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110章 番外一人之路

第110章 番外一人之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家天以为自己死了,但醒来的时候见到了阳光,窗外大漠风光,沙海无垠。下楼,老板娘拿出同他型号正好的衣服,他懵懂地接受着新的身份,直觉告诉他并不是接受一个新身体那么简单。

    卡其色的衣服上似乎还留着一股区别于粗布的独特味道,却又把握不住。

    走过街头,吹奏乐器的乐队吹木笛的那人同他热切地打着招呼:“你考虑好加入我们了吗?我们正好缺一个口琴,这小镇上可再没有人懂七弦音乐了。”

    对方知道他会口琴呢,温家天同他笑笑:“我身体不太舒服,还需要休息。”就像是长途跋涉一般格外劳累,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静下来发呆时心思会格外清晰。他缓慢穿过人群走到一条街上的空房子前,刚才旅馆下的老板娘把钥匙交给他,告诉他快去将甜品店开起来,还能赶上旅游季。

    口袋里装着许多戒尼,估计银行卡里也不少,温家天似乎知道来到了哪里。他问旁边店家:“我们镇上有猎人吗?”地道风味的奶茶店老板给他端来褐色的奶茶,盛在古铜色的木碗里,他喝了一口觉得很滑。

    “我们这里哪里能出猎人,不过倒是有猎人去沙漠里发掘遗迹路过过呢。”

    温家天点头,看着店里崭新备好的机器很快开动了起来,似乎像是有人特意安排过的,日子轻松得美好。身上没有任何痕迹,他不知过去曾发生了什么,不过这样也好,符合他的性子,镇上的生活非常简单,他很喜欢。

    直到那天救下一名少女,女孩醒来看着他难以置信,那是种绝望中的希望,就像重生了一般,女孩紧紧拥抱着他没有松手。

    她认识自己。

    后来他同女孩相恋了,咪露是个可爱的姑娘,特别是有时候有种独特的坚强一直吸引着他,而且她对他的习惯和爱好如数家珍。再后来,断断续续女孩制作出许多实用的小物件摆在店里,温家天于是终于下定决心询问。

    “咪露,你知道中国吗?”

    女孩在他面前落了泪,抱住他哭了很久。

    对方知道他的过去,但她不开口提,温家天便不去询问,否则他觉得可能会打破现在的生活。既然咪露认为那件事对二人不利,那就让它过去吧。

    直到有一天咪露提到念能力,温家天尝试着才发现自己的确有念能力,咪露连忙转移了话题,这让最了解她的家天不再追究,但等咪露去市里购物的时候他关了店门尝试着运起能力,这就像是做了无数遍一样,一点就会,非常简单。

    手中出现一把手枪,自己曾经是一名战士。

    温家天不懂这枪是用在哪里,只得把另一手的子弹按放进去,凭空放了一枪,眼前突然出现个人。对方恍惚地看了眼四周然后一下坐在了地上,哭道:“求你别别再关我了,我快要疯了,我呆了太久,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在哪里?”头顶着明晃晃的太阳,壮汉流出了眼泪。

    看着对方非常恐惧,温家天倒安下心来,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出:“今年是一九九九年。”对方惊恐地瞪大双眼:“你关了我那么多年。”他手指抖动随后立刻抱住头,“我再也不会对旅团不利了,求你放了我吧,,我们元老家早就被灭,我也没有任何价值了。”

    温家天倒水的动作一停,随后缓缓地喝了口水:“哦?你知道我是旅团的几号吗?”

    “我看过,在你手掌上是四号,我以前眼瞎,以后真的不敢惹旅团的人,要是之前知道我绝对不会对上你。”那人哆哆嗦嗦重复着,很是燥人,看着再问不出什么,温家天看着手里的枪,又摸出一颗子弹射入男人的身体,男人消失了,这个能力其实很简单。

    温家天放下水杯,眼神变了。

    他是四号那又为什么会在这里?流星街啊,听着就很黑暗,他当真是在那里长大加入旅团的吗?按理说自己是死过一次吧,在西索的手上但为什么又活了下来,是谁做的呢?能瞒过旅团并不简单,但为什么救出他后又将他放在在这种地方而且没来看他。

    咪露,又知道什么呢?

