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玄铁面具

第一百七十七章 玄铁面具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瑕圣殿冷寂无声,只是偶然听见摆在案前的那只更漏叮咚响了一声。殿上所有人的神经仿佛都在那一刻紧绷起来。窗外几只飞鸟扑棱着翅膀掠过,掉下几片羽毛,像寂寥的心声。净月沉静的眸光锋利地扫过跪在地上的紫曼殊头顶,她却丝毫不惊不惧。

    紫曼殊从腰间从容取出一只玄铁面具,神情越发的张扬,还在紫瑛的脸前晃了晃,问道,“这面玄铁面具,你觉不觉得熟悉。敢问紫瑛师妹,玄铁生于何处?九渊魔域的熔岩深处什么?还有这玄铁面具里独特的味道,应该是混了魔族独有的千玺石末,才能使者面具如此柔软贴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紫瑛别过脸去,不肯承认。

    然而,紫瑛却没有想到下一刻,紫瑛看到的是紫曼殊用术法编织出来的那一幕。莫涤深被除去面具后,以千年银铜锁链所捆,捆于销魔石上,被那法咒伤的面具全非。紫瑛一时觉得心疼欲裂,她再也无力支撑身躯,抬着手掌,手指颤抖地想要触及那一场幻象,抚上她心爱之人的脸。

    紫曼殊遂扬起得逞的笑意,对着净月道,“上神,我想我不必再多说什么了。夏紫瑛的确与魔族勾结,幻象里的那个人,在凡世时,化名为莫涤深。真正的身份,其实是魔族的公子深,想必净月上神也是听过的吧?”

    “原来,你是魔族的公子深!”紫瑛瘫坐在地上失笑,又叹道,“何苦这样骗我,其实无论你是魔,还是什么,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呵呵呵,好真的情。可惜,人家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你,否则怎么不把真话告诉你。何况,人家说不定一直都在利用你。利用你,接近净月宫!利用你,害了我的千舞羽妹妹!如今,你都知道真相了吧。所以你说,你又有什么资格做轩华殿的殿主呢?”紫曼殊说着扬声笑了起来。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以你的能力,是不能把公子深锁在销魔石上的。起码,单打独斗的话,你也不能是公子深的对手。”方才一直静默着的长轩静,忽然起身,语带凌厉地刺向紫曼殊。

    紫曼殊心虚了一下,终究还是辩道,“我自然是打不过公子深,我只是在房里练功的时候,误闯了这个幻象,便试着把这个幻象给留下来了。我也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功力。”紫曼殊说着,不自在地低下头,眼光漂移在地上,看着玉石上倒映着的人像。

    长轩静却没有打算就这样轻易地放过紫曼殊,又问道,“那么这面面具,你又是从何得来的?”

    紫曼殊思量了一下,遂道,“自然是从夏紫瑛的房里偷来的,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对,可是比起偷师妹的东西,发现魔族才是更为重要的吧?”紫曼殊说着,又重新抬起脸来,目光笃定地看着长轩静,反问道,“长轩上仙长,觉得我说的如何呢?”

    长轩静闻言,杳然一笑,又垂眸去看着紫瑛,柔声道,“或许你并不知道他是魔,其实也不全怪你。”

    紫瑛却没有作答,她只是凝着眉目,过去种种,历历在目。

    紫曼殊听长轩静如此说,自是心中不悦,又道,“长轩上仙长,这是要包庇么?分明是与魔族勾结,而且你们刚才看到的幻象,不过是一个幻象。那个公子深其实已经逃跑了,不知逃去何处,会不会危害人间。或者危害我们净月宫,紫曼殊觉得我净月宫的职责原就是斩妖除魔,既然有了公子深的行迹,就没有放过他的道理。所以,应该让夏紫瑛说出公子深的去向才是。”

    紫瑛的眉目间渐渐点染开一丝丝的雀跃,随后小心翼翼地问紫曼殊道,“他果真逃了?”

