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61 卿卿是祸水灾星

061 卿卿是祸水灾星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诚王爷故意用那种挑衅的眼神看着慕容卿,后者却是没什么反应,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仿佛一点都不在意他到底会说出点什么来。

    诚王爷冷冷的笑,装,你就可劲儿的装吧,倒是要看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他对自己这次的计划实在是太有信心了,天机一族的人出现了,还有什么人敢怀疑他们说的话?

    慕容卿,她就算不是真的祸水,也会成为祸水,更何况,她本身就很有问题。

    皇上冷冷的注视着诚王爷,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超乎他的预料。一开始,他真的以为诚王爷是打算找夏侯奕的麻烦。

    可直到此时才发现,夏侯奕根本就只是个幌子。他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实际上就是为了引出慕容卿。

    今天,他是不将慕容卿给收拾惨了是绝对不罢休的。

    皇上不相信这一切,可架不住大家相信。

    天机一族出现了,还有谁会去怀疑他说出来的话。自从天机一族出现到现在,凡是他们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不灵验的。

    他们的话就是预言,时间到了就会发生。

    皇上很清楚,如今最麻烦的就是天机一族的人,只要玉灵不再帮着诚王爷,那么这次的危机就很容易会度过。

    麻烦就在于,如何才能够让玉灵不帮着诚王爷?

    皇上思量了很久,反正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头绪。

    就在皇上费尽心思想要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诚王爷却是突然竖起了一根手指,他指着上方,脸色沉凝的道:“命运是存在的,人一出生,你的命运就已经被设定好了。或贫穷,或富有,或高贵,或低贱。不管是哪一种,早在你出生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就都定型了。”

    他环顾着众人,看到大家好似微微点点头,这才满意的继续说道:“可能大家会想,如果是早已经预定好的,那为什么很多人会从贫穷变得富有,低贱变得高贵?因为,那也是被预定好的。有谁敢说自己不相信命运?”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轻轻摇头。或许很多人会觉着那所谓的什么神棍之说是没什么意义的。但是,一旦事情发生了,又有几个不会相信命运这回事。

    如果真的不相信,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想着去求神拜佛,实际上,大家都还是隐约相信有那样一个神秘的所在。

    而天机一族的存在,正好是可以证明这一点的。

    “诚王爷说的很对,人一出生,她的命运就已经被确定了。”游大人附和道。

    诚王爷点头,“正是如此,而慕容卿,她的命运,估计在场没有一个人可以想象的到,她本来活不过十八岁,但是现在,她依然完好无损的站在大家面前。你们无需怀疑,玉先生已经给她批过命,慕容卿确实是一个命短之人。”

    玉灵看着皇上,郑重的道:“当我来到京城的时候,就很清楚的感觉到京城的天数发生了变化,隐隐有一股很强大的气息在影响着皇室的运数。经过我的一番探查才最终发现,那个人就是慕容卿。”

    “玉先生当时很想追查清楚,但是,九皇子府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机缘巧合之下,他找到了我。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知道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如果只是牵涉道慕容卿自己的私事,我断然不会去管。可眼下她已经要影响到整个天昊国的运数,那我就不能袖手旁观。”

    诚王爷再度走到了皇上身前不远处,跪倒在地。“皇上,这就是事实,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慕容卿都是祸水,而且,一旦她继续存活,她就必定会给天昊国带来灭顶之灾。皇上,还请你想想天昊国几百年的基业,想想数以万计的老百姓。难道,皇上你真的就舍得看到那么多人给她陪葬?”

    顿了顿,诚王爷再度道:“本是一个该死的人,为什么还会继续活着?她不是祸水,又是什么?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了什么妖法才能够让自己继续活着,但想来不会是什么好法子。或许,这就是为何她能够影响皇室气运的原因。”

    “这点我可以证明。”玉灵说道。“据我了解,应该是有人替她实施了逆天改密之法,而且,必定是以命填命。慕容卿想要活下来,那就必定是要窃取其他人的命数。”

    众人大惊,有些人甚至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以命填命?什么意思,难道说,慕容卿身边有那种高人,可以帮她窃取旁人的性命。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皇上的身上。

    皇上的身体一向非常的好,无病无痛,毕竟,如今他也是正值盛年。可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中了毒,而且还是那种根本没有解药的毒。

    事情真的会这样巧合吗?

