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第二次测试?

第二次测试?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古寒的话却是根本没有让目哩露出丝毫担心的神色,他淡淡的说道:“古寒,事情很简单,你不要说那么多的废话。”

    “好,既然你想这么快死,我也就不给你留面子了。”

    古寒冷笑着,开始驱使蛊虫从坛子里面爬出来。

    慢慢的,那只蛊虫爬到了酒杯附近,但是,就在众人以为它会直接这样爬上去的时候,它却直接掉转头,朝着另外一边爬了去。

    而爬到桌子一半,蛊虫竟然就躺在了原地,不动弹了。

    众人愣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太奇怪了吧。

    古寒就道:“你们可别怀疑是我驱使蛊虫,不准它靠近酒杯。你们应该很清楚,老族长的蛊虫,一旦遇到酒,纵然是他自己亲自出手也是无法让蛊虫离开酒杯,可见,那蛊虫是有多么喜欢美酒。”

    他冷笑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从现在的情况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我的蛊虫绝对跟老族长的没有任何的关系。至于我为什么也能够饲养出忘伤蛊,那是因为我有天分,再则就是老族长的保佑,看来,他也是不希望忘伤蛊消失在人世间。”

    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开始相信古寒的话。

    确实,你怀疑人家,但现在已经做了证实,事情根本就与人无关,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更何况,古寒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忘伤蛊并非是老族长一个人的专利。只要那个人有足够的天分,有足够的耐性,早晚是可以将忘伤蛊给饲养出来。

    一时,众人都开始替目哩默哀。心说你也太冲动了,总不能因为忘伤蛊是你父亲的,你就怀疑所有能够拿出忘伤蛊的人吧。

    太不切实际了。

    古寒开始朝着目哩走过去,“目哩,如今事情已经按照你所说的办了,那么现在,你是否应该履行诺言,给我磕头道歉?”

    “你做梦!”目哩冷冷的哼道。

    “你想要反悔?”古寒不怒反笑,“在场这么多人做见证,你不会是想就这样矢口否认自己之前答应过什么吧?”

    “我从来没打算过反悔。”目哩又道。他也朝着古寒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只是因为,我根本就不用跟你道歉,事情还没完。”

    众人震惊,至于古寒,那则是震怒的都想要去杀人了。

    他怒吼道:“目哩,你就是个神经病,说话不算话,什么还不算完?已经做了测试,还要怎么?”

    “族长,诸位长老,我想,你们应该对父亲喜欢留下签名的事情不会陌生吧?”目哩问道。

    关封等人一听这话,脸色骤然就变了。最后,还是关封开口道:“目哩,这事关族长的秘密,在这里说好像不太妥当。”

    “但是,眼下这件事有可能跟父亲的生死有关,我绝对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目哩格外的坚持。

    关封就很无奈,“目哩,我们都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坚持。但是,你想过没有,事情并不像你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对于我而言,再也没有什么是比父亲的生死还要重要的了。如果父亲没有出事,他就还是族长。难道,你们真的不想弄清楚上一任族长是怎么出事的吗?”目哩问道。

    看着众人脸色大变,他便又再度道:“你们是否可以确定,这种事情发生了一次之后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众人的神色越加的不好,是啊,一个大活人,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不知道生死,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你说,对于寨子里的人来说,能不难受吗。

    目哩说的很对,事情发生了一次,难保就不会再发生第二次,谁知道类似的事情会不会再度发生。

    “族长,几位长老,这是攸关我们寨子的大事。我虽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父亲是族长,他突然出事,又怎么可能是一件小事。我甚至担心,这件事会关乎到我们整个寨子的命运。所以,我请求你们,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

    目哩说的恳切,言辞凿凿,让众人根本就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我需要跟诸位长老一起商量。”关封说着便走到那些长老中间,再度开始了商议。

    而事情看到这里,慕容卿却是分外的不解。她有些不明白的问着身侧的夏侯奕,“殿下,目哩手里的那只忘伤蛊……”

    “不是我给的。”夏侯奕道。

    慕容卿震惊,“那是怎么一回事?诸位长老并不可能会看错,既然他们确定那是忘伤蛊,那就一定会是忘伤蛊。可是,为什么不是你给他的那只?”

