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47章 打倒坏人救美人

第47章 打倒坏人救美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声地推门进来,将东西放在桌上,签名的线圈本与桌子发出轻微的撞击声,黑暗中的人有些紧张:“谁?”他往后倒退着,“你想怎样?我的保镖马上就会过来,赶紧离开!”

    “嘘。”我眨眨眼睛迅速适应了黑暗,只见他模糊的身影后退到了沙发上,我走上前手搭上他的肩膀,对方一个激灵扭过我的手腕压腿上来,显然是学过某些防身术。我捏了捏他的手腕,他吃痛手上软了下来被我制服。

    “别出声。”我牵制着他的胳膊将他推到墙角,窗帘轻轻拉动发出“刷拉”的小声响,将他罩在了里面。房间里静的可怕,只有轻微的呼吸声,他在窗帘内没有什么动作,一柄枪探出来顶在我的胸膛上。撇撇嘴没有理会,这家伙还是不容易相信别人,生性多疑。

    房间有些阴暗,但朦胧能看到一些景象,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他左右看了一眼直直向我走来。我立刻就可以判断他一定是戴了某些夜视镜,但黑夜中看不清晰他并没有认出我不是查尔斯。

    “查尔斯?”对方询问道,嗓音沙哑难听,与此同时门外有一个念能力者在守候。

    “嗯?”窗帘内的查尔斯发出声音,该死的!

    陌生人有了什么动作,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下窗帘旋转挡在眼前,弧度扇动的窗帘挡住了泼洒过来的液体,腐蚀的刺啦声在安静的房间里突然迸发出来,滋啦啦地十分吓人,刺激性的味道传出来,身后的人呛了几声直咳起来。

    手上的窗帘已经被腐蚀殆尽,身前的人又一次泼洒,这□边也没有什么抵挡的东西了,而且身后那人居然老实了躲在我后面死活不出来。如果那什么王子有了什么闪失,咪露肯定又要哭好几天。

    来不及多想,我回过头一把将那人往下压,整个身子抵住墙角密封着挡住他。预料之中的硫酸泼在身后,顿时后背一片火辣,衣服已经报销,后背皮肤就算用念也得红肿,厚厚的「缠」团聚在身后。我弯腰用手背环住身下人的腰部,脚尖一点墙面横向绕着房间的墙跑了半圈,到了大厅中央,脚下一用力手一勾就挂在了休息厅中央的吊灯上,吊灯挂着两个人摇摆了几下。

    地上嘶嘶的声音传来,我看着门外站着的某个人,一股印度节奏的音乐响起,是笛子声。

    “抱紧我。”我对怀里的人说,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即使近在咫尺,“如果不想下去喂蛇的话……小心别碰到硫酸。”

    一双微凉的手环过我的脖子,冰冰的,音乐王子将头扭到另一旁避开与我接触。

    松了的左手终于腾出空来,我看着泼硫酸的那人掏出枪支对准我们,两声枪响。晃动身体躲过一颗,另一颗叼在嘴里,呸地一口吐出来。《盗贼的秘籍》在我的身前缓缓浮起。抬起左手一握约一秒种的时间猛地摊开手掌,一颗拳头大小的念弹直击那人的手。“膨”的一声爆炸,能听出是人肉爆裂炸飞的声音,那人另一只手捂着失去的胳膊哀嚎道。

    这样安静的黑夜中,声音能传到很远的地方。再来一个念弹,那人的脑袋炸开,脑浆和血溅得满墙都是,那具尸体就那样倒退着坐倒在墙角。

    初步猜想是共有三个人,一个人负责隔离保镖和收拾掉工作人员,拉开他人视线后使查尔斯孤立,一人来泼硫酸,一个念能力者来采用蛇攻。不知道我们的王子得罪了什么样的人,对于一个艺人来说颜面就是一切,另外的蛇攻也是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全方面的攻击是无法避免的。

    想想被蛇咬的千疮百孔的样子,就算还活着估计也甭想出现在世人眼前了。

    门外的念能力者迟疑了一下,音乐声炸起更加强烈,想速战速决吗?