    玉灵不会说谎,那就一定是真的了?

    如此一来,很多人就都明白了慕容卿的打算。

    窃取皇上的命,那可是一举两得的最好选择。

    首先,她自己可以继续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其次,如果皇上真的死了,那么,接下来继位的极大可能就会是夏侯奕。

    如此,那慕容卿就会是铁板钉钉的皇后,一国之母。

    真这样的话,慕容卿以后想要窃取什么人的性命,那不就是她一句话,一个想法的事情?

    想到她会一直依靠窃取他人的性命存活着,就像是一个老妖怪,众人就不由自主的,打从心底里涌出寒气,浑身都开始颤抖,脊背都已经湿了。

    太可怕了,青天白日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皇上的脸都绿了,如今的情况是对慕容卿越来越不利了。很多事情越是无稽就越是会有人相信,

    关键就在于,这件事真的是可以有迹可循的。

    玉灵仿佛还担心众人不够震惊,他再度道:“你们或许对这个逆天改命的法子不太了解,首先,两个人的命数一定要合拍,其次就在于那个人一定要心甘情愿。”

    “我们是疯了吗?”诚王爷冷笑,“谁会愿意为了一个妖孽,一个祸水而甘愿付出自己的性命。”

    玉灵微微一笑,道:“正常情况下,这种事情是很难发生的。但是,想要做到,那还是会有法子的。”

    诚王爷一怔,而后便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道:“玉先生,你的意思难道是想要说,只要慕容卿愿意,只要彼此的命数适合,就算那个人根本不愿意为了她添命,她也是有办法让那个人心甘情愿的答应?”

    “正是如此。”玉灵郑重点头。

    顿时,室内响起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抽气声。

    诚王爷好似还有点不相信,他指着室内的众人,用一种怀疑的语气问道,“玉先生,你的意思是说,不管我们什么人,她都可以做到?”

    每当诚王爷指向谁,那个人就会浑身爬满了鸡皮疙瘩,而后迅速的躲开,很害怕会被他一指,小命就要丢了。

    “你她岂非是想活多久就能够活多久?”诚王爷再度不敢置信的道。

    玉灵想了想,才道:“理论上应该是这样,但是,很多时候会有限制。天机一族不会说谎,所以,我只能说,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那就会有这样的结果。”

    诚王爷惊叹一声,“真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也太可怕了。皇上,您听见了吗,慕容卿不只是祸水,她还是个妖孽。这样的人,你怎能允许她继续活在世界上?”

    皇上没有回话,其他人也都是不敢吱声。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再加上牵连甚大,没有人敢随意开口,很担心会因此而给自己惹上麻烦。

    而作为当事人的慕容卿,她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诚王爷的话,显然不可能全是真的,但也绝对会有一部分是真的。只有这样虚虚实实的放在一起,才更能让人信服。

    如果全都是假的,在场中不泛聪明之辈,很容易就会戳穿他的。

    慕容卿可以断定,其中一定有一部分是真的。

    而最为有可能是真的就在于逆天改命这一块,当然,玉灵跟诚王爷两人后面说的就有些夸张了,人怎么可能无止境的进行逆天改命。

    当然,如今可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慕容卿握紧了夏侯奕的手,心里就像是被人用锥子去扎一样的疼。

    之前难产,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那种感觉非常的真实,她绝对不相信那是假的。

    并且那天也是她前世离世的日子,如此说来,本应该注定了她在那天死去。

    但是,她却没有死。如此,玉灵跟诚王爷两人所说的就很有可能了。

    到现在,她依然还不知道天机曾经来过的事情,所以,她心里想的是,当时一定是夏侯奕找了什么高人,替自己做了逆天改命。

    慕容卿下手的力气很大,指甲甚至有些要深陷入夏侯奕手背的趋势。

    他到底分给了自己多少日子?

