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54 孩子还能养活吗?

054 孩子还能养活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孩子被抱过来的时候,看着那软软腻腻排排躺在自己身侧的孩子,慕容卿的一颗心彻底柔软了。

    孩子很小,让她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不知道这样小的孩子怎么抱才好。

    三个孩子齐齐看着慕容卿的方向大哭着,小模样看在慕容卿的眼中,简直是要心碎了。

    她的视线在三个孩子中间来回的游移,想要从中先找出一个来喂。

    可是,片刻后,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选择。三个孩子都是她的孩子,都是她历经艰辛,几经生死才将他们生出。

    如此,她哪里还能选择。

    仿佛看出慕容卿的犹豫,夏侯奕便从三个孩子中,将最弱小的一个抱起来,放到慕容卿的怀中。“他是老三,比较小,先喂他吧。”

    “好。”慕容卿重重的点头,实际上,她也是想这样,只是还无法下定决心。如今,夏侯奕替自己做了决定,那她就不用费心思了。

    她虽然并没有喂过孩子,但对此并不算陌生。当年她怀孕之后,学习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对于如何喂养孩子,她也还算是清楚。

    当即,她就先将衣服给解开,随后,小心的抱着孩子,放到了胸前。

    老三很小,就跟刚出生的小狗一样,小小的,慕容卿抱在怀中,都很害怕会伤到他。

    孩子非常的小,但是却非常的聪明,不过刚放好,他竟然就直接驾轻就熟的开始吃奶。

    那动作熟练的,让夏侯奕都有些愕然。“他怎么会?”

    慕容卿笑起来,“这是孩子的本能嘛。不过,也不晓得我到底有没有奶水。”她真的有些担心了,三个孩子都不吃乳娘的奶,也就是说,她必须要自己来喂。

    可如果没有奶水,孩子怎么办?

    一会儿后,正在吸允着的孩子突然就哭了起来。

    慕容卿无奈的将孩子抱起来,放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夏侯奕,道:“殿下,怎么办,好像是真的没有奶水。”

    夏侯奕想了想,便站起身道:“我现在就去让人将下奶的汤水给端来。”事实上,这些东西,老夫人早就来吩咐过一遍了。

    不止如此,皇上也从宫里派出来最有经验的嬷嬷,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慕容卿能够更好的恢复,孩子能够更好的成长。

    慕容卿一听有办法下奶,哪里还能等得及,当即就催着夏侯奕去准备。

    随后,她便将红叶给叫了来,吩咐她给自己梳洗。

    片刻后,将自己收拾干净,慕容卿这才觉着舒坦了一些。

    不多会儿,夏侯奕就亲自端着一个炖盅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进来的是药王跟戈黔。

    “药爷爷,戈黔。”慕容卿冲着他们两人笑了笑。

    两人忙走上前来,药王去给慕容卿把脉,而戈黔就开始去逗弄孩子。几个孩子还在此起彼伏的哭着,没有办法,出生到现在,他们也就只是喝了一点点米汤,不饿才怪。

    戈黔现在开始郁闷了,他说要当孩子的干爹,本想着从两个孩子当中挑选一个,可谁能想到,不是两个竟然是三个孩子。

    而更加让戈黔为难的是,他根本就无法选择。

    三个孩子都很让人喜欢,真要只是挑选一个,太残忍了。

    所以,经过一番痛苦的抉择,戈黔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那就是,他这个干爹自然是所有孩子的干爹,就算慕容卿他们不同意,他也是做定了。

    当然,现在可不能跟他们说,他必须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契机,最好是大家都非常开心的时候。

    药王给慕容卿诊脉片刻就缩回手,笑起来,“不错,没什么事了。之后只要好好调理,你的身子很快就能够恢复。”

    “谢谢药爷爷。”

    “废话。”药王怒哼。

    慕容卿急忙赔笑,“药爷爷,你别生气,我只是很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感激。为了我跟孩子,你做了很多。”

    “做的最多的人肯定不是我。”药王意有所指的道。真正付出的人是夏侯奕,改命的事情,他也已经知道了。说真的,他听说的时候也非常的触动。

    将心比心,如果换做是他,真的可以为了自己的爱人做到这种地步?

