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忆玉衡君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又忆玉衡君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着三日,紫瑛都和紫曼殊一同打扫白玉云梯,也能说说笑笑的度过那段时光,仿佛毫无芥蒂的少女一般。毕竟都是年华相仿,华丽明艳的女子,那样谈笑风生起来,终究还是让那些男弟子们,心神荡漾起来。最喜紫瑛艳冠群芳的娇笑,又喜紫曼殊华丽飞扬的眸光,总有一个会令你驻足。

    然而,无念也终于成了这一拨看风景的男子的重一员。今次,他的眼光倒不仅仅只是锁在紫瑛的脸上,反而时不时地端详着紫瑛身侧同样执着扫帚的紫曼殊。她低头扫地时,会十分小心,注意不把尘土扬在紫瑛的脸上,偶尔想起初时来攀这玉梯被紫瑛搭救一事,又是感恩戴德又是愧疚难安,倒是一副虔诚了悟的模样。

    紫瑛原就是心软,见她如此,还是百般安慰,果真如一切都烟消云散般安好。

    华锦裳却不知什么时候窜到无念的身后,连带着跟来了一个苏茹茹。华锦裳揪着无念,戏言道,“哟,这都申时了,你还在这里看夏紫瑛啊,颇为情深么?”

    “你来做什么?”无念头也不回,目光依然锁着前方的紫曼殊,幽幽吐道。

    “喏,说是你收的徒弟,怎么终日跟着是我。从前我送彩嫣去司药府,她也隐了身偷偷跟着我,如今在这净月宫里,连身都不必隐了,可是你的主意?”华锦裳指着就站在一臂之外的苏茹茹说道。

    苏茹茹呵呵笑着,见了无念,恭恭敬敬地道了声,“师父。”

    无念挑眉,问,“我答应过你?我只答应过紫曼殊吧?”

    “师父记性不好啊,改明儿喊我另一个师父做些大补汤给您喝喝?”苏茹茹笑意融融地说着,颇为谄媚。

    “不必劳烦祈言了。”无念说着,转过身来看着苏茹茹,又道,“你既然叫我师父,敢不敢过去和你那个紫曼殊师妹较量较量剑术,我从前教她的一些剑法倒不见她耍出来,也不知道学到哪里去了。”

    苏茹茹翻了个白眼,又道,“师父,你的那套剑法,我回去给我祈言师父看了,祈言师父说你把原来正气凛然的飘玉剑法稍作改动,虽然修为不精的弟子可能是看不出来,这么一改,若是长期练下去,会经脉受损的。依我看,她又不傻,怎么会天天练你教的剑法呢?”

    “那么,你觉得我笨么?”无念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还带了一抹微萌的笑意。

    苏茹茹一时觉得自己眼花缭乱的,被无念这笑意给搅得心绪凌乱,又道,“自然,师父哪有愚笨的时候,只有弟子的愚笨罢了。”

    华锦裳此刻狠狠地凑过去拍了苏茹茹的肩膀一下,道,“她紫曼殊若是能瞧出来端倪,背后啊肯定是有个人指点,她不练这剑术,就如你说的已然发现了。那么发现的那人一定也懂得改剑术,说不定已经参透了飘玉剑法。但是,懂得飘玉剑法的,六界之中有几位啊?”

    苏茹茹闻言,仔细思量了一下道,“瑾誉殿下创的飘玉剑法,那么瑾誉殿下当然算一位,然后我师父祈言,当初有幸见过。还有,还有谁呢?飞鸿神将,贺芳庭许是也知道的。再有我果然猜不出来了。”

    无念淡若一笑,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华锦裳慢慢回忆起来,便又说,“从前,瑾誉手下也有一个颇为信任的神官长,玉衡君。若不是为情所困,如今当与贺芳庭并称为瑾誉的左膀右臂吧。可惜,入了魔道!”

    苏茹茹吃惊道,“还有这么一桩事!”

    无念回眸望着华锦裳,叹道,“当初你若是肯听我一句,承了玉衡君的美意,你早就是他钟爱的夫人,也不必那那只妖精来搅乱玉衡的命格了。”

    华锦裳冷冷一笑,道,“切,我凭什么为了你牺牲我自己的幸福。”

    无念勾唇笑道,“呵,如此说来,你的幸福是有着落了?”

