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分离堕仙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分离堕仙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龟裂的土地,连绵淘沙成山,云雾已被炙热的赤焰蒸干,唯有烟气涌起,袅袅在上空。紫瑛试着用意念控制火山多次,都以失败告终,最终疲累不堪地瘫坐在地上,咽喉干渴得几乎要撕裂。了落与尘殷看着紫瑛的奄奄一息的模样,颇为震惊,玉桀亦有所存疑。

    “不过是被贬入凡尘而已,天君难道将她的仙根封存了?”了落与尘殷相视一眼,抬手罩在紫瑛的头上察看,一阵紫白色的灵光闪过,了落什么都没有看见,遂回眸道,“天君果然封了她的仙根,所以她根本承受不了这里的炙热。”

    尘殷点头道,“这样下去,只怕她撑不到找到雀皇神胆的时候。”

    玉桀便道,“现下也找不到水源,不如我和琉璃唱一曲,也替各位解一解渴如何?”

    尘殷闻言自是又变幻出一支银色的长笛,靠在唇边,仔细吹奏起来。笛声悠扬奏起的时候,宛如一场久盼的甘霖,纷纷扬扬地从半空落下,滋润了这干涸已久的土地。玉桀先哼了几句,那细雨飘摇里晃晃荡荡地落下了清润的梅子,落在唇上清新甘甜。和着玉桀的低吟,琉璃的歌声愈发甜美,宛如调和了玫瑰香味的浓蜜,沁入心扉。

    紫瑛只觉得瞬时便不再疲累,眸子也渐渐有了神采,干裂的咽喉变得润泽柔软。紫瑛恢复意识以后,琉璃便问道,“现下,你可以告诉我雀皇神胆究竟在何处了吧?”

    紫瑛皱了皱眉,心下想尘殷和琉璃,还有玉桀在一处的时候,才能够通过变换音律和歌声使他们之间的灵力相互联系,发挥到最佳的状态。如果让他们三个分离,是不是就会减轻各自的灵力,而且他们四个之中,应该是了落的灵力最强,何况了落有警思铃。如果,紫瑛一直待在了落的身边,也许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而且紫瑛觉得一直无法唤起这些火山,大约与警思铃的牵制有关。

    紫瑛思及此处,便对着琉璃道,“琉璃上神,到了这里,其实要找到你们想要的雀皇神胆,很简单了。但是,要我带你们去可以,我有一个条件。只能够琉璃上神陪我去,否则我怎么敢说你们取到雀皇神胆以后,不会如何呢?”

    琉璃轻笑,“倘或你没有伤了我的眼睛,我倒还愿意相信你。可是幻焰,你我相识多久,你的狡诈我会不知道么?我伤了眼睛,如何知道你给我的雀皇神胆是真是假?”

    紫瑛遂道,“琉璃上神,我给不了你雀皇神胆,因为雀皇神胆根本就在翩洁公主身上。如果你要,你也只有和她要。我不过是带你去找她罢了,翩洁公主的灵力,你一定能够感受到,我有没有骗你,难道你还会不知道么。而且,以你的修为,即便他们都不在,翩洁公主也不会时候你的对手的。”

    琉璃显然有些动摇,她实在是太想要得到雀皇神胆了。但那一刻,玉桀是清醒的,玉桀遂道,“不行,绝不能够让琉璃与你单独前往。再不然,至少我陪琉璃一起去。”

    紫瑛想,倘或现下不应允了玉桀,只怕其他二位也会执意前往。一对二,总好过一对四,紫瑛立时答应了。

    紫瑛领着玉桀和琉璃翻过一座火山,竟然毫无预警地出现了一片绿洲。这的确是紫瑛没有预见到的情景,然而令紫瑛更没有想到的是,紫瑛口中的那位翩洁公主果真出现在这里。翩洁见到琉璃和玉桀的时候,展露出一抹意料之中的笑意。

    翩洁对着琉璃和玉桀,道,“听说,你们在找我。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可算来了。”

    琉璃遂道,“翩洁公主,我们来,是想借雀皇神胆一用。”

    “你们要取我的胆?”翩洁笑了,笑声划过天际,无限悲凉。她却忽然转过身来,慢慢靠近紫瑛,对着紫瑛道,“你肯么?”