    好吧,他真的无法确定。

    但是,夏侯奕就真的做到了,真的很让人感慨。

    慕容卿有些意外,以她的聪明,如何会听不出药王的意有所指,而且,他说的应该就是夏侯奕。

    说到夏侯奕为自己做什么,她自然是相信的。但是,自己生产那天,他为自己做了什么,她却是完全没有印象。

    这让她不得不去多想,难道在自己没有意识的时候,夏侯奕曾经做过什么吗?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就有些不安。但是,慕容卿倒也没有马上说什么。以她对夏侯奕的了解,如果真的为自己做了什么事,你问他,绝对得不到任何的答案。

    所以,最好还是私底下去打听比较好。

    当即,她就转移了话题,问道:“药爷爷,孩子不吃东西,我也没有奶水,现在该怎么办?”她担心的是,如果自己喝了汤之后还是没有奶水怎么办?

    药王的脸色就开始变得很古怪,仔细看去,甚至是有点红。他嗯嗯了半天才道:“这个,你待会儿问问小九就知道了。”

    慕容卿一怔,而后就哦了一声。倒也没有多想,夏侯奕是药王的徒弟,医术并不比戈黔差,他知道也很正常。

    药王跟戈黔两人在室内待了会儿就出去了,随后,慕容卿开始喝汤。

    当一炖盅的汤喝完后,夏侯奕接过,放到一旁,拿过帕子替她擦了擦嘴。“饿了吧,休息会儿再吃东西。”

    慕容卿看着旁边还在小声啜泣的孩子,有些心疼。孩子都还没吃东西,她哪里有心情吃东西。

    “殿下,刚刚药爷爷说你知道,那是什么,我要怎样才能够快速下奶?”

    “真的想知道?”夏侯奕突然贴近她身前,静静的望着她的脸道。

    慕容卿有些意外,他突然靠的这么近做什么,只是要告诉她方法,他不需要贴近过来吧。还有,他的唇差不多都要贴上她的下巴了。

    感觉到那熟悉的,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慕容卿红着脸往后退了退,尴尬的道:“殿下,做什么呢?孩子还在旁边呢。”

    夏侯奕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神态认真的说“你不是想要问我如何才能快速下奶吗?”

    慕容卿是完全不明白他这样靠近自己跟下奶有什么关系,还未等她想明白,夏侯奕便整个人直接贴近了过去,大掌直接探入她的衣服中。

    “殿下!”慕容卿大惊,急忙抓住了他的大掌。“殿下,不要。”

    “真不要?”夏侯奕问道。见慕容卿点头后,他便缩回手,道:“既然如此,那孩子们就继续饿着吧。”

    慕容卿快要抓狂了,她完全搞不明白夏侯奕到底是在说什么。

    自己抗拒他的贴近,不只是因为孩子还在旁边,还因为自己刚生产完,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但是,夏侯奕的意思,仿佛,自己只要拒绝了他,孩子就会没有吃的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卿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因为怀孕而变傻了?她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孩子不够力道吸。”夏侯奕静静的注视着慕容卿的胸口,淡淡的道。“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但显然,他们已经饿得不行了。”

    慕容卿的脸爆红,这才明白夏侯奕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尴尬的去推了他一把,“那你怎么不早说?”真是坏死了,分明就是故意想看她的笑话。也不说明白,害的她误会了。

    这个时候,他只怕是在内心里嘲笑她吧,想法太邪恶了,什么都能往那些不该想的地方去想。

    “那我可以开始了?”夏侯奕淡淡的问道。

    慕容卿狠狠的瞪了夏侯奕一眼,这才点点头。没办法,她也是知道这个方法的,只是之前完全没想到。好吧,为了孩子,她忍了。

    夏侯奕倒是很开心,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靠近过她了,那三个坏东西终于出生了,以后就是他的天下了。

    一开始,他还是认认真真的在做事,想要尽快将奶吸出来。可是到了后面,那就完全变味了。

    以至于,等到慕容卿感觉到有乳汁溢出来时,某个黑心肠的家伙已然动了情。

    “殿下!”慕容卿急忙去推开某人,快要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能这样?没见到旁边有几个小家伙正在可怜兮兮的哭着?

    夏侯奕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她,在心里发出一声喟叹。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

    回头去瞪着那三个小家伙,夏侯奕不满的很。同样是孩子,为什么他的这几个儿子就这样闹心?同样是乳汁,为什么乳娘的就不喝?

