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064 恶人自有恶人磨

064 恶人自有恶人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话一出口,现场的人一开始都不敢动弹,生怕会被皇上记恨。

    谁不知道,这个时候近前去,那就是在公然的怀疑慕容卿。以皇上对慕容卿的宠爱,如何会不生气,不恼怒。

    之前的诚王爷就是个最佳的例子,要认真说起来,诚王爷这么多年来对皇上也确实不错。或许初开始就是有目的的,但是,对皇上到底还算忠诚。

    抛开他做的错事不说,皇上说杀就杀,一点情面都不讲。如果不是之前慕容卿替他求情,只怕皇上早就让人将诚王爷给拉下去斩了。

    诚王爷都能斩,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人。

    还有,没看之前皇上对十二皇子都不讲情面吗,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对于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如此的冷硬,谁还敢在这个时候上去触霉头。

    皇上一连说了几声都不见人上来,不禁皱眉道:“怎么回事,朕让你们上前来,没听见吗?”

    众人一怔,抬头不敢置信的去看皇上,这,这是命令吗?

    “朕命令你们上前来,今日,这件事必须要有一个结果。朕不希望将来再就这件事闹出点什么风波来,今日事今日了。”

    众人好似有些明白皇上的意思了,说到底,他这还是在帮着慕容卿。

    因为他疼宠慕容卿,所以,他不想将来再因为这件事而让慕容卿受委屈。

    一时之间,众人看着慕容卿的眼神就再度发生了变化。

    之前玉灵就曾经说过,慕容卿的气运非常之好,否则,他一个天机一族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的气运,想方设法的要将她的气运给偷走。

    如此说来,夏侯奕可是占了大便宜。

    玉灵说,跟慕容卿的关系越是亲近,得到的好处就越是多。

    如此说来,夏侯奕很有可能会成为那至高位置上的人。

    一时,众人的想法都发生了变化,或许,从今天开始,对于夏侯奕就不能再像往常那般去看待了。

    “还不过来?”皇上又催了一句。

    众人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到了桌子跟前,众人围在一起,静静的注视着。

    药王倒是更加的认真,仔细,显然也是跟皇上存了同一个心思,不想将来再因为这件事而闹出什么矛盾来。

    他一边解说,一边演示,不时的还会去征求大家的意见,反正,他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极致,不会让任何人心中存在疑虑。

    众人心中感慨,这九皇子府真是奇人众多,将来,只怕真是不可估量。

    终于,所有的可能性都试验过了。药王静静的看着发生变化的那个碗,心里也是有些诧异。“怎么不是无根草?”

    皇上一怔,忙追问道:“药王老先生,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不是无根草吗?那是什么?”

    不是无根草的话,那是否就是表明,这件事跟蓝惜月没有关系。

    皇上有些不信,这件事,分明就是蓝惜月最为可疑,为何如今情况却不是那样?

    药王也是一脸的莫名,他也是最怀疑蓝惜月的,但不知为何却变成了如今这个情况。他揉了揉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但是,任凭他如何的去揉眼睛,再看到的也依然还是那一幕。

    “真不是她?”药王失神喊出来。

    蓝惜月在一旁冷笑起来,“怎么样,如今终于可以还回我的清白了?哈哈哈,慕容卿,真是没想到,你的对头还真是不少。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想要你的孩子死。像你这种人还活着做什么,害人害己,如今竟然还要祸及自己的孩子,造孽啊。”

    “你够了!”慕容卿冷声道。“我可以允许你说我,但是绝对不允许你牵扯到我的孩子。”

    “你不允许?”蓝惜月讽刺的挑起了眉头,“你凭什么不允许?就算我不说,这也是事实,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你真以为自己可以堵住悠悠众口?”

    慕容卿静静的看着她,淡然的说道:“我不需要堵住悠悠众口,因为这是我们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来置喙。”

    “你这是自欺欺人。”蓝惜月大吼。

    为什么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害怕?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她的孩子差点死掉,她怎么还可以表露出这样一副淡然的表情来?

    难道说,她并不是那么的喜欢孩子?

    不!

