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误伤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误伤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夜笛音,暖熏盏里的香气弥散出来,越来越浓。躺在原本属于长轩静的床榻上的女子,青眉凝锁,唇边总算没有再渗出鲜红。她是黎馥萍,微微起身,也并没有多披一件外袍,就是赤脚踩在玉石地板上,何其冰凉。

    夜风扶起轻纱如衣袂飘然,紫瑛着身的是惯常喜欢的紫色衣裙从这清冷的月光里曼妙鲜艳而来,见了黎馥萍病弱的姿态,赶忙上前来扶着她,道,“好端端的,又下床来干嘛,更深露重,若是再着了风寒,又得吃几副药才算完事呢?”

    “这几日,都是你在照料我么?”黎馥萍的容颜在月色下显得愈发惨白,声音也十分虚弱无力。

    紫瑛道,“也不全是我一人,奴娇也来的。”紫瑛说着,扶着黎馥萍坐在铜镜前,奴娇已经端来了一盆热水,见了她二人,搭腔道,“我就知道,馥萍师妹是要醒了。喏,这是泡了新掐的玫瑰和玉兰花的水,又香又养颜。我给你擦擦。”

    奴娇说着,抬手为黎馥萍洗好了脸,便对紫瑛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紫瑛点头,笑着从腰间取了一只别致的蝶恋花的墨绿瓷盒,掀开盖子,迎面扑来一阵香气,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好闻。

    黎馥萍有些惊诧,遂问紫瑛道,“这是什么粉,皇都哪家胭脂铺子出的?”

    “洋红大丽花,上古桫椤叶,紫红睡莲,再配一味玛瑙金香用的是外头那一片雪竹之汁调和而成的香粉,旁的也没有什么,就是玛瑙金香和上古桫椤叶对于疗蛛毒有奇效。倘或日日敷在你的脸上,可使你的气色红润,还不怕有人刻意下蛛毒在你身上了。”紫瑛说着,小心翼翼地沾了些脂粉在无名指尖,细腻温柔地抚上黎馥萍的脸颊,这肌理吹弹可破,连紫瑛下手都不敢太重。

    紫瑛一面慢条斯理地替黎馥萍抹匀细来,一面又道,“这样的香粉,你就是跑遍皇都的胭脂铺子,也不可能买得到的。这是我自己调的,这几日用在你身上倒是觉得甚好,瞧瞧脸色也不如从前那般晦暗了。这样再敷上一阵子,从里头调制好了,便更漂亮了。”

    “你亲自为我调的?难道你从来没有怪过当年,当年若不是彤曦,或许没有我,或许你如今已经是长轩……”黎馥萍说道一半的时候,却被紫瑛按住了唇,道,“敷了粉,再配些口脂才好,让我看看你这双唇适合什么颜色的。”

    紫瑛仔细看了黎馥萍的唇后,决定用红莓色的口脂,遂从腰间的胭脂盒里又变幻出一只长条小木匣子,打开盒盖,果然有一阵红莓的甜香迎着鼻息而来。紫瑛抬手取了一些红泥在食指,轻轻地按在黎馥萍微翘的唇上,又道,“这样就更好看了,明明是黎家的大小姐,是该好好打扮打扮了。你我如今既然都在这净月宫里,你是我的师姐,我是你的师妹,往事早就不提了。”

    “谢谢你,还有谢谢你救我。”黎馥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如花美貌。

    紫瑛摇摇头道,“不必言谢,师姐妹之间,原是该互帮互助的。只是,请你不要告诉奴娇以外的人,你只是还继续称病,躲在这一处便好了。”

    紫瑛蹑手蹑脚地从长轩静的房里出来,又急匆匆地赶到水牢。水牢前有禁制,紫瑛根本靠近不了,只好在水牢外,把新调好的蕴息香扑散开来,希望香粉细碎,可以通过禁制的屏障,飞入水牢。这样,就可以延长一些水牢涨潮的时间,并且减轻一些长轩静的窒息感了。

    紫瑛如此大约扑散了一会儿,有几只灵蝶从那水牢里飞了出来,紫瑛抬手,让灵蝶落在指尖,缓缓移到耳畔。灵蝶唱的是极曼妙的歌声,传达的却是长轩静的嘱托。长轩静要紫瑛忍,忍到下蛛毒的自乱阵脚,再手到擒来。

