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9章 杀人·伤口·割爱

第9章 杀人·伤口·割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从地上捻起一个小泥点,再沾点水,黏在字典上。代表这个词汇我看懂了。

    我没有笔,所以只能这样办。

    看着暗下来的天幕,我合上字典。春天的这个时候正是外界人来流星街的日子,人口数量急剧爆涨,混乱天天发生。相对来说,死的人也就多了些。

    收起字典,我在“糖葫芦扎”这里练习了一会儿拳,期间三个少年从旁边匆匆路过。大点的那个有一双漂亮的绿宝石眼睛,他比我高一个头,瞅了我几眼走远。

    这么晚了出去找食物的话,可是无功而返,而且说不定还会遇到危险。

    “最近流星街有了好几个新的小群体,出门注意点,那些人可不比一些大人,是会抢同龄人的东西的。”阿托搬了般挡门的石头,对玛奇进行教导。

    “话说阿托是不是最近要去里区?”我擦了把汗,解开衣服上的扣子。

    阿托摇摇头:“有这个打算,但不放心玛奇,还是待在这里吧。”

    话不投机没有持续太久,其实我一直怀疑玛奇和阿托的关系,阿托灰发灰眸怎么看都不像是可爱的玛奇的哥哥。

    进去没多久的功夫,出来时就发现世道变了……刚才路过门口的三个人拆着我的“糖葫芦扎”,打算搬走。算起来,这也算一种燃料。但其实在流星街烧火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嗨嗨嗨,哥几个没见主人家在这儿?”我挑挑眉,阿托刚说完就轮到我身上了吗?不过这种事情,欺负到头上来了,再装孙子岂不是以后就等着人家把家里搬空吧。

    两个少年停下手来,绿眼睛的人抬头瞅了我一眼:“继续拆。你没把这东西搁在你巢里吧?再说搁在里面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嘿?跟我横?哥哥们不是不懂流星街的规矩,这种烂底子的事干多了真不怕粘得满身是屎。”我走过去一脚踩在“糖葫芦扎”上,抬起头毫不后退。

    绿眼睛小子冷哼一声,掏出把刀子来,嘎达一甩,弹簧刀弹出。

    世界上最忌讳的就是耍酷。浪费时间容易被敌人抢先。

    弹簧刀刚弹出,绿眼小子已经蹲下了,我出拳狠又猛。

    “耍刀子不是就你这滑子会使。”我冷哼一声摸出刀来,抬头看了看那两个人,威胁的眼神做到足。

    “楞着干嘛,一起上!”绿眼嚷嚷着就要爬起来,半途里被我踹了回去。弯下腰躲过一人的出拳,划了个圈从他的胳膊外侧钻出,双臂缠上对方的拳头,用尽身体上前一撞别着他的胳膊狠狠一推。

    另一个人险险接住队友。两人后退一大步。

    绿眼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狠狠咬了咬下嘴唇,冲我呸了一口痰。那痰落在我脚下,我眼睛没眨冷冷看着他,直到他转身带着人离开,我才心情复杂地皱起眉头。

    捡起地上掉了筷子的“葫芦扎”,我敲开隔壁的门:“阿托,我想和你借个东西。”

    不一会儿,我拿着一把斧头钻回窝里。不是我多心,那少年绝对不可能就此罢休。

    半夜时分,我放在门口的易拉罐被人走路时踢到了,它咕噜咕噜滚了滚。那嘎啦嘎啦的声音在黑夜中听得格外清晰,我双眼猛地睁开,来了吧。

    果然外面的脚步声靠近,人不少,至少七八个。我屏住呼吸,细心地听着脚步声。

    “就是这儿。”我听到有人在低语,那声音带着点撒气的声音,很想下午那个绿眼小子。几句嗯之后就没有了声响。

    我朝手心里吐了几口吐沫握紧斧头,心里有些难以控制的兴奋感。不是老子跟你们这些小孩吹,哥十七岁拿斧头砍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对付群战有一手。

    一个人对战多个人,其实和他接手的面积不大,一次只能有七八个近身。所以他可以尽可能地攻击,按伤害比例来说的话,是被攻击的那个人伤害值高。

    唯一的大忌就是让人靠近身体。

    在对方想更进一步时,我哧溜蹿了出来,手里提着斧头:“哥几个这么欺负人头上,不厚道啊。”