    蓝惜月绝对不相信这是事实,之前她在慕容卿的房间里清楚的看到,她对那几个孩子疼爱的不得了。再说了,哪有做母亲的不疼自己的孩子的。

    她可以很肯定,慕容卿绝对是疼爱那几个孩子的。

    但为什么,她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保持住如此冷静淡然的表情?

    心中的疑问就像是一只猫爪在抓她的心一样,忍不住的,蓝惜月就问了出来,“为什么你可以如此冷静,难道你就不着急想要知道是谁害了你的孩子?”

    “我着急。”慕容卿难得的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是,着急有什么用?你越是无法冷静就越是不容易去解决问题。”

    “冷静?”蓝惜月皱眉。

    “人在不冷静的情况下,很容易就会做出一些平时不会做出的错误决定。寻常时候就应该如此,更何况事关我的孩子。所以,不管如何,我都不可以让自己不冷静。”

    慕容卿静静的说完,她便认真的去看蓝惜月,沉声说道:“三皇子妃,如今你也需要冷静冷静,仔细的想想,我们之间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吗?甚至会让你不惜将自己的孩子强留在世上,并且……你今天会跑来,难道就不是冲动?又或者,是有人说了什么,让你跑来这一趟?”

    蓝惜月一怔,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很是古怪的表情。她拧着眉头,好似在沉思着什么。

    看到她的表情,慕容卿心中了然了些什么,便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头去看药王。她沉声问道:“药爷爷,是否已经有了结果?”

    “是,不过这个结果……”药王快速的看了蓝惜月一眼,为什么不是她?

    好吧,他真是很讨厌蓝惜月,尤其是在她之前说了那么多想要孩子出事的话,想想就心里恼火的厉害。

    “药爷爷,结果就是结果。”慕容卿认真的道。

    药王好似明白了慕容卿的话,他点点头,脸色也随之变得沉凝起来。

    是,慕容卿说的没错,结果是不会骗人的。他不能因为心里讨厌蓝惜月就将所有的责任推在她的身上,如此,不但是对蓝惜月不公平,还会让真正的黑手跑掉。

    他绝对不会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真正的黑手必须要找出来。

    不,应该说,黑手已经出现了。

    药王看了看面前的碗,视线又往不远处站着的几个人扫了扫。

    最后,他一脸冷凝的道:“那个女人,你过来。”

    那边站着的人中,两个是女人,一时间,众人也是不知道药王说的是哪一个女人。

    仿佛看出众人的疑惑,药王就指着其中一个女人喊道:“对,就是你,瘦的那个,说你呢,还不赶紧的过来?”

    “那不是将军府的三小姐慕容雪吗,怪了,难道这件事跟她有关系?”

    夏侯杰的脸都绿了,这两个人都是他府里的人,不管是哪一个出了事,丢的都是他三皇子府的脸面。更别提,慕容雪还是慕容卿的妹妹。

    现场中,还有一个人的脸也是彻底黑了,那就是大将军。

    老夫人倒是还好,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并未露出什么特别的神色。实在是因为她早就对这些事情见怪不怪了。

    这么多年来,大夫人母女几人到底是做了多少错事,坏事,她都说不清楚。

    要不是有她的护持,慕容卿是否可以长到这么大都两说。

    她是很想要去对付大夫人,但是,她每一次动手都是没留下的痕迹,让她想要找证据都是找不到。否则,她哪里会允许这么恶毒的女人留在他们将军府中。

    她有些愤然,大夫人母女两个人怎么就跟蚂蝗一样,咬住了就死活不松口。尤其是慕容雪,你都已经嫁人了,为什么还可以如此阴魂不散。

    老夫人不高兴的看着大将军,都是这混账小子,因为那些至今都不说出来的原因而冷落她的宝贝孙女,如今可好,被人追上门来收拾。

    感受到老夫人的注视,大将军回头看了一眼。

    老夫人看见他脸色也不是太好看,一点都不觉着同情。心说,都是你自找的,这会儿生气了,怪谁呢?

    大将军仿佛看出了老夫人心中的想法,他无奈的叹息,再度转头,冷冷的看着慕容雪。如果事情真的是她做的,他必须要让她付出代价来。

    同室操戈,这是他最为厌恶的事情。

    药王叫了两声,不见慕容雪有反应,不禁怒道:“你怎么还不过来,没听见我说话?”

