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重回夏府

第一百八十七章 重回夏府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府的正院,紫瑛许久没有来过,门前新添了几株木棉树,木棉花开的时候,嫣红似火,花朵饱满沉重,落下枝头的时候,有一种红颜凋零的落败感。紫瑛与夏榴月比肩站着,牵着阿省敲响了夏府的大门。

    开门的却不是当年的吴叔,是一个年纪尚小的黄毛丫头,却还认得夏榴月。故而小丫头让了让夏榴月对着里边喊道,“二小姐和阿省小少爷回来了……”

    夏榴月正踌躇,紫瑛已经拉着她,道,“妹妹,走吧。”

    夏榴月和紫瑛,带着阿省这才刚迈进夏家的院子,夏老爷和夏夫人就迎了出来。如今看来,二姨太太似乎不如从前那样得势,家里的事儿果真又轮到紫瑛的母亲来掌管了。夏榴月拜了二位,紫瑛遂也上前恭敬一拜,道,“父亲,母亲,紫瑛也回来了。”

    夏老爷见了紫瑛,自是泪流满面,抬手紧握着紫瑛的手,终究是嘴唇颤抖得说不出半句话来,倒是夏夫人还好,虽也是眼眸湿润,到底还说道,“好,好,好,回来就好了。”

    夏夫人一手拉着紫瑛,一手搀着夏老爷便往里屋走去,一路吩咐着丫鬟婆子准备晚膳。回头又想起了什么,才对着夏榴月道,“你娘病重,在西偏殿休养,你且去看看她吧。她也想阿省想得紧。”

    “是,母亲大人。”夏榴月难得恭敬,这模样倒比她出嫁前令紫瑛觉得顺眼了许多。

    紫瑛便问道,“母亲,二姨娘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从前你母亲也病过,想来是东阁的风水不大好吧。从前我住在东阁的时候,也总是疾病缠身的,自打搬出了东阁,住在南楼,就好多了。依我说,让她也搬出东阁,去西偏厅那儿住一阵子,兴许也就好全了。”夏夫人说着,冲紫瑛和蔼一笑,又道,“你从前都没能在府上好好的住一阵子,我在南楼给你留了一间屋子,今夜你就住在那儿吧。”

    “好,母亲。”紫瑛说着笑了笑。

    一路走到正厅里,夏老爷拿出了素来喜欢的那套紫纱茶具,亲自给夏夫人和紫瑛斟了茶。铺子里的账房又忽然来了,夏老爷便和账房去书房议事。厅里边只剩下夏夫人和紫瑛,夏夫人端着茶盏,对着紫瑛道,“你走后,暮烟也死了。为娘寻了几个人,花了些银两打点,才知道你去了泊临镇,原本我也想让人和你说说,让你先在泊临镇住一阵子,思来想去,你的性子,却也不一定就答应了。还好有个胭脂楼能让你落脚,我也就安心了一些。”

    “原来,母亲知道的。”紫瑛说着,将茶盏搁在一旁。

    夏夫人又道,“为娘去泊临镇看你的时候,你已经不在那儿了,连胭脂楼的主人也换了。有人说你去了净月宫,为娘想这样总好过留在皇都,让那些人指指点点的好。”

    紫瑛遂点头道,“母亲说的是。”

    “唉,”夏夫人说着,手按在胸前,叹道,“只是,后来我们这儿也发生了一些事,乱糟糟的,便也没有机会去见你了。”

    紫瑛便问,“母亲,我这次回来,只觉得家里和从前不大一样了。虽说我从前也鲜少过来,但二姨娘怎么就病了,父亲的面色也是恹恹的。”

    夏夫人听到紫瑛这么问,一时溜了神,手中的紫砂茶盏滑落,眼看着就要跌碎在地上。紫瑛抬手施了个法术,将那茶盏漂浮起来,重新拖回桌上。夏夫人看得眼睛发直,抬手指着紫瑛道,“这就是净月宫术法?”