    必定不会少,她太了解他了,就算是他自己死,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殿下!”慕容卿垂头,压低了声音,难过的喊了一声。

    夏侯奕微微的叹息一声,将她拥的更紧。本来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没想到,现在还是知道了。

    “你不该!”慕容卿握紧了拳头,如果她的命是需要用到他的命来填补,那她宁可不要活着。只要孩子活着,他活着,自己就已经没有遗憾了。

    历经前世今生,她其实已经比人要幸运了。有几个人可以重新再活一回?她能够重来一次,并且跟夏侯奕再一起,有了几个可爱的宝宝,还有什么其他的奢求呢?

    就算是让她现在就死,她也是愿意的。

    “傻瓜!”夏侯奕拍了拍她的手背,“别多想。”

    慕容卿拧眉,如何不去想,逆天改命可不是什么小事,更何况是以命填命。

    只是,她也知道眼下不是说这些的好时候,当即,她就打算站起身,彻底的解决这次的事情。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怒吼却是打断了慕容卿的动作。

    “够了!”突然,夏侯杰出声打断了诚王爷的话。

    他快速的看了慕容卿一眼,心中的情绪翻腾的厉害。

    以前,他一直弄不懂一件事,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因为喜欢慕容卿,所以,他也是做足了功课。一段时间内,他甚至想要动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去得到她。

    他曾经找到一个高人,虽然并非出自天机一族,但也是有些能力的。

    他希望高人能够做法,让自己跟慕容卿走到一起。

    当时高人做法后说出的一番话却是让他非常的疑惑,那人说,慕容卿本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她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

    夏侯杰至今还记得,他当时很生气,差点没让侍卫将那个人给杀了。

    犹记得,那人淡然的说,“三殿下,你纵然杀了我,那也是事实。”

    “为什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夏侯杰冷冷的道。

    那人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事实上,我也是无法看破天机。只是能够测算的出来,她是一个早就死了的人,不,或者说,今生,她的命数很奇怪,有两辈子截然不同的命数纠缠在一起。”

    “两辈子?”夏侯杰疑惑,“那是什么意思?”

    “有可能就是,前世的事情她并未忘记。”

    “不可能。”夏侯杰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相信天数已经是我的极限,你如今还要跟我说,人真的有前世今生?”

    那人失笑,淡然的说道:“三殿下,你既然找到我,那也就表明你是真的相信这回事,否则,我不会出现在这里。前世今生,确实存在,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够知道前世的事情。而很明显,慕容卿的存在就是个特例。当然,我如今还不清楚她为何会知道。”

    夏侯杰闭了闭眼,开始在心里去认真的思量这件事的可能性。前世今生,真的存在吗?

    如果真的存在,那慕容卿的前世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前世是夫妻。”那人给出了一个让夏侯杰震惊的答案。

    他重重的握拳,咬牙,怒声道:“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否则,我定然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我还未到死的时候,所以,我可以肯定,殿下你不会杀我。”那人说的非常的笃定。

    “说清楚。”夏侯杰冷喝。

    那人点点头,这才道:“经过我的测算,慕容卿的前世跟你是有夫妻缘分的,只是没有孩子,不,应该说,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死了。当然,这些或许也会有一点点偏差。如果三殿下你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最好还是去寻找天机一族的人。”

    “足够了。”夏侯杰闭眼。原来,他前世真的跟慕容卿是一对?

    难怪,他见到慕容卿的那一刻,心里就有着很清晰的触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叫嚣着,让他去靠近她,那种急迫感让他明白,那个女人就是他最想要的。

    之后的发展,越来越出乎他的预料。

    他从未想到有一个女人竟然能够充满了自己的一整颗心,他很想得到她,发了疯死的想要跟她在一起。但是,任凭他如何做,如何付出,慕容卿却仿佛完全看不到他的好。

    “为什么她不要我?”夏侯杰发出了痛苦的喟叹。

    那人听了,极为无奈的道:“前世的因,今生的果。我能力有限,无法测算出你们前世到底经历过一些什么,但想来,前世对于她而言,或许并非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又或者发生了很多让她痛苦的事情,所以,今生她不敢再继续前世的一切,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不允许。”夏侯杰重重打断了那人的话,“既然前世她就已经是我的女人,那她今生也注定会是我的女人。”

    那人却是微微摇头,“殿下,今生你与她无缘,无份。”

    “你住口。”

    “殿下,还请你一定要想想清楚。强扭的瓜不甜,而且,你如果一定要改变天机,纵然让你真的得到了她,将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甚至,你们两个人其中一方会遭受天谴。殿下,你愿意看到你喜欢的女人承受天谴?”

