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与宋鲤睛照面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与宋鲤睛照面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鲤睛的房间就在长轩府的南面,屋前一片紫苏,芳香弥漫,却没有什么特别的风姿。只是这屋里的陈设布置,绯红暖帐,琉璃风灯摇摇晃晃。坐在灯火明灭中的女子,一双凤目媚眼,眼角还贴着几瓣粉晶雕刻而成的三瓣桃花的花钿,风韵楚楚,俏丽动人。

    她玲珑纤细的身段掩在半透明的红纱里,隐隐约约地看见胸前起伏的曲线,腰间不盈一握的细致,最美的是那一双腿,虽修长却圆润,红纱从白希的大腿上滑落,展露出磨人的风情,脚踝上一串金铃,衬得漂亮的裸足愈发的惹人心神荡漾。

    紫瑛从一进门就感受到这无尽的妖力,缠绕在她的周身,而她身上的水玉禁制也不是摆设,早就风声鹤唳,将那些绯红暖帐,琉璃风灯什么的都冻结了。唯剩了烛火,来照亮彼此,紫瑛看见她缓缓转过脸的脸上,还扬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是幻焰神女呢,怎么瑾誉殿下没有同你一起么?”她说着,从柔软的长榻上起身,那锦绣绸垫上还留着一个浑圆的印子,可以想象她的臀部何其美妙。

    紫瑛试着在记忆里搜寻了一遍,倒是隐约又记起来。幻焰三千多岁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魔物掳走了,那时候瑾誉为了救幻焰就把绮舞宫仙鲤池里的一只仙鲤给了那个不知名的魔怪,才把幻焰救了回去。但幻焰也觉得奇怪,瑾誉不会打不过那只魔怪的,为什么非要拿锦鲤去换。但是,幻焰素来是个健忘的人,平安回到绮舞宫后,一高兴也就忘了问为什么。

    如今宋鲤睛在她跟前,她才恍惚有些忆起,从前被瑾誉拿去换她的那只锦鲤,在眼睛那处的确长了几片不大一样的鳞片,就和她今日贴在眼角的花钿有些相似。紫瑛想着,便问宋鲤睛道,“是你想瑾誉哥哥了,所以特地在市集里现身,可惜瑾誉哥哥却不想见你是么?”

    “幻焰神女,还是和当初一样聪明。只是,你既然来了这里,我便也不会轻易放你走。除非瑾誉肯见我一面。”宋鲤睛说道。

    紫瑛闻言,在心底暗骂,这又是一桩瑾誉的桃花债么!

    宋鲤睛遂又道,“幻焰神女,可还记得当初将你掳去的那只黑熊怪,倘或不是殿下将我交给那怪物,只怕幻焰神女已然成了黑熊怪的果腹之物了。说来说去,幻焰神女难道不是还欠了我一个恩情么?”

    紫瑛便道,“你是想我如何还你的恩情呢?”

    “我做的事,你不必插手就算还了恩情了。”宋鲤睛说着,一拂红纱广袖,斜倚在绘着彩画的廊柱之上,这风情万种的模样,令人想入非非。

    紫瑛却说,“莫说夏榴月是我的妹子,阿省唤我一声姨母。便单说长轩家与我的渊源,我也是不能够袖手旁观的。夏榴月说你要吃阿省,我岂能不作为?可是,你究竟为何要乱了长轩家呢?”

    “呵呵,”宋鲤睛冷笑,又道,“不是我要乱了长轩家,是那黑熊怪要乱了夏家。可是也算是你夏家祖上积德,沉玥木杖竟在你家。黑熊怪最怕沉玥木,自然是要从你家逃走的,可是那ri你父亲用沉玥木杖打了黑熊怪几下,伤入肺腑,算好了生辰八字,阿省最合适给他进补疗伤了。”

    听宋鲤睛这样说,紫瑛大约明白了,先前在夏家的时候,夏夫人口中那位妖和尚,大约便是黑熊怪的化身。紫瑛沉沉地默不作声,对面坐着的宋鲤睛变换了一个姿势,轻轻抬手靠着下巴,将口中呵出的气送向最近旁的一盏灯火里去。

    紫瑛听见噼啪一声,那烛火炸开,火光更亮一些照着宋鲤睛媚惑妖冶的容颜。她轻轻笑着,笑声荡漾开来,也带着逍魂蚀骨的气息。宋鲤睛又道,“幻焰神女是不是也很好奇,我为何非要帮黑熊怪呢?”