    “你不必装,快说他去了哪里!”紫曼殊抬手,扼住紫瑛的咽喉,紫瑛因为没有防备所以来不及反抗。然而,紫瑛身上的水玉禁制瞬时爆发出来,水蓝色的光泽瞬时将紫曼殊击得好远。说也奇怪,她自打踏入净月宫以后,身上的禁制比在凡世时弱了许多,甚至没怎么爆发过,以至于她自己都忘了这些禁制许久。

    净月见了这水玉禁制的威力,心头一震。其实,从第一次见到夏紫瑛的时候,她便有所疑虑。她身上封存了记忆,禁制,术法,灵力,这些都不是一般修为的神仙可以做得到的,除非是他。就好似此刻,她身上的禁制被再次唤起,也只有封存的那个人可以做得到。

    净月正在四下找寻瑾誉的身影之时,无念忽然起身,抬手撕去那张脸上的假面,速度之快令人应接不暇。紫曼殊手上的那个玄铁面具迅速吸附在无念的脸上,变成了莫涤深的模样。而他瞬移到紫瑛身边,将紫瑛捞在怀里,冲着殿上所有的人,道,“我就在这里,你们可以追上我的话,便尽管追吧!”

    他的话落下以后,带着紫瑛飞速逃离了净月宫。紫瑛根本来不及看无瑕圣殿上那些人是什么颜色,也顾不上是不是有人追的上他们。只是觉得翻山越岭原来是这样的轻巧,自己就像是一片流云,他是疾风,带着她飞越在万丈晴空,穿过无垠碧海。

    等到紫瑛的双腿再次着地的时候,却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云海翻涌在紫瑛的周身。而他看她的眸光里慢慢是细碎的心疼,他的手抚上紫瑛的脸,因被风吹拂过而愈发冰凉的小脸。

    他问她道,“紫瑛,你怪我骗你么?”

    紫瑛点点头,道,“当然,倘或我这样骗你,你难道不生气么?”

    他淡笑道,“也是,你从前常常这样骗我,可每一次我都原谅了你。所以,这一次你也原谅我吧?”

    紫瑛偏着头,问道,“从前?我的前世么?”

    他点点头,紫瑛却哀叹,“可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我还是很生气,而且生气到不想要原谅你!”

    “为什么?”他面上依旧清冷,心底却火热灼急。

    因为那些他既是无念,又是莫涤深的日子里,紫瑛为此焦灼得夜不成寐,为此愧疚得心不能安。然而,原来他果然就是他,是无念,也是莫涤深。夏紫瑛从不说朝秦暮楚的女子,只不过因为深爱一个人,即便他变了模样,换了身份,依旧不能够抹去对他刻骨的爱意,这或许就是灵魂之爱。

    然而,紫瑛又怎会亲口,这样告诉他听呢?

    夜里的星斗璀璨,纷繁的星光落在他的肩上,宽阔明亮得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上去。紫瑛从他的身后环抱,将自己柔软的身躯靠在他伟岸的后背,抬手抚上他脸上的玄铁面具,在他的耳畔轻轻呢喃。

    “为什么还是不肯让我看见你的样子,我曾经看过的,可是我却居然不争气地忘记了。我是不是很该打?”这样的语气里带着孩子气的甜腻,却让他的心软得犹如融化的冰雪。

    他说,“不是你该打,是我封了你的记忆。因为我怕那些记忆,会让你承受不住。”

    紫瑛换了另外一半边的脸继续靠在他的背上,又道,“所以,水玉禁制,火禁制也是你下的?”

    他闻言,沉默了良久,没有回答。

    “那你真的是魔族的公子深?”紫瑛又问。

    他遂笑道,“倘或,我真的是魔族的公子深,你要离我而去么?”

    紫瑛摇摇头,笃定道,“不会!这一点你真的不必担心,我是有责任感的人,如果爱上一个人,就不会轻易说不爱了。”

    “所以,你是爱上我了?”他说着,笑了,笑声藏在语气里。

    紫瑛却忽然从他身上起来,冲着他的背影,笑道,“是,那你呢?”

    “你感觉不到么?”他说着,语气里多了些浓重的鼻音,像是心痛得哭泣。

    紫瑛又蹲了下去,再次抱住他,道,“我感觉到了,只是从前那些事我都不记得了。你会说给我听么?”