    夏侯杰楞然,好半响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我只是想要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

    “但是你们真的没有缘分。”那人无奈的叹息,“殿下,千万不要做让自己,让对方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今生,如果你能够好好经营,或许,下辈子你们会有机会。”

    夏侯杰眼睛一亮,“当真?”

    “我只能说有机会,但却不是绝对的事情。命数这个东西,有些时候,纵然是注定的,但也要看你们两个人的缘分。如果她跟另外一个人的缘分更重,那么……殿下,好好珍惜,不要做傻事。”

    夏侯杰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无法想象自己满心希望却换回了这样一个可怕的结果。

    什么没有缘分,明明前世他才是她的夫婿不是吗?

    今生为什么就会改变了?

    难道是慕容卿自己的想法?但是,为什么?

    想到一直以来慕容卿对自己的抗拒,夏侯杰就觉着很难受。如果慕容卿真的是以为有前世的记忆才会如此抗拒自己,那他前世到底是对她有多么差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明明是自己的,转眼间却就变成旁人的了。

    夏侯杰无法不恼怒,不怨恨。

    他派人将那个高人给送走,并且严厉警告了一番,不准他将慕容卿的事情给泄露出去。

    这件事谁要是听闻了,绝对会给慕容卿带来灭顶之灾。

    之后,他就窝在府中很长的时间,不见人,只想静下来认真仔细的去想想自己跟慕容卿之间的事情。

    半个月后,他最终做出了选择。

    那个高人说的对,今生,他只怕真的是跟慕容卿没什么缘分。

    慕容卿显然是喜欢夏侯奕的,并且,以自己对夏侯奕的了解,他想要得到什么人就必定会得到。

    所以,他除非真的是动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否则,他绝对无法得到慕容卿。

    但是,正如那个高人所说的一样,如果真的那样做了,万一会因此而遭受天谴,自己承受也就罢了,如果却因此而连累了慕容卿,他能够接受吗?

    显然,他无法接受。

    如此,他也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彻底放弃。虽然不能让她作为自己的女人,但是,他依然可以接近她,喜欢她,对她好,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

    虽然不知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夏侯杰可以想象得到,自己一定是对慕容卿不够好,否则,她不会不选择自己。

    从这之后,他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用一个哥哥的身份去对慕容卿好。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有人将这件事给挑了出来。

    他无法想象,一旦事情被肯定,慕容卿会承受怎样的后果。

    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一件事,夏侯奕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疼宠慕容卿。

    如果玉灵跟诚王爷说的是真的,那么,夏侯奕竟然会为了慕容卿而不要自己的命。

    换做是自己,也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不会做的像夏侯奕这样坦然。

    在这一点上,夏侯杰对于夏侯奕是有些钦佩的。

    他不愧是个好男人,也不愧是慕容卿的男人。

    夏侯杰如今的心思很简单,只要慕容卿好,一切就都好。

    眼下那么多人去找慕容卿的麻烦,他岂能袖手旁观。

    之前自己不能替她改命,那如今,也是要为她清楚这些障碍。

    冷笑着,夏侯杰看向了诚王爷跟玉灵两人。“你们口口声声的说了半天,全都是你们一己之言。玉灵,你说你是天机一族的人,谁可以证明?不要以为弄些奇怪的手势出来就可以糊弄大家了。在场人中,有谁真正见识过天机一族的能力?”

    他冷笑着去瞪众人,又道:“天机一族消失了几百年,所有的一切都快泯灭了。如今突然冒出来,谁可以肯定那不是招摇撞骗?”

    “我不是。”玉灵认真的道。

    “你说的话不算。”夏侯杰不高兴的打断他的话,随后,他就又去看诚王爷,“还有你,口口声声的是为了父皇,我看就是为了你自己。不要跟我辩驳,我只想问你一句,除却这个所谓天机一族的人,你还有什么证据来指证卿儿?”