    “与你何干?”华锦裳没好气地说道,又指着那个紫曼殊道,“还是先试试她吧,我看她呀,最近倒是有些转好了。”

    无念但笑不语,侧目看了一眼苏茹茹,道,“玉衡君的事儿,你大约也会如实报给祈言知道吧?”

    苏茹茹山上一笑,华锦裳却上前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在苏茹茹的脖颈上,警告她需得三缄其口。苏茹茹却道,“锦裳上神,我若不与我那祈言师父说,他也有法子知道。何况,玉衡君的事儿,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听我祈言师父说,当初他不是还为这个事和殿下闹了一场,几乎没在绮舞宫上吊。”

    无念噗嗤笑道,“嗯,是有这么回事!”

    苏茹茹惊诧道,“师父,你怎么知道的?”

    无念又道,“我还知道,人家在绮舞宫同玉衡打了一场,贺芳庭劝的架。不然,只怕那绮舞宫也要起一场大火了。”

    华锦裳“呵”了一声,立刻回敬道,“可不是,和花神殿一样的下场。”

    无念冷了颜色,华锦裳立马知道玩笑开过了,赶忙拉着苏茹茹说,“快,八卦听差不多了啊,去跟紫曼殊打一场,快去!”

    无念没有说话,苏茹茹知道气氛也不对了,立刻飞身下去。抬手变幻出一个锅铲子,她的气势原本是那么高华,因为一个锅铲子而尽毁。华锦裳在上头,不禁叹道,“唉,这个祈言,教的什么徒弟。他自己出去打架也不用锅铲子,再不然,提个菜刀也是好的。好好一个姑娘家,被教的这么没有美感。”

    无念遂笑道,“无妨,等你嫁过去的时候,再教茹茹用绣花针,那岂不是美多了。”

    “只怕以苏茹茹如今的状态,就是教她用针,她也能给我舞出东方不败的即视感。唉……”华锦裳颇为愁郁地哀叹道。

    无念轻笑,便说,“如此看来,你是打算嫁给祈言咯?”

    “我刚有说么?”华锦裳嘴硬,侧身别国脸去,看那苏茹茹已经成功挑起了紫曼殊的怒气,遂又走下去,走到紫瑛身旁,拉着紫瑛道,“她们私人恩怨,你就别管了。”

    “可是……”紫瑛还没说完,已经被华锦裳强行拉到一旁。

    一时间,白玉云梯上铲光剑影,飞来飞去。苏茹茹一个锅铲子倒耙过去,刚好剜了紫曼殊漂亮的飞星髻,青丝披散而下,一直垂坠到腰际。紫曼殊并不曾在意长发飘然,只是一个回身,漂亮的一剑刺了过去,这一招唤作飘花碎玉。

    无念还记得,这一招是玉衡命的名。那日,创这剑法的时候,他单手挑剑,剑尖上凝着剑气,荡漾了五里开外。这五里之内的仙婢发髻上的发钗和簪花都被剑气所碎,飞红飘玉漫天飞扬,尤其曼妙。

    今日,紫曼殊不及当年他的气韵,却也挑得苏茹茹和紫瑛,以及围观的弟子们的珠钗玉簪碎了一地。倒是华锦裳修为深厚,并无异样,再有一个无所动容的,自然也就是无念了。

    那场白玉云梯上的试炼过后,无念心中更是笃定了紫曼殊身后的人就是玉衡。但无念不动声色,华锦裳和苏茹茹亦然如此,仿佛果真只是一场苏茹茹任性挑起的争端。苏茹茹原是食神身旁的人,净月不愈再生事端,也就佯装不知,安然度过。

    紫曼殊虽心中有些不悦,却也不知怎地就压了下去,似乎是真的听了紫瑛的劝,就转性低调起来。这一夜,起风微凉。紫瑛念及多日不曾去探望黎馥萍,有负长轩静之托,遂自己一人去了长轩静的房中。

    在长轩静的房里,三足蓝田玉暖熏盏里不断冒出的香气,但今夜似乎有些不一般,尤其浓烈的馥郁,令坐在暖熏盏旁的紫瑛有些头昏。紫瑛却还是坚持下去,奴娇又烹了些新的药汤过来,可黎馥萍在床上睡得沉,便也就没有叫醒她。

    奴娇坐在紫瑛身侧,便与紫瑛说起了话。紫瑛手下正在调和‘疗’,奴娇便问,“你那些花草还够么,要不要我再去长秋司弄一些来。反正天庭花神殿里这些东西多的是,我又和花神殿的碧夷要好,叫她去多拿一些,不难的。”

