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相约狩猎

第一百八十六章 相约狩猎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华殿因为贺芳庭的回来,而略显得有些生气。贺芳庭一夜之间,在重华殿的西侧便植了一片红梅,也不知耗费了多少灵力。只是这满殿的红梅,和满室的冰糖葫芦,都显得喜气洋洋的,唯有他一夜未睡的眉宇略带着些疲累的颜色。

    瑾誉抬手原是想过一些灵力给他,却被他拒了。站在清晨的微风里,瑾誉端着刚熬好的八宝粥,盛了一碗给贺芳庭暖手,贺芳庭望着瑾誉,道,“殿下,先前为了救幻焰神女,你已然失了不少灵力。就不必在我身上耗费了,你我都知时日不远了。”

    贺芳庭说着,双手捧在瓷碗上,袅袅的白烟氤氲了他清俊的眉目,愈发托出他的俊秀。

    瑾誉便说,“也罢,本君只怕你如今也承受不了那些灵力了。本君还未告诉你,栩曼妙她已然辞世,就站在你出生的那片海域。”

    贺芳庭闻言,心头也掠过一片哀伤,却莞尔一笑道,“也好,总比一生孤念要强。”

    瑾誉又道,“净月死后,那片星玉珏却迟迟没有反应,也不知道斓星会在哪里。倘或是从前,你应该很快就会找到斓星了吧。”

    贺芳庭便说,“也不一定,了落有心藏起斓星,又有魔族介入,总是要花费一些时间的。何况,这段时间恰好能够让幻焰神女恢复记忆和术法,这样若是我离去了,有她照顾彩嫣,我也就安心了。”

    贺芳庭说到此处的时候,紫瑛恰恰也走了过来,轻轻咳了一声,道,“彩嫣昨夜睡得沉,如今却还没醒。但是,贺殿主到底给彩嫣吃了什么,让她睡得这样久?”

    贺芳庭笑道,“煮了些奶茶,兑了些蒙汗药罢了。算好了时间,她约莫着能够这样睡上三日,便也看不见我垂死挣扎的模样了。”

    “贺殿主,果真要如此做,只怕彩嫣醒来也会不甘不愿的。”紫瑛说道。

    “就当是我自私好了,我看不得她哭,虽然眼睛看不见不代表没有。”贺芳庭叹道。

    瑾誉便说,“既然还有三日,为何不让她再陪着你三日,且到最后一日再……”

    “殿下,可还记得当初与芳庭一同在白雪山狩猎的情景?”贺芳庭笑着,又道,“芳庭还想再同殿下比试一回。”

    瑾誉闻言,叹道,“你若走后,只怕没有人还可以与本君比肩狩猎,还分毫不输了。”

    “这一次,殿下想赌什么?”贺芳庭问道,手里变幻出两张弓箭。

    瑾誉便笑道,“赌谁先射到那只银色的麋鹿,倘或你赢了,本君便赐你仙寿五万年,倘或你输了,便要再给本君打工五万年。倘或你和本君依旧时候平局,本君也是无法,且和苍天宿命赌这么一回。”

    贺芳庭杳然一笑,道,“殿下,这又是何苦……”

    瑾誉不曾说话,拉着贺芳庭,腾云驾雾地往白雪山而去。临行前,将青玉扇镇在净月宫,以保净月宫不在被任何妖邪魔族侵犯。彩嫣便交予紫瑛照料,他二人倒是去的潇洒豁然。

    三日不长不短,瑾誉回到净月宫的时候只身一人,紫瑛已然猜中结局,只是泪眼涟涟。瑾誉将紫瑛拥在怀中,道,“别这般模样了,若是让彩嫣见了,更叫她伤心。何况,芳庭生前说过,只说他云游四海,不必与彩嫣言明。”

    瑾誉的话音落下不久,彩嫣所踪的蒙汗药药效褪尽了,乐颠颠地跑来重华殿,四下兜转了一圈,却没有看见贺芳庭的身影,遂对着紫瑛笑道,“紫瑛姐姐,知不知道我方才做了一个很长的美梦。”

