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卧底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卧底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桀的幻象消失在灼灼云端,松风清雾和丝轻依旧相偎着立在那里,一阵风徐徐飞来,刮得丝轻有些站不稳,清雾抬手拢了拢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躲过她受伤之处。这一幕落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长轩岸眼底,仿佛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那是在夏榴月刚刚嫁进门的时候,他皱着眉,想起自己执起她的手,曾经听说过她的腿脚不便,也是如此小心翼翼地躲过那双腿,手上的力道掌握得刚刚好,不会弄痛她,又可以扶着她风华万千地走过那场盛大隆重的婚礼。那一刻,他的心情是激荡的,他想终于可以把他的姓冠在心爱的女子的名字前面,如此甚好。

    可是,后来他们都在那一场没有谁肯说破的误会里,越走越远。如果不是宋鲤睛死了,他不会感受到这样的孤独,仿佛这一生注定终老一般。其实,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宋鲤睛对他的种种,是一个女子费尽心机的取悦。他曾经以为一个女子费尽心机的取悦,便是爱,却忘了也可以只是想要取悦,而不是爱。

    而那个与他剑拔弩张的夏榴月,她是不是也独自躲在夏府里的某一个没有光的角落里暗自孤单,暗自神伤。在那一瞬间,他忽然很想去看看她的模样,拂去她所有的哀伤,告诉她,回来吧。回来我这里,我还是想要把长轩这个姓放在你的名字前头。

    可是,当他回眸的时候,却竟然果真看见夏榴月就站在长轩府的庭院里。她抬手抚了抚几缕落在前额的发,那是被风拂乱的落发,青黑青黑地贴在细腻的肌肤之上时,显得愈发的温婉柔美。

    什么时候,夏榴月张扬艳丽的容颜之下,也有示弱的时候。长轩岸皱着眉,看着她款款走来,她没有看他,只是快速地走到紫瑛的身边,执起紫瑛的手道,“姐姐,跟我回去吧。”

    紫瑛看了看长轩岸,他眼眸里的失落就像是藏也藏不住的洪流,几乎要决堤而出。紫瑛问夏榴月道,“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如今长轩家的下人还是把你当作这边的当家夫人么?”

    夏榴月被紫瑛这么一问,心口微微一震,眉宇轻轻一蹙,道,“没有人拦我,我便来了。早知道如此,我早一些过来带你走。”

    紫瑛没有立即回应,只是再次回眸去看了看长轩岸,他不自在地移开眸光,清了清嗓子,对着跪在地上的了落,道,“先生,你曾说过可以帮我复生宋鲤睛的……”

    长轩岸的话还没说完,了落依旧低着头,抬手捶在地上,痛苦地说道,“的确是我骗了你,宋鲤睛不可能再复生了。依我说,在她生前没有好好的珍惜,在她死后无论做什么都是枉然的。”他说着,仰面望着天,眼角竟然也有一滴泪滑落,跌碎在他凌乱的长发间,听见他几乎撕裂咽喉般的嘶吼道,“琉璃,你等等我!”

    了落这是要自尽,紫瑛却管不了那么多,一挥手中的青玉扇,将了落扇了一扇,了落抬手按在前额的动作被阻。幸好,紫瑛一直都知道这青玉扇的威力,遂手中还是留了力道,但终究是太厉害了,长轩府在一阵青玉色的光芒之下轰然倒塌。

    后来,发生的事儿,转折得很急。就像是一条奔流宽广的河流忽然遇到一个高高的悬崖,也只好屈就着变成一大帘的瀑布,这气势自然是湍急汹涌的。就比如夏榴月带着紫瑛要离开长轩家的时候,那个沉默的长轩岸忽然看着夏榴月,眼泪巴巴地说他没有家了。

    紫瑛思来想去,她终究是要去找瑾誉的。于是就和夏榴月说,“我不回去了,我还要去魔族找瑾誉哥哥,还要把这只,”紫瑛说着,抬手指了指了落道,“既然在他身上下了绮舞宫的锁仙符,就要对他负责,把他拎到瑾誉面前再说。所以,我的房间可以让给,让给,”紫瑛思量了一下,又笑道,“就让给丝轻和清雾吧,至于长轩岸,你且看看你自己房里还有没有位置吧。”