    诚王爷倒是没什么惊讶的表情,仿佛早就知道夏侯杰会开口询问这些。

    他冷笑道:“既然三殿下对此有些疑问,那我就说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想来就可以证明了。”

    “快点。”夏侯杰没什么耐性的道。

    诚王爷倒也干脆,他冷声道:“还记得慕容卿一出手,太后都出事了,这算不算是其中一件刑克的事情?”

    夏侯杰不屑的勾起了唇角,“你我都很清楚太后的事情,这件事你还敢提?”

    “怎么就不可以提?不管太后对错,总之是因为慕容卿才会导致了之后的事。三殿下,你不会否认吧。”

    夏侯杰语塞,诚王爷说的没错,如果没有慕容卿,太后依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国之母。

    诚王爷哼了一声,又道:“因为慕容卿,将军府的大夫人也是出事了,对也不对?”

    没有人回答,因为这是事实。

    诚王爷得意的扬起了笑容,又道:“之后的事情可就更多了,像慕容青,慕容礼,九皇子府后院的那些女人,几乎个个都出事了。三殿下,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借口可以替她说出来?”

    夏侯杰咬牙,怒道:“那些都是巧合,而且,谁可以确定九皇子府后院的女人就是她所为?”

    “我不可以确定,但慕容卿却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多人死了,还有失踪的,没有问题,谁相信?”

    “还有吗?”夏侯杰怒哼,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还能够说出慕容卿多少个罪状。

    诚王爷突然就悲伤的闭上了眼睛,“我的女儿柳园园,难道就不是吗?还有皇上,如果今天不是慕容卿孩子洗三的日子,皇上会出现?皇上又会中毒?”

    他突然就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侯杰,“三殿下,不知道你还要如何去维护她?”

    言下之意,你想要维护她,可以啊,你至少也要给出点理由不是吗。

    “我不需要给出理由,因为你所说的都是你自己的猜测,一切都不过是巧合罢了。”

    “一件事两件事或许是巧合,但是,这么多事情堆积在一起,那就绝对不是巧合了。”诚王爷重重的打断了夏侯杰的话。

    夏侯杰拧起眉头,心中思量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够帮到她?

    诚王爷的话,说实际的,很有道理。

    这么多的事情凑到了一起,本身就是一件很让人觉着奇怪的事情。关键就在于,慕容卿对此根本就无法做出任何的解释。

    好半响后,就在众人以为夏侯杰不会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再度出声,“我用性命做担保。”

    诚王爷笑出声来,“三殿下,瞧你这话说的,用你的性命做担保,如果我是慕容卿,或许会非常的感动。可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您的保证又有什么用?”

    夏侯杰阴冷的看着诚王爷,“你这是要强词夺理,一定要对卿儿不利?”

    “三殿下,虽然慕容卿是你的弟妹,但也无需叫的这样亲热。”诚王爷讥讽的笑着。“不知情的可是会怀疑你们之间的关系。”

    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慕容卿的肚子,“如今她才刚生了孩子,你可不要给她惹出点什么祸事来。”

    “混账!”夏侯杰怒骂。

    这老混蛋,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如此侮辱慕容卿?

    啪!

    沉闷的声音清晰的在众人耳边响起,等到众人回神的时候,诚王爷已经倒在地上了。

    他匍匐在夏侯奕的脚边,不敢置信的喊道:“九殿下,你怎么可以对我动手?”

    “不应该吗?”夏侯奕冷冷的笑,“你污蔑我的女人,说她是祸水,还要往她身上泼黑水。怎么,这样我还不可以动手?”

    “你!”诚王爷咬牙,“你这是做贼心虚。”他怒吼,“如果不是担心我们揭穿了慕容卿的真面目,你何必要急着动手?”

    “想再尝尝那种滋味?”夏侯奕扬起了自己的手掌。“我本不喜这样随意动手,有失身份,但是,你不该对我的女人动了心思。”

    诚王爷不畏惧的坐起来,怒道:“九殿下,那是你的女人,你是可以维护,但是,你不要以为你一个人就可以堵得住悠悠众口。慕容卿是个祸水,是个灾星,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如果你不想方设法的除掉她,早晚天昊国会败落在她手中。到那个时候,不只是慕容卿是罪人,你九殿下也同样会成为天昊国的罪人。”

    “那又如何?”夏侯奕不屑的看着他,“你不会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了?诚王爷,我给了你这么长的时间,让你像小丑一样的唱戏,只可惜,你并没有唱出一场好戏来。”

    “九殿下,你到底想说什么?”