    夏侯奕的眼神微微凝了凝,“只有一个可能!”

    “目哩自己培养出来的?”慕容卿感到很是震惊,完全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是。”夏侯奕附和。“只有这个可以解释。”

    “太让人不敢相信了。”慕容卿抚了抚额头,“殿下,那我是否可以认为,之前目哩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而且,他为了逼真,甚至连我们也隐瞒了?”

    夏侯奕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谁说不是呢。

    他也是完全没有想到,目哩竟然连他都给骗过。在这之前,他也是跟慕容卿一个想法,认为目哩想要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如今的情况却证明,目哩在作假,他意外之余,倒是也开始对自己看人的眼光产生了怀疑。

    这且不提,那边,关封在跟一众长老商量着目哩所提起的事情。

    因为事关寨子的隐秘,所以,他们也是不可以这么快就做出决定。

    其实,所谓的商量,也没什么意义。因为他们都看出目哩的坚持,纵然他们不答应,只怕目哩也会自己将整个事情说出来。

    如此一来,势必会带来很多的麻烦。

    既然如此,他们倒不如自己说出来,或许能够不让事情这样麻烦。

    经过了一番商议,最终,他们确定了就先按照目哩所要求的去做。实际上,他们的心中也满是疑问,因为他们也很想弄清楚,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确定了之后,依然是关封上前来宣布。

    可如此一来,古寒倒是不乐意了。

    他不高兴的道:“族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次次的,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我到底还是不是寨子里的人,难道你们就只听目哩一个人的话?”

    关封无奈的道:“你不要这样说,其实,我们也只是想要弄清楚罢了。目哩有疑问,不检查清楚,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判断错误。古寒,为了得到一个结果,还是再检测一次吧。”

    古寒当即反对,“我不同意。”

    “古寒,你也要替我们考虑考虑。”关封道。

    “哼!”古寒怒哼,“你们到底是在说什么鬼话,之前我答应,那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可现在,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的折腾,摆明了就是欺负我,难道,你以为我还会这样受你们欺负?”

    关封皱眉,事情真的麻烦了,古寒极力坚持不再做第二次检测,那该怎么办?

    听到这里,目哩便上前说道:“你是在害怕吗?”他怒声问道。

    “害怕,我为什么会害怕?”古寒不屑道。“但是,不害怕却不代表我就会听你的,按照你说的来做事。”

    “如果你不答应,那也就代表你心虚,你的忘伤蛊与父亲有关。你现在说清楚,父亲到底怎么了,你把父亲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在了自己的身上,古寒怒了,“该死的,你疯了吗?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老族长的事情怎么可能跟我有关。”

    “那你如何解释你拥有忘伤蛊,如何解释忘伤蛊跟父亲的蛊虫有关?”目哩冷声问道。

    “你说来说去就是想说,我的蛊虫是老族长的,是这样吗?”古寒冷笑着道。

    目哩冷哼,“你说没有关系,但你不愿意证实,所以,你的嫌疑就最大。事实上,我这样做倒是还在帮你。”

    “什么?”古寒瞪眼,“你可真是厉害,明明是在找我的麻烦,说的倒是冠冕堂皇,仿佛全都是为了我好一样。目哩,你是不是做的有些太过分了?”

    目哩冷笑,“过分?当你的父亲下落不明,突然消失的时候,你还会这样想吗?”

    “好!”古寒重重的道。“目哩,你说,你是不是一定坚持要这样做?”

    “是!”目哩毫不迟疑的点头。“我一定要这样做。”

    古寒冷笑着道:“既然如此,我如果坚持不让你做,估计很多人都会觉着我太无情,太不讲理了。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再做一次检测,不过,可是不能这样简单的磕头认错了。”

    目哩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你想说什么?”

