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静画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静画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永恒国度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新阳镇的驿馆里,最美的西南角的这一片山楂树,山楂成熟的时候红艳艳地挂满了枝头,像一盏盏注满相思的小灯笼,这滋味酸的是思,甜的是相思,两两相思。紫瑛抬手采了几颗山楂搁在臂弯上斜挎着的竹篮里,指尖触及柔滑的罗缎广袖,才想起今日着的这件可是崭新的一套衣裙。

    紫瑛身上的这套衣裙,说是莫涤深的朋友织女特意织成的,唤作紫华蹙金五彩凤越牡丹罗袍,繁复细腻的绣工落在罗锦上,惟妙惟肖。紫瑛的姿容向来出彩,最是适合这样华丽的衣裳,她走在山楂树下的姿态,也颇适合有些隆重的风采。

    莫涤深就坐在不远处的石桌上,今日不下棋,摆着笔墨纸砚,画着是她采山楂的模样。青黛描成眉,琥珀含泪的眼瞳,回眸一笑时的温柔,婉媚,灵动与悦然,像是他心上最软最软的一丝红线,随着她的笑慢慢漾开,慢慢牵动,慢慢流经他的手指握着的笔尖,一笔一划细腻而深情。

    紫瑛采了一小篮山楂后,乐颠颠地过来,扑在石桌上看着他妙笔生花下的女子,更加欣然,笑道,“哟,看不出来,你画也作的不错呀。”

    莫涤深微微颔首,搁了笔,道,“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随便画两笔而已。”

    “我也会随便画两笔,要不我给你画一幅如何?”紫瑛说着,重新在另一半的石桌上铺了一张雪白的宣纸,提着笔,只醮了乌墨。她低着头,额前落着几缕散发,勾得她原本就小巧的脸颊愈发的柔美,那专注的神情,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紫瑛停笔的时候,抬起眼眸看了看莫涤深,莫涤深的眼光倒是很闲适,等紫瑛画好以后,他瞟了那么一眼道,“你画我,画了个戴面具的我,其实不怎么考究画技的,反正一大片都是黑色的盖住了,看不见鼻子和脸。”

    紫瑛将笔一搁,笑道,“谁说的,你看看你的脸看不见了,可是你的眼睛,你的眼光明明就是这样的。好像一切都无所谓,又一切都看在眼中,我就不相信除了我还能有谁把你画的这么仔细,这么传神。”

    “嗯,”莫涤深故作深沉地轻轻一应,又道,“看来你平时对我也是蛮关注的,作画这个东西也讲究个心思意境。你对我的心思倒是也蛮仔细的。”

    紫瑛听了这话,脸上噌地一红,笔一搁,嘴硬道,“没什么啊,我画个鸟都能画得很像,我就是画的好。也不是画你画的尤其好。”

    “可你刚刚还说除了你,没人能把我画的这么仔细,这么传神了。”莫涤深淡淡笑着,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紫瑛。

    紫瑛只好装糊涂道,“是么?我刚刚果真说过,不太记得了。”

    莫涤深缓缓起身,倾下紫瑛,道,“是么,你果真不记得了?那要不要我好好提醒一下你呢?”莫涤深说着,抬手捏了捏紫瑛的下巴。

    紫瑛试图拂开他的手,一双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尖声道,“你想干什么!”

    莫涤深闻言,却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端着她的脸,令她无法动弹。紫瑛僵了一会儿,一直嗅到莫涤深身上那种清新淡雅的留兰香味,觉得眼光也开始发蒙了,遂把眼睛闭上了,红唇轻轻抿着,总觉得舌尖有点发干。

    莫涤深轻笑着放开她的下巴,道,“方才你的下巴沾了墨色,现在我替你擦干净了。”

    紫瑛闻言,蓦地睁开眼眸,不解地看着莫涤深,莫涤深却道,“难道你在期待什么?”

    紫瑛遂摇头道,“没有,呵呵,只是我眼睛有点干,闭一下,闭一下。”

    莫涤深笑着,空气里暖洋洋的都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带动的气息。他看着紫瑛,很温柔地拂过她的手,声音软得像棉花一般,笑道,“我不是不想,只是怕你还不习惯。”

    紫瑛故作不明,道,“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莫涤深哑声失笑,道,“我可能又要离开你一段时间。”

    紫瑛的心里忽然就翻滚出一股怒气,抓着他的手臂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你说的在净月宫见,可是我都到了这里了,你怎么又要走呢?”紫瑛觉得自己是不是一生都要这样追着莫涤深呢,什么时候莫涤深的脚步才肯为她停一停呢。

    莫涤深无奈地看着紫瑛,道,“其实,我也不想离开你。但是,我受了点伤,你知道的。我需要一些时间疗伤。”

    “那我可以陪着你啊。”紫瑛说着,握着莫涤深的手愈发的紧,仿佛若是松了,他便像空气一般流窜走了。其实,紫瑛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好像他们曾经分开过,而且分开了好长一段时间,而这种感觉令紫瑛畏惧得不得了。

    莫涤深忽然将紫瑛揽入怀中,搂过她纤细的肩膀,温声抚慰道,“可是你,难道不想去净月宫么。你如果考入净月宫,就可以一直和我在一起了。”

    紫瑛的手拨弄着莫涤深垂在胸前的发丝,慢悠悠地思考,慢悠悠地说道,“为什么我去考净月宫,就要和你分开呢?”