    紫瑛强颜欢笑,替彩嫣倒了一盏热茶,递了过去。彩嫣捧在手里,却并不喝那热茶,叹道,“这梦长得,我都不想醒。姐姐可还记得白雪山,我是在那里遇见芳庭哥哥的。那次他去狩猎,没有和瑾誉殿下一起。可是我的梦里,我又一次回到白雪山,他和殿下一起,在追一只银色的麋鹿,我想帮他,我就去把麋鹿赶到他的眼前,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箭却射中了我。我醒来的时候,还觉得胸口很痛呢。你看……”彩嫣说着,走过去拉起紫瑛的手贴在她的胸前,紫瑛果然摸到温热黏糊的一片,再收回手的时候,血染红了白希的手掌。

    紫瑛惊道,“你灵魂出窍了?”

    彩嫣摇摇头,道,“不,那只是一场梦,有点真实罢了。但是,我知道梦总是会醒的。我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重华殿里种了好多红梅。我记得我和芳庭哥哥说过,我嫁人的时候,好希望夫君能把新房用红梅布置起来,他这是在等我成婚么?等我成婚的时候,再采下那些红梅来做我的贺礼吧。”

    “彩嫣,其实……”紫瑛握着彩嫣的手,想说又说不出来。

    彩嫣却又偏执地说道,“还有那些冰糖葫芦,我前几天就同他说过,我喜欢吃新鲜的,他怎么老不听呢。紫瑛姐姐,你也替我说说他。”

    紫瑛终于拉着彩嫣的手,泣不成声。

    彩嫣抬手擦着紫瑛脸上的泪,叹道,“姐姐怎么哭了?”

    紫瑛语不成句,倒是瑾誉走过来,道,“彩嫣,贺芳庭他……”

    彩嫣摇头,一双手从紫瑛的手中拼命地挣扎出来,捂着耳朵大喊道,“不要说,不要说,这场戏我们一直演得很好。他不想让我知道,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做了个梦,梦里他说他要走了,再也不可以给我做冰糖葫芦吃了,我还骂了他。我说他没良心,他说他果真没有心了。”

    彩嫣说着,泪水一滴一滴地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又含糊地说道,“他说,我终有一天会离开他,成为狐族新的狐王。所以,其实不用太伤心,现在不过是他先了一步。可是,我是女孩子啊,不是说,什么都要女孩优先的么?他真没风度,你们说是不是?”

    瑾誉点点头,又道,“本君赢了那场狩猎,因为他还是没有撑到最后,握着那张弓,箭飞出去,却不知飞到哪一处。他最后是笑着的,他说自有去处。”

    彩嫣听到瑾誉说的话,忽然就不哭了。她缓缓地站起来,对着紫瑛道,“姐姐,我想我也有了我的去处了。”

    紫瑛闻言,十分担忧地握着彩嫣的手,紧张地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先去白雪山,遇见他的地方,再去泊临镇,和他一起走过的地方,最后去苍洱海,那个他归去的地方。我不信,我果真有不生不死之驱,等到我也要归去的时候,我愿重回他的怀中。我也不信,我这样缠着他,他还能够跑得掉!”彩嫣说着,眸子里闪烁着的都是泪光,却笑得开怀。

    紫瑛拉着彩嫣的衣袖,说道,“不,彩嫣就让我们陪着你,也许时光不那么长,岁月不那么孤单?”

    彩嫣摇摇头,固执地说道,“我从没有觉得时光有多长,岁月有多孤单。其实,那天他哄着我喝下那杯掺了蒙汗药的奶茶的时候,我衬着朦胧睡意,我吻了他。他一定以为我是发梦了,所以都不记得了。可是他忘了,他在我身上注了那么多到灵力,那些蒙汗药只能对付从前的彩嫣,怎么能对付现在的彩嫣呢?我是故意的,我感受到了他的回应,我从来没有那么真切的感受到,也从来没有觉得那么温暖过。所以,这些足以撑着我守候他千年万年,我想殿下既然赢了那场狩猎之赌,老天就没有不认输的机会!”

