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55 奇葩礼物婴儿干尸

055 奇葩礼物婴儿干尸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蓝惜月的话一出口,不只是慕容卿黑了脸,就算是秦若妍的表情也有些不太对。

    大家都是女人,谁会不晓得孩子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蓝惜月这样说,分明就是故意恶心人。

    如果是寻常人说,倒也还不算什么,可蓝惜月是堂堂三皇子的正妃,以她的身份在这种场合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些过分了。

    “三皇子妃,今天可是大好日子,你还是少说一些比较好。”秦若妍劝着。

    蓝惜月看着秦若妍,唇边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秦若妍,我真的替你觉着难过。你到底在装什么,你因为这样装下去,你们之间就可以平安无事了?”

    秦若妍脸色大变,也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蓝惜月根本就像是一只恶狗,逮着谁就咬谁,而且还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每当你开口反驳,蓝惜月就已经再度朝着你轰炸了。

    “秦若妍,你是六皇子妃,而慕容卿却将会是九皇子妃。不要说六殿下跟九殿下对于大位没有兴趣,试问,有几个皇子会对那个大位没有兴趣?”

    “三皇子妃。”秦若妍头一回对某个人如此生气。她冷声的打断了蓝惜月的话,郑重说道:“男人的事情那就是男人的事情,与我们女人无关。”

    她喜欢慕容卿的性子,只是单纯的做她们女人之间的朋友,不关乎大事,不关乎彼此的男人。

    就算她们的男人彼此是对立的,她们也不会牵扯其中。

    这就是她跟慕容卿两人的性子,一向如此,永远不会改变。

    而当她们彼此的男人有冲突的时候,她们必然会帮着自己的男人,但是,就算是争斗,那也是明刀明枪的来,而不会背地里耍阴招。

    但显然,她们两人的想法与蓝惜月不同。

    或者所,蓝惜月的想法就代表了所有人的想法,只是可惜,并非是她们两人的想法。

    蓝惜月讽刺的笑着,她缓步走到了她们面前,不屑道:“你说的话,有谁会相信呢?骗鬼还差不多。”

    她的视线从秦若妍的脸上慢慢的游移,最后落在了慕容卿的脸上。

    那一刻,慕容卿真的觉着脊背开始发凉,有一种很是不好的感觉。

    蓝惜月虽然还活着,但是,她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已经半条腿进入了棺材一样,透发着死气,让人觉着心里很是不舒坦。

    而且,她的那种阴冷的,像是毒蛇一样的眼神也是让人分外的不舒服。

    她突然就裂开嘴,像是一条蛇突然张开嘴一样,让慕容卿看在眼中,禁不住的就拧起了眉头。

    她没说什么,只是冲着那边的红叶跟绿心两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多注意一下孩子。

    蓝惜月好似已经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否则,她断然不会在今天这个时候跑来。慕容卿几乎可以肯定,她的前来必定没有让夏侯杰知道,否则,那个男人是如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事后,夏侯杰知道了,她必定会没有好日子过。但是,她明知道会这样还是来了,慕容卿可是不相信她会什么都不做。

    而且,她之前一进门就说出那样的话,显然是不高兴自己的孩子能够安然的生出来。对此,慕容卿岂能没有防备。

    绿心跟红叶两人忙跑到婴儿床,分开,左右站定,一脸戒备的瞪着蓝惜月,如果她真的敢做什么,她们也不是吃素的。

    管她是什么三皇子妃还是几皇子妃,敢对小殿下动手,那就是跟整个九皇子府作对,她们就算是真的动手,夏侯也也会在背后给她们兜着。

    仿佛看到慕容卿冲着两个丫头使眼色了,蓝惜月冷笑道:“怎么,以为我今天来是要对付那几个孩子?”

    “三皇子妃,不知你今日里,所为何事。”慕容卿语气生硬的问道。事关自己的孩子,别说只是一个三皇子妃,就算今天来的是皇后娘娘,她也一样会用同样的语气。

    敢伤害她的孩子,那就必须要先承担她的雷霆怒火。

    “怎么,慕容侧妃你这话我听着就有些不舒坦了。今日可是你孩子洗三的大日子,所有人都来了,难道我不能来?”蓝惜月怪笑着,突然就冲着背后的丫头招招手,“还不快点将我准备的礼物呈上来,没看到人家已经开始怀疑我们的诚意了?”