    紫瑛笑道,“算是吧。”这术法,当年在绮舞宫的时候,也是瑾誉教的。

    “紫瑛,我听说净月宫是斩妖除魔的地方,倘或府里出了妖邪,紫瑛你能不能将它铲除?”夏夫人举步走到紫瑛身侧,挽着紫瑛的手,凑在紫瑛耳畔说道。

    紫瑛忽然惊觉,怎么夏夫人时,竟没有半点鼻息落在紫瑛的肌肤上。紫瑛正觉得奇怪,低头看到夏夫人握在她手上的手,冰凉一些也没有什么的,但是泛着青白色却是不同寻常的。紫瑛遂眨了眨眼眸,有泪水润泽在眼眶,良久才唤了一句,“娘。”

    夏夫人摇摇头,道,“不过是凡世一遭,我有幸生了你这个女儿,其实我何曾担得起幻焰神女唤我一声娘亲呢。你的娘亲乃是上天堂堂花神娘娘,而我也不过是一缕幽魂。幻焰神女,你既肯回来夏府,且求你救救你那孤苦的爹爹。”

    “母亲,在凡世,你既生养了我一场,自然也就担得起我唤您母亲。何况十月怀胎,生子之痛,都是性命相搏,才有了我。这样的恩情,自然是无以为报了,莫说家里出了魔物,为祸为害,哪怕是别的谁,我也不会袖手旁观。否则岂不是妄称了神女之名么?”紫瑛说道。

    夏夫人四下瞅了瞅,贴着紫瑛的耳畔,低声道,“我死于去岁十一月,因为不舍得你父亲,便又回来了。我是病死的,也就与人无尤了。可是,你那二姨娘,她是疯魔了,一心要把瘸腿的夏榴月嫁到长轩家去,你知道长轩澈是不会再娶夏榴月的,也就只有长轩岸可以了。可你知道,长轩岸素来只爱美女,夏榴月虽美,可这腿始终是个障碍。你二姨娘想了许久,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怪和尚,和尚说能治好夏榴月的脚,果真就治好了。这也就罢了,夏榴月是安然嫁到长轩家了,可是和尚还不走,和尚还是住在咱家里不曾说。那和尚看出了我是鬼魂,处处与我作对。若不是我想了法子,揭发了你二姨娘和那和尚的丑事,现下那和尚还在咱们家里作怪呢。”

    紫瑛听到此处,已觉得诡异,遂道,“那二姨娘是怎么生病的?”

    “自那和尚走后,你二姨娘自己也觉得羞得慌。唉,原是你爹爹要把她赶出去的,我思来想去一个妇道人家,被夫君赶出了家门,又到了这样的年纪,这弃妇的名声担着也罢了,只怕他日归西,却连牌位也无处供奉。想来可怜,我便劝你爹爹留下了她。约是你爹爹也总不去看她,她便郁郁寡欢,没多久便缠绵病榻了。”夏夫人说道。

    紫瑛闻言,心下似有些计较,眸光扫过府里四下,却也不怎么见妖魔之气。大约是夏夫人口中的和尚已然离去,紫瑛暂时还瞧不出什么奇怪之处。紫瑛瞅着夏夫人道,“不如,带我去看看二姨娘吧,许久没见了。”

    夏夫人想了想,便道,“还是别去了吧,这,你二姨娘病也是蹊跷的病啊。见不得光,一见光就说疯话,身上的肌肤还像是被火烧了一般,溃烂起来。所以,她那屋子里的窗户都是紧闭着的,没有人敢轻易靠近。我怕神女去了,是要污了神女的眼睛的。”

    紫瑛笑道,“母亲,你不必太过担忧了。我在净月宫的时候,也是杀过魔物的。那些魔物所致的急病,我也见过些,不会轻易被吓到的。何况,听母亲方才说起她这病如此怪异,只怕也是邪祟留下的毒物在她身周,容我去瞧瞧吧。”

    夏夫人闻言,便点头道,“既是如此,那就让我带你去看看吧。”

    夏夫人说着,在前头引路,紫瑛便跟在夏夫人身后。夏府的长廊侧边植着一簇簇三角梅,鲜艳美丽得却不似真的,宛如女子执着剪子悉心修剪后的彩纸扎的一般,别样精巧美丽。风拂过,夹杂着些许沉郁的药气。

    紫瑛便道,“母亲,是厨房里还熬着药吧?是给二姨娘熬的么?”

