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1335章 .屠胡

第1335章 .屠胡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时候的沙碛就如同后世的罗布泊,是一片死亡之海,风沙呼啸,黄天万丈,生态幻境尤其恶劣,唐人对于西域黄沙的印象,多半就是来自于这片沙海。

    几十万人行军于此,更是一场莫大的苦难,西州,沙州的唐民们扶老携幼,告别了已经生存了上百年的家乡,被迫迁徙向不熟悉的地方,一路上,老人的哽咽,女人的抽泣,孩子的哭声不绝于耳。

    尤其是还要随时面对身后饿狼的袭击。

    “鞑子来了!”

    突如其来的惊叫声让整个后队都慌了,刚刚还频频后顾的西州居民惊叫着丢弃了最后一点家当,拼命向大唐方向跑去,后军守护的府兵亦是乱成了一团,有的跟着呵斥着慌乱的人群,有的却是干脆扔下队伍也是掉头向东逃去。

    大地明显震撼了起来,成千上万的马蹄子扬起了滔天的黄沙,一股黄线狰狞的从天边直扑而来,千百万的骑兵凶悍的怒吼着,就好像一大群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亡灵一样,慎人心魄。

    回望着,不少西州居民都绝望了,忘记了逃跑。

    “为了我们的父老乡亲,为了子孙妻儿们,拦住他们!”忽然间,一个后军的唐军校尉疯了一般摇晃着大旗嘶声竭力的吼叫着,不少看着汹涌澎湃的敌军心胆俱裂的唐军府兵逃跑的脚步僵在了那里。

    后卫府兵基本上是由安西人与西州,沙州人组成的,他们身边就是自己的家乡父老,甚至他们的妻子,孩子,爹娘都在逃亡的队伍中,也不知道是谁开始调转头,千多个后卫府兵发出了撕心泣血般的怒吼。

    “跟狗奴们拼了!”

    迎着铺天盖地的骑兵,单薄的唐军府兵就在这沙地上组成了一列小小阵线,发红的眼睛端着长矛,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敌人胸口,两边的骑兵,战马都在战栗着,可是骑士却是咬着拎着马槊不住地呐喊着。

    冲锋的胡骑转眼就到,心脏都几乎停滞了的汉骑甚至带着哭腔义无反顾的狠狠扎进了这无边无际的黄色浪潮,旋即拍成一列的唐军步阵亦是淹没在了滚滚骑阵当中。

    黄沙沾染了粘稠的鲜血,马蹄子上都包裹了一层沙砾,可胡骑的进军竟然丝毫也没有停滞,凶残的白匈奴骑兵狞笑着从后面追上惊慌失措的西州人,用龟兹出产的精良弯刀劈倒了奔跑的男人,将妇女与孩子按到在地。

    “老的和小杂种一律不要!剩下的全都带走,在西边能卖个好价钱!”百夫长嚣张的大吼中,这些塞种人与大月氏人的后代仿佛赶牲口一样将俘获的几千男女绑成一串,推搡着向西走去。

    白发斑斑的老人直接被踢出队伍,乱刀砍死,还有那些太过年幼的孩子同样做了牺牲品。

    “不要啊!我的孩子!”

    一个花心少妇哭泣的拼命向外挤去,绑在她胳膊上的绳子已经把她藕断一样的胳膊勒出了一条条血痕,可是听着她的惨叫,那个白匈奴队长却依旧大笑着狠狠将手中襁褓摔在了地上,听着婴孩临死前的哀鸣,少妇直接悲伤的晕死了过去。

    从大唐的角度,这些草原游牧民族是入侵者,凶残的杀手,劫掠他们家园的强盗,可是从游牧民族自己的角度来讲,他们何尝不是为了活下来,活的好一点,有一片新的土地可以传给子孙后代,而且在游牧民族眼中,农耕民族与猪羊没什么区别。

    双方眼中,自己都是正义者,这种********上的差异一直到李捷来的那个后世,依旧属于世界矛盾的主要来源,就如同之前李捷进攻君士坦丁堡时候借鉴的电影《征服1453》一样,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对于建国千年的拜占庭帝国来说是毁灭者,可是对于奥斯曼帝国的突厥人却是英雄!哪怕后世的土耳其也要为之传唱。

    生存之战,没有正义与邪恶!有的仅仅是膨胀的*而已。

    此时,嚈哒王韦苏提婆的*就在无限的扩大着,几百峰骆驼所驮着的佛教经书,财富,布匹被放在他面前,还有四千多个唐人奴隶被白匈奴的骑兵押送着向后方运去,预备贩卖掉,又给他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韦苏提婆忍不住昂首仰天,哈哈大笑,得意的吼道。

    “这唐人也不过如此,还四十万大军,和波斯,大夏的猪羊也差不多吗!”