    紫瑛拉着彩嫣的手,迟迟不肯放开。后来是瑾誉慢慢地拉开紫瑛的手,彩嫣笑着走出净月宫,那一日的阳光那么热烈,顺着她的眉目照耀下来,瞬间便看见她的成熟,还带着浓郁的忧伤。彩嫣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会打打闹闹,骂骂咧咧的小姑娘了。

    瑾誉搂着紫瑛的肩膀,在她耳畔道,“由着她吧,那样也许才会好过一些。”

    彩嫣走后,重华殿的红梅纷纷落下,一片绯红。紫瑛抬手接了一捧花瓣在手上,仿佛又看见当年贺芳庭灼灼风姿,道,“姑娘,在下净月宫贺芳庭,姑娘若遇上麻烦,一定来同福客栈找我!”

    那是她第一次在集市上遇见贺芳庭的样子,风雨停歇,绝世静立。

    后来,总会有彩嫣俏皮地揽过他的手臂,摇着摇着,嘻嘻地笑着,甜腻腻地喊他道,“芳庭哥哥哥,芳庭哥哥。”

    这些事,贺芳庭会不会都放在心底,沉睡在苍洱海里,随着无梦的时光流转。紫瑛不知道,紫瑛唯一知道的是,那千年万年的孤寂,不知止境的孤寂却都要彩嫣那个瘦瘦小小的心来承受,是如何折磨伤怀的一件事。而那些周游六界,红枣,冰糖葫芦只会在午夜的梦中才能够稍微再燃起一些的温度,无奈苍洱海的海风冰凉,日月沉浮,却只有她一人可看。

    瑾誉轻轻拍着紫瑛的肩膀,道,“我们没有时间为芳庭哀伤,因为在白雪山的时候那枚星玉珏已然有了反应,我想我们应该去找斓星所在了。否则,魔族动乱,势必为祸人间,天族也一样不得安宁,六界皆为混乱。”

    紫瑛闻言,收起凌乱的思绪,点点头,随着瑾誉而去。

    星玉珏的光芒总是在偏西的方向愈发的明亮,所以瑾誉断定斓星的尸体一定是被藏在最西边的那个万恶之境。而他先前已然派素凌絮和夜飞弦往万恶之境先行而去,只怕一路并不会顺利,故而也不会是三两天便可到达那一处。

    去万恶之境,凡间则是必经之路。瑾誉和紫瑛决定乔装成寻常的凡人,一路往万恶之境而去。但是紫瑛也会有所疑惑,之前瑾誉着急要找到斓星的尸体,是为了以斓星与了落他们交换紫瑛,现下他寻斓星的尸体,却不知因何。

    瑾誉解释道,“我想斓星的尸体若只是被了落他们藏起来倒也没什么,但从锁仙塔被毁,净月宫被屠,则可看出了落他们与魔族还有些牵连。如此一来,我更担心斓星的尸体会被魔族利用。其实,斓裳和斓星是陨落在绮舞宫里的两颗星,若是她们死后,真身没有完全羽化,而是留在世上,那星辰的灵力就依然还在,这种灵力若是被魔族所利用,后果便不堪设想。而且,以绿惜的聪明,她一定会想到,若是借助斓星的灵力,便等于获得了天族的神力,便会更好的操纵勾栏玉了。”

    紫瑛闻言,也十分担忧地皱了眉。彼时,瑾誉已然带着她越过崇山峻岭,到达皇都。紫瑛自从别过长轩澈,便已然许久不曾回到皇都。人间皇城的气象,一如紫瑛离开前的那么繁华,不同的是她的双亲,已然白发苍苍。

    可是紫瑛如今虽已然得知自己是幻焰,不过是借了她父母亲的凡身,脱胎于世,但这几十年养育的恩情,却终归是没有忘却。紫瑛对着瑾誉道,“我从前在这里的时候,从来也没有堂堂正正地走进过夏府,因为他们都觉得我是灾星,不愿与我亲近。我有时候也会感叹自己命运的悲怆,如今想来,果真都是因为我毁了花神殿,所得来的因果,却也怨不得谁。可是,十六年来,若非他们养育,我也要饱受颠沛流离,饥寒交迫之苦。故而,我对他们还是心怀感念,我且离去这样久长,如今又回到这里,我当真很想去见见他们。”