    “因为,净月宫的新晋弟子考试是必须你自己独立完成的,我若是帮你便是违规,你会被永久取消资格的。”莫涤深笑着解释道,眼光里满满的耐性与温柔,像是在哄一个年幼的孩子般温温吞吞。

    “那如果我考不上呢?”紫瑛担忧道。

    “怎么可能?”莫涤深不置可否地说道,拍着紫瑛的头,唇边的笑意清浅得像晴空里一抹极淡的云痕,仿佛下一刻便会被风拂走,惹得紫瑛心上一阵惋惜与呵护在泛滥。紫瑛抬手抚摸着他的下巴,不像他方才对她的那般霸道,只是很轻的摩挲着他的胡渣,道,“你怎么这么肯定我能考上呢。”

    “我是殿主啊,我会给你开后门的。”莫涤深笑道。

    紫瑛惊讶道,“你方才还说考试需得我独自去考,你帮不了我,现下又说开后门,我觉得你说话总是前后矛盾,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

    莫涤深又笑了,很细致的一抹笑意,仿佛晴光潋滟之中的一缕晴光。莫涤深说,“你看,你知道这里是真的就好了。”莫涤深说着,将紫瑛手按在他的胸口,胸口处强劲的起伏略微有些紊乱,因为他输了太多的灵力给紫瑛,又有伤在身,难免有些虚弱不稳。

    紫瑛却很敏感,一下子就发现了他身上的不好,担忧道,“你果真受了很重的伤,你的心跳都这般凌乱了。可是我去考净月宫了,谁来照顾你呢?”

    莫涤深便道,“我不需要照顾,我只需要睡一觉就好了。”

    紫瑛不解道,“难道你这几日都不曾睡过?”

    “嗯,怕睡了这一觉要许久,怕你见不到我会着急。”莫涤深说着,低头亲吻紫瑛的前额,又道,“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要在一起,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在一起了。每次总是这样。”

    紫瑛伸手抚上莫涤深盖在脸上的那张冰冷的面具,她想要取下这面具,想要真真切切地看着他,看着他的容颜和他拥抱,和他亲吻。然而,莫涤深的手却阻止了她。

    紫瑛执意想要掀开莫涤深的面具,莫涤深却只是拉着她的手,轻声道,“等你去了净月宫,等我睡上一个长觉再醒来,我便再也不戴这个面具,我便把一切都告诉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想要这么做,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你。”

    “好吧,我相信。”紫瑛说这句话的时候,的确是不假思索的,连她自己都会惊讶得不得了,究竟为何会这般笃定地就信了莫涤深,仿佛他的一言一行真的都是为了保护她一般。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莫涤深想要紫瑛尽快考入净月宫,得到净月宫的保护,那么天君降在她身上的那些惩罚承受起来便不会那么难过了。而如果此时,莫涤深就告诉自己是瑾誉太子的话,也许会给紫瑛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譬如东海逃走的那个魔族余孽,魔女绿惜。

    绿惜若不是因为莫涤深急匆匆地想要去救紫瑛,也不会给她一个喘息的机会,让她逃走。她没有被收服,始终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她如今还不知道他把魔龙之帝封印在哪里,想来等她伤势痊愈,魔力恢复,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到他的下落,找到魔龙之帝的下落吧。倘或,绿惜知道紫瑛和他的关系,又怎么可能不牵扯紫瑛呢。

    他着实不想要紫瑛受到一丝的威胁,哪怕一切仍然未有定数。

    紫瑛靠在莫涤深的怀里一会儿,见莫涤深只是沉默着,她那不安分的心性又跳了出来,她翻身起来,终于没有再起了揭开莫涤深面具的心思,反而打开自己腰间的那枚胭脂盒,道,“我之前种了一株君影草想要送你,在蝮蛇岛的时候被海水泡过,就开了三朵花,再也不开了。我便把这三朵花掐了下来,做了一味粉,我给你擦擦看?”