    紫瑛说着,冲着夏榴月眨眨眼,夏榴月冷哼道,“我屋里小,夏府也不大。”

    紫瑛轻拍了一下夏榴月的手,又道,“那也没关系,反正阿省那屋挺大的,让他去给阿省做个奴仆,省的你夜半还得踱过去给阿省盖被子,倒不如让他盖。”紫瑛说着,望着长轩岸,长轩岸点点头。

    这一撩人都安排妥当了,紫瑛自是与夏榴月辞别,带着了落上路。了落自是不情愿跟着紫瑛的,紫瑛却道,“琉璃是生是死,我们都说不清。难道说,你现在就要放弃了么?我想去找瑾誉哥哥,更想要找到绿惜。她毁了净月宫,杀了我们那么多的朋友,如果不与她算清这笔账,我誓不罢休。”

    了落闻言,并没有答话,只是沉默着跟着紫瑛的步伐。出了皇都的城门之时,正是夕阳西下,沐浴在余晖下的皇都,显得那样金碧辉煌,宛如一座幻城。人世几十年,浮沉在她心间,她若能选择,情愿只做一个普通的凡人夏紫瑛,唯独不要抹去那些和瑾誉的经历。

    一直闷不吭声的了落,忽然说道,“瑾誉殿下怕是在去魔族的路上,若是我们要去魔族,当往西重海的方向走,那是一片墨色的魔海,魔族地界便在那海底。那一处极炎热,到处都开着红艳艳的火莲花。”

    紫瑛闻言,道,“你去过?”

    “很久以前,遂殿下征讨的时候,曾经打到他们家门口。后来,魔族的公主萏姌以她的火莲真身,换魔族一个安稳。她求殿下不要灭族,她愿让火莲开满那西重海,为魔族犯下的罪孽来赎罪。殿下应允,从此以后魔族倒是收敛了一阵子。”了落说道。

    紫瑛便道,“听你这样将来,这位萏姌公主却是个贞烈的女子呢。”

    了落点点头,道,“从前一直很喜欢尘殷。”

    紫瑛惊奇道,“喜欢尘殷?尘殷上神是很柔美,也不怪女子动心啊。那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儿?”

    了落摇摇头,皱眉道,“若是萏姌还在,尘殷就不会出事。萏姌从来没有表白过心迹,只是默默地把喜欢放在心底,可是谁都看出来了。她死前,把最珍爱的那支红莲钗送给了尘殷,尘殷没有要。”

    紫瑛叹道,“萏姌公主一定很伤心。”

    “她是不是伤心,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尘殷因为她的死,也惋惜伤心过。可纵然我们是神,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如我们所愿。”了落说着,举步向着西方走去。紫瑛便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夕阳愈沉愈下,心思愈转愈沉。

    一路向西,在距离西重海越来越近的一座柳絮城里落脚,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儿了。柳絮城虽唤作柳絮城,实则整座城里看不到一株柳树,也没有想象的那种柳絮纷纷的景象。听城里的老人说,这城原本是四季如春,温婉柔和的一座城,后来有一日也不知怎地忽然就烈日炎炎起来,整个城热如炙烤。

    天气骤热,也不一定都是坏处。好处在于这里无论男女都穿得极少,女子大都是着一袭抹胸轻纱裙,玲珑的肩膀和手臂露在外面,修长纤细的小腿也露在外面。但好在,这里的姑娘身材都是极好的,皮肤也白希光滑,很是养眼。

    紫瑛就这样坐在客栈门前,看着来来往往的姑娘,也觉得赏心悦目了一个晌午,倒是了落很不自在。在天族,每个仙女神女都是端庄得体的,在天族神仙的眼里,只有魔族的女子才喜欢暴露,没有想到魔族将这种暴露也沿袭到了房间。

    紫瑛随手倒了一盏茶递给了落,道,“也没有什么嘛,这满大街的人都在看,偏你一个矫情,知道的说你是正人君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眼睛有病,老是斜眼。”

    了落不搭理紫瑛,紫瑛却叹道,“不如,你陪我去一趟绸缎庄子,我也去做一套那样的衣裳。你不是说,瑾誉哥哥留了记号,就在这城里消失了,所以瑾誉哥哥一定就在这里。我去换个衣服,让他觉得耳目一新也不错的。不如你也换一个,说不定见到琉璃的时候,她会很开心呢?”

