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516章 .坑你没商量

第516章 .坑你没商量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元七世纪,大多数人的战争观念还停留在一城一地之争,战争,不管打多久,要么一方退却,要么真刀真枪的在一地会战,彻底击溃一方,这才能结束掉战争,就算要挖壕沟,也是停留在围城战,像野战中如此大规模运用壕沟,还是头一次出现。

    也难怪,历史上如此情况也真是不多,两只防御强大的军队相遇,谁都不愿意率先出手。

    在天竺军茫然无知的默许中,闽国军队挖出来一条十多里长,两米多深,两米多宽的硕大壕沟,呈现半圆形将遮娄其人军队围困在了茫茫大平原上。

    既然我挖坑干什么你意识不到,那么就坑你没商量了。

    连续这么多天,四十三万南印度大军取水都是从恒河取的,眼看着唐军要夺取自己的水源地,阿罗顺终于急了,不在一味的防守,慌慌张张的下令军队出击,不过连日来为了防备唐军重弩器械前进,天竺军附近土地都是挖的破破烂烂的,骑兵走都不好走,等步兵清理出一条可以走的通道后,河道前的壕沟都被挖出去几十米了。

    南天竺德干高原照比北天竺恒河平原要贫瘠许多,但却有一个好处,高原草场适合养马。

    一万多彪悍的遮娄其人骑兵扬着大马士革弯刀呼喝着冲向了唐军河道边上的壕沟,阿罗顺与超日王骑在象头紧张注视下,挖坑的千多唐军很没骨气丢下锄头撒腿就跑,狼狈的样子看的两个天竺王嚣张的仰天大笑。

    ”哈哈哈,唐狗也不过如此。“

    “就这胆子还敢断我大军水源?”

    不过接下来,两个天竺王就笑不出来了,唐军半圆形的壕沟接到恒河支流那一段,忽然射出了漫天箭雨,密密麻麻的弩箭下,正在河边耀武扬威挥着马刀的南天竺骑兵直接倒了一大片。

    “该死,唐狗在壕沟对面设有埋伏,命令骑兵攻陷唐狗的埋伏。”

    没等阿罗顺做出反应,年轻气盛的超日王已经怒气冲冲大吼着命令起来,明显脸上闪过了点点不快,阿罗顺却迅速忍了下来,反正不是他的骑兵,打打试试呗。

    站在大象脑袋上,传令兵摇动着大旗,实际上没用主阵命令,挨了一通弩箭的遮娄其人蒙萨塔已经暴怒的大吼着带领他的骑兵对着壕沟冲锋而去,不过片刻之后他就知道了什么叫惨。

    被推上土堆十多辆床弩射出了呈现扇面一般恐怖的杀伤,两米多长的弩箭往往能穿透三五个肉体,五十多弩箭的攒射如同无形拳头一般一下子打落了遮娄其人骑兵前锋一大片,后面的马踩上前面翻倒的马,更是人仰马翻。

    借着敌军骑兵混乱的功夫,后面的唐军弩兵又是爬上土堆又一轮攒射,沉重的损失打得远处超日王直肉疼,近处的蒙萨塔土王气的几欲发狂。

    被偷袭损失了一两百个骑兵,进攻受挫又是五百多骑兵死于非命,连敌人毛都没摸到,遮娄其的骄兵悍将同样感觉到自己颜面无光,在各个长官恼火的喝令下,骑兵分出两股绕过了前面混乱的同袍依旧坚定的向前狂奔而去。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精锐的骑兵甚至看到了坑对面唐军弩手惊慌失措的脸庞。

    “唐狗,受死吧!”

    南部口音浓郁的天竺语高吼着,最先锋的精锐骑兵扬起大马士革弯刀,雪亮刀锋以及金属甲胄在阳光下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闪闪寒光,痛快地勒马跳起,遮娄其骑兵甚至看到了下一刻自己刀锋砍进肉体带起大片鲜血痛快场面。

    不过,狂奔中领队在最前面的遮娄其刹帝利队长忽然疑惑的皱起眉头,在他的视线中,对面的唐狗居然笑了?

    下一刻他就明白过来。

    战马轻快熟练的跳过两米多的壕沟,沟对面却又是一道沟近在眼前,由于第二道沟后面的填土比第一道沟高,错视下根本看不到,眼睛瞪成了牛眼,满是恐惧中小舌头直跳的拖着长音,练了十多年武艺的骑兵队长勒着马缰绳直勾勾摔进了第二道更宽的大沟中,连人带马摔了个重度骨折,嘎巴的脆响听得人直牙疼。

    没等可怜的队长痛苦呻¨吟一声,上方又是自己的袍泽同样拖着长长的惨叫跌了下来,一下子解决了可怜队长的痛苦,直接砸死了他。

    能冲在最前面一般都是骑术最好最勇敢的士兵,眼看着两百多精锐跳过壕沟后见了妖怪一般惨叫着消失在地面上,后面的骑兵下意识就勒住战马停了下来,不过战阵前是说停就停的吗?后面的骑兵冲过来将这部分人直接撞进了坑里。

    可算,层层叠叠的惊叫中坑被填满了,冲过来的骑兵也停了下来。

    收坑的唐军也不是吃闲饭的。

    抓住这个时间再次装填好床弩与钢弩,闽国弓弩手又是轻松加愉悦的来了一轮齐射……

    残余的八千多骑兵就此溃散,惊叫着如同一个个娘们般狼狈的逃了回去,他们倒也知道,连人带马,再有个一千来人壕沟怎么也填平了,问题是,谁的命不是命?就算领主蒙萨塔也控制不住这种溃逃,眼看着一个个自己逃回来的属下被王庭禁军扯下马就地拿下,带队蒙萨塔哆嗦得如同刚出生小鸡一般,战战兢兢的跪伏在超日王的战象下。

    “饭桶,废物!”

