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1103章 .脱难,李瑾起舞

第1103章 .脱难,李瑾起舞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蹄纵情的奔驰在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上,七月多正是草木繁茂的时段,大团大团的无名野花被奔马踏碎,似乎那股子芳香都跟着释放了出来。

    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浑然不顾自己华丽的裙子都撕成了两半,两截洁白的腿都袒露在外面,依靠在宋璟怀里,满是亢奋的心情,李晨曦不断抖着马缰绳,吆喝的一贯以耐力著称的蕃马都是口吐白沫。

    这年代,赛马跟后世飙车差不多一个性质,只不过陪伴在一旁的李瑾还有长孙辅却没有飙车的心情,时不时惊奇的瞄宋璟一眼,李瑾是好奇这个能把自己老姐摆平的男人究竟有什么手段,至于长孙辅一开始压根不相信,现在还是不可置信的眺望着两个人的背影。

    年轻的人儿尽情的在草原上释放着胸怀,看上去,就像一群浪漫士子在春游一样,如果不是身后那一望无际的黑云。

    真的是黑云,松赞干布建国时候的五茹六十一东岱建制几乎半数全都被芒松芒赞拉了出来,真正历史上,几十年后的大非川之战,吐蕃足足动员了四十万大军与薛仁贵决战,如今的吐蕃虽然因为历史变故没有那么强悍,可禄东赞征服西羌白唐以及象雄东女打下的底子,二十万大军还是拿的出的,十一万多人骑着战马牦牛,像一片巨大的雷雨云那样,紧随在李瑾身后紧跟不舍。

    各个茹主东岱主并驾齐驱,呈长条形的吐蕃军阵足足长十多里,牦牛沉重的蹄子把一块草场都踏成了平地,沉重的敲击下连大地都跟着颤抖着,在几个绘画着吐蕃天神的伞盖下方,几乎奔驰在全军最前列,隐隐约约眺望着自己要得到的女人长裙迎风飘荡,却是依偎在另一个男人怀里,芒松芒赞雷霆一般的环眼中隐隐透射着火光。

    如此激烈的奔驰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时辰,从苦水井子外被追上,到现在也狂奔了三十多里,真是生死之间的竞速,稍微慢片刻就会葬身万军之下,粉身碎骨,这种刺激亦是无时无刻的不在煎熬着人的神经。

    终于,明显感觉到了马力的疲衰,搂着李晨曦的宋璟忍不住回过头去大声询问了起来。

    “李兄,究竟还有多久?战马快撑不住了!”

    情况也没比宋璟好到哪去,一面安抚躁动的大宛马,一面李瑾亦是皱着眉头向前观望了下,方才肯定的点了点头。

    “再坚持一炷香的时间!”

    不再言语,全神贯注的护住李晨曦后背,宋璟低伏着身子,更加配合起战马的运动,从沙漠死里逃生逃回来,这是他学会的宝贵救命经验。

    还真如李让所说,不到几刻,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消失了,地平线上开始出现跌宕起伏,地形突然变得狭窄起来,锡尔河曾经流淌过的古河道将平原切成不规则的破碎丘陵,每每从呼罗珊贩运货物的商队赶着马群从这些山涧峡谷运输过去,所以这里形象的称为走马川。

    地形对李瑾等开始变得有利起来,不过不顾战马的疯狂逃逸,此时所有战马全都显露出了颓势,速度降了下来,他们身后,经过换马的吐蕃选锋军轻骑,甚至追到了几十米的身后。

    川口急促的风声中,箭矢如同飞蝗那样密集的射了过来,。

    噗的一声闷响,李瑾身后的铁林将士松开缰绳掉落在了尘埃中,不到几秒钟,没等他扶着箭伤恐惧叫嚷着站起身,就被身后数之不尽的吐蕃轻骑撞倒在地,转眼被践踏的尸骨无存。

    仅仅一个开始,左右翼的吐蕃轻骑更加加快速度从两侧袭击,交叉射过来的羽箭下,李瑾的卫士接连的掉落马下,狂奔中,就连宋璟亦是不可避免的浑身剧烈颤抖了下。

    虽然沙漠中历练的意志,咬着嘴唇宋璟一声都没有吭出,绕是如此,心细的李晨曦依旧焦急的回望了一眼。

    左肩胛上,一支狰狞的羽箭正在剧烈随风颤抖着。

    焦虑的惊呼一声,李晨曦又是焦急扭过头大声问着:“还有多远!”

    箭矢嗖嗖的就在耳边划破空气,李瑾此时亦是带了几分焦虑,左手上绑着的小圆盾磕开射向自己胸口的箭矢,忽然间,李瑾猛地大声怒吼起来:“向右转!跟紧孤!”