    慕容雪愣怔,一脸的莫名其妙,“我?药王老先生,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叫你过来还要为什么?赶紧的,我可没什么耐性。”

    “我不去,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甚至都没有进去看过孩子,怎么可能会跟我有关?”

    “混账!”叶霸天怒了。依着他的暴脾气能够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之前忍着,那是因为慕容卿他们有自己的计划。

    可现在,明明已经真相大白了,这臭丫头竟然还敢在这里装腔作势的说什么跟她没关系。

    他当即就瞪了眼,怒火冲天的吼道:“你这丫头,是不是想要我亲自过去将你抓过来?”

    “抓我?”慕容雪毫不畏惧的瞪过去,“叶老先生,你心疼自己的外孙女儿,我很理解。但是,你不能因为心疼你自己的外孙女儿就对别人任意侮辱。这件事本就跟我没关系,你抓我过去,也还是跟我没关系。”

    “你倒是胆子大的很嘛。”叶霸天冷笑,“寻常女子,牙尖嘴利不算什么。但是,如果心肠也如此歹毒狠辣,那就不对了。别说你们是亲姐妹,就算是对普通人,你也不可以如此狠毒。亏得你还是将军府的小姐,简直就是丢将军府的脸面。”

    慕容雪一脸莫名之色的看着叶霸天,不解道:“叶老先生,你这话说的我很是不懂。你口口声声的说我丢了将军府的脸面,好吧,且不说我到底丢没丢将军府的脸面,如今我只想要弄清楚一件事,叶老先生,你到底是基于什么理由,什么立场来说这样的话?”

    叶霸天语塞,竟然被她给堵的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叶老先生,你紧张姐姐我理解,但是你不能因为要维护你自己的孙女就不管别人的死活。我说过了,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还请你不要再将我跟这件事牵扯在一起。”

    “你……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恶至极。”叶霸天大怒,“你的嘴皮子可真是麻溜,说的我都无法反驳。对,我是跟将军府没有关系,好似没什么立场去管你。但是,我到底也是你父亲的岳父大人,怎么就一点关系没有?好吧,就算我真的没有资格去管,难道你老子也管不了你?”

    叶霸天是彻底怒了,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如此让人觉着讨厌,有一种让他很想将她给扇飞了的感觉。

    他怒火冲天的回头就去瞪大将军,“你怎么还不说话?现如今难道你不应该出面吗?”混账东西,都是他教出来的好女儿,瞧瞧,做出来的事情是人能做出来的吗?

    不说是亲姐妹,就冲着那几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也是不能这样动手。

    “混小子,今天你如果不将这件事给老子弄清楚,我跟你没完。”叶霸天大声的吼。

    本就没打算原谅这小子,如果不是看他最近对慕容卿还算不错,而慕容卿也算是原谅了他。试问,他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原谅这小子。

    不行,就算是今天的事情被了结了,他也一定要想办法收拾收拾这家伙。否则,他这一肚子气该怎么做才能散出去?

    大将军被吼的颜面无光,但又无法反驳。

    对于叶霸天,他本就有愧疚之心。是他没有照顾好叶灵,是他答应的事情却没有做到。后来又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去对慕容卿好,更是让他愧疚的要死。

    如今可好,慕容雪竟然会是那个对慕容卿下手的人。

    同样都是将军府的小姐,自相残杀,何其讽刺。

    大将军觉着自己做人真的很失败,做父亲更是失败,他就没有能够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他回头,静静的看着慕容雪,认真的说道:“你说,这件事到底是否跟你有关系?”

    慕容雪咬牙,愤然道:“父亲,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偏心?难道说,慕容卿嫁的好,能够给你带来更多的好处,你就可以如此不公的去偏袒她了?”

    “混账话!”大将军怒了。他岂会是那种依靠孩子去给自己谋求好处的人?