    她接过丫头递来的锦盒,随手就丢在了慕容卿面前。“这是我特别给你准备的,慕容侧妃,打开来看看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慕容卿皱了皱鼻子,就算是身侧的秦若妍也是拧起了眉头。她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道:“慕容侧妃,还是别打开了,有股味道,不知道是什么怪东西。”

    但凡孕妇或者是孩子,一般情况下最为讨厌的就是这些有味道的东西,怕就怕是一些毒物,会对自己跟孩子造成影响。

    很多东西,大人或许可以抵抗住,但是,孩子刚刚才出生没几天,本来抵抗力就弱,真要发生点什么,绝对支持不住。

    慕容卿点点头,她自然是不会打开的。不只是因为害怕蓝惜月会在锦盒里装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还因为刚刚锦盒中散发出来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有点腐臭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放置的久了,烂掉了一样。

    直觉告诉慕容卿,那里面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既然如此,她又怎么可能会愿意打开。

    仿佛看出慕容卿并不会打开,蓝惜月拧着眉头,不高兴的道:“怎么,慕容侧妃这是看不起我送的礼物了?”

    慕容卿也是来了火气,她向来也不是那种会被人欺负的主。如今被蓝惜月这样逼着,哪里还能忍得住。她冷着脸,淡然道:“三皇子妃,你能送我礼物,这一点,我很开心。但是,你不能强逼着我做什么。如果你觉着我的做法不是太合你的心意,那就劳烦三皇子妃你将礼物带走。”

    随后,她便转头静静的看着蓝惜月,“今天是我儿子洗三的大日子,我不想有人来破坏这个好气氛。”

    “怎么,慕容侧妃你以为我是故意来破坏今天这个好日子的?”蓝惜月一脸的怪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如今皇上可正在外面呢,我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触怒皇上。”

    她嘻嘻嘻的笑着,“谁不知道如今皇上最喜欢的就是你慕容侧妃,最疼爱的孙子就是九殿下的三个双胞胎儿子。说起来都是命,同样是孙子,待遇却是如此的不同。”

    慕容卿没有说话,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公平。在这个年代,人本来就是不公平的,生来就有高低上下之分。

    纵然都是皇子,也会因为其母亲的身份而有高低之分,更何况是皇孙了。

    实际上,皇上对自己的态度也是在突然之间发生变化的。之前,她也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皇上竟然会对自己这样后,还对孩子这样好。

    秦若妍倒是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淡声说道:“三皇子妃,皇上的喜好谁可以说的准?之前他很讨厌慕容侧妃的时候,怎就不见你说话?皇上喜欢谁,那是皇上的自由,我们这些人有什么资格去评论?”

    “评论?”蓝惜月摇头,“你说错了,我可不是要评论,我只是想要说实话罢了。难道,六皇子妃你就不想要让皇子多一些喜欢你自己的孩子?”

    秦若妍淡淡的道:“自然是想的,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皇上的心思没有人可以揣度。你想要让皇上喜欢你的孩子,你可以多做安排,多带着孩子进宫。你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难道就可以有什么帮助作用?”

    “作用自然是不会有的,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六皇子妃,今天可是慕容侧妃的主场,你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可是会让人误会你要宣兵夺主,怎么,你也对这九皇子府有兴趣了?”

    “蓝惜月!”秦若妍生气的喊出了三皇子妃的名字。“你好歹也是堂堂的三皇子妃,怎么能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来?实在是有*份。”

    “身份?”蓝惜月不写的撇嘴,“那算是什么东西,所谓的身份,你可以瞬间得到,但却也有可能会瞬间失去。你太过在意,倒霉的不过就是你。”

    她斜睨着秦若妍,冷冷的道:“六皇子妃,你就是太注重自己的身份了,以至于自己过的就跟一个木头一样。你自己扪心自问,这样的日子,你过的开心吗?”

