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64章 四号

第64章 四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琳跟着我一起回到了流星街,她欢喜了一路,开心地要命。我跟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笑但是自己的心思已经跑到了很远的地方。新修建的肖家很气派,一切参照了外面,偌大的客厅里铺上乳白色的大理石板,楼梯扶手也采用了红褐色的古木。

    若琳叽叽喳喳地跑上了楼,肖元老没有出现,马里奥欢迎了我。

    应当不能用欢迎来形容,他的态度让人不敢恭维。

    “你最近和若琳走得很近。”马里奥坐在沙发的对面,“她好像很依赖你。”

    我没有动桌上的茶杯:“这些问题你问她比较合适。”

    “我是肖若琳的未婚夫,我有权知道这些问题。”三十岁的人,随着我的长大,马里奥开始衰老,虽然有念的保养但是这同我无法比较,我实在找不出若琳能嫁给他的可能。但是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若琳的身份。

    如果我要娶她,就必须做肖家的继承人。

    “我对肖家不感兴趣。”大意就是我不会和肖若琳结婚。我希望马里奥能明白我对他没有敌意,也不想站在对立面。

    “我只关心阿天身上的念能力能否彻底消除而不是残留。”

    马里奥微笑,似乎这件事情翻过这页:“是啊,我怎么忘记了你是同性恋。怎样,灭族的感觉不错?”

    我挑眉,好像很多人都这么说过,自从米卢误导了侠客之后似乎这件事情就传了开来。若琳也误会过,不过马里奥这么理解我也懒得去解释。

    “杀人的感觉不错。”我想了想那晚,蜷起一条腿身体往后靠流露出一种舒服随意的姿势。黑色的西服很板,如果不想蹂躏了它就得好好坐着,不过穿完这一次后也许就不用了。最近没有什么大事,穿着不需要太正式。

    马里奥喝着茶眯起眼睛:“罪孽深重,不怕冤魂来索命吗?”

    后院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人,他显得很轻松见到我后笑了笑,风轻云淡。是了,就是这样温暖的笑容,陪伴我在铁皮集装箱里度过了好几个年头。好像真的很久都没有见了,少年已经长大变成了成年人。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怎样救他出来的,站起身我张开手臂,一个温暖的拥抱,我笑出声:“怎样,我的个头有长吧?”

    阿天不出声,翠绿色的眼里是温柔的笑意,他太开心了,现在倒没说什么只静静地站着。我有些激动地握紧他的手一刻都不放开,眼里的笑意更盛。

    我想我现在是快乐的,甚至已经实质化到我没有隐藏这一点。对的,我不怕什么,我喜欢让别人知道,阿天对我的重要。

    “库洛洛!”若琳从二楼提着小裙子喊我的名字,我抬头的片刻感觉阿天的手一抖,他想要松开。我更加有力地握紧它,对若琳笑笑,“你换好衣服了?”

    若琳小跑着来我的眼前:“后院你同我种的喇叭花开了,不去看看吗?我让人很小心地照料着呢,土壤都是从外面运进来了。”

    我淡笑:“改天一定来陪你。”

    若琳看向阿天,后者低下头露出栗色柔软的碎发:“库洛洛,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离开,我回头看了看他放心道:“团员肯定也有人念着你,今天我们先回去处理一下事情。”当着马里奥的面我无法做太多的动作,只好敲敲她的小脑袋,“我答应你明天来陪你。”

    若琳扬起笑容:“那好吧,明天一定说好的哦。”她眨眨眼睛看着马里奥在也没有太多的动作,“你们处理你们的事情,我上楼去了。”

    看着她上楼的身影,我翻过阿天的手掌,曾经有过的六芒星已经全部消失,我同马里奥做了告别 :“今天就不再做打扰了。”

    马里奥嘴角带着讥笑扫了我们两眼:“不送。”

    走出肖家门口的那一刹那,我的手抖了抖,整个人放松下来。两个人默默地走在路上,奇怪地是没有人说话,我也没有开口,直到肖家出了视线,这期间我的手还是紧紧地握着阿天。

    到了十三区旅团暂居的小木房,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回头搂住阿天的脖子,紧紧的拥抱。他领间都是清新的柠檬香,穿着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裤子的他尤其瘦弱,让人有些怜惜。轻轻地摇着身体,他靠在墙上,我倚着他,闭上了眼睛。