    古寒上前了一步,冷声道:“很简单,如果最后检查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么,你就要放弃族长的继承资格,不可以再跟我斗。”

    听到这里,众人哗然,没有人敢相信古寒竟然会这样说。

    放弃族长继承人的资格?

    那岂非是说,目哩也就不可能坐上族长的位置了?

    为了一个不知道情况的蛊虫,目哩要放弃这么重要的事情,真的值得吗?

    不只是寨子里的人在想这件事,慕容卿也在想着这件事。

    两件事对于目哩来说同样的重要,不管是选择放弃哪一个对于目哩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也是绝度难以抉择的事情。

    慕容卿不知道目哩会怎么选择,现如今,她都开始替他觉着头疼了。

    “殿下,我们是否应该做点什么来帮助他?”

    “不用了。”夏侯奕道。

    “为什么?”慕容卿不解,“殿下,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

    “不担心。”夏侯奕再度道。“相信目哩,他自己可以应付。”

    “但是……”慕容卿有些迟疑。

    虽然夏侯奕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件事关乎着目哩未来的命运,试问,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

    她想要放轻松,相信目哩,只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古寒分明就是对自己有着很浓的底气。

    虽然不知道古寒到底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自信,但是,既然如此,那他就必定有所依仗。

    慕容卿虽然不清楚古寒手里的忘伤蛊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但是,有一点她却很是担心。如果事情并不如目哩所担心的那样,那是古寒自己弄出来的,那可就糟了。

    慕容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角,怎么办呢?

    她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目哩,很是紧张的盯着他,等待着他给出的答案。

    初开始,当听闻古寒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目哩是有些震惊诧异的。

    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如果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他估计就很难才能够弄清楚当年的事情。他对忘伤蛊很有信心,对父亲更是有信心。

    所以,他才会断定古寒手里的蛊虫必定有问题。

    目哩的视线静静的落在了那趴在石台上的蛊虫,他在心里道:“父亲,我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会这样轻易受人摆布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想办法让我们知道你的所在。”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再看向古寒的时候,双眼已经是一片清明。

    “好,我答应你。”

    他真的答应了,古寒倒是颇为诧异,完全不敢相信。

    半响后,他才出声说道:“目哩,你真的确定吗?”

    “是,我确定。”目哩再度道。

    古寒微微皱眉,“好,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在场的人全都可以给我们作证,一旦结果出来了,你就自动退出族长的遴选。”

    “好。”目哩再度道。

    古寒冷笑,他虽然不知道目哩到底是有什么依仗,不过,他到底也对自己有自信。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一定要将目哩给踩在脚底,重重的,不给他一点机会的。

    目哩,这是你自找的。

    本来他还有可能要进行下一场比试,可怎么都没想到,目哩自己主动送出了这么个大好机会。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呢。

    双方达成了协议,目哩便直接对关封说道:“族长,既然古寒也已经应允,那是否可以开始了?”

    关封转头看着古寒,问道:“古寒,你是否真的确定要这样做?”

    “是的,我确定。”古寒点点头。

    话都说出口了,难道还要突然改变主意吗?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我们的检测了。”关封说着,便示意两位长老上前。

    三人一起走到了石台前面,随后,关封便从一位长老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小竹筒。他晃了晃,隐约可以让人听得见竹筒里面的水声。

    在众人的注视下,关封将竹筒的盖子给拔下来,随后将竹筒里的东西倒在了那只蛊虫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古寒突然就很想要去阻止。

    他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两步,眉头紧皱的盯着蛊虫。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呢?

    关封手里的竹筒,那里面到底是装着什么东西?

    古寒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不过是一点液体,也会让自己如此紧张,如此害怕。

    下意识的,他便问道:“族长,这是什么东西?”

