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40章 濒死·呕吐·游戏(入V公告)

第40章 濒死·呕吐·游戏(入V公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入深入,下沉下沉,直到抬头看海面一片漆黑,仿佛一个无敌深洞我一直在沦陷。这里的水流平稳得很,听不到任何声音,远离了海面,深海其实是非常安静的。

    飞坦闭着眼睛,四肢伸展开,头发向上飘着整个人缓缓地沉着,一股小泡泡在往上飘。窒息感提醒了我,一把捞起他还是往水面上冲,咳咳几声气泡从我嘴里涌出,身体开始痉挛,是不是脑死亡进行到一半了?

    手脚开始抖,只有抱着飞坦的手圈得紧紧的,我的身体紧贴着他。我握紧念线,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昏过去。飞坦还有很长的生命,我不能让他断送在这里,他要见到外面的各种景色。

    对,他喜欢阳光。

    头脑有点昏沉,我想我是明白玛奇的犹豫的。她怕一扯将我脖子上的念线扯掉,又担心我已经握住念线失去意识她不拉我。身体开始放松,头顶上还有段距离,十指都开始抽筋,我头后仰忍不住几股海水涌进脖子,咳咳几声整个鼻腔都充满了水。

    已经脱力了。

    这不是只靠毅力就可以完成的。

    意识有一瞬的昏迷,直到一股新鲜的空气涌入鼻腔,富兰克林一手拎一个,带我们上浮到海面,我大口呼吸了几口,随他在翻涌的浪头里起伏。即使是呛着我也大口呼吸着,直到头脑清醒一点。才感觉手上传来拉扯的感觉,不远处的轮船上玛奇在拉我们。

    玛奇的臂力还有待提高。我背着飞坦朝轮船游去,富兰克林先扯住绳子上了船。这样的大船,船身很高,攀爬是很苦难的,我把绳子在飞坦的身上缠紧,富兰克林一把拉了上去。

    扶着船体的时候,一个浪过来船体向我这边倾倒。我满头海水,顺着头发淋下来,一时间看不清方向,被迫与船体分离被深深地压倒,只感觉自己被浪头翻远。

    一股拉扯力传来,我的胳膊上缠着玛奇的念线。一点点被拉高,等到露出水面自己全身才开始乏力,从水里出来,身体极度的不适应。特别是从水面升起的一瞬,简直累得都要倒下。

    翻上穿,腿有些站不稳,我才发现玛奇是利用杠杆原理。让富兰克林扶着走进船舱,他用力把铁门上扶手板下来。我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飞坦,整个人一下跪在了他的身边。

    他身体冰冷,全身是水,没有呼吸,眼睛紧闭,一脸苍白。我将头伏在他的心脏处听了一会儿,没有心跳声,那头脚下悬按压胃部不管用。对着他的胃里用力按压三四次,将他的头后仰让喉咙顺直深吸一口气捏住鼻子送了进去。

    拜托了拜托飞坦,睁开眼睛看看我。

    当重复了四次时,富兰克林拉了我一把。

    不,我没有放弃,我说了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更何况,让你下去的是我,都是我的错。我答应你了对你负责,我把你的性命放得比我更重要。

    海水从我的头发上滴答下来,滴进眼睛里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是眼泪还是海水,只感觉眼睛涩涩的。撑住自己身体的手也在抖着,我低头再次试听他的心跳声,舱内安静地只有浪头的声音,没有人说话。

    飞坦,拜托了。你不是喜欢阳光吗?这样的天气没有阳光的,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拜托了飞坦。我开始做第七遍人工呼吸。

    我不想失去你。眼泪滑了下来。

    船猛地一掂,所有的人都不可控制地偏向另一方,都摔在墙壁上,就在人们以为是不是翻船的时候,船又正了过来,众人从墙上摔下。

    慌乱之中我顾不得飞坦,他从我手臂间划出去,只感觉我的头被玛奇的脚砸了一下,飞坦身体受到撞击一抖,鼻腔涌出大量的水,人也张开了口吐出水。

    连忙扶起他的身体,屈膝让他胃部压在我的膝头,他开始咳出更多的水,鼻腔难受地飞坦一直在无意识的哼哼,他的手乱抓抓到了我,狠狠掐住,仿佛溺水的人碰到了救命稻草。

    等到他不吐水了我一把抱起他,手插/入他湿漉漉的头发,额头靠紧我,唇吻在他的脸上,继而是额头和还在滴水的眼帘。

    “感谢上帝。”我的手臂收紧,“感谢上天。”吻不断落在飞坦的脸颊上。

    我还没有意识出这是自己第一次说这个字眼。

    感谢上帝。我拥着还没有多大反抗的飞坦,轻轻摇着。

    “混蛋……”飞坦喘着气,闭上眼睛。

    “你以后把指甲剪短点,掐的人生疼。”我脸上挂着笑,还有着泪痕。

    *

    显然我们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感慨的。第一次两个风暴相交圈已经度过了,只是短暂的安宁。说是安宁也只是大幅度的摇摆,我拿着笔敲打自己的脑袋。