    秦若妍拧起眉头,但却没有反驳蓝惜月的话。

    说真的,像她们这种身份的女人,又有几个人会是真正开心的呢。倒不如那些寒门小户的女人,可以把握住整个家庭,真正的当家做主。

    而她们呢,看似手里权力很大,但其实都是自己男人给予的权力。如果自己得不到男人的欢心,你手中的权力很容易就会被收走。

    所以,坐在她们这个位置上的女人,不管是做什么,都要考虑很多很多,一步都不能踏错。

    而且,正是因为要自视身份,所以,她们过的真是很苦。

    旁人可以开心的大笑,她们不可以。旁人可以耍小性子,她们也不可以。因为她们的身份,所以她们要做最温柔大方,体贴善良的女人。

    但其实,她们也是女人,她们也有疲累,需要男人呵护的时候。

    看到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打的火热,她们心里也不高兴,也会吃醋,也很想使小性子,让他能够知道自己不高兴。

    可惜,所有的一切就只能去想想,并不能真正的做出来。

    秦若妍是一个很懂得自己要什么的女人,虽然为此会付出很多,但是,人这辈子本就是如此,没有完美的,得到就会失去一些东西。

    她是个理智的人,从不会去做一些得不到好处的事情。

    所以,虽然会有些事情真的跟蓝惜月说的那样,会不开心。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因为那本就是她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并不会觉着有什么问题。

    “六皇子妃,你不要跟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大家都是女人,谁不了解彼此?”蓝惜月打断了秦若妍即将说出来的话,再度冷笑,“我们都是可悲的女人,穷其一生,其实不过就是个摆设。真正能够做到慕容侧妃这样的,又有几个?”

    秦若妍淡淡一笑,不知可否的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境遇,不尽相同。我们不要去羡慕别人,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三皇子妃,你总是将视线放在别人身上,可否想过,你忽略了很多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蓝惜月不甚高兴的道。“正如你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你也就管好你自己就行,别人的事情你少管。”

    “我是不想管,但显然你之前已经将矛头指向我了。”秦若妍冷声说道。“而且,今天是慕容侧妃的好日子,我也算是她的朋友,自然不想看到有人前来破坏。”

    “哈哈哈……简直是太好笑了。”蓝惜月突然就大笑出来,“我没有听错吧,你竟然说自己跟慕容侧妃是朋友?简直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

    秦若妍一脸正色的看着蓝惜月,沉声说道:“或许在你看来,我跟慕容侧妃不会做朋友,但是,我们两个人彼此认定彼此就行。而且,我们做朋友也不需要经过谁的同意,认同。三皇子妃你不认同,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蓝惜月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出来,“这话倒也有些道理,只不过,你们还是别再做朋友了,实在是太假了。算了,你们的事情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乐意管,也不愿意多管。”

    她别过脸,再度看向了慕容卿,微笑着道:“慕容侧妃,还请你看看我送给你的礼物,可好?”

    慕容卿拧起眉头,再度冷声说,“三皇子妃,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如果你不是真心要来恭贺我,那么请回。”

    她没有精力,也没有那个时间去跟她在这里浪费。

    蓝惜月倒也没有生气,她依然那样淡淡的看着慕容卿,突然就道:“慕容侧妃,我是真心前来送礼,可是看你的样子,仿佛你并不是太喜欢。”

    她弯腰将那个盒子抓在了手中,轻轻的抚摸着。“慕容侧妃,你真是好命,难产加上血崩竟然还能够将孩子生下来。”

    慕容卿再度拧起眉头,冷声说道:“三皇子妃,你这是来找事的吗?”

    “我实话实说罢了,你确实非常的幸运。”蓝惜月淡淡的道。“可是,我就没有你这样幸运了。我的孩子,才不过几个月就死了,你知道吗,他是个男婴,已经长的很好了。只可惜,还没够月份,他就这样死了。为什么?”

    她突然瞪眼,脸上的神色看着有些狰狞。“凭什么你的孩子可以活下来,我的孩子就不能活?慕容卿,都是你的错,我的孩子就是被你给害死的。”

    “三皇子妃,你怎么了?”秦若妍忙吩咐身边的小丫头过来,挡在了蓝惜月跟慕容卿之间。

    蓝惜月面色狰狞的握住了手中的锦盒,突然就咧嘴一笑,“哈哈哈……我的孩子真是可怜,那么小就要死了。但是,他虽然死了却永远都活在了我的心中。”

    她抚摸着手里的锦盒,半响后,突然就打开来。

    就在盒子被打开的那一刹那,慕容卿跟秦若妍两人清晰分明的闻到了一股更加浓郁的腐臭味。

    “我将他留在了自己的身边,每天晚上都会带着他一起入睡。这是我最后一个孩子,我最疼的也是他。”蓝惜月突然就朝着床边走了两步,那个本来挡在她们中间小丫头突然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下意识的就往后退。

    秦若妍也是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三皇子妃,你疯了吗?”

