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1137章 .被耍的东罗马

第1137章 .被耍的东罗马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王献捷再一次作为大闽信使抵达东罗马军营时候,君士坦丁四世明显又老了一两岁。

    这一次可比上一次招待的热情多了,一来就摆上了宴席,动人的七弦琴中,靓丽的希腊舞女跳着来自大海的丰腴舞姿,席面上亦是摆了满满一桌子,涂抹着蜂蜜上好的白面包,黑鱼子酱,鲜嫩的小羊肉,贫困潦倒的君士坦丁四世这一顿饭几乎将过年的家伙事儿都搬了出来,热情的让王献捷都感觉到不好意思。

    举着盛满葡萄酒的玻璃杯,这一回君士坦丁四世明显也主动了许多,陪着笑脸奉承的赞许道:“大闽上国使节到来,奥古斯都这营帐真是都跟着蓬荜生辉啊!”

    蹩脚的奉承倒是让王献捷不太感冒,礼节性小口饮了一口葡萄酒后,王献捷又是开门见山的询问道:“关于闽王陛下两天前的和平协议,罗马皇帝陛下考虑的如何了?”

    这件事也是最近东罗马宫廷上下最关心的问题,一下子营帐内静了下来,小声交谈的元老们,执事长官还有将军们闭上嘴纷纷关切的探头看过去,君士坦丁四世亦是沉吟了下,方才把这些天他们君臣上下商议的条件一一道出。

    “对于闽王的条件我罗马基本同意,不过一些细节还需要商议!”

    “奥古斯都已经邀请了君士坦丁堡大牧守,大约五天后,大牧守会驾临美索不达米亚,只要闽王与奥古斯都舍妹安娜在大牧守的见证下向上帝宣布彻底放弃对罗马帝国皇位的继承权,罗马立马退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并将大闽要的贡金双手奉上。”

    这个条件是君士坦丁四世苦思冥想许久的,也许对现在的东罗马最可以接受的条件,聪明的人类世界中,内忧永远大于外患,只要安娜还对君士坦丁堡的王座觊觎一天,他身后贪婪的元老们,反复的将军们还有卑鄙的政客们就永远有第二个选择抛弃自己,让自己永远受制于他们鼓掌中。

    可如果安娜与李捷向上帝宣布放弃继承权,在基督教为国教的国都中,等同于对自己政治生命的自杀,出尔反尔的话无异于对上帝的亵渎,愚蠢的平民们不会再依附,有野心的阴谋家们也不会选择政治投资在这上面。

    如果安娜宣布放弃继承位,回国之后君士坦丁四世就可以大刀阔斧的触动曾经不敢触动的贵族利益,元老利益,用挤出的钱粮养兵,养民。

    人口不足?没关系,日耳曼森林中的蛮子多的是,足以拉起一支大军!减低税率后缓过一口气的农民也可以加紧耕种,不再抛荒,小亚细亚现在几乎被杀空了,有着太多的耕地与林场了,只要有三年时间,君士坦丁四世虽然不敢妄言把闽国打回印度去,但遏制住闽军不再向小亚细亚行进一步,他还是有把握的。

    退出战争,坐等大闽与阿拉伯人打个精疲力竭后崛起,可就看这份和约了,君士坦丁四世伸出的双手甚至带了些许颤动,满是希望的等着王献捷答应。

    可惜,在君士坦丁四世期盼的注视下,大闽彬彬有礼的外交官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条件大闽不能接受,闽王今天就要埃德萨,并且闽王夫妇的宣誓也将在埃德萨圣星堡大教堂中进行,罗马皇帝到时候去见证就可以了。”

    “绝对不可能!”君士坦丁四世几乎是跳了起来嚷嚷道,拜占庭如今最大的倚仗可不是这二十万大军,实际上就是这埃德萨城,这座城建在两河流域交汇处附近,靠近水源地,城墙高大,城池坚固,正好扼守住了闽军水路补给线,曾经是东罗马防御波斯的前沿阵地,波斯皇帝库思老曾经花费三年时间方才攻破了此城。

    用着一点堵住闽军大军的步伐,再用阿拉伯轻骑兵牵制住闽军骑兵的袭扰,这是东罗马与阿拉伯人协定出来的防御战术,没了埃德萨这个坚固堡垒,一切成为空谈。

    况且让君士坦丁四世跑到李捷手掌心听他宣誓,等于兔子跑到狼家里听他宣布吃素一样,君士坦丁四世又不傻,几乎咆哮着,罗马皇帝怒气冲天的叫嚷道:“必须闽王先宣誓,奥古斯都这才让出埃德萨。”

    “既然如此,告辞。”

    很是高冷的连停留都没停留一下,拱了拱拳头,王献捷傲慢的直接向外走出,让整个帐篷中拜占庭的君臣目瞪口呆,好一会,醒过神的执事长官马曼尼乌斯这才又在背后叫嚷着:“王大使,把条件带给闽王陛下,还可以商量的!”

    王献捷却连头都没回。

    等大闽使节走后,偌大的罗马皇帐中陷入了一股死一般的寂静中,七弦琴手早已经知趣的退下,舞女们亦是跑了个精光,君士坦丁四世那衰老的脸阴沉的如同北天竺的铁一般,,其余元老们也是恼怒与纠结交错着。

    “该死的闽人,胆敢如此无理!将军奥列锡金,麦兹乔斯,还有西蒙大统领,马上命令军队继续出发,今晚奥古斯都就要进驻埃德萨!”

    眼看着东罗马皇帝发怒了,除了保加利亚国王西蒙有些漫不经心外其余被点到名的几个将军全都是急忙站起身来,匆匆去了外头。

    犹自不解气的君士坦丁四世还怒气十足的猛地掀起了吐着朱红色闽漆的木桌,上面喷香的小羊肉与葡萄酒一同被扣在了地上。

    似乎这才稍微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