    如果不是孩子还小,他真的很想一顿鞭子伺候过去,看看他们还老实不老实。

    慕容卿却是不管这些,她高高兴兴地就将最小的老三给抱在了怀中。亦如之前一样,孩子很快就开始吸允,完全不用你去教。

    因为本身就有乳汁,老三本来还在小声的抽泣,没吃两口,那小脸就跟一朵花似得了。

    看着孩子咕咕噜噜的喝着奶水,慕容卿的心中溢满了浓浓的感动。前世今生,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看着他那满足的神态,她的一颗心无尽的柔软,再柔软。

    夏侯奕站在旁边,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幕,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事实上,他也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有女人跟孩子了,没想到,上天总算是待他不薄,给了他一个最爱的女人,还有三个孩子。

    这是他以往从来没想过的幸福,所以,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一定要坚守住,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来破坏。

    因为担心自己不够奶水,所以慕容卿并未给老三吃的太多。当把他抱起来的时候,老三因为没有吃饱而大哭,发出了小猫般细弱的哭声。

    慕容卿只觉着自己的心都要碎了,老三本就是最瘦小的,看着就跟小猫一样,她怎么会不心疼。但是,三个孩子都是自己亲生的,也不能顾此失彼。

    她最后决定,如果待会儿奶水还有的话,她就再喂老三一点。毕竟,他最为瘦小,需要多吃一点才能够养胖。

    如此这番,当三个孩子都喂了七八成饱之后,之前胸部鼓胀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慕容卿将孩子哄睡着了之后,有些不安的对夏侯奕道:“殿下,奶水真的够他们三个人吃吗?”

    “够。”夏侯奕肯定的道。女人喂孩子就是这样,吃多少有多少。

    “真的?”慕容卿还是不放心。

    夏侯奕便坐下来,拉着她的手,细心的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她。慕容卿很快就笑起来,只要孩子能够吃饱就好。

    这才过了没多会儿,慕容卿就也累了,夏侯奕扶着她躺下,看着她睡着,吩咐红叶两人守着,自己这才离开,去书房处理公务。

    而这个时候,十二皇子府,柳园园正一脸狰狞的握着一把大剪刀,死命的去剪一幅画。

    画上的是个女人,虽然下半张脸已经被剪掉,但是从眼睛那儿还是可以看的出,画中的人显然就是慕容卿。

    “慕容卿,你个小贱人,什么都要跟我争,连生孩子都要跟我争?”柳园园快疯了,凭什么她一生就是三个?将来,九皇子府还有什么人能跟她一分高下?

    “我杀了你,杀了你。”柳园园疯了一般,拼了命的去剪手里的画,半响功夫,整张画就被她给剪碎了,化作一地的碎片,被风一吹,散落到了各处。

    “你发什么疯?”突然,一道不满的男声在她背后响起。

    柳园园回头看了一眼,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样,直接就扭过头去,再度去剪手里剩下的画。

    夏侯翎直接就大踏步的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剪刀夺下,丢开。“你到底要发疯到什么时候?”

    自从他们两人成亲以来,柳园园就跟疯子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去管他跟孩子的死活。他想尽了办法的,但是,她依然我行我素。

    夏侯翎不可能真的杀了她,但是这样放纵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

    但是,时间长了,他心里却是不爽的很。

    他一把扼住了柳园园的脖子,怒道:“你到底是在发什么疯?还要疯到什么时候?你可知道孩子需要你?”

    最让他不满意的就是,柳园园根本就不配做个母亲,连孩子都不管不问。如果不是他找了几个乳娘跟丫头看着,孩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柳园园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孩子有什么了不起?我不过才生了一个,但是那个贱人却生了三个。”

    她突然就尖锐的笑起来,一脸狰狞的抓住了夏侯翎的手,怒道:“那个贱人竟然生了三个。”

    夏侯翎闭了闭眼,“你就那么的在意慕容卿?”