    紫瑛不置可否地看着她,她便又说道,“因为,这几年我跟着黑熊怪,我真的是受够了。他说,魔族搅乱六界秩序。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时机来凡间,他素来好色,喜欢女子。而我却没有什么别的嗜好,我只是想,他来了人间有了别的女子,便会把放在我身上的注意力移开一些的吧。”

    紫瑛便道,“于是,你就答应了,随着他离开万恶之境,来到了这里。”

    宋鲤睛笑道,“你倒还记得我们被封在了万恶之境么,在那里我们还遇见了了落几个。若不是了落,打开了万恶之境的结界,我们也没有这么容易来到凡间。凡人也真是蠢顿,只要给他们一丁点的好处,他们就会把我们当成神一样的膜拜。比如夏府的二姨娘,和你的那个妹妹夏榴月。黑熊怪用术法强行治好了夏榴月,可是那根本就是个治标不治本,却会反噬其身的法子,她们却对黑熊怪感恩戴德。堂堂夏家的姨奶奶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委身于一个魔怪,我看着都觉得好笑。她为了让女儿嫁入长轩家,为了名利,宁可相信一个魔怪!”

    宋鲤睛的话也许不好听,却十分在理。二姨娘的确是蠢,蠢到把自己交付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妖和尚,蠢到明知道他是魔怪,还竟然敢把夏榴月交给他。所以,二姨娘如今的境地,也是咎由自取。

    紫瑛道,“黑熊怪既然有了二姨娘的支承,岂不是可以在皇都过得很好?”

    “他的确过得很好,金银珠玉,玉食珍馐,纸醉金迷。我以为他会从此流连在万花丛中,不再过问于我。我便不愿意留在他身侧,再扮作他的女弟子,任他凌辱。我逃了出来,然而我的术法却终究不如他,又被他寻了回来。他很生气,为了惩罚我,他逼我去皇都的青楼卖艺。我打不过他,便不得不屈服于他。”宋鲤睛叹道。

    “他为何非要你去青楼?”紫瑛问道。

    宋鲤睛冷笑,“为何?青楼里来往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家,官宦子弟,高门大户的有钱老爷,在那里可以找到更多信任依赖他,然后把钱财和女人不断送入他怀中的傻子。他不过是要我去打探那些富庶之家的私隐,为他在凡世敛财,享受铺好路子。”

    紫瑛点点头,只觉得这黑熊怪极为下作,令她不齿。而她也开始有些同情宋鲤睛的遭遇,她听见宋鲤睛叹道,“被夏家赶出来以后,黑熊怪身败名裂了。不得不逼我嫁入长轩家以供养他继续吃喝玩乐,他如今虽不在皇都,却离皇都不远。每月十五,总要逼我拿钱,甚至还有欺侮于我。你想过么,殿下当初把我给了他,我原是一只高贵的仙鲤,却沦落为万恶之境魔怪的奴仆,不可抽身!”

    宋鲤睛说着,起身抬手抚上一盏漂亮的琉璃灯,道,“可是,我知道长轩岸是真心待我的。我也想过从此以后,和长轩岸好生过日子。但是黑熊怪不会就这么放过我的,他的内伤调息不好,他要阿省进补。他说只要我把阿省交给他,他就放过我,再也不会来骚扰我的生活了。”

    紫瑛便道,“一只魔怪的话,你也信么?”

    “不然呢,我又有什么旁的方法?我在凡间替黑熊怪做了那么多坏事,瑾誉殿下岂能原谅我,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回去天族,我也不想再回去天族了。我从前的确喜欢瑾誉殿下,至今为止也没有除去心上的喜欢,可我知道我配不上他,永远配不上他。”宋鲤睛说道。

    紫瑛又说,“其实,长轩岸愿意宠你,如果你也愿意陪着他,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可是你要杀阿省,我便不会允许。莫说你从前救了我,我可以把我的命赔给你。”

    “你当我傻么?倘或我果真能够取了你幻焰神女的命,只怕我九族都要死在瑾誉殿下的青玉扇下。我如今并没有什么旁的念想,也不欲与你为敌。我只想脱离黑熊怪的掌控。”宋鲤睛说着,慢慢举步走到紫瑛的跟前,忽然神色一沉,道,“倘或你要阻拦我,我也不介意同你比一场,论修为,我为了逃出黑熊怪的魔掌,可是日夜修习。我想,纵然你是一介神女,也未必赢得了我。”