    灵蝶的歌声戛然而止,便化作光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紫瑛回身的时候,恰恰遇见了那一道身影,心上漏跳了一拍。如此久不曾相见,紫瑛竟然说不出半句言语了,如此对望了良久,紫瑛才道,“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是我记错了你的殿名么?为何净月上神说这里没有过你,或者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言说?罢了罢了,不必说了,能再见,我觉得就很好。”

    莫涤深依然没有说话,上前将紫瑛揽在怀中,才缓缓叹道,“我怕,我还要再离开一阵子。我不知道我把你带来净月宫是对是错,将来你会不会怪我?”

    紫瑛在他的怀里拼命地摇头,道,“怎么会,如果不是来了净月宫,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皈依在哪里。在这里起码有朋友,有师父,还有你。我总觉得你从未离我很远过,似乎总是在我的身边,是这样么?”紫瑛一面说着,禁不住落下了泪水,湿了莫涤深起伏的胸膛。

    莫涤深搂着紫瑛,抬手抚到紫瑛手腕上带着的那串金丝楠木的珠串,笑道,“你果真没有将这珠串给卸了。”

    “凌絮她们都说这珠串极难看的,又粗又大,和我的手一点都不配。可是有什么办法,这个珠串是无念逼着我带的,又是他第一次送的东西,为了他的面子再难看我也带着。还有他还说要介绍别的姑娘给你,你可真的去见了?”紫瑛抬眸,借着月光看着莫涤深面庞上那一截熟悉的玄铁面具,泛着清冷的光芒,指尖拂过他露在外面的唇,只觉得这双唇真是极其诱人,好似温热出炉的软糖。

    莫涤深闻言,低笑道,“原来有这么回事的,我倒还没见过他说的姑娘啊……”

    紫瑛闻言推开莫涤深,愤愤道,“原来你还真的想去见啊?”

    莫涤深摇头,道,“岂敢岂敢,我心可昭日月。再说了,就算当真见了,也是白见的。”

    “为什么?”紫瑛问道。

    “心有所属,再看旁的,也不过是多余,永远都不如心中所属了。”莫涤深笑道。

    紫瑛遂又问,“那莫公子心中所属的是哪一位啊?”

    莫涤深望着紫瑛的眸光微沉,却忽然露出精芒,一个抬手飞了一束水蓝色的流光,击向躲在树后的那道黑影。紫瑛顺着流光的方向,走过去,躲在身后的不是别人,却是上官流音。流音伤了肩膀,鲜血染红了雪白的衣袖,赫然鲜明。

    紫瑛扶起上官流音,担忧道,“流音你怎么在这里?你没事吧?”

    上官流音摇摇头,又道,“我方才看见紫曼殊鬼鬼祟祟,便一路跟着,跟到这里就没了踪影。我远远地看见你,我刚刚想要叫你,我就被水蓝色的流光击中了,这术法是水玉系的。又不像是紫曼殊能够使得出来的,难道这里还有旁的人?”

    上官流音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紫瑛心底一沉,幸好莫涤深闪身得快,遂对着上官流音道,“这里是水牢,有些禁制也不奇怪的,是不是你触发了什么禁制也不一定啊。”

    上官流音闻言,觉得也是有一定道理,遂点点头,没有再继续深究,只是惊疑道,“可是这么晚了,你来水牢做什么?”

    “我来,本来是想去看看长轩上仙的,可是你看,这里的禁制这么强,我如何能进得去。”紫瑛叹了叹,目光又流连在上官流音的伤势上,道,“你这伤,怕是赶到长秋司或是司药府都来不及了,今夜我带了几味香粉,其中一味唤作‘疗’,可以治伤,你可敢试试看?”