    了落闻言,心上明显一动。紫瑛就知道她又成功地说服了了落,遂挽着了落的手往那客栈外走去,了落不自在地想要把手抽回来,紫瑛却强拉着,道,“都说了你我是兄妹,你老离我那么远,看着也不像兄妹啊。”

    了落听她如此说,也只好由着她挽着了。紫瑛拉着了落进了一家铺子,唤作彩衣阁。彩衣阁的老板家的闺女迎出来的时候,了落的眉目一皱。紫瑛便靠在了落耳畔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了落低低在紫瑛耳畔回答道,“这不是萏姌么?”

    紫瑛闻言,抬眉去看那姑娘,姑娘似乎也感受到紫瑛别样的目光,抬手摸了摸脸,笑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不对么,怎叫这位姑娘这般瞧着我呢?”

    紫瑛摇摇头,讪讪笑道,“没有,没有什么。只是姑娘生得太漂亮了,我一时看入迷了。”紫瑛说着这话,眸子快速扫过眼前的姑娘,茉莉红的长裙上绣着蹙金的莲花,一朵一朵妖冶华丽地开在她柔软起伏的裙裾上,衬着一双白希纤细的小腿生出一种撩人的性感。还有一双纤纤玉足穿着高高的木屐鞋,露出的指甲,描着大红色的曼珠沙华的花瓣,宛如一颗颗红漆木珠,雕镂得惟妙惟肖。

    紫瑛在心底暗暗赞叹,这姑娘美得细腻精致,已然无需去说她如花似琬的容颜了,因为一个连脚趾头都会让人动心的女子,足见她的颠倒众生,魅惑万千之态。

    姑娘笑着,声音迷惘清脆得如同沙漠里的驼铃,说道,“这位姐姐,自己何尝不是国色天香呢?看姐姐就不像是本城里的人,穿得这样多,可要热坏了吧。来,让铃儿给姐姐挑选一袭华裙,再为姐姐身侧的这位哥哥也挑一套,可好?”

    自称铃儿的姑娘抬起手来,紫瑛却犹疑去不去牵,此刻了落却在她耳畔低低道,“不必怕,这不是萏姌,因为萏姌是魔,而她身上的气息没有丝毫魔的味道。看她的眼睛那么干净,萏姌的瞳孔是红色的,所以她应该只是普通的凡人。”

    紫瑛听到了落这样说,也就放心了许多,遂抬手挽着铃儿,道,“好啊,我晚一些要和我的未婚夫一起去喝酒,你看看我要怎么穿才好看呢?”

    铃儿听到紫瑛如此说,遂引着紫瑛到一处锦衣成排的地方,捡了三两件来给紫瑛试穿,好像每一件穿在紫瑛身上都是那么好看。但紫瑛思来想去许久,从前在绮舞宫的时候瑾誉也喜欢她穿得红一点,于是就挑了那一袭银星海棠色的纱裙。待紫瑛装扮完毕,走出来的时候,连了落都吓了一跳。

    他从前只觉得幻焰神女是个没有长大的丫头,如今这般一穿,倒把女人的风姿韵味都衬托得淋漓尽致。铃儿又捧了一顶赤金牡丹的华盛戴在紫瑛的头上,所谓盛装出席,大约也就是这个模样了。

    了落看得有些花眼,只觉得这个幻焰神女,若是扔到魔族去,只怕也吃香得狠。这样好的身段,从前被宽大的仙袍笼着,却也丝毫没有这般深刻,这般动人。倒是紫瑛看到了落这一身的时候,笑得前仰后合。

    从前的了落,好歹也是端端正正的谦谦君子,不是白衣,就是清白衣,总是纤尘不染,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上神才有的端正威仪,再不然也是严谨高雅。如此半斜着露出肩膀来,又露了一截小腿,穿着一双木屐,就像是良家妇女被人欺侮了一般,反差太大。