    他曾经是不是杀过很多人?温家天看着干净的手掌,指尖温润干净,曾经是不是指缝间溢满鲜血呢?他捏起一根筷子,稍一用力筷子就变了型,被压扁了,而他一点感觉没有,就像是捏了下软绵绵的橡皮泥。

    他相信之前自己应该早就穿越过来并且有了一段丰富的生活,但记忆被抹去了。不过空间里那个人也着实可怜,他想办法把他放了吧,离得这里远一些。至于咪露,还是不说为妙,看她当初哭得多么可怜,这样的生活挺好,就这么继续下去吧。

    结果有一天,咪露在前面打了盘子,温家天从后厨走出来,看着座位上的茶色头发的青年嘴角带笑,眼睛有神。咪露看着身后温家天走出来,立刻挡在他的身前,看着侠客好像马上就要崩溃。

    你看,即使自己被打倒,却为了他还能站起来,这么勇敢,多么好的姑娘。

    温家天抱住咪露的肩膀:“怎么了?”

    咪露摇头:“没事的,阿天你进去,这是我……”她的谎话编不下去了,那个人是谁想必同是穿越者的阿天早就知道。

    温家天让咪露去后面:“我知道,我来应对。”说着在来客的对面坐下,心中懊恼,三年多都很平安,可想而知应该是自己放跑的那个人走漏了风声,他皱起眉头,眼下就看对方有没有告诉别人,自己的手柄在对方手中。

    “我要一份大理石云纹蛋糕。”翠绿色眼睛的客人眼带笑意,“你好呢,我叫作侠客,很久未见。”

    温家天轻微摇头:“对不起,我不记得你了。”

    咪露收拾好东西,借着侠客点餐的功夫知道是支自己走,多看了二人几眼走进后厨把门关上了。

    侠客抱臂:“原来是这样,看来他做得还是很完美,之前你放走的那人回到流星街我见到了,问了两句话竟然发现他不知道旅团新来的四号,于是追踪到他的城市再查到了这里,既然你放走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

    温家天点头:“所以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呢?我的出现会不会对旅团造成什么威胁?”

    侠客脸上带着笑意:“你想问他们知道吗?这倒是不知道,人我已经帮你杀了,之前在旅团中我们之间最好了,没想到你还活着。”

    咪露猛地推开门:“你背叛了哥哥!你休想骗阿天!哥哥他还活着吗?”她上前几步,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握紧拳头,“哥哥从未亏待过你吧,你……”她眼泪横流说不下去了。

    温家天停了一下,抽出纸巾帮咪露擦着眼泪,轻轻安抚着她的脊背。

    侠客看着二人不出声,等咪露安静下来,温家天想了想:“咪露,听说镇中央运送了新鲜的水果,你去买些草莓吧,我们可以做草莓蛋糕了。”将人送走这才重新同侠客交谈。

    后者嘴角的笑意更盛:“这之间有些错综复杂,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不会让旅团知道的,毕竟是会威胁到旅团,而且将你送过来的人费了那么多心思,总不能让他的付出白费。”他垂下头,“我不是想来威胁你的,只是想来确认一下你是否活着。”

    “谁救的我?”温家天曲起手指敲敲桌子。

    侠客看了看手机:“没有记忆,他是怕让你再痛苦,流星街那些背叛可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至少也要报答恩情,感谢他。”

    “只有他欠你的,没有你欠他的,阿天你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呢。”侠客心情很好,“其实你放心,在这里的安静生活不会被打扰。”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温家天起身:“等等,你想要什么,才能告诉我曾经发生了什么?”