    紫瑛摇摇头,道,“我不明白,他们要的是你的胆,你怎么问我肯不肯呢?”

    翩洁冷笑,遂对着琉璃道,“琉璃上神,莫说你当年在天宫的时候,我就曾输在你的‘琉璃醉落’之下,便是如今,我也打不过你。何况,你还有玉桀上神相助,你们既然要,便从我身上取吧。”

    琉璃道,“我们要的是鲜活的雀皇神胆,倘或不是你自愿给我们的,而是我们强取的,你精魂已死,这胆何用呢?”

    翩洁便说:“这便是你等考虑之事,与我何干?”

    “翩洁公主,我等并没有要取公主性命之意,我等只是想要救斓星。”玉桀对着翩洁说道,眸光里满是诚恳之意。

    翩洁听到斓星二字的时候,神情一滞,叹道,“她倒是我唯一敬佩之人,我很想要帮助你们,但是雀皇神胆已然不在我身上,当年我把雀皇神胆赠给了我深爱之人,所以我也是爱莫能助了。”

    玉桀闻言,又道,“敢问翩洁公主,雀皇神胆如今在何处?”

    玉桀的尾音埋没在忽如其来的火焰热浪之中,在他们身后的那一座火焰山骤然喷发的熔浆宛如一只巨大的兽,张开血盆大口,翻滚着漫天的灰烬,汹涌而来。玉桀没有防备,遂抱起琉璃往后退了几步。

    紫瑛摆脱了警思铃,终于凭借着意念唤起了那座火山。但是紫瑛没有想到的,自己唤起的竟然是如此凶猛剧烈的爆发,眼看着熔浆宛如漫天的流星雨般冲着紫瑛所站着的这片绿洲,铺天盖地而来,紫瑛却忽然呆滞。

    耳畔是翩洁尖锐的笑声,道,“瑾誉殿下亲自教给你的御火术,你果然是操纵得如火纯情了么?你怎么倒忘了他所说的。”

    紫瑛彼时只是怕,拉着翩洁的手,飞也似地逃跑。翩洁却对着紫瑛道,“你自己纵的火,你却也怕么?这火,会随着你的意识或浓或淡,或动或静。”

    紫瑛被翩洁如此一点,遂立在原地,闭上眼,静下心神来,念动在净月宫中习过的口诀。那熔浆果然如一只被驯化的安分的兽,臣服在紫瑛飞扬的裙裾之下。谦卑的兽首将紫瑛从地上拱起,紫瑛却并不觉得被熔浆化作的猛兽抬起后,有炙热灼痛的感觉。

    紫瑛俯身望着地面,玉桀搀着琉璃,琉璃的手指紧紧地握在玉桀的衣袖上,面有惧色。倒是翩洁依旧淡然伫立,冲着紫瑛道,“其实,雀皇神胆早就和你融为一体了,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也一样不会有任何问题。”

    翩洁突如其来的那一句,令站在熔浆兽首上的紫瑛,肩膀微微一震。玉桀和琉璃也十分惊诧,翩洁又道,“你们都不知道,当初瑾誉为了她,骗了我的雀皇神胆。重塑了被天火殆尽了仙身的幻焰,所以无论你们用什么方法,你们都看不到她的仙根和记忆。只有等到她的仙魂在这万年轮回之中重新聚集,仙根恢复,记忆也就恢复了。这便是为何,这几多轮回,生生世世瑾誉都陪着她,护着她的缘故了。”

    琉璃听到雀皇神胆在紫瑛身上之时,发了疯似地推开玉桀,抬手变幻出七只七彩剔透的琉璃鹦哥,飞舞在被熔浆映红了的半空,自己飞身于这七只鸟儿之中。鸟儿唱出婉转的曲调,她和着曲调轻轻地唱,荡起了青碧色的术法如涟漪,一圈圈地激荡开来,打在紫瑛脚下的熔浆兽身上,熔浆兽因此而被激怒,低吼一声,变幻出无数的兽首,吐着火舌,跃跃欲试。

    紫瑛垂着眉目,问道,“所以,雀皇神胆在我体内?”

    翩洁便道,“不是在你体内,而是已然就是你,所以他们要救斓星,除非扯散了你的仙魂,重新取出那颗雀皇神胆。也只要你还在,我们仙雀灵族也再也不会生出第二个雀皇,你本身就承载了雀皇的所在啊。”

    紫瑛的眸光微微一颤,看着琉璃道,“你这是要取我的性命么?”