    不过这里是流星街,那些混话好像作用不大。我趁机数了数人,太看得起我了,十一个。

    “就是他?”带头的人是个光头,他问了问那绿眼睛的小子,指着我高高再上道,“比你小那么多怕什么?好了,再厉害今天也得砸了。”

    我清清嗓子:“怎么我也算流星街的老人了。他们几个新来的也不容易,你至于让人家大晚上出去给你找吃的吗?都在这里混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别没个逼数。”

    “挑拨离间这招对我没用,他们想在流星街混下来,没有仰仗的集体还有什么选择?”光头后退几步,腾出个地方,“我现在就站在这里看你一会儿痛哭流涕的好戏。”

    谁稀罕跟你在这里唧唧歪歪,莫装*逼了。我一斧头朝冲过来的第一个人砍到在地,钝了的斧子带来的伤口并不细长,重力砸碎了他的右胸腔。

    血腥的味道在夜空中氤氲,刺激了在场所有人的感官,见血必杀这句话是不错的。我打了鸡血一般挥动了斧头,说实话这玩意儿比一般武器要好使很多。怪不得阿托每次出去收获都颇丰。

    他肯把斧头借给我也是见我没事看个书,觉得没太大偷奸耍滑的念头。不知道看了这一切是不是后悔借给我。斧头太沉,一下劈空了,受到重力的拖拽再加上有人从右方攻击,我为了躲避攻击身子扭成不正常的形状,脚下一个趔趄。

    小腿肚顿时火辣辣的,剧痛传来让我扑通跪了下去,那种疼痛就像有人刮骨一样。就地一滚,我又颤悠悠爬了起来。经历过的伤还少吗?每次实战的最大禁忌就是因为一点小伤而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样只会死。

    又收拾了两个人,我拖着条残腿后退,这不是我耍威风的时候。

    地上躺倒六个人,基本都算是没的救型,只剩下喘气了。光头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看了看剩下四个已经没有战意的人,破口大骂。

    “别带些新人来玩牺牲,来多少老子砍死多少。”我撂下一句话,垂下手里的斧头,它太重力气有些透支。

    “我今天真是长了见识了。”光头笑,“我算记住你了,你等着。”

    真是,这句话上辈子听腻了,就没有一点有新意的话吗?

    “库,下手干净点。”旁边的内侧传来阿托的声音,我醒悟过来,放虎归山做不得,以后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和灾难,而且谁知道以后来的是什么人呢?

    杀人这种事不是没做过,特别是找上门来的,既然已经躺下六个了,又在乎那些做什么?我提了斧头又上了。

    光头比较难对付一些,破费了力气。在最后一个人不敢置信地倒下去时,我再也支撑不住,缓缓坐在地上,一看左小腿肚,已经鲜红一片。那里被人用木板打到了,木板上有颗钉子,一扯拽,划了一条长口子。伤口皮开肉绽,皮肉翻了出来,非常可怖。

    撕心裂肺的痛,我艰难地移动了下腿,草草地撕了身旁人的衣服一圈圈缠紧用力裹上系紧。

    将腿绑得直愣愣的,我艰难地爬起来,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睛,玛奇在缝儿里偷看呢。我朝她笑笑:“吵到你睡觉了。”

    紫色的眼睛眨了眨,缝被堵上了,里面传来阿托的声音:“尸体赶快处理了。”

    “好。”我颤悠悠地站起来,试图拖动尸体,但显然这不科学,这里有十一具半死不活的人……我失血严重,根本没有力气。

    最终还是阿托走了出来,他没有管我,一手抱起一个,速度很快地离开了视线。不一会儿回来后,他又抱起两具,抱起来时给一个人气管处补了一刀。

    “谢谢阿托,这件事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了。这斧头罪证还是搁在我那里吧,等过段时间,事情没那么严重了再还给你们。”我一瘸一拐地回到了自己的巢里,斧头搁在头边,倒头就睡。

    *

    “我来流星街虽然平时很多争抢,但杀人还是第一次。不过数量不少,十一个。我没有觉得罪孽深重之类的,感谢其他人的帮忙,虽然我知道在这里根本没有真正的友谊,大家都只为自己着想。”咔嗒,我按下了停止键。