    蓝惜月却是灿烂的笑着,捧着手里的锦盒就往前走。“慕容侧妃,我的孩子也很漂亮的,你要认识一下他吗?”

    说着,她就直接将手里的锦盒往慕容卿的眼前凑。

    而之前挡着的那个小丫头早就被吓得缩到了一旁,慕容卿无可避免的看到了锦盒中的东西。

    “怎么样,慕容侧妃,他很漂亮吧。我想,他应该不会比你的孩子差。”

    “蓝惜月。”慕容卿转头,冷冷的的瞪着她。“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到我?”

    “吓唬你?”蓝惜月摇头,“慕容侧妃,你错了,我怎么可能会吓你。我只是想要请你看看我的孩子,你瞧,他还这样小,这么的可爱。我给他安排的房子不错吧,这可是我特别请人打造的,全红木,算是很高级了。”

    慕容卿瞬间黑了脸,完全想象不到蓝惜月怎么会这样变态。她竟然将自己死去的孩子给保留下来了,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特殊的药材处理过,整个尸体干煸的没有一点水分。

    不止如此,整个红木做的锦盒里面还装满了药粉,混合着尸臭,那股味道,简直能将人给熏晕了。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刚刚蓝惜月之前所说的话。她竟然每天都要带着这个孩子入睡,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就觉着恶心,恐怖。

    “蓝惜月,你疯了。”慕容卿怒道。

    她不认为蓝惜月是真的疯了,因为她之前所说的话分明是条理清晰,是个正常人。显然,她将孩子留下来,甚至,今天她会来,也都是她早就设计好的,其目的非常的简单,就是为了恶心自己。

    如果自己还未曾生孩子,或许她还没什么感觉。但是,自己刚刚生了孩子,看到刚刚那个死婴的尸体,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感,不受控制的蹿升出来。

    她无法想象,如果自己那天没能够坚持下来,自己的孩子……所以,越是如此,她就越是生气。

    “我疯了吗?”蓝惜月反问,“或许吧,不管是谁,自己孕育了这么长时间的孩子突然死了,也会疯掉。我想,如果几天前,慕容侧妃你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现如今你就会理解我的想法了。”

    她爱怜的抚摸着那个红木盒子,脸上闪过了心疼的神色。“都是我的无能,保护不了他。慕容侧妃,你知道那种眼睁睁看着孩子死去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蓝惜月,如果你再继续下去,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慕容卿给出了最后的警告。

    “哈哈哈……”不顾慕容卿那黑沉的脸,蓝惜月继续道:“慕容侧妃,不知你可喜欢?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给你的孩子准备一份。人都会有一死,更何况,你的孩子是早产,能不能养活还是个事儿。有些事情早做准备为好,你可是不知道,就这样的小棺材,想要找大师做,那也是需要提前预定的。”

    她阴冷的转过头,视线在婴儿床上打了个转儿。“你有三个孩子呢,如果不尽早做决定,谁知道之后出事的时候能不能来得及。慕容侧妃,我可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几个孩子好。”

    “够了!”慕容卿怒哼着打断了蓝惜月的话。

    秦若妍也是一脸的嫌弃,“蓝惜月,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算是她,也有些要受不了蓝惜月的疯狂了。

    “竺亭。”慕容卿冷声叫道。

    “属下在。”竺亭从外面进来。

    慕容卿挥挥手,“把三皇子妃给请出去,还有,将这件事禀告三皇子,让他最好给三皇子妃请个太医瞧瞧。”

    “是,侧妃。”竺亭答应着,直接就上去想要将蓝惜月给拉走。

    “你敢!”蓝惜月直接回头,怒目瞪视着竺亭,“我是三皇子妃,谁敢动我?”她抱紧了怀中的锦盒,像是抱着什么宝贝一样。“我今天是来道贺的,难道你们九皇子府就是要这样对待客人吗?”

