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441章 报复,王皇后的请求

第441章 报复,王皇后的请求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月份的大唐朝廷,分外诡异,内无君上,太子李治还是居于东宫,以太子身份监国,外还有两只叛军浩浩荡荡,河南地的变民军连下三州,直抵洛阳城下,商州,荆王叛军也汇聚了十来万人,几次与长安军冲突,都是互有胜负,一时间大唐似乎风雨飘摇。

    奇怪的是,聚拢长安藩上府兵十多万,长安周围关中平原上,大大小小的折冲府加一起足足有四百四十二府,源源不断的勤王军也是连续开赴长安,如此大兵团几十万规模却窝在灞河沿线只进不出,对近在咫尺的叛军视而无睹。

    其实长孙无忌也有着他的苦楚,如今皇位悬而未决,如今召集而来打算一网打尽的诸多藩王如今真成了定时炸弹,还赖在长安不走了,搅的长孙无忌心神不宁,不敢派军出征,古怪的僵持一直持续到了七月中旬。

    这一天,太子李治还是满面愁苦的从宫中归来,回到属于他的东宫去,也难怪李治愁苦,诸事不成,万事烦心,外面还有一大群叔叔伯伯觊觎,灵前登基被赶下台,如今他已经成为了长安的笑柄。

    “李捷,孤必杀汝!”

    想着往日里的耻辱,坐在马车中,李治真是刻骨铭心的暴怒嘶吼着,原本年轻的正太脸如同苍老了十来岁一般,双眼满是血丝,干枯粗糙,摄人心魄,华丽的四爪金龙太子玄皂袍都皱成了一团。

    不过李治刚刚嘶吼完片刻后,已经开进东宫的四轮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停在了金水桥旁,静了片刻后,李治这才恼火的推开车门吼道:“狗奴才,为什么停了!”

    第一眼,李治却傻在了那里,周围扈从的东宫卫士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终,偌大一条御道上,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辆马车,孤寂而又恐惧的感觉油然生上心头,哆嗦了一下,李治紧张的跳下了车,疯狂的嘶吼着。

    “人呢?来人,给孤来人!”

    话音未落,咣的一声,猛地一支强劲弩箭顺着李治背后擦身而过,一下子钻进了马车中,背后一凉,李治整个人都吓傻了,好一会,这才摸着背后撕开一块冰凉的袍子愕然回过头。

    马车已经被刺穿了,眼看着露在外头颤巍巍的箭尾,电光火石之间,猛地,李治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上一次遇到的行刺,好像就是李捷这个哥哥帮他如此挡下的,如果那一次是来自哥哥的爱,这一次就完完全全是冷意了,愣了半晌后,李治捂住头,撕心裂肺的大吼着。

    “啊啊啊啊啊啊!!!”

    说着他的吼声,似乎正好引爆了什么,轰隆隆的巨响中,马车,周围的东宫建筑刹那间都化做了一片废墟烟尘,金水河中飞溅起的水珠三丈多高,巨大的喧嚣终于引起的东宫的震动。

    “出了什么事了?”

    “是殿下回来了吗?”

    乱哄哄的嚷叫声中,成群的东宫卫率紧张跑到了爆炸区,跑到最前面的却是个雪纱云髻的端庄丽人,冲过了漫天烟尘,头一个扎进了废墟中,紧张的一把抱住了满头灰土的的李治哭了起来:“殿下,你,你没事吧,不要吓妾身啊!”

    似乎这才回过神来,狼狈不堪的李治居然也是猛地搂住了太子妃王嫱,嚎啕大哭起来……

    次日,闽王府后花园,李捷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要说这朔王府改成的闽王府占地不小,半个坊,唐太宗对于自己这个总闯祸的儿子也是别有一番疼爱,闽王府修建的亭台林立,楼阁秩比,后院还有个几里见方的小湖,风光独好,偏偏李捷对这里犯冲一般,每次都居住不了几天就出外奔波了。

    算起来,这一次前前后后停留了半月有余,还真是空前了。

    就在水边的亭子中,李捷正在悠闲的纳凉,一个红袍官员领着个妙龄女子披着面纱,宽宽的顺着折道走了过来,红袍中年官员李捷认识,自己的狗头军师王微他老爹,中书省通事舍人王通。

    也算是老相识了,放下葡萄酒杯,李捷热情的迎了上去,离着老远就拱手打招呼道:“王伯父,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哎呦,不敢当,不敢当,下官见过闽王千岁。”与那个自来熟的王微不同,王通却是客气过头了,离得老远就噗通一声跪伏在了地上,弄得李捷热情的伸着手倒是一时间尴尬在了那里,好一会,这才赶紧快不起来,搀扶着王通胳膊把他拉起来。

    “不敢当,不敢当,孤与令郎是至交好友,不拘俗礼!”

    “不可不可,礼不可废,礼不可废!”

    僵持了好半天,李捷才费劲儿的把王通拉了起来,满头是汗无奈的拱着手问道:“不知王伯父此来,有何贵干啊,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本王一顶鼎力相助。”

    “不敢不敢!”又是拘谨的拱了拱手,王通这才小心翼翼的把那女子拉到了身边:“不是下官要见殿下,是,是族侄女要求见殿下,要老夫代为引见。”

    “族侄女?”李捷当即感兴趣的把眼睛睁的溜圆,不会是太原王氏要和本王联姻吧?