    “等结果出来之后,我再一起做解释。”关封说道。

    古寒很是不高兴的道:“可是,这只蛊虫是我的,难道我就没有知情权?”

    “你有知情权,不过还不到时候。”关封头也不回的道。

    古寒就又去看那两位长老,他们也同样冲着他点头,仿佛是想要告诉他,他们赞同关封的意见。

    “好,那我就再等等。”古寒咬牙道。

    不过,他的心里却已经开始打鼓。能够让关封跟长老们都这样紧张对待的事物,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物。

    与此同时,他还想到,寨子里一向都会有很多的隐秘,谁知道这次关封他们做的事情是否就是关乎到寨子里的隐秘。

    古寒开始有些不放心,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金如然。他发现,后者的脸色也是不太好,仿佛对他一点信心都没有。

    “该死的!”古寒在心里怒骂,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一路人吗,为什么他可以装作一副事事不关心的样子?

    他本来想要跟金如然商量一下,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他只怕根本不会管自己的死活。

    可是,古寒有一点想不明白,金如然之前分明就是跟慕容卿约赌了一场,如果输了,他脸上也不会好看。

    既然如此,他本来是应该想办法来帮自己的才对。

    可为什么他却要摆出这样一幅漠不关心的表情出来?

    金如然的想法,古寒根本就弄不清楚。

    但有一点他却可以很清楚的肯定,那就是,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好,他都只能够依靠自己,金如然估计不会再帮自己。

    古寒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去分析这件事。

    他虽然不知道目哩跟关封他们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但是,事情确实是关乎到寨子里的隐秘,所以,自己必须要想想办法才行。

    万一蛊虫真的有什么问题……他该怎么办。

    而就在这个时候,关封已经将手里竹筒中的液体倒在了那只蛊虫的身上。

    当那个液体倒在蛊虫身上的一刹那,蛊虫好似动了动,不过,只是一刹那的动作,然后就没有什么反应了。

    古寒觉着很奇怪,禁不住的上前问道:“族长,那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对我的蛊虫造成什么影响?”

    “绝对不会。”关封道。

    “族长,我能够培养出这只蛊虫来并不容易,我不希望蛊虫受到伤害。族长,我希望你能够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我。”

    关封皱眉,他静静的看着台子上的蛊虫,受到他所影响,古寒就也看了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古寒再度问道。

    “古寒,这件事牵连到族长的隐秘,是我们寨子里的秘密,所以,绝对不可以轻易的说出来。如果之后情况并不如我们所猜测的那样,秘密就不用说出来了。”

    关封这样一说,古寒却并不觉着轻松,相反,他更加的紧张。

    他自己也是这个寨子里的一份子,自然很清楚所谓的隐秘代表着什么。

    “族长,那需要等待多久时间?”

    “很快,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出结果。”关封回答。

    古寒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过去坐着等。”

    “好。”关封点头答应。

    古寒便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就走回去,在金如然的身边坐下来。

    “殿下!”古寒压低了声音,紧张的喊道。

    金如然淡淡的看过去,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我觉着他们是要作怪。”古寒说道。

    金如然冷笑,“那是否代表着,你其实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并且会输掉?”

    “殿下,我现如今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但是,防人不心不可无,为了不让最后的结果变的无法收拾,我们最好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解决?”金如然冷笑着挑高了眉头,“怎么解决?很显然,你自己没有本事,难道还要怪人家不成?”

    古寒皱起眉头,冷声道:“什么没有本事,三殿下,你分明就看的出来,怎么这么多人在找我的麻烦。而且,他们利用寨子里的隐秘来做事,试问,我怎么可能不紧张?”

    金如然冷哼,“紧张?我以为你本来是对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从来不会认为自己会输。怎么,现在不这样认为了?”