    夏夫人摇头道,“药是熬着,却不是给你二姨娘喝的,是给你爹喝的。”

    “爹爹哪里不适?”紫瑛问道。

    夏夫人叹道,“从前那个和尚在的时候,你二姨娘也总是拿着那和尚熬的什么汤药给你爹爹喝,喝了以后,就说能强身健体。你爹爹也信以为真,日日喝,约莫也喝不少时日。后来,那老和尚被你爹爹赶走,那汤药自然也就断,满身病就是那时候开始的。现下一到这季节交替之际,就是咳嗽,有时候都咯血。”

    “都这般严重了?可是看了御医,御医如何说?”紫瑛便又问道。

    夏夫人说,“御医是看了,按着御医说法,从前喝的那些汤中只怕也有朱砂这样的东西。喝得多了,自然也就中了毒,毒在体内,损了脏器,故而身体每况愈下。如今也只是靠着那些补汤补药吊着罢了。想来夏家这样大的家业,却不知道要落到了谁的身上去。”

    “不是还有弟弟么,年岁虽小些,但好在天资聪颖,令他回来就是了。”紫瑛说。

    夏夫人摇摇头,道,“你弟弟,先前送他去学道,原也是想学些术法可以健身健体,抵御外敌。却哪里知道,他竟醉心于此,倒也无心家业了。前几日,你父书了几封家书,却不知道你弟弟是否看见了。相识的子弟,半年前都回来了,都说你弟弟是随着师父不知何处云游。说起那位师父,也不是从前咱们给他寻的那个师父,却不知那座仙山的仙子,怎就看上你弟弟了呢。”

    紫瑛闻言,勾着唇角笑道,“仙子啊?看来弟弟的心也不在道上,而是在红颜上。想来是去云游了,故而也收不到家书。等他累了,也就自然想起家了。”

    说话间,夏夫人和紫瑛一前一后地来到了二姨娘现下住的东阁清德堂,原本是一处清幽雅致的堂屋,就因为二姨娘喜欢那些花红柳绿的布帘子,高高低低地垂了不少,倒显得俗气起来。倒是这堂屋前还留了几株几株玉白琼花,高雅芬芳,尚有些大户的品味。

    紫瑛就立在这玉白琼花树下,听见里边骂骂咧咧的声响,又有碗碟摔碎的声音,门被推开,阿省慌忙逃窜出来,见了紫瑛遂拉着紫瑛的衣袖道,“姨母,姨母,小外婆疯了,这是要掐死我娘亲啊。”

    紫瑛闻言,遂赶忙将阿省交给夏夫人,自己冲进房里,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双手狠狠地勒在夏榴月的脖颈上,夏榴月的眼白都翻了出来。紫瑛一着急,刚满扯开腰间悬着的凝脂胭脂盒,香气弥漫在不大不小却关得严实的屋子里,那老妇嗅到馨香,遂松了手,神情呆滞地瘫坐在地上。

    夏榴月也几乎被她掐晕了,还没缓过来,自是也靠在柱子上,拼命地咳嗽。彼时,恰好一缕夕阳的斜晖从半掩的门缝漏了进来,照耀在地上那个老妇的身上,紫瑛亲眼看见她枯瘦的手臂上,干裂的肌肤慢慢地燃烧起来,还留着溃烂的脓血。

    紫瑛皱了皱眉,那溃烂之处散发出一股恶臭,紫瑛抬手捂着鼻子,正要倾身去触到那老妇的衣袖,还未触及的时候,被缓过气来的夏榴月狠狠地推了一把,道,“别,别碰到她。她身上那些脓血有毒的!若不是遇见鲤睛,只怕我现在的情形也是我母亲这幅模样了。”

    “鲤睛?”紫瑛迷惑道。

    夏榴月点头,解释道,“宋鲤睛,就是那个皇都最近很红的舞姬。她姿容出众,自是不必说,在水中一舞,可是倾国倾城。至少现在还没有谁,可以像她一样,在水里把舞跳得那么好。我夫君,也就是长轩岸特别的喜欢她,如今已经把她娶入府中做了妾室。”