    琉璃的歌声愈发高亢起来,紫瑛脚下的熔岩兽按耐不住,从一只巨大的熔岩兽,变幻成许多只熔岩兽,奔向那七只琉璃鹦哥,鹦哥不敌熔岩兽,被吞没殆尽。玉桀也飞身前来相助,玉桀的手指凝成一面玉面镜,镜子光滑明亮。当熔岩兽奔向镜子之时,镜子里映出的熔岩兽的影子便也奔出镜子,不同的是这影子是与熔岩对抗的冰霜凝结而成。

    熔岩兽与镜子里出来的冰霜兽死伤各半,不分上下。就在局面僵持的时候,了落和尘殷赶来,尘殷的琵琶声渐渐靠近的时候,冰霜兽的灵力就愈发强大。而随着了落的靠近,警思铃对于紫瑛的压制便愈发强大。

    熔岩兽最终不敌,殆尽在空气之中。紫瑛从半空跌落,吐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翩洁看着落败的紫瑛,唇角竟然升起一丝既悲怆又嘲讽的苦笑,道,“幻焰,你觉得这一回,瑾誉还来得及救你么?”

    紫瑛试着支起身子,却终究没有力气。了落慢慢地走到紫瑛的跟前,抬手释放出紫白色的光芒,笼在紫瑛的周身。紫瑛只觉得那光芒宛如凌迟割肉的刀,一寸一寸地割在皮肉里,刻入骨髓深处,痛得令她喊不出声。

    随着了落手中的术法愈发强劲,紫瑛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有什么慢慢地被抽离。然后,她的眸光渐渐涣散,看到的却是千年前的瑾誉殿下,一袭玄衣金带裹着他整个人如玉如瓷。他干净的指尖,一瓣又一瓣地拈着天元牡丹花,慢慢地塑造成功一个女子的模样。在那花瓣聚成的胸膛之处,小心翼翼地放入一颗七彩流霓的雀皇神胆。

    原来,他救她的时候,是这个模样。那么深情,那么专注,那么哀伤,那么期许。

    紫瑛的眸子渐渐暗淡,长长的睫毛几乎要贴在脸上,却在那一刻瞥见水蓝清碧相融的光辉闪过她的眼帘,带着一阵留兰香香氛的和风拂过她几乎丧失感觉的肌理。听到那此起彼伏的惨叫陨落在她的身侧,她根本来不及去看。

    当那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再次将她拥入怀中的时候,她不自觉地从唇边呓出那么一句,道,“瑾誉哥哥,瑾誉哥哥,救我。”

    他低头,轻吻在她的额前,温柔地安抚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因为听见他的声音,仿佛无论多么疲惫,她总要看看他的脸。他果然没有戴着那副讨厌的玄铁的面具,她的目光虽然还朦胧,看不清他身后风云变幻,看不清她周遭飞扬零落,却唯独看清了他的脸,温柔真切。

    “莫涤深,果真是你么?还是上天见怜,让我死前再看见一回你呢?”紫瑛那一刻的意识已然渐渐恢复,多亏的是瑾誉的一吻,注入不少灵力,护着她胸腔内那颗由雀皇神胆演变而成的心。

    瑾誉摇摇头,笑道,“我怎么会让你死去呢,只是我还是喜欢听你唤我瑾誉哥哥。”

    紫瑛被她如此一说,方才那些幻象再次划过她的眼帘,她凝着眉宇,道,“我好像想起了当初你是怎么救我的一般?”

    瑾誉点头,道,“这些年,雀皇神胆在你体内融合得很好,你散落在六界的仙魂也将要聚集完全,到时候你将会完完全全地重生。你会记起更多的记忆,还有我们的当年。”

    “我们的当年?我是不是给你惹了不少麻烦?”紫瑛问道。

    瑾誉无奈地笑,无奈地说,“那又有什么办法,谁叫世间只有一个你,只有一个我。你不给我惹祸,谁给我惹祸呢?”

    紫瑛闻言,也嘻嘻地笑着,又道,“翩洁,琉璃上神他们呢?”

