法的救了慕容卿才是。

    可是现在,他竟然要先与自己聊聊,难不成,想要救慕容卿,这其中还有什么阻碍不成?

    虽然心里有很多的意外,但他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就颔首,领着玉竹走了进去。

    到了慕容卿的院子,两人进入了一个偏厅。

    坐下来后,绿心亲自送上了茶点,因为,她知道天机来了,所以很想亲自去求求玉竹,希望他能够救救慕容卿。

    送上了茶点之后,绿心抱着手里的托盘,直接就在玉竹的面前跪倒,“玉竹先生,还请你能够救救侧妃。她是个好人,她不应该就这样死去,还有,小殿下还没出生。还请你悲天悯人,能够救救我们侧妃。”

    玉竹挥挥手,“你不要这样,且起身。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慕容侧妃,但是,真正能够救她的人不是我,而是九殿下。”

    绿心诧异的抬头看着夏侯奕,有些不太明白了,“殿下吗,为何?”

    “绿心,退下。”夏侯奕沉声说道。

    绿心点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磨叽的时候,还是让殿下跟玉竹亲自谈比较好。

    当即她就走了出去,但却没有离开,就站在门外,以防他们之后会有什么吩咐。

    室内,夏侯奕沉声说道:“玉竹兄,还请你能够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能够做什么?”

    既然天机已经这样说了,那也就代表着,这件事就真的是只有他才可以解决。

    只要能够救活慕容卿,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甘愿。

    玉竹微微摆手,“你不用说的这样快,先容我将事情的情况与你说明白。”

    夏侯奕认真的点头,“好。”

    玉竹沉默了会儿,这才道:“慕容侧妃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她实际上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既然上天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那也就代表着,她是真的活在这个世界。”

    夏侯奕有些意外,他是知道天机一族非常的厉害,但却不知道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他竟然可以看出慕容卿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他能够看出慕容卿的真正来历。

    由此看来,当年皇族对于天机一族所做的事情,也并非就是没有一点必要。

    天机一族如果能够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参与到世俗中来,那么,他们的存在并无任何不妥。可是,当天机一族出现一些反对的声音,他们会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左右皇朝的更替,而这绝对不是皇室的人想要看到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天机一族才会被打压,没落。

    当然,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如今,他只是想要弄明白一件事,到底玉竹与自己说这些有什么用意。

    “玉竹兄有话不妨直说。”

    玉竹一怔,绝对的没想到夏侯奕竟然会如此心急,他总是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清楚才是。

    “夏侯兄无需如此着急,且听我说完。”玉竹不紧不慢的道。

    夏侯奕脸色就有些难看,不着急?怎么能不着急?慕容卿如今的情况那么危急,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他们在这里浪费一点时间,慕容卿就要在内室遭罪一点时间。

    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他不舍得她受到一丁一点的伤害。如今有了希望,他哪里还能舍得放过?

    玉竹好似也看出了夏侯奕脸色不是太好看,他就微微一笑道:“正因为慕容侧妃不融于这个世道,所以,她才会有这样一个大劫。”

    夏侯奕拧起眉头,“如何破解?”

    既然天机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是有破解的办法。

    玉竹这才脸色凝重的道:“夏侯兄,想要破解大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慕容侧妃的情况有些不同。你不了解,她因为不融于这个世道,所以,她很容易被排除在外。我可以很郑重的跟你说,慕容侧妃并非只有这一次大劫,纵然她躲过了这一次,她还会有一次大劫。”

    顿了顿,看到夏侯奕脸色更加难看之后,玉竹这才道:“我给慕容侧妃算过,她总共是有两次大劫。而且,每一次大劫想要度过都不容易。”

    “如何能够破解?”夏侯奕再度出声问道。

    他暂时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不管慕容卿有多少次大劫,只要有机会,那他就一定会帮着她破解大劫。她不会有事,至少在他死去之前,她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如今,他只是想要先度过眼前的这个难关,至于其他的,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说。

    “我可以跟你说,破解非常的困难。”玉竹再度道。

    夏侯奕有些沉凝的道:“玉竹兄,不管有多难,我都会做到,你且说出来就是。”他不太明白,既然玉竹能够来这一趟,根本就是为了救慕容卿而来。

    既如此,他为何还要一直不停的强调,说什么很困难,难道,很困难就不用去解决了?那么,他来这一趟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夏侯兄,我想,你可能还没有听懂我之前所说的话。”玉竹沉声道。“我与你说过,慕容侧妃并非是这个世上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她本就应该离世了,你懂吗?”