    瑾誉点头,道,“也不是不可以的。”

    紫瑛弯着唇,笑道,“那你会和我一起去么?在凡间的习俗里,你就算是我的夫君了,总要陪我三朝回门一回的。”

    “凡人的习俗里,三媒六聘的事儿,我也在你第一次被贬入凡间,化为许香培几乎身死之前,倒是为你做过一回。后来我又去了几趟人间,虽说也有几世与你成了夫妻,但成亲的礼数也总是没有做全。那时候,就更没有什么机会陪你三朝回门。现在倒好了,我便把这礼数都做全了才好。”瑾誉说着,一面笑,眸光一面瞥向皇都街市上熙熙融融的小摊贩,又觉得小摊贩的东西过于失礼,便想了想,遂问紫瑛道,“这一世的皇都,我不是太熟,你可知道哪里可以置办一些礼物给二老送去?”

    紫瑛闻言,遂笑道,“我爹爹虽是个商贾,所爱之物倒是清雅。从前最爱去知韵斋里挑选别致的茶具,搁在家中把玩。我母亲从前亦是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不爱俗品,倒是爱花草,而花草之中,尤为喜欢牡丹,再者还有兰花。母亲说,牡丹富贵高华,若是女子便当是如牡丹这般,才名动一城,美慕一生。若是男子,便因如兰竹,芳香高雅,志趣脱俗,方可流芳百世,与众不同。再要说夏家那位二姨奶奶的话,倒不必太费心了,随便丢几个金子银子,也能让她见钱眼开,开心个好几日。”

    瑾誉望着紫瑛,笑道,“都说你与他们不亲,可你却把他们的喜好一一记得如此清楚,可见你还是很上心的。”

    紫瑛闻言,又叹道,“是他们不愿与我亲近,又怕我带来厄运。可我又何曾不愿与人亲近,罢了……若事事计较,那为人也太累了。”紫瑛说着,挽着瑾誉的手臂,又想起了一个人,便道,“我还有个妹妹,唤作夏榴月,她么,喜欢的倒也讲究,不过却没有什么比有人给她填词作赋来得更开怀了。她从前也是喜欢长轩澈的,如今想来也是死心了。不过,她这一身都逃不开名誉二字,倘或毁了这美名,只怕想死的心都有。如今长轩澈没了指望,只怕她的眼光又放到长轩家的那位二公子身上吧。”

    紫瑛的话刚刚落下,便见不远处一个翩翩公子挽着一个香艳四射的女子,在街头游荡。紫瑛皱了皱眉,道,“这位不就是长轩澈的弟弟,长轩岸么?怎么会牵着那么一个姑娘,看起来却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姑娘呢?”

    “嗯,看着这装束,倒像是歌舞伎。”瑾誉沉声道,却看见那姑娘周身仿佛又有暗黑色的魔气在缭绕,又道,“而且,不像是人间的歌舞伎。”

    紫瑛亦察觉到那姑娘周身异样,正要上前去问个究竟,却被瑾誉拦道,“且慢,你看看南边那个穿石榴红裙子的那个姑娘,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妹妹,夏榴月?”

    紫瑛举目望去,那个流连在胭脂水粉摊边上的女子,果真是她的妹妹,夏榴月。然而,紫瑛若是没有记错,夏榴月的腿在她离开皇都前就被御医判定无可救药,不可能再重新站起来了。可是,夏榴月现下,分明亭亭立在人群之中,若不是药石之效,那便是术法。

    紫瑛正在踌躇之际,忽然有一个妇女经过紫瑛身侧,问道,“你可是当你那个夏家的大小姐?夏紫瑛?”

    紫瑛正欲点头,那妇女已然指着夏紫瑛尖叫起来,道,“你果真是夏紫瑛啊,快跑啊,灾星又回来了。灾星又回来了!”