    “如你所说,我若死了,瑾誉哥哥是不会放过你的九族的。”紫瑛笑道。

    “所以,还请你不要逼我。”宋鲤睛说着,抬手拂过紫瑛的面容,阴冷地笑道,“我曾想过,倘或我毁了你的容颜,再杀了你。瑾誉能不能够认出你呢?你这皮囊我很是喜欢,若是我披上你的皮囊,一直陪在瑾誉殿下的身边,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其实,也不一定一定要陪在长轩岸的身边,反正我原本喜欢的就是瑾誉殿下。但,这条路险了些,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轻易动你。”

    紫瑛依旧还是那句话,“只要我在,你不可能动得了阿省。”

    宋鲤睛闻言,点点头,眸子里露出狠绝的颜色。她慢慢地走到床边,掀开床上的锦被,几幅人皮平平整整地放在软褥子上。宋鲤睛纤长的手指拂过去,冷声笑道,“幻焰神女,可知道我这些美女人皮都是怎么来的么?”

    紫瑛没有答话,她便继续说道,“方才不是和你说过了,黑熊怪好色,被他享用过的女子,大都被吸干了精魂,留下了这一幅好皮囊。黑熊怪喜欢我把这些皮囊留了下来,偶尔他会翻出来看看,颇有胜利感。”

    紫瑛听到这一处,恶心得几乎要呕吐出来。

    宋鲤睛却笑道,“你身上有凝脂胭脂盒,又有这样强的水玉禁制,也许单凭我一人之力,可能也不会赢你的多少,但万恶之境的恶尊,黑熊怪你有把握赢么?你放心,取你命的不是我,我只会和黑熊怪要你的皮囊,我想他也会很愿意我混到瑾誉殿下身边去的。”

    紫瑛觉得宋鲤睛根本没有想要和紫瑛好好谈判,她早就和黑熊怪串通一气了。宋鲤睛说想要和长轩岸厮守的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她终究还是想要瑾誉的,否则她不会在紫瑛还未出手的时候,先出手。

    暗黑色的流光袭向紫瑛的时候,激发了紫瑛身上的火禁制,紫瑛顺势祭出凝脂胭脂盒,香粉在火的燃烧下,散发出愈发浓烈的香气。满屋子里落满了燃烧着火焰的花朵,或是百合,或是玫瑰,或是芍药,或是牡丹,绕着宋鲤睛的身侧,将她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宋鲤睛却并不正面与紫瑛交手,竟然用瞬移法逃离了长轩府。紫瑛自然也不甘示弱地追了上去,一路追到皇都城郊的山谷,紫瑛才觉察到自己误入了宋鲤睛的圈套。黑熊怪早就等在那一处了。

    黑熊怪依旧化身为灰衣和尚的模样,站在浓浓夜雾之中,虽是看不清那容颜如何,却听到淫jian的笑声回荡在幽静的山谷里,他对着宋鲤睛道,“小鲤鱼今夜寻来的货色不错,想来你自己倒可以休息一阵了。”

    “恶尊,这位可是天上的幻焰神女,也就是说恶尊如果享用了她,那便是与天族太子无异了。”宋鲤睛说着,尖声笑了笑,又道,“不知道恶尊享用以后,能不能把她的皮相留给我呢?”

    那黑熊怪沉沉一哼,道,“这样好的皮相,我可舍不得剥下来。你若是喜欢,你就自己画罢,你画皮相的功夫不是很好么?何况,长轩岸对你现下的皮相这般满意,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凭你还想回去天族太子身边么?莫要坏了我的事儿。”

    宋鲤睛听到黑熊怪如此说,心中自然是愤懑的,但碍于修为灵力都不如黑熊怪,而不敢发作。紫瑛在心底冷笑,宋鲤睛的如意算盘果然是打错了。她只怕靠近不了瑾誉,然而紫瑛并没有时间去替宋鲤睛哀婉叹息,因为黑熊怪已然漫步靠了过来。

    紫瑛往后退了两步,再次祭出凝脂胭脂盒里的香粉,和御火术结合,一下子开满了半空的烟火。然而,这些术法打在黑熊怪的身上,仿佛饶痒痒一般的轻微,黑熊怪的的浓眉大眼只是轻轻一皱,又满脸笑意地凑近紫瑛。