    了落无奈地想要换回先前的装束,却被紫瑛阻拦,紫瑛拉着了落往那彩衣阁外走去,一面走一面说,“我笑,是因为觉得你好看。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我想若是琉璃姐姐见了你这个样子,对你的好感一定会一直往上升,升得停不下来的。”

    “果真如此?”了落皱着眉,将信将疑的看着紫瑛。

    紫瑛点点头,又道,“你看,这满街的姑娘都在盯着你看,就说明了这一点。”

    了落四下看了看,果然有姑娘不时地投来目光,了落便对紫瑛的话信以为真。却不知道,那些姑娘只是觉得了落长期藏在衣服底下的皮肤骤然显露,过于白希。这样反而让了落看起来向是他们柳絮城里独有的男色青楼里的公子。那些公子,就和皇都里的娈童相似,几乎是为达官显贵服务的。

    当了落和紫瑛就要走到先前落脚的那家客栈之时,忽然迎面上来一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指着了落道,“这位公子,一夜多少金啊?”

    了落自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垂眸望着紫瑛,紫瑛也不知道,却以为那人问的是他一夜可以长多少斤,便随口胡诌道,“半斤吧!”

    那老男人一听,喜笑颜开道,“半金这么便宜,那我给你一金,”老男人说着,递给紫瑛一锭金子,又道,“我包一天一夜。”

    紫瑛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那老男人已经从她手中将了落带走了。

    后来的事,那个老男人被了落用术法修理了一顿,还一直喊着舒爽,一直追着了落不肯离去。了落忍无可忍的时候,紫瑛出了个馊主意,把了落变成了一个女子,那老男人终于死心离去。那一夜,了落是在愤懑之中,辗转反侧在客栈的床上的。而紫瑛却是心满意足地睡去,时不时还会笑醒。

    清晨,紫瑛和换回原装的了落坐在客栈一楼的厅堂里用早膳的时候,忽然听见小二哥极为热情地招呼客人,紫瑛没有回身就知道来的一定是个贵客。然而,紫瑛回身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原本玄袍金缕腰带的瑾誉,如今也换了这柳絮城特色的服装,自然比起了落来讲,器宇轩昂了许多,是没什么可比较的。瑾誉拿白希如瓷的肩膀裸露在外面的时候,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晕,那是一种只可远观的高贵感。

    紫瑛一时看迷了眼睛,连瑾誉什么时候落座的,都不曾反应。倒是瑾誉坐下的时候,抬手就拿了紫瑛跟前那只杯盏,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又看着了落,道,“这里的人,还是挺喜欢你的,不如你也不必回去天界了,就在这里安家吧。”

    了落无言地摇头,满目的绝望。

    紫瑛这才笑着醒悟过来,指着了落,道,“可不是,昨日那个男人可是喜欢你喜欢得紧呢。”

    瑾誉回身看到紫瑛这一身打扮,便道,“你自己难道不觉得你穿得有些少么?”

    紫瑛摇摇头,道,“不觉得啊,瑾誉哥哥你露的比我还多啊?”

    瑾誉叹道,“我是个男子,你是个女子,女子露这样多不好。”瑾誉说着,抬手,想帮紫瑛把抹胸提一提,手才伸到她近前,又觉得万分不妥,收了回来。他随手变幻了一缕轻纱,缓缓落下披在紫瑛胸前,遂道,“这样还顺眼一些。”

    紫瑛低头看了看,便道,“瑾誉哥哥,琉璃在哪里?”

    瑾誉闻言,皱了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我救玉桀的时候,琉璃已经不知所踪了。我想我们如果要知道琉璃的去向,最好是先找到绿惜。但是我在柳絮城这么久,并没有看到绿惜出现过,她一定就在附近。因为最近柳絮城里玉石频频始终,一定是她为了替魔杖中的勾栏玉增强灵力所为。”

    紫瑛不解道,“为勾栏玉蓄积灵力,找玉石干嘛?”

    了落遂答道,“暗黑术法之中,以吞噬他人的术法为根基。所以,绿惜应该是想让勾栏玉吞噬所有宝玉里的灵气,来壮大勾栏玉。可惜了勾栏玉这样的神器,竟让她强制如魔器一般使用,只怕终有一日勾栏玉会自毁。”

    紫瑛闻言,遂道,“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快一些找到勾栏玉吧,我不想红玉死去。”

    瑾誉不置可否地点头,紫瑛却又问,“我们不是有玉珏,可以找到斓星么?”

