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75章 番外上绝望我已经习惯了

第75章 番外上绝望我已经习惯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傍晚天色暗下来,回家的路上他踢着地上的石子:“你能不能走快些?”我慌忙跟上他的步伐,今天老师又留他在办公室里训斥,我蹲坐在台阶上等他,现在倒来责怪我脚步慢了。

    筒子楼在郊区,城乡结合的地区总是不安全,太晚回家总会有危险,我担心他一人不安全……但是两个人就安全了吗?我看了眼黑漆漆的周围。

    他回头瞟了我一眼:“你的眼神太讨厌了,好像我又欺负了你一样。”

    “山鬼就不讨厌是吗?”我反问,书包沉甸甸的我有些吃不消,他就是那样,明明山鬼是外人却与他没有距离。

    “但我是你的弟弟!”我拦在他的面前,“我也要吃楼下的糖人!”说到最后竟然哽咽住了,他同山鬼之间我又插不进去,这种感觉太讨厌了。而且,山鬼那个人也很讨厌,只要有他在,哥哥总是不理我的。

    糖人也只是他们一起背着我吃,我不高兴:“你这样是不对的,爸爸说了你要关心我!”话音未落他狠狠拽过我的胳膊将我拉到身后,废旧的巷子里站出三个大人横拦住巷口。

    我们因为争吵而停留的时间太长了,这段巷子平日里就不安全,我一时间被吓傻了躲在他的后面开始发抖。

    “你能跑吗?”他侧头问我,我腿开始发软,猛然间他拽下我背上的书包大声吼道,“快跑!”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让我一个激灵,他从未吼过我,下意识被命令转身就跑。

    我听得见书包砸到人的声音,还有什么听不清晰了,直到前面的巷口出现一个人将我一把提起来骂骂咧咧。

    “哥哥!”我大哭,任由男人拎住衣领向回走,回到刚才的地方男人一下丢开我,我摔在一个软软的身体上,回头只看见哥哥的头上满是血,书包里的书散落了一地。

    “你是笨蛋吗?”他有些生气地抱着我,“我都给你争取了机会!”我拿手擦着他的额头哭个不停。

    耳边传来几声男人的满足声:“今天收获不错,交给台球厅的老板就行了。”我已听不清楚了,心底只有一个感觉,幸好还和他在一起。

    我们被关在地下台球厅的小黑屋里,屋子里透露出一股粪便的味道,肚子饿得紧,晚上又冷,只感觉他将脖子上的红围巾给我缠在脖间,带着一股温暖。

    “我不要这个,这是山鬼给你织的。”我皱紧眉头。

    “你再哭我揍你。”他虽这么说着还是环紧了我,“你待在这里别出声,记住别出声。”说完站起身从身后摸出一把小刀开始拍门。

    “有人吗?我弟弟他发烧了,叔叔多少给些水吧。”他说得很是凄惨还带着哼哼的哭声,“他烧的很厉害,怕要烧坏脑子,叔叔您给些水吧。”门外面有人骂骂咧咧从远处走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水他蹲□同哥哥交接碗的一瞬间,哥哥起跳,随后我的眼中只剩下了红色。

    我记起他的话语捂住嘴巴,瞪着眼睛。

    他把死人拖了进来看了我一眼再次嘱咐:“别出声。”随后转身出门咔擦锁上了,钥匙从门缝里塞了进来。我看着地上的死人一个劲的发抖,想要哭又不敢发出声音只好捂住自己的嘴巴。

    待到他领着警察打开门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边哭边叫他:“哥哥,哥哥……”他有些疲惫,对我很无奈,只一下下拍着我的肩膀。

    ……

    哥哥这个词眼,幼年时期一直是一个很温暖的存在,不过早已经过去很久了。那时候自己幼稚,也记不清楚细节。也许是因为太幸福了,生活之中的点点滴滴早已忘记,反而那些不幸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比如说那个人把刀子捅进我身体的时候,我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他一点也不敢相信,哭着叫他的名字他根本没有理会。

    “从今往后我是库洛洛。”

    我当时还哀求他说什么哥哥很痛,一刀就够了。但他捅了三刀。现在想来也不觉得残忍什么,大概是对这种绝望的事情早已经习惯了。

    再比如说得知父母身亡的时候,再比如说第一次被人刺/入/身体的时候……还有很多吧。

    每次想到这些,我就会抽烟,楼下小优见到了就会对我说:“西西你少抽一些,少爷对你还是很好的。”他叙述自己的身世感慨比我还不幸,甚至没有父母。

    但其实小优不懂的是,因为曾经幸福,现在不幸,这种巨大的落差才更能让人绝望,不过就像我之前说的,绝望这种事早就习惯了。

    少爷对我“好”,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感激过,好吗?怕是因为我还有他用吧。

    “搞阴谋很有用,尽管破坏权利移交。您留下的摊子越烂,人们对您的财产的注意就越少。做交易时尽可能戴上您可能的继任者,这样以后就没人会查您。”我翻着账目明细在桌案前执笔。