    “大王圣明!”十多个白匈奴首领立马恭维的逢迎道。

    历史上的大月氏曾经就在这片河西走廊游牧繁衍,在秦汉之际与匈奴人作战,战败后被匈奴人赶出西域,这才有了大月氏在中亚辉煌的历史。

    以一个受害者身份被赶出家园,旋即却又化身成为新的侵略者,大月氏一举征服了位于阿富汗附近,在塞琉古帝国灭亡后而独立的希腊化王国巴克特里亚,也就是张骞通西域时候所提的大夏。

    征服过程中的血腥,希腊化的戛然而止都被掩埋在了历史中,征服带来的好处,以至于张骞好不容易抵达大月氏的时候,月氏女王已经不想为先王复仇而返回西域与匈奴作战了。

    大月氏人先后占据大夏,入侵北印度,建立起了贵霜帝国,然而繁盛了几百年后又急剧衰落了下来,在北方的其余月氏人与塞种人后裔以及南方膨胀的萨珊波斯夹击下亡国。

    所以每一代,每一个嚈哒人大部首领,几乎都怀揣着一个复国的梦想,虽然这次又是个悲剧者身份被大闽打出了大夏旧地,可目前的战果,还有听着属下的恭维,嚈哒王的虚荣心暴涨,更加的得意忘形,禁不住举着长刀回头对着跟着他作战的贵族子弟高声大吼。

    “祖先游牧的领土就在眼前,而唐人的孱弱你们也看到了,跟着本王,打垮唐人,一举打到长安去,重建我贵霜帝国!”

    唐人的美人财富同样让这群强盗一样的贵族所迷醉,这会儿更是跟着不管不顾的高声叫嚷着,乱哄哄的狼嚎着。

    “打进长安!”

    “抢夺大唐公主!”

    “抢他娘的!”

    不过毕竟还是有些明白人,眼看着全族都是兴奋异常,休密部族长,颇为老迈的一个白匈奴老头修鹳罗却是不无担忧的劝解着:“大王,我们与北欧那群鬼人的距离已经拉开太多了,是不是等他们一阵再进攻啊?毕竟唐人有四十万,还有突厥人帮助他们!”

    “哼!唐人比猪羊都要软弱,就是来一百万又如何?一百万头羊,我们的勇士一个宰杀十个,一天功夫也杀光了!”此时韦苏提婆那儿还听得进去,一句搪塞过去后,高举长刀一声狼嚎,十二万白匈奴大军又如同沙尘暴一般的狂涌向前。

    狂躁而贪婪的韦苏提婆却忘了,把他们打出大夏的闽唐,也是唐人!

    拖着几十万百姓后退,唐军的速度毕竟快不起来,在白匈奴人顶着烈日狂追猛打之下,唐军主力在半天之内,还是被跑的最快的白匈奴人给追上了。

    远远眺望过去,前方三条巨大的沙丘形成了个仿佛丩形状的封闭之口,从丩形的入口处正好是个斜坡,站在高处,远远眺望着,三十万西州一带百姓还有之前投靠的部落民众正在拥着骆驼群以及牲畜群惊慌的向东方溃逃着,几百面唐字大旗亦是在仓皇的飘荡着,越跑越远。

    已经追赶了半天时间,十二万白匈奴大军正是口干舌燥的时候,眼看着这一幕,从各部首领到最低下的奴隶兵,却是人人都眼红了。

    “杀光抢光这群唐人!”引在全军最前,韦苏提婆举刀高呼,第一个冲出了军镇,旋即十二万白匈奴狼兵亦是如同沙崩一样,卷着漫天烟尘,横冲直撞向了对面沙丘上的西州百姓。

    韦苏提婆却不知道,有一句东西方共同的谚语,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样!狂涌向携带着财富的唐人,韦苏提婆甚至已经嗅到了那股子令人兴奋的屠杀血腥气味,忍不住狂抽着战马,然而冲锋下了半个沙丘,一排整齐的玄色大纛却是猛地映入了他的眼帘,让他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

    冲锋越来越向前,被沙丘所挡住的东西亦是缓缓显露了出来,二十万唐军重兵在沙丘底部的平缓地带布置成了一个无比宏伟的军镇,几百个玄色的府兵方阵牢牢的焊在一起,仿佛明光铠上的甲片那样,坚不可摧,顺着稍有西沉的太阳招摇,十万把超长步槊那半米枪尖散发着一种足以令人寒透心扉的冷光。

    那是一片玄黑色,真正来自地狱那般寒冷的修罗战士!