    夏侯奕浑身一震,突然就明白了玉竹的意思。前世的这个时候,慕容卿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可以回头重来。

    但是对于她来说,重来一次并不代表她就可以彻底翻盘。就算之前的一切都能够改变,但是,她最终的命数也还是很难被改变。

    前世的时候,慕容卿没有能够生下孩子。如今,她也是早产,很可能会无法生下孩子,自己也会跟着一道离开人世。

    夏侯奕不相信,慕容卿这次离去之后还能够有机会再度重来。

    他深切的感受到,如果这一次慕容卿去了,那就是真的去了,再也没有回归的可能。

    这让他无比的恐慌,他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而且,他也明白了,为何玉竹总是说什么很难改变之类的话。原因就在于,慕容卿命定的寿命就已经到了今天为止,想要续命,谈何容易?

    夏侯奕闭了闭眼,再睁开之时,眼睛已经是一片清明。

    玉竹倒是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夏侯奕受到这样的打击应该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如今看来,他果然比自己预先所想到的要厉害很多。

    如此来看,慕容卿倒是真的有些机会了。

    “玉竹兄,还请指点迷津。”夏侯奕起身,躬身行礼。

    玉竹竟然没有动弹,就那样坐在凳子上,承受了这一拜。

    待得夏侯奕站起来,他才道:“夏侯兄,既然慕容侧妃的命数到了这里已经截止,那么,我们如今要做的就是要逆天改命。所谓的逆天改命,无非就是要替她续命。只不过,续命可不能空穴来风。”

    夏侯奕神色一动,突然就有些明白玉竹之前所说的话是个什么意思了。

    他对绿心说,想要救慕容卿,那就只有他自己才有办法。

    那是否说,只有他给慕容卿续命?

    “玉竹兄,是否我可以给卿卿续命?”夏侯奕直接问道。

    玉竹点头,“正是如此。你们前世本就有缘,但因为缘分不足够,所以无法在一起。但是,你们两个人的命数却是早就已经牵连在一起了。而这一世,你们终于走到了一起。慕容侧妃就是你命定中的那个人,所以,想要救她,也就只有你一个人才有机会。”

    “我要怎样做?”

    玉竹思量片刻才道:“我之前曾经说过,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给慕容侧妃续命,所以,如今的办法就是拿别人的命数去填补她的命数。”

    “我愿意。”夏侯奕直接打断了玉竹的话。“我可以将我的命分给她一半。”只要慕容卿能够安然的度过这一关就行。

    而且,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果将来他们真的可以一起死,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你真的愿意?”玉竹好似有些不太相信,“你要知道,一旦你将自己的命数分给了她,那么,你本来能活七十岁,估计也就只能活到一半了。”

    “足够。”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朝朝暮暮。

    而且,三十多岁的时候,孩子也已经成长到一定的年纪,相信应该可以接受他们离去的事实。

    再说,他夏侯奕的儿子,岂会那么无能?

    就算他这个做老子的不在,他们也依然可以活的很好很好。

    只不过,慕容卿一定会非常的舍不得,她肯定想要看着孩子长大,娶妻生子吧。

    夏侯奕道:“玉竹兄,还请你帮忙。”

    “夏侯兄,你想清楚了,一旦开始,那就无法再停止。而且,因为你们同命,将来一旦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很好有可能会出事。”

    玉竹并未把话说的绝对,那是因为这种事确实不是绝对的。但是,从慕容卿跟夏侯奕两人的情况来看,一方出事,另外一方估计是真的无法坚持下去。

    他微微一笑,道:“事实上,九殿下,也正是你的真情感动了上苍,所以慕容侧妃才会有这样的机会重回一次。”