    瑾誉叹道,“翩洁寿命将亡,想来是她不愿再见我,自然有她的去处。琉璃他们,应该是去寻斓星了。我原本也和素凌絮,夜飞弦四处搜寻斓星的下落,原想要以斓星胁迫他们放了你。但,我没有找到斓星。还好翩洁用灵术隔空传音给我,告诉我你们现下所在的位置。是她用另一半的灵力在火焰山的另一头设了法曲困住了落和尘殷,而我便在她拖延之时,赶到这里来救你,可我终究还是来得晚了些。”

    “是翩洁告诉你的?”紫瑛惊呼道。

    瑾誉不置可否,又道,“我原不敢追击得了落他们太紧,尤其是琉璃的性子,若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的警思铃又制约了我在你身上下的禁制,也真的令我十分头疼过。我怕我若是逼得太紧,你又手无缚鸡之力,难免要受伤。却好在你终于开窍,御火术有所提升。”

    紫瑛又说,“其实,是翩洁帮我。如你所说,可见她从一开始就想要帮我,她出现在这里,还提醒我如何操纵熔浆兽。她果真是爱惨了你,因为怕我若是有危难,你便会伤心。可是她暗里帮着我,明着的却是一副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这也许就是她身为雀皇的骄傲吧?”

    瑾誉沉声道,“的确,多亏了翩洁,否则我并不能够这么快找到你们的所在。”

    然而,藏在万重火焰山之后,苟延残喘的翩洁,终于在合眼之前,听见了瑾誉那声多亏。她这一生,为的只是瑾誉的一句感念,如此便可安然死去。

    紫瑛试着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虚软得好似不是自己的。瑾誉遂蹲下来,要紫瑛趴在他的背上,他背着紫瑛走过龟裂干涸的土地,踏出了火焰群山。紫瑛在他的背上安然入睡,再醒来的时候,已然躺在离火焰山不远的一家客栈的房间里,后背贴着温暖的软辱。

    瑾誉坐在床边,手中执着一卷书册,素凌絮和夜飞弦站在屋子里,素凌絮正在向他禀告,“殿下,我等遍寻人鬼妖三界,却始终是没有找到斓星上神的遗体。”

    瑾誉翻了手上的书册一页,淡淡道,“嗯,意料之事。先前本君寻思着去找斓星,却忘了斓星若是有幸醒来,应该会亲自来拜谒本君。关心则乱,是本君当时不够清明。”

    夜飞弦便道,“没有雀皇神胆,斓星上神如何苏醒。我等需不需要寻一寻剩下的三界呢?”

    瑾誉合上手中的书册,不紧不慢地说道,“不必了,斓星应当是在魔界。他们有勾栏玉,一样可以起死回生,灵力大增。本君只怕,绿惜早就有所图谋了,了落等是被绿惜蛊惑了。素凌絮,夜飞弦你二人且先不必回去净月宫了,找到了落等,让他们回来。”瑾誉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只紫玉葫芦形的小瓶子,递给他二人道,“你们拿着这个,告诉了落,里头是可以治愈琉璃眼睛的灵丹。”

    素凌絮接过瓶子,又听瑾誉道,“本君若是没有猜错,他四人应该是逃往东海之滨,那里有一处当年他们为本君建的逐浪别院。”

    素凌絮与夜飞弦得令便去了,彼时瑾誉低头,手压在合着的书卷上,心中却想总算让他二人躲过此劫,往后净月宫重建的重担便落在他二人身上了。瑾誉收回思绪,轻轻一叹,他身后床上的人已然醒转,侧身一动,惊了瑾誉。

    瑾誉回眸,轻柔低语道,“早醒了吧,听了我说这么一会子话,也不起来么?”

    “不听还不知道,你自己失了判断,却怪在我的身上。”紫瑛嘟囔着。

    瑾誉,“嗯?”了一声,遂笑道,“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是我没想清楚,就先去找斓星的尸体了,又没找到,都怪我。也怪我没及时把你救出来,害你差点死在了落的手上。那虽然我犯了这么多错,但看在我这样诚恳认错的份上,你就原谅了我吧。”

    紫瑛遂笑道,“这样容易就原谅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

    “那你还要如何?”瑾誉问道。

    紫瑛揉着眼睛,懒懒地说道,“天气好冷,想吃牛肉锅,最好是辣的。”