    他向来不太喜欢古寒这个人,要知道,一直以来,这个家伙就这样高傲,自傲,总以为自己很厉害。

    来到寨子里之后,张牙舞爪的,从不将人放在眼中,甚至,他还不将自己放在眼中。

    所以,金如然从来就不喜欢他。

    现如今,虽然因为这件事,自己跟慕容卿进行了赌约,如果输了,自己脸上会不太好看。

    但是,他并不会因为这样就去理会古寒。更何况,纵然他愿意出手帮古寒,也不见得有那个能力。

    蛊术一道,他一知半解,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去帮他。

    “殿下,如今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必须要先想办法来处理好这件事,否则,一旦事情不能按照我们所预期的去发展,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现象。”

    金如然皱起眉头,正要开口的时候,他身侧的一个暗卫就忍不住的出声骂道:“混账,谁允许你这样跟殿下说话?什么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殿下?”

    “我不是那个意思。”古寒皱起眉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不过是想要尽量处理好这件事。”

    他冷冷的看了那暗卫一眼,随后便死死的盯着金如然,道:“殿下,你可不要忘记我们的计划跟任务了。你很清楚,一旦我坐不上族长对于整件事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金如然皱起眉头,好似想到了什么。

    半响之后了,他才道:“那你想怎么样?”

    “殿下,我有个想法。”古寒说道。

    “好,说来听听。”金如然道。

    古寒皱起眉头,靠近过去,压低了声音,轻声的说了几句话。

    只看到金如然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到最后甚至是冷凝一片,“你确定要这样做?你可知道,万一后面我们无法掌控全局,很有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我知道。”古寒郑重的说道。

    顿了顿,他就又道:“但是,事情已然如此,我们绝对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必须要这样做。”

    金如然有些迟疑,他下意识的看向了慕容卿的方向。

    觉察到他看向了慕容卿,古寒便皱眉说道:“殿下,一个女人而已,你想要女人,可以有几千几百个,何必要在慕容卿的身上浪费时间。殿下,大事要紧。”

    “够了。”金如然重重的打断了古寒的话。“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

    “那么计划……”古寒问道。

    金如然皱眉想了一下之后才点点头,道:“好,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做。”

    “是。”古寒恭敬的点头答应,但他那半垂着的头却是遮掩了他眼中的真实情绪。

    什么玩意儿,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吗,不还是为了一个女人就成了软蛋。

    真不明白上头怎么会派他这样的蠢蛋来,不是没事找事吗?

    这边古寒跟金如然商量妥当之后,他就开始准备自己的计划。

    而就这一段时间,一炷香的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

    目哩一直都守候在那石台的附近,以让自己能够很清楚的看到石台上的蛊虫,希望自己可以第一时间弄清楚蛊虫的变化。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突然,目哩握紧了双拳,红了眼眶,“它……真的变色了。”

    “变色了。”关封跟那两个长老也是在瞬间变了脸色。

    而那边,古寒在听见他们的叫喊声之后,有些不敢置信的跑过去。

    他死死的盯着石台上的蛊虫,愕然的发现,蛊虫的脊背上开始出现了一点点的红色印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红色印记开始慢慢的组合成了一个字。

    “目!”一个长老失声喊道。“是老族长,真的是他。”

    目哩也是忍不住的往前踏了一大步,“父亲!”

    关封也是变了脸色,“真的没想道,竟然真的会是老族长。”

    众人脸色变了,所有人同一时间的站起。

    虽然他们都还弄不清楚为什么蛊虫的脊背上会突然出现了一个字,但是,从关封等几个人的反应也可以看的出来,这件事是跟老族长有关系。

    只不过,为什么老族长的姓氏会出现在蛊虫的脊背上呢?

    没有个人想的明白,纵然是慕容卿等人也是被难住,根本就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特的反应。

    那些长老早就已经跑到了石台前,激动的看着那只蛊虫,仿佛看到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是老族长,真的是老族长。”很多长老激动的呐喊。

    目哩突然转身,死死的瞪着古寒,那眼神犹如要吃人一样。“古寒,你说,父亲到底在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对父亲下手?”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古寒依然坚持自己跟整件事没有关系。

    他冷笑着,看向了关封等人,“族长,刚刚你们到底对我的蛊虫做了什么,相信很多人都不太明白。就凭那一个字?难道就不能是你们刚刚做出的手脚?”