    “是,我在意,非常非常的在意。”柳园园怒道。“那个贱人凭什么比我强?她抢了我的男人不说,还占据了我的位置。如今,她连生孩子也比我强。凭什么,我不服。”

    “你想你如何?”夏侯翎淡淡的问道。

    柳园园阴冷的道:“很简单,我要她死,只有她死了,我才可以解脱,才能够高兴。”

    “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夏侯翎郑重的说道。

    柳园园诧异莫名,有些怀疑,“就凭你?哼,不要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相信。想要对付慕容卿,岂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夏侯翎拉住她的手,另外一只手勾住了她的腰,直接就搂着她贴向了自己。“说,是不是慕容卿死了,你就能够解脱,才能够做回你自己,才能够对我好一点?”

    柳园园静静的看着夏侯翎,半响后,她突然就放柔了脸上的神色,伸出手去摸上了他的脸。“翎哥哥,为什么你不怪我?”

    夏侯翎抱起她,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因为你是柳园园。”

    “因为我的身份?”柳园园皱起了眉头。“事实上,我根本就帮不了你。”

    夏侯翎怒了,捏着她的下巴,略微用力,“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以为自己又是什么人?”

    柳园园垂头,“你看重我的身份很正常,毕竟,我的父王确实是可以帮到你。但是,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那不可能。”

    “你胡说八道什么?”夏侯翎彻底怒了。但是,看着柳园园那面无表情的脸,半响后,他就又恢复了冷静,怒意渐渐的消散。

    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认真的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柳园园微怔,倒是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件事。想了想,她才回答道:“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才五岁,你比我大两岁。我们是在宫里见面,那个时候,你很瘦,很矮,我还嘲笑你了。”

    夏侯翎的神色也慢慢的放松下来,他微微的扬起了眉角,唇边也扬起了一抹笑容。“是,那个时候你竟然敢嘲笑我。但是,我永远无法忘记你那个时候明亮的眼睛,灿烂的笑容。我突然发现,只要能够维持你脸上的灿烂笑容,我可以做任何事。”

    “你……”柳园园微微有些动容。她很清楚夏侯翎的个性,虽然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做任何事,说任何话。但是,像现在这样说出这样感性的情话却不像是他的个性。

    一度,她真的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半响后,柳园园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望入了夏侯翎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所以那个时候你才会同意我嫁给奕哥哥?”

    夏侯翎冷哼,“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如果不是你的坚持,你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

    柳园园垂头,心中闪着莫名的情绪。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夏侯翎对自己好,但是,她不喜欢他,她的心里,眼里就全都是夏侯奕,根本就看不见其他人。

    所以,不管夏侯翎对自己到底有多好,她完全不会放在心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无法看清夏侯翎对自己的付出。

    对此,她也是无奈的很。

    “我给了你机会,但是,你没有把握住。如今,你已经是我的人,难道你还要再为那个根本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男人而浪费时间?”

    “我恨,我恼,我就是无法放下。”一提起夏侯奕,柳园园就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她为了那个男人付出了太多太多,凭什么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杀了他如何?”夏侯翎问道。

    柳园园摇头,“不,我不要他死。”就算是他真的对自己不好,就算她再怎么的恨他,但是,她就是不想他死。

    “那你想如何?”夏侯翎又问。不愿意杀了他,难道要继续跟他在一起?

    “不。”柳园园再度摇头,她也不是傻瓜,如今她已经看清楚了,夏侯奕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不管她付出多少,做再多的事情,他都不会将自己放在眼里。

    既如此,她为什么还要就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更何况,这样做根本就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只不过是会让人看笑话,让自己痛苦罢了。

    柳园园是真的想通了,但是,她也不想让夏侯奕死。

    只是,如何去对他,她如今也还是没有个章程。

    “杀了慕容卿。”突然,柳园园咬牙道。“奕哥哥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如今,我就只是想要慕容卿死。只有她死了我才可以痛快,我才能够有好心情。”

    夏侯翎答应,“好,既然这是你的愿望,我会替你达成。但是,并不是现在,因为如今的时机并不适合。”

    柳园园就有些不太高兴,“为什么现在不是最适合的时机?我就只是想要杀了她,难道这样都不行?”

    “如今她刚生了孩子,不知道多少人将她当成宝一样。这个时候去杀她,绝对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很有可能会失败。再者,如今水之国跟天昊国或许就要兵戎相见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动手,我们会成为众矢之的。”

    “哼!”柳园园讽刺的冷笑,“什么众矢之的,不过是一个女人,杀了她能造成什么危险?我看你就是敷衍我,不想杀了她。也对,慕容卿本来就非常的漂亮,你肯定是舍不得对吧?”