    宽阔的河谷道突然出现一个大转弯,早已经在心里憋了许久的铁林卫士如同抓住一个宣泄口那般,下意识的猛地扭过马头,一个大拐弯冲进了弯道,右侧的通道被山谷堵死,右翼吐蕃轻骑急忙勒住战马停下脚步,左翼骑兵却是更加加快了马程呼啸着拉圆了高原弓。

    可嚣张了一路的吐蕃骑兵这时候终于遇到了个大苦头,没等一个大漂移转弯斜切出去多远,数百吐蕃精骑如同鬼打墙那样接连惊叫着马失前蹄跌落了下去,整个骑队马速太快,后面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勒住战马,又是踩着前队冲出去,战马倾倒。

    等到骑队好不容易停下来时候,已经有上百骑兵摔倒在地,后面的骑手马蹄子上全都是浓浓的血泥。

    眼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中路追兵亦是惊愕的停住了脚步。

    前沿指挥的贵族军官慌忙的驾着战马奔了回来,战战兢兢跪伏在了脸色一片阴云的芒松芒赞马前,带着颤音大声禀告道:“赞普,前面河谷中,全都是铁蒺藜啊!”

    一根带着血的四棱钉刺被仆从小心翼翼呈给了芒松芒赞,看着这还带着铁锈的简陋黑家伙,吐蕃赞普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春秋时期,华夏已经用这种简易的铁家伙对付战车了,奔驰的马蹄一旦踩上这种东西,立马会摔倒在地,小小一个四棱钉足以废掉一名久经训练的精悍骑兵,相传成吉思汗的集中死法之一,就是征讨西夏时候,战马踩上了党项人的铁蒺藜,马失前蹄摔伤,流血过多而死。

    李捷从未来带回来的方法,流水线管理加小高炉,闽国的钢铁产量差不多赶上的明中叶九千多吨,此时,大闽就是依靠着财力硬生生阻拦住了芒松芒赞的去路。

    捏着那扎手的东西,芒松芒赞简直恼火到了极点,疯子一般的疯狂吼叫道:“闽人!赞普定然把你们斩尽杀绝!”

    不过不论芒松芒赞如何愤怒,依旧不可能硬生生驱赶着十一万大军用血肉之躯趟出一条血路,还好,铁蒺藜同样是有明显弱点的,各个东岱主的喝令下,大批拿着斗篷扫把的属民奴隶兵迅速开到全军最前沿,灰土漫天中,成堆的铁蒺藜被清扫出道路。

    太过急躁,没等道路拓的多宽,芒松芒赞又是督促四戍卫向前追赶,这功夫,绕过了弯道的李瑾一行也终于跑到了目的地。

    战马几乎先后彻底脱了力向前倾倒去,一个个早有准备的铁林将士缩成一团,借着翻滚来降低力道伤害,宋璟更是干脆把李晨曦娇小的身躯整个裹在了斗篷中,用身体给她垫着。

    到底是太子,李瑾的大宛马支撑到了最后一刻,虽然没有翻到在地,依旧四蹄打颤的跪了下来,一路狂奔中,李瑾亦是狼狈了不少,可是他此时,却是兴奋到了极点,刚刚脚踏实地,不顾腿上的酸麻立即抽出了腰间横刀,嘹亮的嘶吼着。

    “孤乃大闽太子李瑾,吐蕃人背信弃义,侵我山河,我大闽热血儿郎,随孤迎击!!!”

    李瑾嘹亮的吼声几乎震撼了山河,直面着他的吐蕃追兵亦是惊愕的停住了战马,因为就在他们对面,李瑾的身后,倾斜而狭窄的河谷侵蚀山坡上,铜墙铁壁般的大闽铁林密密麻麻列阵于此,包铁盾牌以及长槊横刀反射过来的刺眼光芒几乎映照的他们睁不开眼睛。

    分开了军队,芒松芒赞顶着经幡伞盖亦是来到了最前头,看着这一幕,年轻赞普的脸颊上都流露出了震撼。

    “赞普,还,还打吗?”

    娘氏,韦氏,十多个宗族大臣亦是焦虑的拥挤了过来,焦虑的看着不动如山一般闽军,颤抖的询问着。

    脸色同样在剧烈变幻,不过目光落在了李晨曦醒目的长裙外摆上,看着她搀扶着宋璟沿着军阵间缝隙迅速上山,野兽一样狰狞的皱纹再一次密布他的脸颊,带着凄厉的吼声,芒松芒赞尖啸着回过头大声嚷着。

    “攻山,把闽人斩尽杀绝!”

    喘着粗气亦是沿着山间军阵缝隙来到了中军,眼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吐蕃兵扛着藤盾黑铁长矛,蚂蚁一样在河谷中央开始布阵,冷笑同样溢满了李瑾年轻的脸颊,举着横刀,他也是嘹亮的吼叫起来。

    “举盾,起弩,射杀蛮兵!”

    整体犹如一台严密的机器,山坡上大纛摇曳,前五排的大盾手呼喝着举起了沉重大方盾,一步一厚的向前压迫去,密集的弓手弩手亦是犹如洪流那样冲出阵中。

    空气似乎都严峻的凝固了,天空看去,两只大军仿佛两只荒古巨兽那般同时亮出了爪牙,龙蟠虎啸般的大战,一触即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