    紫瑛笑道,“还够的,我做的这些,够她用上一年半载的。”

    “奴娇,你怎么会和花神殿的碧夷相识呢?”紫瑛一面研粉,一面问道。

    奴娇笑了,说,“我原也是花神殿的仙婢啊,瑾誉殿下成立净月宫的时候,有幸选中了我。本来碧夷也是要来的,不过碧夷打理‘幻焰牡丹’打理得特别好,殿下没舍得调她来,就是这个缘故。”

    “幻焰牡丹?”紫瑛忽然想起梦中那个少女也唤作幻焰。

    “嗯,一株自有枯枝,从不开花的植物。说碧夷打理得好,也不过是因为碧夷在的时候,那株枯枝没有继续枯下去罢了,到底根还是活的。所以殿下就吩咐碧夷继续照料,碧夷在那里也因为照拂这株幻焰牡丹,而十分得脸,不比花神殿的掌事仙使地位低呢。”奴娇说着自己的好友这般厉害,总有些骄傲扬在脸上。

    紫瑛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但这暖熏盏的香气又扑了过来,似乎更浓了,呛得紫瑛直咳嗽。紫瑛咳得满脸通红的,奴娇赶忙递了热茶来给紫瑛喝,又道,“今夜这香怎么了,怎么这么浓呛的。”

    “是啊,我一直这样觉得,还以为是我自己觉得而已。”紫瑛应道。

    紫瑛喝了一口奴娇递过来的水,才稍稍平复了一些,又听奴娇道,“晨起的时候,还不觉得这样浓重,就是紫曼殊来了一趟,就越发浓重起来。说起来,馥萍师妹也是自打午觉以后就没醒来过,怎地连晚饭都还没用呢。”

    奴娇说着颇为担忧,走过去摸了摸黎馥萍的前额,惊道,“哎呀,不好了,这个可是烧起来了。”说着,奴娇又替黎馥萍诊了诊脉,叹道,“这病势又加重了,还很急,我看她身上除了那种蜘蛛之毒,好像还多了些别的毒素。我想我是处理不了了,不如我去请一下长夏司的司主吧,她如今也是暂代我长秋司的事宜。”

    “奴娇,我听说你是司药局最好的医仙婢了,如果你都看不好,即便是医仙使,医仙官也不见得有用。何况你要去找一个完全不懂医理的司主呢。”紫瑛担忧着,又道,“如果长轩上仙在,兴许还有可以主见的人,依我看,不如直接报给净月上神吧。”

    奴娇闻言,也觉得紫瑛如此说有些道理,又叹道,“到了上神那里,就怕事情压不下来。上神一定会彻查的。”

    “可我们不能让馥萍去死啊。”紫瑛这句话落下的时候,黎馥萍忽然咳嗽了一声,乌黑的鲜血从唇边溢了出来,涂了一地。紫瑛急忙忙拿了帕子去替黎馥萍擦血,指尖划过黎馥萍的鼻息的时候,着急道,“她已经气若游丝,只怕等不了了。”

    奴娇闻言,急忙忙就往无瑕圣殿跑去,只留下紫瑛一人照顾着黎馥萍。

    净月上神披着月光而来,立在长轩静的房间中央时,也因为看到三足蓝田玉的暖熏盏而略微一惊,随后则是被这浓香呛到,似是微不可查一叹。净月上神来时,已然命长夏司主芳若惊亲自去请了药君前来,药君也是随着净月到后不久便来了。

    药君替黎馥萍下了几针后,黎馥萍身上的毒便褪去了,但意识依旧不清,昏昏沉睡。药君回眸的时候,先是也被暖熏盏惊艳,再被无念惊艳,最后是紫瑛。药君看到紫瑛的时候,久久不能醒转,就差没有上前去抱住这个昔日一心想要收为徒弟,却被瑾誉百般拒绝的徒弟。

    净月冲着药君柔婉一拜,道,“药君殿下,劳您走动这一趟了。我已在无瑕圣殿设下宴席,不若请殿下移步?”

