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554章 .再会面,故人依旧?

第554章 .再会面,故人依旧?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军的攻势一时间倒是停了下来,如云的传令快马穿梭在大街小巷间,每个人却都是紧张兮兮。

    城内的叛军蜕变成食人族了,谁都不想变成食人族大便。

    已经入城的唐军纷纷缩了回去,仅仅守住了要道口,用栅栏工事维护住了周围帐篷,此时已经接近下午时分,如果打的话日落前推进到原闽王府不是不可能,不过错综复杂的废墟群必定大批吞噬唐军的血肉,李捷不想把军队消耗在这场必胜之战,如今中东传来的消息,笼罩在阿拉伯帝国上空内战的阴云越来越浓郁,新继任的哈里发阿里与原来的倭马亚家族当权派头目,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之间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

    李捷需要他的军队向南开拓德干高原,向北待命呼罗珊,以便随时应对阿拉伯帝国方面的变故,更何况,他已经大体知晓了敌情。

    原来湿婆神像背后不远处的大院儿是个大圈,里面关押着数十人,光忙着清理尸块,唐军忽略了那一处,听到唐人的声音,数十个俘虏这才敢跑出来。

    这些人都是在曲女城被叛军围住后,顺着缺口逃进城的婆罗门湿婆派死忠信徒,不少人还是出自高等种姓,可如今,他们可一点儿也没有后世去中东参加圣战的恐怖分子气势,一个个吓破了胆子惊魂未定,距离曾经深信的湿婆神血腥的神像远远的。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又是提的很早,后军的伙食军提着一锅锅熬的香喷喷伙食沿着唐军占领区一路上送入了军营,可惜,这一晚上吃得下的人没多少。

    下午其余各军休战的时候,李捷本部却还保持着继续向前推进的姿态,清理出了从原本愿寺一直到第三街之间广大的废墟区域,尚有的一万多幸存叛军被赶尽杀绝,仅剩下两千多人俘虏被关在战俘营中,向下午遇到各地赶去曲女城参加圣战婆罗门死忠也陆陆续续发现五百多。

    夜半时分,靠着火炮不断推进到另一条主街区的闽王铁林也扎营了下来,城市战在这个时代还真是新鲜,就算这些百战老兵在错综复杂的楼宇废墟中都战死了数百,被偷袭伤者更是多,气的铁林将军黑齿常之半夜吃不下饭直接忙碌着出城查看大炮调运情况,另一头,王帐中,十来个后入城婆罗门死忠则是被带了进来。

    “他们,他们根本不是婆罗门,他们简直是魔鬼啊!”

    跪伏在名贵的波斯地毯能上,一群饿的精瘦的后入城婆罗门信徒指手画脚惊恐的叙述着自己这么多天经历。

    “刚一进城,小的等同乡十来个就被和瓦拉那个婆罗门祭祀,不,那个魔鬼迎了过去,他先和我们说湿婆大神满意我们的对圣战的热情,接管了我们带来的干粮,然后带我们去营区,当时小的们猪油蒙了心,也没想那么多,就跟着去了,没想到就被圈了起来。”

    目光中流露着恐惧,十来个湿婆派信徒把手夸张的大大比划着,灯光摇曳中在帐篷内如同鬼怪那样古怪的影子摇曳着,在李捷失望的目光中,李让还是退缩在桌子后面很远,倒是李瑾一直安稳的坐在他的位置上。

    “第二天,和瓦拉就把小的们十来个叫了去,问小的们愿不愿意为湿婆大神献身,当时小的们以为是与闽狗,不不不,与天军作战,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没想到,没想到……”

    深深眼窝中,恐惧强烈到了极点,教徒甚至瘫坐到了跪着的腿上,比划着双手疯狂的描述着:“没想到和瓦拉直接让人抓住了最壮实的阿鲁阿,割了他的脖子,像猪一样的放血,然后剁成碎块下了锅,我们想反抗,却被打了回去,还有人叫嚷我已经为湿婆大神献了身,再敢反抗死后会下地狱的。”

    “每天他们都要宰杀我们一个同伴,陆陆续续又有人从外面被骗进来,小人瘦小,进城了两个月没被宰杀,有时候这些禽兽还会拿些下水来喂我们,小人没忍住,吃过一次,现在想想,真是,真是……”

    十来个俘虏嚎啕大哭,哭的李捷心生厌烦,挥了挥手就让侍卫带了下去,人走了好远,还有幽幽的哭声传来,听得长孙织禁不住感慨摇了摇头:“用神的名义吃人,这群人也够无耻的了。”

    李捷则是默然,就算二十一世纪,恒河河畔依旧有吃人的部落,只不过是教徒们从恒河中捞出死人的尸体吞食,这些人也是湿婆派的,看来吃人一直是这个教派中的隐性基因。

    如今敌情倒也在这些俘虏中问的明了,曾经李捷以为铁板一块的叛军内部实际上早已经四分五裂了,而且值得人感慨的是,城内人吃人的惨剧,居然还是他们互相内斗的产物。

    交换战俘换来了一万多担粮食,加上各个粮店,官仓,曲女城也有着五万担粮食,但接收了俘虏与粮食不久,叛军中就爆发出了强烈的冲突。

    被俘虏过的刹帝利贵族已经彻底被唐军打怕了,主张出城投降,可掀起叛乱的上层,包括帕拉瓦等婆罗门无论如何不肯投降,他们可知道自己给闽国多么大的打击,连闽王妃都逼死了一个,李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饶了他们。