    满心热火而来,而狂奔到唐军阵前百米处,从韦苏提婆到麾下那些白匈奴贵族的心已经寒到了尾椎骨处,每个人几乎都脸色煞白。

    可是十二万大军从一个陡坡冲锋的惯性何等之大?骑兵可不是说停就能停的,两边还是沙丘,没有回旋余地,停下定然会被后来者的马蹄子踩死,冲在前面的白匈奴精骑也只能硬着头皮拼死向前冲锋了。

    一个个狼骑口中发出斌死的老狼一般惨嚎,却是再也没有了刚刚必胜的气势。

    而此时,唐军却是气势昂扬,刚刚取得了如此胜利,却一仗没打就要往后退却,大胜之后士气正高昂的唐军连着两三天被撵着屁股打,早已经憋的火冒三丈,如今好不容易停下来决战,每一个关中汉子,西州壮士的腔子里那股热血早已经沸腾了。

    “弓弩阵,放!”

    高侃的声音甚至都有些变调了,在他的怒吼之下,从先汉时期就名震西域的华夏弓弩阵八万整齐的冲到阵前,对着黄压压白匈奴骑兵,连瞄准都不用了,尽管扣动弩机,放开复合弓弓弦。

    噼噼啪啪,恰如一阵强劲的暴风雨,迎面而来的白匈奴胡骑成百上千的被这两种杀人武器射穿在地,旋即被自己人的马蹄子踩踏成肉泥。

    刚刚饱饮唐人鲜血的干枯沙漠,如今又换了一种口味的鲜血,而且这一次,沙漠更加饥渴。

    三轮弓弩连射,压的游牧民族一贯拿手的骑射竟然是一轮都没有发出来,旋即弓弩兵直接扔了弓弩,紧跟在袍泽身后拔出了刀枪,最前排的排矛手热血沸腾的几乎要冒了出来,在高侃再一次的怒吼中,对着冲锋过来的白匈奴强盗挺枪向前。

    又是一阵几乎整齐的噗嗤声,冲阵已经稀稀落落的白匈奴前锋一排几乎一个不落的全都被捅落下马,血撒大漠。

    没等第一排矛手拔矛退后,第二排步槊手又是挺枪怒吼而出,再一次大片的刺杀声,第二列的白匈奴骑兵又是捂着胸口惨叫着跌落马下。

    不是没有被战马踩死撞飞的唐军,可是此时唐人已经疯了,带着丢了西域的愤怒,二十几万唐军步兵竟然是迎着白匈奴骑兵发起了反冲锋,浑然不顾身旁的刀光剑影,血红的双眼只有杀!

    杀!杀!杀!

    冲上来的被捅死,杀过来的被扎个对穿,黑色的军阵地狱中不灭黑火那样熊熊燃烧着白匈奴人的骑军,冲势完全被阻挡下,眼看着前面已经被杀成尸山血海,后面的白匈奴人也是胆寒了,再也没有了打下长安,重建贵霜帝国的美梦,哭喊嚎叫着向后溃退出去。

    可是大唐精心策划的战术,岂容他们全身而退,两旁的沙丘之上,喊杀声同样汹涌传来,左执失思力,右西突厥阿史那沙钵罗,多达十万之众划着流沙凶狠的冲将下来,又是从两肋双勾拳那样狠狠给了慌张的白匈奴人致命一击。

    眼看着前后左右完全陷入了包围当中,唐人,突厥人,比自己还要凶残的不断砍杀着自己的部众,此时韦苏提婆也是彻底崩溃了,完全控制不了军队,他只能绝望的跪在了马下,对着东方高举着双手嚎叫着:“我投降,我愿意向先大月氏效忠大汉那样侍奉大唐!我投降!”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柄带血的步槊。

    噗嗤~噗嗤~连着三把步槊先后扎穿了他的胸口,三个血灌瞳仁的唐军甚至没有再多看一眼,又去杀戮后面的白匈奴人。颓然的狠狠吐出一口血沫子,这个怀揣着远大野心的中亚枭雄,双目圆睁,死不瞑目的趴在了滚烫的沙土上。

    带血的长矟刺猬一样向前推进着,犀利的陌刀连人带马杀出一条血路,凶残的杀戮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尸体向下饺子一样掉落马去,生存之战,大唐同样也没有退路。

    不想重演新的五胡乱华,那就杀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