    “混账东西!”老夫人也是怒了。“你到底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将军向来为人正直,从来不会做出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你身为他的子女,竟然如此污蔑他,你枉为人女。”

    “哈哈哈!”慕容雪突然笑起来,笑的非常的夸张。“枉为人女?老夫人,你说的可真对。如果有的选择,我宁愿不要去做他的女儿。说的好听,我是将军府的三小姐,可是,将军府给了我什么?锦衣华服还是美好的姻缘?”

    她不屑的去瞪大将军跟老夫人,唇边扬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我本来是并不想说的,但是,真的有些忍不住。做这样一个没什么用的将军府小姐,有什么好处?”

    “你……”老夫人气得手都开始发抖,“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混账话?难道说,你身为将军府的小姐,目的就是要得到将军府的什么好处?如此说来,所有的孩子出生就是要得到家族给的好处?那你怎么不想想,家族养大你耗费了多少心血,你是否要回报家族?”

    “我是想要回报。”慕容雪大声的打断了老夫人的话。“可是,你们给我机会了吗?”

    她冷冷的扫了她跟大将军两人一眼,不屑道:“在你们的心里,只有慕容卿才是最重要的。老夫人,你不会否认你最疼得就是慕容卿吧?”

    老夫人皱着眉头没说话,人谁可以做到真正的不偏心?再说,慕容卿从小就是她养大的,偏心也是正常的。

    “从小到大,有什么好东西,老夫人你最先想到的就会是她,其次才会轮到我们。这都无所谓,毕竟,也都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但是,不管是什么事情,哪怕明明就是慕容卿的错,你也会先来怪罪我们。凭什么?都是将军府的小姐,为什么在你那里却要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老夫人张张口,想说什么,可还未出口就又被慕容雪给打断了。

    “老夫人,你不要否认,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定然是想要说,慕容卿很可怜,从小就没了母亲,父亲也不是很疼她对不对?这些借口,我都已经听腻了,不想再听了。偏心就是偏心,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如我母亲最疼我一样,谁都会有偏心的时候。”

    “手心手背都是肉,能怎么偏心?”老夫人叹息一声,“我自问做的还算到位,只是因为卿儿从小就没了母亲,所以对她多了点关爱。但我却没有因此而忽略你们。该有的,你们也都会有。”老夫人中肯的说。

    慕容雪不屑的撇嘴,“老夫人,这些话,你骗骗小孩子或许还会有人相信。但如今我们都大了,谁还信你这种话?”

    老夫人皱眉,“你这孩子,是不是魔怔了,说什么呢?”

    她无愧于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慕容雪会对他们如此的有怨言?

    “老夫人,你最疼的就是慕容卿,其他的小事都不说,关键就在于姻缘这件事上。你为了慕容卿可以给她挑选最适合的,最好的,但是对于我们呢,你到底用心了没有?”

    “怎么没用心?”老夫人不高兴的反驳。“为了你们的婚事,我不知道愁了多少个晚上。你们都是将军府的孩子,难道我会在婚姻大事上对你们不公平?我希望你们每一个都能够嫁得好,但是,缘分这种事,岂是人为可以控制的。”

    说着,她快速的扫了皇上一眼,见他正眯着眼睛听得很兴奋,就在心里默默叹息了一声。

    到底蒋劲夫是造了什么孽,如今竟然成了大笑话,可怜将军府多少年的声誉,今天算是全都葬送了。

    她无奈的摇头,又道:“自古女儿家,不可能自己主动去求亲,如果没有人上门求亲,难道我们要上赶着送上去吗?更何况,你们的婚事还有皇上做主,我们能怎样?”

    她这是摆明了要将问题推到皇上身上,当然,她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反正将军府几个小姐的婚事确实是由皇上赐婚的。

    “慕容卿的婚事难道不是您先同意了的?”慕容雪反驳。“你们早就默认了慕容卿跟九殿下在一起,试问,以皇上对九殿下的疼爱,怎么可能会不答应这门婚事?好,不说这些,且说我的婚事。当时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你一口就否决了,你根本就是不想看到我好。”

    “你……真是够了。”慕容卿怒喝。随后,她走过去,站到慕容雪的对面。“是你自己自私,如今还要怪在祖母的身上?皇上赐婚,本是要赐婚给二妹妹,你自己想想,你做了什么事情?”