    夏侯奕往前踏开一步,一把揪住了诚王爷的前襟,直接就将他给提起。“所谓的中毒,根本就是你自己玩出的把戏,不就是想要引出后续的这些事情,往卿卿的身上泼脏水?”

    “你说什么?”诚王爷瞪眼,“九殿下,你不能混淆视听,睁眼说瞎话。分明就是你们下毒,怎么就变成我下毒了?九殿下,你可不能太……”

    “太无耻?”夏侯奕冷笑,“你为了对付一个女人,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将天机一族都给翻出来了。如此,你不无耻?”

    诚王爷使劲的挣扎,但是,他岂会有能力在夏侯奕的手中挣脱。他就像是一只濒临死亡的小鸡,虽然蹦跶的厉害,但却完全蹦跶不出个结果来。

    “九殿下,我说的都是实情,玉灵先生说的也都是实话。”

    夏侯奕再度朝着前面逼近了一步,“什么实话?谁给你的胆子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都加在卿卿的身上?”

    “什么莫须有,都是事实?九殿下,难道太后他们出事跟慕容卿没关系?”

    夏侯奕冷冷的看着诚王爷,猛的一松手,当诚王爷快要掉落下来之时,他就再度出手扼住了他的脖子。他慢慢的将诚王爷给举高,看着他因为喘不过气来而脸色发紫,发胀。

    “太后,她自己做错事,与卿卿何干?大夫人,更是如此。至于慕容青,不要忘记了,他是病死的。至于慕容礼,也是他自己做错事才会导致之后的一切。至于我九皇子府后院的女人,没有一个人死了,因为她们都被我给送走了。”

    说完,他不顾众人那震惊的神色,再度道:“不要问我她们去了什么地方,我只可以说,她们现在都过的很好,还有,这件事,她们的家人全都知道。”

    看着诚王爷快要吐出舌头来了,夏侯奕这才稍稍放松了点力气,“你一定会奇怪,我向来不是多话的人,今天为何要说这么多?”

    诚王爷说不出话,只是用眼睛狠狠的去瞪他。你为什么不像平时那样闷声不吭的?为什么?

    夏侯奕眯起了眼睛来,“因为我不希望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卿卿的好是你们不知道的,我不希望任何人误会她,以为她是个妒妇,是个什么所谓的灾星。”

    “那么,九哥,虽然这些事情可以说的通,但是,逆天改命的事情又怎么说?”夏侯翎突然出声,“天机一族的人不会说谎,既然他说有这种事发生,那就一定是有,九哥,你不会不承认吧。”

    夏侯奕头也不回,冷冷的道:“天机一族的人是不会说谎,关键在于,他是天机一族的人吗?”

    夏侯翎一怔,眉头就开始不受控制的皱起,“九哥,你想说什么?”

    “玉灵,他不是天机一族的人。”夏侯奕淡声说着。

    他直接就将手里的诚王爷给丢在了地上,众人分明就看着他随手那么一扔,但是,诚王爷落地之时却是发出了砰然巨响。

    啊!

    诚王爷抱着自己的腿,尖声叫着。“我的腿!”

    夏侯奕却是不管,直接就转过了身子,看向了夏侯翎,“你想要做手脚,也要有点脑子。”

    夏侯翎抿了抿唇,不悦道:“九哥,你这话说的是否有些过分了?”

    “过分?”夏侯奕不屑的勾起了唇角,这样就过分了?他们对付他女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想着过分?

    亏得他们能够想出这样一个点子来,祸水,灾星。

    不错,如果进行的顺利,慕容卿真的会完了。

    如果皇上不相信慕容卿,她也完了。

    自己想要救慕容卿,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用一些非常的手段。

    他很庆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皇上现在是真的很喜欢慕容卿。

    更加庆幸的是,他之前做了很多的准备。

    这一天,他早就预料到了。

    从之前慕容卿跟自己说起过她的事情后,夏侯奕就想了很多,他最担心的就是会发生今天的事情。没想到,最终还是发生了。

    好在,他未雨绸缪,做了很多的安排。

    如今,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冷笑着,夏侯奕道:“我比你们心慈手软多了。”

    如果不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对这些人动手,他早就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九哥,你说这么多也没什么意义。不如,你还是先证明玉先生的身份吧。”

    夏侯奕反问道:“你确定?”

