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1071章 .贝都因人的盟友

第1071章 .贝都因人的盟友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难怪李畴兴奋。

    沙漠中追踪,缠战,农耕出身的大闽的确不是这些闭着眼睛走沙漠的土著民族对手,不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贝都因骑兵都太适合这片沙漠了。

    可是要论阵地战防守战,中原绝对是祖宗!

    远的不说,李捷多少次都是依靠防守反击取胜的,他卜斯曼须胆敢来攻击自己的营地,在李畴看来,就跟送死差不多。

    其余将军也几乎都是这种想法,这些天苦难的行军折磨他们太深了,每个人心头都憋闷着浓郁的破坏欲,恨不得立马冲上战场厮杀一番,这时候卜斯曼须带着主力骑兵出现在大闽远征军面前,真如同刚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那样。

    带着那股压制不住的兴奋杀意,一大群将领四散而去。

    只不过宋璟的忧虑却是更加浓郁。

    姚崇不在他身边,宋璟不得不自己考虑事物周全,长时间和姚崇这小白脸待在一起,宋璟也学会了反向思维,李畴光看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却没看到对自己不利的一面。

    卜斯曼须可不是蠢人,甚至他对大闽的了解还在大闽了解他之上,跟着裁德投降大闽,对于闽军,他可深刻考察过,这个处处显露枭雄气质的阿拉伯人不可能不知道闽军防守的强悍,这种情况下他还敢悍然来攻,手底下定然有着底牌。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想着,宋璟干脆焦急的又是扯住李畴的衣袖请求着:“右将军,就给末将三十人!只要三十人!”

    可此时满是打败背叛大闽的沙寇狂热的念头,甚至李畴连理会宋璟一下都没有,直接甩开衣袖大声的叫嚷着:“王伦,你带着你的铁骑从后营出门,绕道贝都因贼寇身后,待本将正面破贼后,前后夹攻!”

    “今天本将就要把卜斯曼须的脑袋砍下来盛在盘子里,给泰西封的闽王陛下作为贺礼送过去!”

    嘹亮的吼声中,王伦也是急切且兴奋的拿着令箭出了营门。背对着他拔出横刀,李畴一路大嚷着居然是亲自朝向前军走去。

    目送着李畴的背影,叹息一声,宋璟也不得不加快脚步,向他麾下的猎骑兵走去。

    …………

    这次真不知道贝都因人受了什么刺激,刚一开战,攻势就如同排山倒海那样猛烈不已,借着沙丘略高的地形,上千贝杜因骑兵跳下战马,拿起埃及大弓猛烈的向闽军军营穿射着,一时间飞舞的箭矢如同下雨一般,射的最外延几个瞭望台变成了刺猬,守在沟壑后面的闽军盾牌上亦是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箭杆。

    真是舍生忘死,又是数百个贝都因勇士呐喊着驱动骆驼奋勇向前,接近刚刚侦查时候被床弩射死的贝都因人尸体附近时候,这些人又是跳下骆驼,在后面驱赶着骆驼奔涌向前。

    闽军前沿将士的视线中,仅仅能看到一群狂奔的骆驼践踏起一地风烟。

    “射!”

    顶着箭雨,闽人同样也开了火,前沿校尉猛地挥下战刀,一排闽军顿时从沙坑后面整齐站起来,对着远处扣动了弩机。

    弩,一向是华夏特有的锐利武器,直到十字军东征时期,西方国家才在西亚学会了十字弓技术。弩,从来就没有令闽军失望过。

    交替射出的钢弩臂强弩打出了一排排箭幂,哪怕骆驼顽强的生命力,强悍的身躯也承受不了这种快赶上后世手枪杀伤力的武器轰击,骆驼的哀鸣中,如同碰撞上一面面无形的墙一样,庞大的骆驼喷着血轰然倒地,把身后的贝都因主人暴露在弩箭之下,下一轮弩箭降临,这些来不及躲闪的贝都因武士又是浑身剧烈颤抖的摔倒在热沙上。

    闽军弩阵采用的是蹶张弩三段射,射出来的弩箭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没等接近闽军营地,贝都因先锋已经倒下了三分之一。

    绕是如此,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得了什么失心疯一样,依旧嗜血拼命的向前冲,踩着一路尸体,还是杀到了壕沟前。

    看着对面闽军还在装填,已经被鲜血刺激的双眼发红的贝都因人怒吼着就跳进了壕沟,可脚刚刚落地,冒失前进的贝都因勇士又是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v奔涌而出的血液从他们屁股,大腿,脚下猛地冒了出来。

    壕沟里,闽人插着尖锐的铁刺,在昨夜沙漠狂风吹来的细沙中被掩埋住,形成致命的陷阱。

    就算到了这个地步,还剩下不到三百人的贝都因人居然还不肯撤退,拖着滴血的腿脚,受伤的贝都因人狼嚎着从坑里爬出,抡起弯刀劈砍向闽军,后面的贝都因勇士也是拎着圆形皮盾猛地从后面跳过来,撞进闽军防守阵列中。