    “胡说什么?”夏侯翎不高兴的扼住了她的脖子,“我再跟你说一遍,我只要你这个黑心肠的女人。上天入地,我们一起。”

    柳园园眯起眼睛,半响后才点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暂且相信你。但是,只要时机适合,你一定要将慕容卿那个小贱人给杀了,最好还要杀了那几个小兔崽子。哼,既然是慕容卿的种,那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

    “如你所愿。”夏侯翎再度淡淡的答应。

    “你最好说到做到。”柳园园不高兴的道。“如果你做不到,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将来就还会是什么样子。”

    夏侯翎冷着脸点点头,“你会看到她死的模样。”

    慕容卿,或许以前他还会放过她,但是,这次,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了。

    随后的时间里面,夏侯翎跟柳园园两人便开始细细的商量着。大部分的时间里面都是柳园园在说,她想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子,但是,真正能用的估计根本就没有。

    转眼间就到了洗三的日子,九皇子府的下人们一早就开始行动了。打扫庭院,准备饭食,开始迎接九皇子府有史以来最为热闹的一次。

    就算是慕容卿跟夏侯奕成亲的时候仿佛都没有这样热闹,因为,今天皇上要亲自来给几位小殿下举行洗三大礼。

    放眼整个天昊国皇室,由此殊荣的,还就只有夏侯奕的孩子们。

    不晓得别的皇子听说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九皇子府的人上下都是高兴的很,一个个兴高采烈,与有荣焉。

    皇上很早就来了,迫不及待的就与药王等人进了内室。

    慕容卿正在床上坐着,见皇上来了,本想起身行礼,但却被皇上一记冷光瞪了回去。

    “你这丫头怎么就是不长记性?”皇上不高兴的厉害,“朕与你说过多少次了,见到朕的时候无需行礼,这次能否记住?”

    慕容卿尴尬的笑着,心说,记住是记住了,可是谁真的敢就那样去做。你皇上高兴的时候,那自然是什么都成,可你一不高兴,少不得得来跟人算账。

    她可不想被秋后算账,更加不想招惹是非。

    所以,尽管这样做或许会被皇上臭骂一顿,说她什么没有记性,但是,总是比之后被收拾要强。

    皇上倒也没有太过纠结这件事,他随口说了一声,便与药王一道冲到了不远处的婴儿床。

    那是一张老大的婴儿床,三个孩子并排躺在一起,都没有睡,全都睁着大大的眼睛,没有焦点的望着上方。

    以为他们都还不会转头,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旁边有人来。

    皇上与药王两人站在婴儿床前面,看着床里躺着的三个孩子,一张脸笑的跟一朵花似得。

    “长的真好,果然是一天一个样子。”皇上道。

    “说的是,长的快着呢。”本以为早产会让他们很难才能养得好。药王还想着,自己是否要想办法提高他们的体质。

    可谁能想到,一两天的母乳喂养就彻底让他们三人变了个样子。

    而且,瞧着这态势,以后是不用担心他们会长不好了。

    对此,药王实际上也是有些诧异的。因为,这显然是有些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以他在医术上的成就,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是从未有像慕容卿这样的情况。不,应该说,像孩子这样的情况就非常的少见。

    才八个月,这样的早产,孩子本身就会非常的弱小,而且绝对会体弱多病。

    可是,慕容卿的这三个孩子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情况。他们长的很快,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将来必定不会体弱多病。

    “好奇怪,为什么三个孩子长的不一样呢?”皇上端量了半响,突然就问出了自己诧异了几天的事情。

    药王一怔,而后就笑起来,道:“双胞胎也不一定会长的一样的。”

    皇上哈哈大笑起来,“瞧我,也是孤陋寡闻了,以为双胞胎都会长的一样。不过,这样也好,长的不一样,还容易分辨一些。不过,这老三看起来怎么就跟个女孩子似得。”

    “孩子还小,再说,老三本就体质弱,长得小,等大一些也就好了。”

    皇上点点头,“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

    “肯定是这样。”药王笑着道。

    两个人在这边看着孩子,直到夏侯奕进来请人才不情不愿的走出去。

    这一次的洗三,虽然是由皇上亲自主持,但是,夏侯奕并未邀请太多人,原因在于,孩子还小,再加上是早产儿,过早的接触人并非是一件好事,很容易就会生病。

    对此,皇上自然是不太满意的。他希望给予这几个孩子最好的,从小开始就是最好的。但是,洗三这么大的事情,夏侯奕竟然并不邀请太多人。

    为了这件事,皇上没少跟夏侯奕对着吵。不过,最终胜利的还是夏侯奕,只因为药王的一句话,他说夏侯奕是对的,皇上还能说什么?