    侠客重新转过身子:“你答应我再不与他相认,我就全部告诉你,想好再回答我,你对他可是个不小的威胁,我希望你同他再没有任何联系。”

    这点有点难办啊,温家天犹豫了,若是真的是对方救了自己,自己同他不相认真的好吗?可是侠客说自己是对方的威胁,看起来像是为对方考虑一样,但这样侠客白来这一趟是不是有些多余了?只是为了确认吗?那那个人一定对侠客也非常重要吧。

    “好,既然是对对方有利,我不出现也可以,无法报答对方的话,默默做到这点还是可以的。”

    侠客自顾自地倒了水:“那我开始讲了。”

    其实事情并不难理解,温家天没想到他会同库洛洛是兄弟,而且还为了他进了旅团,最后被功高过主设计死亡又救起,其实也是下了不少的心思吧。但是温家天本人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功高过主,怎么可能有人撼动库洛洛在旅团中的重要性?大概,跟咪露也有关系,可能咪露告诉了库洛洛什么,后者沉思之下决定救起他。

    这样看来,库洛洛对他还是有感情的,而且在这里也比较舒服,温家天愿意留在这里。

    不过他还有个疑问:“咪露口里的哥哥是谁?为什么咪露见你反感情绪很大。”

    侠客的表现没有任何挑剔:“你若想现有的生活被打破,就去问她,在我这里是无法得到结果的,不过我觉得她也不会告诉你。这个故事跟你无关,跟咪露有关,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对了,你可以告诉她,她的哥哥活得很好。”

    “那侠客你对库洛洛……”温家天一沉吟,为了他专门来跑一趟,甚至有些多余。

    侠客一顿笑容消失,频繁看着手机:“没什么,我不希望你再影响到团长。”起身离开。

    温家天终于总结出来,大概自己幼年时同库洛洛感情深,这样的感情影响了库洛洛的判断,看他为了救自己设计旅团也能一窥一二,那么就照侠客说的做吧。

    咪露听到哥哥还活着的消息,非常开心,二人再不提之前的话题,日子仿佛回到了从天。第三天的时候,又一个不速之客来了。

    那人身穿西装,深绿色的衬衣红色的领带,不像是来旅游的,一进门表情冷淡点了一份甜品,温家天看过去,对方的「缠」熟练又厚重,是个强者。

    他吃完了看了一会儿桌上当地的广告,在咪露上咖啡的时候开口留下她:“咪露,坐下来我们谈谈。”

    咪露眼中迸发出亮光:“哥哥,是你吗?”

    客人歪了一下头:“你认错了人了,我没有妹妹。”听到这话咪露这才回过神,嘴角带笑连连点头:“是是,我认错了,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没有回答,跨过这个问题:“听旁边邻居说之前有坏人来过,你感觉有威胁吗?用不用杀掉?”

    咪露一呆,嘴开合了一会儿:“你闹得和侠客很僵吗?”

    客人端起咪露送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我现在已经脱离了之前的团体,你觉得他存在会破坏你们原本的生活,就杀掉他,放心,那个人查不出来。”

    温家天做着蛋糕手中一停,如果没有错的话,眼前的人是库洛洛吧?就是那个救了自己的人,他肯定在这附近有眼线,侠客一出现他就接到了通知,然后赶了过来,只不过这里很难进才耽误了两天时间。但是听他的意思是脱离了旅团?团长能脱离旅团吗?

    之前咪露对侠客询问的是哥哥还活着吗,说明之前侠客同旧团长有过恩怨,而且背叛了他。而库洛洛口中的那个人是谁?杀了侠客,不会让那人察觉,那人是指的新团长吗?

    咪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声音低下去:“既然侠客背叛过你,你为何之前不下手去杀他,你也不情愿下手吧,而现在,你不需要为了我们而去做不情愿的事情。”

    温家天抬起头,那人却像是感受到一旁往这边投过视线,没有感情却也没有恶意。温家天忽然觉得,那视线也许还有几丝温度,看着很舒服,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擦了一下手走出来,站住却不知道到底是否应该走过去。

    “那位客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来看了两眼点了一份甜品,咪露虽然当时跟他有些许争吵但是已经解决了,先生你不需要为这点小事杀人。”

    那人的视线像是能将人洞穿,他看了温家天许久就像是看透了他的谎言一样,最终回过头搅动着咖啡:“嗯,是吗,那就好。”

    咪露终于松了一口气:“你现在好吗?”