    “浪高达三十米有没有可能?”我从主操控室内看向甲板,已经没有多少集装箱了。我们的食物全部都被玛奇富兰克林运到了船舱里,飞坦和芬克斯也把救生用具搜集全。由于在流星街的上下船大战,救生艇已经没有了。

    “完全有可能。”老船长叼着烟斗,眼里很是兴奋,“把船首对着风暴,执行标准程序,撞上浪去。不过也有可能船翻,到时候船就会整个扣过来,然后慢慢一点点沉下去。没有希望。当然你也可以把扣过来的船想成一个空气囊,骗自己很安全,这样的死也没有什么恐惧吧,只是水一点点漫上来,头顶却是船底的感觉真是绝望。”杰克船长笑得一脸褶。

    “是因为重量吗?”我拿笔扫扫湿漉漉的头发,露出干净的额头,“这个吨位的船还能被掀翻的话,把船装满水也能增加一定的重量吧?”

    船长一愣:“不给自己留退路?如果即使装满水却还是会翻船,那样就连逃出去的可能也给抹杀了。而且不是并没有救生艇了吗?”

    “不留退路不像我的作风。”我勾起一个深深的笑容露出牙齿。墙角的救生用具还堆在那里,食物也都被打好了包,圆圆的舱窗外,天边偶尔有一片浅金色。对啊,明明是中午的时间,却被阴沉的云遮住,天那边黑的可怕,第三个风暴马上就来了,而且这次我们所要冲击过去的是风暴中心。

    “只要不是龙卷风……”说得轻巧其实我自己也是非常忐忑。直到刚才富兰克林拍拍我的肩膀说“不要让一个人担着。”我才醒悟过来。

    我要相信他们,相信他们可以做的好,不要事事我尽力冲在前面,我们是一个团体要学会配合与适应。搏击海浪的事情,我们是共同承担着的。

    我甚至能感觉出来自己一点点进步着,无论是自己通过学习还是同伴提醒,我都在努力地学习如何做好一个领导者。笑着和恢复过来但依旧虚弱的飞坦对了个拳头。

    拳头的撞击声轻,却击在心底深处。

    同死神的战斗已经开始,所有的人都忙了起来,就连米卢都开始拿着绳子将救生衣绑在一起。用网绳将救生衣兜起来,六大袋子迅速摆在我的眼前。小船舱里的环墙沙发椅是木制的,芬克斯拿锤子钉子把木板固定好。我让他把钉子加了一倍。

    船上的三台抽水机已经开始工作了,它们在将海水灌进里舱。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件救生衣,我把胸前的袋子系了个死扣指挥着芬克斯把钉起来木板搬到舱外,玛奇和派克收拾着食物,打包封好。在甲板上,几个人的共同努力下三角形的浮阀已经成形。

    杰克船长一直在掌舵,我走进指挥室就听到他同信长嘲笑我的做法:“几个浮木怎么可能抵挡船下沉的拉力。” 他指的是如此庞大的船下沉,会带动周围的水流一直下沉,就如同列车驶过,人有一种吸力不由地靠近列车一样。人的力气太小了,同这样的力一对比根本微不足道。

    我让众人把浮木系在船体中心阶段的侧面。

    每个人背了一包的食物,一平分重量不是很重。人还可以通过救生衣浮在水面上。

    “如果情况危急就将食物丢弃掉,还有其他人,不用担心。”我稳住众人,“我们有两种可能,船的重量可以稳住浪头,这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二是船被浪掀翻,下沉势必是从船尾开始,我们有时间赶到船体左侧,解开木筏远离下沉的船体。”

    我扶了扶身上的食物,我的最众:“虽然听我说的那么轻松,但刚才大家已经遇见了浪头的威力,所以要做好准备。”

    做好死的准备。我抬头,没有人退缩,尽管他们的确对无法抵抗的自然界恐慌,但都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船长执意留在操控室,搭把手的信长似乎和船长很聊得来,恋恋不舍地撤离到船的最高端,顶舱上的观察台。八个人握紧环绕观察台的栏杆,半蹲着身形。

    下起了暴雨,豆大的雨点砸的眼皮疼,忽而从左倾斜忽而换右方袭来,众人被淋成了落汤鸡。我握着最前方的栏杆,看着汹涌的浪头,抹了把脸:“你们见过这么大的浪没有?!”此时交流基本靠吼。

    信长脑袋撞在栏杆上他骂道:“流星街外面都这样吗?”他那边的浪头都能拍打溅到他的脸上,“老子是来吃地瓜的,不是来喝海水的!”