    “你自问可以作出这样的手脚吗?”关封反问。

    古寒一怔,而后便摇头,“我是做不到,但却不代表你们就真的做不到。”

    “我们谁也做不到。”一众长老异口同声的道。

    其中一位看起来年纪最长的长老走出来,沉声说道:“在蛊虫上刻字,那是老族长的独门功夫。而且,他所刻字,平时时候看不到的,但是,涂抹了一种特别配置的液体便可以使得字迹显现出来。”

    “长老,你这样说,我就应该相信了吗?”古寒不高兴的道。

    长老却是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神色,他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我们所有长老都知道,因为这是属于我们寨子的秘密。虽然是老族长发明,但却已经被确定,这将会是所有族长都必须要学习的一个技能。所以,这件事除却我们长老跟老族长之外就只有现任族长知道。”

    突然,长老的视线开始变得犀利起来,“古寒,如今这只蛊虫上面出现了目字,也就代表着,这只蛊虫绝对是老族长亲自饲养出来的。为什么老族长所饲养出来的蛊虫会在你的手里,我可以肯定,你跟老族长必定有牵连。”

    “长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古寒冷笑,“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我常年不在寨子里,你们都不是太喜欢我,你们想让目哩坐上族长的位置,所以,你们合谋弄出了这么个事情来。什么字,什么独门手法,真的是太可笑了。”

    “够了!”那长老揪着心口怒道,“你到底是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这些长老,从来不会偏私。族长的位置,有能者居之,一直都是如此,纵然是我们长老,也不可以从中做出什么手脚。古寒,你这样不只是在质疑我们的为人,同样还是在质疑我们的人格。古寒,你真得让我们太失望了。”

    “我也同样对你们很失望。”古寒冷哼。

    一众长老都非常的生气,被人这样怀疑,没有人心里好受。

    而听到这里的时候,慕容卿却是突然拉住了夏侯奕的胳膊,有些不安的道:“殿下,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有点。”夏侯奕皱了皱眉头。

    “我觉着他好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你说,古寒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要耍出来?”

    “有可能。”夏侯奕垂头想了下,突然转头看向了身侧的戈黔,冲着他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一怔,而后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他马上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布袋子,将一些黑色的丹丸递给了众人。

    众人虽然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但还是很听话的将丹丸给吃下去,纵然是慕容卿也是。

    事实上,在夏侯奕冲着戈黔使眼色,示意他拿出解毒药的时候,慕容卿就已经明白了他的顾虑,他的猜测。

    “殿下,你是担心……”慕容卿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真的会这样做吗?好像有些不太可能。”

    如此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情,万一最后结果不如他们所想象的那样,那岂非是要出事了。

    更何况,古寒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村子,普通的寨子。

    这里的人,时常跟蛊虫跟毒物接触,纵然他们下毒,也不见得会是他们的对手。

    除非,他们能够用处一些可怕的毒物,甚至是让这里的人都无法应付的。

    不过,慕容卿倒是不觉着他们真的可以找得出那样的毒物来。

    可是,看到夏侯奕那样紧张,慕容卿也是不敢这样肯定了。

    而此时,一众长老早就因为古寒的话而排列成了一排。纵然是之前支持古寒的那几个长老,也是对他怒目瞪视着。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的人格不能被侮辱,古寒,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被他们这样异口同声的指责,古寒却是没有露出丝毫紧张跟不满。他冷笑着道:“什么不可以被侮辱,不过说因为我说到了你们的痛处,对不对?”