    “你的东西,我还真怕……”上官流音做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紫瑛高调“啊?”了一声。

    上官流音遂笑道,“但是又有什么别的法子,来吧。可别把我弄疼了。”

    紫瑛闻言,从腰间的‘凝脂’盒子里取了一只椭圆形的巴掌大的珐琅掐丝嵌宝珠的盒子,掀开盖子,取了一些粉末在雪白的手中,借着月光可以看出这粉末是细腻的翠绿色,晶莹剔透。紫瑛轻轻地将这些粉末敷在上官流音的伤患之处,又道,“这是用的绿玉芦荟,冰晶薄荷,碧蕉叶研磨而成,疗伤最好了,还可以除疤祛斑呢。”

    “嗯,觉得伤口也不疼了,还清凉凉的。”上官流音笑意盈盈的,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唤她。紫瑛和她一同回眸的时候,竟然看见了段霖,上官流音起身,走到他身边道,“你怎么来了……”

    上官流音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段霖急急忙忙地说,“流音,夜里我的眼睛不好使,看不清路,光凭着嗅着你的味道找到这里来。路上,我遇见了紫曼殊,她疯疯癫癫的有些,这会子说要去涵幽殿放了千舞羽啊!走,咱们快去喊人吧!”段霖说着,拉起上官流音的手,拔腿就跑。

    紫瑛也跟在后头,问道,“我说,段霖,你这个鼻子上的功夫怎么练的?”‘

    “小时候和我家养的大黄一起念的,无聊,就比谁先找到肥肉,也没想过能够到了这个境界啊。”段霖说得颇有些得意洋洋的,末了还再加了一句,“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

    后来,段霖和上官流音,以及紫瑛的确带了许多弟子前往涵幽殿,还喊了这几日教习他们的夫子鲁阳神官子一并前往。然而,夜里的涵幽殿除了清冷幽静,便还是清冷幽静,连那些疏懒的草木都不肯被风拂动一下。

    的确,在这一众弟子里没有紫曼殊的身影。但他们在涵幽殿的北边落英阁里,见到了久违的千舞羽。她的彩衣依然鲜艳婀娜,发髻依旧高耸,点缀着流光溢彩的珠翠。就连那张精致的小脸也依旧光彩焕然,丝毫没有被久禁以后的颓容。

    涵幽殿一时间灯火通明,从原本最为僻静幽暗的一处,成为了净月宫最为繁华明亮的一处。千舞羽站在那纵横交错的法曲网帐之中,眸光明亮得可争月华之辉,艳丽的红唇带着淡淡的笑意,俯身对着鲁阳神官子倾身一拜后,复姗姗起身,姿态何其袅娜动人。

    这是鲁阳第一次见千舞羽,他的眸光微微颤抖,皱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遥乐。”千舞羽答得十分简洁,下一刻便道,“仲叔,我知道你会来解救我的。”千舞羽说着,抬手轻轻抚上自己的面颊,又娇声道,“仲叔,你还记得当年你说我若是贴上鹅黄,便是天下无双的美艳么?”

    鲁阳有些意乱情迷,还好一直站在人群之中的无念,忽然走到他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在他耳畔低声道,“遥乐仙主已然羽化多年,神官子可还记得?”

    鲁阳被无念如此一提,幡然醒悟,遂对着法曲里的千舞羽道,“好一个魔障!竟然还懂透析人心智之术。将你求在此殿这般久,竟丝毫不能让你醒悟么?”

    “呵呵呵,”千舞羽轻笑,又神情娇娆地说道,“神官子何必恼羞成怒呢,不过是被我看穿了心思罢了。其实,算仔细算起来,遥乐仙主也算是我的姑母。我有些像她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只不过,我姑母辞世这么多年,神官子很是孤独吧?”

    鲁阳似乎是被触及心中痛处,有些愤怒难耐。说也奇怪,平日里的鲁阳定力极高,仿佛一踏进这落英殿,便有什么在暗中鼓动的感觉。无念又用力在鲁阳肩上抓了一把,似乎是暗暗输送灵力,鲁阳眉目一皱,竟有些羞愧,自己怎么还不如重华殿一个小小的仙使。

    无念笑了笑,道,“贺殿主临行前,吩咐无念把这枚玉符交给您。”

    未等鲁阳反应,无念已然将玉符锁入鲁阳的眉心,鲁阳顿时觉得灵台清明起来。鲁阳望着千舞羽,终归不再是当年遥乐的模样了。鲁阳抬手念了些咒,集聚起一束金黄色的光圈在掌中,狠狠地打入法曲中,套在千舞羽的身上,一圈一圈地紧紧勒住,勒得千舞羽痛不欲生。

    鲁阳遂道,“还不说出,紫曼殊的去处?”