    慕容卿冷冷的笑,“如果是真心前来道贺,我们自然会好生招待。但如你这般来闹事的,我想我们九皇子府不欢迎。”

    说着,她就冲着竺亭直接挥手,“拉下去。”

    她才不去管什么三皇子妃的身份,她敢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来触霉头,就别怪她不讲情面。

    事实上,她已经是给夏侯杰面子了,否则,那就不仅仅只是将人给请出去这样简单了。

    有了慕容卿的吩咐,竺亭哪里还会担心。他当即就直接扣住了蓝惜月的胳膊,托着她就往外走。

    蓝惜月死命的往后挣,“混账东西,你算什么,凭什么来碰我?该死的,滚开,放开我。”她拼命的挣扎着。

    但是,竺亭又岂会容她挣脱,他的那只大手就跟铁钳子一样,死死的扣住蓝惜月的胳膊,用力的往后拉。

    “混账!”蓝惜月再度怒吼,她突然就将手里的盒子往竺亭的脸前凑,“你想跟我的孩子一起死吗?”

    竺亭被吓了一跳,但是依然没有松手。他可不是那种胆小的女人,他见过的比这可怕的事情多的去了。如此小阵仗,又怎么可能吓得了他。

    “你在做什么?”突然,一道冷喝声在门口响起。

    室内的几个人全都停下来,尤其是蓝惜月,她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像是老鼠遇到了猫。

    夏侯杰冷厉的看着蓝惜月,眼睛开始往外喷火。“你真的很好。”

    真是大意了,一时不注意,她竟然就跑到这里来了。

    他的视线往蓝惜月手里的盒子扫了一眼,脸上的冷硬之色更加的浓郁。“蓝惜月,你找死。”

    那没有压抑,没有遮掩的杀意倒是吓了慕容卿一跳。

    她是知道夏侯杰不喜欢蓝惜月,但也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竟然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了。

    “你杀了我啊。”蓝惜月毫不畏惧的冲了上去。“你已经杀了我的孩子,现在终于要杀了我吗?”

    她扑过去,还没到跟前,她的手臂就被夏侯杰给扣住。

    感受着手腕处传来的剧烈痛楚,她却一点都不害怕。蓝惜月哈哈大笑着,道:“反正你很早之前就想杀我了,我不死,怎么给慕容卿腾位子?夏侯杰,你巴不得我能早点死是吧?”

    她往前凑了凑,凄楚一笑,“夏侯杰,来吧,杀了我,你就可以得到你一直想要得到的女人了。”

    “放肆!”夏侯杰再也无法忍耐,直接怒吼出声。“你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来历吗?”

    蓝惜月的身子再度瑟缩了一下,“什么意思,夏侯杰,孩子还有什么来历?”

    “你真的要我说的清楚明白?”夏侯杰再度冷笑。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只知道你要杀了我。夏侯杰,何必还要再这样浪费时间,你难受,我也难受。实际上,我早就不想活了,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夏侯杰直接挥手,“将她给我送回去,关起来。”简直是疯了,他居然在这里跟她浪费时间。

    很快,两个暗卫就冲了出来,直接就扭住了蓝惜月的胳膊,拖着往外走。

    “夏侯杰,你以为不让我说话就可以不让大家知道你的心思了?”蓝惜月就算被拉到了门外,还依然在怒吼着。

    但是很快就听不见她的声音了,显然,她应该是被人堵住了嘴巴。

    夏侯杰一直就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好一会儿后,他才对慕容卿道:“卿儿,对不起,是我没有处理好。”

    “三皇兄,我看三皇子妃的情况不是太好,你还是多注意一些吧。”慕容卿认真的道。

    事实上,她知道夏侯杰是个好人,所以,她不希望他将来会因为一个女人而痛苦。而且,从之前他跟蓝惜月两人的对话就可以听的出,蓝惜月最后一个孩子,只怕是得来的不太光彩。

    否则,之前夏侯杰不会说孩子有什么来历,还是用那种充满怒意的语气。

    对此,慕容卿倒是有点想法,因为这件事,她在前世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耳闻。只不过,那个时候并没有人敢胡乱说什么。

    蓝惜月的手段极为的可怕,敢在背后说她的闲话,那根本就是不要命了。

    这一世,依然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但是,很多事情也不一样了。慕容卿突然就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再度选择夏侯杰,否则,在三皇子府的日子必定不会太好过。