    慕容卿估计都不知道,她死后,夏侯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当然,玉竹作为天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很多事情,如果应该他们知道,那么,上天必定会想方设法的让他们知道。

    而现在,显然还不到那个时候。

    “九殿下,既然你心甘情愿,那我就动手替慕容侧妃续命。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说清楚。虽然续命,但却不代表她以后就真的会无灾无病,平平安安的度过自己的一生。”

    “下一次的大劫?”夏侯奕问。

    玉竹微微拧眉,犹豫了半响才道:“我本不应该提醒你们还有一次大劫,但是,我与慕容侧妃也算是有缘。所以,我只能跟你们说,还有一次大劫,但是,具体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样的大劫,我不可以说。”

    夏侯奕点头,表示明白。做人也不能太过分了,天机本就不能泄露的太多,否则,对于天机来说绝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玉竹能够跟自己说的这么多,已属难得。

    “多写玉竹兄。”夏侯奕再度躬身行礼。

    玉竹微微颔首,这才起身,“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密室,还请夏侯兄你快些准备。”

    “好。”夏侯奕点头答应,又问道:“不知玉竹兄可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

    玉竹摇头,“暂时没有了。”

    “好。”夏侯奕答应,他直接走出去,吩咐阮宁几声。

    片刻后,他回头对玉竹道,“玉竹兄,请。”

    玉竹颔首,与夏侯奕一道走出去。

    两人离开了院子,去往了夏侯奕的书房。

    在他的书房下面有个不算太大的密室,在那里进行玉竹之前所说的事非常的适合。

    到了密室之后,天机从自己随身带着的一个小箱子里掏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反正在夏侯奕看来,那就是神棍所需要用到的东西在这里都可以见到。

    如果是在往日,看到这些东西,夏侯奕定然会不屑一顾。可是现在,他竟然要满心期待,静下心来想想,人世间的事情,真的是变幻莫测,很难说的清楚。

    玉竹在桌子上摆出了一个小型的阵法,之所以是说阵法,因为夏侯奕之前曾经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所以,看到桌面上的东西后,他便觉着很是熟悉。

    当然,不管是什么东西,夏侯奕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是什么就是什么,他要的只是最终的结果。

    很快,玉竹拿出了一张红纸出来,“夏侯兄,还请你报出你的生辰八字。”

    夏侯奕点头,“好。”当即,他便将自己的生辰八字说了出来。

    随后,他就看到,玉竹在另外一张纸上写下了慕容卿的生辰八字。

    对于这一点,夏侯奕觉着有些讶异。

    天机知道慕容卿的生辰八字,但却不知道自己的,有些古怪。

    按照道理来说,天机既然能够知道慕容卿的生辰八字那就也一定可以知道他的生辰八字。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知道的就只有慕容卿一个人的。

    莫非,他与慕容卿之间还有什么纠葛?

    并不是夏侯奕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整件事本来就透露着点古怪。天机本来已经销声匿迹了,他贸然的出现在九皇子府门口,已经是有些不符合天机目前的境况。

    而他来的目的竟然就是为了救慕容卿,显然,他与她的关系并不一般。

    否则,他怎会愿意冒着被人发现天机一族的危险,贸然跑出来?

    当然,这些也仅仅只是他自己的猜测,到底是为了什么,估计玉竹不说,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夏侯奕倒也没有过分的纠结,反正这些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要能够救慕容卿,天机有什么小秘密,他并不关心。

    在夏侯奕的注视下,天机开始做法。

    并不像其他那些神棍,乱跳着,乱蹦着,他就非常的安静。只是嘴里念叨有词,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

    而且,从他的脸色来看,显然他做这件事并不是太顺畅,仿佛还有些吃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玉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得后面,甚至有了一种随时都要昏倒的感觉。

    夏侯奕紧张的注视着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仿佛,除却这样看着也没有了其他可做的。

    在他那不安的注视下,玉竹开始做出了一些奇怪的动作,而且,动作的速度很快,饶是以夏侯奕的眼力都有些无法看清楚。

    如此,夏侯奕才算是真正相信,世上真的有天机,有天命这回事。

    但是,他也还是相信人定胜天。人的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纵然命运一早就将自己的人生轨道安排好了,可是只要有心,也一定会做出改变。

    玉竹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到后面甚至有了点透明的感觉。夏侯奕毫不怀疑,如果这个时候玉竹往后倒了过去,只怕就真的无法醒过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看着时间很长,但其实并没有真的那么久。

    玉竹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

    随后便可以清楚的看见,玉竹的身子晃了晃。

    夏侯奕走过去,扶住他,“玉竹兄,可还好?”