    不过片刻李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摘下面纱,那女子莹莹拜下,轻启樱唇好听的拜见道:“妾身王嫱,拜见闽王。”

    李捷的眼眸刹那间就由圆睁变得眯了起来,就算与李治的关系已经败坏到极点,太子妃长啥样他还是知道的,更何况这位还是日后赫赫有名的悲情皇后,萧淑妃与武昭仪已经被他收藏了,对于这位三角之一的王皇后自然也是了解了不少。

    仅仅略微思考了一下,李捷就直接比划出了手掌:“不敢当,君子避瓜田李下之嫌,不欺暗室,太子妃请自便。”

    说完,李捷转身就要走,王嫱来的目的无非一个,昨晚那一手李治被吓住了,打着夫人外交来讲和的,问题是闹到这个地步,李捷还有可能讲和吗?

    “闽王请留步!”王嫱当即就急了,一看两人闹了个不欢而散,王通却比她还急,赶忙拱了拱手道:“闽王繁忙下官告退。”一溜烟居然跑出了闽王府,让刚走没几步就被王嫱抱住胳膊的李捷也是一阵目瞪口呆。

    肉乎乎的感觉隔着衣服传了过来,堂堂太子妃耍赖,李捷也是没辙,无奈的拽了拽衣袖提醒道:“太子妃,男女授受不亲。”

    “啊?”傻眼了一下,王嫱这才赶紧松开手退出去了两步,一时间一颗可爱的樱桃脸倒是弥补起了霞红,美艳的样子看的李捷又是感慨一声,说实在的,王嫱一张娃娃脸论姿色,尚在武媚娘之上,真不知道历史上的高宗为什么偏爱女汉子一样的武媚娘呢?

    “太子据天下之首,帝国的合法继承人,神通广大,太子妃来找本王做什么?”感慨了一下,李捷片刻就恢复到了闽王应有的态度,冷着脸满含嘲讽的问道,一句话,说的王嫱再一次变得凄苦起来。

    “妾身想请殿下高抬贵手,饶了我丈夫吧?只要,只要能饶过他一命,妾身,妾身愿意劝说我家郎君让出太子之位,让位给闽王你!”

    满是乞求,王嫱一双小拳头下意识握在一起抱到了胸前,她的建议猛地令李捷心头一抽,李治打退堂鼓了,但仅仅片刻,摇了摇头,李捷又否定了这个可能,历史上高宗皇帝的权力欲望丝毫不弱于任何一个太宗诸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投降?

    “太子妃此来,太子知道否?”

    “我家殿下他,他不知。”

    听着王嫱诚惶诚恐的声音,李捷顿时了然,果然是眼前这个傻妞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叹息一声,李捷直接无趣的摆了摆衣袖:“太子是半君,将来更是大唐皇帝,天下之主,孤不过是臣子,怎么可能对太子不利?太子妃多虑了。”

    说完,李捷转身就要走,他可没有闲情逸致陪这个傻女人耗费时间,但听着他的敷衍之言,王嫱一双漂亮的眸子中却猛地显出了一声决绝。

    铮的一声,李捷背心一寒,赶忙躲在一旁,拔刀的声音他可再清楚不过了,不过片刻之后李捷眼睛就直了,王嫱这傻妞拔出刀来居然是咬着牙往自己脖子抹去,太子妃要死在自己府上,李捷几张嘴都说不清了,悲催的唉叹一声,李捷赶忙又是飞身回去,劈手就抢起了刀来。

    “太子妃你要做什么?你疯了?”

    “我家殿下与闽王的恩怨妾身知道,夫债妻偿,一命还一命,妾身死后求闽王放过我家郎君。”

    闭着眼睛尖叫着,王嫱还一个劲儿的把刀锋往自己粉颈上抹去,女人要疯狂起来还真是不可理喻,一时间李捷居然没抢下刀来,不得不把自己胳膊垫了过去,也不知道太子妃上哪弄得这么邪门的利刃,刀锋轻易划开了李捷衣袖,一股血顺着他衣领就淌了下来。

    李治没伤了李捷一根汗毛,倒叫王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办到了。

    负痛之下,嘶吼一声,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拧着王嫱的小手李捷就把刀抢了下来丢在一旁,惊慌中,未来的王皇后还要抽身去捡,冷不防李捷抓着她的衣服猛地抵到了湖心亭甬道柱子上,撕拉一声脆响,轻薄华贵的丝绸长纱居然被李捷整个撕开,粉红色的肚兜裹着一对鼓鼓囊囊显露了出来。

    足足愣了一秒,王嫱这才反应过来,拼命的厮打着护着胸口尖叫道:“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不是要一命抵一命吗?孤对皇位没有一丝兴趣,非要抵就拿你自己来抵吧,你不是要孤放过你郎君吗?那就松手!”

    这一段时间,李捷自己受的气,受到的压力也是勾搭,受了伤下此时他狂暴的如同红了眼的野兽那样,疯狂的嘶吼着撕扯着王嫱衣服,一时间居然把太子妃给吓傻了,三下两下,薄薄的裙纱化作了漫天飞花,顺着肚兜探进去,一对软乎乎饱满的肉团就到了李捷掌中。

    一滴眼泪也顺着眼角滑落。

    欲望战胜了理智,张嘴强吻住这女人甘甜的嘴角,蹂躏了好一会后李捷又是抽出手,猛地搬起王嫱玉腿到一旁,就在他要剑履及第的前一刻,门口却是传来了门卒长长的报告声:“长孙司空到!”

    如同一盆冷水从背后浇下一般,神情猛地一清,李捷松开手就倒退了几步,捂着脸,王嫱直接蹲了下来,抽泣着耸着肩膀,看到她可怜的样子,李捷却是悻悻然哼了一声:“算你好运。”

    不过激荡的****还是让李捷很不甘心,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李捷又是颇有些痞性的指着王嫱狠狠说道:“明日傍晚未时,孤在西秦楼三楼等你,来不来,你随意!”

    说完之后,李捷转身就去了前堂,原地太子妃,未来的王皇后却整个呆住了,粉嫩的嘴唇狠狠咬在了贝齿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