    紫瑛的拥抱那么暖,他抬手握着她的手,那么紧,那么紧,紧的胸口的痛感像汹涌的潮水将他的理智和冷静都吞没,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紫瑛也觉得心口骤然一疼,赶忙说道,“那些回忆一定都很痛,痛得连你也很怕记起是么?我不逼你,其实过去如何又怎样。我只是想和你一起把现在开始的每一刻都活得精彩,你说好不好?”

    莫涤深起身,回眸,揭开面具。那张脸再次映入紫瑛的眼里之时,还是刺痛了紫瑛的心扉,她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仿佛思念了千年,终于又可以这样近地把这张脸,捧在手心里。紫瑛踮起脚尖,轻轻地吻他的唇,哽咽着慢慢地深吻。

    他和她那样缠绵的一吻,却不知是多久,他将她轻轻放开,温柔地搂在怀中。紫瑛靠着他起伏的胸膛,问道,“我从前都是怎样喊你的?”紫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眉间生疼,她抬手摸了摸眉宇,竟然有血迹落在指尖。

    他笑着安抚道,“没事,那是幻焰的印记。等有一天,你自己体内的灵力冲破了我在你身上下的那些禁制,你就会慢慢地恢复原本的记忆。当然,等你恢复记忆的时候,便也是你回天宫,听候天君发落的时候。我真希望这个时候,可以再久一些。”

    “所以,你下在我身上的禁制,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我,一方面是在拖延时间么?”紫瑛问道。

    他点头,又说,“你去净月宫以后,我便削弱了你身上的禁制。太强的禁制,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但,也害你一次又一次陷入险境,好在我每次都赶得及护你周全。”

    紫瑛听他如此说,回忆起和他过去的点点,心里蔓延着的全是幸福的甜蜜。紫瑛将头靠在他的肩上,手指却不安分地拂过他的下巴,那一点点才冒出来的胡渣,刺在指尖的感觉那么熟悉又安稳。

    “方才,紫曼殊要杀我,也是你救了我?”紫瑛欣然笑着,又回身踮着脚吻上他的脸,道,“这个作为谢礼。”

    他低低笑道,“太轻了!”

    “这样么?”紫瑛故作了沉思状,随后抬手要甩他一巴掌,却被他结结实实地拦住了,他又道,“你果真舍得?”

    “又有什么舍不得的,舍不得你的都是岚落或者翩洁这样的,我可没有什么不敢的。”紫瑛犟嘴道,他点点头,给了一记你狠的眼神,紫瑛正洋洋得意地回敬他,只见他眸中闪过一丝狠绝,抬手掷出青玉扇,青玉之芒四射,照亮了整个夜空。

    青玉扇回到他手中的时候,紫瑛看见天边几颗星辰陨落,紫瑛叹道,“好端端的,你这是要震一场流星雨给我看么?”

    “你的想法还蛮浪漫的,可惜我没这么浪费。看来我们的敌人要来了。”他沉声道。

    紫瑛闻言,遂将他推开,十分郑重地说道,“你不要再给我加什么保护罩,万一你打不过他,我就像是个关在金丝笼里的雀儿,随他一提就提走了。”

    “你是这么想的?还有我打不过的?”他有些无奈地笑道。

    紫瑛心下自有心思在流转,遂道,“那既然你打得过,就带着我一起打呗。”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怕误伤了你,虽然我觉得这个概率也很小。但我们也要顾及一下对方的感受,对方会不会觉得我很不给他面子,还带着女眷和他打斗呢?”他谆谆善诱,循循教导地说道。

    紫瑛闻言,点头道,“你说的也是很有道理,不如你把我送回净月宫吧?”

    “你说什么?”他吃惊地问道,又说,“你知不知道,你勾结魔族,回去净月宫是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啊。你听过剔骨弦么?用三千根冰丝弦缠绕在身上,直到皮肉绽开,裂出白骨,又在勒惊,让弦丝逼入骨中,这种痛有没有想一想都头皮发麻呢?”