    “让我想一想,蛇的话得采用什么好呢?”自言自语道,悬浮在空中的书翻了几页。其实蛇的话也不难解决,电击和火都可以使他们瞬间蔓延。收回手拖住紧贴我的身子,“这一会儿就坚持不了了?抱住我不久好了。”

    “今晚有些累。”他的话语淡淡的,并没有因为我救他而高看我一眼,恢复到了那个远离人间烟火的样子,不过声音的确很好听。但是抱住一个人很困难吗?还是对他来说脸面更重要呢?他可以双腿缠上我的身子,这样就轻松一些。

    “你能自己挂在这里吗?我去那边墙上把电线扯出来。”不过有很大可能已经断电,这只是一种方式。

    “大概不能。”他对自己倒是了解得很,说完这句话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能把麻烦你了说的这么客气见外的人……这样根本没有诚意好吧。

    “你缠紧我,掉下去我不负责。”说完再次松开拥抱他的手,果然那家伙没有办法只好两根腿缠住我的身体,紧紧地。这个姿势怎么说呢,不太雅观,估计我们的王子很生我的气,不过放心我又不会说出去。

    我叹了口气:“杀了吹笛人,蛇不会被制服反而会发狂,会伤害到一会儿赶来的人。”摸出袖刀缠上念线,投进刚才泼硫酸人的尸体里,力道之大直直穿透了身体,小巧的短刀让我一扯“啪地”别在伤口上。扯动念线,那尸体被拉了过来,我深吸一口气将念线在胳膊上缠了几圈,将尸体险险地吊起来,然后远远地丢在不远的书橱上。

    “听着,一会儿你就会出现在书橱上,顶部非常小又贴着墙,你必须放低身子抓紧书橱才不会掉下来或者弄倒它,明白吗?”

    “……好。”

    话音刚落,我食指拇指一互换,怀里就变成了一具血腥味极重的尸体,将尸体丢在脚下,那边传来王子“啊”的一声轻呼,他险险地趴在上面稳住身子。把弱小的家伙丢开我才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就容易多了,不会有太多顾虑。身子晃了晃自然而然地带动身体,我摇着吊灯荡秋千直到它到了一个高位,松开手朝着吹笛人扑了过去。

    一般借助别的工具攻击的人,本身攻击都不怎样。

    “让蛇滚蛋。”我拿刀挑出一个眼球,手指先留着,他得吹笛子引走蛇。

    “啊啊啊啊——”吹笛人哀嚎着,手指紧紧握住笛子。

    “让蛇滚蛋。”踢开一条过来的蛇,用刀撕开他一角脸皮。

    “啊啊啊啊——”

    “让蛇滚蛋。”用刀子撬开一颗牙齿。

    “啊——啊——”吹笛人疼地嘶嘶地不再敢发生,血与口水流了一地,痛哭流涕,“哈哈,奥催奥催,白撒奥。”说完颤抖着扶起笛子,音不准地哼哼地发出几声惨音。我双腿撑在门框上,听着那阵嘶嘶声从裤裆下跑远。

    用「圆」一扫,房间内没有任何生物,我才落在地上,一刀子抹断吹笛人的脖子。只听房间内查尔斯从书橱上摔下来急急问道:“谁派你来的?”

    “人已经是死了。”我不爽地把贴在身上的烂布拿掉,是被腐蚀烂成条的白衬衫。肋骨处的疼痛越来越大,我微微捂住伤处。查尔斯拿出手机亮处微弱的灯光,不足以看清人脸却足够看到我的动作。

    “你受伤了?”他皱眉,“我记得你刚才都能忍耐住硫酸。”

    “之前的伤。”我回道。忍住硫酸那也不代表我是金刚吧,再说这次新能力威力的确很大,是我拼着受伤的代价近身硬撑下一击才偷到的。近身念弹轰到肋骨,那伤口绝不是一般的外伤。绷带上的血都渗了出来,再加上硫酸的腐蚀,我将前面紧贴在身上的绷带拿开,血跑得更加快。

    “我有医药箱,你等一下。”王子大步走向书桌,从下面提起小箱子。

    我立在房间之中血珠静静地流下,这家伙肯定是个富足人家的孩子。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话都采用的是命令的语气,没有说我帮你处理包扎一类的话,而是我有医药箱。也没有问我的意见,看来是施发号令惯了的人。

    “我自己就可以。”伸出手准备接他手上的绷带,查尔斯却没有动作。

    “你受伤了。”他执意要亲自来,“也算是为了回报你救我的恩情。帮我拿一下手机。”

    “嗯。”我伸开手臂,用手机照着伤口。对方看清伤口倒吸一口冷气:“需不需要再消毒一下?”说着转过身去拿酒精瓶,我那个好字憋在心口硬是没说出来,这性子还真是说不一二啊。