    “我的小宝贝,读书多了果然人也变得聪明起来了,你还想看些什么尽管告诉下面人。”他靠在沙发上抽烟,将所有事务交给我处理。

    话不说还好,为什么读书?不就是因为被关在这里吗?只不过是没有其他事情做而已。窗外的世界我几乎没有去过,倒余了大多数时间来看书。不分种类,我全都接受,甚至还包括机械制造。

    也许有一天能逃出去呢,我从未和小优说过这种心事,也没有同任何人说过了。不过,都是嬉笑之语了。

    少爷对我“好”,若说对比的话,之前,有人对我比他好很多很多,只是后来那个人捅死了我。可笑的是,我还一直很喜欢他,只不过这件事情我希望死在心里。

    小优后来死在床上了,死之前他跟我说千万不要有感情,感情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不管他的地位高低,不管他是否强大。

    我当时很不屑,小优拿我当朋友,我只拿他当挡箭牌,心早就死了哪会有感情。我端着饮料拿起吸管放在嘴里,看着他们把小优抬出去。

    后来,我才发现感情真的是不容易控制的。

    比如说,遇到了一个非比寻常的人。

    那个人,对我很好。这种好,是建立在尊重我本人、两者平等的基础之上。甚至有些宠溺,这倒好,可以更方便我做事,不等我再说什么,那个人就已经将我包了下来,省了我的口舌。

    一般来说,受一位老板的包养,比每夜接待不同的人日子要好过得多,只要他不是少数的虐/待狂。

    我用世故的验光打量着众人,他却把我拉回现实。

    “以后不会了。”他取下我身上的东西抱住我,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看着对面墙上那副油画,是个呆子吗?之前的确有过一个呆子,被我哄得输了全部家产。

    他不受我的挑/逗很克制自己,至少在很多他陪我的日子里从未动过我分毫。有时候我倒也希望和他做一次,说不定可以靠床上功夫更拉住他的心,因为总是感觉他心不在意的样子。

    即使是陪我做过大街小巷,陪我吃冰淇淋,陪我选衣服,但是思想却像是跑到了很远的地方去。他在我面前并不隐藏自己的人际关系,我详细记下了与他通话的每个人。

    那夜他买了条围巾送给我,我看了一眼嬉笑:“我其实最讨厌红围巾了。”因为那个人就戴着一条红围巾。

    他疑惑:“是吗?我很喜欢……我觉得红色衬你的脸色很好看,你皮肤很白。”

    “是吗?”我扑在他的肩头舔舔他的耳朵,“你喜欢我白皙的身子?”

    对于这种挑/逗他一笑而过把我从肩头拉下来,带我走进餐厅。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深秋的夜晚这条围巾的确很温暖。

    但是在他心里我是怎样的地位呢?他可以为我做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可以利用他来帮自己逃走?

    平静的刀叉交错,切割开上好的牛排,我看见对面的人有了主意。

    “怎么了?”他关切地问着,回过头去看。

    “没、没有啊。”我低下头轻皱眉头,实则打量着自己的刀法,肉切得一块块大小一样,整整齐齐地码在盘子里,这家牛排很是好吃,会所的食物再好吃这么多年也早腻了。

    待那人说完污言秽语走进洗手间,对面的他依然文质彬彬地细嚼慢咽口中的东西。我抬头带着勉强的笑撇开话题:“你觉得味道怎样?”

    他点头放下手里的叉子:“我去一下洗手间。”我低下头叉了一角牛排,待他起身离开,我打量着他的座位,餐刀不见了。我抬起头仔细咀嚼嘴里的东西,头顶处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摄像头亮着红灯,直到我吞咽完毕灯已灭,线路断掉了。

    他花了些时间才回来,我垂下眼帘显得很失落,他便亲切地拉我走出西餐厅。夜幕之下有些微冷,他的手很温暖,念通过他的手传过来,我抬头挤出个笑容。

    “你想不想看魔术?”

    我点头显得兴奋闭上眼睛,只听一声轰鸣,黑夜下远处爆炸的火焰格外耀眼,他在我耳边道。

    “我教你登上世界的顶峰。”

    也许是因为火焰格外刺眼,所以眼睛有些发涩。

    我紧了紧他的手,这种戏话,倒是第一次听,很动心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