    随着那妇女尖声连连,四下的人都远远躲开紫瑛。混乱之中,恰好有一辆马车失控,穿梭在人群之中,一个小孩儿却被那马儿踢翻,眼见马儿的铁蹄就要踏在小孩儿的胸口。紫瑛使了定格术,将马蹄定在半空,从马蹄下把那小孩救了出来。

    这一幕,却让那些仓皇逃窜的人,在一瞬间静了下来。

    紫瑛见他们都愣愣地看着自己,遂道,“我不是灾星,我去了净月宫,学了术法。方才我施展的是净月宫定格术,你们看,我救了这个孩子,我没有要害她的意思。”

    紫瑛的话落下以后,那些将信将疑的人们依旧不肯完全卸下防备,倒是紫瑛怀中的那个孩子,睁着澄澈明亮的眼眸,对着紫瑛道,“所以,你就是我的姨母咯?”

    紫瑛闻言,心下一惊,再仔细看了看这孩子,确然与夏榴月有几分相似。人群之中石榴红裙慢慢挪了过来,却不欲靠近紫瑛,只是站得远远地对着紫瑛手中牵着的孩子说道,“阿省,快过来,过来娘亲这里。”

    紫瑛遂道,“榴月,这个是你的孩子?”

    夏榴月弯着红唇,点头笑了笑,又道,“阿省,是我和长轩岸的孩子。你走后没多久,皇都来了一位高人,他医好了我的脚。我便嫁给长轩岸,还有了阿省。”

    “可我总觉得,我离开皇都并没有多久啊。”紫瑛叹道。

    夏榴月遂笑道,“你忘了,净月宫并不是凡间,净月宫里一日,凡间便是半月啊。我这阿省如今也有六岁了。”

    紫瑛确然忘了,净月宫与凡世的时常,还总以为岁月止息在她离开的时候。紫瑛遂抬手摸了摸阿省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紫瑛还没说完,回眸想拉身后的瑾誉之时,却发现瑾誉没了踪迹。

    紫瑛心下一滞,却并不慌张。她想他离去自有他离去的道理,而且还十分笃定瑾誉是定然不会丢下她一人不管的。紫瑛遂道,“罢了,想来与我同行那位,是有事先离开。回头,等他来了,我再介绍你们认识。”

    紫瑛说着,逗了逗阿省,阿省的眼睛很漂亮,干净得久和长轩澈一模一样。夏榴月远远地站了很久,终究还是鼓足勇气,走到紫瑛身侧,从紫瑛手里拉过阿省来,说道,“走吧,娘亲带你买东西玩儿去,晚一些我们还得回家呢。”

    “我才不要去!”阿省甩开夏榴月的手,却分外地和紫瑛亲近,躲在紫瑛身后道,“姨母,我不要和娘亲一起,她每次都说带我去买东西玩,其实她是想把我丢掉。我也不要回家,我要去外公外婆那里,家里有个妖怪,天天晚上都要画人皮……”

    紫瑛闻言,心口一惊,夏榴月赶忙去堵住阿省的嘴,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许胡说。”遂抬眸,对着紫瑛讪讪笑道,“他不爱和我逛街,也不爱回家,就尽爱编造一些可怕的事儿乱说。”

    紫瑛蹙了眉宇,俯身在阿省耳畔,温柔地问道,“来,你告诉姨母,到底怎么回事。别怕,有姨母在呢。姨母要去外公外婆那边,姨母带你去可好?”

    阿省十分高兴,雀跃地摇着紫瑛的手臂,夏榴月却为难道,“姐姐,你放过我吧。如果我不把阿省带回去,会出事儿的。”

    “我便是很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其实你也不必回去了,和我一同去看看爹娘。我离开皇都这么久,都不知道家里是个什么模样,你陪我叙叙姐妹情不好么?”紫瑛说着拉过夏榴月的手。

    夏榴月却愈发觉得不好意思,压低了头,道,“从前,我和你能有什么姐妹情呢?”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我从来都是没有忘记你这个妹妹的。”紫瑛说着,还是挽起了夏榴月的手,行止间,紫瑛分明感觉到夏榴月的裙摆下面是空闹闹的,并没有腿脚,她走路仿佛如鬼魅般是漂浮的,这一切便让紫瑛觉得愈发的诡异。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