    “是挺麻的,但是我必须回去!”紫瑛倔强道。

    “为什么?”他问。

    紫瑛叹道,“我如今果真是和魔族勾结了,而我又是净月宫的弟子,自然是要承受净月宫的惩罚。这是我欠净月宫的,等我受了罚,堂堂正正地离开净月宫以后,我再来找你。从此,你我总在一处,也不算是罪过了,我也好心安一些。”

    他遂皱着眉,笑道,“其实,我不是……”

    紫瑛打断了他,道,“你不会还妄想着我替你去净月宫做细作吧,我是不会答应的!”

    “我当然是不会这么做的。”他无奈地笑着,抬手揉了揉紫瑛耳畔的长发。

    紫瑛遂道,“既是如此,你就把我送回净月宫么,我要先把自己和净月宫的事给了结一下,你是不是怕我不会回来啊。我说话算话,再不然你可以在净月宫门前等着啊。”

    他无奈道,“我不是……”然而他这句话终于被忽然传来的笙歌所打断,不知那这笙之音从何而来,只是看见披着斑斓星光悬浮在半空的那个男子,修长如竹,清雅如筠,紫瑛猛然间想起自己在胭脂楼的第一个的客人,玉衡君。

    他的歌声原来是如此空灵婉转,却又如同一把利刃割在看不见的地方,让你的神经无处可逃地被割痛,只要有鲜血流淌过的经脉都无处可逃。紫瑛疼得问莫涤深道,“剔骨弦也不过如此吧?”

    莫涤深却没有空作答,玉衡君的歌声抬高了一个音阶,眸光瞥向快要支撑不住的紫瑛,纵然水玉禁制在她周身形成了一道法障,却阻隔不了歌声有一拍没一拍地涌入。莫涤深掷出青玉扇的时候,夏紫瑛该死地把头凑过去。

    莫涤深收势不及,紫瑛被扇子挥了出去,如愿以偿地回到净月宫。紫瑛落在净月宫的无瑕圣殿,彼时净月正领着众人开会,千舞羽竟然也被放了出来,和紫曼殊一处怂恿着净月派出追兵追击莫涤深,长轩静和华锦裳几位却并不赞成。

    正在辩论最激烈的时候,紫瑛从天而降,把无瑕圣殿上那个七彩流霓的花顶给砸了个七八烂。紫曼殊和千舞羽见了紫瑛,自然是张牙舞爪地笑道,“你倒还敢回来啊?”

    紫瑛遂直起身来,拍了拍尘土,又跪在净月跟前,虔诚认罪道,“我果然是勾结魔族了,我此次回来,是来同净月上神领罚的。”

    华锦裳闻言在一旁抚额痛呼,华锦裳知道那个无念根本就不是什么魔族,他根本就是瑾誉殿下,无奈没有他的命令又不可捅破,自然跟着华锦裳干着急的还有长轩静和上官流音。偏的是这般显而易见的道理,净月也不知道被什么蒙蔽了眼睛,指着紫瑛问道,“你说你果真是和魔族勾结了,那你且说来,莫涤深现在何处?”

    “我也不知道他在何处,他一摇扇子,就把我挥回来了。也不怪他,是我说我要回来领罪的。”紫瑛诚恳地解释道,一旁的华锦裳再抚额,她有时候很搞不明白瑾誉的心思。她觉得瑾誉直接和紫瑛说明白了,是多么简洁明了的一桩事呢。

    “扇子?”净月闻言,忽然陷入沉思。

    华锦裳无法再安然静坐,遂起身拉着紫瑛道,“那把扇子是不是青绿色,青玉做的扇面?”

    “是啊,我从前以为是他化作无念的时候偷的瑾誉殿下的,如今看来他在我身边是莫涤深的时候就偷了去了。”紫瑛字正腔圆地应道。

    华锦裳有一种想要给紫瑛跪下的冲动,当然她更想拜还是瑾誉,能把一个谎言说得如此动人也的确不容易。净月是个死脑筋,谁伤了她的瑾誉殿下,她是绝不会姑息的。何况,那个莫涤深竟然敢偷她殿下的青玉扇。

    净月一时恼怒,便命十二仙吏将紫瑛拖了下去,如莫涤深所言,伺候紫瑛的正是净月宫最严酷的刑罚,剔骨弦!

