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101章 分道扬镳

第101章 分道扬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桑迪这个人面冷心也冷,杵在哪儿带动着整个气压猛降。她扫了一眼酷拉皮卡把手中的手提箱放在桌上:“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猎人协会,那里的事物压成堆了。”

    我靠坐在沙发上看书,本来腿担着,现在收起腿:“不坐吗?那些人,甩手惯了,这次可不能纵容他们,让他们焦头烂额去,反正我是在休公休假,不扣工资。”我可不是冤大头,干那些工作有原因,但是可不想天天这么干下去。

    桑迪皱眉,没有半点想要坐下来的念头:“你真是胆子够大。”

    我穿着一身白帝蓝条纹睡衣,从一旁的果盘握了两个苹果,丢给桑迪一个自己啃了一口:“胆子不够大能争取到你吗?”米修肯那人太简单,我放弃他了,不添乱就不错了,这种人适合交朋友,用兄弟友情来感动,进而要求他为自己做事。

    强化系,打起交道来简单也麻烦。说简单是因为他们心思简单,说麻烦也是因为他们不变通,有些事情我倒喜欢委托给聪明人。比如说侠客,那可是得力帮手。又咬了一口苹果,余光扫到了尴尬的酷拉皮卡。

    他不想听到这些协会内部内容,但是大概没想到我同桑迪直接开口了。现在出去也不是,开关门会打断我们的对话,他在这里更是不自在。

    桑迪冷笑一声:“你真是很有趣呢,会长直派,我真的对你很好奇呢。”说着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她单膝跪在沙发,桑迪弯下腰双手撑在我的两旁,“最好,你能给我你想要的。”

    我把膝盖上的书放在一旁抬头看向她,眼中似笑非笑:“你也可以选别人站队,试试看能得到什么。”说完这话我面带微笑,桑迪忽然口口口口口。我握住她的脖颈迫使她猛地停了动作。

    “桑迪,不听话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微微收紧手,“没人告诉你我忄生冷淡吗?”

    桑迪睁圆眼睛,忽然发出爆笑。

    “你和帕里斯通怎么一模一样呢?”

    这些我严肃起来坐直了身体:“你勾/引过帕里斯通?”

    桑迪眨眨眼睛忽然恢复了少女一样的天真:“怎么会,我真能遇上他,就不会选择你了。这秘密猎人协会皆知啊。”

    我皱了皱眉毛:“男人试过吗?”

    桑迪快速口了一下我的额头:“你真是太出乎我的意外了。”

    我还陷入八卦到的劲爆消息:“帕里斯通,不像啊,难道他这个人欲/望皆空一心扑在怎么吞占协会掌握霸权上?”

    桑迪已经起身恢复了冰冷:“那么你去试试吧,你的休假会持续到下个月十五号,我不是协专猎人不便总是出入那里,我可不想被人跟踪。奥丽比我圆滑得多,下次你找她来。”

    “不会有下次的。”我终于站起身,一手中还握着那个苹果,“这次谢谢你,不送。”

    桑迪离开,当酷拉皮卡是空气,再没多看他一眼。直到她身影消失良久,酷拉皮卡这才收回视线关上大门,回来严肃地坐在我的对面:“我都听到了。”

    我笑笑:“你听到那几句,能起什么作用?你什么都不知道。”

    “至少知道,她是你的人吧。”酷拉皮卡握紧拳头,“而且她刚才,很紧张,在你握她脖子的时候,她瞳孔一下收缩起来了。”

    这点我倒是非常出乎意料,仔细看向对面的少年,头领对下属不能一味地容忍,这种烦人的事情要树立威严,桑迪那时候应当是非常慌张随后用笑声来掩盖。只是没想到,酷拉皮卡能看出来啊。

    见我忽然不说话,酷拉皮卡掌心出汗,把放在腿上的手移到膝盖处支撑身体,我看到了裤子上留下的汗渍出声:“如你所听,我之前也说过猎人协会的事情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以后会知道的,这些并不重要,你会同谁说吗?谁又会相信你呢?你连我刚说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显然她也不在乎你听到这些。”我指桑迪。

    其实目的已经达到了,酷拉皮卡明白猎人不都是那么善良的,还有桑迪这种奇怪的双重女人,又冰冷又火辣。也明白了自己同猎人的差距,对方连理他都不理,完全没把他救我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我不同,我居于高位却还肯听他讲话,十分感谢他。这么一对比,差距就来了。

    对我的好感也直线上升吧。

    “也是,我还不是猎人,离那个圈子太远。”酷拉皮卡听我说完放下心来。

    我又想咬苹果,想起桑迪的吻,起身拿起杯子漱了下口,回到沙发上:“你来这座城市做什么?”