    “什么痛处?”关封也是很生气起来。“事实摆放在眼前,难道还容你抵赖?我们村子,自古以来就是有长老会来处理各种事情,每一个人都可以独立做主,啪的就是会有人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古寒,你也是寨子里的人,你很清楚这一点。”

    古寒撇撇嘴,道:“什么很清楚,时过境迁,谁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否还跟以前的一样。再说了,人啊,贪心之余,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族长,你说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关封很生气的问道。

    古寒夸张的露出了一丝很惊悚的表情来,“不是吧,族长,你这装的可真是像。我在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古寒!”关封重重的打断了他的话,“你到底还要胡说八道什么时候?”

    不过,绕是如此,刚刚古寒的说法也是引起了目哩的注意。

    一时,他看向关封的眼神就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或许旁人不知,但实际上,当初他父亲出事之后,他也是曾经怀疑过关封的。

    不过,这一点,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关封,在他父亲出事之前,不过是个长老,本身在长老里也是不出挑的,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可是,在他父亲出事之后,关封却突然高调起来。对他很好,对他母亲很好,也很积极的参与到寻找他父亲这件事中来。

    那段时间,关封的为人让大家所知晓,很多人都觉着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

    再加上后来族长遴选中,他表现出了极其高超的蛊术,所以,他顺理成章的当上了族长。

    当时,他因为心情很烦躁,根本就没有想到太多。虽然一开始有些怀疑,但是后来追查了一段时间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线索,他也就放弃了。

    可此时想起,是否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忽略的呢。

    而且,古寒为什么要这样说?

    他既然这样说,那就代表着,他真的有这样说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目哩看着古寒,冷笑着道:“古寒,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到底是在胡说八道什么。这件事跟族长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以为将事情推在其他人身上就可以洗清自己的嫌疑。”

    “哈哈哈……”古寒突然就大笑起来,“我真的很想笑,目哩,你也太蠢了,认贼作父,你到底还知道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我看不清楚的人应该是你。”目哩说道。

    古寒上前一步,冷哼道:“或许你会认为我现在这样说是为了拉别人下水,好让你们忽略我自己。但是,实际上,这样做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目哩,你是个聪明人,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这样做吧?”

    目哩皱起眉头,而关封则是已经脸色难看的不像话了。

    就在目哩还未有所反应的时候,关封说道:“古寒,我知道有这样一个结果,你心里不好受,毕竟,你不可能再成为族长。而且,你还跟老族长的事情牵扯上了关系。古寒,你不要一错再错了,人有的时候做错了事情就不能再回头了。”

    “回头?”古寒冷笑,“我为什么要回头,我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族长,倒是你,真的太丢人了。自己做错了事情却是不敢承认,你不会真的以为事情能够这样一直隐瞒下去吧?不要这么天真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傻,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只要那个人不出现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你做过的事情。哈哈哈,真的是太可笑了,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当上族长。”

    关封脸色铁青,而其他的长老们脸色更加的难看。或许一开始他们还不太相信古寒的话,可是现在,他们却相信了。

    他们全都推开一步,拉开自己跟关封之间的距离。

    从他们看着关封那隐隐中戒备的眼神就可以感受的出来,他们也开始对关封产生怀疑了。

    “古寒,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其中那个年纪最长的长老问道。他叫冯立,是前前任的族长,在寨子里有着很大的威信,很重要的地位。

    此时,他一出口,古寒便道:“冯长老,有些事情我真是不想说,但是,为了不想让你们被蒙蔽,被继续骗下去,看来,我今天呢,势必要说出真相了。”

    说到这里,古寒突然顿了下,他斜睨着冯长老,说道:“冯长老,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什么条件?”冯长老皱起眉头,“事实上,纵然我们答应你,估计也没什么用处。”

    “有没有用处,我自己来判定,无需你来多管。”古寒说道。

    冯长老沉思片刻,这才说道:“好吧,那你说吧。”

    古寒冷眼扫了周围一圈,这才哼了一声,道:“冯长老,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旦我将实情说出来,你就必须要将那道预言交给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