    九皇子府虽然有个柳园园也很让人不舒坦,但是,柳园园这个人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厉害的手段。甚至,她耍手段,到最后都变成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可蓝惜月不同,那个女人可怕的厉害,各种手段都会用。

    很多时候,你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中了招。

    对此,慕容卿是深有体会。而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的同情夏侯杰。

    与秦若妍不同,她虽然也会使用一些小手段,但是,她的心里是爱着夏侯瀚,并且也是心往一处使的。可蓝惜月的心里却就只有她自己。

    她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甚至不去管自己那样做会不会伤害到别人。

    “我会注意。”夏侯杰沉声说道。“你们没事吧?”

    慕容卿摇头,反正她是没有看到蓝惜月做什么手脚。

    在她看来,今天蓝惜月过来一趟,无非就是想要恶心恶心她。

    “没事就好。”夏侯杰松口气,他真的很害怕慕容卿会出事。

    “既然如此,我先去前面。”夏侯杰冲着室内的两人点点头,转身离开。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慕容卿跟秦若妍都没有开口说话。事情虽然已经解决了,但是,两人一时还是无法从之前的情绪中挣脱出来。

    许久之后,秦若妍才感慨万千的道:“我真是没想到三皇子妃竟然如此疯狂,她做出来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可怕。”

    慕容卿默默点头,“谁说不是。”蓝惜月确实有些太疯狂了,而且,她对自己孩子做出的事情,太让人受不了。

    表面上看,她应该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但实际上来看,根本不是那样。

    她将自己的孩子给弄成干尸,很清楚的可以看到,孩子体内应该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有哪个女人能舍得对自己的孩子这样做?

    人死为大,本应该早点入土为安。她不但没有那样做,还将孩子的尸体给弄成了那个样子。要说她是舍不得孩子,但也不一定要这样做。

    慕容卿甚至觉着,蓝惜月之所以这样做那就是为了要恶心自己。

    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沉默。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皇上派人来通知,说是前面已经准备好了,让人将孩子给抱出去。

    慕容卿答应了,吩咐红叶两丫头还有竺亭他们一定要注意看好孩子,时刻要注意着。

    有了之前蓝惜月的事情,慕容卿总是觉着不舒服,心里有些不踏实。

    直到让他们几个人再度确定后,慕容卿才放心的让他们将孩子给抱出去。

    本来,洗三这种事是要在外面当众进行的。但是因为几个孩子都是早产儿,体质并不是太好。所以,皇上便特别将仪式安排在了前面的大殿内。

    门窗都关上,不会吹风。

    当孩子被抱出去之后,慕容卿就一个人静静的靠坐在床头,看着手里的话本小说。

    寻常时候,她自然是没得看的。夏侯奕说这会伤害眼睛,早就将小说给没收了。这一本还是她费尽了心思才让红叶给自己给找来的,她答应红叶,每天只能看十页。

    如今没有人在这里,她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还没有看个几页,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慕容卿心中一个咯噔,忙将手里的书给放下,紧张的看向了门口,心里涌出了一些不安的感觉。

    “怎么回事?”慕容卿看着进来的红叶,心中的不安更加的强烈。

    红叶快步走上前来,脸红扑扑的,可以看的出来,她是一路跑着回来的。“侧妃,出事了。”

    慕容卿忙从床上下来,急声道:“是不是孩子出事了?”

    红叶快哭出来了,因为哽咽而无法说话,只是不停的点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卿快要疯了。最怕出事,可到底还是出事了。

    “奴婢也说不好,当时的情况非常的古怪……我真的说不好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卿做了几个深呼吸,好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更衣。”她必须马上过去看看。

    “侧妃,您不用去了,殿下已经带着几个小殿下回来了。”

    慕容卿闭了闭眼,完全想不到在今天这样的日子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好。”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在床边坐下,默默的发呆。

    心里却在不停的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会跟蓝惜月有关系吗?当时她拿出那个锦盒出来的时候,她就该阻止的。

    哪里会那么巧,她一出现,孩子就出问题了。

    她真的而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让人将蓝惜月给丢出去,如此,应该也就不会再有这些事情了。

    如果孩子因此而出了什么问题,她真的会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很快,外面再度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慕容卿快速抬头看过去,正好便见到了夏侯奕朝着这边看过来。“殿下!”她红着眼眶就冲了过去。

    夏侯奕的手里抱着两个孩子,见她冲过来,忙将孩子交给了身边的红叶跟绿心两丫头。他一把接住她,搂着她的腰往里走。“别紧张,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慕容卿挣开他,直接就冲到了孩子身边。她从绿心的手里将老二给抱过来,垂头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为什么会这样?”