    夏榴月说着,顿了顿,蹲下身子替那老妇挡去斜阳之辉,又道,“从前若不是那妖和尚用术法采来万恶之境的碧玉笋,做成了假肢续在我的腿上,我也不能够行走如初。的确,我娘是为了我,才与那妖和尚苟且的。若不是我执意要嫁给长轩岸,就不会害的我娘如此。那妖和尚不但凌辱我娘,还把他身上的妖毒染在了我娘的身上,我也被染过。可是,我没有我娘这么严重,而且发现得早,是宋鲤睛用‘金安丸’解了我身上的妖毒。但是,你知道么。解了妖毒,我的腿便不见了。又是宋鲤睛的法术,才令我可以用无形的灵气拖着身子,行走自如。”

    “所以,你在府中处处让着这位小妾,就连你的夫君明目张胆地只与她亲近,你却也是无法的,是么?”紫瑛问道。

    夏榴月无奈地点头,留下了苦涩的泪水,又道,“可是,我说我想要救我娘,她却说也不是没有法子。可她要我把阿省给她,阿省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亲生骨肉,我怎么肯给她做了吃食。这世间的妖怪,果真没有一个可信,都怪我当初执念太深了。”

    紫瑛惋惜而叹道,“这些时日,苦了你和二娘。可是,那宋鲤睛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夏榴月又说,“我也不知道,只是阿省一日撞见她,在屋里用缝了好几张人皮,十分可怖。阿省是孩儿,不会藏着掖着,便被她知道了。她总是想要阿省的命,说实话,那个家我果然也呆不下去。可我回来又能如何,家中父母已然如此,我想我斗不过宋鲤睛的。”

    紫瑛闻言,千头万绪一时又不知如何理清,又想起他长轩静的施太君,便问道,“长轩家的事务,不是一直都有施太君帮着打理。按理,以施太君的性格,怎么好容着那位宋鲤睛如此待你?”

    “施太君在你走后不久,长轩澈病了一场,她便已经离开长轩家许久了。我听长轩岸说,有可能归隐山间,也有可能寿终正寝,反正长轩家的事务已经不归太君所理。而太君去向也早就成了迷。”夏榴月说道。

    紫瑛点头,道,“那你可敢带我去长轩家一趟?”

    “我又有什么可怕的,我只是怕你……”夏榴月说道。

    紫瑛摇头,便说,“听你说,你的腿之前是用万恶之境的碧玉笋续的,我就想那妖和尚会不会是来自万恶之境的。我恰要去一趟万恶之境,倒不如先会会这位宋鲤睛,看看能不能让我先了解了解万恶之境。”

    “光听这名字,便瘆的慌。你竟然还要想着去么?”夏榴月惊诧地说道。

    紫瑛淡淡笑了,便说,“我既然入了净月宫,自是斩妖除魔之任扛在了肩上,何况我的身份,也不容我逃离这些责任。万恶之境我是必然要去的,若是你不带我去长轩家,我也自然是要自己想想方法,去见一见宋鲤睛。什么样的人,才可以治好妖毒,可是却要吃小孩子。她自个儿不是妖,便也是魔吧。”

    夏榴月被紫瑛如此一说,只觉得心上一震,害怕得紧。

    紫瑛却道,“从前,你和二娘招惹了那个和尚的时候,倒不知道怕。万恶之境是什么地方,万恶之境的东西,你竟然往身上用。如今,倒是知道怕了,可惜晚了。依我看,你娘这一身的毒,恐怕也是无药可救。你当真把阿省给了那妖怪,便是着了道,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夏榴月闻言,赶忙道,“是了,这回统统都听姐姐的。姐姐怎么说,我便怎么做就是了。”

    紫瑛又说,“我若果真动了那宋鲤睛,只怕你往后也只能够在这轮椅上度过下半生了,你可会后悔?”

    “姐姐既然有那样的本领,却没有办法治好我的腿么?”夏榴月问道。

    紫瑛闻言,轻叹了一口气,又道,“你还是不明白,你断腿是命,既是命,何况还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怎么可能还要回旋的余地。倘或强求,只会适得其反。难道你现下还没有看到这个结果么?”