    药君闻言,笑道,“也好,我着实受不了这筋骨熏出的味道。”

    药君一拂灰衣广袖,举步随着净月而去,忽地又想起什么,回身对着净月道,“你这徒儿中的是毒,除了蛛毒被大丽花所牵制,还有一味青蝎之毒油走于经脉之中,用灵力逼藏得极深,想来也是有人故意为之。你不好好查查?而且手法拙劣,看来也不像是修为深厚之人所为。”

    净月淡然,道,“既然药君殿下如此说了,奴娇,去吧门外瞧热闹的这些新晋弟子都叫进来吧。”

    奴娇应了声,便把那些都请了进来。华锦裳依旧走在众人最前,见了药君便上前招呼道,“今天怎么换了一幅老头子的模样来,从前还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模样,多帅啊?是不是怕咱们净月宫的女弟子把你看上了,烦得紧啊?”

    华锦裳说着,抬手就来扯药君的胡须,药君闪身一躲,抬手指着华锦裳道,“你怎么对我,我回头就怎么对祈言!”

    “随便,你拆了他的骨头熬汤,我都没意见。”华锦裳犟嘴道,抬手施法就将药君变回了原本的模样,果然是丰神俊朗的孤清少年郎,主要是一双长眸阴沉忧郁,颇为扣人心弦。

    药君这个模样,果然是惹来一阵女弟子的尖叫。净月因而恼了,沉声道,“药君殿下说黎馥萍中的是毒,罕见的蛛毒。你们之中谁下的毒,快快站出来承认,我便可轻罚,否则谋害同门,宫规不容!”

    药君听闻净月这般说,便摇了摇头,私心觉得这个净月大约是不怎么想查这个事,否则也不必说的这么随便。哪个贼会跳出来承认自己是贼,净月方才话简直就是一番废话。果然,净月的话落下许久,没有人出来应承。

    药君叹了一句,道,“净月啊,你宫里的事儿你自己解决吧,大约也不需要我搭把手吧?”

    “药君殿下的意思,是殿下您有法子找出下毒的元凶。”净月说着,微微低了头以示对药君的敬重。其实,净月心底也有谱,大约知道是谁干,苦于没有证据,否则也不必让长轩静去水牢蹲了这么久了。这个下毒之人,倒是挺沉得住气,等了这么久今夜才终于下了狠手。

    因着药君的到来,净月对于揪出元凶也颇有信心。她想长轩静也终于可以恢复正身,从那水牢里放出来了。净月遂策说对着药君道,“还望殿下指教,如何寻出这下毒之人呢?”

    药君闻言,胸有成竹地笑道,“青蝎之毒既然已经除尽,那自然也是无处追查了。不过,蛛毒便不一般,虽是除尽了,却还有证据留下的。这种蜘蛛每次产出毒素的时候,都会吐出一缕青丝,而青丝极细,用眼睛看不到。但是如果用华锦裳的金针一挑,便能挑出来。让华锦裳在众人的衣裳上试一试吧。”

    因了药君的话,净月虽然华锦裳在众人的衣裳上以金针为试。果不其然,华锦裳这般一试,便试出了紫曼殊身上有药君所言之青丝。华锦裳立时就擒了紫曼殊跪在地上,紫曼殊却喊冤,不肯认罪。

    净月便沉了颜色,叹道,“那你且与我说说,这蛛丝是怎么粘到你身上去的?”

    紫曼殊辩称,“蜘蛛会爬,什么时候爬到这里,爬到那里,谁又可以控制得来呢?何况,我若是知道如何粘上去的,那我早就弄干净了。方才药君殿下不是说了,这青丝肉眼不可见,那我怎么知道蛛丝如何粘上去的,我还怀疑我是不是也中了毒呢?”

    “你还嘴硬!”华锦裳斥责,又道,“倘或这般轻易就粘上去了,怎地其他师兄妹身上什么都没有,偏你有呢?“

    紫曼殊却丝毫不畏惧,指着紫瑛,对着华锦裳挑衅道,“你方才只是试了我,她的却还没有试过。你怎知道她身上就没有,可是你素来与她交好,所以包庇她呢?”

    华锦裳冷笑,自是走过去,一面说道,“那就是试试看,好让你心服口服。”华锦裳抬手,挑起金针在紫瑛的衣服上油走,金针没有遇见青丝之前一直都是金光闪烁的,在遇到青丝的时候,便会泛起青色。

    当华锦裳看到金针泛青的时候,眉宇一蹙,惊道,“怎么会?”

    “你敢不敢挑出来看看?”紫曼殊再次挑衅道。

    华锦裳颤抖着手指,果真挑出了紫瑛身上不止一丝的青色蛛丝,便道,“怎么可能,紫瑛不会像黎馥萍下毒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总要有个缘故吧?”