    “我书本学业结束了,来这里学习体术。”酷拉皮卡解释,“武器是双棍,你的身手如何?虽然是协专猎人,但至少跟普通的白领不同吧。”

    其实酷拉皮卡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想多了解我的信息,明显刚才的猎人小姐听从于我,他自然是觉得我会比猎人厉害。虽然居于现在的名号,这小鬼,什么都想得清楚。

    “你想让我教你?”习惯性避开他的问题,“不适合你学,首先非常容易看出是来自哪里,而且招式都太毒辣,如果不是用来杀人,不可用。”

    说道好像我自己平时不出手,出手必死人一样。我把苹果核一抛,丢进远处的垃圾桶里,抽了一张抽纸,反正酷拉皮卡现在对我没印象,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也得让他知道,我不好说话。

    如果知道一个人很坏很强大,不但杀过人而且还有不小的势力和手下,但是这个人却对自己很特别,半分不提及那些事情,每天笑呵呵听自己的话,自己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那心中一定很微妙。

    这种感觉好像是,对方只对自己一人特别一样,很容易产生一种满足感。

    “你……经常杀人?”酷拉皮卡问出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我装作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反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涉及隐私的事情,酷拉皮卡懂礼数是知道不会过问的,一直以来也是,我不同他泄露猎人考试的事情他也不再问,从未强求我说。但是今天这个问题,不同于平日想要了解我吃饭喜好等,是真真太过隐秘,我沉默了一会儿。

    “嗯。”我起身从他身旁走开,走进了厨房,今天中午不知道吃什么好,自从我可以走动后,就会绑着酷拉皮卡做饭。

    看起来装作很在意这件事情,心情低沉,其实一点也都没有被影响。受影响而且纠结的只有酷拉皮卡一个人。他可能在后悔和惊讶自己居然这样问,也可能在后悔自己触及了别人的秘密,也有可能,觉得自己的语气伤害了我。

    打了个鸡蛋在碗里,我忽然感慨,小时候有阿天的保护,没有遇上自己这种人,否则可能真的会被操控吧。受影响真的很大呢,一言一行,只要那人有心,我就一定会被带着走。

    倒了油在锅里,我转了下锅,看着油沾了一层,感觉自己可能真的挺龌龊的。

    不去做些大事情,总是在这里逗小孩子。

    而且还杀了别人的一个种族。

    以前的自己,的确很自私。

    这样想着忽然闻到锅糊了,酷拉皮卡冲了进来关上火看着我,我刚回过神看着他,再看向锅里,这次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忘记了。酷拉皮卡打开抽油烟机:“先别做了,我带你去换药。”

    我是同他讲过猎人的药好。

    酷拉皮卡揭开我胸前的层层纱布,忽然道:“刚才对不起,问了那种问题。”

    “我没在想那件事情啊。”我很无辜,“我在想,多余的药你留下来吧,你练习体术每天身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还有钱,就当作是付了房费了。如果你不接受钱,我想你需要钱的话可以当作贷款,我不要利息,等你挣了钱再还给我……”我絮絮叨叨着,感觉身上一痛猛地停住话头,轻轻呼出气放平稳。

    酷拉皮卡有钱,大概是族人死了后收集了那些钱吧,我一把火烧了还能留下许多黄金呢。但是谁知道有多少呢,或者他这个人心地善良什么都不想拿,只拿了自家的。

    酷拉皮卡:“……”他认真上着药,“我不用。”

    “目前不需要不代表以后不需要吧,而且你还要学习很多东西,维持家居也是不易。而且猎人很有钱的你放心……”说到这里我停下来,我工资也不高了!自打没法打家劫舍后,没了黑色收入,我活得也挺艰辛的。

    看酷拉皮卡那眼神,我继续说:“我工资是不高,但是我在这个位子上,知道的比较多,协会里谁有什么买卖我都掺一脚,这样可以挣钱。你当了猎人后,挣的钱都是按亿计算的,比我还高呢,到时候你想给我利息也行,我更高兴……”关键是用贷款这件事情把二人联系起来。