    虽然阿天变得有些陌生,但是这种熟悉的安全感还是唤醒了我的记忆。

    他在集装箱里歪着头问我烤老鼠肉的味道怎样;他抖抖肩膀被我扑倒,两个人滚在被子之间;他找到副眼睛框架架在鼻梁上就着容器里的水照样子,然后小声地抱怨着镜框的颜色;他穿衣破烂跟我说出去以后吃烤羊肉串喝啤酒。

    他冷漠地拒绝我,但是现在已经被我识破,那家伙脑子有几个回路?那样单纯善良的一个人,很轻易地就被摸透性格,不过也正是这一点才容易受到伤害。

    受到伤害然后他只有忍下来不做任何反抗。

    患难时的好兄弟,终于回来了。

    “喂,怎么那么瘦了?”我松开怀抱,看着他眼里藏不住地笑意。

    “你小子过了那么久才来,”阿天的目光灼灼,他轻揍了我一拳,“不过实战提高了很多,谢谢把能力还给我,救了我好几次。”

    我自我有些羞愧,迅速转移话题:“对,你还骗我来着,怎么?现在不说谎话?”像小孩子一般,逮住对方的过错不肯松手,纠缠不休。

    阿天扭过头:“我那是……不是觉得你力量太弱小……生怕你……”他侧着脸,说这话时有些不好意思地,脸颊微红,“总之过去了,你不帮我介绍一下你的同伴吗?”他指指客厅的众人。

    他生怕我会因为他而受伤,说到同伴我倒是遗忘了,回过头看着客厅里的众人我挠挠头:“都在?”好像被看到了全过程,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没皮没脸旅团里都见惯了,对我的流氓样也很了解。

    “是啊,目睹了全过程。”侠客脸上带着的笑说不清楚。

    “我是阿天,几个熟人好久不见。”阿天向前走了几步,向信长打了个招呼。富兰克林挥手做了个回应:“欢迎。”

    信长眉毛一挑:“什么吗,你又来了,窝金不在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念叨着和你打一顿。”他话较多,信长和窝金就受到阿天的威慑,对他的战斗力也很是清楚。当年十七岁时就足以在流星街站脚的阿天现在的战斗力更加让人期待。

    阿天倒是很习惯这样的招呼:“好啊,窝金想必更高大了,得让着我才是。”

    玛奇叼着念线坐在窗台上,她是听说有新团员后才跑出来的:“又是男人。”她开口嘟囔了一句,喊出自己的名字算作打了招呼,“玛奇。”派克和小滴坐在一起,两人手下有一本书,她抬头瞧了瞧没有作声,她不认识阿天。

    “又是新团员吗?”侠客挑开话题,我的开心瞬间被一盆凉水浇灭,整个人低沉下来,我耸肩在沙发上坐下,扯了扯脖间的领带。

    “不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只听着正面对我站立的人说道:“是。”我的心一紧,看着地毯,我缓了两秒钟,慢慢抬起头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

    阿天的眼里都是笑意,这隐藏了些什么,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这次回来没有带你的日记本?”我引走话题,殊不知自己放在膝盖旁的拳头已经悄悄握紧,没有人发觉。

    “啊,那个啊,”阿天像是猛然发现了这个问题一样,“没什么意义了,我留在格桑里了,取不取都无所谓,出来那个地方就不去想那些问题了。”他还是保持着微笑。

    一时间客厅里的人都没有说话,除了阿天。

    “怎么不欢迎我吗?”他面对着众人,“不是要挑选号码吗?”

    不要。我无声地抗拒着,看着与我对视的阿天,像是看着陌生人。你明明知道的,会死,会死的,后来我们这里面并没有你的身影。告诉我你只是开玩笑,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自己声音有没有抖,只是尽可能地保持冷静,有些轻巧,调笑地问道:“你要入团?”

    阿天翠绿色的眸子没有任何的害怕,他温暖地笑着:“莫非你们旅团满人了?”