    轮着长鞭,年轻的超日王简直气得发狂,暴怒无比的怒吼着抽着,连蒙萨塔衣甲抽碎了都不解恨,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了半天,阿罗顺这才假惺惺抬起手劝了起来:“陛下,息怒啊!陛下,当务之急是怎么把局势找回来,不能让唐人再嚣张下去。”

    手都抽酸了,超日王也就此借坡下驴,鞭子一扔,怒吼的对后阵吼道:“紧那罗,给本王把唐狗的阵地拿下来,把那些唐狗斩尽杀绝!”

    “遵命,我王!”

    一个足足两米五高浑身肌肉撑得金甲都鼓鼓囊囊壮汉从营里跑了出来,趴在地上磕了个头大声的答应一声,旋即抡起刀对着身后咆哮起来,阳光烈烈下,数以万计身披金色甲胄,灿烂的如同太阳那样精锐步兵拿着弯刀长矛,咆哮着杀出了营。

    坐在自己金象头上,阿罗顺禁不住眯起了眼睛,这超日王可真舍得。

    与他北天竺一样,遮娄其王国最精锐的部队也是王庭禁军,这些都是遮娄其王几百年传世的最亲近本族子弟组成,披着最上等的金鱼鳞甲,拿着最锐利坚固的大马士革上等弯刀,长矛,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领地与农奴,是整个遮娄其王国攻击力最强大的步兵。

    不过上一次北方大战,阿罗顺的亲信部队从头到尾都是处于旁观观战状态,这一次遮娄其人好歹是用上了,反正不是自己的,其在莲花金座上抻长了脑袋,阿罗顺饶有兴致的观望起来。

    不愧为南天竺最精锐军队,距离三百多步,狂奔中的王庭禁卫先锋已经拉长了天竺弓远远的抛射了出去,还打算等天竺人跑近了再射的床弩手一下子倒是被密密麻麻的箭雨射倒了二十多号,慌乱中唐军也不管不顾的砸下了扳机,五道箭槽早已经绷紧了多事两米长野战蹋掘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声,翁的就射了出去。

    床弩最高射程可达千五百步,三百步之内更是箭箭见血,就算最精锐的乌兹钢铸就甲叶也抵挡不住,挨上的无不是个对穿,可找不刚刚射遮娄其骑兵的战果,跑的很松散的王庭禁军不过倒下来百多人,照比一万大军九牛一毛。

    呼喝中,更多一米来长的天竺重箭射了过来,密密麻麻的箭雨下,壕沟前沿床弩兵再也支撑不住,纷纷丢弃了床弩向后撤去,失去了先机,唐军弩兵也是显得颇为狼狈,刀盾手顶着圆盾遮蔽成了盾墙,缩在空隙中,顶着噼噼啪啪箭雨唐军弩手才能偶然还击几箭。

    “哎,小盛打得有些心急了。“

    在后面观战,看着唐军的不利局面以及后方几个正在搭建的高耸木楼,李捷忍不住摇了摇头。

    “殿下,盛度将军毕竟年轻,用不用末将去支援一下?”一旁,已经荣升为左领军卫将军,闽王铁林副总管的黑齿常之询问的拱手建议道,不过李捷却忽然笑着摇了摇头‘

    “用不到,小盛他自己可以的。”

    战场上,毫不怜惜的踩着刚刚填进坑里没死的遮娄其骑兵,一个个王庭禁军彪悍的冲上壕沟对面,旋即,他们就也被坑了,四米多的第二道壕沟没有施展空间却根本跳不过去,惊叫中,前沿的王庭禁卫纷纷被挤下坑中,前赴后继的眨眼间填下去三四百人。

    盾墙后的长槊手终于有机会展现一次,咆哮着冲出盾墙保护,或是对着坑下的王庭禁军狠狠扎去,或是对踩着同袍冲上来的王庭禁军凶狠的发动刺杀,狭小的空间内躲闪位置出奇的少,一时间两军交叠在一起那个点上血花四溅成了主旋律。

    “杀贼,杀贼!”纷乱的人群中,一个披着明光铠小将格外的惹眼,带领着刀盾手防御在最前沿,手中长剑犹如阴森的毒蛇那样,每每探出獠牙,必定带走一条人命,坑附近,早有准备的唐军弩手也是对收起弓箭打算做近战的王庭禁卫扣下了弩机,近距离攒射下带来的杀伤真是恐怖的,这些遮娄其王亲族练了半辈子武的刹帝利恐怖战士下饺子一般捂着胸口跌落壕沟中。

    一时间,战壕天竺语边惨叫与怒骂连成了片,如今也是略通天竺语,听着满耳问候自己祖先声,后面观战的李捷禁不住哂然冷冷一笑。

    “不服气?坑的就是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