    莫涤深听说紫瑛要给他擦粉,立刻弹跳开来,道,“我一个男子汉,我不敷粉。”

    “为什么啊,我听彩嫣说,贺殿主可爱惜皮肤了。虽说你现在终日戴着个面具,风也不怎么吹得到你的皮肤,可是你迟早是要取下来的啊。现在不好好保养保养,到时候也迟了。你是不是信不过我调粉的技术啊,很好的,连苏雨晴都称赞过我的。”紫瑛说着,对着胭脂粉盒念了个口诀,不知怎地胭脂粉盒里的脂粉竟成了黑色,确然不是她要的君影草磨成的那味粉,她便踌躇着自语道,“是这个决没错啊,怎么不是唤出最新做的粉,这个黑乎乎的是什么,我没做过这个粉啊。”

    莫涤深见状,便上前瞥了一眼,道,“哦,你刚刚念的那个决,启动了你身上的火禁制,我想这味君影草磨成的香粉已经不能用了,因为已然被你烧焦了啊。”

    “焦了?那不是很可惜!”紫瑛痛呼。

    莫涤深抬手捂着唇,清了清嗓子,勉为其难道,“就算了吧,要不你重新再制一回,君影草我替你去寻一株来如何?”

    紫瑛楚楚可怜地望着莫涤深,道,“要不,你就抹一些吧,好歹成全一下我的一番心意。”

    莫涤深最最看不得的便是紫瑛双目低垂,眼中带泪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好像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一般,他也许是要被她这招吃定了,十分不乐意,却又勉强凑过去,只让紫瑛取了一些粉末,敷在他半面露在外头的脸颊上。

    紫瑛兴致勃勃地抹着,欣然道,“听说,有个什么故事,讲的是个妃子嘲笑皇帝是个瞎子,特意抹的半面妆来着。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你这样的。”

    “我这样的,是全面黑好么。已经带着个半弯面具了,露出的一半还让你抹黑了。”莫涤深自嘲道。

    紫瑛也没忍住,笑道,“只是一下下么,我体验一下亲自给你敷粉的快乐。一会儿我就给抹掉。”

    莫涤深依旧风不惊,雨不扰地平静说道,“那你快点。”

    紫瑛十分追求均匀地仔细抹着,煞有其事地向着平整光洁的方向努力涂抹,虽然基本上那一块肌肤是光洁的。紫瑛一面抹,一面道,“说起来,那个敢涂半面妆的妃子也是太坏了,皇帝得多宠她,她才有这个胆。”

    “和你比起来,她差远了。”莫涤深不屑地说道。

    紫瑛忿忿不平,道,“这怎么好比,她整的是一国之君,我整的是你,不过一殿之主罢了。而且,我都不知道你那承华殿究竟有多大,多少弟子呢。”

    莫涤深闻言,意有所指地笑道,“是么,你将来会知道的。总有一日,你都会知道的。”

    紫瑛只是笑,她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她总是有那么一天可以完完整整地了解莫涤深的,莫涤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些她都要了解得彻彻底底,但不知道为何,在她的内心深处,仿佛有那么一处灰色地带,那里早就装满了这一切。而她只是暂时想不起了,就像莫涤深说的一样,总有一日,她都会知道的。

    紫瑛和莫涤深的嬉戏原本是这样安静而美好,但因为一只狐狸的路过,而改变了这个状态。毕竟以彩嫣的心性,也是很难自己看看热闹就罢了。彩嫣的认知里,向来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而且,堂堂天族太子,被人当场摸黑脸,是多么难得一见的事儿,她于是不负众望地喊来了贺芳庭同赏。

    于是,就有了贺芳庭十分忧虑地上前,对着莫涤深婉转地问道,“莫殿主,你是不是觉得脸上这个面具不够宽啊,其实我也可以遣人重新给您打造一副更宽一些的。当然,千年玄铁不是那么好找的,但是总比用煤渣敷脸强吧。”

    莫涤深安然坐着,虽然已经不大看得出来面部表情,但从他那两道闲适柔和的眼光可以辨别出他果真没有生气,而且还似乎很受用地说道,“哦,没有,闲来无事,忽然想唱个戏。听说,凡间的戏本子里有个半面妆,又有个包公,就想把这两出融会贯通一下。”

    紫瑛闻言,偷偷在一旁忍着笑,没想到平常正经八本的莫涤深,说起谎的时候也可以这般脸不红心不跳的,被他说着说着就好像真的是这般一样了。然而,紫瑛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莫涤深,遂又补充道,“既然妆都替你化好了,不如你先来亮一嗓子。”

    莫涤深依旧气定神闲,说道,“你妆化得太久了,我都忘词了。不如你先来一段,给我示范示范?”