    瑾誉摇头,道,“可能哪里出了错,那玉珏到了此处便不再发光指引。我觉得要么是斓星的尸身已然破坏,要么就是别的什么事。”

    紫瑛颇有些忧心,瑾誉却好像不受影响,回眸冲着小二哥要了一壶酒。他总是这样云淡风轻,俗事不扰的模样,着实令人心潮澎湃,心生崇拜,又依靠得那么安稳。仿佛只要在他的身侧,天塌下来,也不过是一笑而过的事儿一般。

    小二哥提着烧酒,和几两牛肉来。紫瑛欢快地吃着,瑾誉却只是依旧延续着他斯文高贵的作风,浅尝辄止,想起了什么,又道,“来这里的时候,路上听说城里的大户司徒家,就要经商回来了,而且会带回来一块失传已久的和氏璧。”

    “和氏璧?”了落闻言,沉了心思。

    瑾誉又道,“和氏璧这样灵力极重的东西,想来一定会引起绿惜的注意的。所以,我想要混入司徒家,等绿惜来。”

    “殿下这个方法的确是个极好的方法。”了落说道。

    瑾誉望着了落良久,了落搁下酒盏,遂道,“殿下,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属下去做的?”

    瑾誉点点头,道,“听说司徒家的大少爷,极其喜欢相貌俊美的男子。”瑾誉说着又愈发深沉地望了一眼了落,道,“尤其喜欢皮肤白希,气质高冷的,最好还有点傲气,有点霸道的话,就更好了。”

    了落闻言,点点头,道,“依殿下所说,殿下的确是司徒大少爷喜欢的类型啊。”

    瑾誉忽然敛了神色,一副端正严肃的做派,道,“了落上神,方才说什么?”

    了落知道瑾誉是怒了,赶忙道,“没,没,是我喝多了。”

    瑾誉遂点头,继续端着太子的架子道,“本君听闻彩衣阁的手艺很好,那日给你和紫瑛各做了一套衣裳,上身的效果也是很不错。”瑾誉说着,低头看了看紫瑛,笑道,“而且,也是引得风流无数啊。”

    瑾誉说着,冲紫瑛抛了个媚眼,紫瑛自然是招架不住地乖巧点头,又对着了落道,“了落上神,以你的姿容,最是合适去和司徒少爷联络联络。而且,我觉得一套彩衣阁的衣裳是不够了,不如下午我们再陪你去一趟,再制备两套,人家是司徒家可是大户,我们可不敢在人前丢了脸面。”

    瑾誉遂和紫瑛一唱一和道,“嗯,幻焰神女说得甚是。”

    了落皱了皱眉,悲怆地对着紫瑛道,“我这一路就不该和你来。”

    紫瑛笑了笑没有多言,却一回眸,竟然看见了彩衣阁的那位铃儿姑娘。这样的不期而遇,原本是偶然,但紫瑛却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个偶然发生的不这么偶然。铃儿像是老远就看到他们似地,缓步走了过来,先是向前来和紫瑛打了个招呼,道,“这位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紫瑛只好起身,对着铃儿微微一欠身,道,“铃儿姑娘,又见面了。”

    铃儿遂道,“这几日我们彩衣阁里的衣服便宜出售,姐姐可以过去看看呢。”

    “怎么忽然就便宜了?”紫瑛问道。

    铃儿叹道,“不瞒姑娘,彩衣阁要结业了。”

    “好端端的,怎么就结业了呢?”紫瑛惊奇道。

    “我们的罪了司徒家,所以恐怕也是开不下去的了。”铃儿说着,愁容满面,又道,“我哥哥唤作齐桑,原本是司徒家少爷的伴读。那司徒少爷不爱女子,就爱男子,可我哥哥是个喜欢女子之人,和他不和,便跑回家里来,只怕不要几日,那司徒少爷便要想尽法子来针对我们了。与其如此,倒不如我们自己先离了这城来得好啊。”

    “那个司徒少爷这么霸道么?”紫瑛惊道,眸光掠过了落,带了一些同情的意味。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