    这次来的人,大部分是皇室中人,其次就是有些跟夏侯奕关系比较好的人,还有将军府的人。

    当皇上跟药王两人出去之后,室内安静下来。慕容卿正想吩咐红叶去看看孩子饿了没有的时候,一道爽朗的笑声便在门外响了起来。

    “慕容侧妃,醒着呢吗?”

    慕容卿眼睛一亮,忙道:“是六皇子妃吧,我醒着呢,快些进来吧。”

    六皇子妃秦若妍是一个让人很难讨厌起来的人,虽然慕容卿跟六皇子夏侯瀚已经是敌人了,但是,这却并不会妨碍她跟秦若妍做朋友。

    因为,秦若妍不是那种会耍小手段的人。她就算是要对付什么人,也会正大光明的出手,绝对不会去做那些恶心人的阴损事。

    “我来的是不是有点早?”秦若妍在丫头的搀扶下,快速走进来。

    慕容卿忙吩咐红叶去搬凳子,待得秦若妍坐下后,她便笑着道:“你该早点来,也陪着我说说话儿。”坐月子实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什么都不能做,就连看书也都被禁止了,原因是会伤害眼睛。

    如果是药王说的,那慕容卿或许还可以阴奉阳违,但现在是夏侯奕的嘱咐,她就不可以做手脚了。

    如今红叶跟绿心两丫头完全就成为了夏侯奕的眼线,不管自己做什么都好,她们都会一五一十的去告诉他。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偷偷的做什么?

    秦若妍失笑,“谁说不是呢,坐月子的时候最是无聊。”说着,她就拉住了慕容卿的手,一脸认真的看着她道:“慕容侧妃,听说你生产的时候出了事?天可怜见的,你总算是挺过来了。”

    “多谢。”慕容卿道。她可以听得出秦若妍语气中的真诚,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女中真丈夫。

    “作为女人,我很清楚生产对于女人来说多么的可怕,一不小心就会一尸两命。这种事情,我也是见得多了。”秦若妍说着就皱起了眉头,“你能挺过来,真好。”

    “六皇子妃,多谢你的体谅,当时我也以为是挺不过了。还好,我因为有太多的舍不得,所以才能够坚持下来。”慕容卿说着也是万分的感慨。

    那个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尤其是因为那天也是她前世死去的时候,说心里不害怕,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其实,她自己也都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她分明记得自己曾经晕过去,后来怎么醒的,为何会情况突然变好,她完全不知情。

    后来也曾想要去问问红叶她们,但是因为自己刚醒来,再加上要喂孩子,自己的恢复就慢了些。今天又是洗三,所有的事情凑到一起,她也是没能来得及问。

    秦若妍抬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不要多想了,不管怎样这都是好事。挺过来了就好,必定是苦尽甘来,将来都会是幸福的日子。”

    “借你吉言。”慕容卿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对了,孩子在什么地方,我先去看看他们。”秦若妍笑着站起来道。

    慕容卿忙冲着红叶摆手,示意她领着秦若妍过去。“孩子还小,也没什么看头,倒是叫六皇子妃你见笑了。”

    “说的那是什么话。”秦若妍走到婴儿床边站定,“孩子再小,有你跟九殿下的血脉,那能差的了?”