    那出戏,紫瑛是断断不会唱的。但是莫涤深说不唱戏的话,就要找个别的什么替代才是,于是紫瑛说她采了不少山楂,不若就做冰糖葫芦好了。莫涤深一听说她要动手,染指食物,他就怕。他还记得从前他在绮舞宫,亲眼看见花神殿厨房的方向冒起了滚滚黑烟,他正纳闷十二位芳主调什么脂粉,能调出黑烟来。

    花神殿的小仙婢疯跑起来,说是幻焰忽然心情大好,要下厨给大伙做一顿饭,然后御火术用的不好,就把厨房给烧了。他赶去救火的时候,幻焰灰头土脸的跑出来,扑在他怀里,极委屈的说,只是想给十二位芳主一人做一串冰糖葫芦而已。

    思前顾后,莫涤深还是决定阻止了紫瑛的一番好意,接过山楂道,“还是我来做吧。”

    紫瑛还不乐意,抢回来道,“我摘的山楂,凭什么给你啊,你若要做,你且去自个儿摘一些来,那树上那么多。”

    莫涤深望了一眼树,又道,“你也做冰糖葫芦,我也做冰糖葫芦,不就重样了,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啊。不如我来做吃的,你换个其他好玩的如何?”

    紫瑛看着篮子里的山楂,颇有些不舍,但她的确在厨艺方面不大擅长,何况只要有了莫涤深在,厨艺这个事就不会有第二个更擅长的人存在。但面子上,紫瑛却不想这么快妥协,莫涤深遂十分体贴细致地提醒道,“你可作画啊,你看你把我画的这么好,给芳庭和彩嫣也画一幅,你看怎样?”

    紫瑛觉得莫涤深这个提议甚好,于是回身去寻彩嫣和贺芳庭,彩嫣早就坐上椅子拨了几颗瓜子,把瓜子仁放到贺芳庭的手中,这样子又娇又羞,着实比那山楂树上的红山楂还要好看的多了。

    紫瑛才刚刚下笔,彩嫣的神色又变了,贺芳庭一面拒了瓜子,一面同彩嫣谆谆善诱地教导道,“嗑瓜子不是说不好,但是你看你把瓜子皮弄了满地就不好了。虽然说也碍不着什么,但是呢,使得这里的环境一下子就不整洁起来。环境不整洁起来,我们的心情也就不整洁起来,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整理一下这些瓜子皮,而且以后在外面尽量少吃瓜子,一来瓜子皮处理起来麻烦,二来瓜子吃起来也不雅观。”

    彩嫣遂接道,“吃个瓜子,你也这么多的道理,绕得我头都晕了。你若是不吃算了,我就去请门外那只黑猫吃就是了。”

    “我记得猫不吃瓜子的。”贺芳庭说道。

    彩嫣却笑说,“对啊,但是我请的他就吃咯,无论我给他什么,他都会吃的。”

    贺芳庭反应迟钝地问道,“请问这是为什么?”

    彩嫣神秘一笑,又说,“因为他是男妖,我是女妖咯……”

    “那又如何?”果然以贺芳庭的神经线的粗壮程度,依旧不能够抓住重点。

    彩嫣无奈地叹气,却以十分怜悯的眼神看着他,缓缓地叹道,“唉,一个男妖会为一个女妖做任何事,就是说明这个男妖对这个女妖有好感,他想和女妖有发展,这样你懂么?”

    “所以你既然懂了,也要去做,是不是说你也挺喜欢他的。”贺芳庭问道,语气还算平缓,倒听不出别的什么。但彩嫣却并不回答,气鼓鼓地举步离开,徒留贺芳庭一人愣在原地。

    紫瑛想反正莫涤深已经去做冰糖葫芦了,自己落了闲,也就不介意来点一点贺芳庭这只呆头鹅了。紫瑛慢慢踱步过去,站在贺芳庭身边,用指尖戳了戳贺芳庭的手臂,道,“你其实,不希望彩嫣喜欢那只黑猫的吧?”

    贺芳庭回眸看着彩嫣,颇苦恼道,“我其实也不明白,我就是觉得有点生气,她怎么能把剥给我的瓜子给别人呢。虽然那只是一只猫,但我还是觉得她不应该这样做。但如果,她果真是这么喜欢他,也就算了。”

    “算了?”紫瑛惊疑地拔高了尾音的声调。

    贺芳庭摇头,叹息道,“不然呢,我还可以做什么呢?”

    紫瑛于是说道,“你可以做很多啊,比如现在去追她,告诉她,你其实喜欢吃她给你剥的瓜子,不就好了么。”

    “可是我,我确实不喜欢吃瓜子,因为我一吃瓜子我就起疹子。”贺芳庭无奈地说道,一只手已然正在袖囊里施法,想着如何再变幻出一把瓜子来,让彩嫣重新剥一通。

    紫瑛还想要说什么,贺芳庭已经转身离去了,紫瑛想如彩嫣和贺芳庭这般,一个傻子爱上一个呆子,有时候也是一种旁人不能够理解和插足的幸福吧。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