    夏榴月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现下,只求阿省好,就是了。”

    紫瑛便道,“这就是了。”紫瑛说着,慢慢退出房间,又对着跟在身后的夏榴月道,“虽然我没有本事救你娘,也可能没有本事治好你的腿,可是也许有人有办法。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他,等我找到他,且问问他吧?”

    “嗯,那就先谢谢姐姐了。”夏榴月说着,恭恭敬敬地冲着紫瑛行了一礼。

    阿省见娘亲出来,欢天喜地地扑到夏榴月的怀中,道,“太好了,娘亲你没事了。”

    夏榴月低下眼眸,抬手轻轻抚着阿省的头发,颇为怜爱。

    紫瑛拜别了二老,随着夏榴月往长轩府走去,阿省已然趴在夏榴月的肩上睡着。长轩静的看门见了夏榴月回来,遂便请她二人进去。然而,紫瑛才刚刚踏进长轩府的时候,已然感受到迎面扑来的妖气。

    这妖气浑厚,且戾气很重,激发了她身上的水玉禁制。一时间,寒冷的冰气瞬时就冻结了满庭院的假山流水。紫瑛试着退去那禁制,到底是刚刚恢复幻焰的记忆,所以操纵起来还是有些生疏,故此退下冰气的速度就颇为缓慢。

    里屋已然先飘出来一盏青灯,执着青灯的姑娘,白衣素锦长裙,走在朦朦的夜色里,宛如一树夜合花,也有暗香袭来。那姑娘走到夏榴月和紫瑛的跟前,神色颇为张扬地说道,“是夫人回来了,怎么今夜还带来个这么特别的客人。”

    夏榴月不自在地笑了笑,唯唯诺诺地指着紫瑛,对她道,“这位是我的姐姐,因为离家久了,所以特地来看我。”

    夏榴月介绍完紫瑛,又给紫瑛介绍那姑娘,道,“这位是宋妹妹房里的君若姑娘。”

    “君若见过姨小姐,二夫人说姨小姐灵力深厚,想请姨小姐过去小酌,不知道姨小姐肯不肯赏光呢?”

    夏榴月遂道,“夜深了,姐姐车马劳顿,不如先安歇?”

    君若岿然不动地站着,紫瑛遂道,“不累,我们修习术法之人,并不容易疲累。何况是二夫人这样盛情相邀,又岂敢错过呢?”紫瑛说着,笑着将原先瑾誉送给她的那串金丝楠木的珠串套在阿省的手臂上,又道,“妹妹,这个是姐姐送给阿省的礼物,切不可轻易取下。”

    “姐姐,不必客气……”夏榴月看得出来那珠串是何其贵重的东西,有些不大好意思收下,却看不出这珠串是个镇妖的宝贝,抬手要替阿省取下的时候,竟发现这珠串像是黏在了阿省的手臂上,根本取不下来。

    君若的眸子微微一颤,紫瑛却从容自若地笑道,“好了,妹妹,你我姐妹,何须客气。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拿来镇一镇妖鬼,应该还是可以的。”紫瑛说着,手指不经意地划过那串珠串,颇有一阵蓝光散发开来,刺得君若的眼睛睁不开,脚下微微一软。

    君若的神色微微有恙,眸光凛冽如刀,割过紫瑛的脸庞,紫瑛却安然淡若地笑了,笑意里也藏着几分隐隐的挑衅,道,“君若姑娘,夜风微凉,你莫不是着了风寒,头昏眼花有些站不住脚了吧。”

    君若抬手,用袖子挡着眸子,轻咳了一声,道,“姨小姐说的是,的确是着了风寒。”

    紫瑛遂道,“如此,那请君若小姐速速将我引至你们二夫人处,君若姑娘也好早些回去歇息了吧。”

    君若轻轻嗯了一声,遂转身往前引路,青灯淡淡的光晕仿佛只是照在君若的脚下,却丝毫也没有阻了紫瑛的视线。紫瑛将走了两步,回眸对着夏榴月道,“妹妹,好生带着阿省回去歇息吧。阿省今夜会做一个好梦的,姐姐也会有一个好梦的。”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