    “她,她,她自是在轩华殿与你们一处,你怎么倒跑来问我呢?”千舞羽咬牙切齿地说道,漂亮光洁的额角不断地渗出汗水,脸色也骤然发白。

    鲁阳手上的术法不断,忽然一声噼啪贯穿在寂静的人群里。紫瑛心口一疼,仿佛记起了什么。那是仙骨断裂的声音!紫瑛的脑海里不断的又开始有破碎的画面飞过,有两个白衣的仙吏执着长长的锁链敲打在一个紫衣姑娘的身上,她皮开肉绽,她仙骨断裂。

    紫瑛终于不忍直视,大声喊道,“住手!住手!快住手!”紫瑛无法控制自己,只觉得胸口一道愤恨汹涌而出,触动了她腰间的那枚‘凝脂’胭脂盒,胭脂盒的盖子打开,散发出奇珍异草的馨香,五彩流光的术法四处纷扬,四下弟子各自抵挡。

    只有紫瑛抵挡不住自己体内流窜而出的灵力,昏厥过去。

    紫瑛醒来的时候,却是在涵幽殿的南边撷芳阁里,莫涤深陪在身侧。紫瑛从床上起身,握着莫涤深的手,喘息道,“我这是在梦里么?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不是知道为什么我会看见自己被人剔去仙骨?告诉我那是怎样一段过去。”

    莫涤深将紫瑛拥在怀中,轻拍着她的后背,良久无言。

    直到窗外的人声重新沸腾起来,紫瑛才恍然若悟,道,“我在涵幽殿,本来是为了来阻止紫曼殊放出千舞羽的。后来鲁阳神官子被千舞羽摄心性,好在有无念师兄。莫涤深,你快走,他们一定还在外面!”紫瑛说着,胸口不断起伏,喘息不止,再抬眸的时候看见的根本不是莫涤深,是无念。

    紫瑛吓得从无念身上弹开,道,“怎么是,怎么是你啊?我刚才是不是又乱说话,乱做梦了呢?”

    无念点点头,道,“怎么不能是我,就一直是我,没有莫涤深!你是做梦都在想他么?”

    紫瑛被他如此一说,羞红了脸,别过头去,不再看无念了。

    无念笑道,“你的修为太清浅了,又在涵幽殿里,千舞羽的魔性极强,触发了你腰间的这枚神器。神器为了保护你,动用了强大的术法。千舞羽被你的术法震慑,魔性剔除了一大半,于她而言倒是好事了。其他的弟子也都在这场术法里,练了练手,好在大家都还算安稳,只有你受不住昏倒了。你这个脸算是丢大了,长轩静又不在,贺芳庭也不在,看来这一回没有人可以替你兜着,你倒是自己想想看,回头如何在净月面前解释吧。”

    紫瑛闻言,长长吁了一口气,叹道,“大家没事就好,如果净月要罚,我干脆就去水牢陪长轩上仙好了。”

    “说得轻巧,那个水牢那么小,怎么能容得下你二人。你不知道吧,在净月宫里还有一个地方,唤作镇妖塔。专门用来镇压那些度化不了,又极其凶恶的妖怪,如果把你丢进去镇个几天,只怕你到时候连个渣渣都出不来呢。”无念说着,倒了一杯水递给紫瑛道,“不过,你别怕,你要真的进去了,你梦里的莫涤深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紫瑛依旧不答话,无念便走到紫瑛的身边,绾起她的袖子,道,“看来,这串金丝楠木珠串已经不管用了,没关系,我再给别的什么。”

    “不必了,师兄送的东西,品味一定要这么差吗?紫瑛都不好意思让人家看到,前头,莫涤深见了,都觉得难看。”紫瑛不自觉地说漏了嘴。

    无念笑道,“他说难看了么?”

    紫瑛想了想他似乎的确没有说,可是无念怎么知道的。紫瑛抬眸望着无念,越发觉得无念和莫涤深十分神似,紫瑛抬手去摸了摸无念的脸,无念问道,“你想干嘛?”