    “你今天话特别多。”酷拉皮卡收起药箱。

    “大概我就要走了,伤好得差不多了。”

    “这叫伤好得差不多哦,不是下个月十五号?而且你说了也不想收拾猎人协会那些烂摊子。”酷拉皮卡奇怪。

    我十指相对:“这里是很安全……”心中犹豫着,其实现在离开不到上班时间我也没处去。

    “那你就住下来,收了你的药就要将你养好。”酷拉皮卡站起身,“你教我一招半式也好,我想清楚了,我以后也肯定会遇上这种情况,如果对上坏人,如果我不下狠手也许死的就是自己了。”

    我嗯了一声看向窗外:“也许晚上我可能会出去一趟。”

    酷拉皮卡当没听到走进屋子。

    傍晚酷拉皮卡穿着自己一族的衣服,将双棍插在腰后,离开了屋子。

    “你想出去,屋子的钥匙要是在第二个花盆底下。院子的铁门需要用手伸进来拨开插销。”

    我点头目送他离开,瞬间就换了一张脸,穿好酷拉皮卡买的衣服,T恤和短裤走出了门。

    拎着一些食物半夜我回到家门口,看到门大开着。我轻声走进房间将那门关上。换回阿凯的脸,朝发出声音的房间走去。这么小的年纪,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也不懂得伪装,这可不是他学习课本知识的小城镇。

    几个壮汉死死按住酷拉皮卡,用撕下来的衣服堵住他的嘴,正试图激怒他。

    “臭小子快给我变红!”

    瘦子拦住抽酷拉皮卡耳光的那胖子:“你打死他可就没法挖火红眼了,而且再打坏了眼睛,肿了可就不漂亮了。”瘦子眼睛一转,“我听说你们一族被灭了?灭得好啊,你们一族好战又不热爱和平,一个个自以为是。”

    酷拉皮卡目眦尽裂。

    虽然被羞辱的时间越长,愤怒就越强烈,但是对于酷拉皮卡来说够了。真到伤害他后就晚了,而且这家伙太聪明,到时候再恼羞成怒回一句“你在那里看了多久了?!火红眼好看吗?”我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件事情是天助我也,不好好利用就可惜了。

    当周围的人昏厥倒下,我收起手刀,看酷拉皮卡挣脱开将口里的东西拔掉。

    “这里不安全,还是换座城市吧,体术不只是友客鑫有。”我扫了周围一圈,他们并没有看见我,所以不需要击杀,在酷拉皮卡面前想要留下好印象还是不要杀人为好,他是弱者,是被杀的那一部分。

    这样两个人就不在同一平面了,有距离感。

    酷拉皮卡握拳再放松,看着倒了一地的人扭头:“我去收拾东西。”随后进了卧室,我把在地上的人拎起来丢进厨房锁上门:“你租房子用到身份证明了吗?”

    “没有。”收拾好的酷拉皮卡背着自己简单的包袱,顺便一手帮我拎着桑迪带来的手提箱。我点头接过手提箱,就像这里在城郊那么偏僻,不需要证明,这样一来就简单多了。他们只知道有个窟卢塔族的人,却不知道他的身份。

    “我们没办法称作飞艇了,这样我可能会被查到。”我转头跟酷拉皮卡道,“所以可能会分开走,就在这里说再见吧。”

    酷拉皮卡抬头缓缓看向我,眼睛没有变红色,有的只是满眼的疲惫。

    “在没有实力保护自己的时候,还是换身平常的衣服吧。”我拍拍他的肩膀,“如果有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说不定可以解决。你救我一命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也救了我。”酷拉皮卡抬起头,捏住我的胳膊。

    他个头比我矮,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他可能会靠上来的感觉,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祝你一路顺风。”

    我点头:“谢谢你这么多天的招待,我会抽空去找你的,顺便教你你想学的。”随后摸了摸他柔顺的头发,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作者有话要说:口口掉的地方自行脑补吧,被锁的好多,不想去解了,而且听人说,申诉好几遍也不成功。

    群么么哒,与酷拉皮卡略萌,好好培养呀。你看,西西就爱干这事,什么给人希望又失望之类的,如果酷拉皮卡以后听到他亲口承认你爹娘是我杀的,双重打击。当然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