    玛奇掌管这些事情,她迟疑地嗯了一声,但是可能直觉有些不对,最后没有发声。

    “玛奇,还有什么号码?”阿天打破僵持的局面,“我想我有足够的资格加入你的队伍吧,库洛洛。”最后一句让我禁不住心脏开始抽紧,是啊,你的确有资格,但是我不想。

    “四号。”玛奇没有犹豫,这个数字刹那间让我坠入深渊。紧接着玛奇想到了什么,向其他介绍道,“新晋团员剥落列夫脱离了危险,高烧已经褪下了。”剥落列夫在战争胜利后,留在了我的身边。

    并不是出于对他的同情,当然他看着他的同族兄长们一个个从高崖跳下的确很悲凉,甚至他本人涌起一股也要盲目跟从跳下去的冲动,但是我拉住了他。我需要的不只是芬克斯、富兰克林一样太过独立存在的人,而是完全属于我的人。

    剥落列夫入团后,会完全归顺,他信任我,甚至是一种虔诚地感谢,这决定了他会一直拥护我的决定而不背叛。所以我拉住了他,他还差几天就成年,病毒一直侵袭着他的身体,让派克注射了很多药物勉强稳定了下来。

    “阿天,别闹。”我抽出一本书,打开第一页——《论古巴比伦建筑》,满目的文字让我一时间也看不清里面讲的什么内容。

    “库洛洛,”阿天有些无奈地讲道,“我很认真,放心绝对不拖你们后腿。”

    认真地去死掉吗?我起身丢掉书,走上楼。也许在旅团众人眼中,我没有任何原因地发了火,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的心多么的绝望。

    历史刻薄又冷酷,他大笑地看着我挣扎,而我没有任何勇气地看着他把我身边的一个个人吞没。

    明明是努力了的,明明是刚救回来,为什么突然又有一种无法留住他的无力感。

    我是个懦弱的人,如果我有万分之一的勇气就可以站在楼梯上大喊,我拒绝你入团。但是我没有,我艰难地维持着在团员众里的形象,我努力地要做好这个角色。我冷漠,我学着一步步堕落下去,一切我都能接受,但是……

    那是我唯一想保护的人。

    为什么这也留不住了呢?

    到底作为团长,作为库洛洛,要丢掉多少东西才会停止?

    我真的很在乎你啊,在乎到什么都不足惜了。

    拐过角的楼梯上,我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走进去的那一刹那就靠在墙上,低着头,这样的姿势坚持了很久很久,直到——

    门被轻轻推开,阿天的手背上赫然是一只蜘蛛,十二脚蜘蛛的身体上纹有“4”的痕迹。他看着我温柔道:“怎么?生气了?”关上门,他揉揉我的头发,“我原本没有任何道路可走,一辈子就那样浑浑噩噩下去,现在出来了没有了走下去的道路,跟着你不好吗?”

    “库洛洛……”他安慰地拍拍我,“别担心,我现在能见到你,能在你身边已经很开心了。”

    你已经很开心了吗?为什么呢?我想问这些问题,但是库洛洛他……怎么能软弱呢?我抬头低声道:“开心就好。”

    阿天主动地抱紧我:“你别不开心。”

    “没有,你回来我很高兴。”微笑的嘴角,眼里却丝毫没有笑意。

    “我看出来了,你不高兴,库洛洛啊,你多大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阿天的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你也就跟我耍耍好了, 别难为其他团员,今天这样耍脾气的事情别干了。”

    “好。”

    “库洛洛?”

    “我在。”

    “我真开心,我太幸福了,怎么办,好像不是真的一样。我总怕这只是个梦,醒来你就不在了。”

    “没有,是真的,我一直在你身边。”

    没有了对话,两个人保持着这种姿势,微微晃动着。阳光从那边的窗户照进来,我看到阿天肩膀处白色的衬衣上有个青色的点状在扩散。

    这一刻,期盼了多年,来之不易,但到了,却发现无尽心酸。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接到惊天噩耗,暑假被父母逼着去某外企实习英语工作,想我四级不过,现在高考英语卷百分不到,惶恐无限,整个人瘫了。除了离家出走没想到别的应对办法,现在低迷中,不吃不喝浑浑噩噩,只差饮酒度日了。

    作者本人已经黑化……不过这些情节是早定好了的,艾玛那大堆细节伏笔……

    BOSS【安琪尔】开始使用技能【泪点炮弹】,瞄准完毕,开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