    杀戮几乎从没有如此的爽利,生死往往在一瞬间,完全放弃了防御,派头的贝都因人轮着弯刀疯狂的砍向闽军虎头圆盾,看的包铁的圆盾牌火星子直冒,可就趁着他力竭喘息的那一刹,闽人果断的刺出横刀。

    胸口喷着血,那贝都因勇士惊愕的倒下,可没等闽军收回刺出去的手,边上突然砍过来的弯刀用力挥下,喷着鲜血的手臂就甩了出去,甩着手痛苦而绝望的嚎叫着,缺臂闽军再也维持不住防御,四面八方十多把弯刀又是凶狠的劈了下来。

    血光四溅下,这支不要命的贝都因勇士一步一池血的向前奔涌着,深深嵌进了闽军前军,可整体上他们却是走向灭亡,仿佛一个弧形,弯曲的闽军两翼从后面又是围了上来。

    “砍刀他们!”两翼校尉凶悍的挥舞着横刀,架着圆盾的闽军四面八方的呐喊着冲了上来。

    这一幕,沙丘上的卜斯曼须明显也看在眼里,这个沙漠枭雄居然跳下了骆驼,跪在滚烫的沙地中祈祷了几刻,又是在前线鲜血横飞中跳上了骆驼,对着前面猛地挥下了横刀。

    “尽你们的责任!让真主裁决这一切!”

    就跟眼前的死亡是虚幻的一样,听着卜斯曼须的怒吼,千余名射箭压制的贝杜因骑兵无比整齐的欢呼着跳上骆驼,视死亡为无物,呐喊着顺着沙丘又是奔涌的杀了下来,而他们身后,更多的贝都因射手接替了他们的位置。

    几个呼吸间,这些骆驼就已经撞到了闽军营前,完全是不管不顾的冲杀,骆驼撞倒了闽军将士的盾墙,在他们恐惧的嘶吼声中,酒碗大的蹄子狠狠踩了下去。

    被激怒的闽军以更加的怒火抬着捆在一起的排矛怒吼着冲上来,噗嗤的撞击声过后,十来个闽军惨叫着倒飞了出去,撞在排矛上的人,骆驼浑身也冒出了无数血洞。

    更剧烈的撞击下,大闽的前军军阵就跟弹性十足的硅胶一样,此起彼伏不断低落着,再弹回来,残酷的拉锯战进行着。

    一轮冲击力用尽,贝都因骑手这才意犹未尽的牵着骆驼踩着一地尸体向后退却,刚刚射箭的贝都因骑阵又是收起弓,组成了第三轮的冲击。

    来回冲杀此起彼伏的进行着,总体上来,却还是大闽占据优势,依靠坚实有序的步兵阵,锐利的的弩箭,每一轮贝都因人的冲击,沙漠上都是浮尸累累,看着阿拉伯人这不要命的打法,李畴简直兴奋到了极点,不断挥舞着横刀把新的部队填充到前线,越来越重的闽军聚拢在冲杀阵列前,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哪怕几里之外的苍鹰都是忍受不住,落荒而逃。

    宋璟麾下的猎骑兵同样也顶到了前面,骑着更加有利的阿拉伯马,百多骑如同幽灵那样不断在贝都因人阵列侧翼厮杀着,每一轮贝都因人冲击,猎骑兵都会在其去提上狠狠地挖下一块肉来。

    太阳越升越高,沙漠中酷暑的气温也是蒸腾了起来,几乎每个厮杀中的将士都是大汗淋漓,汗水夹杂着血水。

    横刀猛地左劈,已经交锋了数次的阿拉伯骑士最终还是不甘心的被宋璟砍落马下,可一点也不冒失,一击得手宋璟赶忙把盾牌从新呼在身前,当啷一声,另一个纵马狂奔的贝都因骑士弯刀在他盾牌面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绕是杀到如此地步了,宋璟却依旧没有放弃心头的疑惑,还是死死盯着山坡卜斯曼须的大旗,忽然间,他的瞳孔猛地微微缩了一下,又重新坐下祈祷的卜斯曼须从沙地中站了起来,隐约间,宋璟甚至确信他看到了这个枭雄嘴角的狞笑。

    下一刻,宋璟感觉自己心跳都停止住了,卜斯曼须身后隔断视线的沙丘上,无比壮观的黄色大手猛地招展了出来,无数沙粒在尖锐流动的空气中发出鬼一般尖锐嚎叫,刺的人耳膜生疼,看到这一幕,不光宋璟,其余前线奋战的大闽军士也是全都惊呆了。

    下一秒,轰然反应过来的宋璟疯了一般疯狂的拉着战马向回跑,同时口中撕心裂肺的大吼了起来。

    “所有人,快逃,沙暴!!!”

    就算战马疯狂的奔驰着,可以就跑不过汹涌澎湃的沙尘暴,仅仅几个呼吸间,混黄的沙粒就吞没了前线疯狂作战的两军将士,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道撕扯过来,宋璟惊叫着被生生撕扯下了战马。

    “这,怎么可能?”

    看着铺天盖地奔涌而来的黄沙,刚刚还梦想着功成名就的李畴满是震撼,不可置信的喃喃嘟囔着。

    下一秒,风沙也吞没了他的身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