    紫瑛无法,只好操纵器身上的水玉禁制,冰气凝结了紫瑛脚下的草木,却丝毫没有办法阻拦黑熊怪的脚步。紫瑛翻身想逃,却无论逃到那一处,黑熊怪总能快一步拦住紫瑛的去路。就当黑熊怪的爪子靠近紫瑛的脸颊之时,一阵清泠的扇风袭来,带着几丝淡淡的留兰香的气味。

    紫瑛心下一喜,想是瑾誉来救她了。

    果不其然,星辉斑斓之下,他一身玄衣,缓缓显现在夜幕之下。他手中,看似漫不经心地一转青玉扇,扇子飞出,削了黑熊怪的一双手,又轻巧地落在他的掌中。那宋鲤睛见了瑾誉,自然赶忙俯身趴下。

    黑熊怪被断了手,恢复黑熊原身,逃窜而去。瑾誉又掷出扇子,扇子旋转而去,宛如利刃,将黑熊怪拦腰截断。黑熊怪的惨叫还回荡在山谷之中,瑾誉的目光却十分淡若,掏出一块帕子,将重回手中的扇子仔细擦拭了一番。

    紫瑛见瑾誉来了,腰杆子便愈发硬气起来,她踱步过去,走到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宋鲤睛跟前道,“听说你要剥了我的皮囊,扮成我的模样,陪在他的身边?”

    宋鲤睛闻言,只是一面抖,一面应道,“幻焰神女,饶命!”

    “你威胁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怕。你还说瑾誉哥哥会灭你九族,不过你也聪明,自己不出手杀我,让黑熊怪来杀我。你是不是想,我若有个三长两短,就和瑾誉哥哥说,都是黑熊怪逼的?”紫瑛厉声问道。

    宋鲤睛也不掩饰,连忙道,“我这些心思,果真都瞒不过幻焰神女。”

    “既然你也认了,灭你九族死不必了,何必带累那么多仙鲤呢。其实,把你斩成九段,也就了了我的心头之恨了。”紫瑛说着,回眸看了看瑾誉,又道,“你说好不好?”

    “请便。”瑾誉说着,摊手让了让。

    紫瑛却道,“那你还不把她剁了。”

    “我有洁癖,我怕脏。而且要消心头之恨的是你,不是我。我的心头之恨刚刚已经消了。”瑾誉说着,很轻松地旋了旋扇子,却震得宋鲤睛身上犹如挫骨扬灰般的痛。宋鲤睛痛的告饶道,“殿下,殿下,饶了我吧。我只求一死!”

    “她都这样说了,你还不动手么?”瑾誉笑意盈盈地望着紫瑛。

    紫瑛转念想了想,却道,“你一早便知道,如果动了我,瑾誉哥哥便不会放过你。可是你还是把我引到这里,其实你是想引出黑熊怪来。然后再把瑾誉哥哥也带过来,灭了这万恶之境的魔怪是么?”

    宋鲤睛没有答话,只是依旧俯首跪着,对瑾誉道,“请殿下给我一个痛快吧。”

    瑾誉才慢慢地说道,“当初,本君让你去万恶之境,跟在恶尊身侧,却没有让你助纣为虐。你的修为终究是太浅了,受魔性所控,做了不少错事。”

    “是,小鲤鱼已然知罪了。”宋鲤睛说着,又冲着瑾誉拜了拜。

    瑾誉又道,“本君说过,如果他对你不轨,你可以回来天族。可是你却没有这么做。”

    宋鲤睛便说,“我不想殿下的所策划之事,功亏一篑。而且,我的确着了魔道,不可自拔。殿下,我没有什么旁的愿望,只求殿下赐死。”

    瑾誉垂着眉目,怜悯地看着宋鲤睛,青玉扇在手中转了转,却终究没有杀意,只是叹道,“斓星的尸身是否的确在万恶之境内?你之前为何一直隐瞒不报?到底斓星的尸身藏在万恶之境内的哪一处?”

    宋鲤睛闻言,抬眸望着瑾誉,眸子里的不舍几乎要漫出眼眶,却忽然抬手在自己的额间击了一掌,鲜血涌出唇边。紫瑛惊得发怔,瑾誉因为没有想过她会自裁,终究是出手太慢,

    宋鲤睛至瞑目前,还一直看着瑾誉,那种款款深情,是那么浓烈狠绝的。她最后说道,“殿下,请原谅鲤睛不能够告诉你。”

    紫瑛蹲下去,扶起宋鲤睛摇晃了两下,宋鲤睛已然断了气息,化作尘烟消散在夜色之中。紫瑛抬眸望着瑾誉,道,“她是你一早就安插在万恶之境的?可她为何什么也不肯说呢?”