    就连阿托,也是出于自保才打算帮我,我还是有个数的。

    半导体的电量不多了,即使是我再继续省着使用也维持不了多久,好几次开机都是很勉强,电量无法支持。

    我在窝里躺了两天,储存的食物足够这倒不用担心,但小腿肚的伤口太严重让我行动非常困难。

    翻了翻字典,我查到一个词:“伤破”。这种病的定义和以前世界的破伤风差不多,都是被生锈的钉子或铁片所伤,随后伤口感染死去。

    我开始拆开裹伤口的布条,它被血渗透过来好几层。待全部的布揭开后,我发现有一部分已经长进了肉里,但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经过这么一番动作已经裂开了。血流了下来。

    伤口发脓了。

    如果没有药,我会死。

    而且这样长的伤口,必须缝合才能愈合,不然等着它自己长好我半个月都甭想动。

    我觉得自己已经有轻微的发烧迹象,这是由伤口感染引起的,我体内炎症过多。不知道白细胞是不是多了很多。我想笑,发现现在做这个举动这并不轻松。

    一圈又一圈把布条再次缠紧系好。

    我摸摸半导体,它伴随着我走过流星街最初的日子,给我活下去的勇气。帮我在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一步步适应这里的生活。

    那里面有我的大部分生活记录。

    但它即将没电,留在那里也只是个念想。只有念想是没有任何用的。

    我费力地爬起身,将半导体塞进兜里一瘸一拐地走出去,正好遇到了玛奇,我喊住要出去的她:“你那里有针线吗?一会儿帮我缝缝伤口。”

    玛奇白了我一眼:“我可没有消毒的东西。”

    其实按阿托的能力来讲,他们家比我富有很多,这类东西对于经常受伤的阿托来讲是很普遍的,不过我当然找不出人家该帮我的理由。

    “我去交易店一趟,它在那边那个方向吧?”

    玛奇看了看我鼓着的口袋,立刻明白我是准备去当东西了:“是啊,不过得走个把钟头。”

    当天下午我就回来了,满头大汗地倒在家门口。

    “玛奇。”我叫着这个名字,眼前有些花,用半导体交换来的药已经吃下去了。

    摸索出剩下的酒精灯交给玛奇,玛奇她拿针从火上过了过,剩下的线泡在了酒精里面,她的手指沾了沾酒精,捏住针。

    剩下的酒精被用来清理了伤口,当酒精渗入还没愈合的伤口时仿佛灼烧一般,我疼的差点跳起来,为了避免把玛奇踢出去,我咬牙忍住了乱动。

    小腿肚血肉模糊,玛奇一只手捏住两边的皮肉,拿针穿了过去。

    我*艹!!!眼泪一下子掉下来……

    玛奇捏住针拽的时候,线划过那个针孔,混合酒精再加上快速摩擦产生的热……我差点就捶墙了,大伤都遇到过,却没想到这么小的活儿真折磨人。

    “玛奇……你慢……慢点……”

    “长痛不如短痛。”说这话时又穿了一针拉紧,我觉得我快死过去了。

    我喘着粗气满身大汗,趴在那里犹如死鱼一般。

    直到玛奇告诉我说缝好了,我还是没有反应。

    和吸毒一样,神经中枢接收到的信号太刺激了,我暂时还没发反应过来。有几分钟我甚至感受不到疼痛了,好像是身子自动屏蔽了一样。

    不管怎么说,命是保住了。

    但爸爸的唯一礼物却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放弃很多东西。也许是亲情,若这样说早断了倒也好,不至于长大了兄弟感情深厚了再下手让人伤得更深;也许是尊严,这东西我觉得在来第一天就丢了;还也许是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

    夜晚的流星街特别安静,我因为疼痛而睡意全无,所以也就听见了匕首出鞘的轻微响声,对着我的位置。

    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我就知道,那天惹下的祸总有一天会还。

    作者有话要说:伏笔:2个。

    渣游戏的人表示更新晚了,我有罪……明天会下午更新。游戏乃更文一大敌啊!

    继续上一些团大美图,然后继续渣游戏去嘎嘎……不过好像丧尸那篇文好像一周没更新了!0 o……

    这个真人COS是雪夜月工作室COS同人文不死的一个MV里的

    最后一张昨天有张跟这个差不多的……

    还有好多吧,我怕界面打开卡就以后再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