    瑾誉闻言,轻笑着摇摇头。紫瑛这副模样,就和从前在天宫之时一样的无赖,每常烦着他给她做好吃的。只是,现下是多事之秋,净月宫劫数将至,瑾誉却依旧若无其事。果真应了紫瑛的要求,慢慢踱出去给她炖牛肉锅去了。临去前,还特特在紫瑛的房里设了极重的法曲,以护紫瑛周全。

    紫瑛昨晚那一锅牛肉吃的很是畅快,却不知怎地吃罢了以后,老觉得前额眉宇间一阵阵的生疼,自己想是不是吃得太辣了,上火了。可是睡了一觉醒来,铜镜里看见自己前额的皮肤像是一夜之间变薄了一般,竟能清晰地看到肌肤底下的血管,血液流过的痕迹就像是嶙峋的树枝,不知怎地越看越觉得怪异。

    紫瑛夺门而出,瑾誉正站在院子里看太阳,紫瑛顺着瑾誉的眸光望去,问道,“今日的太阳有什么不同么?”

    “你不觉得不那么刺眼么?”瑾誉问道。

    紫瑛又仔细瞧了瞧,笑道,“我从出生开始,好像就没觉得太阳刺眼过。”

    瑾誉闻言,失笑道,“也对,你是火系仙根,太阳正是你的守护神,你确然不会惧它耀目。不过,劫数将至,连日光都不那么热烈了。只怕净月宫有所异动。”

    “什么劫数?”紫瑛侧头问瑾誉,又说,“那么我们是不是要赶快赶回去,通知净月上神她们呢?”

    瑾誉点头道,“净月已尽知,想来,已然做好了准备。”瑾誉垂眸的时候,恰好看到紫瑛额前的印记愈发明显了,遂抬手抚上那个位置,温声问道,“是不是开始觉得有些发痛了?”

    “可不就是,早知道就听你的不吃那么多辣椒了。”紫瑛懊悔道。

    瑾誉遂笑说,“这和辣椒着实没有什么关系的,只不过是时辰快到了。”

    “什么时辰,我也要死了么?”紫瑛惊惧地说道。

    瑾誉无奈地将她揽在怀中,轻抚着她的头发,道,“放心,有我在,你没有那么容易死。”

    紫瑛正靠在瑾誉肩头,情意浓绵之时,天上忽然风云变幻。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骤然发暗,一大簇紫黑色的浓云覆盖吞没了那轮太阳。紫瑛只觉得额间一阵剧烈的刺痛,痛得她根本睁不开眼眸,弓下身子去。

    瑾誉静静地把紫瑛抱在怀里,紫瑛却不知哪里来的巨大力气,挣开瑾誉的怀抱,手中凝着一团火焰,向院子里的树木击去。一时间大火熊熊地燃烧,瑾誉迅速以水术灭火,无论紫瑛的火术蔓延在哪里,瑾誉的水术紧追其后。

    瑾誉一手灭去院子里燃烧的火焰,一手向紫瑛灌输灵力。不知过了多久,紫瑛额前的印记慢慢地浮出一丝在额前,鲜艳如血。而剧痛彻底消失以后,她的神思也终于恢复清醒,她望着满地的狼藉,回身看着瑾誉,眸子全是未知的恐惧。

    瑾誉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抚着她的后背道,“好了,都过去了。”

    “瑾誉哥哥,我是不是入魔了?”紫瑛试探地问道。

    瑾誉摇摇头,道,“别怕,你的心魂就要聚齐,这个时候最容易受魔性牵引。何况你的守护神太阳被魔族用乌云浓雾遮住,但是有我在,你一定不会入魔的。”

    紫瑛抬手抚摸着额间那一缕奥凸不平的印记,道,“这是……”

    “等印记全都浮出你的眉宇的时候,你就会重新成为幻焰的,别怕,我会陪着你。”瑾誉笑着,笑容温和。紫瑛却看不到瑾誉心底的哀伤,等她成为幻焰以后,也许面临的是全新的宿命,那一段宿命连瑾誉都没有把握。

    那一段宿命里,是否只有幻焰,还是依然可以既有幻焰又有瑾誉。当初,他不曾想这些,他只知道幻焰必须活下去,即便重组以后的宿命里,不能够再有他。他也愿意站在不远处,护她安好,哪怕她的爱和记忆里不能够再有他。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