    “我无事。”他随手往自己的嘴里丢了几颗丹药。“只是耗力太多,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夏侯奕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两个小瓷瓶来递过去,“这里是一些补充内力的药,你留下。”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货色,但是,从他手里拿出来的,必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东西。

    “多谢。”玉竹轻声道谢,也不客气,直接就将东西收下。

    两人离开密室,到了上面,出了书房后,玉竹微微一笑,道:“九殿下,这里的事情已经了结,我就此先离开,将来……一切看缘分吧。”

    说完,他也不等夏侯奕说什么,直接就缓步远离,虽然走的很慢,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很快就瞧不见他的踪迹了。

    夏侯奕却是没有多想,他果断的转身,迅速的赶回了慕容卿的院子。

    刚进房,皇上就沉着脸迎上来,“怎么回事,天机为何在这个时候出现?是否说了卿儿有救没救?你有没有逼着他出手?既然来了,那就不能这样轻易的让他走。不将这件事解决了怎么行,怎么样,人呢?赶紧的带来,朕要亲自问问,作为天机,难道就没有什么逆天改命的能耐?”

    众人一起附和,竟然都认为应该是这样。

    他们也不想想,人家天机为什么就一定要出手?慕容卿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她的死活关人家什么事?

    “人走了。”夏侯奕留下这句话,直接就想走回内室。

    皇上快被气疯了,他等了半天就是希望夏侯奕能够给自己一个准信。可他竟然丢下那么一句话就走,完全没有要给他们解释的意思。

    皇上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就一把抓住了夏侯奕的手,不高兴的道:“你这小子,还没给我们说清楚呢,跑什么跑。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急死我们?”

    “卿卿会没事。”夏侯奕丢下这句话,直接就拨开了皇上的手,大踏步进了内室。

    皇上愣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其他人全都转过头去,不敢去看皇上的脸,生怕他会因为气恼而生自己的气。

    叶霸天咳嗽了两声,淡淡的道:“既然小九说了不会有事,那就肯定是从天机那边得到了什么确切的消息。那么,大家就不要着急了,慢慢来,听消息就是。”

    皇上气得牙痒痒,他岂会不知这个道理,但是,夏侯奕当众给自己没脸,那是谁都看到的事情,这让他怎么能受得了?

    不过,看其他人都是一副放松的表情,皇上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发脾气。他只能咬着牙,心中暗自想着,待会儿一定要想法子去收拾收拾那个混蛋小子。

    夏侯奕急步进入了内室,才刚走到床边,便见到药王回头,一脸欣喜的道:“小九,止血了,天啊,真的是奇迹,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可以止血。”

    “那就好。”夏侯奕松口气,如此说来,天机的做法是起到作用了。看来,慕容卿是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了。

    “呃!”突然,慕容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见状,药王忙道:“稳婆,赶紧的,帮忙。”

    如今慕容卿的状况可是比之前要好太多,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药王岂会就此轻易的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

    他催促着稳婆上场,自己就退到了屏风的后面。

    夏侯奕拉着慕容卿的手,沉声道:“卿卿,坚持住,我在这里。”

    慕容卿费力的睁开眼,看着夏侯奕,露出了一丝虚弱的笑容。

    “殿下,啊!”一句话没说出了来,慕容卿就发出了凄厉的叫喊声。

    “哎呀,看到孩子的头了。”稳婆惊喜的喊道。

    好奇怪的感觉,之前还因为会母子均安,为什么突然间,一切就变了个样,如此的顺利?

    稳婆疑惑了,果然是有福之人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