    她回头指着不远处站在六皇子妃身侧的慕容嫣道:“如果不是她命大,只怕你今天就会是六皇子侧妃了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慕容雪大声的打断慕容卿的话。“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她们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否有关系,你心知肚明。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怪在别人的头上,你要先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为什么皇上赐婚的时候先想到的是二妹妹跟四妹妹,而不是你?”

    “对啊,当时朕为什么没有想到你?”皇上皱着眉头,摆出了一副冥思苦想的神态。

    慕容雪神色一僵,张了张嘴,愣是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慕容卿却是也有些意外,没想到皇上会突然之间开口说话。她微微一笑,又道:“三妹妹,所以,很多事情会出现某一种状况,不只是外在的原因,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跟你自己有关系。”

    “你不要把话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我之所以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就真的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吗?”慕容雪咬牙。

    她明明是要跟三皇子……可是后来竟然变成了那么个丑人。如果不是慕容卿,她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还有之后在宫里出丑的事情,她几乎就可以断定一定是跟慕容卿有关系。

    除却她之外还有什么人会对自己下手,而且还是用毒。

    以前不知道,可现在却知道了,红叶医术不错,难道就不会用毒?

    慕容雪阴毒的看着慕容卿,这个贱人,自己的一生就是被她给断送了。

    “三妹妹,你这话说的好没有道理。”慕容卿冷哼一声,“我只不过是你的姐姐,可不是你的长辈。我对你没有教导的职责,所以,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与我无关。”

    “明人眼前不说暗话,你很清楚当初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很多事情,纵然你不承认,大家也都会知道是你做到的。”

    慕容卿皱眉,她上前一步,冷声道:“所以,你是因为那些莫须有的事情而对我的孩子动手?”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慕容雪咬牙。“我跟你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关系,今天我甚至都没有去你的房间里,试问,孩子出事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你别想污蔑我。”

    “是不是污蔑,大家一目了然。诱因是从你身上找到的,而造成孩子毒素激发的就是从你身上找出的那种诱因。如此,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慕容雪冷笑着去看药王身前的那些碗,她指过去,不屑一顾道:“慕容卿,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你们自己弄出来的花样,还不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什么意思?你是想说药爷爷在弄虚作假?”慕容卿有些生气,“药爷爷当着众人的面动的手,皇上也在看着,你以为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可以做手脚?”

    “怎么不可以?”慕容雪反驳,“药王可不是普通人,他就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什么手脚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的能力谁不知道?别说只是动手脚,就算所有的都是假的,我们也会相信。”

    “够了!”慕容卿重重的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完全没有任何意义。药爷爷是否在说谎,大家都很清楚,用不着你在这里混淆视听。”

    “这个证据我是不会服的,慕容卿,你要是想要了我的小命就直接说,别弄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你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一直都很想要弄死我。像我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死了也就白死了,谁会管我的死活?”

    慕容雪说着就去看大将军等人,最后视线落在了夏侯杰的脸上,她的眼中泛出了一丝柔情,一丝期望,“殿下,你,你也相信这件事跟我有关系吗?”

    “我只是相信证据。”

    慕容雪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她深吸了口气,苦涩的笑了笑。“是啊,我为什么又要有这么多的奢望呢?殿下你一直都不喜欢我,甚至……我真是想的太多了。”

    说是嫁进了三皇子府,可是,嫁人跟没有嫁人几乎就没有任何的差别。

    夏侯杰从始至终就没有碰过她,只怕他连她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想想,慕容雪就觉着自己很可悲。耍尽了手段,想尽了办法,总算是如愿的嫁进了三皇子府,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如今的她不过就是个摆设。

    不,甚至连摆设都不如。如果是摆设,好歹主人有时候还会看几眼,把玩把玩。但是她呢,完全就被人遗弃在一个角落里,身上全都是尘埃。

    其实,她要求的也不多吧,只不过是希望能够跟他在一起,多得一点关爱罢了。

    以前的事情,她也不想的。但是,只要给她一点希望,她会改的。

    只不过,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给她一次机会呢?