    “九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夏侯翎有些诧异,为什么不确定。

    夏侯奕再度逼近了一步,“我是在给你机会,现在你还可以反悔,如果你坚持,待会儿有什么后果,你都要自己承担。”

    夏侯翎笑起来,“九哥,瞧你说的,这件事与我何干?我不过是说出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罢了。”

    “哼!”

    夏侯奕直接就是一记冷哼,而后果断的转头,再也不去看他。

    随后,他就慢慢的走到玉灵身边。

    他站在玉灵对面,静静的看着他,后者也毫不示弱的看回去,两个男人好似在用眼神交锋,说着旁人不知道的话。

    玉灵心里其实是有些震撼的,他一早就知道夏侯奕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但是却没想到他的耐性竟然如此厉害。

    说实话,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自己的女人被欺负,绝对无法忍受住。

    可是,今天这件事,闹腾到现在已经足足有半个时辰了。但是在这半个时辰之内,夏侯奕愣是没有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的意见。

    他任由诚王爷等人说个没完,不管他们说出怎样尖锐的话,怎么去诋毁慕容卿,他就是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初开始的时候,他也是有些诧异的。还以为这个夏侯奕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厉害。

    不过,后来一想,他倒是也可以理解了。

    不管夏侯奕有多么的厉害都好,他总归就只是个普通人。今天的事情本来就发生的很突然,他没有准备之下,自然是不好有什么反应。

    只怕他就算是想有什么反应,也没有那个能耐。

    就刚刚之前,玉灵还很是得意。堂堂的九皇子殿下,传说中那么厉害的人物,不也是被自己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吗。

    所谓的厉害,只不过是欺软怕硬,只不过是还未遇到比他更厉害的人。

    因为他之前从未踢到铁板过,所以,他被传的那么邪乎。

    不知情的就想当然的以为他非常的厉害,但实际上,也不过如是。

    可是现在,他却没有那么自信了。

    夏侯奕的眼神太过犀利,绝对不像是没有准备的人。

    “九殿下!”玉灵静静的叫了一声,“你想跟我说点什么?”

    “你不是天机一族的人吗?”夏侯奕淡声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玉灵一怔,而后便一脸认真的回答:“九殿下,你或许对我们天机一族并非那么了解,不,应该说,对神算都不是很了解。所谓能医不自医,能算不算己。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九殿下,你还这样问,是不是有些故意的嫌疑?”

    “对付你,需要故意吗?”夏侯奕道。

    玉灵脸色一僵,有些不是太高兴的问道:“九殿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能算不算己,没错,是有这个说法,但却不包括你们天机一族。”

    “胡说,我自己就是天机一族的人,我岂会不知道。”

    夏侯奕冷哼,“你不知道很简单,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天机一族的人。”

    “你胡说什么?”玉灵彻底不高兴了,“如果我不是天机一族的人,我怎么可能会测算的那么准,并且,我还天机一族的独门手法。”

    “笑话!”夏侯奕冷哼,“你所谓的独门手法,谁可以给你证明,说那就是天机一族的手法?”

    “那你又如何证明我的手法不是天机一族的手法?”玉灵反问。

    夏侯奕摇头,“这一点,我确实无法证明。不过,我却可以证明你不是天机一族的人。”

    “你胡说!”玉灵大声的喊。“不要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欺骗大家,事实就是事实,那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你说的没错。”夏侯奕竟然附和起他的话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好!”玉灵极其爽快的道:“既然如此,我倒是要见识见识你那所谓证据。”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好奇的看着夏侯奕,之前,就算是皇上也都没有说玉灵是假的,如此说来,那就可以证实,玉灵其实就是真的天机一族的人。

    但是现在,夏侯奕竟然说有证据证明他不是,没有人可以想象出来他到底要怎样去证明。

    甚至,很多人都在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拖延时间。

    别说是外人了,就算是慕容卿,也是有些怀疑了。

    他真的会有办法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