    “你直接倒就行了,棉签太麻烦。”

    “怎么倒?那你去沙发上躺着……”话音未落我就夺过他手上的酒精瓶泼向伤口,调整了下呼吸,酒精顺着伤口混杂着血水淌下来,染湿了裤子。我正准备探身摸索绷带,那带有一股浓浓的医药味道的棉绷带已经裹上了我的伤口。

    “扎紧一点止血。”

    弯腰的人很认真,他双手从我腋下穿过,呼吸喷撒在我的胸膛上,包扎也很仔细应该是有练习过,但速度真不敢恭维。那双冰凉的手带来的触感很舒服,应该是包养不错的。这样的人,怕是出自富人家的子弟。

    我深吸一口抬头,包扎完毕迅速拉开距离,这股化妆品的味道对我这种敏感鼻腔的人很刺激,比垃圾的臭味还不容易让人接受。显然我们敏感的查尔斯王子感觉到了,他疑问道:“怎么了?”

    “香水那种东西不是很会暴露身形吗?”我有些失望,“敌人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特点来找到你,或者针对你制定某些战术。而且这些庸俗的东西,我没想到你也会用。”

    “那是化妆品的味道,”王子诧异,“我会卸掉它的。但是你潜意识认为我不会用吗?”

    “可能歌声带给人的感觉吧,也有可能是我误把心里想的人的种种来套在你身上。”阿天是从来不会碰这些东西的,到底是不同的,我叹了口气。

    “这种事情是对我本人的不尊重吧,如果这么来比较的话。”

    我抬眼看了模糊的身影几眼,这家伙还真是坳脾气,这种事情非要认真起来吗?

    “那我道歉。”

    “你……”音乐王子想要说什么又没有接下去,只得匆匆收拾了箱子。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几个保镖冲至门口:“少爷。您没事吧?”

    这个称呼不一般,并不像对雇佣保镖的老板说的话,也不像经纪人对艺人的称呼。反而像是……家族里的少爷,什么样的家族呢?脑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咪露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老哥!签名要到了吗?”小姑娘看来是非常相信我的能力,丝毫不担心她家王子的安全问题。

    “啊,没有。签名册毁了。”被硫酸给腐蚀掉连渣都不剩。咪露一听明显是急了,奋力挤过人群来到我的身边:“老哥,我的名侦探理查德、全国小姐雅缇娜和植物学教授乌蒙的签名啊!”

    “啊,”我愣了一下,“那好,我去签回来。”

    “好!”说完后咪露不再搭理我反而跑到查尔斯的身边嘘寒问暖,激动地拉着偶像的手连话也说不顺溜。我站在房间一边看着众人环绕着受到惊吓的王子感慨人与人就是不同的,有人天生万众瞩目,有人就注定在黑暗的深渊里孤老终生。

    我走到门口,黑漆漆的走廊里,吹笛人的尸体还在那里。身后有人追来,王子好听的声音响起:“虽然有香水味,但毕竟好过光着身子。”一件白衬衣递了过来,我抬眼看着模糊的面孔。真

    “啊,不用了。”你一共就一件衬衣,现在也是光着吧,还是自己穿吧,“咪露,我们走了。”

    “来了!”咪露一蹦一跳地扑向我,接住她的身形我后退一步,正好撞在伤口上,这死孩子,转身就要走,咪露从我肩膀上探出头对着身后摆摆手,“王子再见,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嗯,再见。”风轻云淡的声音,温柔的嗓音。这厮变脸也太快了吧!

    抱着咪露走到长廊的尽头,登上几阶楼梯,楼道里的灯忽然亮了开来,咪露捂着眼睛大喊扫兴。我眨眨眼适应了光线,心中其实也有些遗憾。想知道他的颜面是如何惊人。那高挺的鼻梁刚才碰触到我的鼻尖,细腻的皮肤擦过我的脸颊,再加上咪露天天尖叫,想必也是个美男子。

    如果能近距离听到他真人唱歌,不加任何修饰和制作,肯定很惬意吧。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看不见脸,你也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就是看不见。

    其实没有番外,大家只看库洛洛这感情迟钝孩子的感觉,大概是对查尔斯没大有印象的。也许也没有好。

    他那个别扭的心情啊,被人漠视一定不爽,就会做某些事来加倍表现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团长,对外人都那个冷样啊……

    更新又多了一千多字,赚到了吧=v=

    本来想维持日更,今天放假挤车回家,再开始写就更新晚了,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