    “大约还是与了落他们有关。”瑾誉叹了一句,抬手,扶起跪在地上的紫瑛,柔声道,“方才可有吓到你?”

    紫瑛摇摇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狠狠地踢了瑾誉一脚,道,“你到哪里去了,吱也没吱一声,就不见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你的……你的……那什么啊?”

    “那什么啊?”瑾誉故作不知。

    紫瑛咬咬牙,冷哼了一句,说,“你下回要是再这样,说也不说就不见了,你别以为我会原谅你!”

    瑾誉遂笑道,“也就是说,大小姐现在原谅我了?”

    “谁说的,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紫瑛气呼呼地说道。

    瑾誉遂道,“我道歉,我道歉。”

    瑾誉说着,拉过紫瑛,搂在怀中道,“对不起,下回我如果要失踪之前,一定给你打个招呼,比如这样……”瑾誉说着,倾身吻在紫瑛的红唇上。瑾誉这个动作来得太突然了,紫瑛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觉得唇上软软糯糯地,温温柔柔地,缠缠绵绵了许久。

    瑾誉罢了这个吻的时候,紫瑛的脑海里还浑浑噩噩的,瑾誉遂在她耳畔问道,“不生气了吧,那我带你回去夏府吧。”

    紫瑛晕头转向地就任由瑾誉牵着,慢慢的走。这山谷僻静,偶有一两声奇怪的兽叫,原该显得恐怖惊悚,却不知道为何紫瑛只觉得颇有情趣。紫瑛一路走着,看见树林间飘荡的光亮,竟然也没意识到那是鬼火,却和瑾誉说,“你看,那里好多萤火虫呢?”

    瑾誉瞟了瞟,颇为难地解释道,“那里是一片坟场,这个点,应该是游魂出来聚会的时间。”

    紫瑛被瑾誉这么一说,遂觉得背后一凉,又向瑾誉的手臂靠了靠,瑾誉笑道,“我还没见过一个怕鬼的神女。”

    紫瑛没搭话,却又看见不远处河面上,一排白衣人在渡河,场面很是热闹,又对着瑾誉道,“这样晚了,怎么还有夜市啊?”

    “嗯,就是这样晚的时候才有啊。”瑾誉随口应道。

    “那我们也去看看?”紫瑛兴致颇好地提议道。

    瑾誉便说,“你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么?”

    紫瑛摇头,就说,“就是想去看看而已。”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一般就是卖卖眼珠子,舌头,牙齿,或者耳朵,手臂什么的。”瑾誉笑着说道,并且仔细地看了看紫瑛的容颜,道,“我觉得你这张脸,我从前画的挺好的,你没有被烧之前,就是这样的啊。他们小摊小贩卖的东西,哪里有我画的这么好。”

    紫瑛闻言,瞠目结舌,良久才醒转过来,问道,“那个夜市,是什么东西。”

    “鬼市啊,一些死相不完美的,又爱美的鬼最喜欢逛鬼市了。”瑾誉说着,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紫瑛的容颜,问道,“你还觉得哪里不够好?”

    紫瑛慌忙摇头,道,“没了,没了。”

    紫瑛紧紧地搀着瑾誉的手,与瑾誉几乎是贴在一块地走着,没走几步,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紫瑛尖声一叫,扎入瑾誉的怀中。瑾誉遂沉声道,“什么东西,这样大胆。”

    被瑾誉这么一喝,一个面色苍白的鬼,赶忙跪在地上,求饶道,“小鬼鲁莽,不知道是太子殿下天驾在此,冲撞了殿下,望殿下恕罪。”

    瑾誉也不欲与一个小鬼计较,遂道,“把你的头颅快快接到身上去,速速离开吧。”那小鬼闻言,自是照做就遁去了。瑾誉遂笑着,对怀里的紫瑛,温柔道,“好了,他走了。你怎么现下又忽然会怕鬼呢。你从前斩妖除魔的时候,杀气挺重的呀。”

    紫瑛讪讪笑道,“最近心态不好……心态不好……”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