    “那六皇子妃,依着你来看,孩子是像我多一些,还是像殿下多一些?”慕容卿趁机问道。

    这个问题,慕容卿跟夏侯奕讨论了很多次,两人也争执了很多次,都说是像自己多一些。以至于,现在每天晚上两个人都必定是要争执一番才能上床入睡。

    秦若妍一听慕容卿说的那么急切就知道,她肯定是跟夏侯奕对于这个问题起争执了。她笑着道:“这个问题我也曾经与六殿下讨论过。其实,真的是个很无谓的问题,不过,我先来看看。”

    说着,她便垂头去认真的打量着床上的几个孩子。

    三个孩子一起看向她,丝毫不见羞涩,反而有些好奇的感觉。秦若妍看在眼中,颇为惊奇。“慕容侧妃,你的孩子看起来好精灵的感觉,而且,如果不是你说,我真的不会以为他们是早产的孩子。”

    “说的也是,其实,我都没想到几个孩子体质那么好。”慕容卿也是很感动,因为早产的关系,她真的很揪心,很担忧。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倒是她多虑了。

    秦若妍伸出手去,摸了摸老大的脸。

    但是,手才刚伸过去,她的手竟然就被老二给抓住了。

    秦若妍一怔,不敢置信道:“孩子竟然能够抓住我的手?”

    这才多大的孩子,怎么就能抓住人了?

    正想着,老二突然就裂开嘴笑了。

    秦若妍完全的傻掉,“孩子竟然还能笑?”许久,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这个我也不晓得。”慕容卿摸了摸头,灿烂的笑。“老二非常的喜欢笑,时不时的就会笑。老大倒是严肃的厉害,至于老三,这个……到现在为之,我还没发现他到底是个什么性子。”

    虽然孩子还小,或许根本就无法看出他们的性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卿的几个孩子却非常的容易辨认他们的性子。

    尤其是老二,见人就笑,尤其是见到漂亮女人的时候,那笑容叫一个灿烂。

    “六皇子妃,你可是不知道,我们家老二最喜欢漂亮女人。而女人越是漂亮,他就会越高兴,笑的也就越灿烂。”

    “侧妃,二少爷笑的可真是灿烂呢,奴婢还是第一次瞧见。看来,二少爷也是认为六皇子妃很漂亮呢。”红叶在一旁附和着道。

    秦若妍笑起来,“慕容侧妃,瞧瞧,你自己会说话,原来身边的丫头也是个嘴皮子利索的。如今看来,你的孩子也不简单。好吧,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表示表示,哪里好意思出门。”

    当即,她就冲着旁边的丫头伸出手。那丫头将一个长方形的锦盒递过去,秦若妍接住,拿过去递给了慕容卿。“你瞧瞧可还喜欢。”

    “六皇子妃,何必破费,不过是洗三罢了。”

    “说那是什么话,满月的时候还会有。你也别嫌弃,因为不晓得你会早产,所以礼物不算贵重。”秦若妍微微笑着道。

    慕容卿急忙摆手,“六皇子妃,倒是你客气了。”

    “那就打开来看看吧。”

    “好。”慕容卿答应着,打开了手中的锦盒。这才发现,里面平躺着两块玉佩,瞧着成色,应该是用同一块玉分成三块雕刻而成。不管是玉的成色还是雕功都是上乘之作。

    “六皇子妃,这也太贵重了。”

    “快别说了。”秦若妍不高兴的打断了她的话,将盒子给盖上,塞到了床里面。“一点小玩意,也值得你这样说。”

    “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说了。”慕容卿笑了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两人当即手挽手,又说笑了会儿。

    突然,外面响起了红叶的说话声。“侧妃,三皇子妃到了。”

    慕容卿一怔,颇有些意外。她跟三皇子妃蓝惜月不对付,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她怎么会来。

    而且,夏侯杰又为什么会同意她来?

    秦若妍显然也看出了慕容卿心里的紧张,便笑着道:“来者是客,今天皇上也在,你放心便是。”

    慕容卿一想,倒也是,如今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再加上皇上等人都在,蓝惜月确实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惹事,那绝对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蓝惜月没有那么傻,所以,她可以放心了。

    当即,慕容卿就让红叶陪着蓝惜月走了进来。

    她一进门,慕容卿跟秦若妍都有些诧异。不过才一两年没见,蓝惜月就跟变了个人似得。

    整个人瘦的仿佛风一吹就能跑了,因为太瘦,眼睛都好似凸出来了。尤其是她的手,指骨清晰分明,看着不像是人手,倒像是鸡爪子。

    慕容卿跟秦若妍两人都有些不好的感觉,怎么这个人给人的感觉瞧起来那么的奇怪?

    “慕容侧妃,恭喜呀,听说孩子早产了,还能养的活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