    “缘故?那得问问夏紫瑛了。”紫曼殊说着,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又道,“从前在皇都的夏紫瑛,可是三大世家之中夏家的长女,原是要与长轩家结亲,成为长轩大少奶奶的。没错,就是我们长轩上仙的本家。可为什么她没有成为长轩大少奶奶呢?因为她是皇都人眼中的灾星,只会招来厄运。因着这一点,黎馥萍的妹妹黎彤曦就不断地造谣,陷害,阻扰,才会让她被迫离开皇都。你说是不是呢?”

    紫瑛闻言,唇色苍白,指尖冰冷,终究搭不上不半句。

    “纵使是如此,也与黎馥萍无关,紫瑛不是那种牵连他人的人。”华锦裳极力地为紫瑛辩护。

    紫曼殊却笑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可怜地被迫离开皇都,原本尊贵的身份都被褫夺了,用卑贱的身份流离失所。这种恨足以迷了善良的心智,何况皇都谁不知道黎馥萍也很想嫁给长轩澈呢?”

    那是你,不是我。

    紫瑛说出这一句的时候,很是冷漠,一双眸子仿佛结冰的冻泉,连泪水都无法流动,自然也没有闪烁的泪光。紫瑛慢慢地走到紫曼殊的跟前,冷然笑道,“这些,你早就知道了,却一直没有问过我,是不是一直在等着今天呢?”

    “我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紫曼殊终究不敢看紫瑛的眼睛。

    紫瑛点头,笑道,“是,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我没有恨过谁,因为你不知道,长轩澈还是愿意娶我,他没有背叛我。我也没有被迫离开皇都,是我自己要离开皇都的。我和长轩澈之间如果有爱情,也是一场永远不能起死回生的爱,所以这样的爱不值得我再去恨谁。如果,这段往事构成了我迫害黎馥萍的证据,那么我无言以对。因为,这原本就不是可以作为证据的证据。”

    “夏紫瑛,你最擅长什么?最擅长让男人替你辩解,当初有长轩澈,后来有贺芳庭,现在或许可以使无念师兄,再不然你觉得你真的能够引诱到瑾誉殿下为你做主么?现在是从你身上找到了青丝为证,除了瑾誉殿下,没有谁还能救你了。”紫曼殊得意洋洋地说着,缓缓起身来,冲着净月上神一拜,恭恭敬敬地说道,“请上神明鉴,方才紫曼殊忽然想起,之前紫瑛师妹借过一件披风给我,不知道我身上的这根青丝,会不会是从那披风上粘上的呢?”

    净月闻言,沉默了片刻,遂道,“好了,也不必再查了,想来夏紫瑛的披风上也一定会有青丝的。”

    紫曼殊闻言,得意的笑容在唇角绽放得愈发热烈起来,像一朵开到极致的曼陀罗,冶艳动人,却有置人于死地之剧毒。

    净月又道,“但,你二人都披过披风,又都有青丝为证。难说是谁的沾染到谁的身上……”净月说到此处,若有所思,略停了停。

    紫曼殊却又道,“自然是她的沾在我身上,我身上如今只有一丝,可是她身上却有三丝。若是再去试试披风,说不定有更多呢?”

    “你很肯定么?”净月望着紫曼殊,眸光之中露出了怀疑的精芒。

    紫曼殊才觉察到自己过于激进的失态,遂道,“不是的,我只是想查清事实,也许,也许,不一定就是紫瑛师妹所为,我们或许也共同遇见过真正下毒的人。我们都是悲牵连的受害者,紫瑛师妹你说呢?”紫曼殊又忽然转了性子,温和地对着紫瑛一笑。

    紫瑛这一回却不买账,紫瑛再傻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取相信一个翻脸如翻书的女子。紫瑛遂跪在地上,对着净月道,“紫瑛求上神明察,还紫瑛一个公道。或许,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紫瑛。”

    奴娇闻言,也跪下对着净月道,“奴娇也请上神明察,这几日若不是紫瑛师妹相助,馥萍师妹的病势只怕也不会好转的那么快。奴娇怀疑有人二次施重毒,若不是紫瑛师妹的香粉奏效,只怕馥萍师妹之命已绝。”

    净月却忽然笑了,摆手道,“罢了,今日乏了,有什么待过几日再说。何况我设了宴席,还请药君殿下与我一起过去,小酌一番。再不去,就怕酒菜都凉了……”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