    纵然长轩静领着众弟子跪下求净月轻罚,仍旧无法令净月动容。华锦裳愤恨不过,便跃身往天宫去,她要去找贺芳庭。贺芳庭护送勾栏玉到天宫也有些日子了,却总不见归来,倘或贺芳庭在,起码可以牵制净月,还能找回瑾誉。

    然而,华锦裳却万万没有想到,贺芳庭带着彩嫣送归了勾栏玉之后,竟然还玩起了六界游。华锦裳用了千里传音也没有回应,她不得不四下找寻这二人浪迹的旅途究竟在何处,华锦裳甚至还让祈言一道寻找。

    紫瑛终究还是没有等到华锦裳将贺芳庭以及彩嫣带回来替她求情,十二仙吏执起头一千冰弦丝绕在她周身的时候,她已经能够感受到那种森冷慢慢地贴在她的肌肤上,像蠕虫,钻心入骨。可是,为了莫涤深,去承受这些,她都觉得值得。

    当净月的一声令下,那一千根弦丝随着十二仙吏不断加强的术法,狠狠地扎进她的肌肤,她疼得惊呼出声,有一些片段不断地飞过脑海。她拼命地在喊,瑾誉哥哥救我,瑾誉哥哥救我!可是那个被她唤作瑾誉的人,却终于还是没听见,她不知道她那样堕入了哪里。身边都是黑暗的涌流,一股一股地推动了她的身躯,然后她忽然看到一阵光芒。

    光芒里,烘托的是他的脸,莫涤深的那张脸,她再也不会忘记那张脸。

    有一道声音将她脑海里的幻影都熄灭,“说!莫涤深在哪里?”那是净月冷如冰窟的声音,贯穿过她的耳膜,令她在痛不欲生之中清醒。

    净月见她不答,又道,“倘或你说了,我现下就撤去这一千弦丝,倘或你不说,我就要再加一千了。”

    “呵呵,”紫瑛轻笑,苍白的唇角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液,和她身上那些皮开肉破的伤痕相互辉映着烈焰般的红光,她勉强地撑起气力直视净月,缓慢地说道,“那不如,请上神一下子就加到三千弦吧,反正我是不会说的。”

    净月闻言,一拂袖。那十二仙吏果然一下子加到三千弦,弦丝更紧更密地勒在紫瑛的身上,紫瑛的水玉禁制和火禁制都被逼了出来,可惜这冰弦丝并不是普通之物,乃是当年瑾誉亲自以术法练就,所以这两种禁制的灵力都不足以抵挡弦丝逼入紫瑛的骨头。

    当其中几根弦丝不着意碰上紫瑛腰间的那枚胭脂盒时,胭脂盒的盖子被拂开,弥散出香气奇异的香粉,寻着紫瑛身上那些被弦丝所勒伤的地方敷去,瞬时便将衣衫褴褛,以及那些累累伤痕都恢复成原状。

    连紫瑛自己都吓了一跳,无论十二仙吏如何使劲地拉扯那三千弦丝,伤过之处很快便会被香粉复原。此景倒是让长轩静等人长长松了一口气。

    净月有些怒意,但心底却十分了然这枚‘凝脂’胭脂盒的来历。净月拂袖,示意十二仙吏停止用刑,遂道,“将她拖入锁仙塔吧。”

    锁仙塔!那个地方,紫瑛从前听莫涤深化作无念的时候说过,那里关着许多妖化的,魔化的神,或是仙,又或是十分强大的妖魔精怪。那些妖魔堕仙在塔中关了许久,寂寞饥饿难忍,将紫瑛扔进去,无疑是送她去死。

    紫瑛不是不怕,只是觉得怕,也逃不过。她想,若是莫涤深结束了那边的打斗,也许会听见她的呼唤,也许会来救她也不一定。她便也只有先是这般好自安慰,然而,当十二仙吏将她带走的时候,路过上官流音的跟前,上官流音握着紫瑛的手,哭得花枝乱颤,道,“紫瑛,你就说出来吧,以他的功力不会有任何事的。”

    长轩静虽没有言语,却也是默默点头。然而,那一刻的紫瑛,毫无气力。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