    药王从后面走进来,也忙道:“是的,没事,有我在,不用担心。”

    “脸都成七彩的了,怎么可能会没事?”慕容卿觉着心都要碎了,几天大的孩子,为什么却要遭受这样的大罪?

    慕容卿帮着红叶他们将孩子放到婴儿床里面,探头认真的,一个个的瞧过去。这才发现,老三的情况最差,一张脸几乎就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了。

    慕容卿心疼的要死,老三本就最弱,如今再……她简直不敢想象之后老三会发生什么事情。

    “卿儿!”皇上那沉重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什么事儿?”难得的,慕容卿并没有行礼,也没有转头,此时的她,心里眼里就只有孩子三人。

    “在孩子没有抱出去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皇上气急败坏的问道。

    他现在还不知道蓝惜月曾经来过的事情,要是知道的话,早就派人去将她给抓来了。

    夏侯奕却是看向了药王,沉声问道:“师父,诱因是什么?”

    慕容卿抱起了老三,听着他那细弱的哭声,难受的真想找个什么人来暴打一顿。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卿的声音也很是压抑。“难道是毒发了?”

    这种七彩的颜色,很难不让慕容卿想到夏侯奕体内的毒。

    之前药王就已经说过,这种毒会遗传,但是,具体会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

    上古奇药已经消失了太久太久,他也只是从一些古籍中看过这些药的作用罢了。如今,他也在研究,但一切不过是才刚刚开始,想要真正弄懂,弄的透彻,还需要一些时间。

    慕容卿之前并不是太担心,因为药王说过,就算是遗传,毒素也不会太重。毕竟,夏侯奕体内的毒早就被解了大半。

    遗传到孩子体内的毒也就更少了,所以,等孩子大一些,配置出一些解毒药也就行了。

    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分明就不像是药王所说的那么简单。

    “师父,是不是毒素发生了变化?”夏侯奕又问。

    药王无奈的点头,“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首先,这确实是毒发的表现。这与我的预期相差太大,本以为至少要等到十多年后。小九说的对,造成这样的状况,显然是有原因的,必定是有什么诱因引发了毒素的提前爆发。只不过,暂时我还没有检查出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孩子会如何?”慕容卿紧张的问。

    药王想了想才道:“如今毒素好似发生了变化,以至于就算是我也无法肯定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只能尽力压制毒素,但是,最终是否能够清除毒素,我不敢肯定。”

    慕容卿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就算是夏侯奕以前中毒的时候,药王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可为什么孩子体内的毒不过是遗传到的少部分,却让药王无法做出保证了?

    皇上气得要疯了,当即怒吼道:“到底是谁做的?”

    “卿儿,你也别太担心了。我虽然不能替他们清除毒素,但我可以确保他们在二十年之内没事。”

    皇上松口气,“好,二十年,在这二十年内,我们一定要想到办法替他们解毒。”

    “其实,我一直都有个想法。”药王沉思片刻,突然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射在了他的身上。“什么想法?”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药王面色沉凝,显然即将要说出来的话比较的有份量。“上古奇药,人人都知道,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但是现在却突然冒出来,要说只是在某个遗迹中找到的,不可能有如此多的份量与种类。所以,我猜想,应该有掌握上古奇药的人存在这个世上。”

    慕容卿心神震动,如此说来,她的孩子还是会有希望的。

    二十年是吗?那么,在二十年之内,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一定要找到那些掌握上古奇药的人,给自己的孩子找到解药。

    “如此,我们也就可以放心了。”皇上松口气。“但是,朕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药王老先生说了,一定是有什么诱因出现过。卿儿,你说,之前是不是有什么人曾经来过你的房间?”

    ------题外话------

    推荐妞儿们去看一个好看的现代文,蝶乱飞的《绔少宠妻上瘾》,设定比较贴合现实的一部文,竹子已经开啃了,妞儿们可以去看看哦……么么哒,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