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枯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枯井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相思阁冷落的门庭,只有几片枯萎的叶片落在门前,洒扫的宫女路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打起寒颤。谁会忘记,清晨从这个宫阁之中抬出的女尸,凌乱的长发,凌乱的容颜,凌乱的伤疤。都说白裳如何如何美貌倾城,原来到了最后,是这样衣裳褴褛,是这样卑微丑陋。

    宫里好像真的没有人为白裳落泪,然而他们没有看到世子的书房里,颓败地坐着宛如疯子一般的缪虚。倾倒的酒壶,泻了一地的酒,殷红殷红地流淌,仿佛白裳脸上那些伤痕里渗出的血液。他的指尖扫过地上的残酒,放在唇边一舔,冰冷而苦涩,果然是血!是他欲哭无泪时咬破嘴唇,唇齿间萦绕着的血丝。

    原来白裳是这么恨他,死了,连容颜都损毁。他空有那么一棵瑶草,即便能恢复她的容颜,恢复她的生命又如何。她的心早就不在这里了。可惜,王室的规矩,王室的女人哪怕是十恶不赦,也不可死在王室外头,一把火烧尽了,洒在西阴阁的那口枯井里。

    缪虚也不知道那枯井里锁了多少亡魂,可他下了命令,白裳的最终也是归宿在那口枯井里,她要逃,他偏不让。

    门外的太监轻轻叩门,缪虚沉声问道,“何事?”

    “启禀殿下,白娘娘的,哦,那个罪人的事情已然了结了。”

    太监尖声细气的话语落下时,缪虚只有一种感觉,心痛欲裂。他的泪水和着唇边的血落在手边那支养在瓶中的睡莲里,一直耷拉着花冠的花朵悄无声息地苏醒过来。他并不曾在意,只是默然低着头哽咽,一个大男人,一个一族世子,哭到这般田地,既无国耻,也无国丧。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原来爱上一个人,会如此卑微,无论身份高贵与否,那颗心从认真地爱上开始,便一直落在下乘,扶不起。

    缪虚抬手去寻酒壶,指尖触及酒壶的时候,酒壶滚了一滚。他再试图用力去追那酒壶,酒壶又依旧滚远。直到那酒壶滚到一双浅粉色的绣鞋边上,才将将停下。一只素手轻悠悠地拾起那只酒壶,递给颓废不堪的缪虚,道,“我从前不知道白裳姐姐中意的人是个什么模样,她总是说你多好多好,如今看来,她不过是安慰我罢了。”

    这声音清灵得宛如林间的雀鸟,缪虚不禁抬头去看说话的姑娘的容颜,一身翠色如洗的裙裳,眸光像秋水清潭般烦着潋滟的光芒,微微颤颤。她低头俯视着缪虚,满脸的难以置信,还带了些不屑一顾。

    缪虚问,“你是谁?”

    “我是蜻蜓。”翠衣的女子说的很轻巧,浅浅的酒窝甜甜地点缀在白希的容颜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娇憨可爱,她又补充道,“一直藏在那朵睡莲上的小蜻蜓,我和白裳姐姐自幼一处长大,我们亲如姐妹。只是,她是仙鹤,修为比我高,很容易便化作人形。而我若想要化作人形,总是要靠一些媒介,比如血,比如眼泪。”

    “所以,那天晚上,她是在用她的眼泪帮你化作人形?”缪虚惊讶道。

    蜻蜓点头,道,“初五是我的生辰,她想带我去相思阁里过生辰。”

    缪虚心里油然生出一丝恐惧,愈发的浓烈刺痛,他颤抖着问蜻蜓道,“那怎么,她怎么不和我直说呢?”

    蜻蜓撩起裙摆,俯下身,蹲坐在缪虚的身边,指尖拨弄着地上的残酒,哀怨地说道,“我和她打了个赌,可是如今看来,她输了。”

    “什么赌?”缪虚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紧张,仿佛一根针卡在喉头,若是不拔出来,就会要了他的命。倘或是要了他的命,也没有什么,他怕他最终错要了白裳的命。

    “我很早的时候就看出了你那个正妃青瑟的心思,她总是想方设法地要害姐姐。我想要变个术法警告一下青瑟,然而姐姐总是不肯。她说,不要我滋事,令你难堪。又说,你总会在她身边,总会护她周全。我不信,她便要再观察三个月。”蜻蜓说着,愤愤地踢着地上的酒液,酒渍污了缪虚的长袍,像斑斑赫赫的血迹。

    缪虚皱着眉,看着蜻蜓,颤抖着唇,只觉得全身发冷,良久,才极艰难地吐出三个字,极愤恨极后悔极惭愧地说道,“她骗我!”

    蜻蜓乐悠悠一笑,道,“姐姐从前总是同我说,你如何器宇轩昂,如今看来竟然这般小气。不过是我和姐姐打了个赌,你这么较真。好吧,你若要罚就罚吧。反正你也把我关在这里这么久了,我都好久没有见到姐姐了。”

    缪虚瞬时无力,痴狂地笑道,“你不会再见到她了,我也不会再见到她了。她怎么这么狠!这么狠!”缪虚笑着笑着,泪水零落,仿佛秋风落叶,萧瑟悲凉。

    蜻蜓不解地道,“怎么会,你去解了她的幽禁不就好了。”

    “她死了,灰飞烟灭!”缪虚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像是承受着凌迟酷刑。

    蜻蜓闻言,惊惧无比,遂恶狠狠地道,“是谁,是谁害的姐姐如此!是不是那个青瑟,你下令杀了她,给姐姐陪葬!”

    缪虚看了一眼蜻蜓忽然觉得这个说法很好,他遂急匆匆地在案前写下密诏,诛青瑟九族,改下碧玺后,将那密诏传给了门外的太监,遂回眸对着蜻蜓说,“除了青瑟,还有一个元凶!”

    “谁?”

    “我!”

    蜻蜓眉头一紧,目露凶光,一抬手青色的术法凝成一条水蛇,急速冲刺,笔直穿进缪虚的胸膛。缪虚不闪不避,生生受了,只觉得一阵冰冷刺痛从胸口钻入,穿透。缪虚用内力强压下伤处,使其不爆发出来,而后对着蜻蜓道,“你走吧,你已经替你姐姐报仇了。”

    蜻蜓闻言,心中一丝动容,却还是飞身离去。

    缪虚靠在椅子上,用最后一点气力,集聚起意念。他还想看一看白裳最后的梦境,他想知道白裳为何骗他。他如何才能找到白裳。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