    “嗯,很好,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用这张卡,打过去我会挂断回拨两次。如果我那边接了电话,可能不是我,不要开口。”说着掏出一张电话卡,又取出一支钢笔在广告纸上留下了一个号码,停了停那人忽然开口,“咪露,你说能预言,能否把即将到来的友客鑫事件详细表达给我。”

    咪露愣了一下:“好的,没问题,我这就写给你,你是想要做什么吗?”

    那人把杯子往前一推:“空了,能免费续杯吗?”

    房间里只留下咪露安静写字的沙沙声,温家天重新回到柜台后面做蛋糕,咪露写完折了折递给他:“后面全部记住的也写下来了,我还有件事很冒昧想问,查尔斯还活着吗?”

    来者动作一停,嘴角翘起个温暖的笑:“大概还活着吧,他之前跟我说过,如果他不见了,可能是去世界上某个地方旅行了,没关系,我等着。”说完在咪露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再次深深地看了温家天一眼,推门离去。

    温家天直觉,来者应该了解侠客,也应该知道自己知道了一切。自己说出的那句话是亲手将二人断开联系吧?自己选择了平静生活,选择远离那一切,对方也是知道的吧。

    没有了之前的感情,他对库洛洛这个名字很是抵触,毕竟带着诸多黑暗。不知道对方心中会不会受伤呢?

    他听侠客讲当年二人住在流星街的铁皮箱里,听侠客讲他为了库洛洛肯将自己拿去交换,听侠客讲库洛洛强大后回来将他救出,听侠客讲他用了多大功夫下了多少心思将他从旅团救出来。

    他似乎能想出那时候的快乐时光,多么单纯。

    侠客说:“当年你被救出后旅团只有一个空位,尽管他拒绝但你还是选择了跟随,不过阿天,你不适合旅团。”

    温家天感觉不可思议,之前的自己是知道加入旅团成为四号就会死去的吧,到底怎样的感情才能让自己即使死亡也愿意跟随他?

    那天侠客的表情他还记得,似乎有些无奈:“他对你是真的很好啊,真是让人嫉妒,即使是我,也许威胁到他下一秒就会被杀死吧。”

    被侠客说中了,即使是他曾经的团员,也能毫不犹豫地杀害,虽然本质上是为了他和咪露,但这种情深的确很让人心惊。

    对不起,我已经不是那个人了,所以我们还是不相见吧。

    这也是为你好吧。

    温家天停顿的时候,咪露上前拥抱住他:“我们的幸福来之不易,阿天,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我爱你。”

    温家天笑出声安慰她:“咪露,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也爱你。”他想起自己残忍说出那句话后对方同他对视的双眼,那一分钟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对不起,库洛洛,我太自私了,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解释一下为何团子说要杀侠客。团长有几件事做得不对,1.四号没死,他为了一己之私把旅团叛徒保留了,团员知道得翻脸。2.四号没有背叛,他居然为了把四号踢出去而给他冠上背叛的罪名,而且把旅团秘密泄露,行使计划的时候让两位团员重伤(忘记的超前翻89,90章节)。

    不管怎样,被知道四号还活着,就算当前的团子在猎人没事,但是旅团肯定会翻天覆地。侠客知道现任团长背叛曾经团长的事情,这是对方的污点,现任假团长一个不爽怕侠客泄露再灭了他。所以,侠客很可能会为了把他扳倒而扯出这件事来,这是团子最担心的。

    但是现在看来由于那件事跟侠客拴得太紧,侠客可能会被一起处决,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而且也不会闲着没事,这件事不提是最好选择。

    但是团子不放心啊,任何一点无法掌握的情况他都很难受(处女座?),他不喜欢事情超出自己控制,所以才问杀不杀侠客,这时考虑的不是侠客是团员他要维护旅团利益了,而是整个旅团的安全,这个利益比侠客自己要大,所以团子可以毫不犹豫选择放弃侠客。

    *

    PS:看了H大家决然没被炸出来留言?不科学!难道是肉不够多?还有人记得当初我放在防盗章节的一篇穿成糜稽的吗?那个可以拿来随便写哈哈哈,不担心会破坏剧情,你们喜欢糜稽吗?不想写团长,是因为想让这个角色有味道,有点生活化贴近人心得花大量心思,在他是原版不是被穿越的情况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