    于是乎,矛盾积累的越来越深,终于爆发了出来,曲女城被围困的第二个月,主张投降的刹帝利与主张顽抗到底的婆罗门爆发了内战,烈烈火光中,四万多担粮食化为灰烬,曲女城彻底断粮。

    战败的刹帝利贵族数万人被围困在了城中心位置,快二十万婆罗门乱军以及其家属们则是在宗教鼓舞下围困在四周,精疲力竭的双方都没实力消灭对方,至此,更加难熬的饥饿来临了。

    最开始是战死者,饿死的人,然后饿疯了的叛军对老人孩子,妇女等家属下了手,互相争夺老弱作为粮食还引发了婆罗门众内部的崩溃,相互残杀吞噬中乱军剩余不到八万,还分裂成了十来个部分,今日西门唐军消灭的,就是其中势力最大一股。

    “大父,这群人同类相食,有如禽兽,应该将他们统统斩杀。”怀着对乱军的恐惧与仇恨,到现在李瑾依旧难以释怀,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不过没等他话音落下,刚刚一直瑟瑟发抖的李让这功夫却是不服气的站了起来。

    “大父,古人云围三缺一,就是咱们吧曲女城围困的太死了,如果要是给这些叛军一条生路,他们也不会做这人吃人的惨事,是不是我们太不够仁义了?”

    “不把他们困死,难道继续任由他们烧杀掠夺,你个糊涂蛋,你忘了绿珠姨娘是怎么死的?还有府里那么多人是怎么死的?杀光他们都是轻的!”满是暴怒,李瑾拍着桌子就嚷了过去,眼看着李让被吓得缩回了案后,杨心怡赶忙拍着李瑾肩膀责备起来:“怎么和兄长说话的,还不赶快道歉?”

    “哼,他根本不配当我兄长。”

    愤然的叫着,李瑾一头就跑出了帐篷,惊愕的看着他跑没了踪影,杨心怡好一会才无奈的歉意对长孙织点了点头:“大姐,小妹教子无方,请大姐见谅。”

    “行了,让儿也的确太过迂腐了些。”摆了摆衣袖,李捷却是苦恼的叹了口气,听着李捷的评价,侍立在帐篷中,薛之观再一次心头一紧。

    一夜在不平静中过去,夜半,居然还有叛军疯了一般冲进营地杀人拖走,外延的哨兵用钢弩足足和这帮疯子激战了半夜,射死了数百人,还好,绝大多数的唐军还是安稳的休息了一夜,恢复了一个晚上的唐军次日终于恢复了最初的锐利,次日清晨,排着队用过一顿香甜的早餐,再一次大张旗鼓的开拔进攻起来。

    相对于昨日,这一天唐军的进攻智慧了许多,没有忙碌着一股脑冲击进乱军藏身半年多的废墟中,首先大张旗鼓的却是那些炊事班们,就在城区废墟前支起大锅,整片整片的猪羊下锅炖起,加上上等的酱油,香料,浓油赤酱红烧的香味顿时传出去老远。

    弩手槊手们虎视眈眈端着兵器守卫在大锅边上,不时还咽一口口水,几乎没过多久,看似平静的曲女城市区废墟就骚动了起来,已经饿疯了的数以千计乱军冲出藏身之所,挥舞着战刀嗷嗷叫着向大锅扑去。

    根本不是一场对等的战争,面对蜂拥而出的乱军,唐军弩手只需要依托栅栏扣动弩机就可以了,而且有些阵地争夺的太厉害唐军也可以率先撤退,因为已经疯了的乱军根本不会追,一窝疯的围在了大锅周围,毫不忌讳滚烫就把手抓了进去,有的人甚至烫的满脸溃烂依旧咀嚼不停,那场面,就宛如生活危机中的丧尸一般。

    诱杀的策略很成功,四路大军围堵下,当天就杀穿了乱哄哄的废墟,下午时分,唐军会师在了曾经的闽王府前方。

    不过这时候,闽王府已经改变成了汉王府。

    故地从游,看着倒塌了一半多,残破的院落,枯死的槐树,兵火熏黑了的角楼建筑,尤其是等候在里头的人,李捷简直兴奋的激动的浑身发抖,自顾自跳下马精直就走到了前沿阵地,眼看着闽王自己神经质一般要往危机重重的大院中走去,禁军护卫独孤差不点没吓疯了。

    赶忙抓起一块盾牌挡在了李捷身前,却被李捷伸手推开,愣了一愣,独孤及又是慌张的摆了摆手,数百卫士拎起盾牌就簇拥在了李捷身前,撞开汉王府大门鱼贯而入,快速占领重要路段起来。

    戍卫汉王府的曾经旁遮普雇佣军倒是比外围乱哄哄疯子叛军好点,残余的几百人一见唐军杀来,立马乖巧知趣的放下武器跪地投降,一路上李捷向前大步流星的步伐根本没停顿过,道路两旁全都是唐军圆盾护卫,直到依旧耸立的汉王府大殿,曾经的闽王府大殿前,李捷这才停住了脚步,抬头凝望着深深殿堂,高声大喝起来。

    “刀疤刘,滚出来见老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