    慕容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感受着她那从内心发出的无奈与后悔,也只能在心里说以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如果她能够老老实实的,安安分分的做人,就算是嫁到三皇子府,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她的身份来说,跟夏侯杰也算是门当户对。

    而正因为她自己做了太多的错事,自己错失了那么多的好机会。

    她一点都不觉着慕容雪可怜,走到今天这一步,实际上都是她自找的,与人无尤。

    “为什么你们都一定要认为是她做的?”突然,有人再度说出了反对意见。

    慕容卿诧异的回头,见竟然是蓝惜月,她不禁皱起眉头,看来,自己的猜测应该是真的了。

    “你认为不是?”慕容卿淡然的问道。“为什么?”

    蓝惜月大踏步的走过去,站在了慕容雪的身边。

    她握住慕容雪的手,认真的说道:“雪儿,你不用紧张跟害怕,被人冤枉,你也不是第一个。既然我的事情可以查清楚,你的也可以,我不相信你会对孩子动手。”

    慕容雪激动的反手握住蓝惜月的手,不敢置信的道:“三皇子妃,你,你说真的吗,你竟然相信新我?连我的亲生父亲,祖母,姐姐都不相信我,你,你居然相信?”

    “我相信你。”蓝惜月重重点头。“虽然我们才不过相处了短短的时间,但是,你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至于他们不相信你,我觉着,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对你不是太了解。”

    “三皇子妃……”慕容雪喃喃的喊着,满脸的感动。

    蓝惜月微微一笑,“我很清楚被人诬陷的感觉,所以,我真的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过,你不要难过,事情总会查清楚的。”

    看着她们两人那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慕容卿头痛扶额,真是没想到她们两人的感情竟然会这样好。

    蓝惜月轻轻的安慰了慕容雪几声后,转头看向慕容卿,她沉声说道:“慕容卿,你不能随便的诬赖好人。之前诬赖我也就算了,毕竟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向来不是太好。可是慕容雪一样吗,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可以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相信?”

    “我只相信事实,相信证据。”慕容卿道。而且,私心里她也是觉着应该就是慕容雪所为。

    “那都是废话!”蓝惜月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其他实质性的证据,我们绝对不承认。”

    “我什么证据都不会给。”慕容卿沉声说道。“事实俱在,还需要什么证据?”

    “可你本来还说是我做的手脚呢,话都是你说的,还不是你想诬赖什么人就诬赖什么人?”

    慕容卿朝着蓝惜月走过去,她静静的看着对方,道:“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为什么会中途被人掳走?奇怪的是,他们不劫财,不劫色,反倒只是给你下了一种能够解的毒?”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蓝惜月皱起眉头。

    “我且问你,今天,你怎么会想要到要来这里?我想,三殿下应该不允许你出门才对。”

    蓝惜月脸色一僵,难看的厉害。没错,夏侯杰是不允许她出门的。

    只是看她的脸色,慕容卿就明白了蓝惜月的意思。她一脸笃定的道:“我想,你本来是不会违背三殿下的想法出门的,一定是有什么人在你耳边说了什么,或者,念叨了什么,让你一时冲动之下跑了出来,是不是?”

    蓝惜月脸色更加的难看,她皱紧眉头,仿佛是在思索着她的话。

    慕容卿倒也不去追问她,而是接着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当时你之所以会将孩子留下来,应该也不是你的想法吧。”

    没有一个母亲会舍得用那种法子将孩子给留下来,自古以来就是讲究要入土为安,蓝惜月又岂会舍得自己的孩子不能入土为安。

    她感受的出来,蓝惜月是一个疼孩子的人,否则,她不会因为孩子而继续忍耐,继续做三皇子妃。

    正是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慕容卿可以肯定,蓝惜月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

    或许她想要对付自己,但是绝对不会拿孩子做为利用的工具。

    这一点,慕容卿可以肯定。

    但是,谁能够去左右三皇子妃的想法?显然应该是她身边的人,而且,必须要跟自己有仇,否则不会出现接下来的事情。

    如此一来,还有什么想不到的,答案根本上就是呼之欲出了。

    “三皇子妃,我们都是做母亲的人,别人我不管,反正我知道你是不会舍得这样将孩子留在世上的。难道你想要他生生死死都无法投胎做人?”