    “没有,就想看看,如果遮了你半张脸,会不会你就是莫涤深啊?”

    紫瑛的手刚刚抚上无念的脸,华锦裳却毫无预警地冲了进来,大声道,“可把紫曼殊那个臭丫头找到了,果然是被千舞羽摄了魂,现下还在井边瑟瑟发抖呢。我也没带什么和暖的衣服出来,她倒还有脸跟我借!”

    华锦裳这一番话说完,抬眸看见紫瑛和无念的这个姿势有点小暧昧,遂把抬进来的腿又仔细搬了出去,睁眼说瞎话道,“嘿嘿,紫瑛,紫瑛在吗?哦,不在啊?哦,那我去无念师兄那屋找找看?”

    紫瑛稍稍好了一些,便离了无念,独自在涵幽殿的院子里晃荡。看来紫曼殊这回被千舞羽害的不轻,无论是谁劝她,她都死死抱着那口井不肯走。紫瑛试着走过去,问道,“你是不是冷啊,你如果冷,要不要我去拿一件披风给你啊?”

    紫曼殊忽然就来了反应了,抬眸看着紫瑛道,“师妹,从前我那都是受了千舞羽的魔障所控,我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是不是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儿,你可不要怪我。如果你怪我的话,那我就只好从这口井跳下去,就重头来过,重新再和你做一场师姐妹,你说好不好呢?”紫曼殊的眼中流淌着前所未有的真诚与凄楚,让紫瑛的心也跟着柔软了一半,紫瑛良久没有说话。

    因为紫瑛的沉默,紫曼殊以为自己得不到谅解,遂起身要跳井。幸好紫瑛手快,狠狠地抱住了紫曼殊,道,“我原谅你了,我原谅你了,我真的原谅你了!”

    紫曼殊这才千恩万谢地拜到在紫瑛的跟前,又因为地上寒冷,而瑟瑟发抖起来。紫瑛将紫曼殊扶了起来,并将自己身上披着的披风,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为紫曼殊郭上,又道,“且赶快回去,洗个热水澡,睡上一觉,便也就是什么都忘了。”

    紫曼殊闻言,自是乖巧地去了。

    第二日天明,净月上神在无瑕圣殿召见众位弟子,紫瑛和紫曼殊自在其中。先头,各司各殿之主相继汇报了情况以后,净月自然要提及昨晚之事,眸光便落在了紫瑛的身上。净月从高座上起身,威严踱步到紫瑛身旁,垂眸审视了紫瑛一番。

    四下鸦雀无声,良久才听净月缓缓道,“有些人机缘巧合得了天宫神器,却又不肯兢兢业业提升自我的话,那便是辜负了这神器!”

    紫瑛自然之道净月此番说的便是自己,更将头埋得更低更低了一些,企图不要再让净月关注到自己。可是净月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紫瑛,又道,“到底是扰了净月宫的安宁,若是不惩戒,你们一个个都觉得宫规是写着玩的是么?”

    四下依旧一片寂静,净月遂拂袖道,“夏紫瑛,我在问你,我净月宫的宫规可是写着玩儿的?”

    “紫瑛不敢造次,紫瑛自知自己愚钝不堪,更令众位师兄姐妹遭难,紫瑛只求上神责罚!”紫瑛说的情词堪堪,颇为令人动容。可惜整个无瑕圣殿再动容,也不敌净月一人动容。净月沉默了片刻,果然紫曼殊从人群之中脱颖而出,跪求道,“紫曼殊也有罪,紫曼殊若悉心修习术法,心无旁骛,便不会被魔性所驱。紫瑛师妹不必为了去救紫曼殊而道涵幽殿受魔性驱使,说来说去,紫曼殊才是始作俑者,若是要罚,还请上神先罚了紫曼殊。”

    紫曼殊这一段也是说的十分诚恳,回眸还对着紫瑛投去相互鼓励扶持的眼光,令人觉得这二人仿佛一夜之间便成了知己。净月终究因着紫曼殊的求情,便罚了紫瑛和紫曼殊同去扫云梯三日,小惩大诫,便作罢了。此事终究告了一段落。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