    “不出流星街一辈子都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出流星街都不一定遇上好不好!千年未有的就被我们碰到了!”米卢反驳道,他有些歇斯底里。

    船的运行路线从风暴的东侧穿过去,但还是非常贴近中心。我不知道现在船到了哪个阶段,只知道遇见的浪一波比一波高。

    暴雨还在下,我看着远处的浪张开嘴,目瞪口呆。这是楼吗!这是摩天大厦吗!这丫的三十米都有余!而船正全速向那里冲击,玛奇靠近我抖着身子,她眼里的惊慌已经实质化。

    浪头不多时已到眼前,随着浪头掀起海水的迫近,船位在不断升高,船体随着浪头开始倾斜。

    “啊啊啊啊啊————”玛奇开始尖叫出声,这随即引发了信长芬克斯的尖叫,我看着飞坦的脸色惨白。船体六十度的角度持续在增加,直到九十度,而此时船尾已经一半入了海水,我们的船体还在升高,直直冲到了浪头的最高峰。

    心中被莫大的恐惧席卷,真的会翻船吗?不是没有想法,只是觉得翻船后众人又将是一番苦战,之前定好的计划还不一定成功,那样的木筏即使拴在船体一侧也会粉身碎骨。

    失重感传来,在众人紧紧抓住栏杆身体飞舞的大小声地尖叫中,船重重砸向这个浪头过去后的低水位水面上。撞得我狠狠一颠,站在船上的脚还在发颤。

    “我他妈啊啊啊啊啊啊——————”信长刚想破口大骂下一个高浪已经到了眼前,船像爬山虎一样九十度冲着浪壁就攀上去,一船人又连忙稳住身子一阵尖叫,这次更悬,简直船体翻得超过九十度,但船下/体和水的粘滞性又将船稳稳“粘”在水面上,一船人捂着即将跳出来的心脏,尖叫的嗓子都沙哑了,浪头还是不让人放松。

    偶尔会有小浪,船体向着一侧歪个六十度,一会向右横着就那么推出去一大段距离,刚吃过的东西已经涌向了嗓子口。

    当船再一次船尾下沉一半时,忽而浪头过去船重重摔在水面上时,米卢吐了,闻到这股味道我呕了几声,刚想稳住身子站起来就被甩到另一侧,在富兰克林身上吐了个七荤八素。

    尽管下着暴雨味道一会儿就不见了,但一个吐众人看到呕吐物也都忍不住了,玛奇的疯狂和众人的抱怨迅速又变成了船上飞下跳的尖叫。我的耳朵嗡嗡直响,除了巨大的海浪声和时断时续的尖叫已经听不到任何东西。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等到大浪渐渐平稳下来,小波动的狼拍打在船体上溅起不小的水花,马上就被快速行走的船压了过去。雨也停止了,船仍在快速前进。船头前进的远方的天空上,有几缕橘红色的天晕,是夕阳染红了白云。

    一只湿漉漉的大海鸟“欧欧”叫了几声,落在头顶上断了一半的桅杆上,梳着自己的洁白的羽毛,羽翼尖端的黑羽扑扇了几下,盯着远方。

    我松了松自己握着栏杆已经僵硬的手指,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劫后余生的滋味……真是好极了?嗅嗅不对才发现原来我的领口上还残存这呕吐物。

    信长最先反应过来,终于把一小时之前就迫不得已憋在口里脏话骂出来,可也是下气不接下气异常虚弱:“老子……艹……”支支吾吾最后才冒出句来,“为了地瓜……”

    我坐起身靠着栏杆哈哈大笑:“他妈老子出去后拿地瓜砸死你!”劫后余生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我太快乐了!这是无法描述的美妙滋味,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能品味到。

    飞坦躺在地上喘着气,也咧开嘴笑了几声,这笑声激发了富兰克林和芬克斯。

    “爽快!太……太爽快了!”芬克斯大笑。好像是经历了世间最刺激得游戏一样,拿生命去玩。

    大家沙哑的嗓音发出阵阵笑声。

    我们在面临死亡尖叫之后又笑又哭,我们活了下来。

    这就是人生。我抹掉笑出来的眼泪,开心地止不住笑。

    作者有话要说:四千五百字,怎么样?不好分段就这样了!终于结束了,于是我们的旅团要踏上正常人的大陆了,想着团长管着一家子说不要动不要摸摊上的东西……就好喜感。下面团长的戏那就是一捻就成啊!

    老板,来两块钱的评论!

    我加张大浪船爬上去的图,不过这是小船,团长的是巨轮:

    公告:本文将于本周六入v,入v当天三更。很抱歉有些突然,请各位能支持正版吧。无论多少看客我一定会写完它,对自己和团长负责。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我的字数已经超很多了,没想到这么快,本来以为下周的。昨晚刚发生的事情,编辑说不能再更文了,留到周六更。我只好伪更一下在这里告诉大家,希望各位不要因为突然入V心情变糟。有能力的童鞋请支持正版吧,也许是最后一本猎同,希望大家能陪我走到完结。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留言![鞠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