    “我不想这样的。”蓝惜月红着眼睛道。

    “但你这样做了。”慕容卿淡声说道。

    蓝惜月皱眉,下意识的往身侧看过去。“我……我只是想让他多陪陪我。而且,据说……反正,我的孩子一定可以投胎转世的。”

    慕容卿皱眉道:“三皇子妃,我不知道你是听从了哪一位高人的说法。但向来你也应该听说过,我跟天机一族的玉竹有些渊源,所以,很多事情我很清楚。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像你那种做法,孩子绝对不可能有机会投胎转世。”

    “你胡说。”

    “天机一族从来不会说谎,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天机一族的掌控者,未来的族长。”

    蓝惜月抱住了自己的头,一脸难过,“我真的没有想过会这样。”她的心开始颤抖。难道说,他的孩子真的因为自己的关系而不能投胎转世了吗?

    可是,当初真的不是这样说的。

    蓝惜月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回头去瞪着慕容雪,尖声说道:“雪儿,你实话跟我说,当初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慕容雪一怔,顿时就黑了脸。她尴尬的道:“三皇子妃,你,你说什么呢?”

    蓝惜月一看她的表情,一颗心就落到了谷底。“你不承认?你怎么可以不承认?当初孩子死了,是你说有办法让他继续留在我身边,而且,你还可以用他做法,来克制慕容卿,让她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因为你口口声声的说的确实,我才会愿意。我真的舍不得孩子,我也很恨慕容卿,所以才……难道,你是骗我的?”

    “我没有。三皇子妃,你说什么呢,这种事情我哪里懂?你是不是记错了,应该是什么别的人跟你说的吧。”

    啪!

    重重的巴掌声在众人耳边响起,蓝惜月疯了一样的扬起手,冲着慕容雪的脸再度扇了过去。

    啪!

    慕容雪整个人原地转了一圈,而后重重跌落在地上。由此可见,蓝惜月那两巴掌是用了多么大的力气。

    所有人都愣住了,之前还姐妹情深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反目了。

    还有,刚刚她们说的话,什么意思,怎么孩子死了还可以留下来?

    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蓝惜月之前带着孩子去找慕容卿麻烦的事情,当即大家就开始小声的议论。当大家弄清楚之后,看着蓝惜月的眼神就很古怪。

    这个女人是疯了还是傻子,她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

    入土为安的道理谁不知道,怎么可以因为舍不得就将孩子用那种法子将其留下来。更加无稽的就是,她竟然还用孩子来做法,要去刑克另外一个人。

    众人开始有些同情慕容卿了,如果事情是真的,也就太可怕了。伤人根本,这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

    “你这个贱人,我怎么会发疯了去相信你的话?”蓝惜月大叫着冲过去,一把揪住了慕容雪的前襟,她咬牙怒道:“你说,这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实际上,你就是想要用我的孩子来达到你那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真是个傻子,竟然会相信你的话,刚刚还在帮你说话,原来,你真的是罪魁祸首。”

    噼里啪啦,她就用你瘦的就跟鸡爪子一样的手,拼了命似得往慕容雪的脸上招呼,“贱人,你让我的孩子不能投胎,我就让你也不能投胎。”

    瞧着蓝惜月那一脸疯狂的模样,仿佛真是要将慕容雪给打死一样。

    “你,你滚开。”慕容雪一时不察被蓝惜月占到了便宜,回过神来就死命的去挣扎。

    “滚开!”慕容雪大吼着,猛然一用力,一把推开了蓝惜月。

    后者本就瘦的没什么力气,被她这一推,直接就往后跌倒在了地上。

    慕容雪急忙爬起来,捂着自己的脸,骂道:“蓝惜月,你疯了吗?你真以为自己是三皇子妃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你自己的错,凭什么要怪在我的头上?你孩子下葬不下葬,跟我有什么关系?”

    “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蓝惜月抓狂,怒吼,“我真该死,竟然会相信你的话。孩子,我的孩子,娘亲对不起你。”

    “真是够了!”慕容雪打断了她的话,“是你自己说要将孩子留下来,也是你自己要去对付慕容卿。完全都是你自己的想法,现如今竟然要怪在我的头上。蓝惜月,你不觉着自己太过分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